织田信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织田信长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织田信长
日本战国大名、尾张弹正忠系织田家家督
织田信长
爱知县丰田市长兴寺蔵 纸本着色织田信长像
右大臣(赠正一位太政大臣
国家 日本国
时代 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时代
主君 织田信友斯波义银足利义辉足利义昭
位阶 正二位(赠正一位
神号 建勲
氏族 织田氏
(自称藤原氏平氏,本姓忌部氏)
幼名 吉法师
别名 通称:三郎、上总守、上总介
昵称:第六天魔王、大傻瓜、赤鬼
戒名 总见院殿赠大相国一品泰岩尊仪
出生 天文三年五月十二日五月二十八日(1534年6月23日或7月9日)
日本尾张国胜幡城(一说那古野城
婚年 1549年
逝世 天正十年六月二日(1582年6月21日)
日本京都本能寺
祠庙 本能寺
大德寺总见院
妙心寺玉凤院
阿弥陀寺
经历
日语写法
日语原文 織田 信長
假名 おだ のぶなが
平文式罗马字 Oda Nobunaga

织田信长[1](1534年-1582年6月21日),幼名吉法师,通称三郎,著名绰号第六天魔王。出生于尾张国(今爱知县西部)胜幡城(一说那古野城)。日本安土桃山时代之初势力最强大的战国大名,于1568年至1582年间,作为掌握日本政治局势的领导人,推翻了名义上管治日本逾200年的室町幕府,并使从应仁之乱起持续百年以上的战国乱世步向终结。织田信长是日本战国时代的三英杰之一(另外两人是丰臣秀吉德川家康)。

简介[编辑]

织田信长于1534年出生。父亲织田信秀死后继承为织田家当主,在打败同母弟的信行(别称信胜)与清州城主织田信友、犬山城主织田信清、岩仓城主织田信贤等势力后统一尾张。于击破周边敌对势力的今川氏斋藤氏之后,立足利义昭将军并完成上洛(到京都)。

之后义昭与信长为敌,并下令给武田氏朝仓氏比睿山延历寺石山本愿寺等势力,组成了信长包围网。信长将包围网瓦解,逐一消灭包围网的势力,迈向天下布武之路,推行如乐市、土地调查等革新政策。正当信长统一京畿一带,将势力由中国地方、北陆扩展之时,1582年(天正10年)遭家臣明智光秀背叛(本能寺之变)而自杀。

生涯[编辑]

少年期[编辑]

那古野城迹(名古屋城二之丸)

信长于1534年6月23日(天文三年五月十二日)出生于尾张国那古野城(今爱知县名古屋市中区,另一说法为胜幡城),幼名为吉法师。当时的“织田弹正忠家”是尾张国的守护大名斯波氏的被官、下四郡守护代织田大和守家分家后的旗下清州三奉行之一,后来信秀安排吉法师以古渡城为居城[2]

战国大名织田信秀的次男,母为信秀正室土田御前,因此成为嫡长子。同母弟有织田信行(信胜)、织田信包织田秀孝。少年时代常有荒诞不羁的行为,行为在外人眼中极不检点,被周围很多人嘲为“尾张的大傻瓜”;但并不拘泥于身分地位,和一般人民一样与市里的年轻人一起玩耍的故事广为人知。军事的智识在少年时间已经掌握,拥有自己的弓术、铁炮导师,春季至秋学习游泳,对于自天文十二年(1543年)从种子岛所传入的铁炮相当感兴趣,在一次枪兵演练的时候,将三长的长枪改良成三间半(事实上三间半长枪是斋藤道三所创,信长跟进)。

天文十五年(1546年),信长十三岁,在古渡城元服礼之后正式改称“织田三郎信长”,翌年信长正式成为武士,并经由其父织田信秀向京都进献之偌大修缮资金而获得了上总介之官职。信长首次出征(初阵)带了几个人到清洲织田家支配下的清洲城外吉良大滨率领军队在城下町放火[3]等行动受到信秀的赞许,也令家臣热泪盈眶,认为少主成人,家族后继有人。然实际上的信长幼时却乖戾无常,经常捣毁城下农作,青年结党闹事,更有强狎民女之纪录。1548年,由于地处尾张的织田与邻国美浓的斋藤鏖战不断,双方互有胜负之情形下也都元气大伤,负责教育、照顾信长的织田氏家老平手政秀提出与信秀宿敌的美浓国战国大名斋藤道三长女归蝶(又名浓姬)政治联姻的策略,除能够以地理相邻的优势互通有无外,也能团结抵御周边诸敌,算是政治军事的双重结盟。在此之前斋藤道三曾经在加纳口之战中大败织田信秀[4],后来双方调解下停战。1549年(一说是1553年)信长在正德寺与岳父斋藤道三会面,当时美浓国国人直接将信长称为“傻瓜”。暗中观察织田信长的斋藤道三本欲以衣冠不正,行为怪异为借口杀掉信长,而信长则以整齐的正装、俊朗的相貌、优雅的谈吐以及整齐的部队。使道三放弃了杀死信长的想法,更在会后对自己的重臣说:“呜呼!我儿只配为上总介拉马奴矣。之后斋藤道三和织田信长结盟,成为织田信长有力的支持者。[5]

信长还是少主的时期,父亲信秀在表面上臣服于清洲织田家三河田原的户田康光背叛今川家投奔织田家时,户田将松平竹千代(即日后的德川家康)送往织田家作为人质,尽管当时年少的信长和成为人质的松平竹千代差了九岁,但是一起度过了两年少年时光。这段往事后来成为两人缔结了稳固的同盟关系(清洲同盟)的一个助力。

天文廿年(1551年),织田信秀在尾张尚未统一又有强敌今川义元的内忧外患下,在末森城因流行病猝死。身为嫡长子的织田信长因而继承家督。在信秀的葬礼上,信长一反传统,对父亲的佛龛投掷抹香而引来争议(关于此事件有一说是为后人的创作,认为信秀猝死与新近迎娶的岩室夫人之间的纵欲有关,投香的动作是基于对父亲未能保重的失望举动。)1553年,负责教育、照顾信长的平手政秀为了劝谏信长的奇行而切腹自尽。信长为此感到悲叹、找来泽彦和尚建立了政秀寺来悼念政秀的亡灵,但事后依旧我行我素。(但关于政秀的切腹,有一说是政秀并非为了死谏信长而是因为和信长的政治斗争[6])。

继任家督到统一尾张[编辑]

织田信长根据地尾张国清洲城

当时尾张下四郡名义上属于尾张守护,已经衰落的斯波氏,实权则在织田家首领:清洲城主大和守织田信友(织田信秀都是他的三奉行之一)手中。1551年织田信秀死后,鸣海城城主山口教继向今川义元投诚,背叛织田家。信长率领800人出兵讨伐,鸣海外派出山口教吉出兵迎战,这是信长所历史记载的首场战争。这场战争双方仍未分清敌我下造成混乱,更出现误杀友军的情况,结果这战争打成平手,战后将对方的战俘及军马交换退兵返城[7]。之后开始向清洲城作出压迫,首先在萱津大败信友重臣坂井大膳的部队,攻下了深田及松叶两城[8],信友支持织田信行与信长争夺家督之位,并打算暗杀信长,但是信友的傀儡尾张守护斯波义统将此计划告知信长。对此愤怒的信友趁其子斯波义银外出打猎时将义统刺杀。收留了义银的信长协同叔父、守山城主织田信光一起打着为义统复仇的旗号在安食之战中击败信友军,捕杀织田信友。从此作为织田家旁支出身的信长正式成了织田家首领,将居城移到清洲城并成为尾张守护。坂井大膳逃亡到今川氏。之后信光神秘地死亡。

从很久以前就对信长行为不满的织田家重臣林秀贞林美作守(秀贞之弟)、柴田胜家等人,打算废掉放浪不拘的信长而改立以聪明著名的信长亲弟弟信行为织田家主君。为了对抗他们,信长拉拢佐久间信盛森可成佐佐成政池田恒兴河尻秀隆等人加入己方阵营,开始了骨肉相争。

另一方面,斋藤家出现了变化,虽然岳父道三一早将家督的位置让给义龙,但义龙对道三的不满日益增加,终于1556年道三在和其嫡男斋藤义龙在长良川交战,义龙以兵力的优势战胜,道三在混战中战死,甚至浓姬的母亲与两个弟弟也遇难。信长虽然派出了援军,但并没有及时赶上救援。信长顿时失去岳父的支持,信胜派(即拥护织田信行者)认为这是攻击的好机会,同年8月24日举兵和信长对抗,但以落败告终(稻生之战),当中战死者包括了林美作守。随后信长虽包围了守末森城不出的信行,在经由亲生母土田御前的斡旋后,赦免了信行、胜家、林秀贞等人。

1557年信行再度企图谋反。在稻生之战后,和信长有所联系的柴田胜家密告此事。信长知道谋反一事后,装病将信行骗出清洲城,派河尻秀隆成功杀掉信行。

接着信长与同族犬山城织田信清等,击败清洲织田家的宿敌织田一门宗家的四郡守护代织田信贤浮野之战),并放逐之。而被立为新守护的斯波义银,却和斯波一族的石桥氏、同为足利一门的吉良氏密谋讨伐信长,察觉到此事的信长,则将义银放逐至斯波氏宗家至京都。信长在1559年(永禄2年)确立了对整个尾张国的支配权。同年,信长突然上洛,带出丹羽长秀、金森长近等八十人上洛,信长高调上洛,有刺客企图暗杀,但信长却察觉刺客存在,向刺客说了一些话后就被吓跑了[9]

桶狭间之战到清洲同盟[编辑]

桶狭间古战场传说地(爱知县丰明市)
位于清洲公园织田信长公像

信长完成尾张统一的翌年(永禄三年,1560年)5月,身为足利将军家庶流的骏河战国大名今川义元,当时国力如日中天,人称“东海道第一弓”。今川义元率领2万5000大军(以“北条五代记”的说法),并对外号称有4万大军上洛觐见将军。由于上京之路必经尾张,信长不愿臣服,决定兴兵对抗,但总兵力只有3000人。今川军以三河松平元康(即德川家康)率领的三河兵为先锋,攻陷一个又一个织田军堡垒(鹫津砦丸根砦)。

面临织田家危机的信长则龟缩在清洲城内,面对这样的危机织田信长心中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临行前信长舞起幸若舞《敦盛》。6月12日出发救援的信长在接获负责间谍梁田政纲报告义元进入桶狭间之后,他立即决定出击桶狭间,之后在善照寺砦以约2000人兵力(甚至有3000人以及500人的说法)出击,以山间野武士率军突袭之态强袭正在歇息的今川军阵地,遭突击的今川军虽然抵抗,但气势不及当时的织田军,成功割取当时被称为最接近天下的今川义元的首级。此战后来称为桶狭间之战

桶狭间之战后,今川家势力日渐衰退。因此,原先受今川氏支配的三河国的松平元康也就逐渐成为独立的战国大名。当时信长为了美浓攻略正准备与斋藤氏的当主斋藤义龙开战,而元康也为了警戒甲斐武田信玄以及骏河的今川氏真(义元的嫡男)等必要,与信长利害关系一致。于是双方在1562年,缔结了日本战国时期最强大的同盟——清洲同盟(又称织德同盟)以巩固背后。

统一美浓[编辑]

信长于桶狭间之战后,开始针对杀害与织田家同盟的斋藤道三而成为美浓领主的斋藤义龙。义龙为一勇将,即便是织田军也难以击败,因此在义龙时期,信长极力避免与他交战。1561年义龙突然死去,由嫡男斋藤龙兴继任家督,斋藤家的家臣们内部开始分裂,信长得以在对斋藤战上取得优势,胜多败少。1564年信长将妹妹阿市嫁给北近江浅井长政缔结同盟,以强化对斋藤氏的牵制,并且消灭了和斋藤家联手的犬山城主织田信清(犬山城之战),信长自此大致统一尾张。

另一方面,1565年信长和伊势的北畠具教开战。具教奋战后仍居劣势,于是接受信长开出的条件而投降。该条件是“信长次男・茶筅丸(信雄)作为具教嫡男北畠具房的养子”。此后,伊势国为织田所控制,信长打破对北畠亲子人身安全的承诺,派兵前去捉拿北畠具房,具房于数年后死去。北畠具教则为信长信雄联军所击败。

信长对伊势的神户具盛亦采同样的政策。神户氏接受三七(信孝)成为神户家养子后,具盛被软禁。

1566年进攻墨俣受阻,命令木下藤吉郎(日后的羽柴秀吉)建立临时墨俣城(即一夜城),并以该城为据点。(但墨俣城早已存在,斎藤氏侧筑城城主是斎藤利为,墨俣一夜城非史料而是故事)。随着西美浓三人众(稻叶良通氏家直元安藤守就)、其相关者(竹中重治等)、其他如蜂须贺正胜前野长康金森长近等人加入信长阵营(前述三人早在美浓攻略前即是织田家臣,资历都比木下藤吉郎早,竹中重治的事迹也大部分是后世创作),终于在1567年(永禄10年)攻陷斋藤龙兴的居城稻叶山城(稻叶山城之战),将美浓国纳入版图。

天下布武[编辑]

传言中“取得美浓者可取得天下”。信长取得美浓后,成为领有美浓尾张两国,石高超过110万石,采用中国历史西伯昌立于岐山后,周朝终于取代殷朝,因而统一天下的故事,将美浓国旧主土岐氏斋藤氏的据点稻叶山城城下町“井之口”改名为岐阜。此时开始使用“天下布武”印,并正式以统一日本天下为目标。

上洛[编辑]

信长“永乐通宝”的旗帜
  • 第一次上洛 永禄2年(1559年)2月2日、信长率100名军势上洛,室町幕府13代将军・足利义辉谒见。当时、义辉将尾张守护・斯波家(武卫家)的邸宅改修给他住,信长正式出仕室町幕府。
  • 率军上洛,拥立将军

1565年以京都为中心掌控畿内的权力者管领细川氏执事三好氏的有力武将:三好长逸三好政康岩成友通等人为首三好三人衆松永久秀,意图使室町幕府权力复活的第13代将军足利义辉与三好氏的对立日趋严重,终遭暗杀。接着三好氏拥立义辉的表弟足利义荣为第14代将军以作为其傀儡。

松永久秀等人进一步欲暗杀义辉之弟足利义昭,义昭在细川藤孝和田惟政等幕僚的支援下逃出了京都投奔越前国朝仓义景。义昭在看不到义景有讨伐三好氏的动静后失去了耐心,于1568年7月开始接近美浓的信长。信长承诺为义昭讨伐三好氏的同时,将养女雪姬嫁给武田信玄的四男胜赖,借此与武田家缔结同盟。但雪姬于产下武田信胜后逝世,为此信长让嫡男信忠与信玄六女松姬缔结婚姻以保持友好关系,此作法也应用至周围各势力以巩固本国内外。

接着9月,信长以天下布武的大义名分,拥立足利义昭为第15代幕府将军,并开始上洛。对抗信长上洛的南近江战国大名六角义贤六角义治父子,在织田军的猛攻下,观音寺城遭攻陷并逃亡伊贺,至此六角氏灭亡。此后六角氏则展开反抗信长的游击战。眼见信长前往京都的上洛行动,执中央政治牛耳的三好义继、松永久秀等人了解到信长的实力而臣服,其他隶属于三好三人众的势力多数逃亡至阿波。剩下如池田胜正筱原长房等人也投降信长。至此,从三好长庆以来手执中央政治牛耳的三好、松永政权,在面临信长电击般迅速的上洛仅半个月就垮台,拥立足利义昭为第15代将军的信长所建立的织田政权诞生。此时,义昭劝信长担任副将军之位,信长看透了将军家的盘算并谢绝之。

1569年1月,趁信长率领织田军主力返回美浓的空隙时,三好三人众与斋藤龙兴等美浓浪人众共谋袭击足利义昭御所所在的六条本国寺。信长在大雪中堪称神速的行军,仅用两天援军就抵达京都(当时从岐阜到京都需时三天,但明智光秀到的坂本城距京都仅十余公里,浅井长政距京都不到80公里,此处有误导之嫌)。而在信长抵达前,三好、斋藤联军已被奋战的明智光秀浅井长政援军击退。

1月10日,呼应三好军的入江春景高槻城遭信长进攻。春景投降后,信长不再原谅其背叛而处刑之。同一天,信长在市拿出2万贯的矢钱(军用金),要求商人们服从织田家。此动作让堺会合众原先仰赖三好三人众抵抗信长,在三好三人众为织田军击退后,臣服于信长。

此时,开始对伊势的侵攻,1568年神户具盛投降,信长将三男织田信孝送往神户氏为其养子。翌年(1569年),伊势国司的北畠具教亦投降,将次男织田信雄送往北畠氏为其养子。如此一来,信长成功地扩大于畿内的势力。

第一次信长包围网[编辑]

1569年,信长为限制足利义昭的幕府将军权力,订立了称为“殿中御掟”9条的掟书(公布法或公定法)之后又追加了7条昭告天下,并让义昭承认这项命令。但因此事使得义昭与信长的对立已然成形。

1570年4月,信长为了讨伐数度无视上洛命令的越前大名朝仓义景,打破了与浅井长政的同盟,并与盟友的德川家康军一起进军越前。织田、德川联军逐步攻击朝仓氏各个城池,进逼到金崎城时,浅井长政突出兵救援朝仓氏,信长察觉浅井长政叛变后,开始进行撤退,导致联军陷入退路被截的危机。信长在负责断后的殿军木下秀吉(即日后的丰臣秀吉)、明智光秀德川家康等人的奋战之下(此即金崎之战),终于得以逃回京都。信长返回京都时,据言身边只剩下约10人。

将军足利义昭趁此机会与信长的对立白热化,发布了打倒信长的命令到各国,包括朝仓义景浅井长政武田信玄毛利辉元三好三人众,甚至比睿山延历寺、石山本愿寺杂贺众等寺庙势力都被找来,组成了“信长包围网”。

为对抗包围网,信长开始讨伐浅井长政。1570年6月,在近江姊川河原联合德川家康军与浅井、朝仓联军对战(姊川之战)。会战中织田军一度因浅井方先锋矶野员昌突破了自军13段备的11段而陷入苦战,幸有赖德川军击破朝仓军后联手夹击浅井军,终于击溃浅井、朝仓联军。

1570年(元龟元年)8月,信长出兵讨伐于摄津举兵的三好三人众,因石山本愿寺的援军等原因而苦战。信长本队在摄津与三好三人众对阵时,浅井长政、朝仓义景、延历寺等3万联军进攻近江坂本,抵抗联军攻势的近江织田军败于人数上的劣势,信长重臣中名将森可成与信长之弟织田信治因此战死。为此信长于9月23日凌晨神速从摄津本队返回近江,慌乱的浅井长政、朝仓义景等人于比睿山布阵抵抗信长。信长则在近江国志贺与浅井、朝仓联军对峙(志贺之阵)。然而此时受命于本愿寺法主显如的伊势长岛一向一揆众举起叛旗,信长之弟织田信兴、重臣坂井政尚因此丧命,信长也陷入进退不得的窘境。为打开窘境,信长奏请正亲町天皇颁布敕令。12月13日,因天皇敕令而成功与浅井、朝仓军和解。此时据大久保忠教所记载的“三河物语”中,提到信长对义景的说法是“天下是朝仓大人所有,我将不再妄想”。

1571年(元龟二年)9月,信长数度要求僧兵撤退,发出多次“避难劝告”,后放火烧掉仍持续抵抗的比睿山延历寺(火烧比睿山),成为佛敌后的信长,一向一揆以及浅井朝仓方面再度出兵。

1572年(元龟三年)7月,信长嫡男奇妙丸(日后的织田信忠)初次出阵。此时织田军和浅井、朝仓联军之间有持续不断的小规模战斗,但战况渐渐对信长一方有利。8月朝仓军的武将前波吉继富田长繁户田与次等人投降信长。

10月,甲斐武田信玄呼应足利义昭的出兵邀请,终于开始上洛。武田军总兵力3万,大军开始侵攻织田领地的东美浓与德川领地的远江三河。织田、德川军开始抵抗。

但在武田军武将秋山信友进攻东美浓的岩村城时,城主的远山景任(直廉)病死。景任遗孀岩村殿(信长的叔母)将信长五男坊丸(日后的织田胜长)收为养子,并立织田胜长为城主抵抗来军,秋山信友对岩村殿使出结婚的谈和条件。实际上岩村殿的女儿雪姫和武田胜赖结婚生下武田信胜,岩村殿跟武田氏也可说有姻亲关系。因此,岩村殿和秋山信友结婚并开城投降,把坊丸做为人质送往甲斐,令东美浓大半落入武田的支配。

同年,武田军大举出征,目标是德川军三河的领地,德川军于一言坂之战为武田军大败,接着连远江、三河诸城都一一陷落,战况逐渐对德川军不利。信长为挽救战况,派出由佐久间信盛平手汎秀领兵的3000名援军到三河,但在12月远江三方原之战中,织田、德川联军被武田军大败,平手汎秀战死[10],结果援军未能解救德川军,退回歧阜。

1573年,武田军继续西上,从远江开始进攻三河。2月开始攻击三河的野田城,而将军足利义昭则在三好义继及松永久秀等人协助下举兵呼应信玄的上洛行动。两面受敌的信长为解决困境,4月5日经正亲町天皇出面(发出敕令)与义昭和解。接着4月12日,信长最大的强敌武田信玄病死(也有一说是武田信玄被德川军于野田城狙杀而死,不过信玄病死说法可信性高),武田军带回信玄遗体返回甲斐

包围网瓦解[编辑]

由于信玄死去,信长得以趁势重整军备。天正元年(1573年)7月举起叛旗后,将守在二条城槙岛城幕府将军足利义昭打败,足利义昭被放逐出京都,但未褫夺将军一职。7月28日,信长奏请朝廷年号元龟改为天正后,信长包围网大致瓦解,至此室町时代终结。

天正元年(1573年)8月,信长命细川藤孝讨伐守在淀城的三好三人众之一岩成友通,友通遭击败。同月,信长率领3万兵力行军至越前,于一乘谷之战攻下朝仓氏后,转往攻击于小谷城浅井久政浅井长政父子,并打败了浅井氏。在此时,信长带回了嫁给长政的信长之妹阿市

9月24日,信长以尾张美浓伊势军队为中心,率领3万兵力往伊势长岛行军。织田军在泷川一益等人的活跃行动下,约半个月就一一攻陷长岛周边的敌城,但由于长岛的一向一揆强烈抵抗,厌恶长期战的信长开始于10月25日撤退。而在撤退途中,受到一揆军的追击,导致织田军苦战,最终林新次郎战死。

11月,河内的三好义继配合足利义昭开始叛乱。信长以佐久间信盛为总大将,将军队送往河内,义继的三家老因惧怕信长的实力背叛了义继,义继于11月16日自杀,至此三好氏灭亡。12月26日于大和的松永久秀终也无计可施,献出多闻山城向信长投降。

结果武田信玄病死仅不到一年,加入信长包围网的大名,几乎皆为信长所击败。

长岛一向一揆[编辑]

1574年1月,攻下朝仓氏后,越前虽成为织田家领土,但地头武士与本愿寺门徒却掀起叛乱,在一乘谷杀害了守护代的前波吉继(桂田长俊)。接着呼应此叛乱,甲斐的武田胜赖也出兵攻打东美浓。信长决定与信忠一起迎击武田军,但在信长援军抵达前,东美浓的明智城已被攻陷,信长为避免与武田军正面冲突而撤退到岐阜。

3月,信长上洛并受任从三位参议的官位。信长奏请正亲町天皇表示欲收割兰奢待(一种高级香木,其字义夹带“东大寺”三字)。据言,这是信长为了让各国知道信长与正亲町天皇之间有密切关系所采取的行动,天皇则也下了敕令允许之。由此契机各国大名知道信长的实力为朝廷所承认,尤其是从奥州增派往信长处表示友好的使者。

5月,武田军入侵德川家高天神城,信长出兵支援战事,但是武田军攻下高天神城后退兵。织田信长返回尾张后,决定向长岛城进攻。

7月,信长率领3万大军,从水陆路方面完全包围了伊势长岛,切断了敌方兵粮补给。在一揆军巧妙的战术下,击败信长同父异母的哥哥织田信广等人。但8月后一揆军陷入兵粮不足的状况,甚至在织田军猛攻下大鸟居城也被攻陷。一揆军超过1000人以上战死,战况因此更往织田军有利的方向发展。

9月29日,兵粮缺乏的长岛城门徒投降,并向信长请求让其搭船从大坂方面退兵,信长亦接受之。然而信兴、信广等备受信长信赖的兄弟被杀害,加上一揆军的退却速度迟缓,于是信长下令铁炮同时射击搭船的门徒。一揆军方面亦被激怒,有一部分反过来袭击织田军,此战信长之庶兄织田信广、信长之弟织田秀成等人战死。

接下来信长针对困守中江城屋长岛城的长岛门徒,从城堡周围开始包围,最后放火将其全部烧死。据传一揆军有2万人为织田军所杀害。经此战后,信长成功地平定长岛门徒们的叛乱。

长筱之战到进攻越前[编辑]

信玄死后,武田军继续对织田军作出来犯,攻下了明智城等城池时,织田信长并未与武田军主力正面冲突。1575年4月,武田胜赖为讨伐于信玄死后即背叛武田家成为德川家康家臣的奥平贞昌,率领一万五千的兵力前往攻击贞昌所在的长筱城。但奥平军的善战使武田军在进攻长筱城上花了超出预期以上的时间仍无法攻下。此时信长在4月打败三好康长并接受其投降后(高屋城之战),于5月12日率领3万大军从岐阜出兵,5月17日在三河的野田与德川家康军的八千兵会合。

扩大为三万八千兵力的织田、德川连合军于5月18日布阵于设乐原。接着于5月21日,织田、德川联军与武田军开战(长筱之战)。在这场战役中,织田军使用了新的配备--火枪(也就是种子岛枪)。鉴于火枪一次只能打一发弹药,且装填时间又长(经过第一次改良后的火枪装填弹药的时间约需7-8分钟,但是元祖版的种子岛枪装填时间需要10-11分钟),所以织田信长发明了“三段射击法”,射击手只须一名,装填火药及填弹者共两名,大幅加快射击的速度,并以此战法在设乐原一战成功重挫武田军(有一部分人认为此战法真伪未定)。织田、德川联合军在此场对武田军的战役中获得胜利。同时在武田大军下成功防卫了长筱城的奥平贞昌,领受信长所赐的“信”字,改名为信昌。

前年,信长派往越前赴任的守护代桂田长俊遭夺取了越前的一向宗本愿寺门徒杀害,之后门徒们开始内部分裂。1575年1月,门徒们惩罚了协助杀害长俊的富田长繁等地头武士,并将越前做为属于一揆的国土。接着受显如命令前往越前赴任的守护代为下间赖照,但由于赖照的恶政更甚于前代领主桂田长俊,一揆众的内部持续分裂。视此为好机会的信长在长筱之战结束后,8月行军前往越前。一揆军虽一度抵抗了织田军,但在已内部分裂的情况下,一揆众无法同心合作迎敌。于是越前再度成为织田领土,信长将越前8郡赐给柴田胜家

第二次信长包围网[编辑]

信长之馆(安土城复元后的天守)

1575年11月4日,信长叙任权大纳言,11月7日任右近卫大将。11月28日,信长退位,让出织田家家督之位,给嫡男织田信忠,同时也让出美浓尾张等领地,表面退隐。只是信长仍然执行织田家政治、军事的大权。

1576年1月,信长于琵琶湖湖岸,以丹羽长秀为总奉行,开始筑立安土城。1579年完成了五层七重且豪华绚烂的安土城。据言天守内部极为通风。耶稣会传教士在寄回母国的信上赞叹:“即使欧洲也没有如此豪华的城堡”。信长把岐阜城让给信忠、并迁入其新筑于南近江(今滋贺县)的安土城。信长就以此为据点开始迈进天下布武的战略布局。

同月,原先从属于信长的丹波豪族的波多野秀治在织田家部将明智光秀进攻丹波赤井氏时叛变。接着石山本愿寺也再次举兵,再一次反信长的动作开始增强。信长于4月,派大将原田直政荒木村重明智光秀率领三万军队前往大坂,但于苇原之战大败,以原田直政为首有一千人以上战死,为此原田一族受到责罚失去领地。

大坂的织田军在石山军猛烈攻势下,困守于天王寺堡垒遭石山军包围,织田军因此陷入困境。5月5日,信长前往若江城发出动员令,却只召集到三千人左右。而信长于5月7日早上、亲自在前头率领此三千人军队、攻向包围天王寺堡垒的一万五千人的石山军(天王寺堡垒之战)。信长本人虽在激烈战斗中负伤,但信长本人的出阵使得织田军士气高昂,最后得以成功击败石山军。

之后,织田军从水陆路包围石山御坊以断绝兵粮。但在7月13日,石山本愿寺援军、毛利水军派出800艘战船出现并击败了织田水军(木津川之战)。此后,毛利军将兵粮弹药搬入石山。

此时人称越后之龙的大名上杉谦信开始与信长敌对。信长与谦信,原本为对抗武田信玄此一共同敌人,于1572年缔结了同盟。在信玄病死后、笃信释氏并自称为护法毗沙门天的谦信,因对争取能登势力而撕破和约,因此上杉谦信于1576年与敌对多年的石山本愿寺和解,并解除与信长的同盟,明白地表示与信长的对立。以上杉谦信为盟主、毛利辉元石山本愿寺波多野秀治、纪州杂贺众等反信长者同一步调地开始行动。

针对此状况,信长在1577年2月率领大军前往讨伐纪州杂贺众,由于毛利水军于背后援助杂贺众及谦信进攻能登等原因,到了3月,让杂贺众领袖杂贺孙一投降,但没有提供人质给信长。只是形式上维持和睦,信长从纪伊撤兵。

此时,在能登七尾城长续连一边承受谦信攻击一边向信长求援军。信长派柴田胜家为总大将率领三万为前行军队,自己率领本队一万八千人为后军出阵。但9月15日七尾城沦陷,9月23日前军遭谦信所率领的上杉军所败(手取川之战)。信长知道战况后,为避免与谦信正面冲突,返回了安土城。

大和的松永久秀见到信长的困境,与谦信呼应而举兵反叛。得知久秀谋反的信长从加贺撤兵,并派织田信忠为总大将,大军前往信贵山城于10月击败了久秀。但在对谦信的战斗上居于不利立场的信长,面临毛利氏、石山本愿寺的攻势再次陷入困境。

10月在击败久秀后,在丹波龟山城抵抗信长的内藤定政病死。龟山城、籾井城笹山城等丹波城堡,旋即为织田军所攻下。1578年3月13日,上杉谦信突然死去。因谦信没有子息,于是养子上杉景胜上杉景虎开始争夺继承权(御馆之乱)。在此时,织田军北陆部队则攻下了上杉领土的能登、加贺。而由于谦信死亡,信长包围网再次崩坏。

= 织田家各方面军团[编辑]

进入天正年号后,织田家已具备延伸至多方面势力的兵力与财力。信长赐予属下武将战国大名级的领土,给予高度的统治自由并命令其攻略周边势力。

上杉谦信死后,历经家督之争得以继承家督是上杉景胜,信长针对上杉势力派出柴田胜家前田利家佐佐成政佐久间盛政等人;对武田胜赖则派出嫡男织田信忠泷川一益森长可等人;对波多野秀治则是派明智光秀细川藤孝筒井顺庆等人;对毛利辉元则派出羽柴秀吉羽柴秀长等人;对石山本愿寺则派佐久间信盛等人。

在谦信死后,织田军对上杉氏的战况转向优势,逐次攻下了能登、加贺,甚至进攻到了越中。于1579年夏天,明智光秀亦攻下了丹波国,波多野秀治投降后遭处刑。

在毛利的激烈抵抗下,丧失了加入织田阵营的山中幸盛等尼子再兴军。接着播磨别所长治谋反,初期虽陷入苦战,但终究攻势得以进展。1579年,毛利军于备前宇喜多直家投降信长,至此织田军与毛利军的优劣情势完全逆转。1580年取得播磨、但马,1581年断绝鸟取城的兵粮供给,而攻下了因幡,接着攻下岩屋城取得淡路

1578年10月,荒木村重有冈城背叛信长。谋反原因到现今仍是个谜,重用村重的信长亦感惊愕,甚至劝村重改变心意。村重不服并和本愿寺携手抵抗信长。但村重的家臣中川清秀高山右近投降信长后,信长方处于优势,而村重的势力随之瓦解。

11月6日,第二次木津川之战中,信长想出铁甲船6艘的战术大败毛利水军。在无法受到毛利的援助下,石山本愿寺与荒木村重遭孤立。为此村重于1579年9月,抛弃妻子从有冈城逃出。有冈城陷落后,荒木一族大半被处刑。而1580年4月,在正亲町天皇敕令下,本愿寺以有利的条件取得和解,并从石山退兵。(这也是信长的对朝廷工作,详见佐久间信盛。)

1579年,织田信雄于伊势外筑护卫城遭伊贺国人的妨害,为此感到愤怒的信雄自作主张地进攻伊贺国,大败而回。信长严厉地斥责信雄的同时,对伊贺国人的敌意亦逐渐升高(史称第一次天正伊贺之乱)。1581年,信长再度派信雄为总大将率领6万军队攻下伊贺,使伊贺成为织田家的领土。(史称第二次天正伊贺之乱)

1579年,信长命令盟友德川家康的嫡男松平信康与信康的母亲筑山殿切腹。理由是因为信康的12条罪行、筑山殿与武田胜赖勾结等。不论是那个理由,德川家臣团内分成顺从信长派与反信长派互相争执起来,最终家康让此两人自杀。(通说为筑山殿遭家康派人杀害,但命松平信康等人切腹一事仍有相当多未解之谜)。

1580年8月,信长放逐织田家历代老臣佐久间信盛与其嫡男佐久间信荣。信长发出惩罚令给信盛,理由为对本愿寺之战上毫无成果等理由。接着对林秀贞安藤守就也以无能、从前就想谋反等理由放逐之。

讨伐武田[编辑]

1581年为信长全盛期。2月28日,信长于京都天皇内殿的东边马场举行阅兵演习,即所谓的京都军马演练,此演练为以信长为首的织田家一门丹羽长秀等织田军团的军容展示。此时的军马演练,正亲町天皇亦有出席。

信长公记提到此演练:“贵贱群衆者、得以生于如此可喜可贺天皇之世、……心怀感激演练逐次进行,乃成从上古至后世之壮景。”

1581年5月,织田军的攻势凌厉。并趁防守越中的上杉军武将河田长亲突然死去的空隙,行军至越中,占领了大部分的土地,并终得以夺回于1581年3月23日即为武田军占领的高天神城。此时在纪州的杂贺众开始内部分裂,支持信长派的铃木孙一与反信长派的土桥平次等人互相争斗,导致杂贺众势力衰退。接着针对高野山于1581年藏匿荒木村重残党与足利义昭密通等与信长为敌的动作,信长派出数十名使者欲和平地解决此事,而高野山方面却不合理地将信长派去的使者全部杀害。被激怒的信长逮捕织田领地中数百名高野山僧人,并命令河内、大和的各大名包围高野山。

1582年2月1日,武田信玄的女婿木曾义昌向信长提出投奔织田家的请求。信长答应后,于2月3日向信忠发出针对武田的大动员令。于是德川家康从骏河北条氏直从关东、金森长近飞驒、信忠从木曾处各自开始进攻武田领土。其兵力数量,总势超出十七万以上。面对此境的武田军,在伊那城的守城将下条伊豆守遭城兵放逐而献给织田军。接着信浓松尾城小笠原信岭骏河田中城依田信蕃、骏河江尻城穴山信君等人争先恐后地投降织田军,于是连有组织地抵抗都没有的武田军节节败退,仅在部份地区仍有武田军将领誓死不降,在进攻高远城的时候,织田军受到了相当程度的伤害。

信长出阵讨伐武田(天目山之战)是在3月8日,当天信忠占领了甲府。3月11日,在甲斐东部的田野除去了武田胜赖、信胜父子,至此武田氏灭亡。

甲斐武田氏灭亡后,不愿服从织田家的武田家臣,织田信长不容情地将其一族彻底铲除。德川家康与一部分织田重臣(如前田利家等)难以接受信长的命令,暗地庇护这些武田遗臣。民间传说在最后一次攻打武田时,明智光秀说出“能来到这里、我们的努力也是值得的”这句话激怒了信长,信长则说“你做了什么”,之后掌嘴惩罚了光秀。(有信长将光秀的头抓去撞栏杆等情节。惩罚说的情节不一,详见明智光秀)

另外织田军在攻打藏匿六角义治的盐山惠林寺时,惠林寺因拒绝交人而遭放火烧寺。当时惠林寺住持快川绍喜临终前所说“安禅未必须山水,灭却心头火自凉”的话,仍流传至今。

武田氏灭亡后,织田信长重新分封武田家的领地,将骏河一国除北条氏、穴山信君等武田降将外的领地全交给德川家康、上野一国跟信浓小县、佐久封给泷川一益、甲斐一国除穴山信君所领外交给河尻秀隆、北信浓高井、水内、更科跟埴科四郡给了森长可、南信浓伊那郡交给毛利秀赖,木曾义昌除本领安堵外,另外加封安昙、筑摩两郡,保持和北条家的同盟关系。

本能寺之变[编辑]

信长之肖像画,由耶稣会画家Giovanni Niccolo于1583-1590年间所画。

1582年夏初,信长准备派三男织田信孝、重臣丹羽长秀等军团进攻四国长宗我部元亲。关于明智光秀的异心,有一说是光秀认为自己未被赋予进攻四国的任务,而开始有“自己被搁置,会不会像林秀贞、佐久间信盛一样被放逐?”的被害妄想。另一说是,光秀以前曾受信长命令负责与长宗我部元亲的和睦工作,但结果信长却往武力讨伐的方向发展,光秀因此感到名誉受损、倍感屈辱。

1582年5月15日,德川家康为骏河国领地增加的宴会抵达安土城。信长派明智光秀负责接待,光秀从15日到17日专注于接待家康。在德川家康停留的这段期间,正在攻打备中高松城丰臣秀吉派使者向信长要求援军,并提到“毛利军率大军救援高松城”。信长答应派兵后,解除光秀的接待任务,改命其带兵前往援助秀吉。据《明智军记》所记载,因光秀准备的接待餐宴品质不佳,信长令其随从森兰丸敲光秀的头。

5月29日,信长为准备出兵远征毛利而前往京都,逗留于本能寺。但派往援助秀吉的明智光秀,却于6月2日,光秀突然向全军大喊“敌人在本能寺!”[11],即袭击本能寺。当时,因属下兵力较忠于信长,效忠明智光秀的人很少的缘故,光秀并没有告诉部下攻击的目标是信长。据言当时,仅有约100名武士的信长说道:“无关是非。”[12],即与内侍森兰丸取枪奋战。后来信长负伤返回房内切腹自杀,享年49岁。这次事件史称本能寺之变。而黑人侍卫弥助保卫信长到最后,弥助为光秀所擒后被赦免,此后再无弥助消息。

当时本能寺为大火烧毁,通说是认为信长与兰丸皆已死于寺中,但明智光秀的女婿明智秀满遍寻不到信长遗体,有一说是信长遗体已被仰慕信长的僧侣与部下武士秘密地埋葬了。其长子织田信忠得知消息后,于附近的二条御所聚集军队抵抗明智军,最后亦不敌明智军自杀。一直以来有人认为丰臣秀吉是知情甚至策划的黑手,近年来对光秀、本能寺之变的研究,开始有本能寺之变与天皇基督教教会有关的说法出现,但至今未有确实的答案。

信长死后,织田家的影响力减退,其家族后成为丰臣秀吉及德川家康的家臣,部份家系以藩主身份维持到德川幕府瓦解(详见织田氏)。

年表[编辑]

和暦 西元 月日
(旧暦)
内容 出典
天文3 1534年 6月23日 出生  
天文15 1546年   元服,改名三郎信长。  
天文18 1549年 2月24日 浓姫结婚  
  自称上总介。  
天文20 1551年   继承家督  
弘治3 1557年 11月2日 派人暗杀弟信行  
永禄2 1559年 2月2日 初次上洛与将军足利义辉会面  
永禄3 1560年 5月19日 于桶狭间之战击败今川义元  
永禄9 1566年   自称尾张守。  
永禄11 1568年 10月28日 从五位下弹正少忠 系图纂要
元龟元 1570年 3月14日 正四位下弹正大弼 系图纂要
6月28日 姊川之战  
天正2 1574年 3月18日 从三位参议 ※“历名土代”则记载于天正2年3月18日叙任从五位下。同日,信长上殿晋见。 公卿补任
3月28日 得敕令,收割于东大寺正仓院的兰奢待  
天正3 1575年 5月 长筱之战击败武田胜赖  
11月4日 权大纳言 公卿补任
11月7日 右近卫大将兼任 公卿补任
天正4 1576年 11月13日 正三位 公卿补任
11月21日 内大臣,右近卫大将兼任。 公卿补任
天正5 1577年 11月16日 从二位 公卿补任
11月20日 右大臣,右近卫大将兼任。 公卿补任
天正6 1578年 1月6日 正二位 公卿补任
4月9日 辞去右大臣、右近卫大将两官职 公卿补任
天正10 1582年 6月2日 本能寺之变、自杀  
10月9日 封为从一位太政大臣 大德寺文书
大正6 1917年 11月17日 追封为正一位  

人物特色[编辑]

样貌、造型[编辑]

  • 信长青少年时代是被误认为女人般的美男子,而信长的兄弟姐妹及子女被纪载为当世俊男美女的比例也相当高。
  • 路易斯·弗洛伊斯对信长全貌的评论是“高且瘦、胡须稀少、声音很高。经常喜好武技、粗野,几乎不喝酒。”身高约170厘米(在当时日本,属于中等高大)。于500米外可听到信长的声音,其声音可说相当地高与尖锐。又从血迹、遗发等判断出信长血型为A型。
  • 信长在服饰上的造型,是自创一格:喜穿紧身黑短衫黑裤,手执日本纨扇,颇适合其“高、瘦”外型;天主教教士在给梵谛冈教宗的报告称说织田是“黑衣包裹着一团赤红烈火”。

事实上日本战国时期并非后世宣传那样全是矮子,而是有高有矮,茶圣千利休的身高就有180,大名如长宗我部元亲也有180左右,最上义光经过甲胃推断则有190高度,信长真实身高经过日本人推断则有170左右,完全符合路易斯·弗洛伊斯所描述的身材。

性格、嗜好[编辑]

  • 信长不拘泥于身分、不以贵族大名自居,跟平民也无差别地往来、交情良好。
  • 信长喜欢体育活动,尤其喜欢相扑,经常于安土城举办大规模的御用相扑比赛。而且在相扑大会上不问身分,信长随从武士平民混合在一起比赛相扑,胜者有赏。另外对于游泳狩猎、放马术剑道射箭类锻炼身体、武术锻炼等相关事情都是信长的嗜好。
  • 信长喜欢下围棋,曾与日莲宗僧人日海对弈,据说棋力不低。
  • 信长喜好幸若舞。信长特别喜欢幸若舞‘敦盛’的其中一节“人间五十年,与天下互相比较,如梦又似幻,一度得生者,岂有长生不灭者乎?”[13]此一节由于符合信长觉得“世事如梦,人生苦短”的人生观,因此信长也经常以此歌舞自娱。
  • 信长喜欢南蛮品,在邀请正亲町天皇来观赏的军马演习阅兵中,信长着丝绒外套、戴西洋帽子出席。晚年赴战场时、也会穿着南蛮铠甲。对于访问日本传教士范礼安身边工作的黑人奴隶表示兴趣,传教士遂将此黑人赠与信长,信长将其取名为弥助,并用为随从。
  • 据言信长对罗马公教耶稣会所送的地球仪地图等礼物相当了解。(当时没有日本人知道世界是圆形球体,耶稣会送上地球仪时,仔细地解说地球的构造,信长家臣都没人听得懂,唯独信长理解,并说“合乎道理”。)信长好奇心很强,在铁炮尚未广为流传时,就已经在使用火绳枪了。奇特的性格广为人知、但在当时访问日本的传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眼中则是很普通看待之。罗马教皇额我略十三世曾送一幅屏风绘画至安土城,但实际送抵日本时是在信长死后(1585年)。之后此屏风绘画消失不知去向。
  • 信长吸引了多数人的关注、统率能力出众,虽被认为不欲被人理解,却会谴责僧人违背佛教戒律、赞许葡萄牙传教士的绅士行为、更冷酷地对待起事僧人,敢自称为第六天魔王等例子,可见信长性情直率,并不会为了宗教名誉而说谎。
  • 后代虽传说信长将浅井父子、朝仓义景等三人的头盖骨涂上箔,于酒宴时展示,并以头盖骨为骷髅杯让家臣喝下酒,鄙夷三人的尸首。但这是小说家对故事的润色,实际上并没有使用。且将头盖骨涂上金箔,是对死者的敬意,故若以这次事件批评信长残酷是不公允的。[14]
  • 关心部下的家庭。据点搬迁至岐阜城时,信长会斥责单身赴任的家臣。此外也亲自调停过羽柴秀吉的夫妻争吵。
  • 荒木村重谋反时,黑田孝高(官兵卫)作为劝告使者前往后没有返回,信长以孝高先前主君小寺政职同时谋反一事认为孝高加入敌军,下令将孝高之子松寿丸(之后的黑田长政)杀害。然而叛乱平定后,信长终于发现孝高是遭到囚禁无法返回,信长伤心地告诉部下“我这样子我怎么向官兵卫交代?”;后来得知孝高的同僚竹中重治(半兵卫)将松寿丸偷偷藏匿起来后,信长大为欢喜之下,完全不追究竹中的责任。
  • 从谋杀弟弟信胜,以及处决叔母阿艳(秋山信友妻,岩村城陷落时被一同处决)等事项而言,有对于同族之人相当严格的评价。然而,从将一度叛变的哥哥信广赦免并重用、养育信胜之子津田信澄后并予以重用、以及对于战争中杀害同族的对手毫不留情地报复等事项来看,实际上对于同族亲戚仍相当重视。(处决阿艳一事的原因并非叔母投向武田家,而是阿艳将信长的亲生儿子胜长送到敌方武田家)
  • 根据信长公记的记载,在美浓与近江国境的山中,有名被称为“山中之猿”的残障男子在街道旁乞讨谋生,上洛后的信长每次往来京都与岐阜之间都会看到此人,心生不忍之下,在1575年经过时召集该地的民众,赐予山中之猿20反的木棉,并告诉他“用这些换钱请大家建造房屋吧。另外,各位如果能每年施与他米麦粮食免于饥饿的话,我会很高兴的。”在场的所有民众全部感动落泪,也可见信长对领内民众的仁慈。
  • 长筱之战后,信长得知奥平家足轻鸟居强右卫门牺牲性命鼓舞守军的事情后,非常赞赏其忠义,亲自指挥部下为强右卫门建造盛大的坟墓,毫不介意强右卫门只是一介足轻。部下森可成在宇佐山城之战中阵亡后,年仅13岁的遗孤森长可也受到信长的厚待,由此可见信长对于忠义行为,不分身分高低都会给予敬意的性格。(信长在森可成死后不久焚烧比睿山烧杀寺院僧侣时,唯独可成坟墓所在的圣众来迎寺受到信长的保护而免于破坏。)

用人、改革[编辑]

  • 信长是个“创造性的革命家”、有时被评为“疯狂的革命家”,后者可认为是日后丰臣秀吉的政策,所制造而成的印象。其证据是,于信长在世时,批评信长之类的论理书籍并不存在,此类书籍都是在信长死后才制作出来的。至现今成功实行改革的人物例子并不多,而信长的革新政策不为周围人所理解,导致无法为人所遵从,是其改革不成功的要因之一。关于改革,有一说是认为于乱世时代的改革多少需要强势推行,如信长那样去推行必要的革新政策,是不得不为的事。
  • 另外,信长用人是执行不拘泥于身分、家世的实力主义政策,由农民阶层拔擢了羽柴秀吉,也大胆起用泷川一益、村井贞胜武藤舜秀等浪人及僧侣出身的前田玄以为家臣。执著于传统与家世的一部分大名,则对信长的政策、性格给予不好的评价。关于本能寺之变发生的原因,有一说是信长在军事、政治两面上都实行了前所未闻的行动,而对明智光秀来说,信长的行为太过偏离于一般社会标准,所以导致光秀不得不背叛信长。
  • 1580年,信长以过往谋反的罪名放逐林秀贞,而同罪的柴田胜家却未被究责。这是信长对胜家实力的评价及信赖的表示。事实上于信长在世时,给予胜家越前8郡75万石的领地,可说是织田家臣团中最大的领地,这也等同于给予胜家在织田家中排名第一家老的地位。而对松永久秀的实力也有正面评价,甚至其背叛信长后再度投降的两次也都被原谅。由此可窥见信长原貌——只要是有能力的人,信长也会原谅其罪行并重用之。实际上背叛信长的人,大多数都是于信长上洛以后才加入的家臣,于尾张、美浓时代的老臣中,几乎无背叛信长的。加上战国时代武将被收买、背叛等乃是家常便饭,并不能说信长对待家臣的方式有问题。
  • 三好义继战死,有一名叫坪内的厨师,成为信长的俘虏。当时信长对坪内说:“烹饪的料理美味的话,就免你正法之罪,并用你为厨师。”之后坪内做料理给信长吃,信长说:“这料理只是水。”就下令将坪内斩首。坪内要求再一次机会,而坪内第二次的料理,信长夸说“美味。”于是任用坪内掌厨。之后坪内被问到:“一开始,就作第二道料理,不是很好吗?”。坪内却取笑信长:“一开始我是做公家京都风的高级料理,清淡。之后是做重口味的乡下料理。信长公终究也只是个乡巴佬罢了。”信长听说了此事,并不生气,笑着说:“受雇于我,须配合我爱吃的口味,方是家臣本分。对此怠慢,就只是无能罢了。”。

肖像画[编辑]

政策[编辑]

天下布武[编辑]

“天下布武”之印
  • 从字面上解释天下布武为“于天之下、遍布武力”。通常解释成“以武力取得天下”,但近年的研究则是解释成“以武家的政权来支配天下”的意思居多。如上所述信长将自己所在地改名岐阜时,即开始用“天下布武”印,岐阜的命名是取自中国周朝文王于岐山孔子的家乡曲阜为根据地、日后君临天下之意(阜为山丘之意),由此可窥信长志向。日后以岐阜为根据地,展开往后长达15年的统一日本之路。
  • 日本中世纪的权力关系在公家寺家武家之间有复杂的关联。信长的目标天下布武,可认为其带有为废除公家、寺家的权力并正式建立武家政权的意味。为了实现此目标,针对寺家的政策则击溃一向一揆、于石山合战击败本愿寺显如等人。而室町幕府位于京都,此一地理条件导致与公家间的深厚关系,从此角度来看,为断绝此关系而放逐足利义昭也是合理的。

宗教与佛教政策[编辑]

  • 一方面安土城天守内的屋顶、壁画采用以佛教道教儒教为题材的绘画,对净土真宗天台宗延历寺的宗教活动等也未予以禁止。一般认为可能信长并非否定宗教,而是考虑将其视为天下布武事业的一环,将现存宗教与政治分离、或政治上的宗教统一。
  • 信长于安土城内安置了一个称为“梵山”的大石,信长将其做为御神体(神圣的物体或神的化身),并要求家臣、领地人民去膜拜。(出自路易斯·弗洛伊斯的《日本史》)
  • 关于宗教政策,有人提出“入城时的询问、征收入城费等事、在传教士的眼中,看来只如同寺庙的香火钱”的意见。

基督教容纳[编辑]

据说信长曾经皈依日本佛教法华宗或是临济宗大德寺派,也使用“妙法莲华经”等字样作为军旗,但他火烧天台宗比睿山,且终其一生都在和一向宗门徒对抗,不过,信长对从西洋传来的基督教却非常欢迎。信长在安土城设有基督教的教堂,并且容许基督教的传教士到日本传教。信长统治市民的政策相对丰臣秀吉德川家康比较宽松,对外道基督教也不例外。所以在安土桃山时代的基督教发展十分蓬勃,直到江户时代初期才逐渐减退。信长除了因为他实施宽松政策的作风而对基督教的传入表示欢迎以外,主要是因为信长认为从西方传来的高科技与军火能够更广泛地传入日本。从室町时代末期所传入的火绳枪和战国时代中期所传入的大炮(即大筒),都是由西洋商人传入日本的。

朝廷政策[编辑]

信长对朝廷天皇政策的考量有两种完全相反的假说,其一说是“信长视朝廷为天下布武的障碍并考虑废除朝廷”、另一说是“信长为实施自己的政策而有效利用朝廷的权威以使其正当化、至少在本能寺之变前,信长跟朝廷的关系都比日后的秀吉・家康还要密切。”在此称前者为“轻视说”、称后者为“尊重说”,之所以对信长与朝廷之间的事情有如此分歧的解释,原因在于本能寺之变中有一说是朝廷参与除去信长、以及残存史料并不完整的缘故。

  • 正亲町天皇的让位问题
    若据“轻视说”、信长对朝廷的政策是出钱也出口,并想要拥立一个听从自己的话、像傀儡一般的天皇。天正元年(1573年)开始就对正亲町天皇提出让位的要求。但正亲町天皇是老练的天皇,并非是个对信长言听计从的人物,加上当时信长在各地的强敌环伺,天皇拒绝后即明快地不再要求。天正9年(1581年)的京都军马演练,除了展现织田军的军事实力外,也可说是对正亲町天皇的施压。
  • 若据“尊重说”、希望让位的反倒是正亲町天皇。在当时若只凭天皇个人的意思并无法让位,从天皇让位后到新天皇就任等诸种仪式、营建原本天皇退位后的居所、以及为此而准备的移转费用(天皇退位后的居所称为仙洞御所,通常比京都中心的居所还需要更大的土地、包括移转周围公家的房子、寺院等)等一一完成,才有可能实现。也就是说能让天皇让位者,必须负担庞大的经费。而于天正年间能做到此事的人只有信长,反过来说即使天皇希望让位,只要信长不同意,让位是不可能的。天正9年(1581年)的京都军马演练后,正亲町天皇向信长传达希望退位之意,根据朝廷内部资料的‘御汤殿上日记’中记载到同年3月24日若让位一旦决定则“可喜可贺”,而‘兼见卿记’则记载于4月1日转为中止。这可认为是信长最终并没有同意接受天皇的让位。之后、羽柴(丰臣)秀吉被以建造仙洞御所的功劳的表面理由升为关白,这一点亦值得留意。
  • 天正9年京都军马演练
    根据“轻视说”,针对不回应让位的正亲町天皇而感到不满的信长透过于天正9年举行的京都军马演练,除了展示织田军力量的同时也可说是对正亲町天皇的施压。
    根据“尊重说”,此年为正亲町天皇的妃子、即储君诚仁亲王的母亲万里小路房子的死去,宫中左义长(火祭的一种)的规模缩小没有在宫廷外举行。一方面由于信长在安土城举行了相当大规模的左义长,天皇方为了抚慰失去母亲的亲王而向信长提出希望能在京都御所重现其景。为此请求的演出,是考量出此次军马演练的开端。根据‘信长公记’所提,信长的服装和军事行动时完全不同。并由前关白近卫前久等公家代表亦自信地骑马参加此次军马演练等事,否定这是信长对朝廷施压的军事目的,据公记的看法认为这是宣传京都的恢复和平以及对天皇的礼遇,并借此显示尊重朝廷的态度等政治目的。加上正亲町天皇欣喜于军马演练时受到信长的礼遇,除送信给信长并赐高级服装予信长外,连信忠也受到奖赏。因此也有人提出“如此一来,岂非全无施压的效果吗?”对轻视说做出反论。
  • 信长与官职
    据“轻视说”,信长于1578年4月辞去右大臣右近卫大将后,就没有就任官职了。而辞官前月,信长担忧的最后强敌・上杉谦信死去、享年49岁。谦信死去后,窥视京都并足以对抗信长的地方势力不再存在。石山本愿寺早已丧失部分战力、武田氏毛利氏大友氏也没有往年的强大。跟关东240万石的后北条氏也建立了同盟关系,同时与当家的氏直缔结了婚姻关系。因此可认为信长已经不再需要借用朝廷的力量。1582年5月本能寺之变前,正亲町天皇对信长提出从征夷大将军太政大臣关白此三官职中择一后,赐与信长该官职的条件想借此与信长妥协。然而信长并没有接受朝廷的官位。(三职补任问题)。
    据“尊重说”,信长并非不在乎官位。原本大臣级的大臣辞官后成为散位(无官)状态的事情并不稀奇,要说现任大臣与前任大臣的差别,于已然形式化的朝廷仪式中只是席次顺序的差别。再者、于辞去右大臣的文章中已经包含了希望晋升于名目上已为织田家家督的嫡男信忠一文(当时的贵族社会惯例是高官辞任后、任用其嫡男)。信长的辞官可能单单只是希望其后继者信忠的升官。(但是朝廷方希望优先晋升信长,所以无法让信忠晋升)。而且信长对右大臣兼任的右近卫大将颇为执著,本来信长接受德大寺公维让出来的权大纳言官职时,约定好将来晋升大臣时,将右大将让出。而为对抗尚未辞任征夷大将军的足利义昭,信长一直占著右大将的官职,也因迟迟未实现让出官职的诺言,导致公维方提出了抱怨(‘言继卿记’)。因此辞去右近卫大将跟右大臣是没办法的事。接着据三职补任问题所提到开给信长的条件,可认为是由于时间接近本能寺之变的发生,导致信长没有时间回复其意愿。更进一步的见解是认为信长已经非正式地同意就任太政大臣。本能寺之变后7月17日,羽柴秀吉写给毛利辉元的信里称信长为“大相国”,但赐官太政大臣一事于宫中提到时已是3个月后的事了,另外于赐官的诏令中提到“重而太政大臣”等文字、两次提到针对太政大臣使用的遣词用句等已知事实以及本能寺之变前不久近卫前久突然辞去太政大臣等事,为此说的根据。

商业政策[编辑]

  • 织田信长掌权期间,参照今川假名目录第24条,撤除国境上不必要的关所(收取过路关税的检查站)及模仿今川氏真等人设立乐市乐座(自由市场),收回由寺庙分配的经商权,鼓励自由贸易,并经由传教士发展对外贸易(南蛮贸易)、设立唐人方进行对中国的贸易。土地方面,透过检地以确立对领土的支配。
  • 但织田信长也会因应各地不同状况和统治需求,容许部分大商家拥有某种商品的独占经销权,如保留越前商人橘屋拥有轻物座,水野范直在尾张有铁制品贩售的专卖权等。

人事政策[编辑]

战略[编辑]

  • 战略方面,细心地专注削弱对手的力量,如果敌人的兵力较多的时候,会比较慎重起来,桶狭间之战中突袭敌方大本营,使敌兵崩溃是当中的代表。信长特别对武田信玄及上杉谦信存有戒心,对于积极出兵会比较谨慎,亦会使用送赠礼品或联姻以保持关系。信长是不会与信玄及谦信单打独斗的。但是之后以少斗多的情况下,有时候会考虑不等待援军即与敌军交战。
  • 信长军足轻的行军机动性高,如六条合战,正常用3日时间结果仅用两天(当时有雪)便抵达,‘信长公记’更记载到“五日发生战事,明智光秀的信使花一天就跑了这所谓的三日120公里路程,六日到歧阜通知信长”的事迹,结果织田军的行动力在摄津与浅井朝仓联合军接近之际,急速返回京都,达到预期之调动成效。其部下秀吉在后来的“中国大返还”以及“贱岳之战”中,也大大发挥了织田军队快速机动的行军能力。
  • 纪律方面,除上洛之际严禁骚扰敲诈寺社及商家外,对于“人狩”(贩卖人口)及“乱取”(抢劫百姓)者之处罚亦非常严重,以织田军大部分是职业足轻而非其他大名的农民兵而论,这在当世是非常有条理的,甚至有武将因好奇而掀起妇孺头盖而遭当场处死的情形。

嗜杀[编辑]

  • 以火烧比睿山延历寺最为有名,此外有烧杀长岛一向一揆的投降者,命令德川家康长子德川信康切腹自尽,对付叛徒荒木村重时,由于荒木村重本人逃走,因此荒木的属下及家人均被信长下令杀害等事件。天正9年(1581年)、信长攻击高野山杀高野山僧人千余人。

内政[编辑]

  • 天正2年(1574年)起陆续整顿街道,增强交通性能,也有加快军事调动速度的作用。
  • 由于长期战乱,钱币经多年使用后优劣不一,织田信长推动撰钱令,明订优质钱币和劣质钱之间的兑换比率,稳定商业基础。
  • 织田家因为尾张兵弱[16],征调大批外地浪人从军,常被认为是后来丰臣秀吉、德川家康推动兵农分离政策的先驱,但织田信长本人并没有推行兵农分离政策的确实文书与法令。

系谱[编辑]

  • 儿子

(按长幼排列)

  1. 织田信正(织田信长的庶长子、织田信广的养子)
  2. 织田信忠(信长的嫡长子)
  3. 织田信雄/北畠信雄(北畠具教的养子)
  4. 神户信孝神户具盛的养子)
  5. 羽柴秀胜羽柴秀吉的养子)
  6. 织田胜长(先后为远山景任武田信玄的养子)
  7. 织田信秀
  8. 织田信高
  9. 织田信吉
  10. 织田信贞
  11. 织田信好
  12. 织田长次
  • 女儿
  1. 长女:德姬(见星院,德川信康妻)
  2. 次女:冬姬(相应院,蒲生氏乡妻)
  3. 三女:秀子(日荣,筒井定次正室)
  4. 四女:永姬(玉泉院,前田利长妻)
  5. 五女:报恩院丹羽长重妻)
  6. 六女:三之丸殿(姊夫蒲生氏乡收为养女・丰臣秀吉侧室・二条昭实继室。)
  7. 于振水野忠胤妻・佐治一成继室)
  8. 鹤姬中川秀政妻)
  9. 女(万里小路充房妻)
  10. 女(徳大寺实久妻)
  • 孙子
  1. 织田秀信织田信忠之子)
  2. 织田秀则织田信忠之子)
  3. 织田秀雄织田信雄之子)
  4. 织田高雄织田信雄之子)
  5. 织田信良织田信雄之子)
  6. 织田高长织田信雄之子)
  7. 织田信为织田信雄之子)
  8. 织田良雄织田信雄之子)
  9. 织田信衡织田信正之子)
  • 养子

五宫邦庆亲王(诚仁亲王の第五皇子)

  • 养女
  1. 胜龙院殿
  2. 远山夫人武田胜赖正室)
  3. 女(二条昭实妻)
  4. 织田信广之女(丹羽长秀妻)
  • 侄子
  1. 织田信澄织田信胜之子)
  2. 织田信重织田信包之子)
  3. 织田长孝织田长益之子)
  • 一门众
  1. 织田信次
  2. 织田信兼
  3. 织田信张
  4. 织田信直
  5. 织田信氏
  6. 织田忠辰
  7. 织田信光
  8. 织田信成
  9. 织田信昌
  10. 织田信清
  11. 织田信益
  12. 织田信壹

家臣[编辑]


墓地・庙宇[编辑]

相关作品[编辑]

小说[编辑]

电影[编辑]

电视剧[编辑]

动漫画[编辑]

  • 织田信长 作画:横山光辉原作:山冈庄八
  • 信长战记
  • 战国奇谭妖刀传
  • 鬼眼狂刀KYO
  • 瀛男(又译:Japan King)椎名高志
  • 信长(原题:TENKA FUBU信长)长手由佳著
  • 信长 原作:工藤かずや作画:池上辽一
  • 战国 作者:宫下英树
  • 战国天正记 作者:宫下英树
  • 战国外传:桶狭间战记 作者:宫下英树
  • 战国一统记 作者:宫下英树
  • 战国strays–时空迷游抄 作者:七海慎吾
  • 战国萌学园 编剧/作画:日日日/木乃ひのき
  • 织田信奈的野望作画:青刃时雨原作:春日みかげ
  • 战国BASARA
  • 战国BLOOD
  • 闪电十一人GO2 时空之石拥有时空最强的十一人的能力的人物:织田信长 符合“第一种力量”的人:被后世谕为日本战国时代的乱世霸者。天马一行人来到1554年(天文23年)的时候尚未认识木下藤吉郎,并称之为小霸王。但是由于原本拥有的气场是凌驾于凡人之上,故能平伏暴乱的马。在与雷门一行人组成的“织田军”与奥米加协议队的“今川军”进行足球比赛时,发现神童的多余动作,并告诉他不要有无谓的动作,要懂得灵活运用静和动,亦使神童学懂如何使用化身武装。并经旺达巴的提议下,用自身的气场与神童进行极限合体,以提升神童的力量。

拥有能力:真实的中场指挥官 看清别人,并且看清一切大局,灵活地兼用静与动。 代表人物:神童 拓人 (背号:9) 必杀技为“刹那推进”

游戏[编辑]

音乐[编辑]

电视广告[编辑]

  • 东京瓦斯 - ピピッとコンロ(瓦斯炉产品名)的两只广告里、泷正则演出织田信长。

TOYOTA ReBORN系列里,由木村拓哉饰演织田信长,北野武饰演丰臣秀吉。

模型玩具[编辑]

注释[编辑]

  1. ^ 日语中,“織田信長”的“長(なが)”代表的是“长短”的“长”,故应读作“肠”,而非“涨”。
  2. ^ 《信长公记·卷首·尾張国かみ下わかちの事
  3. ^ 《信长公记·卷首·吉法师殿御元服之事》
  4. ^ 《信长公记·卷首·美濃国へ乱入し五千討死の事
  5. ^ 《信长公记·卷首·山城道三と信長御参会の事
  6. ^ 樋口晴彦信長の家臣団-「天下布武」を支えた武将34人の記録
  7. ^ 信长公记 卷首三ノ山赤塚合戦の事
  8. ^ 信长公记 卷首深田松葉両城手かはりの事
  9. ^ 信长公记卷首丹羽兵蔵御忠筋の事
  10. ^ 信长公记 卷五身方が源合戦の事
  11. ^ 原文“敵は本能寺に有り!
  12. ^ 原文“是非も無し
  13. ^ 原文为:「人間五十年、下天の内を較ぶれば、夢幻の如く也。一度生を稟け、滅せぬ物の有る可き乎?」
    一般于日本战国时代,能活到五十岁,已算长寿。至于下天是指最下层的天、最外围的天,也就是四天王天。在佛教书籍俱舍论中提到“人间五十年,下天一昼夜。”人间的五十年等于四天王天的一昼夜,因此由四天王天看人间事,如梦似幻。
  14. ^ 信长公记所记载,信长虽展示涂上金箔后的头盖骨,但并无将其做为酒杯的举动,再者信长只比喻此三人的头盖骨为庆功宴上的一道佳肴,劝家臣喝酒。展示大敌的首级,本为日本战国时代武将展示战功的常态。在织田信长石山本愿寺合战全史一书中,提到信长此行为除了祈祷织田家的兴盛外,也是遵从密教真言宗“立川流”赐与神通的秘法,据该派的秘仪所提将头盖骨安置并祭拜七年,第八年后头盖骨会还魂,并赐与祭拜者神通力。
  15. ^ 1572年,武田信玄写信给信长,署名“天台座主沙门信玄”,以佛教护法者为荣。而信长回信时签名“第六天魔王-信长”,以破坏佛法天魔自居,来消遣武田信玄。
  16. ^ 司马辽太郎论调:そんな弱卒を率いながらも天下取りを目指した信长は凄い..

参考资料[编辑]

  1. 信长公记
  2. 武田镜村『織田信長石山本願寺合戦全史 顕如との十年戦争の真実』ベストセラーズ、2003年01月。ISBN:4-584-12052-8。

外部链接[编辑]

织田信长
虚衔
前任:
织田信秀
织田氏弹正系第四代当主
1551年—1575年
继任:
织田信忠
官衔
前任:
一条内基日语一条内基
内大臣
1576年12月11日-1577年12月29日
继任:
二条昭实日语二条昭実
右大臣
1577年12月29日-1578年5月15日
军职
前任:
九条兼孝日语九条兼孝
右大将日语近衛大将
1575年12月9日-1578年5月15日
空缺期
下一位相同头衔:西园寺实益日语西園寺実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