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生素E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维生素E(Vitamin E)是一种脂溶性维生素,是最主要的抗氧化剂之一[1]。溶于脂肪和乙醇等有机溶剂中,不溶于水,对热、酸稳定,对碱不稳定,对氧敏感,对热不敏感,但油炸时维生素E活性明显降低。在缺乏维生素E后进行补充,能促进性激素分泌,使男子精子活力和数量增加;使女子雌性激素浓度增高,提高生育能力,预防流产。 近来还发现维生素E可抑制眼睛晶状体内的过氧化脂反应,使末梢血管扩张,改善血液循环。 维生素E苯环上的酚羟基被乙酰化, 酯水解为酚羟基后为生育酚。人们常误认为维生素E就是生育酚。 2014年2月19日,悉尼皮肤科医生阿特米研究表明维生素E对疤痕没有任何有益效果。

发现过程[编辑]

维生素E早在20世纪20年代就被人们发现,Dr. Evans和他的同事在研究生殖过程中发现,在使用完全去除维生素E的饲料后可以引起大鼠的不孕症。 1922年国外专家发现一种脂溶性膳食因子对大白鼠的正常繁育必不可少。 1924年这种因子便被命名为维生素E。在之后的动物实验中,科学家们发现,小白鼠如果缺乏维生素E则会出现心、肝和肌肉退化以及不生育;大白鼠如果缺乏维生素E则雄性永久不生育,雌性不能怀足月胎仔,同时还有肝退化、心肌异常等症状;猴子缺乏维生素E就会出现贫血、不生育、心肌异常。 在1936年分离出结晶体 1938年被瑞士化学家人工合成。 80年代,医学专家们发现,人类如果缺乏了维生素E则会引发遗传性疾病和代谢性疾病。随着研究的深入,医学专家又认识到维生素E在防治心脑血管疾病、肿瘤、糖尿病及其他并发症、中枢神经系统疾病、运动系统疾病、皮肤疾病等方面具有广泛的作用。

种类[编辑]

帮助抗氧化最有效的维生素E是δ-生育酚, 帮助抗不孕最有效的是α-生育酚。

粗分可分三种:

  • 天然维他命E(d-α-生育酚)
  • 半人造维他命E:d-α-生育酚醋酸酯,d-α-生育酚琥珀酸酯
  • 人造/人工合成维生素E:dl-α-生育酚、dl-α-生育酚醋酸酯(一个d-α-生育酚分子与一个l-α-生育酚分子合成)

维他命E营养补充剂可分为6大类:

  • (1)人造(人工合成)维生素E,“dl-α-生育酚”,作为醋酸盐酯类,最廉价,通常最常被卖作营养补充剂
  • (2)半人造“自然来源”维生素E酯类、由"自然来源" 加工成药片药丸及一粒有多种维他命的营养补充剂
  • (3)高度炼制的天然d-α-生育酚
  • (4)低度炼制的天然混杂数种的维他命E
  • (5)高伽玛维生素E营养补充丸
  • (6)生育三烯酚(Tocotrienol)营养补充剂

化妆品及部分制药用烟酸生育酚酯亚油酸生育酚酯

在健康人体内,半人造维生素E可主要在肝脏在几天内被去酯化(de-esterified),但早产儿、年迈或不适的患者却不能把人造及半人造维生素E去酯化。

结构[编辑]

生育酚主要有四种衍生物,按甲基位置分为α、β、γ和δ四种。与生育酚相关的化合物生育三烯酚在取代基不同时活性是一定的,但生育酚的活性会明显降低。

下为二者结构简式:


下表列出用以下官能团取代后生育三烯酚与生育酚的活性比:

衍生物 R1 R2 R3 活性
α CH3 CH3 CH3 100
β CH3 H CH3 40
γ H CH3 CH3 10
δ H H CH3 1

来源[编辑]

天然的维他命E来自:

功能[编辑]

  1. 可用作抗氧化剂,维他命E有助防止多元不饱和脂肪酸及磷脂质被氧化,故可维持细胞膜的完整性。
  2. 可保护维生素A不受氧化破坏,并加强其作用。
  3. 维生素E与碘化合物,已证实能预防维生素E缺乏有关的症状发生。
  4. 防止血液中的过氧化脂质增多。
  5. 一些研究报告显示与防癌、抗老化有关,不过未受广泛证实。
  6. 防止血小板过度凝集的作用。
  7. 增进红血球膜安定及红血球的合成。
  8. 减少因空气污染引起的效应,进而使肺脏的伤害降低。
  9. 维持细胞呼吸。
  10. 减少老人斑的沉积。


摄取不足后遗症[编辑]

  1. 溶血性贫血。因为通过胎盘输送给新生儿的维他命E很少,所以新生儿或早产儿血浆中维生素E会偏低。若母体缺乏维他命E,致幼儿维他命E不足时会导致幼儿血球容易破裂而发生贫血,称为溶血性贫血,有时还会间接引发黄胆
  2. 肠胃不适、阳痿水肿、皮肤病害、肌肉衰弱。
  3. 慢性脂肪吸收不良。
  4. 溶血肌尿酸平滑肌褐色素沉淀。
  5. 膀胱纤维症血小板增多、掉发、头发干燥。
  6. 成年人缺乏维他命E多年后,会显现红血球的溶解增加。
  7. 月经失调、末稍血液循环障碍所致的手脚虚冷、冻伤等。
  8. 冷感症。

动物患病:

摄取过量[编辑]

一些报告中显示其副作用很不常见,但因其为油溶性维他命,易造成蓄积。 虽其副作用不多见,可是其副作用依然存在,且过量摄食易造成体内大量的蓄积,故应尽量避免长期过量摄食。

  1.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美国心脏健康协会/美国医学会期刊(JAMA)研究及文件指出,市面上的高单位维他命E,不但不能预防心脏病或癌症,且患有心血管疾病或糖尿病的中高龄患者,服用后反而增加心脏病发的概率。(本文引述来自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美国心脏健康协会/美国医学会期刊(JAMA)之研究发表及期刊文件)
  2. 血脂过高,血液凝固障碍。
  3. 血清甲状腺素下降。
  4. 肠胃不适。
  5. 降低维生素A维生素K的利用。
  6. 头昏晕眩恶心疲劳等。
  7. 根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资助的研究项目证实常年每日服用400毫克维生素E的男性为研究对象,经年服用的男性罹患前列腺癌几率较服用安慰剂的对照组增加17%

建议每日摄取量[编辑]

维生素E建议每日摄取量是根据α-生育酚形式而计算出来,因为它是最活跃或最可用的形式。当时,美国二次全国调查、全国健康和营养考试调查(NHANES III 1988-91) 和(1994 CSFII)的勘测结果表明,多数美国人饮食量无法提供足够维生素E。

  • 现在从食物摄取维生素E建议每日摄取量是15 毫克,等于22 IU 的自然维生素E或33 IU 的人工合成维生素E。
  • 美国食品暨药物管理局(FDA)对于维生素E每日摄取建议量(RDA)仅仅二十IU到三十IU,其实二十IU或三十IU的维生素E摄取量,可由食物中获取。
  • 因为标准多种维他命通常包含大约30 IU,需要另外一个维他命E补充去达到水平。
  • 目前的指南认为每天补充维生素E超过1000 毫克被认为不安全,等于1500 IU自然来源维生素E,或1100 IU的人工合成维生素E。[2]

身体代谢[编辑]

维生素E在胆酸、胰液和脂肪的存在时,在脂酶的作用下以混合微粒,在小肠上部经非饱和的被动弥散方式被肠上皮细胞吸收。各种形式的维生素E被吸收后大多由乳糜微粒携带经淋巴系统到达肝脏。肝脏中的维生素E通过乳糜微粒和极低密度脂蛋白(VLDL)的载体作用进入血浆。乳糜微粒在血循环的分解过程中,将吸收的维生素E转移进入脂蛋白循环,其他的作为乳糜微粒的残骸。α-生育酚的主要氧化产物是α-生育醌,在脱去含氢的醛基生成葡糖醛酸。葡糖醛酸可通过胆汁排泄,或进一步在肾脏中被降解产生α-生育酸从尿酸中排泄。

维生素E的使用与心血管疾病的防治[编辑]

=

维生素E与动脉粥样硬化[编辑]

动脉粥样硬化是一组动脉硬化的血管病中常见的最重要的一种,其特点是受累动脉病变从内膜开始。一般先有脂质和复合糖类积聚、出血及血栓形成,纤维组织增生及钙质沉着,并有动脉中层的逐渐蜕变和钙化,病变常累及弹性及大中等肌性动脉,一旦发展到足以阻塞动脉腔,则该动脉所供应的组织或器官将缺血或坏死。由于在动脉内膜积聚的脂质外观呈黄色粥样,因此称为动脉粥样硬化。[2] 动脉粥样硬化就是动脉壁上沉积了一层像小米粥样的脂类,使动脉弹性减低、管腔变窄的病变。高血压是促进动脉粥样硬化发生、发展的重要因子,而动脉因粥样硬化所致的狭窄又可引起继发性高血压。因此二者之间互相影响,互相促进,形影不离。高血压促进动脉粥样硬化,多发生于大、中动脉,包括心脏的冠状动脉、头部的脑动脉等这些要塞通道。高血压致使血液冲击血管内膜,导致管壁增厚、管腔变细。管壁内膜受损后易为胆固醇、脂质沉积,加重了动脉粥样斑块的形成。因此,高血压是动脉粥样硬化的危险因子。[3] 动脉粥样硬化是动脉硬化的一种,大、中动脉内膜出现含胆固醇、类脂肪等的黄色物质,多由脂肪代谢紊乱,神经血管功能失调引起。常导致血栓形成、供血障碍等。也叫粥样硬化。[4]

维生素E作为抗氧化性维生素,理论上可以延缓LDL胆固醇的氧化,从而减缓樱花物质的堆积,最终达到延缓动脉粥样硬化的效果. [3]

对关于维生素E与心血管疾病防治的相关资料的分析[编辑]

许多观察和介入研究已进行澄清维生素E和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之间的关联。许多观察性研究支持膳食和补充维生素E的摄入对心血管疾病的风险的保护作用。然而对于随机对照试验,结果是更多的争议。 据阿斯普伦德(2002年)[4]的荟萃分析九个队列研究表明,大量摄入维生素E被用CVD事件与低摄入量相比,风险较低。胜算比(OR)为0.74(95%置信区间(CI):0.66-0.83)。在这项研究中,较高的膳食,补充和组合维生素E的摄入量也与较低的CHD事件相关,如附录II中。受RIMM等人在1993年[5]进行的一项大规模队列研究包括40岁之间的39919信箱卫生专业人员到75表明比维生素E 60IU(任何形式),每天消耗较大时,与冠心病的发病率lowed相比相关小于7.5 IU /天的摄入量。这项研究还显示,补充维生素E和冠心病的发病率呈负相关。至少100 IU /天,至少两年的相对风险(RR)是0.63(95%CI:0.74-0.84)。一个欧洲队列研究是由Knekt等人在1994年[6]进行的这项研究还发现,高维生素E(任何形式)的摄入量,男性和女性降低冠心病风险之间的反比关系。此外,库什等人(1996年)发现了其中34486绝经后妇女(RR = 0.38,95%CI:0.18-0.8;趋势:P = 0.014),食物中的维生素E的摄入与冠心病死亡率呈反比关系。 对于对照试验的结果,如前面提到的,这是争议。一项荟萃分析的随机对照试验6显示补充维生素E和心血管疾病死亡率之间没有显著的关联;汇集OR(95%CI)为1.0(0.94-1.06)(Vivekananthan等,2003)。另一项荟萃分析的随机对照试验7也下雪了类似的结果,与心血管事件,非致死性心肌梗死,非致死性卒中,心血管疾病和死亡的汇集口服补液盐(95%CI)为0.98(0.94-1.03),1.00(0.92- 1.09)​​,1.03(0.93-1.14)和1.00(0.94-1.05)[7]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维生素E能促进性激素分泌,并促进新陈代谢,能抵抗自由基的侵害。
  2. ^ [1]
  3. ^ Simon, E; Gariepy, J; Cogny, A; Moatti, A; Simon, A (2001). "Erythrocyte, but not plasma, vitamin E concentration is associated with carotid intima–media thickening in asymptomatic men at risk for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therosclerosis.
  4. ^ Asplund, K (2002). "Antioxidant vitamins in the prevention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Journal of Internal Medicine.
  5. ^ Rimm, E.B; Stampfer, M.J; Ascherio, A (1993). "Vitamin E consumption and the risk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in men".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6. ^ Eidelman, R.S; Hollar, D; Hebert, P.R; Lamas, G.A; Hennekens, C.H (2004). "Randomized trials of vitamin E in the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 Archives of Internal Medicine,.
  7. ^ Eidelman, R.S; Hollar, D; Hebert, P.R; Lamas, G.A; Hennekens, C.H (2004). "Randomized trials of vitamin E in the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 Archives of Internal Medicine,.

书目[编辑]

  • Institute of Medicine, Food and Nutrition board. Dietary Reference Intakes: Vitamin C, Vitamin E, Selenium, and Carotenoids. National Academy Press, Washington, DC, 2000.
  • 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1999. USDA Nutrient Database for Standard Reference, Release 13. Nutrient Data Laboratory Home Page, http://www.nal.usda.gov/fnic/foodcomp
  • Dietary Guidelines Advisory Committee, 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USDA). Report of the Dietary Guidelines Advisory Committee on the Dietary Guidelines for Americans, 2000. http://www.ars.usda.gov/dgac
  • Rosenberg H and Feldzamen AN. The book of vitamin therapy. New York: Berkley Publishing Corp, 1974.
  • Papas, A., (1999). The Vitamin E Factor, 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Inc.

Rolfes, S,R., Pinna, K., & Whitney, E., (2012). Understanding Normal and Clinical Nutrition, 9th ed. Belmont, CA: Wadsworth Cengage Learning

外部链接[编辑]


放大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