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耶稣基督
Spas vsederzhitel sinay.jpg
现存最古的耶稣像(6世纪),藏于圣凯瑟琳修道院
(年代更早之肖像皆于毁坏圣像运动期间消失)[1]
出生 公元前7年〜前2年之间[注 1]
罗马帝国犹太行省伯利恒
逝世 公元30年〜33年之间[注 2]
罗马帝国犹太行省耶路撒冷
职业 木匠拉比传道者
该条目的基督教术语主要使用了新教常见翻译,如需查询天主教的对应用词,请参阅天主教与新教术语对照列表

耶稣古希腊语Ἰησοῦς,Iesous,英语Jesus),希伯来正式全名为“约瑟的儿子约书亚”(Yeshua ben Yosef)[7][注 3],常被人称为“拿撒勒人耶稣”,是基督教的中心创始人物,大多数基督教教派认为耶稣是《旧约圣经》中所预言的救主,又称基督,或弥赛亚。基督教三位一体神学中,耶稣是三位一体的上帝(旧约称耶和华)的第二位格,称为圣子,即道成肉身的上帝 [8][9]。被犹太教士控告,因而钉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耶稣复活,并向门徒显示,并叫他们摸他的手或肋旁以证明复活的祂确实依然有骨肉的身体[10],后来升到天上坐在天父的“右边”[11]

名号释义[编辑]

圣经人物或地方名称
天主教译名 耶稣
新教译名 耶稣
正教译名 伊伊稣斯
伊斯兰教译名 尔撒
希伯来语 ישוע
希伯来语转写 Yeshua
古希腊语 Ιησούς
希腊语转写 Iēsous
阿拉伯语 伊斯兰教写法:عيسى
基督教写法:يسوع
阿拉伯语转写 `Īsā

耶稣的名字即是《旧约》中的约书亚,这是当时犹太人之间十分常见的名称。之所以翻译成“耶稣”(Jesus),乃是音译希腊文Ίησους”,希腊文“Ίησους (Iēsous)”则是由希伯来语“יהושע (Yehoshua)”或希伯来亚拉姆语亚兰文)“ישוע (Jeshua)”希腊语化后而来,“יהושע”或 “ישוע” 的意思是“耶和华的拯救”或“耶和华是救世主”之意。此名音译为“耶书亚”、“耶书”;景教译为“移鼠”,伊斯兰教译为“尔撒”。

“基督”一词源自希腊文Χριστός(拉丁化的写法是Christós),意思是救世主,源自音译为“弥赛亚”的希伯来文מָשִׁיחַ(亚兰文是משיחא,阿拉伯语圣经是يسوع ,古兰经记载是عيسى,古兰经汉译为“麦西哈”尔萨),意思是“擦油净身、被膏油浇灌的人”,或译“受膏者”、“被膏抹者”、“受傅油者”。所谓“膏立”是把膏油倒在“受膏”的人头上,乃是古希伯来册立君王的神圣仪式[12]。在《旧约·以赛亚书》和《旧约·但以理书》等多部先知书中,“弥赛亚”是先知所预言的解救万民的救主[13]

耶稣基督有许多别号:人子圣子、中保、保惠师、祭司、君王、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大医生、神的儿子、羔羊、好牧人(天主教:善牧)、明亮的晨星(晓明)、大卫的儿子(大卫的子孙)、大卫的根、老师(音译“拉比”或“拉波尼”)等等。

耶稣的谱系[编辑]

耶稣的世俗父亲约瑟亚伯拉罕的后裔,在马太福音第一章有所记载,由亚伯拉罕到约瑟一共有 42 代,但根据路加福音第三章的记载,由亚伯拉罕到约瑟则只有 36 代,比较两个列表,除了代数不同,人物也不尽相同。关于这个差异,有两派说法,其一为马太所述为约瑟的世系,路加所述为马利亚的世系,另一说法为马太所述为约瑟的继承父雅各伯的世系,路加所述为约瑟的生父赫里的世系。[14]

根据马太福音的记载,马利亚是在约瑟还未迎娶的情况下怀孕马1:18,而且耶稣不是约瑟血统上的儿子路3:23。然而耶稣出生后第8天行了割礼,第40天由父母带到圣殿去献祭,可见他是约瑟承认的长子,是按照摩西律法继承家族产业最多的人,也是产业的合法继承人。

根据以赛亚书中以赛亚的预言,耶稣出于大卫的家族就是犹大部族。从路加福音中说约瑟带着马利亚去犹大的伯利恒登记户口可得知,新约认为他们属于犹大部族。因为大卫的父亲耶西就是住在犹大的伯利恒

以下是耶稣的族谱[15][16][17]粗体表示重要人物):

亚当 塞特 以挪士 该南 玛勒列 雅列 以诺 玛土撒拉 拉麦 挪亚
挪亚 亚法撒 沙拉 希伯 法勒 拉吴 西鹿 拿鹤 他拉 亚伯兰
亚伯拉罕[注 4] 以撒 雅各 犹大 法勒斯 希斯仑 亚兰 亚米拿达 拿顺 撒门 波阿斯 俄备得 耶西 大卫
大卫 所罗门 罗波安 亚比雅 亚撒 约沙法 约兰 乌西雅 约坦 亚哈斯 希西家 玛拿西 亚们 约西亚
约西亚 耶哥尼雅 撒拉铁 所罗巴伯 亚比玉 以利亚敬 亚所 撒督 亚金 以律 以利亚撒 马但 雅各 约瑟 耶稣

诞生年份[编辑]

关于耶稣出生的年份,圣经指出,耶稣的表兄施浸者约翰是在罗马皇帝提比留·凯撒在位第15年开始先知生涯的。[18]提比留于公元14年9月15日登基[19],因此他在位第15年应该是公元28年下半年至公元29年下半年。在那段期间,约翰开始向人传教;六个月后,耶稣也展开他的服事职务,[20]显示耶稣在公元29年秋季开始他的服事职务。圣经记载当时耶稣“约有三十岁”(路加福音3:23)。如果耶稣在公元29年秋季满30岁,他就可能生于公元前2年了。

公历耶稣的出生为参照[21]。在6世纪时,东罗马帝国为了修订历法,以替代非常混乱的罗马历法,就请当时精通天文的僧侣建议一个更合理的纪年标准。由于自君士坦丁大帝以后,罗马帝国举国改信基督教僧侣就决定改以耶稣出世的年份为新纪元一年。当时的僧侣就基于圣经上“耶稣被处决时约三十多岁”,就在耶稣处决那一年的年份减去三十,作为新纪元的元年。

以下为根据新约圣经里各个篇章记载的各种线索:

屠杀婴儿前[编辑]

马太福音》里,马太提及过耶稣出生时,希律王曾下令屠杀犹太的新生婴儿,以免王位受到威胁。希律王在公元前4年去世,所以耶稣应在公元前4年以前出生。

人口普查时[编辑]

《路加福音》记载:“在那些日子(耶稣出生前),凯撒·奥古斯都(又名:凯撒·奥古士督)颁布法令,要在世人所住的全地进行登记。(这是第一次登记,是居里纽叙利亚施政官的时候进行的。)于是所有人都启程,各归各城去登记。”

有不少批评家认为路加福音中的记载张冠李戴。他们认为,这次人口调查和居里纽做施政官的时间,应该是公元6或7年。如果他们的看法没有错,路加的记载就值得质疑了。不过,这些批评家却忽略了几个重要的细节:

  • 首先,路加承认人口调查不仅一次。文中说“这是第一次登记。”[22]表明后来还有另一次人口调查。后来这次调查就是历史家约瑟夫斯所描述,在公元6年进行的那一次。
  • 在奥古斯都时代,虽然没有举行全国性人口普查的法律记录,但是有记录证明当时通过行政命令在许多地方举行人口调查。《犹太古史XViii.42》记载:大约此时,“全体犹太人”宣誓效忠凯撒,可能就是反映这一次的人口普查。[23]
  • 奥古斯都的手稿遗留了直接税与间接税的统计资料,最自然的解释是从人口调查来的。[23]
  • 有些碑文证实,居里纽于公元前10~7年间在叙利亚担任罗马帝国的军职。[23]

文献显示叙利亚的人口调查每十四年举行一次[23] 。已知约瑟夫记载的那次人口普查在公元6年举行,加以综合以上历史线索,路加所记载的调查很可能于公元前7年举行,亦即耶稣于该年出生。

生平[编辑]

关于耶稣生平,主要是根据《新约圣经》的四福音书,在罗马帝国时代的官方历史文献上则只有零星的侧面记载。

降生为人[编辑]

大希律王统治期间,天使加百列奉神差遣,往加利利的城去,到童贞女马利亚那裹,向她预告耶稣的降生。她已与大卫家族中的木匠约瑟订婚,约瑟一度因为马利亚的身孕想把她休了,经过天使向他说明而回心转意。因应当时的人口普查,所有耶路撒冷的居民都须各归故乡,约瑟带着怀孕的马利亚前往伯利恒,并在马槽里生下耶稣。耶稣降生当天有访客,路加福音描述牧羊人的拜访,马太福音则述说东方的博士带着礼物来拜访。耶稣在八天后行了割礼,并于出生四十天后随双亲赴圣殿行洁净礼;约瑟受到天使的警告带着马利亚和耶稣逃往埃及大希律听到弥赛亚诞生的传言,担心王位不保而杀死了伯利恒城内及其四境所有2岁以内的男孩[24]。耶稣一家人直到大希律王死后才回以色列,在拿撒勒居住。

他有几个兄弟,分别是雅各犹大西门约西,还有几个妹妹[25][26]。30之前,耶稣克绍箕裘,亦以木匠为业[27]

后来30岁时,他接受施洗约翰施浸,并在旷野接受四十天的试探,往后开始在故乡加利利一带开展传道工作,并在信徒当中亲自拣选了12人成为十二使徒

生平事迹[编辑]

耶稣的事迹很多,但最主要的事迹是向人们传授天国的福音,耶稣为天国而来,也为天国而去。与以前人们理解的天国不同的是,耶稣传的天国是地上的天国,它在人们心里,也从天上降临。当天国降临到地上时,悔改的人会享有祝福与永生,不悔改的则会被定罪。耶稣也描述了很多天国的规则,以及人们悔改走向天国的路径。耶稣主要的生平事迹都记载在四福音书中。福音书中记载,他在大约公元28年或29年,在约旦河施洗约翰的水浸礼后,就开始在整个以色列和犹大传道,主要是以浅白的比喻宣扬神的国的信息,并到处医病和驱鬼。在传道过程中,他总是接近当时为犹太社会所鄙视的人们(如税吏、外邦人、罪人等),并不断劝导犹太宗教领袖的伪善有违《旧约圣经》中诫命的精神,是神所不乐见的。而他当时对犹太百姓宣称自己是神的儿子[28]则是多数的犹太人一时不能接受的。

但是希伯来圣经(《旧约》)的确曾经预言将有一位弥赛亚要到来,而且许多以色列人知道耶稣所在的时间正是预言应验的时候,盼望以色列的救主到来,让他们摆脱罗马人的奴役。因此耶稣的门徒也逐步认识到他是弥赛亚。耶稣的门徒在书信中认为,耶稣在传道过程中,对人的体恤和关怀,正反映了神对人的态度,也为他的门徒做出榜样。耶稣提出了包括安贫乐道[29]、谦冲自牧[30]、返璞归真[31]、求则得之[32]、止于至善[33]、过勿惮改[34]、舍生取义[35][36]、知行合一[37]、爱人如己[38]、以德报怨[39]、宽以待人[40]、欲正人必先正己[41]、为善不欲人知[42]、己所欲施于人[43]等概念的许多崇高的道德教示;反对形式主义,并且强烈批判违背神意的传统习俗[44]

耶稣在短短3年半左右的时间里,主要在北方的加利利海地区进行传道活动。迦百农是他主要的活动城市。

被钉死在十字架[编辑]

在约公元30年或33年时的逾越节前夕,由以色列耶利哥城前往耶路撒冷,受到群众的欢迎。基于各种宗教和世俗的原因,当时的犹太公会对耶稣非常憎恨[45]。耶稣和门徒在耶路撒冷郊外过逾越节,并在那里进行了最后的晚餐。在遣走要出卖他的犹大后,他创立了纪念晚餐,并说出了其中的深远意义。现今许多基督教教堂举行的圣餐仪式即来源于此。

犹太教上层阶级当权司祭与教士收买了十二宗徒之一的犹大,以30个银钱的价钱和他串通,再以亲吻耶稣为暗号,把耶稣拘捕,并控以“犹太人的君王”的罪名,第二天早晨耶稣被处刑,犹大上吊自杀。。耶稣被捕时,他的宗徒伯多禄新教称为彼得)拔剑削掉一个打手的耳朵,耶稣责怪说:‘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46]耶稣在此申明了暴力并不解决问题,彼得只好放下刀来,耶稣在治好了那人之后,终于被抓走了。

在犹太群众压力下,被犹太行省行政长官彼拉多判处死刑,并随即押往哥耳哥达的刑场(一般认为耶稣是被钉十字架而死的,但也有部分基督宗教教派和基督宗教教徒对此提出异议,如耶和华见证人就引证考古文献指出耶稣其实是被钉死在一根直立的木柱上而非传统观念所认为的十字架上,十字架是后来从异教流入的概念)。耶稣死亡后,士卒再以命运之矛刺穿他的身体,使血水流出[47]

关于耶稣的死,首先,耶稣在衙门被鞭打[48][49][50],这使得耶稣处于低血容量性休克[51]。而后在处在这种危及状态下,耶稣被带往刑场钉上十字架。被钉十字架的犯人,由于双手腕和双脚被钉,使肌肉和横隔膜受到极大压力,得不断提起自己来呼吸,最终犯人会窒息而死[51]

由于之前的低血容量性休克加速其心跳,会导致心脏衰竭,从而产生心包渗液胸膜渗液。当时有罗马士兵用长矛刺穿耶稣,而心包渗液胸膜渗液就从中流出,外观看来如同清水与血[51][52]。液体流出则证明说耶稣已死。

模拟耶稣钉死的模样

死里复活[编辑]

新约圣经》中记载,耶稣死后被安葬于各各他附近的一个墓室,并于三天后复活。尔后他回到加利利与众门徒见面,并于40日后升天。

耶稣复活的那天,是旧犹太历的尼散月十六日,这一天以色列人要献上最早的收成。因此有人觉得,耶稣在逾越节被定十字架,同时在这一天复活具有深远的意义,亦即意味着,耶稣即是逾越节的祭牲,又是最早的收成。尼散月是春分前后耶路撒冷第一个新月为第一天,耶稣的复活日是星期日,后被基督教定为“复活节”,是西方社会的重要节日之一。

死里复活后[编辑]

《新约圣经》中记载,自从耶稣从死里复活后,多次在门徒面前显现,让门徒坚定信心传讲他曾经传讲的信息。一些追随耶稣的犹太人发现,神不但要透过耶稣基督的牺牲来拯救归信的犹太人,而且要拯救信从耶稣的所有“国族、部族、语言”的人,使凡信他的人得享永生,于是宣告耶稣是真正的弥赛亚,是基督,故称他为耶稣基督。

自此,即使罗马帝国禁止,基督徒也未曾中止传教活动。根据使徒行传,升天后的耶稣以超自然方式向法利赛人保罗显现,保罗自此由迫害基督教者,转为最具影响力的基督信仰传播者,使得基督宗教在犹太行省、希腊和小亚细亚地区的影响越来越大。

由于罗马皇帝尼禄指示将烧毁罗马城的罪名由基督徒顶下,因此在耶稣之后的前3个世纪,基督徒受到来自部份犹太教派和罗马帝国政府的迫害。[53] 其中罗马政府的大规模压迫和残害,使得许多基督徒死于监狱、斗兽场等地。[54]根据启示录图密善皇帝时期,耶稣在超自然的时空下以白发长者与被杀羔羊的形象向拔摩岛的约翰揭示有关世界末日的预言。

公元4世纪时,许多罗马上层社会已有相当人数信仰基督教,而母亲是基督徒的君士坦丁一世则认为基督教可以拉拢帝国东部新征服地区信奉各种宗教的居民,安抚他们的宗教矛盾,以及出于自己认同基督提倡公义的精神,就把基督教定为国教[55]。在罗马帝国的准许,基督教以更快的速度传遍至罗马帝国全境和邻国,包括今日的埃及高加索等地。

史学中的耶稣[编辑]

耶稣没有在世上留下任何的著作,他的事迹和教诲仅在福音书中被详细记载,同时间的旁证资料的缺乏导致耶稣的存在是一种诉诸默认 [56]。公元一世纪非基督教记载中罗马学者塔西佗的《编年史》和犹太学者约瑟夫斯的《犹太人的古代史》中提到过耶稣,这被广泛视为耶稣历史真实性的证据[57][58][59] 。这也使得二个历史事实[60] [61][61]“几乎普遍获得认可”:施洗约翰帮耶稣施洗、耶稣被总督彼拉多钉在十字架上[61][62]。主要争议是关于福音书中耶稣生平的可信度[63][64][65][66]

新约内容有些成分被指为虚构,例如耶稣的诞生。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都记载,耶稣诞生于犹太希律王时期。据史书记载,希律王死于西元前四年。但是路加福音又记载在耶稣诞生之时,罗马皇帝屋大维,通过叙利亚巡抚居里纽犹太人进行“头一次”报名上册,然而史书记载的报名上册发生于西元后六年,在罗马帝国吞并犹太之后不久举行。

耶稣之墓[编辑]

位于耶路撒冷的圣墓教堂和古墓en:Garden Tomben:Talpiot Tomb均有耶稣之墓的传说[67][68][69]。纪录片"en:The Lost Tomb of Jesus"的导演en:Simcha Jacobovici及其宗教顾问en:James TaborTabor认为Talpiot Tomb可能是耶稣及其家族之墓[70],但是被考古学界广泛质疑[71]

此外,位于克什米尔的Roza Bal、位于日本的新郷村,有着耶稣之墓的报道[72][73]

耶稣生平记载的旁证资料[编辑]

马拉·巴·谢拉皮翁的家书 (公元73年后不久)[编辑]

马拉·巴·谢拉皮翁是一位来自叙利亚斯多葛派学者。他于公元73年后不久[74][75]写给儿子的信[75]开头叙述罗马人在战争中摧毁了他的城市并且俘虏之,主旨是鼓励其子追求智慧以面对生活中的困难;内中举出三个受迫至死的智者:苏格拉底毕达哥拉斯和“犹太人的贤君”,指出犹太人在处死自己的贤君之后被撵出故国、四散流离,是为公正的报应;并认为这位“贤君”因着他本身所订定的“新律法”而(精神)不死(与之并列的其他二位:苏格拉底因柏拉图而不死、毕达哥拉斯因朱诺的雕像而不死)[76]。信里不直接称这位“犹太人的贤君”(INRI)为耶稣,可能是为了躲避囚禁他的罗马官长的耳目,以免被当作基督徒迫害[76]。 信的内容并未反映基督教教义,对耶稣的叙述也不像是引自福音书或其他基督教来源(例如信中称耶稣为智者而非神子、认为耶稣不死的是“新律法”而未提到复活等)[77] [75],许多重要学者认为马拉并非基督徒[77][75];作为教外观点,此信是对于耶稣历史性的重要参考[74]

公元93年左右的《犹太古史[编辑]

耶稣时期犹太最著名的历史学家犹太教徒约瑟夫斯在他的主要著作《犹太人的古代史》中,耶稣的名字被提到了两处。

第一处在第18章3.3节:“就在这时,有一个名叫耶稣的智者,如我们说他是人不会对他冒犯的话;因为他做过很多奇妙的事,对他表示认同的人乐于奉他为师。他吸引了不少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并被尊为基督。当彼拉多因为我们同胞的领导者的鼓动而把他判处十字架之刑,当初爱他的人并未有离弃他;因为他在受刑后的第三日复活,并在众人面前出现;就如神圣的先知最初所预言的,以及那与他相关的万千奇事。而基督徒一族,就是那班称他为基督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消失。”

这一段对耶稣记载的文字,被称为Testimonium Flavianum。而这本书的写作年代大约在西元90年,不比福音书晚,优西比乌〔《教会历史》1:11:7-8〕也有记载这番话[78]。但是几乎所有的研究圣经的学者,都一致质疑这一段是后来基督徒更动后的结果(例如G. A. Wells和Cohn等)。第一、这段文字影响了行文的通顺:上文记载是彼拉多和犹太叛乱份子的冲突,下文是对几位犹太神棍的描述。第二、它完全以一个基督教徒的口吻写成,与作者的犹太教徒的身分格格不入。自从阿拉伯文版的《犹太古史》被发现后,一些学者(例如John P. Meier和Goldberg 等)相信尽管整体上的记述是源自约瑟夫,但认同耶稣为“基督”这一点大概是基督徒后加,“复活”这一段则是引述,非描述。[79]

另一处很短,是间接提及耶稣的,是说大祭司亚那(Ananus)审判“被称为基督”的耶稣的兄弟,名叫“雅各”以及其他人,判处用石头把他们砸死。史学家优西比乌〔《教会历史》2:23:22〕和俄利根〔《反驳克尔苏斯》1:47;2:13;《马太福音注释10:17〕均有记载此记述[78],故其真确性于学术界获得广泛地认可。[80]约瑟夫不是唯一一个被发现提及耶稣的犹太历史学家,但是除他之外与此有关的犹太历史文献都写于二世纪以后,那时福音已传布开了。

公元112年的一封信[编辑]

罗马帝国比西尼亚在公元112年时的省长小普林尼曾写信给当时的君主图拉真,询问有关审讯和惩治基督徒时的程序[81]。这封信的内容由William Melmoth在18世纪译成英语,并于1935年由哈佛大学出版社集吉他的书信而出版的著作《Letters》的第二卷第十章96页中。信里提及基督徒“把基督当作神一样”。

公元115年的《编年史[编辑]

公元115年,罗马帝国执政官、历史学家科尔奈利乌斯·泰西塔斯在他的著作《编年史[82]记载罗马皇帝尼禄罗马城大火的责任归咎于耶稣门徒的事时说:“尼禄(为了转移视线)把罪名强加在基督徒,一般被大众所憎恨的人群,并给他们各种各样的折磨。他们之所以被称为基督徒,是源于基督,一个在提比留在王位时,被我们的一位执政官本丢彼拉多得到了最严峻的处罚的人。在他受刑后,这个最难以控制的迷信,得以暂时受控,但后来又再次在第一祸端犹大行省及连罗马本身都蔓延,在这个世上任何最隐闭及羞愧的地方都找到他们的踪迹,并在当地流行。”

苏维托尼乌斯的《罗马十二帝王传[编辑]

内中提到:“犹太人在基督的鼓动下不断地制造事端,因此克劳狄将之(指犹太人)驱离罗马。”[83]多数学者将这起事件推定为公元49-50年,很可能是使徒行传18:2的平行记载[84][77]。然而苏维托尼乌斯误在文中以为当时基督还在世,使得这段记述的历史价值大大削弱[85][86]

塔木德[编辑]

巴比伦塔木德中出现的耶书被认为指的就是基督教中的耶稣,该说法源自中世纪,现代学者对此有各种不同观点[87]。部分当代学者认为这些段落指向基督教和基督徒描述的耶稣[88],另外一部分学者认为这些段落是后世拉比添加的内容[89][90],塔木德学者Johann Maier认为米书拿和两个塔木德版本均没有记录耶稣[91]塔木德中关于耶稣的生活时间的描述是矛盾的,Sotah 47aSanhedrin 107中表示耶稣生活在Alexander Jannaeus的统治时期 (公元前103~ 前76年),但是Sanhedrin 43a中提到耶稣于公元200~500年之间被处死。

Van Voorst (2000)总结的各方观点如下:

  • 学者Johann Maier (1978) ,John P. MeierJacob Neusner站在同一边。 Maier认为提到耶稣名字的Sanh. 43a 107b作为中世纪的修改版并无可信度可言[92],其不过是对基督教救世主形象的耶稣的反应而已。反对使用现版塔木德作为耶稣历史真实性的证据的论据包括上下文的证据,比如年代上的不一致性。Bart EhrmanMark Allan Powell认为塔木德的时间距离过于遥远(公元一世纪后数百年)无法作为关于耶稣生平的史料[93][94]

学界态度[编辑]

有关对耶稣是否虚构人物的争论始于启蒙时代,较早认为耶稣是虚构人物的学者,是二十世纪中叶的德国历史学家布鲁诺·鲍威尔。二十世纪初期,学者们开始质疑新约内有关耶稣的生平记载,最主要的工作是阿尔伯特·史怀哲Arthur DrewsJ. M. Robertson做的。史怀哲在他的著作《历史性耶稣的谜团》(The Quest for the Historical Jesus)里更提出:“(圣经中描述的)拿撒勒人耶稣……从来都未存在过。”[81]五十年代以来,认为耶稣是虚构人物的研究者主要有Guy Fau、Prosper Alfaric、W.B. Smith、J. M. AllegroG. A. WellsMichael Martin等人。其中,伦敦大学的G. A. Wells和波士顿大学的Michael Martin的研究最为引人注目[101]

现今几乎所有历史学者都同意耶稣确实存在于历史上[102][103][104][105]。纵使有论者认为目前所发现的旁证材料均不可靠,故耶稣是虚构人物;然而持该观点者亦无可否认:罗马帝国前基督教时期产生许多抨击基督教的文章,诸多批评中独未见对于耶稣是否存在的任何质疑[101],也因此大部分学者仍然认为“耶稣的存在是由基督徒编造的”这一理论令人难以置信[106][107][66],且一惯无法使多方学者信服[108]。大部分的学者同意:耶稣受洗于施洗约翰、与犹太教权威人士辩论、驱魔、召集男女信徒、设喻讲道、赴耶路撒冷最后被彼拉多处死[109]

背景资讯的研究[编辑]

透过对当时耶稣可能生存过的那段时间的历史知识,而去检查在新约中的耶稣记录,尤其对于在新约编写时期的历史知识,促使圣经学者重新演译新约所纪录的众多情节。这些情节包括了加里肋亚犹太省的分别,法利赛人撒都该人艾赛尼人奋锐党之间的分别[110],以及在罗马人占领期间,犹太社会里的各种矛盾。

福音书记载耶稣是拿撒勒人,但“拿撒勒”这个字的意思却很模糊。[111]耶稣其实亦是法利赛人的一份子[注 5]。在耶稣时代,法利赛人的学说有两个主流,分别是:希列派煞买派。这两派对离婚有不同的看法:希列派依照《申命记第24章第1节的理由而认为男性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要求离婚,这种观点亦是当时犹太社会的主流思想。相反的,耶稣却赞同另一派煞买派对于离婚的严格要求[115]。根据《马尔谷福音》记载,当时有法利赛人试探耶稣,要求耶稣表明对休妻的立场,试图诱使他说出违反摩西律法的言论[116]。现代的犹太拉比 Jacob Neusner亦在他的著作中指出耶稣的教导在两派立场中倾向于煞买派[117]。对于希列派有关最大的诫命[118]推己及人的原则[119],耶稣亦有评论过。

有学者指耶稣应该是艾赛尼人,一个在《新约全书》没有提及过的犹太人派系。这种讲法,是基于把四福音书的内容与死海古卷的内容比较,特别是四福音书与《正义之师》及《被扎的默西亚》的比较[120][121][122]

新约中关于耶稣的姓名和他的头衔特别引人注目。根据大多数重要历史学家的意见,耶稣很可能大部份时间都住在加利利[123][124],他可能会说亚兰语希伯来语[125][126][127]

伊斯兰教中的耶稣[编辑]

伊斯兰教耶稣(尔撒)的山上宝训

伊斯兰教中,耶稣(尔撒)(阿拉伯语عيسى‎)被认为是真主使者,被派遣为其同族以色列人之使者;并且带去一个新的经文——《引支勒》。《古兰经》被穆斯林认为是真主的最后启示,指出耶稣由处女马利亚(麦尔彦)生出,这是由真主(安拉)所指示的神迹。真主为了帮助耶稣,给了他行奇迹的权柄,这些都是真主所赐予的。按照《古兰经》经文:耶稣既没有被杀,也没有钉在十字架上受辱,而是直接被真主佑助升上了天堂。这使得耶稣成为唯一的一个由处女生出的先知,并且是唯有的三个没有经历死亡就被升至天堂的先知之一(另外两个为以诺以利亚)。伊斯兰传统记载:他将于世界末日回到地球但不是像基督徒所说进行末日审判,而是以穆斯林身份恢复正教伊斯兰并挫败敌基督(假弥赛亚)。同基督教不一样,耶稣被认为是只是一个人,他教诲人们通过正直的方式来履行安拉的旨意。伊斯兰教反对基督教所说耶稣是神的化身或圣子,指出他就像其他先知一样,是一个普通的人,以真主的使者传播神的讯息。《古兰经》记载真主严禁人类为其“创造同伴”,强调真主的神圣独一性。在《古兰经》中,尔撒有很多尊称,如弥赛亚基督),但它与基督教中的概念有所不同。尔撒在伊斯兰教中作为和先知穆罕默德一样受命于真主的先知而同样得到所有的穆斯林尊重,许多穆斯林相信耶稣预言了穆罕默德的到来,同时认为穆罕默德是继耶稣之后把中断了六百多年的道统的复兴者和最后使者。

与其他宗教的关系[编辑]

耶稣与佛教[编辑]

水徒行纪[编辑]

耶稣曾经到印度学佛一说,是根据新世纪运动者Levi H. Dowling宣称他经由超能力观看阿卡西记录而写就的《水徒行纪》,描述了耶稣十二岁到三十岁期间的事情,宣称年方十二岁的耶稣当时经由罗马帝国所属的小亚细亚,途经安息王朝波斯及甫统一的贵霜帝国,然后抵达北印度西藏佛教地区,并在西藏佛寺里居住且学习佛法约十年。尔后再经由波斯返抵以色列[128][129]。然而一位佛教人士-冯冯居士误解此书乃由耶稣的弟子-彼得(天主教:伯多禄)所写,是被打为伪经的书。[130]该书并被拍摄了电影水徒行纪》。不过,佛教传入西藏是西元四世纪时的事;藏传佛教的兴盛与佛寺的建立,更是于西元六世纪唐朝文成公主时代)之后才有的事。该书称西元一世纪时代的耶稣,能至还当时根本还不存在的西藏佛寺学佛,在时间上相当令人难以置信。 提供:书中被怀疑是耶稣同一人之先知-“伊萨”曾到访过之佛寺名为法戒寺,位于喀什米尔拉达克邦,在四世纪并不属西藏版图,定性为藏传佛教之寺院是后来的事。

诺托维奇论[编辑]

俄国贵族记者诺托维奇在1894年表示:在喜马拉雅山脚下拉达克赫米斯寺院里,亲自读到两卷西藏经书,记载着耶稣在14岁时,随同商人来到印度地区学习6年,后来又到尼泊尔继续学习佛法6年[128][131]。但所称的两卷经书并未公诸于世。[132]

移居印度说[编辑]

另外有一说认为耶稣钉上十字架后没有死去,他复活后移居至印度,后来在克什米尔定居,并在斯利那加去世[128]科幻小说作者Paul Davids便是采用了这个题材而制作了《耶稣在印度》(Jesus in India)这部电影[133]

耶稣与犹太教[编辑]

相对基督宗教认为耶稣是弥赛亚,犹太人并不承认耶稣是弥赛亚,他们认为救世主还未降临,而耶稣不合犹太人弥赛亚的身份。[134]而且认为塔纳赫被基督徒以合乎他们信仰的方式翻译为旧约圣经[135]比如在七十士译本中,希伯来语中的少女产子[136],翻译时使用了希腊语中的词汇Παρθένος,意为处女,而基督教在翻译圣经时基本上沿用了这一说法。因此,犹太教不接受基督教的新约圣经,而且还在等待弥赛亚的来临。

犹太经典对耶稣的记载[编辑]

虽然犹太教徒否认塔木德记载耶稣,即使是到现在还痛恨基督教的犹太人,在他们的经典《塔木德密西拿》第四卷《民事侵权卷》(Nezikin,推断应在第2世纪编纂)的大议会书(Sanhedrin)第43a节提及过“罪犯耶稣”在逾越节之前被“挂了起来”(处死[137]

根据犹太人拉比(古代犹太法学博士)所编纂的文献─《塔木德经》中较晚期作品《耶稣一生》的记载:耶稣又名耶稣·本·潘得拉(Yeshu Ben Pandera),他的母亲是马利亚,他的父亲是约瑟·本·潘得拉。在《塔木德经》中的耶稣是一位术士,他在埃及学到黑魔术并有五个门徒。最后他以使用巫术的罪名被起诉,在逾越节后四十天被绞死。有学者认为Ben Pandera是扭转Ben Parthenos(童贞女子之子)而成的。然而“死海古卷”与基督教起缘的专家詹姆斯.泰伯则认为“潘得拉”是当时确实存在且常在使用的名字。在他的著作《耶稣的真实王朝》有提到相关的论述和墓碑考古资料。在此书中詹姆斯.泰伯推测耶稣的生父很可能就是一名叫做约瑟·本·潘得拉的罗马军人。 [138]

神道教[编辑]

日本青森县新乡村流传着耶稣逃到那里,一直活到106岁。该地有两所古墓,被视为耶稣及其弟弟的墓地。每逢6月拜祭耶稣的基督祭,以日本传统神道教仪式追悼耶稣。[139]

摩尼教[编辑]

在摩尼教的经典和神话体系中,耶稣(中国古代摩尼教译为“夷数”、“光明夷数”或“夷数佛”)是明尊创造的明使,向人类始祖亚当传达明尊的启示,拯救他们达到光明世界。当世界上大部分人都得救后,光明夷数将第二次降临大地,成为审判者(平等王),分开善人与恶人。

摩尔门教[编辑]

摩尔门经尼腓三书叙述耶稣与古代美洲居民之间的来往与讲道。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John P. Meier writes that Jesus' birth year is c. 7/6 BC.[2] Rahner states that the consensus among historians is c. 4 BC.[3] Sanders favors c. 4 BC, and refers to the general consensus.[4] Finegan supports c. 3/2 BC, defending it comprehensively according to early Christian traditions.[5]]
  2. ^ Most scholars estimate 30 or 33 AD as the year of Jesus' crucifixion.[6]]
  3. ^ 犹太人闪族闪族人并无姓氏观念,故古代犹太人传统的“全名”表现方式为“某某的儿子,某某”(希伯来文:子名 ben 父名)(亚兰文:子名 bar 父名)(阿拉伯文:子名 bin 父名)
  4. ^ 亚伯兰后改名为亚伯拉罕
  5. ^ 根据福音书与《塔木德》及其他犹太经典的比较[112][113][114]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永恒的山丘:耶稣前后的世界.Thomas Gahill著.究竟出版社.ISBN:9576075157])
  2. ^ Meier, John P. A Marginal Jew: The roots of the problem and the pers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1. 407. ISBN 978-0-300-14018-7. 
  3. ^ Rahner 2004, p. 732.
  4. ^ Sanders 1993, pp. 10–11.
  5. ^ Finegan, Jack. Handbook of Biblical Chronology, rev. ed..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8. 319. ISBN 978-1-56563-143-4. 
  6. ^ Humphreys, Colin J.; Waddington, W.G. The Jewish Calendar, a Lunar Eclipse and the Date of Christ's Crucifixion. Tyndale Bulletin. 1992, 43 (2): 340. 
  7. ^ 人类的故事》.房龙
  8. ^ 马太福音第16章第13-20节
  9. ^ 罗马书第1章第3-4节
  10. ^ 路加福音第24章第1-43节;《约翰福音第20章第11-34节
  11. ^ 马可福音第16章第19节
  12. ^ 细节详见《旧约·撒母耳记》先知撒母耳膏立扫罗大卫做王
  13. ^ 铁证待判 第五章
  14. ^ 新经全集/福音露稼传》【注二】,罗光集注。
  15. ^ 创世纪 五:1-32
  16. ^ 创世纪 十一:10-26
  17. ^ 马太福音 一:1-16
  18. ^ 路加福音3:1,2 凯撒提比留在位第十五年,本丢·彼拉多做犹地亚的总督,希律做加利利的分封王,希律的哥哥腓力做以土利亚和特拉可尼地区的分封王,吕撒聂做亚比利尼的分封王,祭司长亚那和该亚法的日子,撒迦利亚的儿子约翰在旷野里,上帝有话晓谕他。
  19. ^ 塔西陀,《历史》
  20. ^ 路加福音1:24-31 过了一段日子,他妻子伊利莎白怀了孕,就没有露面五个月。她说:“主在眷顾我的日子,这样看待我,要把我在人间的羞耻除掉。”她怀孕的第六个月,天使加百列奉上帝差遣,到加利利一座名叫拿撒勒的城去,要见一个处女。处女名叫马利亚,已经许配给大卫家一个名叫约瑟的人。天使进去,在她面前说:“蒙大恩的女子,我问你安,主和你同在了!”马利亚一听见这句话就非常不安,思量这样的问候究竟是什么意思。天使对她说:“马利亚,不要怕!你在神面前已经蒙恩了。你要怀孕生子,可以给他起名叫耶稣。
  21. ^ 在西方社会习惯以A.D.和B.C.来表示“公元”及“公元前”的时间。A.D.源自“神的年”的拉丁语缩写;B.C.来自“基督以前”(Before Christ)的英语缩写。
  22. ^ 使徒行传第5章第37节
  23. ^ 23.0 23.1 23.2 23.3 《丁道尔圣经注释》
  24. ^ 马太福音第2章第16-18节
  25. ^ 马可福音6:3:“这不是那木匠么?不是马利亚的儿子-雅各、约西、犹大、西门的长兄么?他妹妹们不也是在我们这里么?他们就厌弃他。”
  26. ^ 马太福音第13章第55节
  27. ^ 马可福音第6章第1-3节
  28. ^ 路加福音第22章第70节
  29. ^ 马太福音第7章第19-21节
  30. ^ 马太福音第11章第29节
  31. ^ 路加福音第18章第16-17节
  32. ^ 马太福音第6章第33节
  33. ^ 马太福音第5章第48节
  34. ^ 路加福音第15章第3-32节
  35. ^ 马太福音第10章第28节
  36. ^ 路加福音第9章第23-24节
  37. ^ 马太福音第5章第28节
  38. ^ 马可福音第12章第29-31节
  39. ^ 马太福音第5章第38-48节
  40. ^ 马太福音第18章第21-35节
  41. ^ 路加福音第6章第41-42节
  42. ^ 马太福音第6章第1-18节
  43. ^ 马太福音第7章第12节
  44. ^ 马太福音第15章第1-9节
  45. ^ 约翰福音第7章第1节
  46. ^ 马太福音第26章第52节
  47. ^ 马太福音第27章第51节
  48. ^ 马太福音第27章第26节
  49. ^ 马可福音第15章第15节
  50. ^ 约翰福音第19章第1节
  51. ^ 51.0 51.1 51.2 Wlliam D. Edwards, MD Wesley J. Gabel, MDiv Floyd E. Hosmer, MS, AMI. The physical death of Jesus Christ.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21, 256 (english). 
    STROBEL, LEE. Chapter 11//THE CASE FOR CHRIST. 
  52. ^ 约翰福音第19章第34节
  53. ^ On the Road to Civilization, A World History (Philadelphia, 1937), A. Heckel and J. Sigman, pp. 237, 238.
  54. ^ Those About to Die (New York, 1958), D. P. Mannix, pp. 135, 137
  55. ^ 顾准. 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思想者文丛. 书林出版有限公司. 1994: 196. ISBN 9789575864316. 
  56. ^ Van Voorst 2000, p. 14.
  57. ^ Tuckett, Christopher. Sources and methods. In Bockmuehl, Markus N. A. Cambridge Companion to Jesu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23–4. 2001. ISBN 978-0-521-79678-1. "All this does at least render highly implausible any far-fetched theories that even Jesus’ very existence was a Christian invention. The fact that Jesus existed, that he was crucified under Pontius Pilate (for whatever reason) and that he had a band of followers who continued to support his cause, seems to be part of the bedrock of historical tradition. If nothing else, the non-Christian evidence can provide us with certainty on that score." 
  58. ^ Blomberg 2009, pp. 431–436.
  59. ^ Van Voorst 2000, pp. 39–53.
  60. ^ Jesus of Nazareth by Paul Verhoeven (Apr 6, 2010) ISBN 1583229051 page 39
  61. ^ 61.0 61.1 61.2 James Dunn states that these "two facts in the life of Jesus command almost universal assent" and "rank so high on the 'almost impossible to doubt or deny' scale of historical facts" that they are often the starting points for the study of the historical Jesus.
  62. ^ Crossan, John Dominic. Jesus: A Revolutionary Biography. HarperOne. 1995. 145. ISBN 0-06-061662-8. "That he was crucified is as sure as anything historical can ever be, since both Josephus and Tacitus...agree with the Christian accounts on at least that basic fact." 
  63. ^ Craig Evans, "Life-of-Jesus Research and the Eclipse of Mythology," Theological Studies 54 (1993) p. 5,
  64. ^ Charles H. Talbert, What Is a Gospel? The Genre of Canonical Gospels pg 42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77).
  65. ^ “The Historical Figure of Jesus," Sanders, E.P., Penguin Books: London, 1995, p., 3.
  66. ^ 66.0 66.1 Jesus as a Figure in History: How Modern Historians View the Man from Galilee by Mark Allan Powell 1998 ISBN 0-664-25703-8 pages 168–173
  67. ^ Christians And The Holy Places - The Myth Of Jewish-Christian Origins, Joan E. Taylor, Clarendon Pres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3.
  68. ^ Bargil Pixner, Wege des Messias und Stätten der Urkirche, Giessen/Basel 1991, p. 275. English edition (2010): Paths of the Messaiah. Ignatius Press: San Francisco, p.
  69. ^ "Inscribed Ossuaries: Personal names, statistics, and laboratory tests" C Rollston - Near Eastern Archaeology, 2006
  70. ^ The Lost Tomb of Jesus
  71. ^ Duke University Religion Department: The Talpiot Tomb Controversy Revisited
  72. ^ Miller, Sam. Tourists flock to 'Jesus's tomb' in Kashmir. BBC. 27 March 2010 [27 November 2010]. 
  73. ^ The Japanese Jesus Trail. BBC. September 9, 2006 [2006-12-13]. 
  74. ^ 74.0 74.1 The Cradle, the Cross, and the Crown: An Introduction to the New Testament by Andreas J. Köstenberger, L. Scott Kellum 2009 ISBN 978-0-8054-4365-3 page 110
  75. ^ 75.0 75.1 75.2 75.3 Studying the Historical Jesus: Evaluations of the State of Current Research edited by Bruce Chilton, Craig A. Evans 1998 ISBN 90-04-11142-5 pages 455-457
  76. ^ 76.0 76.1 Jesus outside the New Testament: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ncient evidence by Robert E. Van Voorst 2000 ISBN 0-8028-4368-9 pages 53-55
  77. ^ 77.0 77.1 77.2 Evidence of Greek Philosophical Concepts in the Writings of Ephrem the Syrian by Ute Possekel 1999 ISBN 90-429-0759-2 pages 29-30
  78. ^ 78.0 78.1 典外文献小德兰爱心书屋 (天主教网站)
  79. ^ 是否已有充足的独立证据证实耶稣的存在/证实福音书描述的耶稣形象? 基板FAQ
  80. ^ Louis Feldman (ISBN 90-04-08554-8 pages 55-57) states that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Josephus passage on James has been "almost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81. ^ 81.0 81.1 p.176
  82. ^ 《编年史》第15章阿德雷德大学电子图书馆
  83. ^ 原文:"Since the Jews constantly made disturbances at the instigation of Chrestus, he expelled them from Rome."
  84. ^ The Cradle, the Cross, and the Crown: An Introduction to the New Testament by Andreas J. Köstenberger, L. Scott Kellum 2009 ISBN 978-0-8054-4365-3-page 110
  85. ^ Jesus Remembered by James D. G. Dunn 2003 ISBN 0-8028-3931-2 pages 141-143
  86. ^ Robert E. Van Voorst, Jesus outside the New Testament: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ncient evidence,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2000. pp 29-39
  87. ^ The Blackwell Companion to Jesus p220 Delbert Burkett - 2010 "That is to say, varying presuppositions as to the extent to which the ancient rabbis were preoccupied with Jesus and Christianity can easily predetermine which texts might be identified and interpreted as having him in mind."
  88. ^ Robert E. Van Voorst. Jesus outside the New Testament. 2000 ISBN 978-0-8028-4368-5. p. 124. "This is likely an inference from the Talmud and other Jewish usage, where Jesus is called Yeshu, and other Jews with the same name are called by the fuller name Yehoshua, "Joshua""
  89. ^ Meier, John P.. The Roots of the Problem and the Person, Convenience link. A marginal Jew: rethinking the historical Jesus 1. Anchor Bible Series. 1991. 98 [August 3, 2011]. ISBN 978-0-385-26425-9. LCCN 91010538. OCLC 316164636. "While not accepting the full, radical approach of Maier, I think we can agree with him on one basic point: in the earliest rabbinic sources, there is no clear or even probable reference to Jesus of Nazareth. Furthermore, I favor the view that, when we do finally find such references in later rabbinic literature, they are most probably reactions to Christian claims, oral or written." 
  90. ^ Theissen, Gerd; Merz, Annette. The Historical Jesus: A Comprehensive Guide. Minneapolis: Augsburg Fortress. 1998: 74–76. ISBN 978-0-8006-3122-2. LCCN 98016181. OCLC 38590348. 
  91. ^ Johann Maier, Jesus von Nazareth in der talmudischen Uberlieferung (Ertrage der Forschung 82; Darmstadt: Wissenschaftliche Buchgesellschaft, 1978)
  92. ^ Van Voorst 2000 - see also Thiessen and Merz mention Gustaf Dalman (1893), [[Johann Maier (talmudic scholar)|]] (1978), and Thoma (1990) in favour of this conclusion.* Theissen, Gerd and Annette Merz. The historical Jesus: a comprehensive guide. Fortress Press. 1998. translated from German (1996 edition). p. 74-76. *See also Jeffrey Rubenstein, Rabbinic Stories (The Classics of Western Spirituality) New York: The Paulist Press, 2002 & Daniel Boyarin, Dying for God: Martyrdom and the Making of Christianity and Judaism,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93. ^ Jesus: Apocalyptic Prophet of the New Millennium by Bart Ehrman 2001 ISBN 019512474X page 63
  94. ^ Jesus as a Figure in History: How Modern Historians View the Man from Galilee by Mark Allan Powell (Nov 1, 1998) ISBN 0664257038 page 34
  95. ^ Theissen p 75: "[some authors conclude that the Talmud's passages] have no independent historical value. In contrast to this, other authors, e.g. Klausner, believe that they can discover at least some old and historically reliable traditions in the Talmud". Theissen cites Klausner, Jesus of Nazareth, pp 18–46
  96. ^ Kostenberger, Andreas J.; Kellum, L. Scott; Quarles, Charles L. (2009). The Cradle, the Cross, and the Crown: An Introduction to the New Testament ISBN 0-8054-4365-7. pages 107-109
  97. ^ Robert E. Van Voorst, Jesus outside the New Testament: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ncient evidence,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2000. pp 111–120
  98. ^ Norman Perrin, The New Testament, an introduction: proclamation and parenesis, myth and history,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1982. pp 407–408
  99. ^ R. Travers Herford, Christianity in Talmud and Midrash, KTAV Publishing House Inc, 2007. pp 35–96
  100. ^ C. H. Dodd, Historical Tradition in the Fourth Gospel,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 pp 303–305
  101.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fang2的引用提供文字
  102. ^ In a 2011 review of the state of modern scholarship, Bart Ehrman (now a secular agnostic who was formerly Evangelical) wrote: "He certainly existed, as virtually every competent scholar of antiquity, Christian or non-Christian, agrees" B. Ehrman, 2011 Forged : writing in the name of God ISBN 978-0-06-207863-6. page 285
  103. ^ Robert M. Price (a Christian atheist who denies the existence of Jesus) agrees that this perspective runs against the views of the majority of scholars: Robert M. Price "Jesus at the Vanishing Point" in The Historical Jesus: Five Views edited by James K. Beilby & Paul Rhodes Eddy, 2009 InterVarsity, ISBN 028106329X page 61
  104. ^ Michael Grant (a classicist) states that "In recent years, 'no serious scholar has ventured to postulate the non historicity of Jesus' or at any rate very few, and they have not succeeded in disposing of the much stronger, indeed very abundant, evidence to the contrary." in Jesus: An Historian's Review of the Gospels by Micjhael Grant 2004 ISBN 1898799881 page 200
  105. ^ Richard A. Burridge states: "There are those who argue that Jesus is a figment of the Church’s imagination, that there never was a Jesus at all. I have to say that I do not know any respectable critical scholar who says that any more." in Jesus Now and Then by Richard A. Burridge and Graham Gould (Apr 1, 2004) ISBN 0802809774 page 34
  106. ^ Christopher M. Tuckett In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Jesus edited by Markus N. A. Bockmuehl 2001 ISBN 0521796784 pages 122-126
  107. ^ Amy-Jill Levine in the The Historical Jesus in Context edited by Amy-Jill Levine et al. 2006 Princeton Univ Press ISBN 978-0-691-00992-6 pages 1-2
  108. ^ Robert E. Van Voorst Jesus Outside the New Testament: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ncient Evidence Eerdmans Publishing, 2000. ISBN 0-8028-4368-9 page 16 states: "biblical scholars and classical historians regard theories of non-existence of Jesus as effectively refuted"
  109. ^ Amy-Jill Levine in The Historical Jesus in Context edited by Amy-Jill Levine et al. Princeton Univ Press ISBN 978-0-691-00992-6 page 4: ""There is a consensus of sorts on a basic outline of Jesus' life. Most scholars agree that Jesus was baptized by John, debated with fellow Jews on how best to live according to God's will, engaged in healings and exorcisms, taught in parables, gathered male and female followers in Galilee, went to Jerusalem, and was crucified by Roman soldiers during the governorship of Pontius Pilate"
  110. ^ For a comparison of the Jesus movement to the Zealots, see S.G.F Brandon, Jesus and the Zealots: a study of the political factor in primitive Christianity,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1967) ISBN 0-684-31010-4
  111. ^ For a general comparison of Jesus' teachings to other schools of first century Judaism, see John P. Meier, Companions and Competitors (A Marginal Jew: Rethinking the Historical Jesus, Volume 3) Anchor Bible, 2001. ISBN 0-385-46993-4.
  112. ^ Sanders, E. P. Jesus and Judaism, Fortress Press, 1987. ISBN 0-8006-2061-5
  113. ^ Maccoby, Hyam Jesus the Pharisee, Scm Press, 2003. ISBN 0-334-02914-7
  114. ^ Falk, Harvey Jesus the Pharisee: A New Look at the Jewishness of Jesus, Wipf & Stock Publishers (2003). ISBN 1-59244-313-3.
  115. ^ 杰夫·哈里逊著,林中义译,(2000年),结婚、离婚及独身,《直到地极》网站。
  116. ^ 马可福音第10章第1-12节
  117. ^ Neusner, Jacob A Rabbi Talks With Jesus, McGill-Queen's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0-7735-2046-5.
  118. ^ 马可福音第12章第28-34节
  119. ^ 马太福音第7章第12节
  120. ^ Eisenman, Robert James the Brother of Jesus: The Key to Unlocking the Secrets of Early Christianity and the Dead Sea Scrolls, Penguin (Non-Classics), 1998. ISBN 0-14-025773-X
  121. ^ Stegemann, Hartmut The Library of Qumran: On the Essenes, Qumran, John the Baptist, and Jesus. Grand Rapids MI, 1998.
  122. ^ Broshi, Magen, "What Jesus Learned from the Essenes," 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 30:1, pg. 32–37, 64.
  123. ^ The Historical Jesus in Recent Research edited by James D. G. Dunn and Scot McKnight 2006 ISBN 1-57506-100-7 page 303
  124. ^ Who Is Jesus? by John Dominic Crossan, Richard G. Watts 1999 ISBN 0664258425 pages 28-29
  125. ^ James Barr, Which language did Jesus speak, Bulletin of the John Rylands University Library of Manchester, 1970; 53(1) pages 9-29 [1]
  126. ^ Handbook to exegesis of the New Testament by Stanley E. Porter 1997 ISBN 90-04-09921-2 pages 110-112
  127. ^ Discovering the language of Jesus by Douglas Hamp 2005 ISBN 1-59751-017-3 page 3-4
  128. ^ 128.0 128.1 128.2 专家声称:耶稣曾印度学佛 死于克什米尔 亚洲时报
  129. ^ The Story of Levi Dowling and the Aquarian Gospel(英文)
  130. ^ 耶稣12岁以后到西藏学佛,子虚乌有 博讯新闻网
  131. ^ The Lost Years of Jesus: The Life of Saint Issa
  132. ^ Goodspeed, Edgar J. Famous Biblical Hoaxes or, Modern Apocrypha. Grand Rapids, Michigan: Baker Book House. 1956. . See also [2]
  133. ^ Jesus in India 电影官网
  134. ^ 犹太 尤太 不信基督教 (中文). 
  135. ^ 為什麼猶太人不信耶穌 (中文). 
  136. ^ 以赛亚书7章14节
  137. ^ Come and Hear: Sanhedrin 43. 
  138. ^ 铁证待判第五章11C阅于2009/09/21
  139. ^ 瀛事大搜查﹕耶稣日本终老?. 明报. 2010-05-25 [2010-05-25]. 

书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