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尔品(1947年11月2日---),安徽巢县人,出生于南京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笔名辛灏年中国大陆作家、学者和持不同政见者

1987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作家班。高中毕业后赴农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小学教师、中学教师、教育局干部、文化局创作员、中国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学员、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安徽省文联)专业作家、安徽省文联副编审、全国青联第六-七届委员、安徽省第七届人大常委。1976年开始发表作品。198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足球场上》,中短篇小说集《青春兮,归来》、《台湾女人》、《大宾馆之夜》,长篇系列小说《八十年代纪事》前三部(《痴汉和他的女人》、《都市的女儿》、《少夫人达琳》)等。

简介[编辑]

言论[编辑]

对中国共产党与台独的评价[编辑]

  • 辛灏年说,六四事件后,他毅然走上街头抗议中国共产党暴行,并辞去了中国共产党用来统战他的13个社会职务和荣誉头衔,从那时起,“我不怕了。我失去了一切,但我寻回了良知。”
  • 2005年3月6日,辛灏年在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第三场“九评共产党”研讨会说,中国共产党苏联命令下武装颠覆中华民国,制造了国家内乱,从而成为破坏中华民族民主建国道路的“家贼”,并在这数十年间里通外国、“以革命的名义干尽了坏事”:1927年第三国际日本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台湾共产党拟定了一份台独纲领(当时台湾还在大日本帝国殖民统治下,所以“台独”一词在当时是指从日本独立,而非从中国独立);1928年中国共产党上海霞飞路45号一家照相馆的楼上,为台湾共产党拟定了新的台独纲领“台湾民族、台湾革命、台湾独立”;而且,中国共产党党员还策划了造成台湾社会族群撕裂的二二八事件。辛灏年接着说:“70年代在海外,台独势力的主要资源都来自于中国共产党;海外台独的主要领袖人物不但是马克思主义者,还不断的、连续的回大陆、回北京受训。大家不要天真地认为台独‘非我族类’。台独是‘非我族类’,可是它属于共产党这一类‘马列(马克思列宁主义)党族’之类。即便今天在美国的许许多多我这个年龄以上的台独人士,他们都自称是一个光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直到今天,共产党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它培养了台独,它生下了台独。今天台独是真的不想做中国人了,要走出中国了;他们不想做中国人了,可是他们还在和共产党一唱一和啊!大家不要以为共产党今天高举著所谓的民族主义的大旗在反对台独,那不是要统一,是要统战;这是我们中国大陆人,人人心知肚明的事情。不要以为今天台独是在反共,它是在反华。这才是台独的真相!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中华民族的子孙、中华的儿女,必须坚定地反对共产党,反对和共产党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台独势力、反华台独势力。我这样说,并不是说我不理解台湾绝大多数人民不愿意被中共专制一统;我知道他们不愿意,我不但同情、而且理解;但是,我不能容忍那种像共产党一样,秉承了共产党的所谓‘党化传统’,来否定我们的民族、污蔑我们的民族,来否定我们中国人民的,一切的言行!”[3]
  • 辛灏年2005年访问英国时说,中国共产党从1949年来以“夺命、夺路、夺知”三个办法夺去了中华民族的志向。1949年到1976年间杀了几千万人,饿死几千万人,通过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夺去了民族自信心,在夺命的同时夺去了道路;共产党以愚昧治国,用假话骗民,用精心御制的充满历史谎言的教科书欺骗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用持久的“闭关锁国”、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所谓的精神污染”来抵抗和诬蔑西方真正的进步和发展,使得中国人在反抗现状的时候又因为对自己的民族历史和民族文化、西方的近代进步文明或近代反动垃圾缺少起码的知识和了解,从而又一再地招致了自己的失败。1989年的机关枪和坦克车,又一次摧毁了信心;1989年之后共产党“以腐败治国”的行径更是将中国人的信心扫荡得所剩无几。[4]
  • 辛灏年说,苏俄在1920年8月在中国建立了中国共产党,并且已经建立了临时中央。在中国开始宣传共产主义革命,并把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和中国的国民革命截然的划分开来,造成国民革命阵营的分裂。1927年到1928年的北伐重建了中华民国南京政权以后,斯大林直接命令并派人来到中国,重新要求共产党趁九一八事变时期,在全中国发动暴动,两个月后的11月7日建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国共产党在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到1945年这八年的过程当中不抗战却在扩张,致使中国在日本宣布投降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两个政权,两个国家。是斯大林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分裂了中国、率先制造了两个中国。它在中国人民走向共和、建设共和的艰难历程中,制造了中国的国家分裂,致使今天的中国仍然处在海峡两岸分治分裂的状况之下。[5]

对马克思主义的评价[编辑]

  • 辛灏年2005年访问英国时说,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在思想、政治、文化等各个方面侵略了我们的民族,侵害了我们的国家。”导致民族意识的丧失,民族自尊的丧尽,民族信心的破灭,民族意志的沉沦,因而丧失了自身的民族精神。很多中国人常说的“向马克思报道去”意味着马克思主义成为“浸透了我们精神领域的非民族意识”。共产党凭借马克思“反封建”的主张把秦始皇在前221年“废封建,置郡县,建立了君主平民政府”到1912年间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全盘否定,继而把中国两千多年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思想全部一扫光了,导致了对中华民族及其民族文化的否定思潮。[4]
  • 辛灏年说,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思想发展,是一个邪恶的政治链条,是一个新兴的专制势力。把和平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批判成空想的社会主义,变成了暴力的共产主义。马克思的理论在黑格尔唯心论的绝对理念的影响下提出人类历史发展拥有“五大阶段的历史规律”之说,却又不得不赞成费尔巴哈唯物主义的思想基础,实际上是费尔巴哈哲学的黑格尔化即唯心化。马克思在接受黑格尔辩证统一关系学说的“合理内核”同时强调转化的一切过程都源于斗争即绝对的对抗,不论是在变化的过程之中还是在相对静止的状况之下都必须由对抗和斗争来解决问题,把黑格尔的辩证统一论变成了他自己的“绝对斗争和对抗”的理论基础,变成了只有在绝对斗争和对抗的条件下才能实现的转化。世界上所有的共产主义国家从建政到维护政权无不离开革命。马克思在英国的社会主义者提出的劳动价值论基础上把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物与物的关系”变成了所谓阶级社会里面无产阶级资产阶级的“人与人的关系”,直到用政治斗争的概念来取代经济发展的规律,导致政治凌驾于经济之上。马克思主义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无产阶级的集体主义的社会主张及一元化的无产阶级、共产主义革命理论以及“无产阶级的美学原则”与17世纪到19世纪的欧洲政治上废弃专制走向共和、经济上经济上朝着自由的市场的方向去发展,文化上、思想上产生的多元化,以及人性解放个性解放的道路背道而驰,是一个“倒退的历史要求”,是以革命的名义复辟专制。无产阶级一旦专政起来比哪个阶级都厉害。马克思的理论用近代科学的一些所谓的知识把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与暴力革命组成了一个政治链条,造成一部人永远要镇压另一部分人的现象。[5]
  • 辛灏年说,马克思主义在思想上一下瓦解了中国人民走向共和的艰难的历程思想;它瓦解了中国人民对民主科学的艰难的反复的探索和追求。与中国两千多年的农民革命和农民起义思想、行径一拍即合。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瓦解了共和思想自身的免疫力,把中国人走向共和的革命队伍瓦解并分解了。把辛亥革命说成是软弱的资产阶级革命,把中华民国说成是资产阶级的共和国,是必须推翻和推倒的。“是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们,骂倒了自己的大中华民国。”由于马列思想的传播,中国马列子孙在马列思想的左右下造成了已经建立的共和国被推翻,阻断了正在艰难进步的共和进程,使得中华民族的族权被人剥夺,也就剥夺了独立建国的权力和民主建国的权力,剥夺了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权力,剥夺了发展中华民族明天的权力。[5]

对抗日战争的评价[编辑]

  • 2005年8月,辛灏年在美国达拉斯和休斯顿纪念抗战60年讲演上称抗日战争为“大中华民国的卫国战争”。称国民政府“安内攘外”政策是在面临日军侵犯和共产党武在苏联指使下发动武装暴动的双重夹击下而不得不求“内安”。九一八事变时的不抵抗命令实际上是张学良下达的。蒋介石在抗战前通过在政治上逐步地使国家走向稳定、经济上获得了迅速的发展的前提下积极准备抗战为长期抗战奠定了起码的国力基础。蒋介石在淞沪抗战期间将黄埔精锐八十七、八十八两个师合并成立第五军,任命张志中为军长,并且有意把功劳让给十九路军以表明中华民国的国民诚不可欺,还在征剿共产党武装的关键时刻赴长城沿线指挥抗日,在保卫华北的同时为中央政府对未来全面和长期抗战的准备争取了时间。抗战期间国民党军队在上海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三次长沙会战的退却是为了转移并保存有生力量,准备长期抗战做出的战略,把日军拖在中国的泥淖之中而不能自拔,直至反攻开始。国民党军队抗日“是血写的事实,而非墨写的谎言”。国民党军队在抗日战争中的杰出表现使西方列强在蒋介石和他领导的政府的要求之下废除了所有不平等条约,中华民国不仅成了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成了“联合国宣言”的三大起草国之一,也成了世界反法西斯“四强”之一。[6]辛灏年还称共产党“抗战”是墨写的谎言。指出从九一八事变到七七事变期间中共中央先在1931年9月20日以“武装保卫苏联”的名义通过“夺取中心城市”实现武装暴动扩大红军的力量,并于11月7日在江西瑞金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权制造分裂;1932年淞沪抗战期间中共派地下党员对十九路军下级官兵策反,并成立革命军人委员会审判和处决抗日将领;1933年春中共趁蒋介石离开江西指挥长城抗战宣扬“反围剿”胜利并扩大了武装叛乱和武装割据,对内发动血腥的清洗,仅毛泽东一人发动的“富田事变”就杀了十万人,还勾结十九路军陈铭枢部叛变篡立“福建人民共和国”;1934年10月21日中共中央红军在江西兵败向南突围后,湘西和贵东建立苏维埃政权失败,再西上逃到懋功与从大别上西逃而来的红四方面军、从原湘鄂川黔根据地逃跑而来的红二、六军团会合;中共中央于1935年9月12日在甘肃俄界会议上放弃川、陕、甘,策定经过甘肃东北和陕北打通国际路线,到接近苏联的地方去建立根据地,以便在不测之时能逃入苏联,后因无意发现陕北有刘志丹部而在9月28日于榜罗镇召开会议决定留在陕北会合刘志丹,毛泽东还在10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要在陕北来领导全国的革命”;红四方面军张国焘部在与毛的中央红军内讧分裂后一部受斯大林之命“西进”企图占据甘肃和新疆,一部则南下企图另立“革命根据地”,结果几乎全军覆没,仅数百人逃到苏联;到达陕北中央红军残余,在一边在毛泽东的带领之下、以红军将领的名义要求向国民政府投降的同时策动杨虎城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因为斯大林的命令使得蒋介石则险为共产党借杨、张之手所杀。七七事变以后中共在8月20日至25日的洛川会议上提出“使日本和蒋介石都因战争而瓦解”的方针,会后毛泽东命令林彪的115师潜入晋察冀山区,贺龙的120师潜入晋西北山区,刘伯承的129师向鲁冀平原发展。毛泽东在平型关战役前发出“五封电报”要求绕到日军后方打游击、放手发动群众、创建敌后根据地。辛灏年引用《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的话称八年全面抗战中毛泽东及其中共的“抗日游击战”是乘抗日之机为共产党夺地扩张的一个“法宝”,称毛泽东在1939年《共产党员》发刊词中将中共的武装斗争定性为“无产阶级领导下的农民战争”,游击战争是“为了战胜武装的敌人,创造自己阵地所必须依靠的因而也是最好的斗争形式”,共产党政治路线的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武装斗争。1939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以后毛泽东暴露出了不抗日和假抗日的阴谋,趁中共军队转向与国民党军队接界的地区调动的丑闻在重庆传开并激起不满之机,以“反对国民党第二次反共高潮”的名义,在延安窑洞制造反对“国民党顽固派”的理论,还向东南局写信指示积极扩张。皖南事变发生的原因是毛泽东对东南局的指示信背景之下新四军绝不服从最高统帅部的命令,一向专打国军、不打日军,并引用《大公报》中新四军在黄桥战役打击参加台儿庄战役韩德勤指出了事变的导火线。辛灏年引用《延安日记》中的记述指出大生产运动实质的中共对国统区进行鸦片制作与交易并与沦陷区的日军做生意,中共领导与日本派遣军最高司令部长期保持联系,并引用《南京志史》具体说明中共通过新四军联络部长杨帆进入南京与冈村宁次的联系。辛灏年引用王明、博古等人的观点及中共党史专家言论称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实际是借抗日之名准备内战。延安整风打倒了党内的抗日派别和爱国者,树立了毛泽东在党内的权威。辛灏年指出1986年中国大陆专家证实中共军队在平型关的胜利是林彪看到国民党军队已经消灭日军主力主力22000人时命令袭击了日寇的一支补给部队并缴获军大衣15000件,彭德怀因为不满党的不抗战和假抗战发动百团大战并为此做够了检讨,毛泽东对游击区明确指示“只有在遭遇日寇、并且是不得不打时才可以打,而且主要是打伪军,打后就宣传别党不抗日,共产党才是抗日的”,左权是在逃跑时遭遇日寇空袭被炸弹炸伤再死在医院里,关向应是病死在延安的医院里。辛灏年借用中共党史专家言论称中共是在“八年抗战”中招兵买马和向国民党索要军费扩充兵力才“为解放战争的胜利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在共产国际指使下假抗日的阴谋,1935年八一宣言提出“反蒋抗日”主张后的1936年斯大林得知中共击败“第六次围剿”是谎言以后命令中共要联蒋抗日和拥蒋抗日。中共自称“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是历史性谎言。[7]

著作[编辑]

理论专著[编辑]

中、短篇小说集[编辑]

长篇小说[编辑]

近代史学专题演讲[编辑]

  • “评《反分裂国家法》”演讲
2005年3月于美国芝加哥。邀请单位: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大纪元时报等
  • “中国命运与台湾前途”演讲
2006年10月于加拿大蒙特利尔
  • “孙中山与共产党”专题演讲
2006年11月于加拿大多伦多
  • “迎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系列专题演讲
2010年10月。演讲标题与地点为:“谁孕育了辛亥革命(加拿大多伦多)”、“谁背离了辛亥革命(澳洲雪梨)”、“谁说辛亥革命失败了(英国伦敦)”
  • “祖国在危险中”系列专题演讲
2011年9月。
  • “国民革命”专题演讲
2014年10月。

参见[编辑]

  1. ^ 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协会员辞典 >> 高尔品
  2. ^ 安徽省五至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名单
  3. ^ 辛灏年. 辛灏年“两个看法、四点感想”演讲之五:中共反民族团结、制造台独分裂. 大纪元新闻网. 2005-03-16 [2014-05-05]. 
  4. ^ 4.0 4.1 辛灏年. 驱除马列,还我中华 - 1.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18]. 
  5. ^ 5.0 5.1 5.2 辛灏年. 驱除马列,还我中华 - 2.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18]. 
  6. ^ 辛灏年. 谁是卫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上).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20]. 
  7. ^ 辛灏年. 谁是卫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下).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20].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