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补短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述补短语短语的结构分类之一,它的前后两个组成部分称为述语补语。述补短语又称为动补短语、中补短语、后补短语、谓补短语。补语是用来补充说明述语的动作行为的情况、结果、处所、数量、时间等。结构助词“得”是述补短语的标志,然而不是所有述补短语都要使用这个标志。

述补短语的构成[编辑]

谓词性词语作述语[编辑]

述补短语中的述语之构成,跟述宾短语中的述语之构成一样,都是以谓词性词语来充当的:

  • 得太慢了。(动词作述语)
  • 脸色苍白得很。(形容词作述语)

谓词性词语作补语[编辑]

谓词性词语是补语的构成的主体:

  • 把钱放钱箱里。(动词作补语)
  • 所有材料都预备齐全了。(形容词作补语)
  • 你的外语学得怎么样?(代词作补语)
  • 唱得这么动听(状中短语作补语)

名词性词语作补语[编辑]

名词性词语作补语的情况,只有表示时间长度的数量补语:

  • 哭了十分钟
  • 在这里住两三天就走了

总括而言,述语和补语的构成都是以谓词性词语为主的。补语的构成同补语的语义类型有密切的关系。

补语的类型[编辑]

按照补语的结构和语义,可以划分出以下的主要类别:结果补语、程度补语、状态补语、趋向补语、数量补语、时地补语、可能补语[1]。补语的构成、结构助词“得”的存缺,两者都与补语的类型关系有密切的关系。

补语和结构助词“得”[编辑]

“得”作为结构助词,是补语的标志,它的用法是附于述语之后,因此它是一个后缀。然而,不是所有述补短语都要用结构助词“得”。按照“得”的存缺,可以把补语分为三类[2]:一定使用“得”的补语、不可以使用“得”的补语、有一对不使用“得”的基本形式和使用“得”的可能形式的补语(这类补语的可能形式除了使用“得”之外,还有一种以结构助词“不”代替“得”的否定式)。

型式 类型(例子)
一定使用“得”的补语 程度补语(多得很)、状态补语(做得好)
不可使用“得”的补语 程度补语(快乐极了)、数量补语(走三趟)、时地补语(走三小时)
有基本型式和可能
型式两类的补语
基本型式:
不使用“得/不”
可能型式:
使用“得/不”
方向补语(吃下去) 可能补语(吃得下去/吃不下去)(做得好/做不好)
结果补语(做好)

结果补语[编辑]

结果补语是用来表达述语的动作或行为的结果。可以由形容词或动词来充当:

  • 形容词:吃饱、喝够、做好、抓紧、说清楚、洗干净
  • 动词:救活、打碎、学会、听见

有些原本不带宾语的动词,一旦加上了补语,就可以带宾语:

  • *哭眼晴
  • 哭肿眼晴

这种情况下,应该把词组视为一个述宾短语,而它的述语的构成则是一个述补短语。

结果补语跟它所补充的述语是紧密地连系在一起的,不能在中间加插宾语及体貌词尾(了、过):

  • *把眼睛哭了肿/*打它碎
  • 把眼睛哭肿了/打碎它

此外,述语之后也无须附上助词“得”。如果附上“得”,就会变为可能补语。

状语也不可置于述语和结果补语之间。如果要这样做,就必须使用助词“得”,变为状态补语:

  • *把眼睛哭很肿
  • 把眼睛哭得很肿

补语的语义指向[编辑]

虽然补语是用来表达述语的动作或行为的结果,但是补语不一定在语义上指向述语。有的结果补语是指向主语、宾语等的述宾短语自身之外的成分。例如:

  • 我们打完了球。(完了的是“打”这个动作,补语指向述语)
  • 我们打破了球。(我们打球+球破了,补语指向宾语)
  • 我们打赢了球。(我们打球+我们赢了,补语指向主语)

补语的语义所指向的对象除了是句子中的成分之外,更可以是泛指的事物,例如:

  • 低度酒也会喝醉的。(补语“醉”的语义指向是泛指的人)

趋向补语[编辑]

趋向补语是由趋向动词来充当的。具体来说,只有下列的趋向动词或其组合(共28个,有争议[3])所充当的补语才算是趋向补语:

上来 下来 过来 回来 进来 出来 起来 开来 到来
上去 下去 过去 回去 进去 出去 开去 到去

跟结果补语一样,趋向补语前的述语无须附上助词“得”。如果附上“得”,就会变为可能补语。

虽然称为趋向补语,但趋向补语在意义上除了趋向意义之外,也有引申的意义,包括结果意义和状态意义[4]

可能补语[编辑]

可能补语可以看为结果补语或趋向补语的可能形式:在这两类补语前的述语后附一个助词——肯定式“得”、否定式“不”。

由于状态补语前的述语也要后附一个助词“得”,因此就和肯定式的可能补语的形式十分相似。

可能性除了由可能补语表示之外,还可以用能愿动词,然而两者是有分别的。由可能补语表示可能性,是指客观的现实存在的因素之下的可能性;如使用能愿动词,则是指主观的、说话者可以控制的、或人为的因素之下的可能性。例如“打得破”可能是因为某物不够坚韧,而“能打破”可能是因为有足够的能力或适当的工具去打破某物。“说不清楚”是因为事情实在太复杂,而“不能说清楚”是因为表达能力不足。

数量补语[编辑]

数量补语由量词短语充当,可分为两种。有一种是表示动作次数的动量补语,用表动量的量词短语充当,例如:

  • 看一遍
  • 走一趟
  • 打我一下

另一种是时量补语,用表时量的量词短语充当,表示动作所经历的时间长度。例如:

  • 成立了五年
  • 来了一个多月

表示动作发生、结束的时刻应该使用时地补语。

时地补语[编辑]

时地补语是表示动作开始、终结的时刻或处所的补语,由介词短语充当。例如:

  • 在何处
  • 到河边
  • 到天亮
  • 于一九八四

状态补语[编辑]

状态补语用来表示动作呈现出来的状态或者与动作有关的事物的状态。状态补语的特点是前面的述语都后附一个结构助词“得”,而补语的结构则可以十分复杂:

  • 想得太过复杂
  • 把他气得脸都发紫
  • 他忙得几乎连吸一口气的时间也没有

有时可以用“个”代替“得”

  • 雨下个不停

状态补语可以完全省略掉,或者省略得只剩下一部分:

  • 看你的脸红得!
  • 急得他呀!

状态补语和可能补语的分别[编辑]

在形式上,状态补语和可能补语都使用助词“得”,因此有些情况下,两种补语的表现型式是相同的。例如,要区别“做得好”这个词组中的补语是哪一类,就要靠上文下理,其中一种方法,就是从语境中推测它的疑问式或否定式是怎样的,或者它的前面能否增加修饰语:

形式 状态补语 可能补语 异同
疑问式 简单 做得好不好? 做得好做不好? 不同
扩展 做得有多好? (无) 不同
肯定式 简单 做得好。 做得好。
扩展 做得非常好。 (无) 不同
否定式 简单 做得不好。 做不好。 不同
扩展 做得不很好。 (无) 不同

程度补语[编辑]

程度补语很少,主要是副词“极、很”、意义虚化的动词或形容词“透、死、坏”等,以表达很高的程度,或者“一点、一些”等数量短语表示很低的程度。这类补语用于形容词的述语或表心理行为的动词的述语之后。程度补语没有否定式。例如:

  • 心里痛快了。
  • 天色已经黑了。
  • 这座大楼高得。(必须使用“得”)
  • 全面一点

述补短语的功能[编辑]

述补短语的基本功能是充当谓语或谓词性的中心语:

  • 这个方法||行不通。
  • 他||走过来 的时候没有拿着什么在手上。
  • 马上把它抓紧

有时候述补短语会充当述语,后面可以带宾语:

  • 看清楚|每一节条文。

述补短语表示一种抽象的事物或概念,入句后有可能充当主语或宾语:

  • 睡得不舒适||会使人压力增加。
  • 我希望能够睡得舒适

述补短语也可以作为修饰语(定语或状语),但须要使用“的、地”:

  • 沉闷得要死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 她跑得满头大汗地赶上了我

除了充当句法成分之外,述补短语也可以加上语调而实现为句子:

  • 睡得好吗?
  • 糟透了!

补语与宾语的鉴别[编辑]

补语与宾语都是置于述语后面的成分,两者如何鉴别,其方法大致上有

  • 从句法意义上区别:宾语的意义是涉及的对象,而补语的功用是补充、说明。例如“吃饭”和“吃饱”
  • 从词语性质上区别:
    1. 多数宾语都是体词性的,而补语则是谓词性的(数量补语除外)。例如“走十里”和“走十趟”
    2. 如果述语是形容词的话,那么后面的成分可能是补语。例如“卖了三寸”和“长(cháng)了三寸”
  • 从语序灵活性上区别:如果宾语是处置对象,就可以转换为由“把”引宾语介至述语之前的把字句,但补语不能这样转换。例如“浪费了一整天/把一整天浪费了”和“做了一整天/*把一整天做了”
  • 从成分之间能否插入“得/不”区别:宾语前的述语总不能使用“得/不”而成为可能式。但结果补语、趋向补语两种补语之前可以插入而成为可能式。例如“开会/*开得会”和“开好/开得好”

补语和宾语的语序[编辑]

如果述语后面又有补语又有宾语的话,语序上就有三种情况:

  • 述语+补语+宾语,例如“打入本地市场”。
  • 述语+宾语+补语,例如“见他一面”。
  • 述语+补语+宾语+补语,例如“拿出书来”。

资料来源[编辑]

  1. ^ 黄伯荣、廖序东主编. 现代汉语(下册).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2年. ISBN 7-04-010640-X. 
  2. ^ 胡裕树. 现代汉语. 上海教育出版社. 1995年. ISBN 7532039900. 
  3. ^ http://www.yclunwen.com/hanyuyanjiulunwen/3550.html
  4. ^ 刘月华. 趋向补语通释. 北京: 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 1998年. ISBN 756190648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