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量詞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分类词,有时称作量词,是一种存在于某些语言中的词语或语素,用来区分由可数名词指代的不同事物。在存在分类词的语言中,分类词常常用于名词被计数或者特指的情况(例如和数词指示词英语Demonstrative连用的时候)。分类词在东亚语言中普遍存在,例如汉语中“三个人”的“个”,“两头牛”的“头”;而一些语言则不使用或很少使用分类词,例如英语中的“three people”,不需要使用任何分类词。

分类词不应与名词类别英语Noun class混淆。后者通常不是根据词的含义分类,而是根据诸如词法来分类。

定义和示例[编辑]

在使用名词分类词的语言中,分类词可能与名词同时出现,也可能不出现。分类词在概念上区分名词所指示的事物(而不是名词本身),通常在计数的时候使用。分类词并不是语法上的概念,而是一种词项英语Lexical item。一种语言可能包含上百种不同的分类词。例如在汉语普通话中,一般用于人的分类词是“个”,它用于对人进行计数:

“三个学生”

用于树的分类词是“棵”:“三棵树”。用于鸟的分类词是“只”:“三只鸟”。用于河的分类词是“条”:“三条河”。

因为分类词是词语,而不是语法功能,所以它们常常从其他语言中借用。它们在这个方面很像量词。例如在计量咖啡的“杯”数时,人们并不关心是什么样的杯子,或者什么牌子的咖啡。在这两个系统中,回答问题时都可以省略所指代的事物:

问:“多少桶水?”(“桶”是量词)
答:“两桶。”(省略了“水”)

使用分类词的语言包括汉语波斯语日语朝鲜语、东南亚诸语言、南岛语系语言、玛雅语系语言等。分类词也是美国手语的一个非常典型的特征。

英语[编辑]

英语并不是很有成效地使用分类词,虽然少量特殊的名词确实会与分类词一起出现:

  • five head of cattle ——五“头”牛(牧场主会这样说)
  • ten stem of roses ——十“枝”玫瑰(花艺师会这样说)
  • three pair(或者“pairs”) of shoes ——三“双”鞋子

注意,以上的量词都是单数形式。如果改成复数形式,前两个短语会有不同的含义。

法语[编辑]

法语并不是很有成效地使用分类词,虽然少量特殊的名词确实会和分类词同时出现:

  • Une tête de bétail (和英语中的“a head of cattle”含义相同)
  • Une paire de lunettes/jumelles/gants/chaussures/baguettes (一“双”眼睛/望远镜/手套/鞋子/筷子……)
  • Une botte de radis (一“根”萝卜)
  • Un pied de roses (一“枝”玫瑰)

朝鲜语[编辑]

朝鲜语用特殊的分类词对事物计数。

在汉语中,必须说“两张纸”而不是“两纸”。在朝鲜语中,"jang(장)"一般用来对被子、毯子,或者像纸一样的材料计数。所以,例如“三件衬衫”就是“와이셔츠 세벌(衬衫三件)”。

朝鲜语中有两套数词:固有词汉字词。本地朝鲜语的数词用于大部分计数。“열 과”表示“十个课程”,而“십 과”表示“第十课”。汉字词数字用于很多的时间计数。

马来语/印度尼西亚语[编辑]

马来语语法中,分类词用于计数所有的具体名词,包括短语名词。不管是确定还是不确定,只要名词和分类词一起使用,就不用叠词化。在不正式的场合,如果上下文不言而喻的话,分类词也可以和数词单独使用,而不跟名词。

马来语 汉语字面翻译 汉语翻译
Seekor kerbau [动物的分类词] 水牛 一头水牛
Dua orang pelajar itu [人的分类词] 学生 [确定标记]. 这两个学生
Berapa buah kereta yang dijual?
Tiga buah.
多少 [事物通用分类词] 轿车 [关系词] 卖?
[事物通用分类词]
卖了多少辆轿车?
三辆。
Secawan kopi. 咖啡 一杯咖啡
Saya terdengar empat das tembakan pistol. 我 听到 四 [枪声的分类词] 枪声。 我听到四声枪响。

分类词必须用于有形的物体,所以并不能用于抽象名词,例如“satu wawasan”(“一 愿景”,没有分类词)。

缅甸语[编辑]

在缅甸语中,分类词是以助词的形式用于计数或计量名词。分类词直接跟在数词的后面。如果上下文允许,分类词指示的名词可以省略,因为很多分类词会暗示出含义。

缅甸语 汉语字面翻译 汉语翻译
သူတူနှစ်ချောင်းရှိတယ်
θù tù n̥ə t͡ʃʰáʊ̃ ʃḭ dè
Thu tu hna chaung shi de
他-筷子-二-[细长物体的分类词]-有-[指示现在时态的助词] 他有两根筷子。
စားပွဲ ခုနစ်ခုရှိလာ
zəbwé kʰù̃ n̥ə kʰṵ ʃḭ là
Zabwe khun-hna khu shi la
桌子-七-[事物通用分类词]-有-[指示疑问的助词] 你有七张桌子吗?
လူတဦး
lù tə ú
lu ta u
一-[人的分类词]-人 一个人

汉语[编辑]

汉语普通话中,名词没有单复数。没有数分类词的名词既可以表示一个,也可以表示多个。分类词用于列举可数名词的时候:

  • 他有三筷子。
  • 衬衫

文言文中并不常使用分类词,而且分类词也不是必须使用的。然而在所有现代汉语方言中,所有可数名词一般都要使用量词:“一牛”在现代汉语中是语法错误的。为每个名词选择合适的分类词是语法上的事情,有一定的任意性(虽然常常对应于基于物理特征相对定义良好的分类),而且学习汉语的人必须要记住这些分类词。与一个名词结合的分类词往往具有想象层面的联系。例如“张”最初用来表示“张开的弓”,后来用来计量“可以张开的物体”,以至于“可以铺张开的物体”,最终作为了具有“平面义”特征的事物,例如“一张纸”[1]。如果上下文允许,名词也可以被省略,而只用数词和分类词。并不是所有的汉语分类词都来源于名词。例如“把”是一个动词,意思是“抓”,因此也可以作为量词,计量“有把手可以抓的物体”。

日语[编辑]

日语语法中,当用数词计数名词的时候必须使用分类词。选择合适的分类词基于名词所指示事物的种类和形状。分类词与数词相结合,有时要采用几种不同的形式。

日语 汉语字面翻译 汉语翻译
鉛筆五本
enpitsu go-hon
铅笔五[圆柱形物体的分类词] 五支铅笔
犬三匹
inu san-biki
狗三[动物的分类词] 三条狗
子供四人
kodomo yo-nin
孩子四[人的分类词] 四个孩子
鶏三羽
niwatori san-ba
鸡三[鸟类的分类词] 三只鸡
ヨット三艘
yotto san-sō
游艇三[船的分类词] 三艘游艇
車一台
kuruma ichi-dai
车一[机械的分类词] 一台车
トランプ二枚
toranpu ni-mai
纸牌二[平面物体的分类词] 两张纸牌
シャツ三枚
shatsu san-mai
衬衫三[平面物体的分类词] 三件衬衫

越南语[编辑]

越南语使用与汉语、日语、朝鲜语差不多的一套分类词。

越南语 汉语字面翻译 汉语翻译
ba chiếc áo dài 三 [衣服的分类词] 上 长衣 三件越式旗袍[2]

孟加拉语[编辑]

虽然不是典型的印欧语系语言,孟加拉语也使用分类词。在孟加拉语中,当名词与数词一起使用时必须有一个对应的分类词。多数名词都使用通用的分类词“ţa”,同时还有很多专用的量词,例如“jon”只用作人的分类词。不过孟加拉语中的量词还是远远少于汉语和日语。和汉语一样,孟加拉语的名词并不因为数量的不同而发生屈折变化。

孟加拉语(拉丁文字) 汉语字面翻译 汉语翻译
Nôe-ţa ghoŗi 九-[分类词] 九时
Kôe-ţa balish 多少-[分类词] 枕头 多少(个)枕头
Ônek-jon lok 许多-[分类词] 许多人
Char-pañch-jon shikkhôk 四-五-[分类词] 教师 四五名教师

与汉语的情况类似,在孟加拉语中计数名词而不使用量词(例如说“aţ biŗal”而不是“aţ-ţa biŗal”表示“八只猫”)会被视为不符合语法。然而,如果计数的名词不是主格或者数量非常大的时候,省略分类词也非常普遍。例如“aţ biŗaler desh”表示“eight cats-possessive country”,“panc bhUte khelo”表示“five ghosts-instrumental ate”,“ek sho lok esechhe”表示“一百个人过来了”。还有一种情况分类词有可能被丢掉,就是句子的重点不在实际的计数上,而在于陈述事实。例如“amar char chhele”表示“我有四个儿子”。后缀“-ţa”来自于“goţa”(“块”),也作为定冠词使用。

省略名词而保留分类词是符合语法的,而且很普遍。例如,“Shudhu êk-jon thakbe.”(“只有一[分类词jon]会留下”)并没有歧义,它表示“只有一个人会留下”,因为分类词“jon”只能用作人的分类词。“lok”(“人”)的含义就隐含其中了。

尼泊尔语[编辑]

尼泊尔语的分类词系统和孟加拉语非常相似,用“-वटा”作为物体的分类词,“-जना”作为人的分类词。

美国手语[编辑]

美国手语中,分类词结构用于描述位置、状态(大小和形状),以及物体如何人工处理。表达这一类结构的特定手势就体现了分类词的功能。多种手势能够表示出整个实体;表示物体是怎样处理的,工具是如何使用的;表示肢体;并且用来表达实体的多种特征,诸如尺寸、形状、质地、位置,以及移动的路径和方式。分类词被很多手语学家接受,但同时另一些人则发出了议论,认为这些分类词结构并不能在所有的方面与口语中的分类词平行,并且更倾向于使用其他的表示,诸如多语素或多成分的手势。[3]

举例:

  • "1"作为分类词:用于站立或细长的物体
  • “A”作为分类词:用于紧密的物体
  • “C”作为分类词:用于圆柱形物体
  • “3”作为分类词:用于车辆
  • “Y”作为分类词:用于飞机

在世界语言中的分布[编辑]

分类词是多数东亚语言语法的组成部分,包括汉语日语朝鲜语越南语马来语缅甸语泰语苗语,以及位于东亚和东南亚语区西部的孟加拉语蒙达语族语言。在美洲原住民语言中,分类词存在于太平洋西北地区,尤其是在茨姆语言英语Tsimshianic languages中,以及中美洲的诸多语言,包括古典马雅语以及它的多种衍生语言。分类词也出现在亚马逊河流域的一些语言(最有名的是亚瓜语英语Yagua language),以及西非语言的极少数语言中。

相比之下,不仅欧洲的语言完全没有分类词,而且南亚的很多语言(乌拉尔语系突厥语族蒙古语族满-通古斯语族,以及大陆的古西伯利亚语言)、澳大利亚原住民语言,以及南美洲南部和北美洲南部的诸多土著语言中都没有分类词。南岛语系因为与南亚语系的交流而有了分类词[来源请求],但是很多偏远地方,诸如马拉加斯语夏威夷语,就逐渐把分类词丢失了。

与名词分类的比较[编辑]

分类词与名词分类英语Noun class不同。

  • 分类词系统通常包含20个或更多的分类词(与名词一同出现,但分属不同词素)。一百个分类词是很普遍的,400个分类词也被证明存在了。名词分类系统通常仅包含二到二十个类别,使某种语言的所有名词分属这些类别。
  • 不是每个名词都需要分类词,而且许多名词可以有不止一个分类词。在具有名词分类的语言中,每个名词通常归属于一个且仅有一个类别,其展现形式为单词形态或者上下文和语法功能。同一个被指代的事物可以被属于不同类别的名词指代,诸如德语中的“die Frau”(“女人”,中性)和“das Weib”(“妻子”,女性)。
  • 名词类别通常由词语的屈折变化来标记,例如通过不能在句子中独立出现的规范词素。类别可能在名词本身上标记出来,也可能在名词短语的其它成分,或者在与此名词保持一致的句子中标记出来。名词的分类词总是自由词素,出现在同一个名词短语中。这些分类词不会与名词结合成构词单元,而且动词不会与名词体现出一致
  • 分类词仅仅出现在某些语法环境中。另外,分类词的使用可能受语言的运用文体,以及书面和口头语言的选择所影响。通常,文体越正式,分类词的使用就越丰富,而且使用的频率也越高。名词分类标记则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强制使用的。
  • 名词的分类词通常来自用于具体、离散、可移动的物体名称。而名词分类标记则一般是没有任何字面意思的词缀


无论如何,这两者之间并没有明确划出的分界线。分类词常常演变成分类系统,它们是一个统一体的两个极端。

参见[编辑]

参考[编辑]

  1. ^ 孟繁杰、李如龙. 分类词“张 ”的产生及其历史演变. 中国语文. 2010. 
  2. ^ Đình Hoà Nguyẽ̂n Vietnamese 1997 Page 174 "..occur to the left of the head noun [N, position 0] in precise positions represented by, respectively, -3 (tất cả 'all-all'), -2 (năm 'five'), -1 (chiếc 'CLASSIFIER'), vis-à-vis 0 (áo dài) in the phrase tất cả năm chiếc áo dài 'all five dresses' [áo dài is a compound noun "upper garment + long]"
  3. ^ Emmorey, Karen. Language, Cognition, and the Brain: Insights from Sign Language Research. Mahwah, NJ: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ions. 2002: 73–74. 
  • Aikhenvald, Alexandra Y. (2000). Classifiers: A typology of noun categorization devices. Oxford studies in typology and linguistic theor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19-823886-X.
  • Allan, Keith. (1977). Classifiers. Language, 53, 2, 285-311.
  • Craig, Colette. (ed.) (1986). Noun Classes and Categorization: Proceedings of a Symposium on Categorization and Noun Classification, Eugene, Oregon, October 1983. Typological Studies in Language, 7.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 Senft, Gunther. (ed.) (2008). Systems of nominal classifica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