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炮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金门炮战
ROC Quemoy.png
金门(红色部份)。
日期: 1958年8月23日1958年10月5日
地点: 中华民国福建省金门县
结果: 中华民国成功守卫金门,中华人民共和国维持“单打双不打”直到1979年和美国建交为止。
参战方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华民国
US flag 48 stars.svg 美国海军(协护海上补给线)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华人民共和国
指挥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胡琏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毛泽东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彭德怀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叶飞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徐向前
兵力
92,000人 569门火炮
215,000人(另有18个师可透过鹰厦铁路随时赶往前线支援)
800架战机
东海舰队一个鱼雷艇大队12艘鱼雷艇。
伤亡与损失
中华民国数据[1]
国军损失野(高)炮14门、油弹库1处、码头栈埠2处。2艘登陆舰沉没(台生、美乐),1艘战车登陆舰与巡逻舰重创(中海、沱江),3名飞行员被俘。
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
国军439人阵亡及失踪
1,870人受伤
被毁水陆两用输送车14辆、汽车9辆,
被毁工事327处、雷达、电台7部,
7艘战舰被击沉、17艘战舰受损
被击毁火炮30余门
被击落战斗机18架、击伤19架、3名飞行员被俘。
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
解放军伤亡官兵460余员、平民218名,被击毁火炮32门、汽车8辆
损失鱼雷艇3艘、伤1艘
被击落、击伤飞机11架。中华民国数据:
解放军被击毁野(高)炮221门、炮位86处、炮兵掩体21座,油弹储存所17座、各型车辆96部、兵营4座,国军只损野(高)炮14门、油弹库1处、码头栈埠2处。
双方海军18次大战,国军海军共击沉敌鱼雷快艇二十余艘,击伤4艘。
双方空军10次大战,国军空军先后与解放军战斗机遭遇共发生12次空战,击落解放军米格十七型机32架,另击伤及可能击落13三架。

金门炮战,又称第二次台湾海峡危机、中華民國称為八二三炮战,是指1958年8月23日10月5日之间,发生于金门及其周边的一场战役。国共双方以隔海炮击为主要战术行动,因此被称为炮战。炮战由中国人民解放军首先发起,中华民国国军随后开始反击。炮战初期,解放军打击岛上军事目标,后期重点封锁海运线,以围困金门。在炮战初期,国军猝不及防,随着战事继续,逐渐恢复战力。并得到美国海军护航,维持金门补给线,甚至利用八吋榴炮反击及瘫痪厦门车站馁的补运单位。炮战期间,双方海军舰艇和空军也多次战斗。10月初,解放军宣布放弃封锁,改为“单打双停(逢单日炮击,双日不炮击;单打双不打)”,逐渐减少攻势。至此,中华民国成功守卫金门。中华人民共和国维持单打双不打状态,直到1979年美国建交为止。

金门炮战是第二次国共内战的一部分,也是国共双方陆海空军迄今最后一次大较量,此后双方军事冲突局限于海上,并逐渐停止至今。

背景[编辑]

1949年金门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未能攻下金门。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解放军渡海攻台难度倍增,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隔着台湾海峡对峙,至1958年间,双方军事上未有大冲突,但仍保持敌对紧张状态。

朝鲜战争刚结束,中华人民共和国立即在东南沿海修建鹰厦铁路,浙闽、赣闽、粤闽战备公路,及福州龙田漳州晋江惠安连城机场。1955年至1956年,铁路、公路及六大机场相继完成。在接近金门之石井、澳头等地,也皆填海筑堤,堀山置垒。[2]有关台海尤其金门之作战准备,都已部署完成。[2]1956年,解放军仿制苏联米格17歼-5试飞成功。1957年12月18日,毛泽东批示:“考虑我空军1958年进入福建的问题”。[3]

1958年7月中旬,伊拉克人民推翻其王室,建立伊拉克共和国,并退出巴格达条约立即派兵进驻黎巴嫩约旦中东形势紧张。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声援中东人民的反侵略斗争”为由,加强沿海兵力,形成态势将要攻打台湾。7月15日,中华民国宣布台澎金马地区进入紧急战备状态。

地理上,金门、厦门隔海相望,金门岛上国军大炮能封锁厦门港入口,因此厦门附近航运受威胁。

1958年8月6日,蒋经国函电宋美龄

“共‘匪’空军进驻金门对岸机场海峡局势甚为紧张父亲因事赴高雄日内即将北返敬祝福安儿”[4]

8月17日,蒋经国函电宋美龄:

“儿承父命视察金马海峡情势仍紧但前线士气甚高此则可告慰于大人者敬请福安儿”[5]

8月23日,蒋经国函电宋美龄:

“父亲曾往金马二地视察今已返台北一切平安请释念敬请福安儿”[6]

开战原因[编辑]

开战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种说法:

攻取金门说[编辑]

此说法来自官方公告或会议,中国大陆方面有如下表示:

  1. 1958年9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声明:“中国政府声明,直接威胁厦门、福州两海口的,为国民党军队所占据的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必须收复。”
  2. 中国共产党在8月23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说:“我们的要求是美军台湾撤退,蒋军从金门、马祖撤退,你不撤我就打。”[7]
  3.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声明,在收复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以后,将争取用和平方法解放台湾和澎湖列岛,并且在一定的时期内避免使用武力,实现台湾和澎湖列岛的解放。

台湾方面有如下表示:

  1. 1958年9月27日,金门防卫司令部记者招待会,副司令官柯远芬正式宣布:“共匪自8月23日疯狂轰击我金门岛群以来,是企图疲困我官兵精神,封锁我后方补给,实施两栖登陆攻击,实现占领金门的迷梦。但事实已证明他们是彻底的失败了。”
  2. 蒋介石在1958年双十国庆讲话:“在这六个多星期的恶战苦斗中,不仅打破了共匪在金门登陆作战的阴谋,制压了他侵略东南亚的野心,更将他虚声恫吓、图穷匕见的一切弱点,都对世界暴露无遗。”
  3. 蒋介石在1959年元旦讲话:“对我们台湾海峡从事陆海空三方面大规模的军事冒险,企图攫取金马,攻掠台澎,毁灭我中华民国基地,驱逐美国于中途岛以东地区,而使西太平洋整个归其共产魔掌的控制。”

政治目的说:防止台独[编辑]

此说法何时出现,尚无定论。

  1. 解放军上将叶飞后来回忆,金门炮战并不为攻取金门,而是一场政治仗[8]
  2. 2009年大公报》亦声称防止“台独”势力的滋长也是此战目的之一[9][10]

政治目的说:支援中东、牵制美军[编辑]

此说法为1950年代,中国共产党媒体主流说法。[11] 1958年7月18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召开紧急扩大会议,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在会议上宣布:“大家都知道了,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叫中东,最近那里很热闹,搞得我们远东也不太平;人家唱大戏我们不能只做看客,政治局做出了一个决定——炮打金门!”毛泽东表示,中国民众上街游行示威是在道义上和政治上支援“中东人民反侵略”,但光是道义支援不够,必须有实际行动,攻打金门马祖地区,牵制美军在远东的兵力[12]。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亦曾表示:“共党对金门马祖诸岛武装挑衅,以制造战争,这不是孤立的事件,赫鲁雪夫一方面以间接侵略的方式开辟中东战场,另一方面在8月初的北平会议中,他交给共匪朱、毛的任务,就是开辟远东战场……共匪和帝俄是在一个目标之下,分东西两面作战的任务。”

综合情势分析说[编辑]

炮战开打后两个月,美国政府情报部门在10月28日研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无取得外岛坚决目的。研判其动机:1. 试探美国。2. 分化中华民国与美国。3. 贬损中华民国和美国的声威。4. 突显中华人民共和国力量。5. 防止出现两个中国(如东西德和朝鲜半岛的分裂)。6. 打击中华民国民心士气。[13]

台湾作家朱和之从当时国际情势和中国大陆内政情势综合分析金门炮战发生原因。1956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苏共二十大上提出《秘密报告》,揭露许多斯大林不当行为,全盘否定斯大林,引起共产世界波动。当时赫鲁晓夫欲推动与西方阵营和解,因此借由打破斯大林神话,以调整其路线。中国大陆立即表态反对赫鲁晓夫的说法,中(共)苏两国关系出现裂痕,毛泽东遂借由炮击金门阻止苏联和西方的和解[14]。自称曾任毛泽东私人医生的李志绥回忆毛对他说,赫鲁晓夫要和美国拉近关系,中国大陆就炮击金门,“美国最好插手进来,在福建什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个一两千万人。看你赫鲁晓夫怎么说。”李志绥认为毛不但不想进攻台湾,即使金门和马祖也并不想以武力占取,对毛来说,金门炮战只是一场表演,一场赌博,一场游戏[15]

不过,根据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林克徐涛吴旭君等看法,李志绥和毛接触有限,根本不会知道这方面资料,他说出这样的话,完全是出于他个人和一些其他目的,故他的说法很不可信。[16] 此外,中国大陆内政情势变化,也是毛泽东炮击金门原因之一。由于第一个五年计划成效斐然,毛提出农业集体化生产却成效不彰,中国共产党内部倾向采取计划经济,毛因此担忧自己党内地位,以及刘少奇等人挑战,于是他先后发动双百运动反右运动,在政治活动中重新确立他的权力地位。随后又开始推动大跃进人民公社[14]

台湾作家杨照分析,毛泽东误以为大跃进粮食增产大成功,“要找个方式发泄他自己的狂妄情绪。”同时把台湾与金门拉得更近,并测试美国政府的反应[17] 朱和之综合分析道,中华人民共和国若想占领金门,必不会采用全岛滥射的战术,而会有海空军和两栖部队的协同作战。金门炮战的打法毫无战术或战略上的章法可言,只是一种炫耀性的火力展示。“毛泽东炮击金门,是出于对苏联的反感、对美国的试探、对中国内部士气的凝聚,也是大跃进最高潮时狂妄心态的发泄。”[14]

美国学者罗斯·特里尔(Ross Terrill)认为,毛泽东在推动大跃进此一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社会实验之同时炮击金门,符合他一贯“视斗争为拯救之道”的作风,毛泽东并不真的想打一场战争,但外部危机能够为大跃进浇油点火,便于动员。当时毛泽东推动全民皆兵,而他说台湾打炮,民兵才能这么快组织起来。[18]

过程[编辑]

九三炮战[编辑]

在金门八二三炮战之前,双方进行了不少炮战,其中以九三炮战为最大。1954年9月3日下午1时50分,厦门方面向金门方面发动了突然炮击,对金门方面造成损失,这场炮战一直持续到9月22日。

金门八二三炮战爆发与发展[编辑]

太武山金门防卫司令部纪念前司令刘玉章上将的碑牌。刘玉章与胡琏在1950年代曾负责金门防务。

1958年8月23日下午5时30分,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州军区副参谋长石一宸下达命令,炮兵开始炮击金门,投落下4万余发。集中重型大炮600多门,以密集猛烈炮火,对金门大肆轰击。[2]“八二三”炮战开始于下午6时30分,在2个小时内,投落下5.7万余发炮弹,都是152、172口径以上之加农和榴弹。[2]重点集中指挥所、观测所、交通中心、要点工事及炮兵阵地。由于当时正值晚餐时间,突发炮火造成国军死伤440余人。金门防卫司令部副司令赵家骧章杰当场身亡;另一副司令官吉星文被弹片重创,三天后腹膜炎终告不治。[19]两名美军顾问亦在炮击中丧生。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官胡琏、参谋长刘明奎与在金门视察的中华民国国防部部长俞大维均负伤。美国震怒,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中共发出警告,如图谋夺取金门、马祖,美将视为威胁和平。第二天,解放军持续对国军在金门滩头阵地、料罗湾码头、金门尚义军机场及炮兵阵地集中火力攻击。国军则针对攻击机场与码头的解放军炮兵阵地展开反击。而后解放军炮火稍有减少,直至9月7日至9月18日再恢复攻势。解放军主要目标指向水头码头,阻止中华民国海空运补工作,以达到封锁金门的目的。

8月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鱼雷艇于料罗湾击沉军租商船“台生”号(民生公司所有之战车登陆舰),并重创“中海”号战车登陆舰(LST201)。“台生”号上至少有200人阵亡。中海号阵亡8人、受伤12人[20]。解放军海军东海舰队鱼雷艇六支队一大队175号鱼雷艇被击沉。

炮战发生后,为了回应解放军猛烈攻击,8月24日美国白宫举行会议,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特文宁空军上将陈述了军方对台湾海峡危机之意见,认为如果有需要,美军要介入协助台湾军队防守金门和马祖这两个岛屿,防止解放军海上封锁。特文宁认为“为了有效防御这些岛屿,将要动用核子武器。”[21]是日美国国防部第七舰队布防于台湾海峡,此后第七舰队协助中华民国海军补给金门,并且与中华民国空军中华民国海军陆战队中华民国陆军举行一连串防空两栖作战联合演习,并派驻F-100战斗机胜利女神导弹营至台湾,同时也成立作战指挥中心。

8月25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同意派遣美国海军为台湾军队后勤运输。[21]同日,蒋经国函电宋美龄:

“‘匪’炮连日炮击金门海空军亦已参战其目前之行动可能在试探我方与美国之态度惟‘匪’方已完成作战之准备战争有一触即发之可能此间一切尚安定请勿念敬祝安康儿”[22]

8月29日,蒋经国函电宋美龄:

“‘匪’炮仍续击金门其主要目标为机场码头企图切断金门与台湾之交通以达成其孤立金门之目的马祖方面共‘匪’亦有作攻击之准备我方已在密切注意中大人冒炎暑为国家忙碌奔走至为感动儿自当在此为服侍父亲请释念敬祝旅安儿”[23]

以后,国军企图维持金门的海上补给,利用夜晚运补。而解放军则以舰艇与岸轰,维持封锁。

9月1日,由马公启航准备运补金门的中华民国海军巡逻舰沱江号,在9月2日与解放军在料罗湾发生遭遇战,史称料罗湾海战,沱江号在此役遭到重创,但仍成功达成运补任务。

9月8日,解放军进行炮击,其重点指向金门新头码头,途中,解放军海岸炮兵第150连炮火,击中正在卸货中的美乐号中型登陆舰(LSM242),官兵死伤11人,登陆舰则中弹引爆船运军火烧毁[24]。同日,蒋经国函电宋美龄:

“二周来我前方三军之表现至为英勇美舰护航补给金门亦已成功惟美国又愿与‘匪’恢复谈判一事至足忧父亲近日非常忙碌日前曾上角板山度周末今已返台北谨闻敬请福安儿”[25]

9月15日,在华沙举行的中美大使级会谈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王炳南提出要求蒋撤出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则承诺一定时期内不进攻台湾[26],王炳南要求“中国政府声明,直接威胁厦门、福州两海口的,为国民党军队所占据的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必须收复。如果国民党军队愿意主动地从这些岛屿撤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将不予追击”[27]。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要求台湾撤出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要求下,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以美国政府名义表示美国政府曾以金门岛群、马祖列岛并不在《中美共同防御条约》防御义务之中,因而要求中华民国放弃金门,并允诺提供当时美国陆军5个师标准装备作为补偿,并提供运输工具供金马地区军民后撤。但此要求被蒋中正拒绝。美国遂通过第三国表示可能在保卫台湾外岛战役中使用战术核武,美国同时支援国军重装备。

美援台八吋炮[编辑]

9月中旬,美军支援国军六辆203公厘口径的M55自行火炮,俗称八吋炮,由国军陆军第1军炮兵607营接用,在台湾实行一周的熟悉训练后,分两梯次自左营军港由国军海军美字号运输舰运到澎湖。9月18日和21日,国军启动“轰雷计划”,由美军和国军合作运送八吋炮前往金门。为分散风险,仍分两梯次进行,每次由三艘国军海军通用登陆艇(LCU)各装载一辆M55,LCU又停置于美军一万吨级船坞舰(LSD)中,在国军军舰护航下驶往金门。美军船坞舰在离金门3浬处停泊,三艘登陆艇接着航向金门,在炮火中抢滩上陆。

据国军战史记载,9月26日,第一批三辆M55首次投入战斗,摧毁围头地区炮阵地,下午四点,围头近海岸边的阵地火炮后撤,M55以火力追击。9月29日第二批三辆M55投入战斗,主要攻击大嶝及莲河炮阵地和工事。9月27日国军炮兵607营第三梯次抢滩成功,金门增加6门M2牵引式八吋榴弹炮,至此金门国军共有12门八吋长程重炮[28]

对于国军八吋炮的战果,国共双方有不同的记载。

在台湾方面,当时俞大维得到战报,称国军观测和射击准确,围头解放军炮位工事散飞火炮破碎,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八吋炮一个多小时的射击中,彻底歼灭解放军40几处目标。中华民国国军因此士气大振[29]。金防部司令胡琏也记录:“只是一百多发的奇袭射击,眼看到敌岸上炮毁人亡、烟幕冲天。我军官兵久处敌人弹幕压抑,至此欢声雷动。”当代台湾军史作家分析,12门八吋炮到位后,国军取得火力上的优势,其影响所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在炮战上转为劣势,无法再以炮战封锁金门或削弱其防守态势。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考虑到在政治上已有收获,又不愿冲突升高引发美苏势力直接投入战场,乃至使战火延伸到华南地区,因此接连宣布“停火一周”、“停火两周”、“单打双不打”降低冲突能量[28]

在大陆方面,报告文学作家沈卫平指出,经反复查阅大量当时厦门前线的作战文书、电报往来、情报分析、战斗简报和总结,几乎未提到金门使用203榴炮情况。即使个别资料提到寥寥一二笔,重视程度远逊对待台湾部署“屠牛士”地对地导弹和“响尾蛇”空对空导弹,以及美国航空母舰特混舰队。9月16日之后,解放军厦门前线的炮兵火力从未减弱。9月26日之后的战斗损失统计,也未曾有大幅度增加的情况。同时他访问参战士兵与民兵,受访者表示大陆方面的炮兵阵地很坚固,没有被国军炮火损毁的情况,加之203榴炮的命中率很有限,同时金门方面在炮战中遭解放军炮火反击被击毁2门八吋榴弹炮后为免曝露203榴炮位置而未再频繁使用。沈卫平总结道:“203榴炮的抵达,无疑增强了金门的防务,但并未改变火力方面大陆强金门弱的总体态势;该型巨炮肯定给大陆制造过麻烦,但麻烦则肯定不像台湾宣传所讲的那样邪乎。”[30]

纽约时报》军事专栏作家 Hanson W. Baldwin 在9月21日发表的文章提到,八吋榴弹炮也可以发射核武器,被某些观察家认为是有人故意泄密,威胁中共。兰德公司为美国国防部撰写的备忘录则认为,提供八吋榴弹只是单纯要大幅增加国军传统武力。[31]

国际反应和“两个中国方案”[编辑]

金门炮战开打后,国际间和美国内部的舆论因为担心区域冲突升高为大战,多反对中华民国坚守大小金门和马祖等外岛,也反对美军介入。9月11日英国外相塞尔文·劳埃表示,美国协防外岛乃至使用战术性核武显然会有连锁反应的危险,而中华民国自外岛撤军则可加强其国际地位。9月29日美国参议员约翰·肯尼迪称美国须防卫台湾,但必须摆脱外岛。新西兰总理Walter Nash建议台湾自外岛撤军,而由国际间保证其地位,成为一个独立而中立的国家。10月1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表示中华民国将众多部队布防在金门不是好办法,但国军不能在敌军压境的状况下撤退[32]

10月21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飞抵台北与蒋介石会面,杜勒斯表示要突破大陆的炮轰封锁必须动用核子武器,蒋介石最初表示或许可以考虑使用战术性核子武器,但当得知必须动用相当于广岛威力的核弹时,便表示不愿因为使用核子武器以引起世界大战或将美军卷进大规模冲突。杜勒斯指出美军支援金门在政治上的困难与限度,并向蒋介石提出若干条件,暗示台北当局接受“两个中国”的解决方案。杜勒斯离开后,蒋介石和其子蒋经国会商,决定与北京接触、降温。蒋氏父子秘密派人传话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说,如果大陆持续炮击,台湾不得不自外岛撤军,中国就有分裂之虞。美国学者陶涵认为蒋介石和毛泽东都把金门当成台湾与大陆连系的枢纽,在这点上双方默契一致。

冲突降温[编辑]

10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宣布,“基于人道立场,对金门停止炮击七天”,让金门军民“得到充分补给”。

10月6日,彭德怀下停火令,先停两周,续停两周[33]

“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军民同胞们:

我们都是中国人。三十六计,和为上计。金门战斗,属于惩罚性质。你们的领导者们过去长时期间太猖狂了,命令飞机向大陆乱钻,远及云、贵、川、康、青海,发传单,丢特务,炸福州,扰江浙。是可忍,孰不可忍?因此打一些炮,引起你们注意。台、澎、金、马是中国领土,这一点你们是同意的,见之于你们领导人的文告,确实不是美国人的领土。台、澎、金、马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另一个国家。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没有两个中国。这一点,也是你们同意的,见之于你们领导人的文告。你们领导人与美国人订立军事协定,是片面的,我们不承认,应予废除。美国人总有一天肯定要抛弃你们的。你们不信吗?历史巨人会要出来作证明的。杜勒斯九月三十日的谈话,端倪已见。站在你们的地位,能不寒心?归根结底,美帝国主义是我们的共同敌人。十三万金门军民,供应缺乏,饥寒交迫,难为久计。为了人道主义,我已命令福建前线,从十月六日起,暂以七天为期,停止炮击,你们可以充分地自由地输送供应品,但以没有美国人护航为条件。如有护航,不在此例。你们与我们之间的战争,三十年了,尚未结束,这是不好的。建议举行谈判,实行和平解决。这一点,周恩来总理在几年前已经告诉你们了。这是中国内部贵我两方有关的问题,不是中美两国有关的问题。美国侵占台澎与台湾海峡,这是中美两方有关的问题,应当由两国举行谈判解决,目前正在华沙举行。美国人总是要走的,不走是不行的。早走于美国有利,因为它可以取得主动。迟走不利,因为它老是被动。一个东太平洋国家,为什么跑到西太平洋来了呢?西太平洋是西太平洋人的西太平洋,正如东太平洋是东太平洋人的东太平洋一样。这一点是常识,美国人应当懂得。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之间并无战争,无所谓停火。无火而谈停火,岂非笑话?台湾的朋友们,我们之间是有战火的,应当停止,并予熄灭。这就需要谈判。当然,再打三十年,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是究竟以早日和平解决较为妥善。何去何从,请你们酌定。

……”[34]

同日,蒋经国函电宋美龄:

“今日共‘匪’提出停火一周以及与我政府直接谈判之要求乃为其一贯之阴谋本无理会之必要但国际政治环境可能因此而更为复杂此时此地惟有坚忍苦斗方能渡过难关儿于上周曾再度赴金门慰问官兵前线士气至高此则可告慰于大人者敬祝福安儿”[35]

10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命令对金门炮击再停两星期:

“福建前线人民解放军同志们:

金门炮击,从本日起,再停两星期,藉以观察敌方动态,并使金门军民同胞得到充分补给,包括粮食和军事装备在内,以利他们固守。……这是民族大义,必须把中美界限分得清清楚楚。我们这样做,就全域说来,无损于己,有益于人。有益于什么人呢?有益于台、澎、金、马一千万中国人,有益于全民族六亿五千万人,就是不利于美国人。……台、澎、金、马的中国人中,爱国的多,卖国的少。因此要做政治工作,使那里大多数的中国人逐步觉悟过来,孤立少数卖国贼。积以时日,成效自见。在台湾国民党没有同我们举行和平谈判并且获得合理解决以前,内战依然存在。台湾的发言人说:停停打打,打打停停,不过是共产党的一条诡计。停停打打,确是如此,但非诡计。你们不要和谈,打是免不了的。在你们采取现在这种顽固态度期间,我们是有自由权的,要打就打,要停就停。……国民党领袖根本反对中美会谈。……台、澎、金、马整个地收复回来,完成祖国统一,这是我们六亿五千万人民的神圣任务。这是中国内政,外人无权过问,联合国也无权过问。世界上一切侵略者及其走狗,通通都要被埋葬掉,为期不会很远。他们一定逃不掉的。他们想躲到月球里去也不行。寇能往,我亦能往,总是可以抓回来的。一句话,胜利是全世界人民的。金门海域,美国人不得护航。如有护航,立即开炮。切切此令!

……”[36]

惟至10月20日下午,解放军称因美方军舰参加对台湾运补船团护航,宣布停火无效,并于当日下午四时开始,恢复炮击,迄黄昏时止,共射击11,500余发,国军炮兵亦于下午五时集中七个营之火力,予以反击。10月25日后,解放军停止炮击,双方炮兵在此时仍持续炮击作战。以后解放军宣称“单打双停(逢单日炮击,双日不炮击)”。[33]

1959年1月8日至1月15日,一连五天均无战事;1月15日,解放军突又作零星扰乱射击。自此以后,每逢单日,则仅有小规模之射击,或发射宣传弹,国军亦常利用单日对大陆进行零星射击,或发射宣传弹,至于大规模之炮战,则从未再发生。

5月4日,蒋经国函电宋美龄:

“金马对岸‘匪’军兵力正在增加中台海局势又趋紧张父亲返台北后一切安好请勿念敬请福安儿”[37]

之后的炮战与单打双不打[编辑]

196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又发动较小规模的六一七炮战六一九炮战,尔后采“单打双不打”方式陆续鸣炮,直至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建交为止。

炮战正式结束[编辑]

1979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徐向前发表《国防部关于停止对大金门等岛屿炮击的声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已经宣布互相承认并建立外交关系,这是一件历史性的大事。……

……为了方便台、澎、金、马的军民同胞来往大陆省亲会友,参观访问和在台湾海峡航行、生産等活动,我已命令福建前线部队,从今日起停止对大金门、小金门、大担、二担等岛屿的炮击。

……”[38]

金门炮击历时21年,正式划上句号。

其他军种[编辑]

空战方面: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的记录:解放军击落敌机18架、击伤19架;击沉敌大小舰艇7艘、击伤17艘;击毁敌水陆两用输送车14辆、缴获1辆;摧毁敌各种阵地工事327处,汽车9辆,雷达、电台7部,各种火炮30余门;毙伤敌中将以下官兵千余人,俘敌飞行员3名。解放军被击落、击伤飞机11架;损失鱼雷艇3艘、伤1艘;被击毁火炮32门、汽车8辆;伤亡官兵460余员、民兵群众218名。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所作战的飞机主要为米格-17战斗机[39]

依据中华民国方面纪录: 国军空军共出动各型飞机9094架次,执行各种任务,国军空军先后与共方战斗机遭遇共发生12次空战,击落大陆米格十七型机32架,另击伤及可能击落13三架。当时中华民国空军所作战的飞机是F-86F-84P-51

海战方面: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解放军海军击沉国军海军大小舰艇7艘、击伤17艘,解放军海军被击沉鱼雷艇3艘、伤1艘,击伤2艘。

依据中华民国方面记录:国军海军共击沉敌鱼雷快艇二十余艘,击伤4艘;击沉大陆大型炮艇两艘,击伤2艘。2艘登陆舰沉没(台生、美乐),1艘战车登陆舰与巡逻舰重创(中海、沱江),海战中尤以九二海战为最。

中华民国陆军在此一战役中,实施反炮击82次,射击炮弹12万8千发。

详细经过[编辑]

  • 7月29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解放军击落2架、击伤1架敌机。[40]
  • 7月31日: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和其国防部长飞抵北京,与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密商。中国历史学家沈志华认为,毛泽东是通过对苏联的“中苏联合舰队”的提议故意大发肝火,以使得赫鲁晓夫访问北京,让外界认为中国大陆展开金门炮战有苏联支持。
  • 8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透过福建前线各电台广播宣传“攻取金门马祖、武力解放台湾”企图先用心理战术瓦解金门守军士气。
  • 8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陆空军开始大量向福建集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迅速南移,它的轰炸机进驻路桥机场,战斗机则分别进驻沿海各地的机场内。”[41]
  • 8月6日:中华民国国防部宣布“台湾海峡局势紧张,台澎金马地区进入紧急备战状态”。
  • 8月7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解放军军战机击伤由汪梦泉中校驾驶的F-86一架。[42]
  • 8月14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解放军战机击落国军战机机两架,击伤一架。被解放军军战机击落的是桃园五大队二十六中队的刘光灿上尉驾驶的F-86一架和编号为0312的F-86一架。刘上尉的飞机编号为0307。第十一大队的编号为1968的F-86被解放军战机击伤。飞行员的情况不详。解放军军空十六师四十六团也损失飞机一架。飞行员周春富跳伞后落海,解放军未能寻获,判断为牺牲。[43]

依据中华民国方面记录:八一四平潭空战中,中华民国空军李忠立少校、秦秉均上尉各击落一架米格-17,潘辅德中尉、尹满荣少尉可能合力击落一架。刘光灿上尉返航时,在平潭附近失事坠海殉职。[44]

  • 8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集中在三都港内,随时准备出动。”[45]蒋介石乘舰抵金门巡视防务,亲作重要指示并勉励前线官兵。
  • 8月23日:解放军突然猛烈炮击金门,两小时内落弹达四万余发,是日落弹数更达五万七千余发,造成国军官兵伤亡二百余人,房屋毁损65栋。金门防卫司令部三位副司令吉星文赵家骧章杰阵亡。美国国务卿杜勒斯警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如图谋夺取金门、马祖,美将视为威胁和平。
  • 8月24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解放军鱼雷艇击沉敌海军“台生”号运输舰和重创敌“中海”号战舰。“台生”号上有大量的伤兵和文工队员。“台生”号上至少有200人阵亡。中海号伤亡情况不详。解放军东海舰队鱼雷艇六支队一大队175号鱼雷艇被敌军击沉,艇长徐凤鸣,鱼雷业务长尤志民,雷达副业务长朱××,雷达兵邱玉煌牺牲。一个姓陈的电信兵,一个鱼雷兵于德和,一个轮机兵杨永金被俘。另外5人获救。[46]

依据中华民国方面记录:金门外海海战中华民国海军南巡支队在金门与东碇之间海面,击沈解放军意图攻击运补船舰的鱼雷快艇八艘,重伤五艘。国军台生轮沉没,中海舰尾重伤。[47]

  • 8月25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空战解放军击落国军战机两架。飞机编号和飞行员情况均不详。解放军空九师第二十七团损失战机一架。这架战机是解放军的高炮错误击落的。飞行员刘维敏当场牺牲。[48]

依据中华民国方面记录:中华民国空军F-86军刀机在金门镇海角上空击落两架解放军歼-5

  • 8月31日:苏联《真理报》向美恫吓,谓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威胁,等于对苏联威胁。
  • 9月1日:解放军炮艇击毁敌“沱江”号炮舰。“沱江”号伤亡情况不详。解放军东海舰队鱼雷艇六支队一大队174艇和180艇互撞损失。
  • 9月2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解放军高速炮艇对国军沱江号炮舰造成致命打击,使台湾报废沱江号炮舰一艘,解放军自己则损失鱼雷艇两艘。[49]

依据中华民国方面记录:国军海军南巡支队在金门料罗湾海面击沈解放军鱼雷快艇八艘、大型炮艇二艘,击伤炮艇二艘。国军沱江舰重伤,维源舰轻伤,是为料罗湾海战[47]

  • 9月3日:美国第七舰队开始护航中华民国海军补给船团,但宣布将不进入三海浬的领海范围内,。
  • 9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发表声明,宣布在中国12海浬的领海范围内,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船舶,未经中国政府的许可,不得进入中国的领海和领海上空。
  • 9月7日:美国第七舰队护航中华民国海军补给船团运补金门成功。美国海军避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直接交火。
  • 9月8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空战解放军战机击落敌机一架。飞机编号和飞行员情况不详。解放军空十八师五十四团被敌机击落一架,被击落者系五十四团团长王保钧。王团长被击中后跳伞获救。[50]

解放军海岸炮兵第150连击沉敌运输舰“美乐”号。“美乐”号运输舰上官兵91人全部阵亡。[51]

依据中华民国方面记录:九八澄海空战,中华民国空军在澄海以东二十浬海面上空击落解放军歼-5。刘宪武上尉击落二架、余钟禔少校、秦秉钧上尉、梁金中中尉各击落一架、朱伟明少尉可能击落一架、梁金中中尉击伤一架,国军创下五比〇纪录。[52]

  • 9月11日:金门守军以大量弹药突然炮击厦门火车站,一营解放军遭受伤亡。
  • 9月15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空战解放军战机击落敌机一架,击伤一架。飞机编号和飞行员情况不详。中华人民共和国空十八师五十二团被击落击伤战机各一架。八号机飞行员赵清洁阵亡。七号机中弹31发被敌机打成重伤。[53]

依据中华民国方面记录: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华沙会谈开始,寻求台海停火。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王炳南在会谈中向美方提出了一份“中国政府声明”。要蒋介石让出金门马祖等岛屿,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诺停火并且在一定时期里不进攻台湾。

  • 9月18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解放军航空兵第18师52团米格-17战斗机8架,与国军空军第5大队F-86F战斗机8架发生空战,击伤国军战机一架,解放军战机被击落1架,击伤1架。[54]

依据中华民国方面记录:九一八金门空战,下午四时中华民国空军F-86董光兴上尉与毛节盛上尉各击落一架米格十七型机。下午六时零四分在虎头山正东三浬上空进行交战,孙嗣文少校,林文礼上尉,刘心业中尉,陆养仲少尉各击落一架,林文礼上尉又可能击落一架。这两次战役以六比〇击败解放军。[55]美国支持的八吋大口径巨炮由中华民国海军运抵金门,抢滩成功。

  • 9月23日:解放军空军出动对金门进行全面空中侦查并拍照。[56]
金门炮战中中华民国方面使用的最大炮弹,两侧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使用的炮弹。
  • 9月24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空战解放军战机击落敌机一架。这架敌机编号为355号,属敌第十一大队,飞行员情况不详。海军航空兵第二师被敌机击落战机一架。飞行员王自重壮烈牺牲。事后查明,王自重系被敌机用美制“响尾蛇”空空导弹击落的。9.24空战是空空导弹在世界范围内第一次击落战机。[57]

依据中华民国方面记录:九二四温州湾空战,美国提供中华民国空军F-86并配备AIM-9响尾蛇导弹,中华民国空军钱奕强击落两架,李叔元、傅纯显、宋宏焱、马大鹏、夏继藻、王渊博各击落一架,唐积敏、李载权合力击落一架,共计九架。又刘赓元、宋宏焱各可能击落一架,冷培澍可能击伤一架米格十七型机(歼-5)。台湾海峡成为最新武器的试验场的一例。[58]

  • 9月25日:解放军空军再次出动对金门进行全面空中侦查并拍照。[59]
  • 9月30日:美国务卿在记者会表示,若台湾海峡能获致靠得住的停火,美国将赞成国军由外岛撤退一部份。
  • 10月1日:蒋介石指出反对减少外岛驻军,中华民国并无接受美国建议的义务,中华民国仍要坚决死守金马。
  • 10月3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伏击战解放军击落敌军C-46运输机两架。
  • 10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彭德怀发布《告台湾同胞书》(金门战事中,此文以及其他署名彭德怀的多份重要文告,均由毛泽东代笔),金门战线自10月6日起,停火七天,以使金门可充分地自由地输送供应品,但以没有美国人护航为条件。[60] [61]解放军以炮弹封锁金门的进入打打停停、半打半停的外交政治为主,军事手段为辅的新阶段。
  • 10月10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空战敌军二号机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军战机击落。飞行员张乃军被解放军俘获。另一架敌机于平潭岛西北方向坠海。是不是被击落的搞不清楚。还有一架敌机被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炮击伤,坠毁以外埔西面65公里的海中。敌军曾出动SA-16前往搜救。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十四师被击落战机一架。飞行员杜凤瑞跳伞后还在空中的时候,被敌机用机枪扫射,壮烈牺牲。

依据中华民国方面记录:双十马祖空战,中华民国空军F-86军刀机于平潭东南五浬上空与米格机八架遭遇。丁定中上尉击落两架,路靖少校、叶傅熙中尉各击落一架,张迺军机毁被俘,解放军一架米格十七爆炸。[62]

  • 10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布金门续停火两周。
  • 10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以中华民国军队在金门海域引进美国军舰护航为由,恢复炮击金门[63]
  • 10月23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离台,发表“中美联合公报”,认金门、马祖与台湾、澎湖在防卫上有密切关连。
  • 10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彭德怀发布《再告台湾同胞书》,宣布“双日停火”且单日也不一定炮击。此后自1958年8月23日开始的台海危机便在打打停停的情况下,逐渐冷却下来。

双方宣称的战果[编辑]

  • 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记录[64]:击落国军空军战斗机18架、击伤19架,俘飞行员3名,而解放军被击落、击伤飞机11架,沉失鱼雷艇2艘、伤1艘。炮兵部队投入32个炮兵营6个海岸炮兵连炮兵连计各型火炮439门,击沉舰艇7艘、击伤17艘,击毁水陆两用输送车14辆、缴获1辆,摧毁工事327处, 汽车9辆,雷达、电台7部,各种火炮30余门,毙伤国军中将以下官兵千余人,被击毁火炮32门、汽车8辆,伤亡官兵460余员、民兵群众218名。
  • 中华民国方面记录:在一百余次大小炮战中,解放军被击毁野(高)炮221门、炮位86处、炮兵掩体21座,油弹储存所17座、各型车辆96部、兵营4座,国军只损野(高)炮14门、油弹库1处、码头栈埠2处[65];双方海军18次大战,国军与解放军损失为2:108;双方空军10次大战,国军与解放军损失为2:32。死伤最多的军种为通讯兵,当有线通讯被炸断时,通讯兵必须背着通讯线圈,匍匐前进爬出碉堡去接通,在炮弹如雨的情况之下,前仆后继地誓死完成任务,反倒是于此次炮战中,炮兵的死伤较少。目前金门菜刀大卖到现在,其所用的钢材就来自当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打来的47万枚炮弹。

解密文件[编辑]

2008年5月13日Hans Kristensen根据解密的美军文件,金门炮战开始后美国空军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表示一旦总统授权使用核子弹,解放军对离岛(如金门)的进攻会立刻遭受美军的核子空袭。琉球美军嘉手纳空军基地储存有MK-6MK-39两种核子武器。[66]另外如果对解放军陆军核子空袭不能立即压制解放军,关岛美军安德森空军基地1958年8月中旬后有五架B-47轰炸机随时待命起飞轰炸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机场。[67]

历史影响[编辑]

亚利桑那大学政治学教授艾伦·S.惠廷(Allen Suess Whiting)认为,中国大陆对金门的行动事先对苏联“老大哥”没有任何交代,打乱了苏联外交安排,因此激怒赫鲁晓夫,进一步引发中苏外交关系破裂,是后来苏联取消对中国核援助的一个重要因素[68]

参考文献[编辑]

  1. ^ [1]《国防通识教育》第2册,p324
  2. ^ 2.0 2.1 2.2 2.3 王禹廷著:《胡琏评传》,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87年6月15日,第191页
  3. ^ 沈卫平原著、刘文孝补校:《金门大战》,中国之翼出版社,2000年,第16页
  4. ^ 周美华萧李居编:《蒋经国书信集——与宋美龄往来函电》(上),台北“国史馆”出版,2009年,第193页
  5. ^ 周美华、萧李居 编:《蒋经国书信集——与宋美龄往来函电》(上),台北“国史馆”出版,2009年,第194页
  6. ^ 周美华、萧李居 编:《蒋经国书信集——与宋美龄往来函电》(上),台北“国史馆”出版,2009年,第195页
  7. ^ 彭德怀在金门炮战中到底发挥了什么作用
  8. ^ [叶飞著,《叶飞回忆录》,第四十二章〈炮击金门与绞索政策〉,解放军出版社
    第三十九章〈金门失利〉1950年,中央已解除福建前线再攻金门的任务。]
  9. ^ 50年前台海金门炮战意在守住金马遏制"台独"
  10. ^ 金门炮战见证两岸默契 50年迎新起点
  11. ^ 1954年7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一定要解放台湾》的社论 "支持阿拉伯人民的反侵略斗争,不能仅限于道义上的,还要有实际行动的支援。"
  12. ^ 沈卫平原著、刘文孝补校,《金门大战》,2000年,台北,中国之翼出版社,第20页,ISBN:957-8628-20-X
  13. ^ 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办公室委托兰德公司研究著作,谢永湉译,1985年,《一九五八年台湾海峡危机》,中华民国国防部史政编译局,第320页
  14. ^ 14.0 14.1 14.2 朱和之,〈金门〉,2009年5月《历史月刊》第254期,第4-19页
  15. ^ 李志绥著,《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台北,时报出版,1994年。李志绥记录毛泽东对他说:“赫鲁晓夫不自量力。你不是要同美国拉近关系吗?好,我们放炮庆祝。这些炮弹留久了,就没有用处了,不放炮庆祝一下,做什么用?美国最好插手进来,在福建什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个一两千万人。看你赫鲁晓夫怎么说。”接下来他又讲:“我们有些同志就是糊涂,不明白这个道理,还准备渡过海峡打台湾。我是不赞成打过去,放在那里,是一个压力,内部就会团结。这个压力一没有了,内部就会闹起来。”李志绥观察道:“毛不但不想进攻台湾,即使金门和马祖也并不想以武力占取。他对我说,‘金门和马祖是我们和台湾联结起来的两个点,没有这两个点,台湾可就同我们没有联系了。一个人不都是有两只手吗?金门、马祖就是我们的两只手,用来拉住台湾,不让它跑掉。这两个小岛,又是个指挥棒,你看怪不怪,可以用它指挥赫鲁晓夫和艾森豪威尔团团转。’”
  16. ^ 《历史的真实──评李志绥回忆录》
  17. ^ 杨照,2003年,〈壮丽而人性的战争生活──重读朱西宁的《八二三注》〉,收录于朱西宁《八二三注》,台北,印刻出版社,第12-13页
  18. ^ 罗斯·特里尔(Ross Terrill〉著,胡为雄郑玉臣译,《毛泽东》,台北,博雅书屋,2007年,第390、406页,ISBN 978-986-83803-2-5
  19. ^ 沈卫平原著、刘文孝补校:《金门大战》,中国之翼出版社,2000年,第55页
  20. ^ 中国军舰博物馆(中字号). 
  21. ^ 21.0 21.1 美国国务院《美国的外交关系(1958年至1960年)》,第19卷·中国卷,1996年8月9日
  22. ^ 周美华、萧李居编:《蒋经国书信集——与宋美龄往来函电》(上),台北“国史馆”出版,2009年,第196页
  23. ^ 周美华、萧李居编:《蒋经国书信集——与宋美龄往来函电》(上),台北“国史馆”出版,2009年,第198页
  24. ^ 中国军舰博物馆(美字号). 
  25. ^ 周美华、萧李居编,《蒋经国书信集——与宋美龄往来函电》(上),台北“国史馆”出版,2009年,第199页
  26. ^ 中美建交前137次会谈
  27. ^ 李春玲:华沙会谈与中美对第二次台湾海峡危机的处理
  28. ^ 28.0 28.1 田立仁张之维,2008,台湾〈八吋自走榴弹炮史〉,台湾《全球防卫杂志》289期,2008年9月号。台北。页92-97。
  29. ^ 沈卫平,2000年,《金门大战》,P.89。台北,中国之翼出版社。ISBN:957-8628-20-X
  30. ^ 沈卫平:《8.23 炮击金门》,黄河出版社,第12章彼岸帅、将、卒,第4节“巨炮终于“请”来了”。
  31. ^ Morton H. Halperin. The 1958 Taiwan Strait Crisis-A Documented History (PDF). Rand Corp. 434–435. (英文)
  32. ^ 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办公室委托兰德公司研究著作,谢永湉译,1985年,《一九五八年台湾海峡危机》,P.227-236,266,中华民国国防部史政编译局出版。
  33. ^ 33.0 33.1 王禹廷著:《胡琏评传》,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87年6月15日,第194页
  34. ^ 链接到维基文库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告台湾同胞书. 维基文库. 
  35. ^ 周美华、萧李居编:《蒋经国书信集——与宋美龄往来函电》下,台北“国史馆”出版,2009年,第203页
  36. ^ 王禹廷著:《胡琏评传》,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87年6月15日,第194-195页
  37. ^ 周美华、萧李居编,《蒋经国书信集——与宋美龄往来函电》下,台北“国史馆”出版,2009年,第235页
  38.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关于停止对大金门等岛屿炮击的声明(1979年1月)
  39. ^ [2]
  40. ^ 4架雄鹰就在南澳岛上空以3∶0的大比分,击落2架、击伤1架敌机
  41. ^ 蒋经国<金门炮战的基本性质和发展趋势>,1958年10月29日讲,刊《只有战斗才能生存 只有生存才有希望》,黎明文化事业公司,页19。
  42. ^ 沈卫平著《8/23金门大炮战》黄河出版社 第三章 解放头顶 第七节 “八七”九霄激战
  43. ^ [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64172/85037/85039/6224051.html 8月14日这场空战,由于指挥紊乱,8号机周春富失去编队联系,在与十倍于己的敌群格斗中,击落敌机2架,击伤1架,自己也被击中,跳伞于平潭海域失踪(后确定为牺牲)。 ]
  44. ^ 台海战役--八一四平坛空战中华民国国防部
  45. ^ 蒋经国<金门炮战的基本性质和发展趋势>,1958年10月29日讲,刊《只有战斗才能生存 只有生存才有希望》,黎明文化事业公司,页19。
  46. ^ [http://www.chinamil.com.cn/site1/historymil/2005-04/20/content_1143401.htm 解放军持续进行炮击,并于8月24日出动鱼雷快艇拦击由金门逃向台湾的运输舰,当场击沉1艘,重创1艘,使岛上守军处于被封锁的状态。 ]
  47. ^ 47.0 47.1 复兴基地时期海军历次重要战役中华民国国防部
  48. ^ [沈卫平 著 《8/23金门大炮战》黄河出版社 第十一章 米格墙 第二节 豪勇孤胆战漳州 新华社海防前线26日电]
  49. ^ [沈卫平 著 《8/23金门大炮战》 黄河出版社 第六章 蓝蓝的料罗湾 第九节 料罗夜海]
  50. ^ [沈卫平 著 《8/23金门大炮战》黄河出版社 第十一章 米格墙 第三节 “给美国人看看”]
  51. ^ [沈卫平 著 《8/23金门大炮战》黄河出版社 第七章 “牌” 第七节 “第七舰队混蛋”]
  52. ^ 台海战役--九八澄海空战中华民国国防部
  53. ^ [沈卫平 著 《8/23金门大炮战》黄河出版社 第十一章 米格墙 第四节 教训和复仇]
  54. ^ [3]
  55. ^ 台海战役--九一八金门空战中华民国国防部
  56. ^ [沈卫平 著 《8/23金门大炮战》 黄河出版社 第十一章 米格墙 第五节 空中侦察窥金门]
  57. ^ [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64172/85037/85039/6224052.html 王自重驾机毅然从下方揳入敌机群,在连续击落2架敌机后,被“响尾蛇”从背后击中,血洒长空。 ]
  58. ^ 台海战役--九二四温州湾空战中华民国国防部
  59. ^ [沈卫平 著 《8/23金门大炮战》 黄河出版社 第十一章 米格墙 第五节 空中侦察窥金门]
  60. ^ 国防部长彭德怀就金门炮击告台澎金马军民同胞书. 
  61. ^ 金门炮战-战役史迹底下中国大陆报道
  62. ^ 台海战役--双十马祖空战中华民国国防部
  63. ^ 中国军事大事记(1949年—1959年). 
  64. ^ [4]
  65. ^ [5]《国防通识教育》第2册,p324
  66. ^ 823炮战期间美拟向厦门投核弹
  67. ^ Nukes in the Taiwan Crisis
  68. ^ “但私下里,苏联首脑显然被毛的单方面行动所激怒……金门在苏联停止核援助的决定当中所起的作用,不管是真是假,证明是重要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第14卷·第十一章 中苏分裂》,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第528页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