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陈日君
香港教区荣休主教
教区 香港教区
就任 2002年9月23日
荣休 2009年4月15日
圣秩
晋铎 1961年2月11日
晋牧 1996年10月20日
任命枢机 2006年2月22日
等级 司铎级枢机
个人资料
出生 1932年1月13日1932-01-13(82岁)
 中华民国上海市
国籍 香港 中国香港
教派 天主教
格言 平安抵岸全靠祂
IPSI CURA EST

陈日君His Eminence Cardinal Joseph Zen Ze-Kiun, S.D.B.[注 1],1932年1月13日)为天主教会枢机慈幼会会士。出生于上海国共内战时为躲避战火移居香港,1961年晋铎,曾任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2006年擢升为枢机,是香港教区第二位获此荣衔者。

简历[编辑]

陈日君牧徽

枢机牧徽(2006年3月24日至2009年4月15日)
主教牧徽(2002年9月23日至2006年3月23日)
助理主教牧徽(1996年12月8日至2002年9月22日)

他在童年时居于上海,12岁进入慈幼会备修院,1949年中国共产党上台后,修会失去办学权,来到香港的华南总修院,随后往意大利都灵慈幼大学学习并于1961年2月11日于都灵晋铎。1976年至1978年间于澳门慈幼中学担任校长;1986年至1989年间在香港仔工业学校任职院长;1996年10月20日获任命为天主教香港教区助理主教,同年12月8日正式由时任香港主教胡振中枢机祝圣为主教。2002年9月23日,胡振中枢机离世后接任香港主教的职务。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2003年表示自己秘密任命了一名枢机,除非教宗已作出了安排,有第三者知道他的身份,否则这位神秘枢机到底是谁将永远成谜,他的任命将于逝世后变成无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于2005年4月2日去世后,美国梵蒂冈曾指出李笃安范忠良可能是神秘枢机,但李笃安本人否认。

2006年2月22日,教宗本笃十六世宣布,委任陈日君为司铎级枢机,领托尔贝拉马拉科的玛利亚赎世主之母堂(Santa Maria Madre del Redentore a Tor Bella Monaca)司铎衔 [1];3月24日举行了擢升册封仪式。

按梵蒂冈规定,陈日君主教可于2007年1月年届75岁时向教宗申请退休,以盼望退休后能往中国大陆教学。但于同年3月21日,教宗本笃十六世御令陈日君继续留任主教一职。2009年4月15日,教宗本笃十六世批准陈日君退任香港教区主教。

2013年1月17日,庆祝中华民国与圣座建交70周年,陈日君主教赴台湾辅仁大学演讲、访问。[2]

社会事务的参与[编辑]

政治立场[编辑]

陈日君在政治立场上坚定支持香港民主运动,并强烈反对中共干预教会的传教活动及宗教自由

维基解密透露,美国驻港总领事于2009年12月向美国上报的电文中,提到陈日君,并称其为“泛民五老”之一。其余四老分别为李柱铭陈方安生、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李鹏飞[3]

2011年10月18日外泄的一份文件显示,黎智英于2005至2010年内,先后共捐款2,000万港元给陈日君,天主教香港教区副主教陈志明于17日回应记者查询时表明,陈日君并没有代表教区收取黎智英捐款,“教区帐目没有显示有收黎智英的捐款”,至于陈日君本人是否有收取,陈志明表示不知情。[4]陈日君10月19日承认曾收过黎智英巨额捐款,用于“不方便”动用教区经费的事情,捐款用途包括支援内地地下教会人士、捐助海外天灾的人道救援、赞助小朋友旅行及参与圣诞联欢、买商务客位机票到罗马等地参加宗教会议等。他强调从没花在自己享受上,对于往梵蒂冈时乘搭商务机位,他解释这是因为“年纪大,真系需要休息”。[5]

社会运动[编辑]

陈日君主教(图左)在反对基本法23条集会上带领会友祈祷

在接任去世的胡振中枢机出任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后不久,便展开了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的运动,他认为特区政府不使用白纸草案是愚弄市民。2003年7月1日陈日君为“七一游行祈祷,表示在《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行将立法的时刻,教友为了“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对得住下一代”,不得不用脚步来表示自己的立场。陈日君与教友进行分享时形容,“恶法威胁香港人的自由”,他呼吁人们“不要甘心做强权的奴隶”。他又多次强调自己反对暴力,而教徒心中也没有仇恨,更祝福在场维持秩序的警务人员[6]

在2004年6月3日即六四事件15周年前夕,香港教区举办了一个名为“民主中国”的活动。陈日君说,香港正受到一个“没有流血的六四镇压”,没有坦克车,但有顽固的保守派,诬陷民主派支持香港独立,以释法阻止香港市民讨论普选。2004年7月1日陈日君再次在维多利亚公园主持游行前的祈祷会,但没有参与游行。

2005年11月7日陈日君与多个香港教会团体联合召开记者会,抗议港府政制改革小组第5号报告书,欠缺对香港民主发展的方向、时间表、步骤和程式。陈日君又公开呼吁会友参加12月4日的“反对政改方案,争取全面普选”游行。[7] 政改方案被否决后,陈日君遭政务司司长许仕仁点名批评。

2010年6月20日陈日君发表声明,表示反对政府提出的“2012政改方案”,对民主党提出的“区议会方案”亦有保留。他呼吁民主党押后表决方案,指不应该在政改方案表决的最后一刻,转为就另一样还未弄清楚的东西,进行表决,他认为市民无机会就新方案发表意见,是对市民极度藐视。[8]

社会伦理[编辑]

陈日君直言自己在社会伦理道德的问题上虽然与其他新教褔音派教会相对宽容,但仍然保守:“我相信教会所做的事都是正确的,我完全认同教会的立场。相反,我觉得法律有时未必是正确的。”

陈日君向记者解释:“就像同性恋,未必是罪恶,但无论在医学还是心理学的角度来看都是不正常的,没有理由去鼓励、甚至合法化;堕胎等同杀人,即使是避孕也要用自然的方法。”[9]

2003年8月17日,同志组织“彩虹行动”的八位请愿人士闯进主教座堂,扰乱正在进行中的主日弥撒,以抗议天主教会反对同性婚姻的立场。上述事件后,陈日君主教与一些同性恋组织的人士会晤,澄清教会立场,并重申教会并不歧视同性恋人士。

反对校本条例[编辑]

2004年教统局香港教育改革中,引入俗称为校本条例(正式名称《2004年教育(修订)条例》)的管理政策,要求全港学校要在2009年前成立法团校董会,陈日君不但强烈反对,更控告政府,声称如果在与政府的诉讼中败诉,教区会放弃部分学校主办权。陈日君说:“讲穿了,也就是政府要办学团体权力下放给个别校董会,自己却揽集大权,直接管制每间学校。”2006年1月初两位教师先后自杀后,陈日君指事件和教育改革有关,促请政府立即停止教育改革。

2011年,对于教区司法复核《校本条例》被香港终审法院驳回,陈日君为表达遗憾,进行了三天禁食抗议,期间他只曾领圣体及饮水。

世贸争议[编辑]

2005年12月在世贸示威期间,陈日君批评警方处理示威游行的方式是“香港之耻”,引起各界批评。一班退休警一度拟到主教座堂抗议,陈日君于是在《公教报》赞扬前线警员,又指“香港之耻”是指警方高层。 此外有警察协会拟去信教宗投诉他在世贸会议期间对警方的批评,对此陈日君表示这是一种盲目支持高层的行为,反映社会的“向上奉承,向下欺负”风气。并指出,这种做法“有点奉承意味”,并反问说:“只要受批评的是我的上司,我就一定要支持?”[10]

坚持宗教自由及反对中国干预宗教事务[编辑]

陈日君枢机于2006年的平安夜子夜弥撒后向前来参观的大陆学生致送礼物
陈日君枢机及汤汉主教与香港教区
一众圣职人员

2000年发生的宣圣事件与中国关系僵化。当时,梵蒂冈教廷于10月1日册封曾在中国殉道的120位中、外传教士为圣徒,中国外交部则严厉抨击教廷此举是对中国宗教主权公然挑衅,是以殖民主义帝国主义侵略中国。 身为助理主教的陈日君主动投稿《明报》论坛版,痛批北京干预香港宗教事务、逼害大陆神职人员。[9]

陈日君于2008年11月接受天亚社采访,评论梵蒂冈国务卿泰西修·贝尔托内(Tarcisio Bertone)枢机2008年4月23日向九十位教廷认可的大陆主教发信。

贝尔托内枢机的信函指出,教宗邀请大陆全体主教“勇敢地履行你的牧职”,展示教会的公教性,并通过与政府当局展开直接和相互尊重的对话,取得“更加广泛的自由空间”。[11] [12]他也促请主教们“联合起来”,要求中共当局承认他们“真正自由地聚集在一起、真正自由地探讨问题的权利”,并确保“主教的祝圣只能在宗座批准后再进行”。

陈日君指出教廷有必要鼓励大陆主教捍卫教会教义,即教宗本笃十六世于2007年6月《致中国天主教徒牧函》中提到的教会原则。主教们现在应表现出与他们的牧职相称的行为。主教们需具有“英雄似的勇气”,因为教会的未来有赖他们。

陈日君鼓励大陆主教仿效首位基督徒殉道者圣斯德望,指出表明立场不会令他们“失落一切”。[13]

2014年10月,意大利杂志报道陈日君建议教宗方济各:“目前不要访问中国大陆,因为会被操弄,只能见到‘爱国’的主教,而不是那些追随教廷的信徒。”陈日君说,“中国没有公民自由,因此也没有宗教自由,可怜的主教受到奴隶般的对待。”[14]

支持港人争取真普选[编辑]

陈日君枢机于2014年10月表示:教宗方济各梵蒂冈大礼弥撒会见他时主动引用手无寸铁少年投石打倒全身盔甲手持利器巨怪的圣经故事,形容香港人向中国争取真普选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雨伞革命就如同大卫挑战歌利亚。教宗笑着说:“啊!啊!这就是用‘投石器’去打仗的那位。”陈日君则回应:“我来自香港的‘战场’,你大概也知道吧!请为我们祈祷,不要让暴力发生。”,然后再亲他的手。陈日君相信教宗鼓励他“不要害怕,天主在大卫身边。”大卫象征著香港学生,教宗的鼓励是指天主会助佑大卫战胜巨人。[15][16]

访问中国大陆被拒[编辑]

1998年3月是陈日君以访问性质到内地多个城市探访当地教会。“九八年四、五月时,我在罗马的主教会议上,批评中国没有宗教自由,麻烦就来了。”自此,陈日君多次申请前往内地访问及教学,均被拒绝。“我很气愤,便写信去骂中央,中央回信反骂我是梵帝岗的联络人,不尊重中国政府,我便再写信去骂他(中央宗教局),此后就再没有信了。”[9]

陈日君在1998年出任助理主教时公开支持教廷对被义和团所杀教士封圣后,被政府禁止访问中国大陆长达六年,中国日报新华社更多次发表对陈日君的批评。2004年5月3日,陈日君接受中国大陆“教会朋友”的邀请,访问上海,以私人身份参观访问,结束六年来的对峙。

退休[编辑]

陈日君枢机的主教帽

2005年9月19日,《苹果日报》在头版报道陈日君主教打算在2007年1月退休。[17] 他又说,希望可以到中国大陆或非洲教书,因为非洲的教师短缺。同为天主教徒的李柱铭指出,陈日君仍身壮力健,教宗可能会挽留他。但是,教会内与陈意见相左的派别则认为陈日君退休有助改善中梵关系。根据报道指陈日君在当时退休的机会相当低,原因主要有两个:首先教宗本笃十六世已任命陈日君成为一个主教会议委员会的成员;此外,陈日君已经晋升为枢机。枢机为一终生职衔。按照《天主教法典》第401条规定,年满75岁的教区主教须向教宗呈辞,而是否予以“挽留”,则由教宗按具体情况决定。

2008年10月,陈日君在第12届世界主教会议期间第三度向教宗作出呈辞的申请;同年平安夜当日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陈日君表示已经获得教宗本笃十六世的批准[18],并在2009年4月15日得教廷宣布退休后即时生效[19],助理主教汤汉自动接任了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一职。

2009年4月15日,教廷宣布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枢机以退休为由辞呈,已获教宗本笃十六世接纳,即时生效。汤汉于2009年4月16日起接任为天主教香港教区第七任主教。

注释[编辑]

  1. ^ 陈日君的英文姓名Zen Ze-Kiun是按照上海话拼写,国际音标[zəɲ.zəʔ.ʨyəɲ]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胡振中枢机
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
2002年9月23日-2009年4月15日
继任:
汤汉枢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