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犹太教圣经正典塔纳赫
基督教旧约圣经
目录
Aleppo Codex (Deut).jpg
转到《新约圣经》目录 →

雅歌旧约圣经诗歌智慧书的第五卷。雅歌这个名字取自书中的首句:“所罗门的歌,是歌中的雅歌。”根据希伯来文的逐字译法,这个名字是“歌中之歌”,意即卓越絶伦的歌。这样的説法跟“天上的天”——意即天的最高处——有异曲同工之妙。(《申命记》第10章第14节

雅歌与希伯来圣经不同之处,它并没有着墨于以色列的神耶和华和其与子民所订的; 或是如传道书箴言般教导智慧;相比之下,它以歌颂两性的爱为主.“两人互道称赞,与对对方的渴求,并奉献自身的欣赏.”两人和谐,互相渴慕对方,和亲近的喜悦;耶路撒冷众女子为爱侣组成了合唱团,作为在爱侣爱欲中的观众.

在现代犹太教中,雅歌会在逾越节期间在沙巴读出,标志着丰收之始和作为离开埃及的记念. 犹太传统认为它把二人爱侣的关系寓意著神和以色列的关系.

克拉克圣经评论说:它不是一辑歌集,而是一首歌,“一首举世无双,絶妙非凡的歌”。[1]“这首美妙絶伦的诗歌在以色列国中写成时,它的确堪称是旷世的伟大作品。”以上是生活在公元第一世纪的犹太“师尊”阿吉巴(Akiba)对雅歌的评价。[2]

雅歌在圣经中的位置[编辑]

 
基督宗教犹太教都接受为正典的书卷
创世记 · 出埃及记 · 利未记 · 民数记 · 申命记 · 约书亚记 · 士师记 · 路得记 · 撒母耳记 · 列王纪 · 历代志 · 以斯拉记 · 尼希米记 · 以斯帖记 · 约伯记 · 诗篇 · 箴言 · 传道书 · 雅歌 · 以赛亚书 · 耶利米书 · 耶利米哀歌 · 以西结书 · 但以理书 · 小先知书何西阿书 · 约珥书 · 阿摩司书 · 俄巴底亚书 · 约拿书 · 弥迦书 · 那鸿书 · 哈巴谷书 · 西番雅书 · 哈该书 · 撒迦利亚书 · 玛拉基书
天主教东正教都接受的次经
多俾亚传 · 犹滴传 · 马加比一书 · 马加比二书 · 所罗门智训 · 便西拉智训 · 巴鲁书(天主教的《巴鲁书》含《耶利米书信》,但东正教的《耶利米书信》独立成卷) · 但以理书补编(即比新教的但以理书多出的3个段落) · 以斯帖记补编(即比新教的以斯帖记多出的103节文字)
此外东正教还接受的次经
以斯拉续篇(1 Esdras) · 诗篇续编(即第151篇玛拿西祷词) · 马加比三书 · 马加比四书(附录)
Bible.malmesbury.arp.jpg 主题:圣经

雅歌在希伯来文圣经是属于“著作”中的“五卷”。“五卷”是犹太人在特殊节期时所咏唱的。雅歌是“五卷”的第一卷,在逾越节时诵唱的。在现代英文及中文圣经中,雅歌属于“智慧书”(即约伯记、诗篇、箴言、传道书及雅歌),这个编排源自拉丁通行本。

作者与日期 [编辑]

书拉密少女, Gustave Moreau

正如书中第一章第一节所显示,诗歌的作者应该是大卫的儿子所罗门王。书中七次提到所罗门的名字。所罗门王本身就是一位很会写诗的人(《列王纪上》第4章第32节),他具备充分资格写成这首希伯来诗歌的经典之作。雅歌书的语言、风格及观点上的一致,以及一再出现的重叠句,表明全书是由一个作者写成的。写作日期,推断为以色列王国分裂以前的时期,亦即是在以色列民被掳前或在公元前961年之前写成的,因为作者在诗歌中提到全国许多地名(耶路撒冷,沙仑,利巴嫩,得撒等)好像它们同属一个国家的,而且作者对动植物有惊人的认识(诗歌中提及十五种动物和廿一种植物),这与所罗门的智慧十分吻合,因此各研经学者均认为雅歌这首最上等的诗歌必然出自所罗门的手笔。

形式与结构 [编辑]

广泛认同著虽然雅歌没有剧本,但是它有一个架构.这在本卷书首尾的关系中可看到. 另外,有少数学者尝试找出此卷书的扇形结构,并以不同的方法达致不同的结果. 很多学者认为雅歌是一首以和歌的方式对话而组成的抒情诗,这种对话方式含有原始戏曲的成分。除此之外,学者也从雅歌中界别情歌的不同形式:

(1)描述诗歌(4:1-7,6:4-7,7:1-9是男描述女;5:10-16 是女描述男)
(2)自我描写(1:5-6,2:1,8:8-9)
(3)赞许之歌(1:9-11,4:9-11,7:7-9)
(4)倾慕之歌(1:2-4,2:5-6,8:1-4、8:6-7)
(5)寻找的叙述(3:1-4,5:2-7)
(6)游戏之歌(5:2-6:3)
(7)誓约之言(2:7,3:5,5:8,8:4)
(8)嘲弄诗(1:7-8)
(9)夸耀之歌(6:8-10,8:11-12)
(10)求爱的句子(2:5,2:17,4:16,7:11,7:13,8:14)

主题与神学[编辑]

雅歌揭示出爱情绝妙之美及迷人之处,是神给世人最好的恩赐之一。雅歌里的爱情之声和箴言第八和第九章里的智慧之声一样,暗示爱情与智慧对人具有强烈的吸引力。雅歌勾画出爱的美丽与乐趣。所罗门王的爱人书拉密女宣告爱是占有性的(《雅歌》第2章第16节),并坚持爱情必须是自发的(《雅歌》第2章第7节,不要惊动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她也宣告爱的力量胜过一切,可与死亡相匹敌;爱情燃烧起来时,如熊熊烈焰,连海洋大水都无法息灭(《雅歌》第8章第6节至第7节)。她肯定爱情的可贵,人用所有的财宝都买不到爱情,另一方面也不该用它来换取爱情(《雅歌》第8章第7节),书拉密女虽没有明说,却暗示了爱情乃是神赐给人类的礼物。


雅歌带出神的原意是要爱情在祂美好的创造里,成为受神祝福的生活中正常和甜蜜的部份(见《创世记》第1章第26节至第31节,《创世记》第2章第24节)。

(1)这爱是性爱的,并非指情欲,而是指两造在神命定的范围内,所享受身体相互的吸引及结合。
(2)这爱是浪漫的,有强烈的情感,却经过高度和时间的修炼。
(3)这爱也是理想化的,包含道德的特质,如仁慈、谦卑、含蓄、关顾和忠诚。认定浪漫的爱本身绝不能自足。
(4)这神圣和美好的爱只有在婚姻或受神祝福的关系中才能得以自由享受。

文学特色[编辑]

雅歌作者文笔高超,他以柔情细致的笔法,激发读者感性上的强烈反应,却避免粗鄙地去刺激感官,这是诗人最主要的成就之一。他将良人享爱佳偶的爱情,比喻为羚羊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或将她的两乳比喻为百合花中吃草的一对小鹿,就是母鹿双生的。或将佳偶本身比喻为一座充满上品水果的园子,开放给良人享受(《雅歌》第4章第12节至第16节),这些都表现了绝妙的诗艺以及对题材的敏感。

学者认为雅歌的文学高潮出现在《雅歌》第8章第6节至第7节,该处明朗地宣告爱情就是吸引男女在一起的爱,那种无与伦比的力量与价值。全书最后以一段两情相悦的互表来结束,暗示爱情会继续滋长。

在这首恋歌里,书拉密女的声音居主位。歌中十分清晰地表达了她的爱情经历,不论是她去爱人,或是她被人爱。这首歌开始时,她盼与爱人亲吻,最后以热切邀请良人所罗门王共享更亲蜜的关系作为结尾。

内容大网[编辑]

互相倾慕[编辑]

(1)标题:最优美之歌(《雅歌》第1章第1节
(2)爱的吸引(《雅歌》第1章第2节至第4节
(3)爱的自怜(《雅歌》第1章第5节至第6节
(4)爱的寻索(《雅歌》第1章第7节至第8节
(5)爱的承诺(《雅歌》第1章第9节至第14节
(6)爱的对白(《雅歌》第1章第15节-《雅歌》第2章第3节
(7)爱的进深(《雅歌》第2章第4节至第6节
(8)爱的誓约(《雅歌》第2章第7节

互相追求[编辑]

(1)两人相遇(《雅歌》第2章第8节至第9节
(2)爱情考验(《雅歌》第2章第10节至第14节
(3)亮起红灯(《雅歌》第2章第15节
(4)全然信赖(《雅歌》第2章第16节至第17节
(5)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雅歌》第3章第1节至第5节

爱情的成熟[编辑]

爱情的试探与巩固[编辑]

(1)爱的反面:漠不关心(《雅歌》第5章第2节至第7节
(2)危机与希望(《雅歌》第5章第8节
(3)和解之道(《雅歌》第5章第9节-《雅歌》第6章第3节
(4)爱的回应(《雅歌》第6章第4节至第10节
(5)婚姻关系复和(《雅歌》第6章第11节至第11节上)

爱情的享受[编辑]

(1)欢欣起舞(《雅歌》第6章第11节-《雅歌》第7章第5节
(2)爱中的自由(《雅歌》第7章第6节至第9节
(3)成熟的层面:爱里有安全感(《雅歌》第7章第10节至第13节
(4)成熟的层面:进深的亲密关系(《雅歌》第8章第1节至第4节

爱情的圆满[编辑]

(1)一幅真爱的图画(《雅歌》第8章第5节上)
(2)真爱从痛苦而生(《雅歌》第8章第5节下)
(3)对真爱的解说(《雅歌》第8章第6节至第7节
(4)真爱的成长(《雅歌》第8章第8节至第10节
(5)真爱的忠贞(《雅歌》第8章第11节至第12节
(6)在爱园中长相厮守(《雅歌》第8章第13节至第14节

主要内容[编辑]

第一乐章:互相倾慕[编辑]

爱情始于互相吸引。亲咀是爱意的表达,书拉密女渴望情人的热吻。真情的爱抚比美酒更使人满足,因为爱是人最基本的需要。真正爱的吸引,并非来自外表的装饰或派头,而是整个人的魅力“膏油”;而魅力却是整个人格的表现─“名”。书拉密女深信情郎所罗门王是非常可靠的,所以“快跑跟随你”。

青年男女在恋爱期间,非常着意自己的仪容,恐怕不够吸引力。生长在乡间的书拉密女在城中士女中自觉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乡下妹,然而她却拥有自然美,她的“秀美”和高贵的气质,“好像所罗门的幔子”。她的肤色黝黑,是长期在烈日之下工作造成,她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内在需要-“自己的葡萄园”。好一幕“灰姑娘”的缩影!但在情郎所罗门王的出现,她的地位就被提升,其内在价值便显露无遗。

情侣总有短暂的分开,心中会忐忑不安,忧心如焚,非常渴望见情郎,互诉离别之苦-“求你告诉我”。书拉密女寻索所罗门并非满足自己的需要,而是寻找机会满足他的需要-“我心所爱的”。虽然爱情是浪漫,但理性的抉择是难免的。在第八节,所罗门王提醒书拉密女,若她不明白又不了解其未婚夫所罗门的事业,并又不愿意作出适当的行动去配合他,那么,她最好不要与所罗门王结婚了,不如重操故业“把你的山羊羔,牧放...”。

“我的佳偶”表达出所罗门对书拉密女那份无微不至的关怀。爱情不只是欢愉,更包含愿意承担保护对方责任。所罗门以马来形容情人的美丽及美妙体态,也同时暗示她那无法抗拒的吸引和诱惑,他许下诺言要给爱人赠送更多更名贵的装饰品。

书拉密女也在准备妥当后才与王见面,她小心翼翼地走向国王,身上散发馨香,有如情爱的流露,使人如痴如醉。她非常欣赏她的爱王,将他比作“一袋没药”在她怀中,日夜陪伴她,给她充足的安全感,以及出现在沙漠绿洲中的“一棵凤仙花”,非常珍贵和独特。在书拉密女眼中所罗门确实是独特的一个。

他们互相赞美,女子是何等的纯洁和温良,男子是何等可爱和甜蜜,在情人眼中,每个人都一定拥有美丽、独特和可爱的一面。爱确能使人更新。虽然书拉密女认为自己平凡普通,但情人却保证她是出众的-“在荆棘内”,在爱人眼中她自我价值被大大提升了。她也赞美情郎所罗门是充满力量的,足以保护她,她尊重爱人的带领,“坐在他的荫下”来享受他给予的安息。“果子...甘甜”是彼此提升的结果。

在二7提到,爱不能被强迫,相反一定要耐心等待。书拉密女提醒所有想要建立爱情关系的人,要耐心等候神适当的时间(婚姻)来临。

第二乐章:互相追求[编辑]

此乐章描述一对恋人的迫切期待。少女何等盼望情郎的出现,情郎也急不及待想与情人会晤。王约书拉密女游山约会,但少女的矜持令王觉得她如高不可攀的鸽子,在高高岩石缝上筑了巢,使王望而不可及,也表达一种对爱情的考验,故意将自己隐藏起来,不让王见其貌听其声音,考验王的爱情是否真挚无伪。

可是爱情是脆弱不堪,需要小心翼翼地加以保护。任何扰害的因素如“小狐狸”都可能将爱情的“葡蔔园”破坏无遗。王可能开始觉得他们两人间的感情出了问题,必须立刻清除,且”抓住狐狸”。

趋向成熟的爱情--“我们的葡蔔正在开花”,自然会涉及更多坦诚的开放,而冲突也是在所难免的。因此恋人要互相全然信赖,经得起任何考验。

爱情需要时常作出抉择。如今书拉密女面对一种张力,就是他们之间的委身--“良人属我,我也属他”,以及所罗门王对国事之投入所带出的潜在冲突。纵然如此,这里清楚指出“爱是完全的付出,不问代价,全然信赖。”真正成熟的爱情,是一种在独占性及各别性之间的平衡,亦指出婚姻的排外性及互相依赖。书拉密女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她一方面心知王为国务劳碌,但另一方面又想能与王朝夕相对永不分离,因此她渴望王尽快回到她的身边。暗示一对恋人要学习在共同与分开之间的适应。

由于不是经常见到王,书拉密女忧虑与王的爱情是否稳固,令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发了一场恶梦,她”突然发现他不在了”,于是出去”寻找”,她热切渴望王,失望而悲痛。在梦中最后她几经波折终于找到王了,她恐怕再次失去他,所以就”拉住他”,并且带他回最有安全感的地方,就是她的”母家”。梦醒后,她深深认识到爱情并非是一种立时的满足,而是一种要付出代价的委身。她在神面前许下誓约,除非解决了他们之间的“小狐狸”,否则决不惊动爱情。

第三乐章:爱情的成熟[编辑]

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恋爱成熟时便自然进入婚姻的阶段。此段清楚描述新郎近亲的行列,途经旷野,朝向王宫进发的情况。庞大的仪仗队引起人的好奇。好一个大喜的日子,是婚筵的日子,是人生最重的时刻。

王赞美新娘体态美丽,《雅歌》第4章第1节至第7节是一首性爱的前奏曲。这里描绘新娘体态总共有七处,表示完全或完美的观念。“全然美丽,亳无瑕疵!”

(1)虽然被面纱所罩,但伋显出她秀丽,她眼睛温良,他们的性爱始于四目之接触,是爱慕与吸引的表达。
(2)新娘的头发柔顺美丽,新郎为之着迷,他轻柔抚摸,尽显其浪漫与温柔,这是性爱前奏气氛的培养。
(3)新娘在欢笑中显露出其洁白光亮、平排工整的的牙齿,性爱必须在欢愉和轻松的气氛下才能彼此满足。
(4)她的咀唇如一张樱桃小咀,咀唇含有表达之意,指出沟通也是性爱前奏重要的一环。
(5)她的两颊藏在面纱后面,但仍显出经润的色泽,精神而健康。指出健康的身体和充份的休息是享受性爱的必要条件。
(6)性爱不纯粹是肉体的,也牵及个人品格,颈项通常是用来表达个性和品格。新娘颈项秀挺,表明具良好品格,令新郎为之倾慕。
(7)新娘的双乳均衡,令新郎欲求爱抚,这里含有性爱嬉戏的观念,有如在百合花中吃草的一对小鹿。

性爱除了在肉体上的准备外,心理上的障碍也要清除。许多恐惧不安疑惑,如“狮子。。豹子”都会影响性爱的甜蜜享受。在性爱前,新郎感到非常兴奋:“你夺了我心,只看我一眼,一转你的颈项。”,新娘也同样兴奋,主动爱抚她的丈夫,且热吻他“咀唇滴蜜。。。舌下有蜜有奶”,她身体散发的芳香已令他神魂颠倒。

新郎称赞他的新娘忠贞不二:“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表达出新娘对贞洁的持守,只有其丈夫才可以进入她的园子。丈夫在性爱的给予成为“园中的泉,活水的井。。。流下来的溪水”,永远滋润她。新郎获得极大的满足,是完全结合的满足。

不能遗忘的是神是这婚礼的贵宾,他们的爱是从神来的,因此在五1处,表明神同意他们的结合,肯定这对夫妻的爱,祂喜悦今晚所发生的,所以向来宾敬酒祝贺新人“请喝!且多多的喝。”

第四乐章:爱情的试探与巩固[编辑]

第五乐章:爱情的享受[编辑]

第六乐章:爱情的圆满[编辑]

雅歌的价值[编辑]

这是一首歌颂爱情的诗歌。所罗门王以自己与书拉密女之间的爱情来表达 神与我们个人之间-真爱的意义。 真爱是发自于个人的意志,是超越教条之上的。真正的爱情是自发的, 这也是神所期待与我们的关系。 “不要惊动,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注:“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动爱情,等他自发”)。”(《雅歌》第2章第7节) 主动与愿意是爱的起始点。因为自发的忠信、坚贞与奉献的爱情才显得出真爱的可贵。这也是 神对人的爱的极致--给人自由,自由意识。神愿意我们是出自于个人的选择来爱祂。

参考资料[编辑]

  1. ^ Clarke’s Commentary, Vol. III, page 841.
  2. ^ The Jewish Mishnah (Yadayim 3:5).

参考文献[编辑]

  • Garrett, Duane A. Song of Songs.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23B. Nashville: Nelson, 2004.
  • Linafelt, Tod. "Biblical Love Poetry (...and God)".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Religion 70 (2) 2002.
  • Pope, Marvin H. Song of Songs: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Anchor Bible 7C. 2 volumes. Garden City, New York: Doubleday, 1977.
  • Theo Kobusch, Metaphysik, C. Metaphysik als Exegese des Hohenliedes, in Der Neue Pauly, Band 15, La-Ot, Stuttgart Weimar 2001.

阅读圣经[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犹太教 翻译和评论:

基督教翻译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