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死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黑死病在欧洲的蔓延(1346年至1353年)

黑死病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之一。起源于亚洲西南部,一说起源于黑海城市卡法,约在1340年代散布到整个欧洲,而“黑死病”之名是当时欧洲的称呼。这场瘟疫在全世界造成了大约7500万人死亡,根据估计,瘟疫爆发期间的中世纪欧洲约有占人口总数30%的人死于黑死病。

同样的疾病多次侵袭欧洲,直到1700年代为止,期间造成的死亡情形与严重程度各不相同。较晚的几次大流行包括1629年到1631年的意大利瘟疫、1665年到1666年的伦敦大瘟疫、1679年的维也纳大瘟疫、1720年到1722年的马赛大瘟疫,以及1771年的莫斯科瘟疫。关于这些疾病的异同仍有争议,但是其致命型态似乎于18世纪消失于欧洲。

黑死病对欧洲人口造成了严重影响,改变了欧洲的社会结构,动摇了当时支配欧洲的罗马天主教会的地位,并因此使得一些少数族群受到迫害,例如犹太人穆斯林外国人乞丐以及痳疯病患者。生存与否的不确定性,使得人们产生了“活在当下”的一种情绪,如同薄伽丘在《十日谈》(The Decameron)之中所描绘的一般。

14世纪发生于欧洲的事件,刚开始被当时的作家称作“Great Mortality”,瘟疫爆发之后,又有了“黑死病”之名。一般认为这个名称是取自其中一个显著的症状,称作“acral necrosis”,患者的皮肤会因为皮下出血而变黑。而黑色实际上也象征忧郁、哀伤与恐惧[1]

历史纪录对于黑死病的特征纪录中,有一些关于淋巴腺肿的描述,与19世纪发生于亚洲的淋巴腺鼠疫相似,这使得科学家与历史学家推测自14世纪开始的黑死病,与鼠疫相同,皆是由一种称为鼠疫杆菌Yersinia pestis)的细菌所造成。这些细菌是寄生于跳蚤身上,并借由黑鼠Rattus rattus)等动物来传播。不过由于其他疾病也有可能产生淋巴腺肿,因此也有人提出其他不同的观点[2][3]

黑死病的病原体现在可能已经灭绝[4]

成因[编辑]

鼠疫理论[编辑]

鼠疫杆菌(放大200倍)。导致鼠疫的细菌。[5]

解释黑死病成因的主要理论是鼠疫论。鼠疫耶尔森氏菌(Yersinia pestis)也是发生于1865年中国南方后传染至印度的瘟疫的病因。腺鼠疫(Bubonic plague)与败血性鼠疫(septicaemic plague)会经由与跳蚤的直接接触而传染,其中最主要的一类跳蚤,是鼠类身上的Xenopsylla cheopsis。许多细菌生活在这些跳蚤的身体中,阻塞跳蚤的胃部并使其变得饥饿。由于无法得到饱足,导致跳蚤不断地叮咬宿主。在叮咬与进食的期间,跳蚤胃里的细菌便经由血液流动到开放的伤口中,使得细菌散布到新的宿主身上。此外,被感染的跳蚤最后会死于饥饿。

人类的肺炎性鼠疫(pneumonic plague)有不同的传染方式。这类鼠疫是经由血液或肺部受到感染者所咳出的唾液来散布,而这些部位的感染,可能是始于淋巴腺类型鼠疫。以空气为传播方式的细菌,可能被附近的人吸入,造成肺部与喉咙的直接感染,而不需经过淋巴腺。

鼠疫杆菌生活在泥土中,以皮外寄生(ectoparasites)的方式生存于啮齿类与人类身上。Michel Drancourt将这些细菌的生态整理出散布模型[6]。对于草原土拨鼠所做的动物鼠疫(epizootic plague)观察显示,被细菌感染的动物尸体,可能比跳蚤更适合用来解释疾病的传染方式[7]

关于欧洲地区鼠疫的出现、散布与消失有一种假设:带有跳蚤并受到感染的啮齿类,能够将疾病传给不同物种。最早因贸易活动而经由黑鼠Rattus rattus)自亚洲传入欧洲;但是到了欧洲之后,又经由褐鼠Rattus norvegicus)进行更进一步的扩散。

棕色的老鼠似乎没有传染性的功能,也没有能力将跳蚤病传染至人类身上,而将其致死。老鼠的生态学中有很多错综复杂的事物,例如:老鼠的储液囊竟能和人类的互相影响。所以,说起间接性的传染,或者非跳蚤的传染病,储液囊就能分析出病毒的暴发与散播,而导致几个世纪的鼠疫。

其他理论[编辑]

根据历史学家巴尼·斯隆(Barney Sloane)的说法,黑死病的致病源头并非一般所认为的鼠疫耶尔森氏菌Yersinia pestis),他举出几个例子以支持他的说法[8][9]

  1. 老鼠也会感染淋巴腺鼠疫而亡,但他表示从14世纪的历史资料上看,并未发现有大量的鼠类骸骨存在。
  2. 据流行病学统计,腺鼠疫的感染个案应随着冬季来临逐渐减少,这是由于老鼠及跳蚤对寒冷的气候较为敏感,数量呈现季节性减少。不过研究表明在公元1348年的英国,黑死病传播速度在冬天大大加快,显示黑死病的致病源并非一般所认为的鼠疫杆菌,而是一种未知的致病源。

命名[编辑]

中世纪的人们称14世纪的灾难为“大瘟疫”。[10]丹麦的年鉴第一次用“黑色的”来描述这一事件,不只是因为患者晚期的皮肤会因皮下出血变黑,更确切的是指此事件给人带来灰暗可怕的黑色阴霾。[11]

参考文献[编辑]

  1. ^ Stéphane Barry and Norbert Gualde, "The Biggest Epidemics of History"(La plus grande épidémie de l'histoire, in L'Histoire n°310, June 2006, pp.38 (article from pp.38 to 49, the whole issue is dedicated to the Black Plague, pp.38-60)
  2. ^ New research suggests Black Death is lying dormant
  3. ^ Cohn, Samuel K. Jr. The Black DeathTransformed: Disease and Culture in Early Renaissance Europe. A Hodder Arnold. 2003: 336. ISBN 0-340-70646-5. 
  4. ^ Schuenemann, V. J.; Bos, K., DeWitte, S., Schmedes, S., Jamieson, J., Mittnik, A., Forrest, S., Coombes, B. K., Wood, J. W., Earn, D. J. D., White, W., Krause, J., Poinar, H. N. PNAS Plus: Targeted enrichment of ancient pathogens yielding the pPCP1 plasmid of Yersinia pestis from victims of the Black Death.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1-08-29. doi:10.1073/pnas.1105107108. 
  5. ^ Plague Backgrounder. Avma.org. [3 November 2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May 2008). 
  6. ^ Drancourt,, M.; Houhamdi, L; Raoult, D. Yersinia pestis as a telluric, human ectoparasite-borne organism. Infectious Diseases. The Lancet. 
  7. ^ Webb,, Colleen T.; Christopher P. Brooks, Kenneth L. Gage, and Michael F. Antolin. apples Classic flea-borne transmission does not drive plague epizootics in prairie dogs (pdf). Infectious Disease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April 7 2006 [2006-12-12]. 
  8. ^ (英文)Barney Sloane. The Black Death in London. London: The History Press Ltd. ISBN 0-7524-2829-2..
  9. ^ (英文)英国每日邮报(Mail Online):Black Death backtrack: Don't blame the rats, the plague was 'spread by PEOPLE',By CLAIRE BATES and LUKE SALKELD, ISSUED: 18 August 2011
  10. ^ a b c d e f J. M. Bennett and C. W. Hollister, Medieval Europe: A Short History(New York: McGraw-Hill, 2006), p. 326.
  11. ^ S. Barry and N. Gualde, "The Biggest Epidemic of History"(La plus grande épidémie de l'histoire), L'Histoire n°310,(2006), p. 38.

外部链接[编辑]

 
Search Wikimedia Commons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