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步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徐步高
Tsui Po-ko
20070414ap07y.jpg
徐步高驻守于东九龙总区警察机动部队期间的个人照片
出生 1970年5月17日(1970-05-17)
 中国福建省邵武市
逝世 2006年3月17日(35岁)
香港 香港尖沙咀
职业 警员:编号53533

徐步高英语Tsui Po-ko;1970年5月17日-2006年3月17日),已故前香港警务处警员,于1993年加入警队,于2006年3月17日在香港九龙尖沙咀广东道柯士甸道交界行人隧道中被军装巡逻小队警员曾国恆击毙,经过调查后,证实他涉嫌参与于2001年发生的梁成恩遇袭案丽城花园恒生银行劫案[注 1][1][2],被香港传媒予以“魔警”的称号。

2007年2月26日,死因裁判法庭将上述三宗开枪引致死亡案件的死因聆讯合并审理,于同年4月25日裁定徐步高非法杀害警员梁成恩、曾国恆和巴基斯坦籍的银行警卫Khan Zafar Iqbal,并且致使警员冼家强受伤;他本人则是合法被杀[3]

个人生活[编辑]

徐步高于福建邵武市出生,为闽西客家人,于1978年随母亲来到香港定居,翌年父亲与胞弟亦来到香港,一家团聚。他在观塘官立工业中学(今观塘功乐官立中学)就读,四年级时为理科生,因为成绩差而被日校停学,改在夜校留级,他在22岁时再战会考,8科中有3科合格[4],后来再次会考,达致5科合格,符合投考成为警员的基本成绩要求[5]。中学毕业后,徐步高曾经从事多份职业,包括在东区海底隧道任职二级交通督察,香港义勇军香港辅助警察队服务,并且曾经旅居欧洲9个月[6][7]。1995年,徐步高与任职社会工作者的女朋友结婚,婚后两人育有一女,一家三口居住在东涌裕东苑,其兴趣为旅行及运动,曾经参加马拉松毅行者及由警务处举办的体育比赛等,工余时亦有参与滑翔伞活动[8]

1999年4月17日,徐步高以头筹购入东涌东堤湾畔五座一个面积769呎的单位,购入价为260多万港元,当日夺得头筹的他兴奋地向传媒举出胜利手势,更表示“楼市一定唔会跌”、“楼股皆向上”等,其后他将该单位放租,由于楼市下跌,令其帐面上亏蚀逾70万元[9]。2002年起,徐瞒着妻子向自己一位居住在旺角庙街的张姓友人借用其住址,作为与银行通讯之用,投资户口包括中银香港恒生银行大福证券等,另有外汇投资,投资额以万元计[注 2][10]。2004年10月,徐步高的母亲张维美把15万港元存入徐步高的中银储蓄户口作投资用途,两星期后徐母在大福证券开设一个证券户口。在2005年2月,徐步高把35万港元现金存入徐母的大福证券户口内,让徐母投资,而徐步高本人亦于同年11月获授权可动用此户口的资金,徐母在庭上亦承认户口实质由徐步高操作[11]

2000年6月8日,徐步高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遇到河南探险家李靖,得悉他将驾驶单车参加宁夏举行的“中国银川国际摩托节”,于是决定结伴同行。两人于6月23日凌晨2时抵达,可惜摩托节已经闭幕。主办活动的银川市摩托车组委会秘书长陈锋得悉两人的经历后,主动接待两人3至4日,并且安排《新消息报》记者采访徐步高。陈峰送赠了大会的纪念品──上衣及纪念座,予徐步高[12]

2001年10月,徐步高携同妻子参加亚洲电视游戏节目《百万富翁》,连续答对10条问题,结果于回答第11条问题时出错,问题为:香港会议展览中心规模仅次于哪个国家?选择有为日本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正确答案为日本,惟两人拒绝使用锦囊,结果赢得60,000港元奖金[13]

徐步高曾经隐瞒家人在1999年至2005年期间在香港及深圳消遣,包括定期光顾指压中心、卡拉OK夜总会嫖妓[注 3][14]。2004年8月7日,徐步高与友人在东荟城的赛马会投注站投注,期间徐突然掏出75,000港元现钞,下注在当晚举行的亚洲杯足球赛决赛─—中国日本的赛事,两人合注8万港元投注日本胜,赔率为2.8倍,结果两人赢得224,000港元,徐分得21万港元,及著友人暂时保管,两日后再存入其户口[注 4][15]

任职警察[编辑]

徐步高于1993年投考加入香港警务处,成为警员[注 5][6],在警察训练学校毕业时获得颁授银笛奖;徐步高的射击技术相当优异,在警察训练学校练靶场及模拟银行劫案中的射击训练均全部命中目标,获得满分。在2001年至2005年年期,徐步高接受每季一次的射击训练及周年考试,每次均48发全部命中目标,获得满分,而根据练靶场纪录,徐以右手开枪。此前,徐步高在香港义勇军服务时,曾经训练左手开枪,他本人曾经向上司表示,自己左右手开枪皆灵活[16]。徐步高曾经向胞弟及友人表示警务沉闷、浪费青春,并且有意辞职[6]。1994年至2005年年间,徐步高先后被派驻东九龙总区警察机动部队机场警区(启德)、机场警区(赤鱲角)、青衣分区、大屿山北警区及所属的竹篙湾警岗,担任警车车长及驻守于军装巡逻小队

徐步高在1996年至2001年间,先后4次报考“警员/高级警员擢升警长升级检定考试”[注 6][17],其中于2000年8月举办的一次考试,他以68分成为在2,105名考生中的优异生,获得警察官方刊物《警声》访问[18][19]。1998年7月,由于徐步高处事冷静,能够独立地处理纠纷而获得上级赏识,推荐徐参加晋升警长的面试遴选,惟其资历与累积的“指挥官嘉许”不足,晋升失败。虽然徐其后多次报考晋升警长的笔试,惟自1999年起再无向上级自荐晋升。1999年至2003年间,徐步高前后3次投考机场特警组,第一次因为性格过于自我,不接纳他人意见而不被录用;另外两次则是因为体能不合格而不能通过遴选[4]

徐步高多次转换岗位与晋升均不成功,接连作出一些怪异行为,例如于2002年至2005年驻守青衣分区军装巡逻小队期间,徐曾经在一更内发出30张检控违例告票,在警署每月月结上,徐的检控遴例告票发出数量更是整个青衣分区之总和;徐步高前往中国大陆消遣时,在罗湖关卡高呼“平反六四、打倒共产党”的口号;在警署餐厅用餐时又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于2004年7月1日,以披麻戴孝的打扮,手持写有“民主”二字的相架,高调参与七一游行[4]

涉嫌参与罪案及死因聆讯[编辑]

凶徒在石围角邨杀警案现场留下的口罩,经过检验后,证实与徐步高的脱氧核糖核酸吻合
徐步高在案中所使用的史密斯威森军警型左轮手枪,枪枝已经严重锈蚀,枪柄则以黄色胶带包裹,枪内3发子弹悉数发射,余下3发弹壳。警方其后证实此为梁成恩被抢去的佩枪
冼家强与徐步高发生纠缠的隧道平台。经过近距离枪战后,两人躺卧在平台左上角,开火还击的曾国恆则躺卧在平台右下角的梯间

军械鉴证科证实徐步高在尖沙咀警员枪击案中所使用的史密斯威森军警型左轮手枪为殉职警员梁成恩被抢去的佩枪,相信徐步高涉嫌参与石围角邨杀警案及丽城花园劫杀案,有关调查于2006年年底完成,大量证据显示徐步高涉及上述3宗案件:

  • 石围角邨杀警案中,死者梁成恩身旁一个怀疑属于凶手的口罩,上面有死者和一名不知名男子的脱氧核糖核酸样本[20]。在与徐步高的脱氧核糖核酸检验比对后,证实两者吻合[注 7][21]
  • 丽城花园劫杀案中,匪徒穿着一件右胸有一个三角标志的红衣和美津浓球鞋[注 8][22]及深绿色头套。警务人员在徐步高位于东涌的住所搜查,先后检走逾60件证物及27盒生活录影带[注 9][23],徐步高在影带片段曾经穿着同款的运动鞋及相当类似的红色上衣。
  • 警察调查徐步高及妻子的八达通纪录,发现两人有交换使用八达通卡的习惯;其他发现他曾经在两宗案件发生前多次前往案发现场,而两宗案件都发生在他当值执勤前的空档[24]
  • 警察调查发现徐步高在丽城花园劫杀案后,其银行户口内出现总值约558,000港元的不明款项,而款项以现金存入的方式,存放在他个人开设的19个私人户口内,以其张姓友人于庙街的住址作通讯地址,全部在2001年12月后开设。[25]。另外,徐步高在该案后出境记录53次,先后到中国大陆35次和到澳门7次,其中有与家人旅游澳洲加拿大,亦与朋友纽西兰历险及旅游其他多个国家,消耗近20万港元。警察认为以他的家庭收支,难以负担有关旅费,因此资金明显来历不明[26]
  • 警察发现徐步高于2006年3月16日晚上11时48分(尖沙咀警员枪击案发生前一个半小时左右),下班离开东涌警署,徒步前往东涌裕东苑停车场取用电单车,以4分钟时间驾驶电单车前往逸东邨家兴停车场。其后,他转为驾驶一部报失的客货车,由东涌开往油麻地官涌街,泊车后步行抵达案发现场,警察模拟其所需时间约为33分钟,推测他于当晚12时21分抵达现场。探员在徐步高的电单车搜获与他离开警署时穿着类似的衣物,相信他在出发之前曾经易容及更衣[27]
  • 警察在徐步高的电单车捡获一张记录了巡逻警到人员到达广东道政府合署的签到时间及人员数目等资料的纸张,由此可以分析广东道行人隧道是尖沙咀分区及油麻地分区的交界,两区人员巡逻时都会经过隧道,惟由不同出口离开,路线不会重叠。警察怀疑有人刻意抄下两区人员签到时间,得悉凌晨1时半前两区人员均不会同时在隧道内出现[28]

死因裁判法庭于2007年2月26日起合并审理涉及徐步高的3宗开枪引致4人死亡案件的死因聆讯,聆讯共进行36日,由陈碧桥担任死因裁判官。警务处所提交的死因调查报告交代三案的调查结果、徐步高的背景及个人财务状况等。同年4月25日,陪审团一致裁定徐步高是杀害梁成恩、Khan Zafar Iqbal和曾国恆的凶手,而曾国恆在遇袭时开枪还击,法庭裁定徐步高被合法杀死。

跟踪政要及解放军驻港部队[编辑]

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在东涌警署由徐步高所使用的储物柜内,发现两本日记簿及一份绿色文件夹,记录徐步高于2005年曾经跟踪多名政治人物,包括乡议局主席刘皇发香港立法会议员黄宜弘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邬维庸,载有跟踪内容、定时观察及车牌纪录,又记录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鉴林马力张学明工联会议员陈婉娴座驾的车牌,记录了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居住在嘉慧园。日记亦记载了解放军驻港部队枪会山军营白加道司令员官邸的守军换班时间,动机未明[29]

心理分析[编辑]

成长阶段[编辑]

徐步高生前驻守的大屿山北警署。他于2006年3月16日晚上11时48分下班离开警署后,策动翌日凌晨发生的尖沙咀警员枪杀案

心理服务课警察临床心理学家徐佩宏透过家庭访问及徐步高生前写给妻子的16封私人信件,分析徐步高的成长阶段。童年时代,徐步高被父母刻意栽培为爱国青年,刻苦耐劳,有高度的自信心与自律能力。徐并无不正常的经历,尽管于7岁时迁居香港存有适应问题,只是整体生活快乐活泼,徐亦学会压抑情绪及掩饰痛苦。青年时期的徐非常懂事,广泛的阅读使到他比较同辈突出,而他亦试图证明自己独立,可以照顾自己。徐的父母于1990年婚变,及其本人的会考成绩不理想,对徐造成一定打击,徐将责任归咎于父亲,并且隐藏自己的悲痛[30]

1993年至1998年期间,是徐步高加入警务处及建立家庭的人生阶段。虽然徐步高在警察训练学校表现出色,惟开始遇到不少负面评价,被同学批评为自私及傲慢等,徐经常以其在学堂的优异成绩来表现自己,不过上司对其表现评读一般,使到他虽然在学校及内部考试成绩均优异,仍然没所作为。徐于加入警务处前认识其女朋友,两人结婚后建立了甚为美满的家庭,在此阶段徐的生活亦算健康正常,面对晋升警长失败亦没埋怨别人,只觉得自己原地踏步,一无是处。1998年,徐母向他坦诚婚变是个人责任,与徐父无关,令到徐无法理解,徐的思想与行为亦多次出现矛盾。同年,他向妻子留下16封信件后,与胞弟前往中国大陆展开3,000公里长的单车之旅,以抒解工作与生活所遇到的困难[30]

1998年至2001年期间,是徐步高心理状况的转折期。徐步高放弃晋升警长,并且申请任职车长10年,后来他感到后悔,同时多次申请加入精英部门,惟不成功。徐放弃晋升警长,却连续参加升级笔试,成绩理想虽然令他自觉比较优胜,而工作上亦一直期待表现与挑战自己,惟不获上司的认同,事业原地踏步,对徐带来不忿与不安。个人生活方面,结婚后迁居东涌的徐步高感到自己跟家人与朋友疏离,生活苦闷单调,因而曾经有过离婚的打算,并且开始嫖妓解闷[30]

2001年,踏入30岁的徐步高突然得到一笔来历不明、约50万港元的金钱,其后向友人借出地址以申请12个投资户口、8个储蓄户口,总共存入55.7万港元。徐步高面对这笔“不义之财”,令到一向奉公守法的他内心挣扎不已,即使于2002年与家人同游加拿大仍然难以开怀。徐步高于1998年致函妻子的信件中透露,他打算还钱予父亲,惟徐父于2002年要求他偿还近80万港元欠款,以帮助他置业,却遭到拥有50余万港元储蓄的徐所拒绝。专家认为徐的反常做法,显然在动用这笔款项上有“难言之隐”,本身亦为了秘密管理金钱而造成了极大的困扰。2003年,徐在金融市场上投资失利,损失了37万港元,令他怀疑自己的能力,感到混乱与沮丧,但是无处宣泄,加上晋升屡遇挫折,令徐的怪异行为于2004年升级,例如他在申请智能身份证时,无端在职业一栏上填上“无业”,而不愿意写上警察的身份。他亦开始对政治感到高度热情,深信要铲除虚伪的统治者,又曾经在警署饭堂用膳时无故大声唱起国歌,又大叫共产党下台[31]

徐佩宏并假设徐步高涉及三宗案件分析其心理,推断徐在梁成恩案前已经策划行劫,而他本身升职不遂,加入精英部门又不成功,令其挫折感加剧,更认为自己是制度的受害者。故此希望借抢夺警枪以辱警队,当时未必打算杀人,但是他在案发后必须将事件合理化,不断说服自己,梁成恩及护卫殉职,警务处及银行将会协助两人的家属。而2001年的两宗案件则使到徐步高内心不安,令其心理问题持续恶化,加上2003年至2004年年度,他首次在评核报告中成绩退步,导致他再次萌生犯罪计划,自信夺取两支警枪为使命,惟难度更高,他可能计划了数个月,亦显示他自信及能单独行动[32]

迷乱理论[编辑]

当警方消息于2006年3月17日下午公布了疑犯是徐步高之后[注 10],香港多份报章均于2006年3月18日刊登了香港城市大学犯罪学课程研究中心主任黄成荣的访问,以剖析其犯罪的心理因素。黄成荣认为,徐步高出现了迷乱理论的情况。他将徐步高个案套用在理论上,指出他因为在多次考试中都不能成功晋升,引起了他对上司的不满,但又不能向其反映意见,结果只好在外面的世界寻求满足和成功感而犯案,目的是宣泄不满的情绪。而徐步高的内向性格,令他可能会把自己看作为受害人,并形成了自己永远是最好的自大心理,而其他人则是错误的偏执想法,造成他表面上仍极度理智、深藏不露,家人及同僚未必能够察觉有异样[33][34][35]

黄成荣认为徐步高获得《警声》报导,令他对升级为警长存有很大期望。可惜屡次考试均告失败,令他有感“时不予我”及委屈,印证了“迷乱理论”及当中的“心理变异”状态,故此只好透过抢夺手枪及行劫来取得财富而达至个人满足,以弥补未能升级的“金钱损失”及“心理创伤”。由于徐步高是曾接受严格训练的警员,熟悉警方办案手法,加上警方掌握徐氏的资料,他为了其身份不被揭露,故他犯案时,他需要戴假发来掩饰,并在犯案时必须杀死有关的人士,以免警方能够从线索中追查出其真正身份[33][34][35]

分裂性人格障碍[编辑]

警方于徐步高储物柜搜出的证物,包括头套、假发等

警方邀请美国联邦调查局刑事调查专家麦克纳马拉(James J. McNamara)对徐步高的人格作心理评估。他根据警方提供的证人供词,认为徐步高可能患有分裂性人格障碍[注 11][36]。他指徐步高相当注重个人体能,但只喜爱个人运动,不会出席同僚的饮宴及庆祝等社交场合。可见他为人孤独,不需要社交成就,只争取事业上成功,但4次投考警察精锐部队失败,加上不理解自己“努力不懈地”发出违例告票却得不到上司赏识,上司要求他多做打击罪案工作,而不是抄牌,徐又未能满足指示,认为上司针对他,构成很大挫败感。最后追求刺激的他遂将想法付诸行动,去埋伏及杀害同袍,甚至光天化日下打劫,以追寻于军装生活中得不到的满足感[37]

然而,有关观点被其后出庭作供的青山医院法医精神科主管阮长亨反驳,他指有关说法只是片面评估徐步高的心理状况,而且涉及人格障碍的特征必须持续出现,并对当事人构成很大痛苦,才可判定他属精神病患者。徐步高于工作上无显著退步、与家人有亲密关系、性格亦无特殊改变,故不能满足精神病者应具备的诊症标准。他指徐步高自恋妄想及反社交,属对社会有特殊想法的“性格问题”,而不一定是分裂性人格障碍[38]

唐吉诃德式幻想[编辑]

警方邀请澳洲昆士兰科技大学犯罪学系主任教授博汉士(Roderic Broadhurst),分析徐步高的犯罪心理。他指徐步高带有乡音,存有异乡人心理,虽然聪明而没有机会继续高等教育,在警队又对事业不满,与同事关系一般,一直郁郁不得志。在尖沙咀警员枪击案发生前几天,徐曾经在竹篙湾警岗受到女上司批评其工作和文书能力,可能激发他潜藏的挫败及羞耻情感。在人际关系方面,徐与他人表面友好,实际上并不巩固。徐与妻子关系因1998年发生婚姻危机而疏离,虽然徐曾经写信给妻子承认不忠,并因女儿其后出生而令关系一度修复,但他并没有戒绝婚外性行为,两人关系可能因为幼女而勉强相处。而根据徐步高胞弟的证供,博汉士指徐步高不想与妻女同住,甚至认为妻子是他与朋友及家人疏离的原因[39]

博汉士推断徐步高可能有唐吉诃德式幻想,认为自己能改变世界。徐喜欢阅读中外战史,并高调表示自己对政治领导不满,可能觉得自己能够成为政治人物;而徐步高在家中床头贴著写有以下句子的A4纸张[39]

- 活着,我该做什么?
- 我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 和平、安逸只会造成停屯
- 冲突及对抗、战争才有新生
- 古时 无知创造神。雷电、火山、台风,人们无法解释,就用神解释
- 术士、巫师、修士、教宗有代神说话,统治阶层成形
- 统治阶层不能容忍人们对神的怀疑,这减低其合法性认受性
- 人生的目的是什么?矢

注:“屯”相信是“顿”的字误;“矢”怀疑为未完成的字体

显示徐步高想从普通人,升华到“”的层面。徐可能以为自己超越或幻化为“神”,因为只有“神”才有权力夺去他人生命[40]。博汉士认为徐步高有格斗性的性格倾向,加上其人格障碍,促使他以暴力解决问题,而他在1999年购入的东堤湾畔物业投资,承受经济损失,博汉士相信徐认为是政府一手造成,并迁怒于象征政府权威的警队之上,因此使命感驱使及权力控制,是与本案有关的部分犯罪动机。而依据性格推测,徐步高认为无人可理解他,对他人不信任,相信徐犯案时不会有同党[41]

媒体暴力[编辑]

尖沙咀警员枪击案发生后,传媒就事件进行连续几个星期的大篇报导,传媒很快将矛头指向涉嫌行凶的徐步高身上。几份销量大报冠以“魔鬼警察”、“狂魔”、“魔警”等标签,对徐进行媒体审判。有媒体刊登不少有待求证的新闻资料,例如“第四人呼之欲出”等,后来都被警方否认[42]

由于徐步高生前与妻子曾参加亚洲电视的电视游戏节目《百万富翁》,亚视其后表示为回应观众的网上留言,特别将有关片段剪辑,制作成《徐步高事件实录》,于2006年3月25日晚上7时35分播出,由艺员黄瑷瑶主持。该节目约长半小时,剪辑了相关案件的新闻片段,并完整播放徐步高与妻子(徐妻样貌及声音经过特别处理)参加《百万富翁》的9分钟片段。该节目原本打算邀请心理专家分析徐步高答问时的心理及性格,但最后取消该环节,只访问《百万富翁》节目主持人陈启泰,忆述对徐的模糊印象[43]。该节目未播出就已惹得议论纷纷[44],徐步高的遗孀更于当日下午致电亚视综艺、公关及宣传副总裁叶家宝,要求取消重播计划,但亚视方面只保证会处理画面,并拒绝其要求[45][46]。结果,该节目如期播出,并录得平均收视15点,观众收看人数达57%(相等于1,028,160人收看)。同时,广播事务管理局接获602宗投诉,指亚视播放该节目的做法不顾徐家感受、令人不安、不宜于合家欢时段播出、对警方调查构成不公,以及节目对徐步高造成人身攻击等[47]

其后徐的遗孀更发表声明,希望传媒给她及家人留一点空间,以免令她们感到生活雪上加霜;传媒对牵涉案情的其他受害者家属亦不放过,殉职警员梁成恩的未婚妻亦先后两次作出声明,请求传媒不要再干扰她的私人生活。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警务处处长李明逵在2006年3月23日出席与恒生银行合办的灭罪比赛开展仪式后,向记者表示以警方现有的资料,相信已足够证明徐步高有份参与梁成恩案及丽城花园恒生银行劫案。
  2. ^ 证人张振荣作供时表示,他曾经获徐步高授权拆信,查看交易内容,记得其中一项投资为基金买卖,投资额为1.95万美元(约值15万港元)。
  3. ^ 徐步高的生前好友,前警员李艺在庭上作供指,两人在1999年至2005年间多次相约到内地嫖妓,每次开支约500元;两人亦定期光顾旺角花园街一间娱乐场所,平均每月约1至2次。
  4. ^ 徐步高的生前好友,前警员李艺在庭上作供指出,在本地赌波未合法化的2002年,徐步高曾主动向他询问世界杯决赛外围投注的方法,并表示要投注5万元,李遂建议徐向澳门投注。两人于2004年亚洲杯的决赛赛事赢得22.4万元,对于徐步高突然有大笔现钞投注赌波,李艺称当时没主动问及,并相信是徐平日投资或积蓄所得。
  5. ^ 徐步高的胞弟徐步云在庭上指出,徐步高投身警察主要为了人工高、福利好,并非出于正义感的志愿。他忆述徐步高曾经提及“工作没有意思”,想转做教车师傅,过休闲一点的生活。
  6. ^ 徐步高于4次警长升级检定考试之中,1996年成绩为良好(Credit);1999年为及格(Pass);2000年为优异(Distinction);2001年为优良(Great Credit)。
  7. ^ 政府化验师彭志明在庭上指出,在香港要再找另一个拥有相同DNA组合的人,机会率为14.9亿分之一,机会极微。
  8. ^ 根据劫匪在现场遗下的鞋印,证实劫匪穿着的是美津浓男装27号半(日本尺码,即鞋身长度为31厘米)的波鞋。该款波鞋为2001年中推出市场的Next Alpha款式,型号8KO 00144,每对售价290港元。该款波鞋在港出售共800对,而尺码为27号半的仅有130对,并于2001年底全部售出。
  9. ^ 警方在死因聆讯呈上四段生活录影带片段,第一段于1999年12月31日拍摄,片中短发陆军装的徐步高兴奋地抚摸怀孕妻子的肚皮;第二段为2000年12月30日拍摄,片中徐步高与一名小女孩在东涌东荟城一带玩耍,片中显示他当时穿着美津浓球鞋;第三段为2001年3月17日拍摄,片中徐步高与女儿及青少年在篮球场打篮球,他当时亦是穿着同款美津浓球鞋;第四段于2002年3月拍摄,片中显示徐步高与小女孩等人到加拿大梅耶特河(Miette River)雪山区滑雪场旅游,片中他戴着一个黑色飞虎队头套。
  10. ^ 香港无线电视在2006年3月17日的“六点半新闻报道”首次报道“有消息指,今次枪击案疑犯是隶属大屿山北分区警员徐步高”及徐的一些生平资料,并刊登徐在《警声》第692期的访问照片(图片经过处理)。
  11. ^ 根据美国精神医学会的《精神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指出分裂性人格障碍者有9项特点,包括“介入观念、牵连观念”、“不寻常认知经验”、“奇怪观念”、“古怪想法及言语”、“多疑、妄想”、“情感表达不当、局促”、“外观行为古怪、偏离常态”、“除亲属以外,缺乏知心朋友”、“社交过分焦虑”,若附合5项要件者就属于分裂性人格障碍者,而专家分析徐步高附合后7项要件,可能患有此障碍。

参考文献[编辑]

  1. ^ “警察福利部援助徐步高家属”《成报》A4,2006年3月24日
  2. ^ 无线电视新闻及资讯部(2006)“2006年香港大事回顾”,2006年12月24日
  3. ^ “梁成恩、巴籍护卫、曾国恒可瞑目了 徐步高被裁定杀人凶手”《星岛日报》A06,2007年4月26日
  4. ^ 4.0 4.1 4.2 “母亲细说徐步高一生”《壹周刊》A054,2007年4月26日
  5. ^ “徐步高童年活泼敢于冒险 因父母离异自闭”《星岛日报》,2007年4月3日
  6. ^ 6.0 6.1 6.2 “父:徐步高打不还手 弟指兄当差为高薪福利”《明报》,2007年3月17日
  7. ^ “徐步高涉赌波集团?胞弟不相信 却不肯定有冇赌波”《太阳报》,2007年3月17日
  8. ^ “疯血爆发阳光男孩已‘死’”《星岛日报》P03,2007年4月26日
  9. ^ “投资物业损手 90万现金成谜”《太阳报》,2006年3月19日
  10. ^ “瞒私己投资 借老友地址”《明报》,2007年3月26日
  11. ^ “儿子取15万还35万 徐母不感奇怪没问来历”《明报》,2007年4月17日
  12. ^ “徐步高神秘红衣宁夏寻源 三角标志与劫匪红衣相似 警千里追查”《明报》,2007年3月15日
  13. ^ “夫妻档《百万富翁》捧六万 扬言会做善事 两月后又杀人”《太阳报》,2006年3月21日
  14. ^ “好友揭徐步高爱嫖豪赌 99年起旺角深圳寻欢 最密每周一次”《明报》,2007年3月24日
  15. ^ “一注7.5万买波 赌亚洲杯赢21万”《明报》,2007年3月24日
  16. ^ “徐步高瞒妻借地址炒外汇 双手皆灵活持枪”《星岛日报》,2007年3月27日
  17. ^ “徐步高仕途受挫现怪行 狂抄“牛肉干” 罗湖桥呼‘平反六四’”《明报》,2007年3月27日
  18. ^ “升级检定考试 优异生畅谈心得”《警声》第692期,2000年11月22日
  19. ^ "Diligent duo net exam distinctions", "OffBeat-News", 22 Nov 2000
  20. ^ “染梁血口罩发现他人DNA”《大公报》,2007年3月7日
  21. ^ “石桃楼枪杀案现场 口罩DNA与徐吻合”《明报》,2007年4月4日
  22. ^ “Mizuno波鞋露劫匪身份 庭上呈家庭照 抱女童男子穿同款波鞋”《明报》,2007年3月14日
  23. ^ “徐步高:活着,我该做什么?床边手写字条呈堂”《明报》,2007年3月14日
  24. ^ “徐步高用妻八达通掩行踪”《星岛日报》,2007年4月13日;“查八达通纪录 揭徐步高踩线”《明报》,2007年4月13日
  25. ^ “徐步高63户口提存避追查 投资蚀37万 20万存母户口”《明报》,2007年4月11日
  26. ^ “徐步高花20万游埠53次”《星岛日报》,2007年4月12日
  27. ^ “东涌下班往尖沙咀花33分钟 徐步高易容抵凶案现场”《太阳报》,2007年3月28日
  28. ^ “警方分析:精心挑犯案地点”《明报》,2007年3月28日
  29. ^ “徐步高跟踪亲政府名人包括刘皇发黄宜弘邬维庸纪录日志呈堂”《明报》A04,2007年3月28日
  30. ^ 30.0 30.1 30.2 “留妻16封信 展开三千里单车之旅 徐步高出走证能人所不能”《太阳报》,2007年4月3日
  31. ^ “徐50万来历不明投资损手 心理专家:内心挣扎 怪异行为升级”《明报》,2007年4月4日
  32. ^ “抢枪为辱警队”《太阳报》,2007年4月4日
  33. ^ 33.0 33.1 “专家:凶徒宣泄挫败感”《文汇报》,2006年3月18日
  34. ^ 34.0 34.1 “疑凶心理变异犯案—犯罪学家剖析”《明报》,2006年3月18日
  35. ^ 35.0 35.1 “亦正亦邪 徐步高属典型双面人”《星岛日报》,2006年3月18日
  36. ^ “FBI:徐步高或患分裂性人格 加入飞虎失败受挫 杀人打劫寻满足感”《明报》,2007年3月29日
  37. ^ “FBI专家推断符七项特质 徐患分裂人格障碍”《太阳报》,2007年3月28日
  38. ^ “青山医院医生:FBI说法片面”《明报》,2007年3月31日
  39. ^ 39.0 39.1 “徐步高:活着,我该做什么?床边手写字条呈堂”《明报》,2007年3月14日
  40. ^ “枪击案手法世界罕见”《大公报》,2007年3月30日
  41. ^ “认为杀人可操控别人生命 徐想改变世界自以为是神”《太阳报》,2007年3月30日
  42. ^ “悬疑枪击案新闻媒介沸腾 亚视求收视无顾观众投诉”《传媒透视》,2006年4月号
  43. ^ 《徐步高事件实录》的相关媒体现象研究,可参考:冯应谦(2006)“‘公共利益’VS‘公众的兴趣’”《传媒透视》2006年04月号
  44. ^ “亚视发死人财播徐实录 节目未出街 已有240宗投诉”《太阳报》,2006年3月26日
  45. ^ “亚视播《实录》 徐妻制止不果”《明报》,2006年3月26日
  46. ^ “徐妻要求取消重播《百万富翁》”《成报》,2006年3月26日
  47. ^ “亚视特辑收视劲 投诉602宗”《成报》,2006年3月28日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