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瓦戈医生(电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瓦戈医生
Doctor Zhivago
220px
基本资料
导演 大卫·利恩
监制 Carlo Ponti
大卫·利恩
编剧 帕斯捷尔纳克(小说)
罗伯特·鲍特(剧本)
原著 齐瓦哥医生
主演 奥马·沙里夫
茱莉·姬丝蒂
配乐作曲 莫里斯·贾尔
摄影 Freddie Young
Nicolas Roeg
剪辑 Norman Savage
片长 197 分钟
语言 英语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1965年12月22日
发行商 米高梅公司
预算 $1100万美元
票房 $111,721,910

齐瓦哥医生》(英语Doctor Zhivago)是1965年由大卫·连执导的爱情史诗式电影,改编自俄国作家鲍里斯·巴斯特纳克同名小说

情节[编辑]

故事主要围绕1905年至1921年的动荡时代发生,由1905年的血腥星期日及第一次俄国革命开始,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俄国革命俄国内战沙皇尼古拉二世被推翻及苏联成立。而叙述往事的情节则发生于1950年代中期至后期,不过电影中并没有提及明确的日期。

茱莉·姬丝蒂在电影中饰演的Lara Antipova

电影叙述齐瓦哥医生的同父异母哥哥-Yevgraf Zhivago(亚历·坚尼斯饰演)寻觅弟弟的情人-Lara Antipova(茱莉·姬丝蒂饰演)及女儿,Yevgraf其后在一项水坝工程项目中找到一位名为Tonya Komarovskya(丽塔·塔欣厄姆饰演)的年轻女子。Yevgraf相信Tonya就是他的侄女,并向Tonya忆述其作为诗人及医生的父亲-齐瓦哥的故事。虽然忆述往事的场面在电影中偶尔出现,但却与往事中的其他角色没有太大的回响。

Yevgraf告诉Tonya有关齐瓦哥医生的一生。齐瓦哥自小父母相亡(电影的序幕就是齐瓦哥医生母亲的葬礼),只遗下一个巴拉拉卡琴。自此齐瓦哥与舅父-Alexander Gromekos(拉尔夫·理查德森饰演)、舅母-Anna (Siobhán McKenna饰演)及他们的女儿-Tonya(成年后由洁若婷·卓别林饰演)同住。因为Gromekos是一名居住在莫斯科的退休大学教授,所以年轻时的齐瓦哥可以在医学院中跟随教授-Boris Kurt(Geoffrey Keen饰演)学习医术。虽然此时的齐瓦哥已是一位薄有名气的诗人,但齐瓦哥认为当诗人不足以维生,所以决意成为一位医生。与此同时,跟Lara同住及当裁缝的母亲(艾德里安娜·科里饰演),与有政治背景的律师-Victor Komarovsky(洛·史泰格饰演)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而Komarovsky亦是齐瓦哥医生父亲生前的朋友及生意上的伙伴。

Lara的朋友-Pasha Antipov(Tom Courtenay饰演),一名理想主义的年轻人。Pasha在一次和平抗议集会中,被一个哥萨克人以军刀所伤,并在脸颊上留下一道明显的疤痕。Pasha让脸上这道疤痕伴随他一生,一半是因为男子气概,另一半是因为他低微的社会地位,没有机会接受治疗。就在Pasha受伤的同一个晚上,Komarovsky把Lara带到一家优雅的餐厅(Lara代替了生病的母亲赴会),并诱奸Lara。

Lara对Komarovsky变得无法自拔,直至她母亲得知她跟Komarovsky的关系,并试图以服食自杀。Komarovsky发现Lara自杀的母亲后,随即找来教授Kurt及他的助手-齐瓦哥帮忙。这次亦是Lara跟齐瓦哥的第一次相遇。

其后Pasha投身俄国革命党,并告诉Komarovsky希望迎娶Lara。Komarovsky劝阻Lara及把她强奸,更指她的热情举动证明她是一个自甘堕落的女人。Lara为了报仇,带同手枪跟踪Komarovsky到一个圣诞派对(齐瓦哥与Tonya在此宣布订婚),在派对中Lara射伤了Komarovsky的手臂。Kamarovsky坚持不作追究并叫人把Lara带走。最后Lara在Pasha的陪同下离开;Pasha其实早已跟随Lara进入派对,并因而得知Lara的放浪与不贞。

剧情转到1914年8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Yevgraf因希望停止战争并把努力都放到革命上而从军;齐瓦哥(此时已与Tonya结婚)及教授Kurt成为军队的医护人员;Pasha则投身志愿军,并成为了军队中的英雄人物。当第二次俄国革命爆发,Lara为了到前线寻找Pasha而成为护士,但传闻Pasha已经战死沙场。随后俄军出现大规模的逃亡。

在Lara与一群逃兵逃亡期间,遇上了正赶赴前线的补给部队及齐瓦哥。补给部队叛变并杀死了军官而成为逃兵,齐瓦哥邀请Lara帮忙照顾伤者。二人在乡村建立了一家临时医院直至战争结束,二人亦在这时分开。

齐瓦哥回到莫斯科,才知道舅母Anna已经逝世,而舅父Gromeko的住所被革命政府分配给二、三十个不相干的人。不过齐瓦哥亦终于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儿子-Sasha,并在当地的医院继续以前的工作。某一个晚上,因为家中的粮食及燃料短缺,齐瓦哥打算偷一些木篱笆回家生火取暖,就在此时被Yevgraf发现并与他一起回到家中。Yevgraf告诉齐瓦哥,齐瓦哥写的诗被政府判定为敌对的意识形态,除了齐瓦哥本人,齐瓦哥的家人亦有可能因而受到牵连。所以Yevgraf安排齐瓦哥一家乘火车前往乌拉山脉的"Varykino",到Gromeko的祖家暂避。

齐瓦哥与妻子Tonya、儿子Sasha及舅父Gromeko登上一列守卫森严的运牛火车;火车上还有包括无政府主义知识份子-Kostoyed Amoursky(克劳斯·金斯基饰演)在内,被政府征召的一群工人,以及以及一大队士兵。火车经过一条曾被红军炮轰,名为"Mink"的村庄,而红军的指挥官-Strelnikov竟是传闻已经战死的Pasha。火车在村庄停下,齐瓦哥便下车四处徘徊及走到Strelnikov的火车附近,因被怀疑是刺客而被拘捕。事后齐瓦哥被带到Strelnikov面前,二人对话后,齐瓦哥想起曾在自己宣布订婚的圣诞派对中见过Strelnikov。Strelnikov告诉齐瓦哥,Lara在一个被白军占领,名为"Yuriatin"的市镇生活。最后Strelnikova派人把齐瓦哥送回火车上,而之前与齐瓦哥同样被拘捕的人,大部份经过Strelnikov审问后被当场射杀。

齐瓦哥一家抵达"Varykino"后,发现Gromeko祖家的大屋已被政府充公并贴上封条。恐防被定为反革命份子而被处死,齐瓦哥一家不敢进入大屋,只在一间细小的木屋中居住。齐瓦哥一家生活到翌年的春天,齐瓦哥前往"Yuriatin"寻找Lara,而Lara亦在当地的图书馆工作。二人相遇后重新了解对方,并发生了性关系。齐瓦哥对妻子Tonya感到十分内疚,直至Tonya怀孕,齐瓦哥再次前往"Yuriatin"及与Lara一刀两断。在返回"Varykino"途中,齐瓦哥被游击队俘虏,并被编排到Liberius(Gerard Tichy饰演)的部队工作。

在游击队中以医护人员的身分工作了差不多两年,齐瓦哥成功逃脱,但此时他的家人都已经移居法国巴黎。他重返Lara在"Yuriatin"的家,而Lara亦让他留下。二人重新开始他们的关系,但好景不常,Komarovsky在一个晚上来访,并说因为Lara是Strelnikov的妻子(Strelnikov此时在政府已经失势),所以他们正被俄国共产党监视。虽然Komarovsky提出协助他们逃亡,但是他们断然拒绝。二人带同Lara的女儿Katya到"Varykino"居住,齐瓦哥在这里再次开始写诗,日后令他成为著名的诗人外,更招来政府的不满。这时Komarovsky再次出现,说Strelnikov已经在行刑前自杀;由于一直没有拘捕Lara,只为令Strelnikov跌进陷阱,所以现在Lara有即时的危险。起初齐瓦哥未有理会,只是Komarovsky说出Strelikov在"Varykino"五哩之外的公路上被捕,齐瓦哥才答应让Lara跟Komarovsky离开。此时Komarovsky已被委任为蒙古的司法部长,但齐瓦哥最后仍留在"Varykino"。

数年之后,病弱的齐瓦哥回到莫斯科,Yevgraf替他找到一份医院的工作。在齐瓦哥上班的第一天,他坐在电车上看见街上的一名女子就是Lara,他随即下车并走在Lara后面。齐瓦哥在街上因心脏病发倒下,Lara没有见到他,也没有听到他的叫唤。之后Lara来到齐瓦哥的丧礼,惊讶之余,更是伤心欲绝。之前Lara在蒙古因革命爆发而与她及齐瓦哥的女儿失散,在Yevgraf的帮助下,仍然是徒劳无功。当Lara见过数百名孤儿后,使决定放弃。与此同时,齐瓦哥的著作因为政党改变方针而获准发行,齐瓦哥的葬礼亦引来大批民众出席。

电影开始,齐瓦哥的母亲去世(电影的序幕就是她的葬礼)并遗下了一个巴拉拉卡琴给齐瓦哥。齐瓦哥的养父跟他说:“这是母亲给你的礼物。”在电影中经常提到齐瓦哥的艺术天份,而齐瓦哥最后亦成为著名的诗人。在电影的末段,Yevgraf向Tonya Komarovskya说出了齐瓦哥的一生,Tonya否认是Yevgraf的侄女,并与男朋友离开。此时Yevgraf察觉Tonya背上都有一个巴拉拉卡琴(琴收藏在匣子中,无法知道是否齐瓦哥的红色巴拉拉卡琴),当他得知Tonya虽然从未学习过,但却擅长弹奏巴拉拉卡琴;Yevgraf说Tonya的天份是一份礼物。他肯定Tonya就是齐瓦哥跟Lara在蒙古失散的女儿,电影亦于这时终结。

主演名单[编辑]

背景[编辑]

这出由大卫·连执导的著名电影得以面世,是基于多个原因。鲍里斯·巴斯特纳克的原著小说举世知名,电影监制卡洛庞蒂(Carlo Ponti)更是希望她的妻子苏菲亚·罗兰,可以藉演出此电影展示她的才华。导演大卫·连在执导《沙漠枭雄》(1962年)一片后并获得空前成功,却因《沙》片以动作及冒险为主,所以决意拍摄一出浪漫爱情电影。曾在《沙》片中饰演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的左右手-谢里夫·阿里一角的演员奥玛·雪瑞夫,在得知大卫·连决定开拍《齐》片后, 因为喜欢原著小说而自荐饰演剧中Pasha Antipov一角(最后该角色由汤姆·卡特尼饰演)。而因在《沙》片中饰演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的演员彼得·奥图拒演齐瓦哥一角,大卫·连建议由奥玛·雪瑞夫饰演齐瓦哥,奥玛·雪瑞夫本人亦因此感到讶异(麦斯·冯·西度保罗·纽曼亦曾在大卫·连的考虑之列)。亦因马龙·白兰度詹姆士·梅逊先后拒演Viktor Komarovsky一角,最后由洛·史泰格饰演。柯德莉·夏萍曾被考虑饰演Tonya Gromeko,电影编剧罗伯特·鲍特同时游说亚伯特·芬尼饰演Pasha一角。不过,大卫·连却以索非娅·罗兰“太高”并适合饰演Lara Antipova,成功说服Carlo Ponti(并且透露罗伯特·鲍特无法接受索非娅·罗兰在早段电影中饰演一名未婚女子);除此之外,Yvette Mimieux莎拉·米尔斯珍·芳达也曾被考虑。基于茱莉·姬丝蒂在电影《说谎者比利》(1963年)中的表现及约翰·福特(茱莉·姬丝蒂参演电影《鹃血忠魂(Young Cassidy)》的导演)的推荐下,Lara一角最终落入茱莉·姬丝蒂手中。

当时原著小说在苏联被禁,所以电影大部时间在西班牙拍摄,并长达十个月。整个莫斯科的布景在马德里外搭建;而齐瓦哥跟Lara Antipova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建立的临时医院,以及Alexander Gromeko的祖家-"Varykino",则在索里亚拍摄。由于在西班牙无法拍摄漫天风雪的情景,电影中部份冬季的情节(主要是外景),以及齐瓦哥从游击队中逃脱一幕,都是在芬兰拍摄。至于齐瓦哥一家乘坐火车到乌拉山脉的情节,则是在加拿大拍摄。

在"Varykino"的“冰宫”同样在索里亚拍摄,只是把冰冻的蜂蜡填满屋内。游击队冲锋横渡结冰的湖面的一幕,是把铁板放在干涸的河床上,再加上大理石的粉末作为假雪。电影中大部份冬季的景像都是在温暖的气候中拍摄,部份时间温度更是高达摄氏三十二度。

电影与原著小说不同之处[编辑]

这出电影一般来说可算是忠于原著,主要情节未有删改,而故事亦只从小说中作出少量的修改。但是虽然有些细节-尤其是小说中的历史及政治方面,都经过掩饰或修改。小说中差不多一半的角色未有在电影中出现,部份角色的出场机会亦明显被删减(尤以Anna Gromeko, Pasha Antipov及游击队指挥官Liberius为甚)。其他只在电影中出现的角色(革命党的Kuril、游击队的逃兵、Commissar Razin及"Varykino"的土地管理员Petya)均是合并小说中的角色而来的原创人物。甚多影评家指电影中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描述,被删减至只有五分钟的片段;以及齐瓦哥在游击队中担当医护人员的情节,虽然在小说中有差不多七十页的描写,但在电影中并未有花太多的时间叙述。

这些情节上的删减应该是导演大卫·连的主张,在编剧罗伯特·鲍特的剧本中即使以简略的方式处理历史及政治背景,却有更深入的描述。齐瓦哥身处游击队的情节中,小说中曾提及Liberius杀害濒死的游击队队员。齐瓦哥在逃脱后,他的马匹被一群无家可归的小孩杀死作为食物。当齐瓦哥经过一群小孩之中,小说亦曾暗示这群小孩吃掉他们父母的尸体。

在电影跟小说中变化最大的角式,相信是Pasha一角。在小说中,Pasha是一名对革命一知半解及厌恶政治的军事领袖,他最终失势亦因为他不是真正的革命党员。不过在电影开始时,罗伯特·鲍特把他描写成一个革命党的中坚份子,尽管随故事发展,他变得比以前无情。小说中失势后回到"Varykino"的Pasha,与齐瓦哥见面后自杀身亡。罗伯特·鲍特本想把这段情节搬到电影,大卫·连却删减了这一幕,改为由Komarovsky道出Strelnikov的结局。

而故事发生数十年后,Yevgraf与Tonya会面的情节,亦是在电影中加插,用以带出对往事的叙述。奥玛·雪瑞夫事后亦笑言加插这段情节,是为了安慰观众齐瓦哥与Lara最终成为一对,即使观众要在电影开始后两小时才得知这结果。

外界反应[编辑]

尽管电影在票房上取得骄人成绩,被提名奥斯卡金像奖并获得多个奖项;但亦有大量影评人抨击电影过于冗长,以及电影中对齐瓦哥与Lara Antipova之间的浪漫恋情。在试映会后,电影被批评冗长及步伐缓慢;导演大卫·连在正式公映前从原长超过220分钟的影片中,剪掉十七分钟的片段,而被剪掉的片段最终不知所踪。大卫·连认为这些批评都是针对性,并表示余生不会执导其他电影。幸而,数名评论家-包括Richard SchickelAnna Lee为电影平反,而票房的成绩亦令对大卫·连的批评不击自破。大卫·连其后于1970年执导电影《雷恩的女儿》,余下只有1984年他最后的电影-《印度之旅》。

大卫·连执导的电影《齐瓦哥医生》经历时间的考验,电影对流行文化及时装留下持久的标记,时至今日仍是一出著名电影。电影中莫里斯·贾尔让人萦绕于心头的配乐-特别是"Lara's Theme",成为电影史上最著名的配乐之一。事隔多年,电影已经获得高度殊荣,在今时今日与大卫·连执导的电影《沙漠枭雄》、《相见恨晚》及《桂河大桥》被受赞扬,更被誉为大卫·连的最高杰作之一。

电影与小说在苏联同样被禁,直至1994年才在俄罗斯上映。

美国电影学会百年系列[编辑]

奖项[编辑]

奥斯卡金像奖[编辑]

金球奖[编辑]

康城电影节[编辑]

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编辑]

  • 最佳电影(提名)

格林美奖[编辑]

  • 最佳影视原创专辑(Album of Best Original Score Written for a Motion Picture or a Television Special)(罗伯特·鲍特,获奖)

轶事[编辑]

  • 洛·史泰格用了十二个月参与电影《齐瓦哥医生》中的演出。
  • 《齐》片的收益,高于由大卫·连执导的其他电影的总和。
  • 亚历·坚尼斯与大卫·连在拍摄《齐》片期间经常发生争执。根据亚历·坚尼斯的说法,大卫·连摆出一副“巨星级导演”的姿态,并屡次针对亚历·坚尼斯的个人及演技。这导致二人决裂,直至差不多二十年之后,二人才在《印度之旅》一片中再度合作。
  • 《齐》片中的大部份“室外场景”都是在“室内”搭建。
  • 丽塔·塔欣厄姆只花了两个星期完成她的戏份。
  • 《齐》片末段中齐瓦哥在街上见到的女子,到底是真是Lara Antipova,抑或是人有相似,引起了爱好者之间争论。若然该女子并非Lara,将会是更大的悲剧与嘲弄。事实上,在这幕中饰演该女子的确是茱莉·姬丝蒂本人。Lara随后亦有在丧礼中出现。
  • 大卫·连以《齐》片中齐瓦哥与Lara在逃兵之中相遇一幕,向他其中一出喜欢的电影-由金·维多执导的《大阅兵》致意。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