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中國泡沫經濟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國泡沫經濟是一些經濟專家預測中華人民共和國可能會出現的經濟問題。1970年代末以來,中國領導人實行改革開放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嘗試引入了許多資本主義成功的經驗,使經濟得到了高速發展。1978年以來中國內地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已經增長近十倍[1]。如此長期高速的成長,能否持續發展已成國際經濟學者話題。2011年年中時,中國經濟泡沫化已經成為一些國際經濟學者共同預測的可能發生的情況。

中國的黑色星期二[編輯]

2007年2月27日,上證綜指單日跌了百分之8.8,深圳成指下跌百分之8.5,雖然價格下跌但未影響景氣,嚴格來說是市場修正,但可見股票市場的泡沫性。[2]

危險因素[編輯]

房地產泡沫化[編輯]

約自2000年以後至今。中國房地產泡沫,一般認為在上海北京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中表現明顯。從2005年至2009年的平均房價已漲了三倍。美國房地美(Freddie Mac)模式與研究部華裔主任陳劍於2011年11月指出,中國房價已全面超過美國。他認為中國房地產泡沫開始破滅,破滅的方式是雪崩式的崩盤,還是逐漸地下行,還難以判斷。[3]

地方政府債務危機[編輯]

世界金融危機發生以後,中國政府推出四萬億投資的經濟刺激政策[4]。經濟刺激政策指導下大上項目和基建造成許多超建,地方政府有大筆赤字。另一方面,中國近年來以GDP地方官員的工作成績指標[5][6],導致地方官員大量推動由政府出資的公共工程或政府的辦公大樓,為GDP灌水,也造成許多超建與地方政府的赤字。地方債務危機已經在中國各地開始爆發。

高通貨膨脹[編輯]

加上中國通貨膨脹高過銀行存款利率銀行存款無法保值。傳統的銀行存款已被有風險的金融投資所取代,投資市場現金充斥,加劇房地產泡沫化。

製造業面臨困境[編輯]

製造業面臨人民幣升值稅負過重等因素,產能嚴重過剩,投資經營環境惡化等困境。企業家將大量資金投入樓市、股市,加劇房地產泡沫。

資金外流[編輯]

國內投資環境惡化,2011年6月,一批批中國投資客已絡繹成為加拿大溫哥華等地的房地產投資者[7]美國加州豪宅、酒店、旅館的買家[8]日本泡沫經濟時日本買家亦曾經大肆進入美國的房地產市場。

經濟專家的意見[編輯]

進入21世紀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房地產持續走熱,對此,許多國際經濟學者如葛林斯班井坂忠明香港首富李嘉誠、「香港巴菲特」李兆基皆認為這是新一輪泡沫經濟的開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此說法並不同意。

末日博士[編輯]

美國凱因斯派經濟學家紐約大學的教授魯里埃爾·魯比尼曾經準確預測2008年金融海嘯而一夕成名。人稱末日博士的魯比尼在2011年4月認為中國在2013年之後,將遭遇經濟硬着陸。他認為中國對於有形資產、基礎設施與不動產過度投資。空蕩的機場高鐵以及無際的高速公路,成千上萬新建成的中央及地方政府的辦公大樓,無人居住的新建小區,以及為防止全球價格下跌而關閉的嶄新的冶煉鋁爐等等都是徵兆[9]

他認為中國的過度投資將最終導致巨大的浪費,並在未來出現經濟低速增長。「長期實行以投資拉動的經濟增長,將會出現產能、不動產以及基礎設施的嚴重過剩,因此一旦進一步的固定資產投資難以為繼,將會在未來加劇出現經濟下滑。到2012-2013年政治交接,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們可能會維持經濟的高速增長,但會在未來產生極高的代價。」他認為解決之道是實施綜合改革,其中包括:更快的貨幣升值,對居民的財富轉移,對於國有企業進行徵稅或者實施私有化,廢除戶籍制度,以及放鬆對金融的管制。[9]

韓偉森[編輯]

2011年6月,世界銀行駐北京首席經濟學家韓偉森表示,中國應考慮進一步提高利率,控制物價,防止出現房地產和其它資產泡沫[10]

渣打銀行[編輯]

從房價與市民收入的對比來看,北京位居世界最昂貴的房地產市場之列。據渣打銀行估計,大連天津等中國二線城市到2011年年底可能會出現足夠銷售20個月的存量房,給房價帶來巨大的下跌壓力。渣打銀行並預計,中國很多城市的房價會下跌10%到20%[10]

尼古拉斯·拉迪[編輯]

就在2011年4月,中國問題專家尼古拉斯·拉迪在華盛頓的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會議期間駁回了「所謂的中國樓市泡沫」的考量。2011年6月他改口說,中國房地產市場的不景氣可能會在中國產生一個「非常、非常重大的經濟修正」,其他主流經濟學家同意他的看法。是什麼在兩個月中改變了呢?眾人日益認識到,中國2009年和2010年的的大規模經濟刺激支出和貸款,大都花在購買土地,將房價以不可持續的方式哄抬上去[11]

朱夏蓮[編輯]

2011年6月22日,惠譽國際評級服務分析師朱夏蓮(Charlene Chu)在北京表示,國有企業都負有沉重的房地產債務。她曾經記錄了在中國的官方統計數字低估了貸款總額。因此,在房地產市場價格大幅下跌時,會產生大批不良貸款,將對中國的銀行有沉重的打擊。換言之,中國一旦房地產泡沫化可能會導致銀行危機,將陷入與美國的次貸危機日本泡沫經濟類似的困境[11]

大前研一[編輯]

日本著名管理學家、經濟評論家,曾經正確預測了日本經濟泡沫的破滅大前研一在2011年表示,中國現在有大概8000萬套空置房是用於投機,由於可以很容易地取得銀行貸款,這些人支付的房價已經達到年收入的80倍。房價最理想是年收入的5倍,比如在法國房價是年收入的5倍,在日本是8倍左右,而日本在泡沫時期房價也僅僅是年收入的15倍,15倍之後泡沫就破裂了[12]。他認為不斷上漲的房價只有在經濟必須保持不斷增長、個人收入不斷增加的情況下可以維持。但如果這個假設成立,房價一直上漲,永遠都買不起房子的人越來越多,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就不再是經濟問題,而是社會問題[12]。他認為中國經濟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房地產泡沫,為了避免重蹈日本覆轍,應該將泡沫儘早吹破[12]

另外,日本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由於貿易的成功,日元美元匯率也從360升值到了90,這個過程中日本企業必須不斷地提高生產率和創造新產品,否則就沒法生存。現在中國也開始有同樣的經歷,但人民幣僅僅從8升值到6.5,很多企業已經受不了了[12]

郎咸平[編輯]

2011年7月21日知名經濟學家郎咸平廣州舉辦的南國書香節中主講「中國經濟到底怎麼了」,表示中國經濟已經生病了,房地產價格居高不下是經濟發燒的泡沫現象。目前製造業面臨人民幣升值,稅負過重等因素,投資經營環境惡化,產能嚴重過剩等困境。企業家將大量資金投入樓市、股市。另一方面,通貨膨脹嚴重,貨幣貶值,為了規避通貨膨脹的損失,民間大量資金投入樓市、股市,從而加劇房地產泡沫。

郎咸平指出早在2011年4月份,地方政府即出現債券還款違約問題,雲南四川上海哈爾濱廣東等省市出現地方政府債券大面積違約現象,利息付不出。中國已經產生債務危機,地方政府為了還債,勢必造成國資委所管轄的上市公司套現。中國債務危機也使得機構投資人撤資股市,從而導致股市疲軟[13]

佐力克[編輯]

世界銀行(World Bank)總裁佐力克(Robert Zoellick)2011年9月1日表示,過去30年中國經濟驚人成長動力來源已開始逐漸失去活力,凸顯亟需改革。他表示,若中國要維持強勁成長,就不能僅仰賴出口及投資,須透過擴大國內需求重新取得平衡。佐力克說,如果沒有根本改變,中國會使全世界及本身經濟問題惡化:更不平衡、食物及天然資源價格更高、更多環境損害、更難應付日益老化的人口及過度仰賴外國市場[14]

何清漣[編輯]

2012年6月21日,何清漣表示中國經濟衰退「狼真的來了」。以往拉動中國經濟成長二十餘年的三駕馬車(出口、投資、消費等)早在2010年就開始失靈。直到2012年5月公布各種數據,人們才相信「狼真的來了」[15]

保羅·克魯格曼[編輯]

2012年6月21日,保羅·克魯格曼Paul Robin Krugman)表示:從某種程度上說,中國的「低消費高投資」經濟就是一種龐氏騙局。中國企業正在瘋狂投資,不是用來興建服務於消費者的產能,消費者購買的東西其實不多;這些投資是用來為投資品買家服務的——實際上,現在這些投資是為了利用未來的投資,進一步擴大產能。所有這些產能可以生產出來的產品,是否會有最終買家呢?不清楚。所以說,這就是某種形式的龐氏騙局。中國不知道如何放慢速度——其經濟就像單車一樣,如果不往前行,就會倒地。中國龐氏單車正在衝向一堵牆。而且,這隻法西斯章魚已經唱響了它的絕唱。[16]

媒體分析報導[編輯]

時代週刊[編輯]

很少有經濟學家懷疑,中國的經濟增長最終將減緩,唯一的問題是減緩多少和何時發生,是硬著陸或軟著陸?[17]。許多中國高級官員都暗自擔心「硬著陸」[18]

官員意見[編輯]

習近平[編輯]

2011年08月19日,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美國副總統拜登共同出席中美企業家座談會表示中國有信心、有能力保持國民經濟平穩較快發展,經濟決不會出現所謂的「硬着陸」[19]

巴曙松[編輯]

2011年8月19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巴曙松在「2011西部資本論壇」上指出,應對新一輪全球經濟危機,中國具有有利條件,可以避免經濟硬着陸。他認為日本韓國在產業升級時,製造業在本土成本昇高時,即向中國和東南亞遷移,導致本土增速下滑。中國當前轉移大部分是從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轉移到中部和西部地區,仍然在國內。另一方面,中國經濟在轉型,勞動密集型的,沒有品牌的,沒有技術的企業可能會開始一個漫長的向下調整。但是有的產業將獲得機會,創出新高[20]

溫家寶[編輯]

據新華社北京2012年5月23日電,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23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分析經濟形勢,指出國內經濟運行中仍然存在一些突出矛盾和問題,特別是經濟下行壓力加大[21]

胡錦濤[編輯]

2012年9月8日,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APEC高峰會的企業領袖高峰會發表演說,承認中國經濟成長有下滑壓力[22]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中國國家統計局 編. 第三章《國民經濟核算》:3-4、國內生產總值指數//《中國統計年鑒2007》. ISBN 9787503751240. 
  2. ^ Black Tuesday In China. 福布斯. 2007-02-27. 
  3. ^ 中國房價超美14% 泡沫已破. 世界日報. 2011-11-08. 
  4. ^ 中國經濟刺激政策何去何從?.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0-07-10. 
  5. ^ 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要多久(2). 價值中國網. 2011-06-13. 
  6. ^ GDP「指標拉鋸戰」:各地對做大經濟規模仍情有獨鍾. 新華網引用財經國家周刊. 2011-02-22. 
  7. ^ 中國投資者再掀海外購房潮. 金融界網站引用人民網. 2011-06-24. 
  8. ^ 中國投資客蜂擁入市 狂掃美房地產. 歐華報. 2011-06-21. 
  9. ^ 9.0 9.1 繁榮還是崩潰?魯里埃爾·魯比尼對中國的預言正確嗎?. 英國《金融時報》. 2011-04-21. 
  10. ^ 10.0 10.1 美媒:中國房地產泡沫開始泄氣?. 金融界引用國際在線. 2011-06-16. 
  11. ^ 11.0 11.1 Bob Davis. China Risks Being Next Property-Bubble Blow Up. 華爾街日報. 2011-06-27. 
  12. ^ 12.0 12.1 12.2 12.3 大前研一:中國8000萬套空置房用於投機. 羊城晚報. 2011-06-30. 
  13. ^ 郎咸平:中國經濟生病了. 世界日報. 2011年8月22日. 
  14. ^ 佐力克:中國經濟成長漸失動力. 世界新聞網. 09-02-2011. 
  15. ^ 何清漣. 中國經濟衰退「狼真的來了」. 看雜誌. 2012年6月21日. 
  16. ^ 保羅·克魯格曼. 中國經濟的龐氏騙局就要撞南牆了.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3年07月25日(英文原文於7月19日的紐約時報). 
  17. ^ Ken Miller. Be Very Afraid of The China Bubble. 時代週刊. 2011年10月31日. 
  18. ^ Ken Miller. What If the China Bubble Bursts?. 時代週刊. 2011年10月17日. 
  19. ^ 中國經濟不會出現硬着陸. 南方日報. 2011年8月20日. 
  20. ^ 巴曙松:中國經濟具備有利條件避免硬着陸. 世華財訊. 2011年8月22日. 
  21. ^ 確保實現今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2年5月24日. 
  22. ^ 胡錦濤:中國經濟成長有下滑壓力 將以積極財政政策、穩健貨幣政策因應. 英屬維京群島商壹傳媒互動有限公司. 2012年9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