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兒童都來自異世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問題兒童都來自異世界?
Mondaijilogo.jpg
問題児たちが異世界から来るそうですよ?
Problem children are coming from another world, aren't they?
日語假名 もんだいじたちがいせかいからくるそうですよ
羅馬字 MondaiJi-tachi ga Isekai Kara Kuru Soudesuyo?
類型 奇幻喜劇
輕小說
作者 龍之湖太郎
插圖 天之有
出版社 日本 角川書店
中華民國香港 台灣角川
中華人民共和國 湖南美術出版社(出版)、天聞角川(發行)
文庫系列 日本 角川Sneaker文庫
中華民國 Kadokawa Fantastic Novels
中華人民共和國 天聞角川輕小說
發表期間 2011年4月-連載中
冊數 日本 9卷+短篇1卷(2014年4月)
中華民國香港 8卷(2014年2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 7卷(2013年11月)
動漫主題電子遊戲主題ACG專題模板說明

問題兒童都來自異世界?》(日語問題児たちが異世界から来るそうですよ?)簡稱「問題兒童」問題児,是日本的輕小說作品。作者為龍之湖太郎,插畫是天之有。2012年七月在雜誌《Comp Ace》9月號封面上公開了作品動畫企劃進行中的消息[1]。電視動畫於2013年一月放映。曾獲第一屆《店員最愛輕小說大賞》第六位。

故事簡介[編輯]

對世界已經厭煩的逆迴十六夜收到了一封邀請函。 當他看清信中內容寫著:「望你捨棄一切,前來『箱庭』」的瞬間──他來到了完美無缺的異世界!眼前是帶著貓的沉默少女與態度高傲的大小姐,還有召喚他們的罪魁禍首──黑兔,當黑兔正在說明箱庭世界的規則時,十六夜卻突然表示:「來打倒魔王吧!」!? 黑兔沒有拜託你做那種事情呀! 三個超級問題兒和黑兔的明天將會前往何方?

登場人物[編輯]

共同體「No Nameノーネーム[編輯]

問題兒童三人所屬的共同體。根據地為箱庭東區下層2105380外門。過去曾是東部區域勢力最龐大的共同體,被稱為人類史上打倒最多魔王的共同體。以金絲雀為首,為了殺死封鎖人類未來的最強魔王──「人類最終試練」之一的「閉鎖世界(Dystopia)」,避免人類進入家畜化的結局而建立的共同體。曾經建立擁有大量超一流上層共同體的「階層支配者」大聯盟。
二百年前,為拯救曾經的盟友「月兔」,召集盟友對抗「人類最終試練」之一的魔王「阿吉·達卡哈」,在犧牲八成人的情況下只能勉強封印魔王。
三年前,在某個目前身份不明的魔王的遊戲中被擊敗,一夜之間被奪去共同體所必要的一切(主力成員、共同體的名號和旗幟)。
現在,被召喚來箱庭的十六夜等人,為了奪回失去的事物,以打倒魔王為目標,為儲備力量,重建領地而奮鬥。
被奪走的共同體名字為「Arcadia」,旗幟是用紅底的布料和金色的邊緣製成,描繪在閉鎖世界中誕生的一名少女[2],與她所行走的自由大地和山丘為背景。
在第三卷中成為「地域支配者」。在第五卷中為了升格成六位數共同體而與「Will o'wisp」、「Perseus」和「六傷」一起結成聯盟。在第七卷中仁為了奪回同伴、旗幟和共同體的名字並消滅真正的魔王聯盟,提出與殿下等人聯盟。在第十卷中與殿下達成契約。
逆廻 十六夜逆廻 十六夜(さかまき・いざよい),聲:淺沼晉太郎
本作男主角,被召喚到箱庭的三個問題兒童之一。十七歲,來自2010年5月5日的日本。奉行「快樂主義」的問題兒童。認為上天無法創造出在他之上的人。恩賜卡為鈷藍色。興趣是玩樂和閱讀,性格狂妄且舉止略顯粗暴,具有超人般的運動能力,而且學識淵博(本人自稱只是雜學),邏輯推理能力非常好,意外地是一位頭腦派,在恩賜競賽中時常可以冷靜分析,是「No Name」的前線主力與參謀。愛稱飛鳥為大小姐,耀則是春日部,並和耀一樣料理能力非常好。雖然身上掛著的耳機早在被黑免召喚時跌入水中泡壞了,但為了把頭髮壓下去仍然使用著耳機[3]。平時白日喜歡出門追尋感動(樂趣),半夜則喜歡閱讀,喜歡以捉弄黑兔為樂,飛鳥跟耀也會跟著配合,常被黑兔吐槽時受到紙扇攻擊。看起來只在乎自己的事,其實非常為共同體著想。有不把事情往自己認為是「善」的方向扭過去就不肯放棄的性格,即使只給他人帶來好結果,但那是十六夜所期望的戰鬥的結果,所以對此絕無後悔。自我認為只要能在自己的心中把自己的責任昇華就不是自大好勝。過度的強大使十六夜本質上無法依靠同伴。因此飛鳥和耀一直希望,有一天十六夜會得意洋洋地對她們說「一起戰鬥吧」,打從心底期待著。在「No Name」的評價往外擴散的同時,十六夜的戰鬥經歷也開始傳開,結果就是參加遊戲的資格受到顯著的限制,到最後只剩下「Thousand Eyes」的白夜叉能介紹遊戲給他。[4]自從來到箱庭之後就不斷地發生水難,本人稱水難開始時應該由潛入伊瓜蘇瀑布深處開始。
自幼失去雙親[5]成為孤兒,幼時生活在福利機構。非常出名的問題兒童,福利機構輪過二十四處,養父母換過三十一個家庭,其中檢舉收養者私下犯罪的次數則是二十一次,無論是哪個機構或家族都拒絕收養十六夜。在十歲[6]時曾在原世界以「主辦者」[7]的身分舉辦了一場遊戲[8],是以誰先找出十六夜就獲勝的鬼捉人,然而在最終以為沒有人可以找出十六夜時,在外面下著暴風雨的廢棄建築物,與金絲雀首度邂逅,並由金絲雀獲勝。金絲雀提出收養十六夜為養子,並與其進行新遊戲的提案。自那天開始金絲雀就把十六夜帶出日本,環遊世界各地,龐大的知識量和料理能力由此而起。最後,兩人在十六夜十二歲時定居在福利機構「CANARIA寄養之家」[9]
在北區煌焰之都參加「階層支配者」召集會時,遭到魔王聯盟「Ouroboros」宣戰。十六夜作為參賽者方的遊戲領袖帶領著「No Name」和「Salamandra」對抗魔王聯盟,並與殿下進行一對一決鬥。基本性能略勝殿下一籌,持續單挑下去會以十六夜的勝利來劃下句號,但因琳解開了最強魔王「阿吉·達卡哈」的封印而被迫與殿下中斷遊戲,並在受傷的狀態下前往魔王之處。替黑兔抵擋「阿吉·達卡哈」的致死攻擊,並以會死亡的覺悟一個人阻止著「阿吉·達卡哈」。最後在傑克的幫忙下成功逃走,目前正在空中城堡透過「獨角獸之角」治療傷勢。
仁·拉塞爾曾對琳說出「是我尊敬的人喔。其實那個人也經常擺出假裝輕薄的笑容……但真實的表情,比誰都精悍。」,對十六夜的尊敬的評語。對於「No Name」先前的夥伴被放逐出箱庭外正進行調查,並暫時對黑兔隱瞞最重要的恩人金絲雀已死的事。
為方便在昏暗的地方讀書,曾向傑克購買能調整光線折率並進行夜視的玻璃所製成的眼鏡。
在短篇白夜叉的送別會中使用了對黑兔的命令權[10]來平息白夜叉的怒火。
持有恩賜:
  • 「真相不明(Code Unknown)正体不明(コード・アンノウン)
正所謂「來源不明、名稱不明、效果不明」具備所有條件的「真相不明(Code Unknown)」,是個違反箱庭世界常理的恩賜。之所以被眾人稱為違反箱庭世界常理,是因為十六夜本身具備「擊碎天地的恩賜」跟「擊碎恩賜之力量」,兩種能力同時成立的狀況。是個本身擁有奇蹟,卻又能破壞奇蹟的矛盾恩賜。目前已知的能力是,擁有能擊碎山河、斷裂大海的拳頭,能以第三宇宙速度投擲物體,有著石化和死之詛咒等完全無效的體質,能抵抗即死攻擊的頑強肉體。而且能用右手使出貫穿天際、擊碎夜天眾星的「極光柱」,有著與啟動了阿維斯塔的「阿吉·達卡哈」的「模擬創星圖(Another Cosmology)」匹敵的力量。由於這個恩賜被蛟魔王認為與齊天大聖同為「半星靈」,而金絲雀等人認為是最強的「原典候補者」。即使是白夜叉也搞不清楚這個恩賜,但可以斷言的是「真相不明」跟「原典候補者」不是同一種形式或者體系[11]。克洛亞·巴隆認為這樣的恩賜只是最上層的表面部分而已。金絲雀認為如果硬要給他的恩賜存在著一個名字,就叫「Last Future of Embryo」。
  • 「草編手環草編手環()
由莎拉送給十六夜的恩賜,在手環上刻有「龍角鷲獅子」旗幟,草編手環的能力是鷲、獅子,以及獅鷲獸通譯,當十六夜戴上手環後就能和鷲、獅子,以及獅鷲獸溝通,但不能用在這三種以外的種族身上,據莎拉說草編手環其實是一件古董。
據說草編手環起初是由某個著名詩人編織出用來幫德拉科·格萊夫通譯的工具。
黑兔黒ウサギ(くろウサギ),聲:野水伊織
本作女主角之一,把十六夜等三個問題兒童召喚至箱庭世界的人(以恩賜召喚,此恩賜以參加遊戲的方式從主辦者中得到[12])。金絲雀的養女。在箱庭中非常受歡迎,但在「No Name」內被當作玩賞用的小動物。時常為了問題兒童們而四處奔波。穿著部分是因為白夜叉答應黑兔如果穿著這樣的裝扮在她的恩賜遊戲中擔任裁判時,會給她加三成報酬。平時所穿的迷你裙被白夜叉賜予了好像看得見但又絕對看不見裙下風光的恩賜,可說是銅牆鐵壁般的迷你裙。黑兔原本不是本名,本名應是十歲時在誕生祭中被賜予的,但在誕生祭途中被魔王「阿吉·達卡哈」襲擊,使得誕生祭被迫中斷,故黑兔最後並不知自己的本名。
善之軍神帝釋天的眷屬,被稱「箱庭貴族」月兔[13]的後人,具有名為「審判權限」的特權。約200歲。使用力量時髮色及兔耳會改變顏色[14],一般是黑色(人設為藍色)轉變成淡紅色[15](人設為粉紅色),使用梵釋槍時進而變成藍色(動畫中是粉紅色)[16],失去神氣(兔耳)時頭髮會變黑色[17]。恩賜卡帶有黑白色裝飾[18]。出生時因為帶有四個上天賜與的神格裝備──「模擬神格·金剛杵」、「模擬史詩·日天鎧」、「模擬史詩·梵釋槍」、「月界神殿」,所以被稱做「月之神子」。
出身於東區上層月影之都,十歲時故鄉被魔王「阿吉·達卡哈」毀滅,本人則被金絲雀等人所救,因此希望能守護第二個故鄉「No Name」[19]。對金絲雀本人抱持強烈憧憬。曾經與十六夜比賽過遊戲,最終以平手收場,雙方各得到一命令權。與殿下打鬥時因同時使用了「模擬史詩·梵釋槍」跟「模擬史詩·日天鎧」而受到了懲罰,失去了神氣(兔耳)但卻保住了靈格。為了保護被雙頭龍襲擊的飛鳥,黑兔飛撲向雙頭龍的灼熱吐息之中,重現了月兔獻身的傳承,使黑兔超越死亡並短暫獲得帝釋天的神格,最終在飛鳥協助下成功使月兔的神格(兔耳)回歸。
第九卷第四章中使用了對十六夜的命令權[20]來使十六夜參與換衣遊戲。
持有恩賜:
  • 「模擬神格·金剛杵疑似神格・金剛杵(ヴァジュラ・レプリカ)[21]
解放模擬神格後可以使出「軍神槍·金剛杵」,是以燃盡自身作為代價,導致武器無法負荷輸出而毀壞,只能解放一次神格的恩賜。紅色閃電前端變化成銳利的槍尖,燒盡金剛杵後成為一把紅色長槍,可以把整片原野燒成焦土。在獲得帝釋天神格時,能召喚複數的金剛杵,而每一個金剛杵解放模擬神格後都蘊藏著毀滅都市的力量。
  • 「月界神殿月界神殿(チャンドラ・マハール)[22]
由佛門十二支天中的軍神帝釋天和月神旃陀羅賜予。只要月兔擁有被分割成十五份的月之主權中的其中之一就能召喚的舞台型恩賜。結界內的環境與月面相同。由於是強制轉移,如果敵人是人類,黑兔單憑這一個恩賜就能完勝對手。
  • 「史詩·摩訶婆羅多的紙片叙事詩・マハーバーラタの紙片
能夠召喚出「模擬史詩·梵釋槍」與「模擬史詩·日天鎧」,在恩賜遊戲中只能使用一次。「模擬史詩·梵釋槍」是具備勝利命運的神矛,連神靈也可以一擊打倒的必殺必勝之神矛,只要神矛刺中目標,直到消滅貫穿對象為止會無限放出能量的槍,淩駕所有概念並擊斃敵人。因為神矛有著「一定能打倒被貫穿者」的命運,所以當面對原本就無法貫穿的對手時,無法發揮出十全的力量。「模擬史詩·日天鎧」是召喚不死太陽盔甲,可是面對有相剋屬性的攻擊時,還是會受到重傷。由於這個恩賜的力量實在太過壓倒性,因此被設定了一個限制。要是在同一場戰鬥中同時使用了矛和鎧——就會遭受到和英傑迦爾納同等,甚至是更嚴重的懲罰。
梵釋槍」本來是梵天所擁有的神槍,由護法十二天之首的帝釋天、護法十二天的顧問和印度神話的最高神梵天所打造的一擊必勝的神槍,使用後是必定能夠獲勝並打倒敵人的武器。恐怖之處是寄宿的恩賜並非「殺死」而是「勝利」,無論對手是誰,拿着如何堅不可破的盾牌也好,都可以擅改世界,引導出淩駕敵人的恩賜。是擁有宇宙真理的語源的最高神才可以使用的恩賜。黑兔的「模擬史詩·梵釋槍」作為模擬的神槍,只有把貫穿對手後所必要的能量無限量供給和放出的恩賜。
久遠 飛鳥久遠 飛鳥(くどう・あすか),聲:布萊德庫特·莎拉·惠美
本作女主角之一,被召喚到箱庭的三個問題兒童之一。十五歲,來自1967年8月27日的日本。恩賜卡為酒紅色。是「No Name」的前線主力。料理能力非常差。父母雙亡,原本「預定」會有姐妹。在原世界中是日本五大財團之一「久遠財團」的千金大小姐[23],出世後因被人懼怕「威光」的力量而被關進了宿舍制的學校。曾對十六夜自嘲自己是「關在籠中的鳥」,也因此接受邀約來到箱庭世界。自尊心非常崇高,常與十六夜鬥嘴,不過有時卻十分相投,和耀的交情和互動非常好。既優雅又純樸,雖然傲慢卻又懂得體貼,高貴但也親切,這種充滿魅力的德性使無論是精靈、惡魔或者妖怪都會喜歡上飛鳥,願意為飛鳥效力。不像十六夜和耀兩個同伴般,身體能力只是普通人的程度。出身於主張「長度不過膝的裙子成何體統」的日本文化中長大,是名道地的昭和女性,所以飛鳥不能接受不過膝的衣服,而喜歡的衣裝不論是和服或洋裝只要可愛就可以了。
十六夜等人推測久遠一族是靠着神靈的恩賜來綿延子嗣,而飛鳥是當中第十代的子嗣,加上當時日本敗戰不久之後,飛鳥無意中成為「國家期望的救國志士」,讓她獲得了無色透明的恩賜和靈格。所以她才剛出生,就具備了本來要藉由人生功績才能獲得的靈格,成為因時代而覺醒的「半神靈」。而阿爾瑪特亞認為飛鳥是為了成為神群之首而誕生的偉人,而她的人類身體只是暫用的東西。
持有恩賜:
  • 「威光威光(いこう)
黑兔指出,「威光」是一個幾乎還未受到人工雕琢的原石才能,而飛鳥本身的才能似乎已經在長時間培育下,傾向支配的屬性,是用強烈意念改變動植物和現象的恩賜。飛鳥顧慮到像耀和十六夜這樣不需支配也能一起同樂的朋友們,拒絕讓操縱他人的力量變得更強,並開始往「支配恩賜的恩賜」這方面發展。意念越強烈,所希望的事物能力和效果就會越強大的恩賜。傑克推斷「威光」是賦予恩賜「模擬神格」的恩賜,把恩賜呈現出的靈格最大化,甚至還有可能讓恩賜在有限制的情況下解放出神格級的力量。缺點是靈格的最大化會使恩賜的壽命也明顯縮短。
實際上的確可以賦予「模擬神格」的恩賜,但與「權能」是[24]無限接近的力量。能把火焰提升至核熱,把閃電提升至天雷,把凍結提升至絕對零度。能讓一切事物寄宿神格的「威光」十分接近八百萬神明的概念,在根本上與日本神話群有著共通的地方。但目前飛鳥本來所擁有的神性以某種形式分離了出來。
  • 「迪恩ディーン
深紅色的鋼鐵巨兵。是「Rattenfanger」的群體精靈使用星海龍王賜予的神珍鐵鍛造而成。全身的驅動仰賴神珍鐵擁有的伸縮自在恩賜,類似以鋼鐵形成的肌肉,使「迪恩」能伸縮自如。和中空的身軀相反,它龐大的身軀擁有非比尋常的重量。在「奇蹟背負者」的恩賜遊戲中,飛鳥成功讓其驅使。只聽令於飛鳥,認為比任何人都要可靠。在「Underwood」對抗巨龍時,飛鳥將莎拉的龍角變成純粹靈格並解放力量,以此和「迪恩」的裝甲融為一體,使「迪恩」成功支撐著比山河還要龐大的巨龍。其後傑克和盧奧斯的加工讓龍角和神珍鐵核心融合,並在空洞的身體裏加上了齒輪、活塞,使「迪恩」擁有比過去更強大的怪力和烈焰,獲得比以前更優秀的沖刺力和能迅速反應的機動力,全身還能噴發灼熱的氣息。
阿爾瑪特亞宙斯的眷屬,是一隻山羊神獸。飛鳥本人雖有強大的恩賜,可並無能保護自身安全的方法,所以同盟共同體「Will o'wisp」特別為飛鳥準備這個恩賜。由維拉協助下轉生,與飛鳥訂下某種契約,並由傑克和盧奧斯加入金剛鐵製成「阿爾瑪特亞堡壘」。稱呼飛鳥為「主人」。平常以山羊之姿顯現,白銀的體毛迸發出刺眼的閃電,在飛鳥本人有危機時能變成鋼鐵球體全方位保護飛鳥。實為養育年幼希臘神群主神的豐饒之女神。她的角能讓肥沃的大地結出纍纍果實,她的毛皮在覆蓋上金鋼鐵後,就會成為能抵擋一切攻擊的希臘神群最強之盾「埃癸斯神盾」,可要啓動這面盾牌需要「天空」的神格。為此飛鳥能把分別注入了模擬神格的四個寶珠餵給阿爾瑪特亞,使阿爾瑪特亞可以短暫取回本來的神格,如雲霧般飄浮,如冰雹般席捲,如雷霆般出擊。
  • 「哈梅爾的風切之笛ハーメルンの風切り笛
哈梅爾的風切之笛」是把拉婷的魔笛經傑克改造成「以切開風的聲音,傳達使用者的意思」的恩賜。別人使用的話這只是單純用於傳達情報的恩賜,但由能通過神托讓神格寄宿於對象體內的飛鳥來使用的話,大範圍將土地神格化、拘束敵人的行動、強化恩賜與同志,這一切都能在一次行動中全部達成。飛鳥在第一次使用風切之笛便能完美地進行「神殿構築(Shrine Craft)」,阿爾瑪特亞對此破格才能也感到戰栗。
  • 「白銀十字劍」
於恩賜遊戲「Hunting」中取得,藉由「威光」使劍的層級更加進化。由於銀製品具有破魔之力,飛鳥用此劍擊倒得到鬼種之力的賈爾德。
  • 「水樹之苗水樹の苗
由十六夜對水神白雪姬的恩賜遊戲中獲勝得到的獎勵。一般設置在「No Name」蓄水池,提供整個共同體的水源。是由「高靈格的靈樹」和「水神恩賜」結合後產生的恩賜。於恩賜遊戲「FAIRYTALE in Perseus」中暫時借用。
  • 「紅玉御手、琥珀御手」
莎拉給予飛鳥的金屬護手。紅玉鑲有紅色寶珠並埋有龍角的碎片,可釋放出火焰;而琥珀鑲有藍色寶珠並埋有水樹的種子,可釋放出水流。在「威光」的最大化下,只能引起火花的發火寶珠能夠燒掉神靈中的神技「巴羅爾之威光」;冰凍寶珠能產生冰風暴凍結地獄烈焰「愚者之劫火」,而寶珠亦會縮短壽命而破裂。發火的寶珠一個相當一枚銅幣,冰凍的寶珠一個就相當於一枚金幣的坑人價格,所以使用這些寶珠是相當砸錢的戰鬥方法。
春日部 耀春日部 耀(かすかべ・よう),聲:中島愛
本作女主角之一,被召喚到箱庭的三個問題兒童之一。十四歲,來自2027年9月8日的日本,帶著三毛貓來到箱庭。是「No Name」的前線主力。春日部孝明的女兒,父親是雕刻家,而母親是生物學家。耀平日的表情展現稀少,有著無口的性格,同時是個大胃王[25],會為了吃到更美味的食物而鑽研料理,料理能力可以媲美十六夜。非常看重情義,容易因為朋友或「No Name」被侮辱而憤怒。恩賜卡為祖母綠色。本來有著無法用雙腳步行的不治之症。而孝明在耀十一歲時到醫院探病,述說許多箱庭中的體驗,並送了圓形木雕項鏈「生命目錄」給耀,使耀獲得了朋友(動物)們的能力而重新讓雙腳站起來。在父親的影響下,認為前往外面生存時,朋友是最重要的財產,所以非常重視自己的朋友;同時也渴望和父親一樣與獅鷲獸等成為朋友。但當耀向他人分享父親的見聞時,沒有任何人相信她說的話,有些甚至加以嘲笑,從此和他人變得疏遠,只和動物們接觸。因此非常重視來到箱庭後遇見的十六夜和飛鳥之間的羈絆,曾說過來到箱庭是為了交到新的朋友(人類)。
持有恩賜:
  • 「生命目錄(Genome Tree)生命の目録(ゲノム・ツリー)
孝明送給她的貴重物品(恩賜),外觀為圓形木雕工藝品,以楠木的神木製作,刻著系統樹的紋路。可以使擁用者獲得與言語不通的異種族交談的能力,並從他們身上獲得常駐的特定能力,例如耀能從獅鷲獸身上獲得踩着空氣飛翔的能力、從凱爾特巨人身上獲得強大的身體能力等。此外亦能透過改變「生命目錄」的外型變成各種各樣不同的恩賜。
實際上「生命目錄」能夠從所有生命體上收集情報,從「目錄」采樣,然後「進化」以及「合成」,讓持有者持續進化的單一系統樹,甚至能夠模擬「最強種」的力量,是春日部孝明製作的「抗魔王用全面性戰鬥武裝」。只要有這個恩賜,無論在多麼不可理喻的遊戲中,使用者都能對應所有的局面而留有勝算。例如對上不死者等「應該無法打倒的敵人」,有「生命目錄」的話勝算就不會是零,是為了與魔王戰鬥而製造的希望之武裝。不過當使用了超過蓄積在「生命目錄」中的靈格總量時,為了保護使用者自身,會暫時性地停止機能[26]。孝明為了加強耀的力量以打倒魔王「阿吉·達卡哈」,在「生命目錄」中加入了自身的靈格。
生命目錄」的雛形其實是一個使信仰衰退和量產生物兵器的恩賜,由與一部分神群敵對的「反烏托邦」為了顛覆他們的根源而製造出來。製造者是被最凶惡魔王「閉鎖世界(Dystopia)」下令的,在「反烏托邦」中出生的耀的母親。
  • 「無法成為任何人的人(No Former)ノーフォーマー
耀由她的母親那繼承的恩賜。在「反烏托邦」中出生長大的人(家畜)會隨時間損耗他們的靈格,緩慢地失去性命,最後變為不存在,這就是「No Former」的能力。耀由於擁有從父親那裏得到的靈格而能活下來,可是從母親那裏繼承的恩賜是刻入靈魂的,所以耀有著無法用雙腳步行的不治之症。耀由於未能確立自己的靈格,目前靈格的根源是從雙親那裏得到的最初的恩賜,所以使用「生命目錄」也不會像格萊亞般怪物化。
  • 「風天之梵語風天のサンスクリット
黑兔送給耀的。是一個能輔助飛行的恩賜,可以在靴子上刻著「風天之梵語」以作為補助。
三毛貓三毛猫,聲:西明日香陶山章央(大叔版))
由耀帶來箱庭世界中的貓,是耀第一個朋友,對耀十分忠心,愛稱耀為小姐。和耀是同一天出世,從出生至今的十四年間都一直陪伴耀[27]。當耀在與十六夜和飛鳥的比賽中落敗,無法參加「Underwood」的前夜祭時,為了懲罰十六夜而偷偷奪走了他的耳機。十六夜因要尋找耳機而放棄參加前夜祭,使耀得以參加。在「Underwood」一事中,三毛貓受到重傷而留在那裏養傷及養老度過餘生。
仁·拉塞爾ジン・ラッセル,聲:五十嵐裕美
「No Name」的現任領導者。十一歲。個性率直卻偶爾會露出躊躇的一面。父親生前在「No Name」看守金庫。尊敬著十六夜,並跟著十六夜學習。認為十六夜平常總是用不可靠的笑容來敷衍回應,其實是為了遮掩本心的撲克臉。十六夜為了讓仁更確信自己應該擔當的責任並適時的讓他有機會出風頭,其實也是為了讓他更加對自己有自信,時常被十六夜戲稱小不點大人。在十六夜的培訓下,表現出能讓十六夜信任的交涉戰略和能力。在和「黑死斑魔王」、「六傷」的交涉中可見其能力。與「Salamandra」的領導者珊多拉很早就認識了。當第一次跟殿下見面時,在佩絲特也沒告訴的情況下察覺出殿下隸屬於魔王聯盟,並裝作不知情。仁為了奪回同伴、旗幟和共同體的名字並消滅真正的魔王聯盟,提出與殿下等人聯盟,幫助他們以下犯上。成功與殿下達成契約,目前正與殿下等人一同行動。
在恩賜遊戲「The PIED PIRPER of HAMELIN」中,達成所有的勝利條件並予以破解,作為報酬得到了能召喚佩絲特的戒指[28]
持有恩賜:
  • 「精靈使役者精霊使役者(ジーニアー)[29]
仁繼承家族而來的恩賜,是一種可以讓靈體種族隸屬於自己並差遣他們的恩賜,還能透過隸屬於自己的靈體的五官窺視狀況並且在同步時連思考也能相通及通過契約的指環能進行交流。但只能對特定的種族發揮效用,而且如果沒有先締結隸屬關係就無法發動,然而卻能對自然靈也發揮出微弱的效果。這恩賜不論主人的靈格高低[30],即使面對魔王也能夠徹底支配對方。「精靈役使者」與刻有「Grimm Grimoire Hameln」旗幟的戒指配合便可以召喚身體與靈魂被打碎而死亡的魔王佩絲特。
精靈使役者」是位處箱庭四位數的「所羅門靈王」因為封印了七十二名魔王的功績而獲得授予的恩賜。至於仁的一族,是通過了「所羅門靈王」為了分贈恩賜而準備的考驗之一——「天方夜譚」的家系。
蕾蒂西亞·德克雷亞レティシア=ドラクレア,聲:巽悠衣子
蕾蒂西亞是被稱為「箱庭騎士」的純種吸血鬼。為「No Name」女僕組侍女長,不像另外兩名女僕,料理能力非常好,現在非常享受女僕的生活。過往是「串刺魔王德古拉[31],吸血鬼之王,也是初代「全權階層支配者」,並曾持有「蛇夫座」的太陽主權,目前持有「主辦者權限」。三年前被魔王奪走的「No Name」同伴之一。外型平時為金髮蘿莉,只要拿下特別訂製的大緞帶,外表就會變成大人。恩賜卡是帶有金色和紅色和黑色的裝飾[32]。不太喜歡下雨,因血腥味和濕氣一起悶著散不掉的感覺很不好。過度的同伴獻身精神源自屠殺同族的罪惡感。被問題兒童三人要求成為他們的女僕,而當中他們已經講好以3:3:4的比例分享蕾蒂西亞的所有權[33]
在箱庭的開闢時代,年僅十二歲的吸血公主蕾蒂西亞就到達「龍騎士」之位,帶領著「箱庭騎士」保護箱庭都市,成功建立起守護下層的「階層支配者」制度,並獲得了第十三個黃道宮──「蛇夫座」太陽主權。然而吸血鬼內部的反對派為求掌握長久折磨自己的魔星(太陽)的主權,在一次蕾蒂西亞前往打倒魔王時,發動內亂,打開箱庭的大帷幕以陽光殺死吸血鬼王族[34]。為了使「階層支配者」制度留下,自願承擔起所有的罪名,並在「行樂家」的幫助下,利用「主辦者權限」復仇,成為殺害同志(謀反者)的魔王。最後被金絲雀藉由達成「讓遊戲無限期中斷的條件」,把蕾蒂西亞和遊戲切割開來,蕾蒂西亞從而加入「Arcadia」。
在三年前受到魔王攻擊被奪走後,輾轉落入盧奧斯的手中。原被當成「Perseus」恩賜遊戲的獎品,但由於盧奧斯突然取消恩賜遊戲,並準備把蕾蒂西亞作為商品賣出[35]箱庭都市外面,於是「No Name」去獲得「Perseus」的挑戰權並進行挑戰,在恩賜遊戲「FAIRYTALE in Perseus」中取得勝利並搶走「貨品」蕾蒂西亞,蕾蒂西亞得以再次回歸到「No Name」[36]
在「Underwood」參加收獲祭時被殿下等人捉走,用以解放被封印的魔王遊戲「SUN SYNCHRONOUS ORBIT in VAMPIRE KING」,重新獲得了神格,最後被十六夜等人成功在無傷蕾蒂西亞的情況下破解遊戲。因為「No Name」成功破解魔王的遊戲,所以蕾蒂西亞以魔王的身份正式隸屬於「No Name」,但要返還「蛇夫座」的太陽主權[37]
由於最古老魔王的封印被解開,根據地沒有安全可言,所以索性帶領著「No Name」後援的孩子到前線支援十六夜等人。在與「阿吉·達卡哈」的戰鬥中,傑克為保護蕾蒂西亞而受到重傷。
持有恩賜:
  • 「純潔吸血姬純潔の吸血姫(ロード・オブ・ヴァンパイア)
原本同時具備了純種鬼種與神格,因想見現今的「No Name」同伴,捨棄了神格而變成不具神格的鬼種,力量連過去十分之一都不到。
  • 「龍之遺影龍の遺影
能把蕾蒂西亞的影子逐漸變化成無數刀刃,不斷射出以龍影製造的無限武器,具有強大的破壞力。蕾蒂西亞曾經向上到達系統樹的守護者「龍騎士」的位置,而「龍之遺影」就是來自當時信仰的龍。[38]
白雪姬白雪姫
支配著托力突尼斯大瀑布[39]的蛇之水神,可以變換成人類女性的姿態。人型時有著光澤的黑色長髮,身材豐滿,並散發出一股蠱惑的氣質讓人神魂顛倒。蛇型時是隻軀幹龐大到長度超過三十尺的大蛇。「No Name」女僕組三號成員,但料理能力非常悲哀,花了五小時也不能成功將高麗菜切成細絲。常與佩絲特衝突四起,並被她稱為「乳蛇」,不過有時兩人卻十分相投。對於共同體的餐飲方針是主張日式餐點派。原本的主神是白夜叉,之後隸屬於十六夜。白雪姬本來認為十六夜一但遇到比自己強大的敵人就會輕易受到挫折,但在看見十六夜為拯救同伴而奮不顧身地投入沒有勝算的戰鬥中[40],終於承認十六夜為祂的「主人」。
幾百年前是被祭祀在夜叉池裡活人獻祭的活祭品,透過白夜叉賦予「神格」從而變為蛇之水神,並在托力突尼斯大瀑布棲息著。直到十六夜來到箱庭之後,為尋找「世界盡頭」而發現當時以蛇神之姿的白雪姬,兩人進行恩賜遊戲,最終以白雪姬的慘敗落幕,並失去了恩賜「水樹之苗」。為了報仇再次舉辦了恩賜遊戲「湖上之花」,透過「Thousand Eyes」的白夜叉介紹給十六夜參加,意圖讓十六夜對自己過去的失禮行徑道歉,卻被十六夜以誇張的方式破解恩賜遊戲[41],並根據遊戲契約,白雪姬的身體以及心靈歸十六夜所擁有。其後十六夜和白夜叉簽定契約,在大規模的水源設施[42]完成之前要把白雪姬暫時交給白夜叉,由於「No Name」為了東區下層地域發展願意借出擁有「神格」的白雪姬,白夜叉以外門的權利證作為報酬使「No Name」得以成為「地域支配者」。
在「Underwood」受到巨龍襲擊期間,東區亦出現魔王「阿吉·達卡哈」的分隊大肆作亂,神殿建設因而延期,所以白雪姬暫時回歸「No Name」。一開始堅決抵抗穿著女僕服裝,並和十六夜進行以平常服裝為賭注的遊戲後,不但百戰百敗,最後還差點被迫穿上筆墨難以形容的猥褻服裝,於是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穿着女僕服裝的義務。曾在恩賜遊戲「Hippocamp的騎師」中被斐思的攻擊破壞了泳裝,雖然躲進[43]了十六夜的恩賜卡,仍然被十六夜看見了全裸。
由於最古老魔王的封印被解開,根據地沒有安全可言,所以「No Name」索性到前線支援十六夜等人,目前正在空中城堡幫助傷者處理傷勢。
佩絲特ペスト,Pest,聲:齋藤千和
原魔王「黑死斑魔王」,現為「No Name」女僕組二號成員,隸屬仁個人的女僕[44]。目前肉體的基礎是12歲,貧乳,因而被白雪姬稱為「平板女」。本人為了胸部能發育而不斷吃莉莉準備的美食。性格非常我行我素,非常討厭南瓜的氣味和牢房。常與白雪姬衝突四起,不過有時卻十分相投,而料理能力和白雪姬一樣非常悲哀。對於共同體的餐飲方針是主張西式餐點派。雖然加入了「No Name」,但仍然重視「Grimm Grimoire・Hameln」、威悉和拉婷,決不容許有人污辱他們。
本名不詳,為中世紀歐洲貴族的女兒,被父親認為是和其他家族聯姻的棋子。雖然如此但佩絲特靠著自學取得了閱讀書寫能力,讀遍了各種書籍,為了改善農奴因全球寒冷化而出現的歉收情況成功實踐新農作理論,因而受到農奴的愛戴。突然不幸地染上了黑死病,並被關進家裏的牢房,而急着想找出感染途徑的父親把當時和佩絲特要好的農奴們不分男女老幼全都殺光,因而憎恨父親,直到臨死之際都詛咒著父親。最終她的一族正如詛咒應驗般全都感染了黑死病而死,佩絲特從而獲得了小小靈格成為了浮遊靈。死後無事可做的佩絲特在歐洲到處亂晃,發現了因類似境遇而死掉的人們,並拉着他們一起行動。他們不知不覺間旅行了數百年,建立了總數超過八千萬的大家族,而佩絲特成為了八千萬死者的靈群的代表。
率領著共同體「幻想魔道書群」的魔王曾前往許多平行世界旅行,在所有的世界裏都確認了黑死病的大爆發,認為黑死病不是單純的自然災害,而是獲得了星辰的支持,隱含着一種強固絕對性的命運。由於黑死病的爆發與太陽週期有關,佩絲特認為是怠惰的太陽導致黑死病大爆發,為此想進入箱庭向太陽復仇試圖改變黑死病的命運。然而在召喚的儀式途中,那名魔王卻輸了和某人的恩賜遊戲並生死不明,而佩絲特則保持被封在彩繪玻璃裏的狀態,好幾百年都在倉庫裏積着灰塵。直到殿下等人唆使「Salamandra」購買「哈梅爾的吹笛人」魔導書,佩絲特再次被召喚,成為新人五位數魔王「黑死斑魔王」,並建立隸屬於魔王聯盟的共同體「Grimm Grimoire・Hameln」。
在火龍誕生祭時以「主辦者權限」強制舉辦魔王的恩賜遊戲「The PIED PIPER of HAMELIN」,為新興共同體「Grimm Grimoire・Hameln」召集人才的同時封印[45]白夜叉和解決新的「階層支配者」珊朵拉,最後被十六夜等人破解恩賜遊戲,並死在「迪恩」投擲的「模擬史詩·梵釋槍」之下,身體和靈魂都被打碎。由於「No Name」在恩賜遊戲「The PIED PIPER of HAMELIN」達成所有的勝利條件並予以破解,根據箱庭的規則[46],佩絲特得以復活並隸屬於「No Name」,由於失去了「哈梅爾的吹笛人」魔導書,所以不再具備「神靈」的身份。由於白夜叉個人的興趣,在佩絲特復活後強迫她穿上非常多下流又不要臉的服裝。平時寄宿在刻有吹笛小丑「Grimm Grimoire・Hameln」旗幟[47]的戒指內,當戒指和仁的「精靈役使者」配合便可以召喚佩絲特出來。
在「Underwood」受到巨龍襲擊期間,凱爾特巨人族也同時襲擊「Underwood」,由於黑死病傳承的緣故,黑死病對凱爾特巨人族具備超群的效果,作為對抗巨人的強大力量而在前線活躍著。
在仁決心幫忙佩絲特改變黑死病爆發的命運後,終於承認仁是自己的真正主人,並隸屬於他個人。目前和仁一起與殿下等人一同行動。
  • 「黑死斑神子黒死斑の御子(ブラック・パーチャー)
原本的恩賜名為「黑死斑魔王」,在啟動了「哈梅爾的吹笛人」魔導書變成「神靈」之後恩賜名變成「黑死斑死神」,在復活之後恩賜名變成「黑死斑神子」。
格利グリー,聲:石井康嗣
「Underwood」出身的獅鷲獸。兼具鳥之王與獸之王的幻獸。德拉科·格萊夫之子。在十年前與異母兄長的格里菲斯對決戰敗,因而離開了「Underwood」並加入了「Thousand Eyes」。目前為「No Name」的客座成員。
當問題兒童三人來到箱庭不久,在白夜叉的安排下與耀進行過一場恩賜遊戲,由耀勝出,格利由此認同她為朋友。
在巨人族襲擊「Underwood」時失去騎師[48]。其後在恩賜遊戲「SUN SYNCHRONOUS ORBIT in VAMPIRE KING」中幫忙十六夜時,受到蕾蒂西亞的「龍之遺影」攻擊,因而失去翅膀[49],認為自己無法再以參加者的身分戰鬥,所以十六夜決定要找到能幫助格利恢復翅膀的方法。在恩賜遊戲「Hippocamp的騎師」當中由「No Name」獲得了勝利,所以當白夜叉決定用什麼恩賜作獎勵時,十六夜提出不要具體的恩賜,而是希望獅鷲獸格利成為客座成員這樣的願望[50]。在得到白夜叉的允許下答應了要求,成為「No Name」的客座成員。雖然加入了「No Name」,但「Thousand Eyes」依然是內心的故鄉,向服侍了十年的主人白夜叉承諾在衪有需要時會排除萬難趕到衪的身邊。
加入「No Name」時白夜叉贈送了格利一個可以使用人化術的恩賜。使用人化術時會變成一位年齡像二十歲後半的帥哥,身高190cm,五官端整,有著與高大身軀相稱的胸肌和粗壯手臂,褐色的皮膚也醞釀出男性的性感魅力,展現出堂堂的男性風範。雖然是風采堂堂的帥哥,但服裝品味致命性地慘不忍睹,高大身軀穿着短褲配無袖背心,還氣勢萬千地站着,如此一來端整的容貌只會造成反效果,反而讓旁觀者感到丟臉。即使身經百戰而且實力出類拔萃的女王騎士斐思在看到格利的服裝後,也只有驚訝的反應。格利基於獅鷲獸的尊嚴,不會以容貌為恥和穿上庸俗布料,認為突顯自身健壯身姿才是獸王獅鷲獸的證據。
由於最古老魔王的封印被解開,根據地沒有安全可言,所以「No Name」索性到前線支援十六夜等人,拯救朋友。
莉莉リリ,聲:三上枝織
有著兩條尾巴和狐耳的少女。為「No Name」年長組首席,代代掌管共同體農田家系之狐狸一族。祖先是豐穰神宇迦之御魂神的眷屬,擁有其所賜予的神格。第九代的母親繼承了神格,所以三年前被不知名魔王所奪走。性格非常之乖巧又勤奮,深得「No Name」成員的喜愛。對於共同體的餐飲方針是主張日式餐點派。十六夜曾對莉莉作出了一定會幫莉莉找到母親並帶她回來的約定。
在「Underwood」受到巨龍襲擊之後,重新舉辦的前夜祭時,為了物色送給黑兔的禮物在市場到處閑逛,曾經三次被暴走的動物撞倒飛進裂縫[51],發現了葛蓓莉婭和她舉辦的「悖論遊戲」──將第三永久機關完成,最終在「No Name」、「龍角鷲獅子」聯盟和「Will o'wisp」的幫助下成功利用箱庭的神珍鐵破解矛盾的恩賜遊戲,解放葛蓓莉婭。
由於最古老魔王的封印被解開,根據地沒有安全可言,所以「No Name」索性到前線支援十六夜等人,目前正在空中城堡幫助傷者處理傷勢。
金絲雀金糸雀(カナリア)
波浪型的金髮美女,喜歡穿白色風衣跟黑色長靴,左右耳分別戴著用左旋貝殼[52]製成的耳環。十六夜和黑兔的養母,被十六夜稱為臭歐巴桑。從十六夜和耀的對話中得知是一名超級充滿活力的人[53]。與十六夜一樣相信自己地活著,是被恐懼為第四「最強種」的「詩人」,並師從過許多神佛[54]。本來出身於箱庭南區[55],但在西區「反烏托邦」內長大[56]。共同體「Arcadia」[57]創始者之一,擔任著參謀一職,並曾建立擁有大量超一流上層共同體,橫跨東南北區的「階層支配者」大聯盟。金絲雀確信十六夜有資格[58]繼承大家的夢想。
在西區「反烏托邦」內,經過數千數萬的歲月、多如繁星的人類中,唯一想理解鳥籠外面的人類[59]。金絲雀在幼年時遇見了克洛亞·巴隆,被他勾起了對未知世界的求知慾,為改變使人類家畜化的「反烏托邦」世界,建立共同體「Arcadia」,以殺死封鎖人類未來的最凶惡魔王「閉鎖世界」為目標,雙方的戰鬥有時會出現八千萬大量犧牲者,雖然會對這結果十分後悔,但絕對不允許「閉鎖世界」將箱庭變為人類牧場。最終成為唯一破解了「人類最終試煉」的人類。
二百年前,月兔一族受到最古老魔王「阿吉·達卡哈」攻擊,為了履行同盟月兔的誓約而前往月兔的領地,拯救了唯一倖存者黑兔。由於通往「忉利天」的天門已被魔王破壞[60],只有金絲雀等人能夠阻止「阿吉·達卡哈[61]。金絲雀召集大聯盟「階層支配者」全軍討伐「阿吉·達卡哈」,在犧牲八成人的情況下只能在煌焰之都勉強封印魔王。
三年前共同體被不知名魔王攻擊,戰敗並與克洛亞一同被放逐出箱庭外界,到達了十六夜所身處的世界。對此金絲雀充滿復仇,無法忍受「Arcadia」所建立的「階層支配者」大聯盟的夢想就此破滅。為了獲得神格從而成為神群的中心,金絲雀和克洛亞在外界準備了幾百年,於2000年時利用「詩人」的身份在十六夜身處的世界內歌頌了改變世界的詩篇,以自己的靈格作為代價,在外界引起「歷史轉換期」。然而金絲雀的歌頌出現了失誤,使她無法成為神群的中心,身體裏並沒有寄宿神格,使她原本還有數百年的靈格只剩數年。由於金絲雀的失誤,錯誤地讓無名嬰兒十六夜獲得了強大恩賜,讓一個本應平凡的家庭,變得四分五裂,所以金絲雀對十六夜是十分內疚,亦醒悟到對箱庭的挑戰早已經結束了,不應該讓自己的夢想強加在十六夜身上。
在十六夜十歲時參加了他舉辦的鬼捉人遊戲,並獲得勝利。提出收養十六夜為養子,並與其進行新遊戲的提案。只要十六夜表示想去,金絲雀就真的什麼地方都帶他去。兩人曾經去到巴拉那河伊泰普水電站時,金絲雀解說了人類文明的光輝之後,興奮的十六夜一拳把水壩打飛了,結果令發電廠因此停電,甚至造成所在國家非常大範圍的停電,最後兩人被當作恐怖份子只能逃亡到國外。兩人的遊戲持續了差不多兩年,他們越過國境,橫渡大陸,去尋找伊瓜蘇瀑布的惡魔,還確認過世界的盡頭。最後,金絲雀建立了一個為了接納十六夜而成立的兒童福利機構──「CANARIA寄養之家」。
兩人共度七年後,金絲雀因靈格本身損耗過大而過世[62]。死前安排克洛亞·巴隆交給十六夜一封遺書。遺書中以精確到小數點以下的秒數來預測出十六夜的行動,並舉辦最後一場和十六夜的遊戲。雖然十六夜的性格和思考模式基本上是她刻意造成的,但十六夜發現後沒有任何不滿。只希望十六夜能夠選擇自己以後的人生,不過十六夜還是接受箱庭的邀請並加入了「No Name」。
當金絲雀尚在箱庭時,上層神群認為人類史的完成指日可待。但金絲雀在三年前失蹤後,加上最古老魔王「阿吉·達卡哈」的封印解開了,過半數上層神群都決定放棄既有的人類史,拋棄現有的箱庭,建立新的箱庭。
克洛亞·巴隆クロア=バロン
頭戴黑色圓頂硬禮帽,身穿黑色燕尾服,並戴著圓圓的單邊眼鏡,而且有著和偏瘦身材非常相配的工整五官的帥哥,可惜是個變態[63]。本人聲稱自己是「博愛主義」[64],實際上最愛蘿莉。過去曾襲擊衆多共同體並誘拐年幼的少女,打造了幼女後宮。雖然長相看起來像是二十五歲上下,但表現出的氣質卻具備年齡以上的洗練,眼神有著讓人以為被徹底看穿的錯覺[65]。共同體「Arcadia」創始者之一,雖然是金絲雀師父,但與她亦建立了主從[66]的關係,並迷上了金絲雀。金絲雀與孔明最信任的人,兩人都可以把重要的事情推給克洛亞處理。
作為「神靈」「十字架男爵Baron La Croix」的同時,也是「燕尾服魔王」。有著極少一部分神和惡魔才能擁有的操作世界境界之力「境界門」,強制他人轉移至領地「生與死的十字路口」,變換成沒有實體的影子,不管任何傷勢也能瞬間痊癒,可以施加猝死詛咒,而且還能復活死人[67],有著各種各樣強大的力量。為南美海地伏都教中的死神、愛神以及生命之神。他的靈格象徵著彼岸亡靈節諸靈節等世界上許許多多的追思亡者日,而圓頂硬禮帽和燕尾服是象徵祂存在的靈格本體,只要是頭戴圓頂硬禮帽和身穿燕尾服,無論是誰都能夠依憑。知道人類生死快樂,感情豐富,喜愛蘭姆酒的神。他站在生與死、人界與神界交會的「永遠的十字路口」上,為掌管通往「諸神之世界」的「神靈」之一,而且藉由生命獲得全知。雖然是個以「賢神」之姿出名的「神靈」,然而他的本質卻是對猥褻言行以及男女間情慾抱持肯定看法的愛神,贊美無拘無束之愛,與帝釋天同為「最接近人類的神靈」而誕生。不過對衆多神群來說,他所主張的快樂是禁忌,是惡德的行為。因此他雖然作為善神誕生,卻被刻上魔王的烙印。本為精靈,但於奴隸制度所支配的時代透過成為奴隸自由的象徵,後天成為「神靈」。似乎是它給了佩絲特死後初始的靈格。
司掌生與死、愛與快樂的他,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相信人類的可能性。正因如此,他無法忍受將人類的未來封鎖並家畜化的魔王「閉鎖世界」所作所為,與一部分神群[68]共同舉兵起義,但如此衆多的修羅神佛作出攻勢也無助戰況。克洛亞認為人類的信仰産生神明同時,神明的信仰也有著産生人類的可能性,如果出現了從西區「反烏托邦」內部出生的希望之星,便能獲得勝利。在經過數千數萬的歲月、多如繁星的人類中,終於找到了衪一絲的光明,唯一想理解鳥籠外面的人類──金絲雀。克洛亞和金絲雀為了改變人類的結局而踏上旅途,建立共同體「Arcadia」。與魔王「閉鎖世界」的戰鬥有時會出現八千萬大量犧牲者,雖然會對這結果十分後悔,但絕對不允許「閉鎖世界」將箱庭變為人類牧場。
二百年前,月兔一族受到最古老魔王「阿吉·達卡哈」攻擊,為了履行同盟月兔的誓約而前往月兔的領地,與魔王「阿吉·達卡哈」戰鬥。「燕尾服魔王」用十字撕裂夜空,星空的裂痕成為經由現世和幽世的大門,召喚位於箱庭遙遠另一端的同志,一瞬間全軍召集可見其實力的強大,但在犧牲八成人的情況下只能在煌焰之都勉強封印魔王。
三年前共同體被不知名魔王攻擊,戰敗後與金絲雀一同被放逐出箱庭外界,到達了十六夜所身處的世界,變成不依憑人類就弱得保不住靈格的「神靈」,並設置了大量向箱庭呼喊救援的設置。為了使金絲雀獲得神格從而成為神群的中心,兩人在外界準備了幾百年,於2000年時引起「歷史轉換期」,但由於金絲雀的失誤讓十六夜獲得了強大恩賜,所以克洛亞對十六夜也感到內疚。答應金絲雀她死後照顧十六夜。在金絲雀逝去後沒多久出現在十六夜面前把金絲雀的遺書帶給十六夜。認為十六夜過度適應了這個世界,他的力量只是最上層的表面部分。為讓十六夜認清自己所擁有強大力量的價值,在他進入箱庭之前,與十六夜共同進入封閉的世界「生與死的十字路口」,並讓生死境界收縮並回歸虛無,意圖與十六夜同歸於盡,最終激發十六夜第一次使出擊碎星星的一擊「極光柱」從生死境界之中脫離。
在外界徬徨了1500年,最終在2065年時透過和孝明一樣的貓耳耳機[69],與拉普子Ⅲ一同成功被「萬聖節女王」召喚回到箱庭。目前的身體為70歲老人,現已回歸「No Name」,並與十六夜等人一同對付解放了封印的最古老魔王「阿吉·達卡哈」。
春日部 孝明春日部 孝明(かすかべ こうめい)
耀的父親。能夠來往於箱庭和外界的人物。身形雖然高大,然而體格卻有着漂亮的均衡比例,並有著端正五官的帥哥,是一個不拘小節又喜歡穿得破破爛爛的雕刻家。沉默寡言又正直純樸,要是碰上尷尬的事情講話會特別小聲,能為同伴發揮力量的了不起男人,是十年前拯救「Underwood」不受魔王摧殘的英雄。和耀一樣是個大胃王。非常喜歡「Crescent moon」[70]的產品,有著一個「Crescent moon」的貓耳耳機。當雕刻家時所使用的名字為孔明,是「生命目錄」的製作者,自己亦曾經使用「生命目錄」,被白夜叉認為是神代以來的大天才。他所製作的雕像被放置在煌焰之都中星海石碑的閱覽室[71]裏。共同體「Arcadia」領導者之一,被金絲雀等人認為是「Arcadia」的最強戰力,但本人沒有自覺並有著喜歡四處遊盪的壞毛病。
孝明在耀十一歲時曾到醫院探病,述說許多箱庭中的體驗,例如在年輕時曾與獅鷲獸德拉科·格萊夫空手互毆並勝利但最終卻成為朋友等等,並送了圓形木雕項鏈「生命目錄」給耀,使耀獲得了朋友(動物)們的能力而重新讓雙腳站起來。認為前往外面生存時,朋友是最重要的財產,在他的影響下,耀也非常重視自己的朋友。與耀約定好會在兩年後的滿月夜晚中接耀到箱庭一起旅行,但是到了約定之日孝明並沒有接耀。
在三年前曾經幫助維拉對抗跟蹤狂「馬克士威魔王」,使用「生命目錄」變換成恩賜「馬可西亞斯」,利用其預知未來的能力把擁有瞬間轉移的「馬克士威魔王」打敗。此後和維拉有著約定,所以維拉在遇見耀後十分照顧耀,並教會耀用孔明的方法對抗「馬克士威魔王」。同時由於「Arcadia」受到不知名魔王的攻擊導致毀滅,孔明也失去行蹤,生死不明。
目前和克洛亞一樣已經回歸了「No Name」,擊退了「馬克士威魔王」,並拯救了擊退雙頭龍後昏迷的飛鳥和黑兔兩人。但由於以往使用「生命目錄」後副作用的緣故,目前無法與耀相見。

共同體「Will o'wispウィル・オ・ウィスプ[編輯]

近數年才成立的共同體,根據地位於箱庭北區678900外門,是六位數的共同體,同時亦是北區下層最強的共同體。雖然共同體本身具備足夠的戰鬥能力,但並不是武鬥派的共同體,是一個以製造為主的共同體,製作各式各樣精細的工藝品和恩賜。而冶煉技術方面在下層也數一數二,並曾在「火龍誕生祭」中獲得了最優秀獎。旗幟上印有蒼色火焰,代表共同體透過蒼炎引領無辜喪命的魂魄並救濟他們,另外由於傑克的原因,對於兒童的靈魂則會收養並照顧他們。「Will o'wisp」是以「比起恩賜遊戲的參賽者更享受當主辦者」為方針的共同體,在主辦者和參賽者都能好好享受為前提經常舉辦恩賜遊戲。由於受到「馬克士威魔王」的威脅,與「No Name」、「Perseus」和「六傷」一起結成聯盟。
維拉·札·伊格尼法特斯ウィラ=ザ=イグニファトゥス
雙馬尾少女,是「Will o'wisp」的領導者,別名「蒼炎惡魔」,北區最強的人。於生死境界顯現的大惡魔,能夠操控「境界門」。據傑克所言維拉是個讓人相當頭痛的問題兒童。有種美豔和可愛但欠缺防備的魔性,擁有能深深吸引男人的不道德性感外貌和巨乳,一舉一動都嫵媚又惹人憐愛,同時還美豔且性感,但本人對此毫無自覺。有著扔十字鈍器攻擊有興趣的對象並觀察反應的惡癖。除非有什麼特殊狀況否則不會離開領地,連恩賜遊戲都不願參加。
在外界的時候曾被「馬克士威魔王」跟蹤並求愛過,維拉以噁心拒絕了「馬克士威魔王」的求愛,但不管逃到哪,「馬克士威魔王」都能用瞬間移動一直跟來,維拉只能拜託「萬聖節女王」讓她們逃入箱庭,但「馬克士威魔王」靠自己的力量打開了通往箱庭的門,並持續跟蹤。在三年前透過孔明的幫助成功打敗跟蹤狂「馬克士威魔王」,此後和維拉有著約定,所以維拉在遇見耀後十分照顧耀,並教會耀用孔明的方法對抗「馬克士威魔王」。
目前正與仁和殿下等人共同對抗展現了第三永久機關靈格的「馬克士威魔王」。
愛夏·伊格尼法特斯アーシャ=イグニファトゥス,聲:積田加代子
雙馬尾的可愛少女,喜愛穿黑白哥德蘿莉風的華麗花邊裙。原本是在地災中死後「轉生」而成的自縛靈,後來在徘徊時被維拉收留,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傑出的大地精靈。由於是地精,所以能夠放出天然瓦斯。懂得製造玻璃工藝品,但手藝並不如傑克,並非常習慣照顧小孩。
少女時由於思春期的關係曾自作詩歌集,但本人認為是黑歷史。
傑克ジャック・オー・ランタ,Jack o'lantern,聲:速水獎
由維拉·札·伊格尼法特斯製作,世界最古老的南瓜鬼怪。
有主辦者權限,使用了會招開他的遊戲「Jack the Monster」,會現出他的真身,從孩子的朋友南瓜頭傑克,變成斷罪人(Executor)殺人魔開膛手傑克
盡管平時一直都是扮演南瓜頭傑克,但內裹是名深思熟慮的參議院以及有數一數二地強大實力(雖然只有在認真對戰時才會展露出來)。
非常喜歡小孩子,對於傷害小孩子的人絕不放過。
變成開膛手傑克後,身體會逐漸構建為人的姿態,會身穿真紅的皮革夾克和有如野獸般雜亂的亞麻色長髮,眼神會充滿殺氣,並且會雙手反握染血的小刀。
有關傑克的傳承中,生前的傑克在兩次生命中都是大罪人,其中第二次理應是殺人魔開膛手傑克,而傳承還有後續,當讓第二次人生染上鮮血的罪人,和拯救了他的幼小惡魔,本來有著兩人一起有被凈化的宿命,但由好心的聖人彼得賦予了再一次洗心革面的機會給他們,而機會就是保護幼子,尋找被不當拋棄的人們靈魂並給予救濟的他的使命,自此決心改過自身的傑克決定飾演南瓜小丑,成為了萬聖節的主角來完成使命。
根據威悉和拉婷的對話中得知,傑克生前似乎開了間打鐵鋪,另外傑克在火龍誕生祭中製作了銀燭台展覽品。
曾意外說出自己是1960年代來到箱庭。
持有夢魔奧列·路格埃製作的魔法傘。
可以使體力消耗加倍的詛咒無效。

共同體「Perseusペルセウス[編輯]

「Perseus」是擔任「Thousand Eyes」幹部的共同體,但因白夜叉舉發了「Perseus」」和黑兔他們之間的糾紛和其他的不名譽事件,因此「Perseus」被命令無限期地收起「Thousand Eyes」旗幟,根據地為26745外門。過去是以希臘神話中的一名英雄為起源的共同體,為化為星座的帕修斯(Perseus)受邀到箱庭時建立,成員都是帕修斯的子孫。旗幟是蛇髮女妖頭像,設外 「Perseus」曾被授予「奧林帕斯十二主神」的一柱,「赫淮斯托斯」的神格,因此「Perseus」也擅長對被賦予恩惠和靈石類的煉成,現在和「Will o'wisp」結成了同盟。

盧奧斯ルイオス,聲:井上剛
帕修斯之子嗣,庸俗快樂主義者,沉迷酒色娛樂,在父親死亡後繼承領導者位置。花花公子的性格導致了共同體的毀滅,其結果於恩賜遊戲「FAIRYTALE in Perseus」中被「No Name」所打敗,被搶走「貨品」原No Name成員蕾蒂西亞。現正成為Will o'wisp傑克的弟子,不過本人不太情願。
持有恩賜:
具有頭顱外型的金色裝飾品,「Perseus」所擁有的最強恩賜。具石化的恩賜—蛇髮女妖之威光。
附有翅膀的飛天鞋,具有飛天的恩賜。
  • 鐮形劍ハルパー
能斬殺神靈的劍。
冥王的防具,具有隱形的恩賜。複製品只能消除身影,但不能消除味道、熱量、聲音,而真貨可將這些都消除掉。
  • 火焰弓
親信ルイオスの側近,聲:鷹野晶)
海怪克拉肯海魔クラーケン,聲:藤原貴弘格賴埃三姐妹グライアイ,聲:定岡小百合)
守護著挑戰「Perseus」權利的恩賜—紅、藍兩顆寶珠。
阿爾格爾アルゴール,聲:藏合紗惠子
前魔王。屬於星靈的惡魔。擁有「美杜莎」、「原初(莉莉絲)的惡魔」等諸多仇名的魔王。
口頭禪是「阿爾醬,超~美麗!」
由於被Perseus所使役而讓靈格壓倒性地縮小,但其真面目是甚至能與「萬聖節女王」匹敵的箱庭三大問題兒童之一。

共同體「Thousand Eyesサウザンドアイズ[編輯]

「Thousand Eyes」由擁有特殊「魔眼」類恩賜的成員們組成的群體型共同體。是一個彙集了全箱庭的情報與消息,由多數共同體集合而成的超巨大商業共同體。旗幟以藍色為底,有著兩名臉對臉的女神[72]頭像[73]。目前首領未知。白夜叉作為「Thousand Eyes」的幹部在箱庭東側四位數門中的3345外門建立屬於衪的根據地。
白夜叉白夜叉(しろやしゃ),聲:新井里美
「Thousand Eyes」幹部之一,東區的「階層支配者」,在箱庭東區四位數以下的門無人匹敵,最強的「階層支配者」。銀髮和服蘿莉,非常好色[74],和克洛亞一樣是個變態。對於這方面的嗜好,十六夜和白夜叉像是找到同好般地用力握手。非常喜愛玩弄黑兔,並且經常不斷性騷擾黑兔。在黑兔房間中的衣服幾乎都是由白夜叉給予並希望黑兔穿上,同時飛鳥喜愛的紅色禮服也是白夜叉給黑兔的衣服。另外「No Name」女僕組的女僕服裝都是由「Thousand Eyes」提供的,不但服裝料子高級,而且穿起來的感覺非常好。表面上整天都只會玩樂,但其實非常勤奮,只是完成「階層支配者」工作之後時間有剩,所以能夠玩樂。非常照顧「No Name」並幫助他們復興,而且在「No Name」陷入危機時經常伸出援手。為掌控著太陽與白夜,以最強物種揚名世界的「星靈」兼「神靈」。「白夜」的「星靈」象徵永不西沉的太陽,「夜叉」的「神靈」象徵水和大地的鬼神。司掌太陽運行的星靈之一,在二十五份太陽主權[75]中持有十四份太陽主權,和蕾蒂西亞一樣曾任「全權階層支配者」。前箱庭的三大問題兒童之一[76],非常討厭同為問題兒童的「萬聖節女王」,兩人水火不容。
本為最凶惡魔王「人類最終試煉」之一的「天動說」,在天與地的概念誕生之前就已經存在的天體法則,君臨所有宇宙觀的中心。不過隨着人類史的發展,衪的靈格不斷縮小,最終被壓迫到白夜的地平線,成為「白夜王[77]。雖然靈格縮小,但身為「白夜王」的衪仍是掌管太陽運行的「星靈」之一,是足以和太陽神相提並論的最高位存在,其神威至今也是無法估量。作為諸神的神威同時,還有作為魔王的王威,由這兩者中誕生的「白夜王」是最強的「星靈」,在箱庭中位列第十的強者。縱使白夜叉擁有不需要隸屬於任何宗派的強大靈格,衪為了能以「階層支配者」的身分干涉下層,皈依佛門降低自己的靈格,獲得了「神靈」夜叉的靈格以此取得箱庭眾多神明的信任。
在「Underwood」受到巨龍襲擊的同時,東區和北區亦受到魔王聯盟的襲擊。拜火教最古老魔王「阿吉·達卡哈」的第一世代分身[78]出現在東區下層大肆作亂,白夜叉為了不讓三年前的悲劇[79]再現,把神格奉還給佛門,重新獲得過往作為最強「星靈」居臨箱庭的力量,一擊打倒了五隻第一世代並阻止他們分裂,避免東區下層成為一片血海。白夜叉在返還神格並取回靈格的時候由於反作用而變成美姬,但由於「星靈」沒有實體,白夜叉有意的話不管是嬰兒美女還是女高中生都能變化。由於過往曾為魔王,透過皈依佛門而能夠以「階層支配者」的身分干涉下層,但在奉還神格後活動受到限制而必須回歸上層,因此委託蛟劉以「代理支配者」的身分守護東區。
白夜叉在離開東區下層時舉辦了連續七天七夜的送別會,並舉辦了恩賜遊戲「落陽」,但最終被「No Name」以卑鄙的方法破解。為了不被仇敵「萬聖節女王」得知白夜叉輸給了下層並加以嘲笑,決定毀滅「No Name」當遊戲沒有發生過。十六夜為此奉上對黑兔的命令權來平息白夜叉的怒火。其後返回了箱庭三位數的上層。
由於最強魔王「人類最終試煉」之一「阿吉·達卡哈」的封印被解開,白夜叉在沒有佛門的許可下,企圖破壞「忉利天」擅自前往下層,舉辦「悖論遊戲」並與「阿吉·達卡哈」一同永久封印。但從「齊天大聖」口中得知過半數上層神群決定放棄既有的人類史,拋棄現有的箱庭,建立新的箱庭,為此尋找著擁有過半數太陽主權的白夜叉。目前正與「齊天大聖」一同躲藏在「天岩戶」,對抗操控神群的幕後黑手。
自稱在永恆的生命中只輸過三次比賽[80]
店員店員,聲:西明日香
身穿和服的女店員。個性冷靜,遵守規則,在No Name到訪店面時拒絕他們進入。
平時是會擔任白夜叉的安全裝置,以阻止白夜叉亂來。
格利グリー
拉普拉斯惡魔ラプラスの悪魔
「Thousand Eyes」幹部之一,同時也是「階層支配者」,目前仍在休眠中。與金絲雀是摯友。司掌「全知」的惡魔,和白夜叉一樣曾任魔王。具有預知未來的能力。擁有著壓倒性情報收集能力的群體惡魔「拉普拉斯小惡魔」,並將收集到的情報傳送給本體,另外亦可以如同投影機般播放出收集到的情報,進行恩賜遊戲的現場直播。「拉普拉斯小惡魔」通稱為拉普子。共同體「拉普拉斯惡魔」的創始者,旗幟上帶有百萬之眼,在四位數構築根據地,曾加入金絲雀創建的「階層支配者」大聯盟。以往曾是北區的「階層支配者」,而目前未明言是哪一區的「階層支配者」,若以排除法來推測則是西區的「階層支配者」。為了對抗魔王而製作出恩賜卡「拉普拉斯紙片」,靠著「全知」顯示所持有恩賜的名稱,並可以將具體化的恩賜收納起來方便隨時具體化,又可以保存農作物和家畜肉品等對應持久戰的準備,能夠大幅提升對抗魔王時的生存率。
歷經千辛萬苦在無限寬廣的外界之海中尋找著金絲雀。在位於否定拉普拉斯理論的時代[81]原本是無法保住靈格,但由於金絲雀在2000年時引起了「歷史轉換期」,拉普拉斯惡魔意外地能夠保住靈格並完成形態變化。當金絲雀在病院休養時成功透過拉普子Ⅲ尋找到友人金絲雀,並答應金絲雀在她死後照顧十六夜。目前拉普子Ⅲ與克洛亞一同成功被「萬聖節女王」召喚回到箱庭。由於本體仍然休眠中,於是透過拉普子Ⅲ支援十六夜等人對付解放了封印的最古老魔王「阿吉·達卡哈」,企圖使用200年前與「阿吉·達卡哈」戰鬥的相同戰法。
即使透過檢索「全知」大惡魔的書庫,但對於十六夜本人不但無法鑒定其所持有的恩賜,而且用「千里眼」也無法捕捉到十六夜本體的實像,直到用肉眼捕捉到為止都掌握不了十六夜的存在。

共同體「Salamandraサラマンドラ[編輯]

北區的「階層支配者」的其中之一。曾經是四位數的共同體,200年前參加與「絕對惡之魔王」三頭龍「阿吉·達卡哈」的戰鬥損傷過多,而讓共同體降級至五位數。

珊多拉·特爾多雷克サンドラ=ドルトレイク,聲:佐土原香織
北側的階層支配者的其中一人,11歲,最年輕的階層支配者。持有恩賜火龍。與仁為幼時便認識的好友,對待No name相當親切。頭上星海龍王的角正是Salamandra二十四代首領的證明,擊退新來的魔王後,靈格變得比現時的佩絲特還要高。不過實力和功績還有所不足,未能完全統領Salamandra,想依靠家人和同志,卻未被信賴,使年幼的珊多拉身心受著重擔。其後被童心製造出的「混世魔王」的別名「北災」的恩賜游戲佔領並取代。
曼德拉マンドラ,聲:小西克幸
珊多拉的哥哥。起初認為No Name弱小而相當嫌棄No Name。
當火龍誕生祭的魔王來襲事件完結後,單方面向No Name以自身共同體的旗幟向他們發誓,以表示對No name的肯定。
當珊多拉被「混世魔王」的遊戲佔領並取代時,對當時不相信珊多拉的話表示後悔。
之所以繼承不了「Salamandra」是因為自己的龍角天生成長得不理想使最終只好放棄。

聯盟「龍角鷲獅子龍角を持つ鷲獅子(ドラコ・グライフ)[編輯]

南區的現任「階層支配者」。由六個共同體所組成的聯盟,分別是「一角[82]」、「二翼」、「三尾」、「四足」、「五爪」和「六傷[83]」。因為其後要合併,為保商標的「六傷」退出龍角鷲獅子,與「Will o'wisp」和「Perseus」一起加入「No Name」的聯盟。

獨角獸ユニコーン
黑兔於箱庭外部所遇上的獨角獸。「一角」的成員。
在短篇《箱庭中某一天的日常》也有登場。因南區受到的災害,導致一族即將全滅,幸得路過的術師將魃由南區趕至東區才免於全滅,在前往參與水神(白雪姬)所舉辦的遊戲時(希望能得到水的恩賜復興南區)遇上黑兔;但因遊戲被十六夜破解,而改為參加水精舉辦的遊戲。
在回程時遇上魃,希望為同伴復仇,但不敵即將反被殺時,得十六夜等三人所救。其後前往No Name所在地,以贈送獨角獸的角(死去同伴的遺骨)方式報答恩情。
莎拉·特爾多雷克サラ=ドルドレイク
共同體「一角」新任首領,「龍角鷲獅子」聯盟議長。曼德拉及珊多拉的姐姐,200歲。本應繼承北區「階層支配者」,但因為種種原因而逃到南區。由於南區「階層支配者」阿瓦隆被「銜尾蛇」的殿下打倒,作為南區最大的聯盟首領,準備接任南區「階層支配者」一職。在第四卷中,除給予飛鳥自製的恩賜道具外,更將自己的其中一角給了飛鳥讓她提升迪恩的力量,以對抗巨龍保護「Underwood」。在第五卷中接任南區「階層支配者」。
說話時語調用詞總表現出高壓的態度,然而卻並不會讓人感到不快。
在北區及南區的水晶水道技術都是莎拉獨自一人開發的。
雖然已經離開了故鄉,但仍會關心故鄉的事情。
據曼德拉所言,原本應該是擁有成熟力量的莎拉來繼承Salamandra,但最終反而是由珊多拉繼承。
其中一個在火龍誕生祭中由Salamandra名義製作的以靈造似曜岩大結晶雕刻成的初代首領『星海龍王』的雕刻就是出自莎拉之手。
嘎羅羅·干達克ガロロ=ガンダック
「六傷」的原首領,也是聯盟的創始者之一。過去曾作為參謀多次參與對抗魔王的遊戲,認識蕾蒂西亞及耀的父親。在第四卷中與耀在吸血鬼的空中城市結識,並告訴耀有關「箱庭騎士」及與對抗魔王的心得。
嘉洛洛·干達克キャロロ=ガンダック,聲:藏合紗惠子
「六傷」的成員,嘎羅羅的第24個孩子,波羅羅的姊姊。在東區2105380外門經營咖啡座並進行諜報活動的女性貓族店員,擁有麒麟尾,但由於意外漏了自己是進行諜報的人員口風,因此被十六夜等人握有把柄,被逼為「No Name」提供七折優惠。
波羅羅·干達克ポロロ=ガンダック
「六傷」的新首領,嘎羅羅的么子,由小妾所生,共有24個兄長及姊姊。外表看來與仁差不多年紀,在巨龍事件後,「六傷」首領位置的遊戲中獲勝,成為下任首領。在第五卷中與仁商討組成聯盟事宜,本打算讓「No Name」負責與魔王戰鬥,「六傷」則只負責提供物資,讓「六傷」獲取最大利益,可是在仁技高一籌的交涉策略下,最終決定提供全面協助,並決定結盟。此外,波羅羅曾透露自身為蛟魔王的弟子。
格里菲斯·格萊夫グリフィス=グライフ
「二翼」首領,具有獅鷲獸和龍馬血統的「第三幻想種」—駿鷹,格利的同父異母之兄。
起初因對No Name及格利出言侮辱而和耀發生爭執,其後雙方在大打出手之時被劉蛟出手阻止,之後和No Name及莎拉以恩賜遊戲「Hippocamp的騎師」的勝利作賭注,若自己能勝利就能成為南區「階層支配者」,而失敗就離開,而在進行「Hippocamp的騎師」時,找上耀雙方對戰後不敵耀而落敗。
在恩賜遊戲「Hippocamp的騎師」落敗後就遵守承諾難開了「二翼」。
對格利很有興趣(因格利最有自己最尊敬的父親的樣子)。
葛蓓莉婭Coppélia
人類最終試練之一,是少數沒有成為魔王的人類最終試練。為本未完成的「第三永動機關」,後由傑克以迪恩的碎片製造出的「活塞」成為完整的永動機。三年前被「咬尾蛇」封印於悖論游戲「世界第一的勤勞者」,是以未完成的技術「第三永動機關」,為沒有答案的試練。
共同體為「Last embryo」。
現正被莎拉要求成為龍角鷲獅子的參謀。

「七天大聖」[編輯]

在西遊記中記述的七大妖王,分別為「齊天大聖」,「平天大聖」,「覆海大聖」,「混天大聖」,「移山大聖」,「通風大聖」,「驅神大聖」。其中以絕大力量而自傲的四王仍然在世,他們的名聲震響這個箱庭世界。

「齊天大聖」美猴王美猴王(びこうおう)
齊天大聖」(與天齊驅之人)——美猴王(孫悟空)。
半星靈,為箱庭三大問題兒童之一(接替白夜叉,不過本人對於被稱作「箱庭三大問題兒童」相當不滿)。外表為體型嬌小的十三,四歲少女,披散著稻穗般的頭髮和有著深綠的眼瞳。
現為佛門所保護的箱庭最高級特異點,過去旗下的妖仙和土地神也認同她是稱得上大聖者的英才。相信「齊天大聖」才是神代之王的人也不在少數。甚至其他神群中也有如此相信的人。不過齊天大聖和六名妖王結為大聯盟後,展開了與天帝、道教神等的大戰,最後惜敗於護法十二天和釋迦(shijia)的手上。之後,受到禁錮500年刑罰的大聖,此後拜玄奘三藏為師,出發前往天竺。
為在星之中樞得到生命,由於海底火山爆發而被帶到地上的獨一無二的半星靈——星造的「原典(Origin)候補者」。
「平天大聖」牛魔王牛魔王(ぎゅうまおう)
平天大聖」(平定天上之人)——牛魔王(牛大力)。
因為佛門不但奪走了牛魔王的結拜姐姐孫悟空,還擊破了齊天的旗幟,甚至連牛魔王的親生兒子紅孩兒也皈依了佛門。因此以牛魔王為首的剩餘妖王們都非常痛恨佛門到超脫常軌,和佛門之間有著非比尋常的深刻鴻溝。
「覆海大聖」蛟魔王蛟魔王(こうまおう)
覆海大聖」(翻覆大海之人)——蛟魔王(劉蛟)。
本名蛟劉蛟劉(こうりゅう),通過海底火山千年修鍊獲得「仙龍」靈格。
經歷過「落日之痛」,喪失鬥志後被取笑為「乾枯漂流木」,其後一人周圍流浪,現成為了波羅羅的師父。
在失去了義姐後時間就像停止了一樣。
仰慕義姐孫悟空。渴望與其見面而在第五卷接受白夜叉協助莎拉和贏得比賽的要求。
在比賽中與十六夜激戰並被十六夜成功激發鬥志,最終放棄比賽並為了與孫悟空見面時懷抱自信而開始積累功績。
原為「龍角鷲獅子」聯盟的客人兼顧問,第五卷中代替交還神格的白夜叉成為東區代理「階層支配者」,並成為「Thousand Eyes」客座成員。
和德拉科·格萊夫是朋友。
現在左眼上載了眼罩是因為自己曾把左眼送給金絲雀作為「No Name」根據地水源台座上放著的由「龍之眼」加工而成的水珠,但被用作水源的「龍之眼」後來在三年前被擊敗後被魔王奪走了。
從六耳彌猴口中得知,蛟劉是東海龍王和妾的私生子,但自身的能力勝於父,以及有被選為下一代的黃龍的能力。
戰鬥時除了會使用水之外,更會使用自己因不良愛好而擁有的不少武器來戰鬥[84],但他真正的武器是自身卓越的體術。
恩賜遊戲為「GROUND COVER on the MOON SEE(月海神殿)」,使其靈格的巨大膨脹,限定性星靈化,並以重力拘束參加者。
其共同體為「翻覆大海者」。
「混天大聖」鵬魔王鵬魔王(ほうまおう)
混天大聖」(使天混沌之人)——鵬魔王(迦陵羅之女)。
大鵬金翅鳥的公主。被白夜叉和「齊天大聖」及「覆海大聖」稱作「小迦陵迦陸(かりょう)ちゃん」。
金翅的灼熱火焰「日輪金翅鳥(V hana Garuḍa)」有著足以對抗神、對抗龍的最高位破格的恩惠,一旦接觸,連魂魄都不會殘留。
雖說是半神(非純種),但是能和護法十二天相匹敵的最高位神鳥的大鵬金翅鳥(最強種)的直系,七大妖王之中擁有最強火力的人。
引發「六道地獄壞滅事件」的導火線之一,由於阿修羅族皇子將當時還只有十歲的鵬魔王監禁並企圖對其上下其手,惹惱了當時還未皈依佛門的「齊天大聖」,於是怒髮衝冠的「齊天大聖」為了救出鵬魔王並替其出口氣,狠狠的「教訓」了阿修羅族皇子(至於教訓方法請參見下面的「箱庭三大問題兒童」)。
恩賜遊戲為「GREEK MYTHS of GRIFFIN」,能夠無限期拘束參加者。
其共同體為希臘神群臨時代表「Kerykeion」。

共同體「Queen Halloweenクイーン・ハロウィン[編輯]

斐思·雷斯フェイス・レス
無臉者Faceless」。受「萬聖節女王」(管理世界境界的太陽與黃金魔王)所寵愛的騎士。實力相當強大。
外表為以黑色的髮飾綁著純白的頭髮,並穿著白色長禮服以及施加了精緻裝飾的白銀鎧甲,臉上則戴著遮住臉孔上半部的黑白色舞會面具的人類女性。擅長因應不同狀況利用恩賜卡不斷更換武器,分別使用剛弓、鞭劍、雙槍作出遠、中、近距離攻略。
曾和十六夜在恩賜遊戲「RaimundusLullus」中戰鬥,即使十六夜使出全力,但仍能在保留實力下和十六夜打得不相伯仲。

共同體「Fores Garoフォレス・ガロ[編輯]

隸屬上層魔王的共同體「六百六十六之獸」[85]旗下。根據地與「No Name」一樣為東區箱庭2105380外門。「Fores Garo」在與「No Name」進行恩賜遊戲敗北後已經解體了。

賈爾德‧蓋斯帕ガルド=ガスパー,聲:安元洋貴
「Fores Garo」領導者。老虎的獸人。在「六傷」位於東區的店鋪中邀請飛鳥、耀以及不在場的黑兔加入自身的共同體,並把仁嘲笑為執著過去榮華不放的亡靈。表面上是名紳士,但實際上是經常犯罪的邪魔外道。對外宣稱以「雙方同意」的恩賜遊戲方式以旗幟作為賭注,並取勝籍此擴大自身的共同體;然而實際上是強制對方參與[86]恩賜遊戲,並在勝利後以小孩作人質令對方在旗下工作,但綁架回來的小孩在當晚就被處決,而遺體會交給心腹部下吃避免他人發現。
在飛鳥的提案下,以「Fores Garo」的存續和「No Name」的驕傲與靈魂作為賭注舉辦恩賜遊戲。與此同時蕾蒂西亞想考驗「No Name」三位新成員的實力,賜予賈爾德鬼種後其外觀改變並狂暴化。最終在恩賜遊戲「Hunting」中被飛鳥用「白銀十字劍」擊殺後落敗。

共同體「Rattenfangerラッテンフェンガー[編輯]

群體精靈“群体精霊”
哈梅爾的130名犧牲者的精靈群。以星海龍王授予的神珍鐵製作成自動玩偶迪恩ディーン
梅爾メルン,聲:久野美咲
地精,群體精靈歷經無數星霜歷程後產生的群體碎片,第131名精靈群。被返回原本世界的群體精靈賜與了「開拓」土地之恩賜而留在箱庭,現在和No Name一起戰鬥。
飛鳥於恩賜遊戲「奇蹟背負者」中取得自動玩偶「迪恩」,並在恩賜遊戲「The PIED PIRPER of HAMELIN」落幕後,因傳承而必須消失的一百三十位哈梅爾的精靈群,為了感激而託付給飛鳥,第一百三十一名同志,將會流傳給後世的「開拓」靈格賜給了這個孩子,由飛鳥為祂取名為「梅爾」。

共同體「Underwoodアンダーウッド[編輯]

桐乃キリノ
樹靈少女,有一名弟弟。
其弟弟在火龍誕生祭中參與佩絲特所舉辦的「The PIED PIPER of HAMELIN」中曾被飛鳥出手相救。
在「SUN SYNCHRONOUS ORBIT in VAMPIRE KING」被捉走時,被耀救走,並且和耀一起去破解「SUN SYNCHRONOUS ORBIT in VAMPIRE KING」的迷團。
耀和格萊亞對戰時,捨身保護耀,在被攻勢擊中時,耀及時用生命目錄的能力保護了桐乃。

聯盟「Ouroborosウロボロス[編輯]

與三年前襲擊「No Name」的神秘魔王有關的魔王聯盟。

殿下殿下
本名不詳。
與十六夜同樣為原典候補者,疑似由另一個詩人所打造的。為琳、奧拉、格萊亞等人的領導者但並非聯盟的領導者,十六夜因不願稱呼其為「殿下」而改稱為「白髮鬼」[87]
平時起居生活是由琳、奧拉、格萊亞等人所負責。
於第七卷中展現其作為原典候補者的能力,使用原本應該只能由凱爾特巨人族才能使用的「來寇之書」開啟主辦者權限,並於遊戲後聲稱和十六夜的對決並非敗北,而是作為原典候補者的完成度較低。憑著模擬創星圖(Another Cosmology),魔王也能一擊能屠殺殆盡。是餃尾蛇為了跨越卡莉約加(Kali=Yuga)所必要的。
曾向「Perseus」落下了購買蕾蒂西亞的訂單。
自稱自己出世後還未滿三年,故世間的廣闊之類,自己有什麼想要及連考慮這些事情的空閒都沒有,有的只是伴隨出生被賦予的知識。
行動的理念是為了部下能在自己身上看到的夢想達成,即使身體千瘡百孔都要往前進。非常尊重並相信部下的忠誠。
リン
恩賜卡是琉璃色。
持有恩賜:
  • 阿喀琉斯之跟腱アキレス・ハイ,Achilles Heel)
根據斐思·雷斯所說其恩賜應是操縱的是物體和物體之間的概念性「距離」-- 空間操作。
奧拉アウラ
是人類中的幻獸,魔法師。在那之中,還是被稱為『Fay』,相當於『妖精』(Fairy)語源的瀕危物種。
持有恩賜:
  • 黃金豎琴黄金の竪琴
由「來寇之書」的紙片中所召喚出,是達努神族的神格武器。
從「Underwood」搶奪而來。是巨人族的最強死之魔眼,在和佩絲特爭奪死眼所有權時,因深感會失敗,最終使用在太古時期貫穿巴羅爾之死眼的神槍·極光之神臂的槍尖之一刺向死眼令死眼變化成石頭,接著裂成兩半,其後被佩絲特和奧拉一人搶奪一邊。
格萊亞·格萊夫グライア=グライフ
黑色的獅鷲獸,德拉科·格萊夫ドラコ=グライフ的弟弟。胸前刻有「生命目錄疑似・生命の目録」,為了抵抗主神的詛咒從而生存下去。
能利用「生命目錄疑似・生命の目録」的能力變成不同種族來戰鬥。
在「SUN SYNCHRONOUS ORBIT in VAMPIRE KING」中知道耀是打敗格萊亞哥哥德拉科的孝明女兒,於是就去挑戰耀,並在戰鬥時對耀不明「生命目錄」的能力及用法感到不解,其後一邊戰鬥時一邊解說「生命目錄」的源由及能力,最終被耀使用不同於「生命目錄疑似・生命の目録」的「生命目錄生命の目録」打敗。
在「銜尾蛇」被克洛亞招待進入參與對抗阿吉·達卡哈後,克洛亞要求對耀傳話[88]其後格萊亞就去了耀的房間告知有關「生命目錄生命の目録」及耀雙親的事,並告知耀『下次再見面時要做好覺悟,「銜尾蛇」不會再手下留情』。
混世魔王混世魔王
五位數的魔王,西遊記中的六耳彌猴,能力如同神隱,但正體是利用兒童灰心、無奈等負能量為食糧的魔王,被神隱的受害者都是因被強制參加他的一人遊戲而消失掉。新目標是珊多拉。
起初為了襲擊即將到「Salamandra」的蛟劉而發出了挑戰狀,但十六夜一時興起參與了遊戲時被他發現了真身,其後在十六夜即將捉到時被馬克士威妖救了。
馬克士威妖馬克士威魔王,マクスウェルの魔王)
四位數的魔王,是被科學否定了其存在的悖論惡魔,像是沒有正體一樣的惡魔,被打得粉碎依然能回復原狀,雖然使用的能力主要是火及冰,但正體不是溫度,而是溫差所產生出的能量。
維拉異常喜愛,順從某位詩人而加入銜尾蛇的理由,大部份都是為了得到「迎娶」維拉的力量,曾潛入維拉的床鋪內或在其上廁所時空間跳躍過來,至今維拉還能保住貞操也算是一種奇蹟。
其真面目是掌握完成型的「第三永動機關(葛蓓莉婭)」靈格的天使。

共同體「Grimm Grimoire・Hamelnグリムグリモワール・ハーメルン[編輯]

佩絲特ペスト,Pest,聲:齋藤千和
威悉ヴェーザー,聲:岩澤俊樹
源自威悉河的傳承,源自土地災變和河水泛濫、地盤陷落等自然現象,帶來130死亡的功績的惡魔化身,實際上卻是花衣魔笛手的傳承。過去是共同體「幻想魔道書群」的成員。於恩賜遊戲中,最終與十六夜互毆,召喚的媒介被破壞而落敗後消失。
被十六夜稱讚是第一個肯正面使用全力和他互毆的人。
拉婷ラッテン,聲:南里侑香
源自花衣魔笛手的捕鼠小丑傅承,能使用笛聲操縱老鼠和人心的惡魔化身。過去是共同體「幻想魔道書群」的成員。於恩賜遊戲中,最終與飛鳥競賽中落敗後消失。
修特羅姆シュトロム,聲:浜添伸也
源自「天災」的傳承。巨大的陶製人偶。

其他[編輯]

西鄉 焰西郷 焔(さいごう ほむら)
「CANARIA寄養之家」收養的小孩。外貌為一頭亂髮並配戴眼鏡的少年。
十六夜的耳機「Crescent moon」是由他製作,並開玩笑的對十六夜說他是耳機的最佳代言人,希望他時常戴著。
根據耀的說詞,焰所製作的耳機品牌「Crescent moon」,在當時她生活的原世界中,是暢銷且有名的耳機。
只要親手拆解過某物,就能瞬間理解對象物的構造。
在「理解力」、「重現力」、「創造力」方面擁有壓倒性的才能。
彩里 鈴華彩里 鈴華(あやざと すずか)
「CANARIA寄養之家」收養的小孩。外表為有著健康的古銅色肌膚以及如鳳梨般髮型的少女。喜歡十六夜。
卡拉侍女長カーラ
女僕,吸血鬼。是於蕾蒂西亞依然是普通主辦者,還未成為魔王的時代的待女;在吸血鬼的內亂中死亡。
自認凡是優秀的女僕,不只要會一兩招必殺技,連最後王牌隱藏絕技或四十八招到一百零八招都該事先準備好,才符合普通的原則。而且只要是主人的要求,不用說打點茶會,甚至煮飯打掃洗衣等基本家事與照料菜園協助更衣全部包辦再加上智略策略謀略等方面也準備萬全,並且從暗殺到開路先鋒皆能完美辦到才能算是真正的女僕。
行樂家storyteller“遊興屋(ストーリーテラー)”
共同體「Grimm Grimoire」的成員。在蕾蒂西亞打倒魔王回到故鄉後,向她解釋發生在吸血鬼城堡的事情(吸血鬼叛亂),曾邀請蕾蒂西亞加入他的共同體「Grimm Grimoire」,但被蕾蒂西亞拒絕。是讓蕾蒂西亞·德克雷亞成為魔王的人。
行樂家又被稱為遊戲創作家,是一種詩人。
頹廢之風退廃の風(エンド・エンプティネス)
人類最終試練,最強的弒神者之一。從時間的盡頭被召喚,又往回憶的彼方離去的存在。
讓信仰被廢棄、讓恐懼被遺忘、讓研究被斷絕、無形無貌的魔王。
讓無數的物質、概念,都會在時間的盡頭被消磨殆盡。
也有「盡頭的暴君」、「徘徊的終結論」、「共食的魔王(共食=同類相殘)」等名稱。
會根據顏色來改變位數的魔王。黑色是最強,白色是最弱。不被容許吞噬比自身要高的靈格,要打倒頹廢之風就必須要跨越試練,展示出不會被時代洪流所磨滅的靈格。條件是有該層級之上的旗幟或有不被磨滅的靈格(例如永動機關)。
阿吉·達卡哈Aži Dahāka
又稱「絕對惡之魔王(簡稱絕對之惡)」,人類最終試練,最強的弒神者之一。三位數的魔王,樣貌為三頭龍,身上流的血會化為無限的雙頭龍,為神靈級的分身體。魔王恩賜遊戲為黑紙一張,有著最高矇混內容書面格式的恩賜遊戲。
拜火教神群的其中一柱,被託付旗幟與箱庭第三層,高舉不共戴天,天生的魔王,200年前破壞月兔一族故鄉的兇手,擁有擊退百萬神群的實力。被封印在共同體Salamandra的火山中,由魔王聯盟銜尾蛇所喚醒。「炎之模擬創星圖(Another Cosmology)阿維斯塔」有著與十六夜的「模擬創星圖(Another Cosmology)真相不明」匹敵的力量。能建立無條件獲得游戲相關知識的恩惠(千種魔術「知識」的魔王),所以至今承受過成千上萬的「主辦者權限」,依然無法簡單封印。
本尊和十六夜對決時,不但力量贏過十六夜,耍嘴皮子的技巧也被十六夜認為比自己技高一籌。
」的正義所在,正是所有英雄豪傑到達的最後頂峰,以讓跨越自身的惡之屍首來奉獻給「正義的勝利」,憑一己之身背負被拜火教授予聖人們的教義「」。對十六夜來說是一直一直在尋找的最棒寶物「真正的魔王」。

名詞解釋[編輯]

箱庭世界箱庭の世界
與現實世界互不干涉的某個世界,本作的舞台,非自然生成。雖然有「世界的盡頭」,但其總面積仍然達到堪比恆星表面積的級別。人類可以根據「立體交差並行世界論」被召入箱庭世界。
外門
指箱庭各層級外壁上的門,其位數與層級數相等,最低為7位。位數越小越接近都市中心,同時所居住的人物的力量也越強大。4位數及以上的外門被稱為上層。
境界門境界門(アストラルゲート)
在擁有龐大土地的箱庭都市中,為了方便往返移動而設置的系統,能夠銜接起外門與外門。每人每次使用需繳納由「Thousand Eyes」聯盟發行的金幣一枚,但箱庭貴族除外。
星之主權星の主権
箱庭世界內能操縱星星之權力。星星本質上為各個共同體或聯盟的旗幟。
太陽之主權太陽の主権
由於許多神佛的存在是來自於太陽的主權,所以是由「黃道十二宮」與「赤道十二辰」的天體分割法分割成24等分的主權。如果擁有其中一個主權就有可能可以打開箱庭世界的大天幕。
除了上述的東西之外,黃道星座中還存在著第十三個主權「蛇夫座(アスクレピオス)」,這是在全權階層支配者出現時授予其使用的存在。蕾蒂西亞曾經持有蛇夫座。
太陽主權的持有者有可能招喚出巨龍。
目前暫時已知的有白夜叉(14個)及萬聖節女王(6個)、蕾蒂西亞(1個)、日天獅子(1個)、星海龍王「災之凶星」魔王‧太歲星君/虛星‧太歲(1個)
共同體コミュニティ
箱庭世界內由複數名人員組成的組織。共同體擁有「名字」與「旗幟」,「名字」用來識別各個共同體,「旗幟」用來標示勢力範圍。理論上名字與旗幟不可重複。若在恩賜遊戲中失去名字,則會成為「No Name」。箱庭世界內的任何人必須加入一個共同體,也可以自行創建。初入箱庭世界的人則會被提供30天的自由期,用以決定加入哪一個共同體。
聯盟連盟
由複數個共同體組成的組織。其擁有通用的「名字」與「旗幟」以替代聯盟內共同體原本的「名字」「旗幟」。
聯盟権限ゲストマスター
在加入聯盟之後,當其中的共同體被魔王襲擊時,沒有達到遊戲的參加條件時依然可以參加遊戲,但是各個共同體的參加與否則是依照各自的判斷,聯盟中的其他共同體沒有一定要參加遊戲的義務。
恩賜遊戲ギフトゲーム
箱庭世界內的一種遊戲。只要準備好獎品,任何人都可以舉辦。規則由主辦方制定,而參加與否則由參賽方自行決定,但主辦者擁有「主辦者權限」的情況另行考慮。其形式多種多樣,小到單純憑運氣的擲骰子,大到打敗「魔王」。而獎品則與難度成正比。若參賽方失敗,則要失去進行遊戲前下的「賭注」。
原則上是必須要可以通關的遊戲。
但是無法通關的遊戲也是存在的。比如說參賽方的能力不足、知識不足,這些屬於參賽方的無能。
例如必須在天空飛行的遊戲中無法飛行,或是無法殺死不死者的情況,這些都是屬於參賽方的無能。
關於魔王主辦的恩賜遊戲,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有設立懲罰項目,其懲罰項目的數量與兇惡度是與主辦方(魔王)的勝利條件成反比,在魔王主辦的恩賜遊戲中參加者的勝利條件基本上有「打倒魔王」、「讓魔王的存在無效」(後者的解謎的要素極強)這兩種,當存在三種以上的勝利條件存在時,對魔王有利的懲罰項目(對參加者的)會被隱藏。
契約文件契約書類(ギアスロール)
舉行恩賜遊戲時的必要文件。其記載了主辦方、參賽者、遊戲規則、勝利條件、懲罰項目、失敗條件等信息。
恩賜卡ギフトカード
全名為「拉普拉斯紙片ラプラスの紙片」,為一種特殊的高等恩賜。能夠顯示出其擁有者所持有的恩賜,也可將恩賜自由地收放於其中。
但唯獨十六夜的恩賜無法辨識出名稱。
主辦者權限主催者権限(ホストマスター)
箱庭世界內的一種特殊權限。擁有「主辦者權限」的人可以強行舉行恩賜遊戲而無視參加者的意願。
審判權限 判決控管者審判権限(ジャッジマスター)
箱庭世界內的月兔所擁有的權限。在有擁有「審判權限」擔當裁判的恩賜遊戲中,參賽者與主辦者均無法違反規則。擁有「審判權限」則可發動「審議決議」。
審議決議審議決議
用以審議恩賜遊戲是否有違反規則的會議。需注意參賽者「自身能力有限」並不會被定性為「主辦方違規」。審議決議需要參賽者與主辦者共同參與。在審議決議期間,被審議的恩賜遊戲會強制暫停。
階層支配者階層支配者(フロアマスター)
守護共同體間秩序為目的職位。當魔王來襲時,階層支配者須帶領該階層的共同體共同對抗魔王。
全權階層支配者全権階層支配者(アンダーエリアマスター)
階層統治者全部被消滅或是只剩下一個人的情況,那個人會成為全権階層支配者,暫時被授予四位數的地位、太陽的主權之一、選定其他階層支配者的權利。
曾經過去成為全權階層統治者的只有白夜叉跟蕾蒂西亞·德克雷亞。
地域支配者地域支配者(レギオンマスター)
由地區最有力量者或是由階層統治者承認,共同體會被授予外門利權証。
外門利権証是能取得各種外門權力的特殊契約文件。
外門支配者外門の支配者(ゲート・ルーラー)
支配某個外門的職位。外門支配者可以任意裝潢其所支配的外門。
靈格霊格
所謂「靈格」,就是世界得到的「恩賜」,也是「生命的排行」。二、「誕生時發生過伴隨奇跡的經歷」。
以前者來舉例,和誕生有密切關系的類型主要是以惡魔等超常個體較為有名;至於後天造成的類型,就是經歷過長久歲月後依然活著的生命能成為仙人,藉由祭品或人命活祭等方式獲得靈格者則會成為惡鬼羅剎等等。
神格神格
讓身體轉變成物種最高等級位階的恩賜,其他具備的恩賜也會一併強化。
只要給予蛇神格,就會變成身軀龐大的蛇神。只要給予人神格,就會變成活神仙或神童。只要給予鬼神格,就會化作能撼動天地的鬼神。
系統樹系統樹
表示生物的起源與演化系的存在。
純種純血
位於系統樹中起源位置上的天才。在種之中也擁有特別的稱呼。
高位生命(混血)高位生命(ハイブリッド)
比本來的生命體更高等的存在。原本不同的兩種生命體是不可能有子嗣的。然而,把那個不可能化為可能而存在的物種。
神靈神霊
是整個時代或支配概念的存在。
強力的神靈是可以授予他人神格的。
擁有一定信仰的存在也會成為神靈。
天生神佛的神靈是最強種之一。
星靈星霊
星靈是指行星以上的星球存在的主精靈。星靈是鬼種或精靈、惡魔等種族中最高位階。執掌質量與空間的最強種。
龍種純種龍の純血
從無發生的生命體,在某一天毫無前兆地由強大力量聚集而成的物種。單一生殖會生出純血,與異種交配則會生出亞龍。可以從鱗片分裂並製造出新物種。
箱庭騎士箱庭の騎士
對純種吸血鬼的稱呼。在箱庭都市獨特構造的保護下吸血鬼可以受到陽光照耀,因此他們守護箱庭的身影得到了「箱庭騎士」的稱呼。
箱庭貴族箱庭の貴族
對月兔一族的稱呼。身為箱庭創始者的眷屬擁有各種恩賜及力量。在國家遭到魔王襲擊後目前一族呈現流亡離散的狀態。
箱庭最強種族箱庭“最強種”
天生神佛的「神靈」。
鬼種或精靈、惡魔等種族中最高位階的「星靈」。
幻獸的頂點、不具演化樹的「龍種純種」。
能夠改寫遊戲規則的「詩人」。
魔王魔王
專指濫用「主辦者權限」之修羅神佛。在箱庭被稱作「天災」的存在。
箱庭三大問題兒童
指的是過去在箱庭有過嚴重前科的三名魔王,原本在「齊天大聖」出生前,被賦予這個稱號的魔王為「白夜魔王」白夜叉、「魔星」阿爾格爾以及「萬聖節女王」,但後來由於白夜叉拜入佛門,其靈格被降低,成為了東區的「階層支配者」並不再擔任魔王,再加上「齊天大聖」做出了像剃光了閻羅王的頭髮和鬍子讓他裸體跪地、把阿修羅族皇子的六隻手全綁住並把他扔入三途川然後自己在一旁開酒宴等各種讓許多神佛恨得牙癢癢的事蹟,讓白夜叉的「箱庭三大問題兒童」稱號被「齊天大聖」繼承。
立體交叉並行世界論立体交差並行世界論
在此作品中的重要關鍵字之一。通稱‧「歷史的轉換期 (パラダイムシフト)」
依照不只是以人類這一生命作為觀測指標的一整段的時期,包含大規模的戰爭、生態系改變等等,作為天地變異發生的時期指標。
時代上被決定了的大概會發生的事情、整個歷史被收束而顯現成各式各樣的「恩賜」。因此大部分的共同體們的根源是來自傳承、傳說或史實上的人物。
在此作品中,箱庭作為描寫所有不同可能性的收束點,必須要在不同的所有時間軸中都被觀測到相同的現象發生才有可能被招喚到箱庭。
要引起歷史的轉換期,需在其中佔有重要作用的存在或是在信仰中佔有較高靈格的存在。
基本上,神靈是存在於行星的年代記(歷史)之中,依據其性質而受到保護,普通的方式是無法殺死神靈的。
另外,在「某件事情」上,由於是因為太陽的週期這種大規模的事件所引發,必然會引起歷史的轉換期,所以「某件事情」在所有的時間軸中都是不可避免的。
人類最終試練人類最終試練
可以使人類滅絕的試煉的具體顯現。
有閉鎖世界(ディストピア)、絕對之惡(アジ=ダカーハ)、頹廢之風(エンド・エンプティネス)、永久機關(ラスト・エンブリオ)等等。
天動説也曾是人類最終試練的一員,由於歸屬佛門而抑制住這部分的規則。

出版書籍[編輯]

輕小說[編輯]

集數 日版副標題 中文版副標題 日本 角川書店 中華民國香港 台灣角川 中華人民共和國 湖南美術出版社天聞角川 封面人物
(迷你人物)
發售日期 ISBN 發售日期 ISBN 發售日期 ISBN
1 YES! ウサギが呼びました! YES!是兔子叫來的! 2011年4月1日 ISBN 978-4-04-474839-5 2012年2月23日 ISBN 978-986-287-591-9 2013年1月20日 ISBN 978-7-5356-5925-5 黑兔
(十六夜、飛鳥、耀)
2 あら、魔王襲来のお知らせ? 唉呀,魔王來襲的通知? 2011年7月1日 ISBN 978-4-04-474848-7 2012年5月30日 ISBN 978-986-287-707-4 2013年2月25日 ISBN 978-7-5356-6006-0 飛鳥、梅爾
(黑兔、十六夜、耀)
3 そう……巨竜召喚 是嗎……巨龍召喚 2011年11月1日 ISBN 978-4-04-474854-8 2012年9月06日 ISBN 978-986-287-910-8 2013年3月5日 ISBN 978-7-5356-60398 耀、三毛貓
(蕾蒂西亞、愛夏、傑克、仁)
4 十三番目の太陽を撃て 攻擊第十三顆太陽! 2012年3月1日 ISBN 978-4-04-100182-0 2013年2月14日 ISBN 978-986-325-149-1 2013年4月5日 ISBN 978-7-5356-6114-2 蕾蒂西亞
(十六夜、飛鳥、耀)
5 降臨、蒼海の覇者 降臨!蒼海的霸者 2012年7月1日 ISBN 978-4-04-100357-2 2013年7月26日 ISBN 978-986-325-416-4 2013年6月20日 ISBN 978-7-5356-6236-1 白夜叉
(佩絲特、白雪姬、店員)
6 ウロボロスの連盟旗 銜尾蛇的聯盟旗 2012年12月1日 ISBN 978-4-04-100585-9 2013年8月15日 ISBN 978-986-325-540-6 2013年9月20日 ISBN 978-7-5356-6491-4 佩絲特
(蛟魔王、白夜叉、斐思·雷斯)
7 落陽、そして墜月 落陽,而後墜月 2013年4月1日 ISBN 978-4-04-100759-4 2013年11月22日 ISBN 978-986-325-694-6 2013年11月20日 ISBN 978-7-5356-6633-8 維拉
(傑克、黑兔、耀)
8 暴虐の三頭龍
(OVA同梱版)
暴虐的三頭龍 2013年7月21日 ISBN 978-4-04-100685-6 2014年2月4日 ISBN 978-986-325-783-7 莉莉(泳裝版)
暴虐の三頭龍
(通常版)
2013年8月1日 ISBN 978-4-04-100936-9 莉莉
(十六夜、飛鳥、耀)
9[89] YES!箱庭の日常ですっ! YES!這是箱庭的日常! 2013年11月1日 ISBN 978-4-04-101060-0 2014年7月25日 ISBN 978-986-366-034-7 黑兔
(愛夏、傑克)
10 そして、兎は煉獄へ 2014年4月1日 ISBN 978-4-04-101295-6 金絲雀、克洛亞·巴隆
(蛟劉、莎拉、拉普拉斯惡魔(拉普子))

The Sneaker WEB — Novel Library發表作品[編輯]

日文標題 中文翻譯 發表日 備註
箱庭のとある日の日常 箱庭中某一天的日常 2011年6月27日 發生於本篇的第1卷及第2卷之間
キャンドルとオムレットとゴーストタウン 蠟燭與煎蛋捲與鬼鎮 2012年2月24日 發生於本篇的第3卷序幕
異邦人のお茶会 異邦人的茶會 2012年6月25日 發生於本篇的第4卷及第5卷之間
リリの大冒険〜働かざる者食うべからずと偉い人は言いました〜前編 莉莉的大冒險〜偉人說不勞者不得食〜前篇 2012年11月26日 發生於本篇的第5卷序幕
リリの大冒険〜働かざる者食うべからずと偉い人は言いました〜中編 莉莉的大冒險〜偉人說不勞者不得食〜中篇 2013年1月25日
リリの大冒険~働かざる者食うベからずと偉い人は言いました~後編 莉莉的大冒險〜偉人說不勞者不得食〜後篇 2013年2月25日

漫畫[編輯]

問題兒童都來自異世界?[編輯]

集數 日本 角川書店 中華民國香港 台灣角川
發售日期 ISBN 發售日期 ISBN
1 2012年12月6日 ISBN 978-4-04-120524-2 2013年11月27日 ISBN 978-986-325-685-4
2 2013年3月7日 ISBN 978-4-04-120632-4 2014年3月14日 ISBN 978-986-325-870-4
3 2013年8月21日 ISBN 978-4-04-120833-5
4 2014年2月26日 ISBN 978-4-04-120947-9

問題兒童都來自異世界?乙[編輯]

集數 日本 富士見書房
發售日期 ISBN
1 2013年1月7日 ISBN 978-4-04-712848-4
2 2013年5月9日 ISBN 978-4-04-712871-2
3 2014年1月9日 ISBN 978-4-04-712993-1

電視動畫[編輯]

製作人員[編輯]

  • 作者:竜ノ湖太郎
  • 插圖:天之有
  • 總監督:草川啟造
  • 監督:山本靖貴
  • 系列構成:木村暢
  • 美術監督:稻葉邦彥
  • 角色設計:井出直美
  • 音樂:濱口史郎
  • 動畫製作:Diomedéa

主題曲[編輯]

片頭曲「Black † White」(第2話 - 第10話)
作詞、作曲:manzo,編曲:CHOKKAKU,歌:野水伊織
片尾曲
「To Be Continued?」(第2話 - 第9話)
作詞:三浦誠司,作曲:大澤圭一,歌:佐土原香織
ぼくたちの星座」(第10話)
作詞:三浦誠司,作曲:Noda Akiko,歌:佐土原香織
插曲
「Beauty as the Beast」(第1話、第5話)
作詞:三浦誠司,作曲:酒匂謙一,歌:佐土原香織 featuring 山形幸生
「Scarlet」(第10話)
作詞:RUCCA,作曲:雅大,歌:久遠飛鳥 starring 布萊德庫特·莎拉·惠美
「SINCERELY」(OVA01)
作詞:RUCCA,作曲:石川烈,編曲:manzo,歌:春日部耀 starring 中島愛

各話列表[編輯]

話數 日文標題 中文標題 劇本 分鏡 演出 作畫監督 改編自小說
第1話 問題児たちが箱庭にやって来たようですよ? 問題兒童好像來到箱庭了喔? 木村暢 草川啟造 小平麻紀 石川雅一、本多美乃
佐藤麻里耶
第一卷「YES!是兔子叫來的!」
第2話 和装ロリはいろいろブっ飛んだお方のようですよ? 和服蘿莉似乎都是脫離常識的人喔? 吉田泰三 山本靖貴 松本麻友子、玉木慎吾
武本大介、本多美乃
第3話 お風呂であんなコトやこんなコトだそうですよ? 澡堂裡好像有那種事和這種事喔? 山田靖智 島津裕行 奧野耕太 宇佐美皓一、相坂直樹
小澤圓
第4話 黒ウサギガエロイやらしい奴に狙われたようですよ? 黑兔好像被變態盯上了喔? 白根秀樹 所俊克 佐藤麻里那、若山政志
木村邦彥、工藤利春
第5話 誓いは星の彼方にだそうですよ? 誓言似乎在星的彼方喔? 山田靖智 三宅雄一郎 德田夢之介
三宅雄一郎
第6話 問題児たちがお祭り騒ぎに参加するようですよ? 問題兒童好像要參加祭典的騷動喔? 木村暢 木宮茂 大西秀明、國行由里江
石川雅一、本多美乃
佐藤麻里耶
第二卷「唉呀,魔王來襲的通知?」
第7話 暗闇で飛鳥がチューチューされちゃうそうですよ? 在黑暗中飛鳥好像要被強吻喔? 白根秀樹 吉田泰三 小坂春女 松本麻友子
富谷美香
第8話 黒い凶事は笛の音と共に来るそうですよ? 邪惡的不幸好像是隨著笛聲而來喔? 山田靖智 島津裕行 矢野孝典 宇佐美皓一
飯飼一幸
第9話 災禍をもたら死の香りが街にはびこるそうですよ? 帶來死亡的香氣好像要蔓延到街道喔? 木村暢 所俊克 渡部周 三宅雄一郎
追崎史敏
涉谷秀
第10話 問題児たちが白黒はっきりさせるようですよ? 問題兒童好像要分出勝負了喔? 白根秀樹 佐藤麻里那、若山政志
大西秀明、國行由里江
OVA01 問題児たちが異世界から来るそうですよ?〜温泉漫遊記〜 問題兒童好像都來自異世界喔?~溫泉漫遊記~ 白根秀樹 所俊克 井出直美、玉木慎吾
斎田博之、國行由里江
佐藤麻里那

播放電視台[編輯]

播放地區 播放電視台 播放日期 播放時間(UTC+9 所屬聯播網 備註
東京都 TOKYO MX 2013年1月11日 - 3月15日 星期五 25時30分 - 26時00分 獨立UHF局 [90]
神奈川縣 神奈川電視台 2013年1月13日 - 3月17日 星期日 24時00分 - 24時30分
千葉縣 千葉電視台
兵庫縣 SUN電視台 星期日 24時30分 - 25時00分
埼玉縣 埼玉電視台 星期日 25時00分 - 25時30分
福岡縣 TVQ九州放送 星期日 26時30分 - 27時00分 東京電視網
日本全國 TwellV 2013年1月14日 - 3月18日 星期一 26時00分 - 26時30分 衛星電視 [91]
岐阜縣 岐阜放送 2013年1月15日 - 3月19日 星期二 24時00分 - 24時30分 獨立UHF局
日本全國 AT-X 2013年1月16日 - 3月20日 星期三 21時00分 - 21時30分 衛星電視 有重播
三重縣 三重電視台 星期三 25時20分 - 25時50分 獨立UHF局
日本 千葉電視台 星期日 24時00分-24時30分 節目
上一節目 問題兒童都來自異世界? 下一節目
南家三姊妹~再來一碗~ 約會大作戰

參考資料[編輯]

  1. ^ Mondai-Ji-tachi ga Isekai Kara Kuru Sō Desu yo? Fantasy Light Novels Get Anime. 動畫新聞網. 2012年7月24日 [2014年6月16日] (英文). 
  2. ^ 金絲雀本人
  3. ^ 若睡時濕度很高,在剛睡起來的時候,頭髮會像獅子的毛一樣膨脹起來,本人對此感到非常麻煩,而為了解決問題耳機就成為了把睡亂的頭髮壓下去的東西。
  4. ^ 一般的主辦者既然明知會慘敗,自然不可能讓十六夜參賽。而十六夜也對這種懦弱主辦者所舉辦的遊戲毫無興趣。
  5. ^ 實際上並非被雙親拋棄。
  6. ^ 小說第三卷 第四章
  7. ^ 本人並沒有自覺
  8. ^ 用一疊疊鈔票堆成小山當獎金來吸引人參加
  9. ^ 一個為了接納十六夜而成立的兒童福利機構。
  10. ^ 在恩賜遊戲「月兔與十六夜之月」中和黑兔平手時雙方各得一次命令權。
  11. ^ 第九卷的教教我!白夜叉老師!~後台的番外篇~中提到
  12. ^ 第一卷 52頁
  13. ^ 在佛門與魔王帝釋天的最終戰裏,月神(Chandra)巫女為了守護深愛之人──當時背負著惡之旗幟的帝釋天而犧牲自己,奉獻自身的一切,改變了惡神命運的兔族少女。
  14. ^ 第一卷 第七章 337頁
  15. ^ 第一卷 第二章 35頁;第二卷 第八章 234頁
  16. ^ 第一卷 第五章 212頁
  17. ^ 第七卷 第三章
  18. ^ 第二卷 第八章 278頁
  19. ^ 「Arcadia」
  20. ^ 在恩賜遊戲「月兔與十六夜之月」中和十六夜平手時雙方各得一次命令權。
  21. ^ 第二卷 184頁
  22. ^ 第二卷 281、288頁
  23. ^ 十六夜知道的日本歷史裏沒有出現過「久遠財團」,只有四大財團而已。
  24. ^ 「權能」是只有神才允許發動的權利。
  25. ^ 大胃王的程度已經去到能把「六傷」在收獲祭準備的糧食庫摧毀
  26. ^ 會使耀失去與語言不通的異種族交談的能力以及無法步行
  27. ^ 第二卷 第八章
  28. ^ 刻有「Grimm Grimoire Hameln」旗幟
  29. ^ 第三卷 第八章 221頁
  30. ^ 一般情況,主人能力低於被支配者,力量也會大幅減弱,例如被盧奧斯持有的「蛇髮女妖之威光」力量便大幅減弱
  31. ^ 德古拉(Draculea)有龍之子的意思,因此身為「龍之純血」的蕾蒂西亞才會擁有此稱號。
  32. ^ 第一卷 第五章 198頁;第二卷 第六章 173頁
  33. ^ 飛鳥、耀擁有蕾蒂西亞的所有權都是3,而十六夜是向「Perseus」弄來挑戰權的人,所以十六夜擁有蕾蒂西亞的所有權是4。
  34. ^ 雙親和妹妹也因內亂而被殺。
  35. ^ 買家是殿下等人。
  36. ^ 但並未正式加入「No Name」。
  37. ^ 「蛇夫座」的所有權是借給「全權階層支配者」的權利,所以無法賜予單一共同體。
  38. ^ 吸血鬼基本上根本沒有影子。
  39. ^ 在「世界盡頭」的斷崖絕壁上,將箱庭世界分成八塊的大河終點。
  40. ^ 單挑最強最古老魔王「阿吉·達卡哈」。
  41. ^ 以蠻力改變河川的流向,十六夜利用河川水流自己製作一個新的湖泊使水仙卵華開花
  42. ^ 建造祭祀白雪姬的神殿,開拓水道,為東區的七位數外門的共同體免費提供水源,確保他們能儲備足夠的水源,同時將東區下層2105380外門建設為清流之都。
  43. ^ 和十六夜是隸屬關係,所以必要時白雪姬可以進入十六夜的恩賜卡當中。
  44. ^ 蕾蒂西亞隸屬問題兒童三人,白雪姬隸屬於十六夜。
  45. ^ 佩絲特的「主辦者權限」擁有「能夠封印太陽星靈」的權限
  46. ^ 想讓魔王成爲隸屬,必須在利用「主辦者權限」強制舉行的遊戲中取得完全勝利。
  47. ^ 戒指刻有「Grimm Grimoire・Hameln」旗幟是因為佩絲特為了吊念因為「黑死斑魔王」的野心而殉身的兩名同志而向白夜叉提出隸屬的條件,以及佩絲特不論以任何形式也希望能留下「Grimm Grimoire・Hameln」的旗幟。
  48. ^ 騎師先是被攻擊擊中重傷後再跌入河流被沖走
  49. ^ 由於獅鷲獸是踩着空氣飛翔,所以即使失去了翅膀也能飛翔,但是同時失去了作為獅鷲獸的自尊。
  50. ^ 十六夜認為格利失去翅膀的原因在於自己,因此在這個傷口痊癒之前希望能代為照顧它。
  51. ^ 第一次被暴走的牛撞飛,第二次被暴走的馬撞飛,第三次被暴走的牛和馬撞飛。
  52. ^ 大部分的左旋貝殼都是在基因異常下才會出現的東西,非常珍貴。
  53. ^ 異邦人的茶會
  54. ^ 燕尾服魔王、齊天大聖、帝釋天、萬聖節女王、俄耳甫斯等等。
  55. ^ 第三卷
  56. ^ 第十卷
  57. ^ 「No Name」毀滅前的名字
  58. ^ 並非指力量,而是他的靈魂
  59. ^ 西區「反烏托邦」出身的人是連思考都不會的家畜。
  60. ^ 「忉利天」天門被破壞代表護法十二天前來箱庭的道路被封鎖了。
  61. ^ 如果其他天軍出馬,會為了淨化魔王不惜將中下層化為焦土。
  62. ^ 對外宣稱因病過世。
  63. ^ 與白夜叉有著同樣的愛好,是朋友的同時也是永遠的對手。
  64. ^ 不論嬰兒、幼女、少女和熟女都喜愛。
  65. ^ 經常被人說是不爽的眼神。
  66. ^ 金絲雀是主,克洛亞是從。
  67. ^ 但只能將死去的人轉變為新生命重新開始,因為逝去的性命是無法歸來。
  68. ^ 東區有帝釋天率領的混合神群奮戰、南區有西歐的神群窺視反擊的機會、北區有以吸血鬼、牛魔王、酒吞童子、金毛九尾為中心的惡鬼羅剎起義。
  69. ^ 斐思在幫助耀從現實世界召喚耳機時,發現了異常問題,並知會萬聖節女王。
  70. ^ 和十六夜的耳機是同一個品牌,為西鄉焰製作的品牌。
  71. ^ 有著名人堂等級展示品的閱覽室一般遊客是不能進入的。
  72. ^ 「創世」與「終未」的雙女神。
  73. ^ 第一卷 86頁
  74. ^ 是若隱若現派的教徒,如將黑免平時穿的迷你裙賜予了好像看得見但又絕對看不見裙下風光的恩賜。
  75. ^ 太陽主權原本以黃道十二宮和赤道十二辰分成二十四份主權。為了獎勵保護箱庭的「全權階層支配者」蕾蒂西亞,新增了第十三個黃道宮「蛇夫座」太陽主權。
  76. ^ 現已被「齊天大聖」取代衪的位置。
  77. ^ 雖然靈格有所縮小,但「天動說」的靈格是需要到達星之盡頭、時之盡頭、宇宙的最盡頭才能證明的事物,單靠人類是永遠也無法發現的。只要透過「主辦者權限」舉辦恩賜遊戲並將規模不斷擴大,「天動說」的靈格便能無限增大,即使舉辦「悖論遊戲」也是可能的。
  78. ^ 第一世代分身都是最強種「神靈」級別。
  79. ^ 金絲雀為了打倒反烏托邦魔王而建立的「階層支配者」大聯盟受到不知名魔王攻擊並瓦解,共同體「Arcadia」也毀滅,成為「No Name」。
  80. ^ 第一次敗北,使世界分出了晝夜。第二次敗北,讓太陽被區分成三份。第三次敗北是自己的靈格被蹂躪。
  81. ^ 十六夜當時的時代。
  82. ^ 第3集起譯名,於第一集中原譯為獨角
  83. ^ 第3集起譯名,於第一集中原譯為六道傷痕
  84. ^ 如從恩賜卡中顯現出兩根近兩倍身高的棍棒
  85. ^ 領導者是大惡魔,但沒有回到箱庭的打算。
  86. ^ 綁架女性小孩後以此脅迫。
  87. ^ 意思即是白髮的餓鬼(小鬼)
  88. ^ 克洛亞承諾只要格萊亞告訴耀有關生命目錄及耀雙親的事,就會放走其他「銜尾蛇」的成員
  89. ^ 根據台版集數
  90. ^ ザ・スニーカーWEB. 角川書店. [2012-11-26]. 
  91. ^ 該電視台的首部深夜動畫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