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托里尼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聖托里尼島的衛星照片
希臘愛琴海上的聖托里尼島

聖托里尼希臘文Σαντορίνη)是在希臘大陸東南200公里的愛琴海上由一群火山組成的島環,位於北緯 36.40° —東經 25.40°。聖托里尼島環上最大的一個島也叫聖托里尼島,別名錫拉島Θήρα)。聖托里尼島位於基克拉澤斯群島的最南端,面積約73平方公里,人口約一萬四千餘人,多為希臘人。「聖托里尼」是十三世紀威尼斯人所命名的,起源於聖·愛蓮義大利語Santa Irene);在此前這個島稱為錫拉島、卡利斯提(Καλλίστη,在古希臘語意為「最美」)或斯特隆基里(Στρογγύλη)。島上建築藍白相間,襯以蔚藍大海,美不勝收,是著名旅遊勝地。

3600多年前這裡發生一次幾千年來最猛烈的火山爆發,留下一個大火山口和幾百米厚的火山灰,可能間接地促成克里特米諾斯文明的消亡。

阿克羅蒂里的米諾斯文明遺迹[編輯]

阿克羅蒂里的米諾斯文明遺迹
四個保存完好的大缸

聖托里尼島上的阿克羅蒂里Ακρωτήρι)的米諾斯文明遺迹的發掘工作是1967年由已故雅典大學考古學教授斯皮里東·馬林拿托斯首先發起的。 斯皮里東·馬林拿托斯使錫拉島成為克里特島之外最著名的米諾斯文明遺迹。雖然只有城市最南端的部分被出土,但已經發現了複雜的多層建築、街道和廣場的組合,其中殘留的牆垣高達8米,全部都掩埋在錫拉噴發出的厚厚的火山灰下。這個城址不屬於宮殿類型,與克里特所發掘出的那些不同,但是它所表現出精湛的泥瓦工藝和外牆的精美壁畫表明這也不是商人的倉庫,一個織機工房可能顯示了出口織料的存在。

《番紅花採集者》

人類最早定居的跡象出現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前40世紀或更早),不過在約前19世紀前1650年代阿克羅蒂里發展成為青銅時代愛琴海上主要的港口之一,不僅接收來自克里特的貨物,還有遠至安那托利亞塞浦路斯敘利亞埃及,以及佐澤卡尼索斯Δωδεκάνησα)和希臘大陸的貨品。

在錫拉島發現了水管和廁衛系統,是至今為止最早的紀錄。水管有兩路,說明當時錫拉人已經有冷熱兩種水供應,由於就在火山邊上,熱水的來源很可能是地熱作用。

阿克羅蒂里的壁畫缺乏希臘和基督教裝飾所熱衷的神話題材。米諾斯壁畫《番紅花採集者》中描繪了採花人將收穫獻給一位端坐的女子,可能是一位女神;在另一個房間內,用書法般有力而流暢的線條描繪了兩隻羚羊;著名的漁人壁畫描繪了一個漁民和他的收穫:用繩子穿過腮串起的兩串魚;娛樂的小船隊由歡蹦亂跳的海豚簇擁着,船上的貴夫人們在遮陽棚下安逸舒閒。

古代火山噴發[編輯]

錫拉火山災難性的噴發是愛琴地區在特洛伊陷落之前發生的最重要的歷史事件,噴發可能導致東地中海地區巨大的氣候變化,它也是地球上幾千年來發生的最大的火山噴發事件。

噴發的物理影響[編輯]

劇烈爆發的中心位於一個小島,如今在破火山口中心的新卡梅尼島Νέα Καμένη)偏北。這個破火山口本身是在數十萬年間的噴發中,由於岩漿囊被淘空而坍塌形成的,然後在下一次噴發前,又被熔結凝灰岩填充。這一過程反覆進行着,最近的一次是兩萬一千年前。在米諾斯時代的爆發中,破火山口的北部同樣經歷了這一過程,在噴發前幾乎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環,只有在阿斯普羅尼希島Ασπρονήσι)和錫拉島之間有一個豁口。而這次噴發摧毀了阿斯普羅尼希島和錫拉希亞島Θηρασία)以及錫拉希亞島和錫拉島之間的聯結,形成了兩個新的海峽。

在聖托里尼島上有厚約60米的白色火山灰沉積,它們的底部才是當時的地面。這個地層可以被分為三個明顯不同的層次,分別對應噴發中不同的階段。

在噴發前可能發生過一系列的地震,警告了當地居民關於發生災害的危險,使得他們有時間收拾撤離這個危險地區。因為在阿克羅蒂里遺址上沒有發現任何噴發受害者的遺體,而僅有的屍體被證明屬於一個先於噴發就存在的墓葬。第一層火山灰的厚度,以及這一層沉積被雨水侵蝕的表象,表明火山在噴發之前的數個月(而不是先前所以為的數年[1])內已經給人以警示。亟待考察的是進一步的挖掘能否發現因為未能及時逃離而群集在海灘上的居民屍體,如同未能倖免於公元79年維蘇威噴發的赫庫蘭尼姆城Herculaneum)那樣。

米諾斯噴發屬於經典的普林尼式噴發,特徵包括升騰的煙柱以及直衝平流層的塵埃。這次噴發產生了高約30-35千米的噴發柱,流出的岩漿同淺灣的海水所接觸,導致了劇烈的透水層爆炸。噴發還引發了35至150米高的海嘯(估計不一),橫掃了110公里之遙的克里特島北岸。這次海嘯重創了海濱城市阿穆尼索斯Αμνισός),將建築物沖得七零八落,它還將克里特島北岸的米諾斯艦隻盡數消滅。在朝東27公里遠的阿納菲島Ανάφη)上發現了3米厚的火山灰層,並且在海拔250米的山坡上有浮石層;地中海其他地方都發現有錫拉噴發所導致的浮石沉積[2]。不過克里特島所發現的火山灰現在被認為屬於前期,即大噴發數周或數月前的產物[3]。而海底鑽探和對土耳其湖泊考察所發現的火山灰層表明,聖托里尼東面和東北面是火山灰沉降最多的地區。

這次爆發的噴發量估計是喀拉喀托火山1883年的四倍還多,島上每一絲生命都被掩埋在厚厚的灰燼之下,將島嶼變成了一個不毛之地。

噴發的定年[編輯]

米諾斯噴發的精確定年對於研究整個愛琴海區域第二個千年的歷史非常有價值,因為它在時間軸上能夠提供一個參考點。從碳定年法所得出的結論普遍認為在前1650年前1600年之間,而這個日期與考古學的定年前1500年前1450年有相當大的差距。

一些學者認為應該根據碳定年法的結論來修正考古年表,而另一些人為碳定年的結論完全錯誤,有一些則尋求在這二者之間尋求一個妥協,找出一個能夠並容二者的方案。重新修正愛琴文明青銅時代的考古年表被認為不太可行,因為這連帶地要求同時修正已經相當成熟的通用埃及年表,這是相當令人難以接受的。這個爭論正在繼續。

人們希望格陵蘭冰核中所蘊含的信息能夠幫助解決這個謎團。在定年為前1644+/-20年的冰層中發現了一次疑為錫拉的巨大噴發的痕迹,然而對提取出的火山灰的研究表明這並非來自聖托里尼[4]。因此前1644年這一日期是錯誤的。

三份年輪資料表明前1629—1628年發生了一次重大事件,影響了正常的樹木發育,可能就是格陵蘭冰層中發現的前1644年事件。然而,並無確鑿證據將這兩個事件等同在一起,並且這兩起事件甚至可能毫無關聯。目前也沒有有力證據證明或證偽前1628年年輪異常與錫拉噴發的關係。

當一起VEI-4或更大的噴發發生,它們可以在樹木年輪和冰蓋中留下線索,然而,缺乏線索卻不能簡單地被解讀為噴發不存在。人們仍寄希望於其他冰層能夠提供聖托里尼火山灰,幫助確定噴發的年份。

噴發規模[編輯]

直到2003年,錫拉火山的米諾斯噴發和喀拉喀托火山劃分為統一等級VEI-6,然而最近對沉降的灰燼的研究表明,噴發的等級可能還要高一級,為VEI-7。並非所有的學者都同意這個觀點。這個等級的噴發可以比肩1815年坦博拉火山的噴發,在這次噴發中,大量的二氧化硫被釋放入大氣,使得接下去的1816年成為了「沒有夏天的一年」。這次巨大的噴發對當時人類文明進程的影響仍未被完全了解,是一個非常有啟發的課題。

中國的記錄[編輯]

有些學者試圖將史書上記載的帝桀治下的天災同這次噴發所引起的氣候變化聯繫起來,如古書《竹書紀年》內記載有:「伊、洛竭」、「三日並出」、「大雷雨」等[5]。但由於夏朝年表並未確立;再者《竹書紀年》在流傳過程中多有增減,歷史真實性有待考證;加上缺乏證據說明這些災禍和噴發的聯繫等原因,這個說法仍待確證。

埃及的記錄[編輯]

奇怪的是,似乎沒有對這次噴發的埃及記錄遺存下來。曾經有人聲稱在尼羅河三角洲發現了聖托里尼火山灰,事後被證明這是一次誤檢[6]。還有人認為錫拉噴發和山體的崩塌激發了神話想象,如赫西俄德神譜》中的泰坦戰爭,以及埃及中王國時期傳說易仆術的忠告Admonitions of Ipuwer)中的災難。

與亞特蘭蒂斯的關聯[編輯]

斯皮里東·馬林拿托斯1939年的論文是一個突破口,將柏拉圖關於亞特蘭蒂斯的故事和引起克里特島上米諾斯文明衰落的這次災難聯繫起來。這個理論的反對者認為克里特和聖托里尼的大小不符合柏拉圖對亞特蘭蒂斯的描述,而且米諾斯文明衰落的時期也遠遠晚於亞特蘭蒂斯消失的日期。James Luce和A.G.Galanopoulos等學者的反駁認為對古埃及象形文字和邁錫尼線性文字B的錯誤解讀可能導致了將「百」認作「千」的錯誤,因而修正過的尺寸和日期能夠將亞特蘭蒂斯對應於克里特的梅薩拉平原Μεσαρά)以及米諾斯文明約前1450年代的衰落。然而事實上,對於前者來說出現錯誤的可能性很小,因為埃及象形文字中數字的符號非常易於辨認。

希臘、拜占庭和奧斯曼時期的聖托里尼[編輯]

其後,腓尼基人和多立安人分別前來統治這個島嶼。位於海平面上396米的希臘城市錫拉是在公元前9世紀多立安殖民者建立的,根據傳說,他們的首領為錫拉斯(Θήραν)。他們在此一直居住到拜占庭時期。根據希羅多德(4.149-165),錫拉人在七年乾旱之後派出不少殖民者在北非建立了許多城市,包括昔蘭尼。就像其他希臘領土一樣,聖托里尼後來為羅馬人拜占庭人以及法蘭克人。1579年島嶼的控制權落入奧斯曼人之手。

現代的聖托里尼[編輯]

遠眺伊亞

1912年聖托里尼島劃歸希臘管轄。聖托里尼島上主要的居民點包括阿克羅蒂里費拉Φηρά)、伊亞Οία)、安坡里奧Εμπορείο)、卡馬里Καμάρι)、伊莫洛維里Ημεροβίγλι)、皮爾戈斯Πύργος)和錫拉希亞Θηρασία)。阿克羅蒂里米諾斯文明遺迹是一個可供旅客參觀的大型考古發掘場。

聖托里尼島上沒有溪流,因此水源短缺。 直到九十年代,島上居民用水主要靠收集降到房頂和天井的雨水、小泉水甚至從其他地方進口。如今島上裝備了一個海水淡化廠,向居民和遊客提供日常用水。島上的主要經濟是旅遊業,為了保護破火山口,島上的浮石場已經於1986年關閉。

聖托里尼還擁有一個小型的葡萄酒工業,依靠當地特有的葡萄品種「阿西爾提可」(Ασύρτικο)而小有名氣。阿西爾提可葡萄枝都極為古老,因為它們對葡萄根瘤蚜免疫,從而在20世紀早期該病大流行的時候免於被移除。根據它們的習性,植株之間的間隔很大,靠露水潤濕,它們被植成籃子狀,將葡萄懸於內部以保護它們不受風害。當地還特產紅潤甘美但級烈的聖桑托酒Βινσάντο)。

1704年一個海底火山破水而出,逐漸形成了現在的新卡梅尼島,火山活動的中心。二十世紀發生了三次噴發,最近的一次是1950年;1956年聖托里尼又經受了一次破壞性的地震。

聖托里尼是希臘其中一個最著名的度假小島,每年由四月至十月都是遊客旺季,很多都是坐豪華客輪到來,停在火山口與中心區的海港中,再以小艇到岸坐吊車或小驢上市集的。也有客人由水翼船或坐飛機而至的。冬天及初春時節因為天氣不好,旅店關閉及船隻停行,島上的居民及商戶也都回到內陸,島上剩下很少人。

伊莫洛維里所見的聖托里尼火山口全貌

雅尼的樂曲——聖托里尼(Santorini)

  「聖托里尼」 這個地方給予了雅尼無限的創作靈感。這首《聖托里尼》曾被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選為全美網球公開賽的主題曲。之後,這首曲子憑藉耳熟能詳的旋律更在許多體育賽事上頻頻出現,成為運動盛會最鍾愛的背景音樂之一。

參考[編輯]

  • Forsyth, Phyllis Y.: Thera in the Bronze Age, Peter Lang Pub Inc, New York 1997. ISBN 0-8204-4889-3
  • Walter L. Friedrich, Alexander R. McBirney (Translator): Fire in the Sea: Natural History and the Legend of Atlanti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United Kingdom 1999. A historical account of the eruption and its effects from a geological point of view with many drawings, figures and pictures.
  • Broad, William J. (2003), Scientists Revisit an Aegean Eruption Far Worse Than Krakatoa, October 21, 2003, The New York Times
  • ^ Guichard F. et al. (1993), Tephra from the Minoan eruption of Santorini in sediments of the Black Sea, Nature, v. 363, p. 610
  • ^ Keenan D.J. (2004), Volcanic ash retrieved from the GRIP ice core is not from Thera, Geochemistry Geophysics Geosystems, v. 4
  • ^ 王國維,《今本竹書紀年疏證》
  • ^ Heiken, G. and McCoy, F. (1990) Precursory Activity to the Minoan Eruption, Thera, Greece. In: Hardy, D. A. (ed.) Thera and the Aegean World III, v.2. The Thera Foundation, London, p. 79-88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