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悲慘世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孤星血淚孤雛淚
悲慘世界
Ebcosette.jpg
這個珂賽特畫像出自雨果1862年的原著中,由艾密爾·貝亞德(Emile Bayard,1837年-1891年)所繪製的插圖。
作者 維克多·雨果
原名 Les Misérables(法文)
出版地 法國
語言 法語
系列 巴黎
類型 社會寫實
出版者 A. Lacroix, Verboeckhoven & Ce.於布魯塞爾
出版日期 1862年
媒介 紙張
頁數 1,900(法語版)
假裝馬德蘭先生的冉阿讓(古斯塔夫·布里翁(Gustave Brion,1824年-1877年)所繪製的插圖)

悲慘世界》(法語Les Misérables英語發音:/l ˌmɪzəˈrɑːb/,另有中文譯名《孤星淚》,原意為「悲慘的人們」,「可憐的人們」),是法國作家維克多·雨果(Victor-Marie Hugo)於1862年所發表的一部長篇小說,是19世紀最著名的小說之一。小說描繪了19世紀初20年間幾個法國人物的生活背景,涵蓋了拿破崙戰爭1832年巴黎共和黨人起義等政治現象敘述。

故事的主線圍繞主人公獲釋罪犯冉阿讓試圖贖罪的歷程。小說試圖檢視他的贖罪行為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的所造成的影響。這部宏大的小說,融進了法國的歷史,以及巴黎的建築、政治、道德哲學、法律、正義、宗教信仰,檢視了善、惡和法律的本質,同樣還有愛情與親情的種類和本質。[1]

雨果的創作靈感來源於一個真實的罪犯和警察,他把這個真實人物的性格分成了故事中的兩個人物。悲慘世界通過它不計其數的舞台和銀幕的改編作品被世人所了解。最著名的改編作品是同名音樂劇

創作背景[編輯]

1801年,一個名叫冉阿讓的窮苦農民,為了幫助飢餓的姪子們而偷了一塊麵包(還有企圖逃獄)而被判19年苦役,刑滿釋放後,持黃色身份證(意指:帶有前科、案底的假釋證明)討生活又處處碰壁,只因為有罪之身。到1828年,雨果又開始搜集有關米里艾主教及其家庭的資料,醞釀寫一個釋放的苦役犯受聖徒式的主教感化而棄惡從善的故事。在1829年和1830年間,他還大量搜集有關黑玻璃製造業的材料,這便是到蒙特羅,化名為馬德蘭先生,從苦役犯變成企業家,開辦工廠並發跡的由來。此外,他還參觀了布雷斯特和的特龍苦役犯監獄,在街頭目睹了類似芳汀受辱的場面。[2]

1846年2月22日,雨果年輕時有一次在路上看到兩個士兵挾持着一個因偷麵包而被判死刑的男子,當時有一位貴夫人坐着漆有家徽的馬車經過,囚犯注目貴夫人,但貴夫人對囚犯卻視而不見。他認為此事表明當時法國平民承認貴族,貴族卻無視平民的存在,從此使他萌發寫《悲慘世界》的念頭。[3][4][5]

《悲慘世界》的主題是寫人類與邪惡之間不懈的鬥爭,人類本性是純潔善良的,將一同走向幸福,但要經過苦難的歷程。書中穿插當時法國革命動亂的背景和拿破崙滑鐵盧戰役的描寫,以及當時法國社會的很多細節都有論及,比如俚語下水道女修道院等情況,雨果在書中都分有獨立章節描寫。故事情節錯綜複雜、設計巧妙、跌宕起伏。雨果力圖表現嚴刑峻法只能使人更加邪惡,應根據人道主義精神道德感化的方法處理,他借主人公之口說道「最高的法律是良心」。他寫道:「將來人們會把犯罪看作一種疾病,由一批特殊的醫生來醫治這種病。醫院將取代監獄。」[6]

為了這部書,雨果前後構思了40年,到晚年才完成。他自稱這是「一部宗教作品」。[7]

資料來源[編輯]

尤金·維多克的人生為人物冉阿讓提供了創作原型。

人物冉阿讓的現實原型來自於尤金·弗朗西斯·維多克。維多克有前科,後成為一名成功的企業家,並因其社會活動和慈善而聞名。維多克幫助了雨果創作了《窮漢克洛德》《一個死囚的末日》。1828年,被特赦的維多克在他的造紙廠救了一名工人;和冉阿讓一樣,他用自己的肩膀頂起了沉重的貨車。[8] 雨果筆下的冉阿讓救水手的故事則來自於一名朋友在來信中對真實事件的記錄。雨果使用了天主教迪涅主教比恩維努·迪·繆里斯(1753–1843)作為米里哀的原型。[9]

1841年,雨果幫助了一名妓女脫離了指控。他使用了與警方的部分對詞來作為冉阿讓救芳汀的劇情。[10]他在蒙特勒伊Montreuil-sur-Mer)度假多次,後者成為劇中M____-sur-M__鎮的原型。[11]在1832年起義時,雨果看到巴黎街頭遍布路障,以便提供掩體、躲避火炮。[12]他在法國二月革命出力更多,幫助清除路障,同時反對盛行的起義和保皇主義。[13]

小說形式[編輯]

厄普頓·辛克萊稱小說是「世界上最傑出的為數不多的小說之一」,並認為雨果在前言中給出了創作的意義:[14]

只要因法律和習俗所造成的社會壓迫還存在一天,在文明鼎盛時期人為地把人間變成地獄並使人類與生俱來的幸運遭受不可避免的災禍;只要本世紀的三個問題——貧窮使男子潦倒,飢餓使婦女墮落,黑暗使兒童羸弱——還得不到解決;只要在某些地區還可能發生社會的毒害,換句話說,同時也是從更廣的意義來說,只要這世界上還有愚昧和困苦,那麼,和本書同一性質的作品都不會是無益的。

在小說的末尾,雨果解釋了作品的總體結構:[15]

此刻讀者展閱的這部書,無論存在怎樣的間歇、例外或欠缺,但是從頭至尾,從整體到細節,全是講述人從惡走向善,從非正義走向正義,從假走向真,從黑夜走向光明,從慾望走向良心,從腐朽走向生命,從獸性走向責任,從地獄走向天堂,從虛無走向上帝。起點是物質,終點是靈魂。始為九頭蛇,終成為天使。

小說包涵了許多次要情節,但主要線索依然是前科犯冉阿讓。冉阿讓是劇中的正義力量,但是卻無法擺脫自己的犯罪記錄。小說被劃分成五部,每卷又包涵了許多卷,卷又分許多章;總計為48卷365章。每章都相對較短,通常不超過幾頁。以現在的標準,小說從整體上來講是個大部頭,未修訂的英語版長達1,500頁,[16]法語版為1900頁。[17][18][19]被認為是最長的小說之一。[20]

雨果曾經向他的意大利出版人解釋自己的雄心抱負:[21]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能讀到這部書,但是,我寫這部書確實是為了所有的人。這部書既是給英國寫的,也是給西班牙寫的,也是寫給意大利,寫給法國、德國和愛爾蘭;這部書對奴隸制共和國的作用也並不比農奴制國家小。社會問題不承認國界。人類社會的深度潰瘍遍布全球,對此,兩個半球地圖上的藍色或紅色的國界線並不是障礙。凡是男人愚昧無知,限於絕望的地方,凡是女人為了一塊麵包而賣身,以及兒童因為沒有學習的書籍和取暖的火爐而痛苦的地方,我的《悲慘世界》都會來敲門,說道:「開門,我找你們來了!」

題外話[編輯]

小說中有超過四分之一的部分是題外話,總計955/2,783頁。題外話討論了道德,或是展示了雨果百科全書般的知識,但是沒有推進劇情,甚至沒有推進次要劇情。雨果在《巴黎聖母院》和《海上勞工》中都使用了類似手法。一位傳記作家曾注意到:「天才的題外話很容易被原諒」。[22]雨果在其中探討了當時法國社會的很多細節,比如俚語、下水道和女修道院等情況。就女修道院一題上,他將該章節稱為「題外的話」,提醒讀者此部分與故事情節無關。[23]雨果又用了19章來描述滑鐵盧戰場;1861年,雨果曾經到訪過該地,並在那裡完結了寫作。小說第二部在開頭敘述了截然不同的內容,似乎和故事毫無關係。一位評論家稱這是通往小說的「靈魂大門」,因為在此讀者會遇到德納第和彭眉胥上校,預示着小說中許多「偶然和必然的混合」,「英雄與惡棍的對決」。[24]

即便是在敘述故事的過程中,雨果有時會打斷對事件直白的描述,他的語態和對故事主線的控制是不受時間或順序的束縛。小說開篇講述了1815年迪涅主教的故事,爾後突然寫道:「雖然這些小事絕不觸及我們將要敘述的故事的本題...」在過了14章後,雨果才重新撿起了劇情「一八一五年十月初...」,引出了冉阿讓。[25]

小說人物[編輯]

主要人物[編輯]

  • 尚萬強(化名:馬德廉先生、烏爾迪姆.割風、白先生、烏爾邦·法白爾):因為偷一條麵包救濟外甥而坐牢十九年的囚犯,原本只判五年徒刑,但由於他並不信任法律,屢屢越獄以致罪刑加重19年後獲得假釋。他倔強不懼強權的個性使探長賈維爾對他深惡痛絕,他過人的氣力也使賈維爾對他印象深刻,兩人遂成為終生宿敵。雖然遭受社會歧視,但米里哀主教拯救了他,給了他重生的機會。他通過努力,尋求誠實的生活,成為工廠主和市長;收養了芳汀的女兒珂賽特,營救馬呂斯出街壘,年老而終。
  • 賈維爾英语JavertJavert):警務督察,一次次追捕跟蹤尚萬強,但都被甩掉。便衣潛入街壘卻被識破。尚萬強本可殺死賈維爾,但卻放走了他。後來,賈維爾也讓尚萬強逃走。此時,沙威意識到法律程序並不道德。內心的衝突使他無所適從,最後在自己的警察手冊上紀錄下冉阿讓的種種事跡後投河自盡。
  • 米里艾主教Bishop Myriel):迪涅地區主教。一位慈祥的老教士,因邂逅拿破崙而晉陞主教。冉阿讓竊走教堂銀器時,他說服尚萬強棄惡從善並為其開脫罪責。
  • 芳汀Fantine):或譯為芳婷。巴黎女工懷孕後遭情人拋棄。芳汀將私生女寄養在德納第家中,孤身前往馬德廉(尚萬強)的工廠工作,後因身世敗露而被解僱。為了支付女兒的寄養費用,她出賣了頭髮牙齒以及自己的肉體。馬德蘭市長瞭解到她是因為不堪受辱而被捕入獄。在與女兒重逢前夕,因病故去。
  • 珂賽特Cosette):芳汀的私生女。幼年寄人籬下,後由冉阿讓收養。與馬留斯相愛並成婚。
  • 德納第夫婦M. & Mme. Thénardier):落魄的酒店老闆。他們共有5個子女(2女:愛波寧、雅潔瑪;3子:加夫洛許及其兩個弟弟)。他們曾經收養珂賽特,但卻百般虐待。破產後移居巴黎,化名「容德雷特」。勾結犯罪團夥,到處騙錢。德納第家曾是馬留斯的鄰居,並曾「照顧過」馬留斯的父親。小說結尾時,德納第大娘死於獄中,而德納第與二女兒雅潔瑪移民美洲,成為奴隸販子。
  • 馬留斯·彭梅西Marius Pontmercy):男爵二世(因爵位由拿破崙授與而不被當時政府承認),與保皇派外祖父吉諾曼決裂,攻讀法律,並加入「ABC之友」革命組織,與珂賽特相愛。
  • 安裘拉斯Enjolras):1832年巴黎起義時「ABC之友」組織的領袖天使般的俊美,全心投入民主平等正義的鬥爭中,致力建立共和國並解放窮苦人。街壘失陷時,身中八槍後英勇犧牲。
  • 愛波寧Éponine):德納第的長女。幼年受寵,成年流落街頭。協助其父詐騙錢財。暗戀馬留斯。幫助並帶領馬留斯找到珂賽特,阻止其父帶人搶劫珂賽特新居。假扮男孩,哄騙馬留斯進入街壘,並想一起殉情。但卻擋住士兵射向馬留斯的子彈,臨死時要求馬留斯親吻自己的額頭。馬留斯出於對其苦難生活的同情,了卻了她的遺願。
  • 加夫洛許Gavroche):德納第的長子。流落街頭,成為野孩。參加堡壘戰爭,在為起義者收集子彈時被殺。

敘述人[編輯]

雨果沒有為敘述人命名,使得讀者認為敘述人就是小說的作者。有時,敘述人會進入敘述當中,介紹故事發生時代之外的事情,強調這是歷史事實,而不單純的虛構故事。他用了幾段文字講述了自己在滑鐵盧戰場發生地的經歷:「去年(一八六一),在五月間一個晴朗的早晨,有一個行人,本故事的敘述者,到了尼維爾 ...」[26]敘述人被描寫為:「一個觀察者,夢幻者,即本書的作者」被捲入了1832年的巷戰:「受到兩面火力的夾擊,只有間隔店鋪的那種鼓起的半圓柱可避子彈,他在那種尷尬的境地待了半小時左右。」[27]有時,他會為自己在小說中的出現而表示抱歉:「本書的作者——很抱歉,不能不談到他本人」,藉此求得讀者的理解:「他青年時期的巴黎,他以虔敬的心情保存在記憶中的那個巴黎,現在只是舊時的巴黎了。請允許他談那舊時的巴黎,好象它現在仍然存在一樣。」這勾起了對過去的回憶,使得讀者意識到這是作者在被流放時的自我描述:「在那些鋪路的石塊上,你也曾留下了你的肝膽、你的血和你的心。」[28]他在另一處描述子彈「把他身旁一家理髮鋪子門上掛在他頭上方的一隻刮鬍子用的銅盤打了個窟窿。一八四六年,在民約街靠菜市場的那些柱子拐角的地方,人們還能看見這隻被打穿了的銅盤。」就警方在碉堡里的行動,他寫道:「關於這件案子,本書的作者在一八四八年手中還有過一份一八三二年寫給警署署長的專案調查報告。」[29]

劇情[編輯]

第一部:芳汀[編輯]

由瑪格麗特·伯娜丁·霍爾飾演的芳汀。

1815年迪涅,一位叫冉阿讓的農民在服刑19年後被釋放——為自己飢餓的妹妹和家人偷麵包而判刑5年,屢次越獄加判14年——因自己攜帶的黃色身份證而被旅店多次拒絕。他露宿街頭,內心充滿了酸楚和憤怒。

迪涅的主教米里哀為他提供了休息的地方,晚上,冉阿讓偷走了主教的銀器。當警察將他逮回來時,主教假裝銀器是自己送給冉阿讓的,並把銀燭燈也給了他,就好像是他忘記拿了一樣。警察接受了這個解釋,轉身離開。米里哀告訴冉阿讓上帝寬恕了他,並要求他用銀器換來的錢做一個正直的人。

冉阿讓對米里哀的教訓冥思苦想。當他碰上12歲的佩蒂特·瑞爾威,出於習慣,冉阿讓搶走了瑞爾威的四十蘇。然而,他立即悔改,並滿城尋找瑞爾威。只是,他的盜竊一事被上報了當局。冉阿讓不得不躲起來,並意識到如果他被抓住,會因累犯而處以重罪。

六年過去了,冉阿讓使用了化名馬德蘭先生,成為了富有的工廠主,並成為了蒙特勒伊的市長。在路上,他碰到了一位名叫割風伯伯的人壓在了車輪下。車子過重,重賞面前竟然無人出手相救,於是冉阿讓決定自己救割風。他爬到了車下,將其頂起,救了割風的命。鎮上的檢察官沙威見此起了疑心。他看到市長力量非凡,並聯想起犯人冉阿讓。

巴黎,女工芳汀愛上了斐利克斯·多羅米埃。他的朋友李士多里、法梅依、勃拉什維爾也與芳汀的朋友大麗、瑟芬、寵兒結緣。男人隨後拋棄了女孩兒們,將他們之間的感情視為青年的娛樂。芳汀只好自己照料她和多羅米埃的女兒珂賽特。當芳汀來到蒙費梅伊時,她將珂賽特留給德納第一家照料。德納第是敗壞的酒店老闆,他的妻子則十分自私、殘忍。

芳汀不曉得德納第利用自己的女兒做童工,而是努力地滿足他們虛構出來的賬單。之後,女兒非婚生的事情被發現,她被冉阿讓的工廠解僱。與此同時,德納第開出的賬單變得日益龐大。絕望中,芳汀只得出賣自己的頭髮和門牙,最後賣身還債。芳汀的健康每況日下。

花花公子巴馬塔波瓦當街猥褻芳汀,後者出手還擊。沙威因此逮捕了芳汀。她希望照料女兒,乞求寬恕,但沙威判了她入獄六個月。冉阿讓(馬德蘭市長)出面阻止,命令沙威將其釋放。冉阿讓因自己的工廠將芳汀解僱而感到內疚,答應芳汀接回珂賽特。之後,他將芳汀送進醫院。

沙威面見冉阿讓,並承認在他釋放芳汀後,自己曾向上級打小報告,檢舉馬德蘭市長是囚犯冉阿讓。他告訴冉阿讓自己弄錯了,因為當局已經找到了真正的冉阿讓,並將其關押,準備第二天的開庭。冉阿讓倍感糾結,但是決定暴露自己,拯救無辜。他前往法庭,揭露真相。之後,冉阿讓回到了濱海蒙特勒伊見芳汀。沙威尾隨而至。

沙威逮捕了冉阿讓,冉阿讓要求寬容他三天,以將珂賽特接回來,但沙威拒絕了這個請求。芳汀發現珂賽特不在身邊,便瘋狂地叫嚷起來。沙威命令她安靜,並揭示了冉阿讓的真實身份。芳汀受驚過度,倒頭不醒。冉阿讓在她耳邊細語,吻手後離開。芳汀的遺體被丟棄在了公墓。

第二部:珂賽特[編輯]

冉阿讓逃跑後再次被抓,處以死刑。國王將其減為終身苦役。在土倫軍港的關押地點,冉阿讓冒了極大的危險救下了一名絆在繩索上的水手。圍觀人都高呼赦免冉阿讓,而後者則「不慎」落入了大海,官方報告稱犯人遇難,屍首無處可尋。

冉阿讓在聖誕節時來到了蒙費梅伊,發現珂賽特獨自在林子里提水。冉阿讓與珂賽特同行至酒店。他點餐後,觀察德納第一家是如何因孩子們爭玩偶而虐待珂賽特,溺愛自己的愛潘妮和阿茲瑪。冉阿讓遂即為珂賽特買回了一個非常昂貴的玩偶,珂賽特猶豫後高興地接受。愛潘妮和阿茲瑪對此感到嫉妒。德納第夫人則十分憤怒,而德納第先生則對此不感興趣,只關心賬單。

第二天一早,冉阿讓告訴德納第他想帶走珂賽特。德納第夫人立即同意,而德納第先生則裝出自己愛孩子,為她着想,不願離開她。冉阿讓支付了1,500法郎,帶着珂賽特離開了酒店。為了敲詐更多的錢,德納第拿着1,500法郎追了出去,告訴冉阿讓要珂賽特回來。他告訴冉阿讓自己不能讓珂賽特離開,除非有她母親的字據。冉阿讓為德納第出示了芳汀的信件,上面寫明了撫養珂賽特的授權。德納第要求冉阿讓必須支付一千埃居,但倆人轉頭離開。德納第只好回家,遺憾自己出門前沒有帶上一把槍。

冉阿讓和珂賽特逃到了巴黎。冉阿讓租住在戈爾博老屋,在那裡與珂賽特度過了快樂的時光。然而,幾個月後沙威發覺那個地方。冉阿讓帶着珂賽特逃跑。他們在割風伯伯的幫助下躲進了永敬會伯爾納女修院。割風伯伯正是冉阿讓從車輪下救出的人,現在成了修院的園丁。冉阿讓也成了修院的園丁,珂賽特則成了修院的學生。

第三部:馬呂斯[編輯]

八年後,法國唯一同情工人階級的讓·馬克西米連·拉馬奎將軍(Jean Maximilien Lamarque)去世時,安灼拉領導的「ABC之友」正在為反對法國王位主義的而準備起義,時值1832年巴黎共和黨人起義前夜。德納第的兒子伽弗洛什淪為了流浪兒,也參加了起義。

學生馬呂斯·彭眉胥因為其自由主義的政治觀點而與家人吵翻。在他父親彭眉胥上校去世後,馬呂斯發現了父親的一份囑咐,要他幫助一位名叫德納第的軍士,後者曾經在滑鐵盧戰場上救了他的命——實際上,德納第正在屍體上盜竊,救助上校不過是碰巧。他自稱是一位軍士來掩飾盜竊的行為。

在盧森堡公園,馬呂斯與美麗的珂賽特相愛。德納第一家破產後也移居巴黎,改名為「容德雷特」,住在戈爾博老屋(湊巧的是,冉阿讓和珂賽特在離開德納第酒店後曾在此短期居住過)。馬呂斯也住在那裡,是德納第的隔壁鄰居。

愛潘妮已經變成了一名衣衫襤褸、面容憔悴的苦兒,她前往馬呂斯那裡去乞討。為了討他喜歡,愛潘妮賣弄着自己識字,翻開一本書來讀,並寫下了「警察來了」的字眼。出於同情,馬呂斯給了她一些錢。當愛潘妮離開後,馬呂斯透過牆縫觀察了「容德雷特」一家。愛潘妮宣布一位慈善家和他的女兒來拜訪他們。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窮,德納第滅了火、踢翻椅子。他命令阿茲瑪打碎玻璃,後者在執行時,割傷了自己的手(這正合德納第的意思)。

慈善家和他的女兒來了——他們正好是冉阿讓和珂賽特。馬呂斯立即認出了珂賽特。拜訪之後,冉阿讓答應他們去取更多的錢,之後會回來。在冉阿讓離開後,馬呂斯請求愛潘妮追蹤他們,以求的地址。愛潘妮自戀馬呂斯,於是不情願地答應了。德納第也認出了他們是冉阿讓和珂賽特,於是準備報復。德納第叫了無惡不作的「貓老闆」們來幫忙。

馬呂斯偷聽了德納第的計劃,跑到警察局向沙威報了案。沙威給了馬呂斯兩個手槍,告訴他適時放槍來給出信號。馬呂斯回家後等待沙威和警察來準備。德納第派愛潘妮和阿茲瑪出去放風。當冉阿讓帶錢回來時,德納第和「貓老闆」伏擊了他,揭露了他的真實身份。馬呂斯認出了這就是父親的「救命」恩人,陷入了糾結的境地。

他試圖去拯救冉阿讓,同時有不背叛德納第。冉阿讓否認了自己的真實身份,裝作不認識德納第。冉阿讓試圖跳窗逃跑,但是失敗,被綁了起來。德納第勒索冉阿讓200,000法郎,並要他給珂賽特寫信,叫她過來,當作肉票。在冉阿讓寫信時,德納第記下了地址。德納第令人去取,但後來發現這是假地址。

冉阿讓利用這個時間來悄悄為自己解綁。德納第打算殺死冉阿讓。當「貓老闆」準備下手時,馬呂斯想起來愛潘妮先前給他寫的紙條,便仍了進去。德納第看到後大驚,準備逃跑,但是正好撞見了沙威。

沙威逮捕了德納第一家和「貓老闆」。「貓老闆」中的鐵牙在被送往監獄的途中逃跑,蒙帕納斯則和愛潘妮在一起,沒有參加行動;伽弗洛什很少參與父親的事情,也不在場。冉阿讓則趁亂逃跑,沒有讓沙威看見。

第四部:卜呂梅街的兒女情和聖德尼街的英雄血[編輯]

愛潘妮保護冉阿讓,阻止了強盜。

當愛潘妮從監獄裡出來後,她找到了馬呂斯,低落地告訴了他珂賽特的地址。她領着馬呂斯到了位於卜呂梅街的冉阿讓家,馬呂斯在此徘徊久久。馬呂斯終於和珂賽特相見,墜入愛河。德納第、「貓老闆」等人越獄成功。一天晚上,六人前往冉阿讓家去搶劫。然而,他們撞見了坐在門前的愛潘妮,後者阻止了他們的行動。強盜們不得不離開,與此同時,珂賽特告訴馬呂斯自己和冉阿讓會去英國一周。

第二天,冉阿讓為看見德納第而心煩意亂。他驚訝地發現了一張紙條,上面寫着「趕快離開」,於是立即準備。他找到珂賽特,告訴她倆人必須住在別處,並移居英國。馬呂斯試圖得到外公的同意,讓自己和珂賽特結婚。外公雖然看似生氣,但是十分想念馬呂斯。但是脾氣倔強的外公拒絕了婚姻的請求,並侮辱了珂賽特。馬呂斯再一次被氣走了。

第二天,學生們組織暴動,在法國聖德尼街上建起碉堡。伽弗洛什發現了沙威,並向安灼拉舉報。當安灼拉質問沙威時,發現了後者的探子身份。安灼拉和其他學生把沙威綁了起來。當晚,馬呂斯前往卜呂梅街找珂賽特,卻發現房子空無一人。他隨後得到消息,告訴他自己的朋友在碉堡那邊等他。心煩意亂,馬呂斯前往了碉堡。

當馬呂斯來到時,「革命」已經開始了。當馬呂斯去撿炸藥桶時,一個士兵跑來向馬呂斯舉槍。一人挺身而出,伸手遮住了士兵的搶眼,自己卻被擊倒。士兵們一涌而上,馬呂斯手持炸藥桶和火炬,逼退了士兵。馬呂斯決定爬進小一點的碉堡,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當他回來是,發現先前擋槍眼的竟然是愛潘妮。愛潘妮承認自己通知馬呂斯來碉堡,好和他一同犧牲。她也承認自己想先與他死去,便擋了槍眼。

作者向讀者們透露是愛潘妮給冉阿讓通風報信。愛潘妮告訴馬呂斯自己有封信給他。她承認自己先前沒收了信件,但怕他會最終忌恨,便交了出來。當馬呂斯要這封信時,愛潘妮向馬呂斯表白,並要求馬呂斯在自己去世後親吻她。

馬呂斯閱讀了信件,得知了珂賽特的下落,便回復了一封訣別信。他讓伽弗洛什前往遞送,但伽弗洛什將信件遞送給了冉阿讓。冉阿讓得知珂賽特的愛人正在作戰,十分高興,但一小時後,他穿上了國民衛隊的制服,走出了家門。

第五部:冉阿讓[編輯]

在下水道中的冉阿讓和馬留斯,繪於1900年。

冉阿讓一來到碉堡就救下了一個人的性命,但他並不確定自己是來保護馬呂斯的還是想將他了結。馬呂斯在冉阿讓出現時便立刻認出了他。安灼拉宣布起義者的彈藥用光了,伽弗洛什跑出碉堡去撿拾國民衛隊留下的彈藥,不幸遇難。

冉阿讓主動要求執行處決沙威的命令,安灼拉表示許可。冉阿讓將沙威帶出人群,將其釋放後向空中鳴槍;馬呂斯誤以為冉阿讓殺死了沙威。當碉堡被攻陷後,冉阿讓背起昏迷不醒的馬呂斯撤退。此時,所有的學生都已犧牲。冉阿讓進入了下水道,躲過了巡警的搜捕,到達了上了鎖的出口。德納第從黑暗中走了出來。冉阿讓認出了德納第,但德納第沒有認出渾身臭氣、不堪入目的冉阿讓。德納第認為冉阿讓是個殺人犯,便向其勒索錢財,作為開門的條件。搜身時,德納第悄悄地將馬呂斯的衣服扯下了一角,以便日後備用。德納第拿到了30法郎,打開了門,希望冉阿讓可以引開門外跟蹤自己的警察。

離開下水道,冉阿讓撞上了沙威,他向後者請求送馬呂斯回家。沙威認為馬呂斯命不長久,表示同意。在將馬呂斯送回他外公家後,冉阿讓請求自己回家片刻,沙威再次表示許可。沙威告訴冉阿讓自己會在樓下等他,但當冉阿讓從窗外望去時,發現前者已經離開。沙威獨自返回警署,為法律的教條和冉阿讓的慈悲而倍感糾結。他發現自己無法將冉阿讓遞交司法,但是又不能怠忽職守、褻瀆公職。由於無法走出這個矛盾的困境,沙威跳入了塞納河。

馬呂斯逐漸從傷病中恢復過來。在他與珂賽特準備婚禮之際,冉阿讓向他們贈予了接近60萬法郎的巨額財富。二人趁着巴黎懺悔星期二節日大辦婚禮,德納第則盯上了冉阿讓,並命令阿茲瑪追蹤。婚禮後,冉阿讓向馬呂斯坦白,承認自己曾是苦役犯。馬呂斯感到震驚,認為冉阿讓道德低劣,限制了他和珂賽特的交往。冉阿讓對此默許,感到絕望,癱倒在床。

喬裝打扮的德納第拜訪馬呂斯,卻被後者識破。德納第試圖用冉阿讓的把柄訛詐馬呂斯,但卻恰巧糾正了馬呂斯的錯誤觀點,展示了冉阿讓高尚的道德情操。德納第試圖指證冉阿讓是個兇手,將衣服的碎片拿出來當做證據。馬呂斯驚訝地發現碎片正是從自己衣服上撕下來的,明白了冉阿讓的救命之恩。馬呂斯抄起一手鈔票照臉摔向德納第,揭穿德納第的惡性,並拿出巨款,命令後者永不再出現。德納第接受,並和阿茲瑪去了美洲,成了奴隸販子。

馬呂斯告訴珂賽特實情,二人沖向冉阿讓的居所。此時,冉阿讓正處在彌留之際,雙方相互諒解。冉阿讓向珂賽特袒露後者身世,滿足而去,遺體葬入拉雪茲神父公墓

評價[編輯]

小說的面世是一個萬眾矚目的事件,全因作者雨果在當時是十九世紀法國浪漫主義大師,是個最著名的法國詩人。《紐約時報》早於1860年4月,即出版前兩年已宣布其即將出版。[30]可是,雨果在當時禁止其出版商公佈其故事的概要,並拒絕授權所有出版機構在出版物中摘錄小說的內容。另外,雨果亦要求出版商以「維克多·雨果為哥特世界創作的《巴黎聖母院》,等於他為現實世界創作的《悲慘世界》」作為小說的介紹。[31]

出版商分別於1862年3月30日至31日及4月3日在布魯塞爾巴黎進行了大規模的推廣活動,而《悲慘世界》的首兩集緊接這些活動出版。[32]其餘三集則於1862年5月15日出版。[33]

小說的評價好壞參差,且有不少評價為負面的評論。有些評論家指出小說主題不道德,過度感傷,有些則批評小說過於同情革命者。評論家高塞爾於1862年8月17日在《世界報》上指出「我無法在沒有被雨果先生描述的騷亂所引致的厭惡感影響之下閱讀」。[34]法國自然主義作家龔古爾兄弟亦指出小說是「人工」的和令人失望的。[35]法國現實主義作家古斯塔夫·福樓拜更指出他「在書中既找不到真理,亦找不到偉大」。他亦批評小說中的角色造型粗糙,並指出「他們(小說中的角色)都很能說話——但全部都以同一個方式說話」。他認為雨果在這篇小說上花了「幼稚的努力」,並覺得這篇小說標誌著雨果職業生涯的結束,就如「上帝從天堂掉到地獄去」。[36]在一個報章評論上,法國詩人夏爾·波德萊爾稱讚雨果成功吸引公眾關注社會問題,儘管他指出宣傳是藝術的相反。但是,波德萊爾在私底下卻痛罵此小說為一部「無味和無能」的作品。[37]

儘管惡評如潮,此小說獲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並自出版以來都是一本暢銷書。[38][39]雨果在小說出版後不久便流亡英國。之後,雨果僅以「?」符號打電報給他的英語出版商,以詢問小說的銷情。作為回應,赫斯特和布萊克特僅以「!」符號電告之,表示銷情很好。[40]

中文譯作[編輯]

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蘇曼殊翻譯了雨果的《悲慘世界》,題名《慘社會》,1903年10月8日連載於《國民日日報》,署名「法國大文豪囂俄(雨果)著,中國蘇子谷譯。」,至12月1日,因報館被封停刊,前後11回。次年改由鏡今書局出版單行本時增加至14回,署名「蘇子谷、陳由己(陳獨秀)同譯」。此書未忠於原著,自第7回起,更杜撰情節,篡改處極多,文中竟然出現孔子和小腳,表現出對清朝政府強烈痛恨。陳獨秀續譯12至14回。

李丹、方於夫婦從1929年譯成第一冊後,以《可憐的人》之名收錄於商務印書館萬有文庫》,卻因戰亂,直至1958年至1984年才重新完整翻譯《悲慘世界》五卷,這是中國第一套《悲慘世界》全譯本,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第一卷,1958年;第二卷,1959年;第三、四卷,1980年;第五卷,1984年)。

改編作品[編輯]

1980年音樂劇是其中一個最著名的改編作品

自原著出版後,《悲慘世界》 已被改編成多個作品,並被移植至各種媒體上,如書本、電影、音樂劇、戲劇、遊戲等等。

這些改編作品的著名的例子包括:

續集[編輯]

  • 《珂賽特:「悲慘世界」的續集》,由勞拉·卡爾帕金創作,於1995年出版。它延續了珂賽特與馬利斯的故事,但與其說它是原著的續集,不如說是1980年音樂劇的續集。[50]
  • 於2001年,由弗朗索瓦創作的兩部法語小說延續了原著的劇情,它們分別是《珂賽特還是時間幻象》和《馬利斯還是逃犯》。沙威在小說裡自殺失敗,並最終成為一個信徒;狄納路汀回到美國,而馬利斯則蒙冤入獄。[51][52][53]

參考文獻[編輯]

  1. ^ BBC News – Bon anniversaire! 25 facts about Les Mis. BBC Online. 2010-10-01 [2013-04-04]. 
  2. ^ Edward Behr, The Complete Book of Les Miserables (Arcade, 1993), 29
  3. ^ Victor Hugo, Things Seen, vol. 1 (Glasgow and NY: George Routledge and Sons, 1887), 49–52. The chapter is title "1841. Origin of Fantine". Behr quotes this passage at length in Behr, Complete Book, 32-6.
  4. ^ Victor Hugo, Choses vues: nouvelle série (Paris: Calman Lévy, 1900), 129–30
  5. ^ Behr, Complete Book, 29-30
  6. ^ Brombert, "Salvation from Below," 195-7
  7. ^ Victor Brombert, "Les Misérables: Salvation from Below," in Harold Bloom, ed., Modern Critical Views: Victor Hugo (Chelsea House, 1988), 195
  8. ^ Morton, James. The First Detective: The Life and Revolutionary Times of Vidocq, Criminal, Spy and Private Eye. NY: Overlook Press. 2004: ??. 
  9. ^ Edward Behr, The Complete Book of Les Miserables (Arcade, 1993), 29
  10. ^ Victor Hugo, Things Seen, vol. 1 (Glasgow and NY: George Routledge and Sons, 1887), 49–52. The chapter is title "1841. Origin of Fantine". Behr quotes this passage at length in Behr, Complete Book, 32-6.
  11. ^ Behr, Complete Book, 32
  12. ^ Robb, Graham. Victor Hugo: A Biography. NY: W.W. Norton. 1997: 173–4. 
  13. ^ Robb, Graham. Victor Hugo: A Biography. NY: W.W. Norton. 1997: 273–6. 
  14. ^ Sinclair, Upton. The Cry for Justice: An Anthology of the Literature of Social Protest. Charles Rivers Editors. 1915. ISBN 978-1-247-96345-7. 
  15. ^ Alexander Welsh, "Opening and Closing Les Misérables", in Harold Bloom, ed., Victor Hugo: Modern Critical Views (NY: Chelsea House, 1988), 155; Vol. 5, Book 1, Chapter 20
  16. ^ Les Miserables – Books by Victor Hugo. Penguin Group (USA). 3 March 1987 [2012-12-30]. 
  17. ^ Hugo : Les Misérables: Amazon.fr: Victor Hugo, Maurice Allem: Livres. Amazon.fr. [2012-12-30]. 
  18. ^ Les Misérables – poche – Fnac.com – Victor Hugo – Livre ou ebook. Livre.fnac.com. [2012-12-31]. 
  19. ^ Les Misérables – poche – Fnac.com – Victor Hugo – Livre ou ebook. Livre.fnac.com. [2012-12-31]. 
  20. ^ Read the Ten Longest Novels Ever Written. Amazon.com. [2012-12-31]. 
  21. ^ Behr, Complete Book, 39-42
  22. ^ A. F. Davidson, Victor Hugo His Life And Work (J.B. Lippincott, 1929), Kindle Location 4026, 4189
  23. ^ Victor Brombert, "Les Misérables: Salvation from Below," in Harold Bloom, ed., Modern Critical Views: Victor Hugo (Chelsea House, 1988), 195
  24. ^ Brombert, "Salvation from Below," 195-7
  25. ^ Alexander Welsh, "Opening and Closing Les Misérables," in Harold Bloom, ed., Modern Critical Views: Victor Hugo (Chelsea House, 1988), 151-2
  26. ^ Victor Brombert, "Les Misérables: Salvation from Below", in Harold Bloom, ed., Victor Hugo: Modern Critical Views (NY: Chelsea House, 1988), 198–9; Vol. 2, Book 1, Chapter 1
  27. ^ 第四部第十卷第四章
  28. ^ 第二部第五卷第一章
  29. ^ 第四部第十二卷第八章
  30. ^ Personalities.. New York Times. 10 April 1860 [2013-04-05]. 
  31. ^ Behr, Compete Book, 38
  32. ^ les miserables, victor hugo, First Edition, 1862. ABE Books. [2013-04-05]. 
  33. ^ La réception des Misérables en 1862 – Max Bach – PMLA, Vol. 77, No. 5 (Dec. 1962)
  34. ^ PDF)
  35. ^ dealCOM, webmaster@dealcom.com. Publications et écrit – CULTURESFRANCE. Adpf.asso.fr. [2013-04-05]. 
  36. ^ Letter of G. Flaubert to Madame Roger des Genettes – July 1862
  37. ^ Hyslop, Lois Bee. Baudelaire on Les Misérables. The French Review. 1976-10, 41 (1): 23–9. 
  38. ^ Réception des Misérables en Grèce by Marguerite Yourcenar
  39. ^ Réception des Misérables au Portugal
  40. ^ Victor Hugo大英百科全書的頁面
  41. ^ 互聯網電影數據庫(IMDb)上《Les Misérables》的資料(英文)
  42. ^ Radio Programs Scheduled for this Week 《紐約時報》 1937年7月25日
  43. ^ 互聯網電影數據庫(IMDb)上《Les Misérables》的資料(英文)
  44. ^ Behr, Edward. The Complete Book of Les Misérables. NY: Arcade. 1989: 152–3. 
  45. ^ The Broadway League. The official source for Broadway Information. IBDB. [2013-04-05]. 
  46. ^ 互聯網電影數據庫(IMDb)上《Les Misérables》的資料(英文)
  47. ^ 互聯網電影數據庫(IMDb)上《Les Misérables》的資料(英文)
  48. ^ 世界名作劇場 悲慘世界 少女珂賽特(日本官網)
  49. ^ 互聯網電影數據庫(IMDb)上《Les Misérables》的資料(英文)
  50. ^ 互聯網電影數據庫(IMDb)上悲慘世界的資料
  51. ^ Riding, Alan. Victor Hugo Can't Rest in Peace, As a Sequel Makes Trouble. New York Times. 29 May 2001 [2013-04-05]. 
  52. ^ Les Misérables: la suite rejugée en appel. Le nouvel observateur. 30 January 2007 [2013-04-05]. 
  53. ^ Van Gelder, Lawrence. French Court Says Yes to Misérables Sequels. New York Times. 1 February 2007 [2013-04-05]. 
  • 柳亞子:《慘社會與慘世界》
  • 台灣城邦版(此為繁體中文版中,內容最為詳盡的版本,將原著5部的內容翻譯成3冊(1867頁約厚達9.3公分),其他的版本大多被極度簡化為兒童文學作品。然城邦文化版目前已絕版)
    1. 雨果著、李玉民譯; 1. 悲慘世界(上). 城邦文化. 1999-08-31. ISBN 9579684898 (中文(台灣)‎). 
    2. 雨果著、李玉民譯; 1. 悲慘世界(中). 城邦文化. 1999-08-31. ISBN 9579684901 (中文(台灣)‎). 
    3. 雨果著、李玉民譯; 1. 悲慘世界(下). 城邦文化. 1999-08-31. ISBN 957968491X (中文(台灣)‎). 
  • 台灣野人文化版(2013/01/03出版,此版與城邦文化版同為李玉民翻譯,然採用李玉民2011年重新針對內文修訂過的新版本。三冊不分售)
    1. 雨果著、李玉民譯; 1. 悲慘世界(經典全譯本三冊). 野人文化. 2013-01-03. ISBN 9789865947620 (中文(台灣)‎).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