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西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座標23°05′40″N 114°23′50″E / 23.09444°N 114.39722°E / 23.09444; 114.39722

惠州西湖
Huizhou001.jpg
惠州西湖平湖門牌坊
湖泊所在地 中國廣東省惠州市
湖泊類別 淡水湖
湖泊面積 1.68平方公里
平均深度 1.5米
湖岸線長度1 16公里
1 湖岸線長度會因水位變化而經常變動。

惠州西湖是位於中國廣東省惠州市境內的一個城市淺水湖泊,是中國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國家AAAA級旅遊景區。惠州西湖景區面積為3.2平方公里,水體面積為1.68平方公里[1],其景觀由「五湖六橋十八景」組成。「西湖」一名最早來源於北宋蘇軾被朝廷貶至惠州時所作的詩詞,惠州西湖也因為蘇軾詩詞的傳播而得以揚名,至今惠州西湖仍留有和蘇軾有關的蘇堤、西新橋、王朝雲墓等遺迹。在歷史上,惠州西湖曾和杭州西湖潁州西湖合稱為中國的三大西湖[2]

歷史[編輯]

孤山上的東坡紀念館

惠州西湖在東漢時期是荒野之地,東晉在湖邊建有龍興寺,唐朝改名為開元寺,唐中宗年間,位於西山上的泗洲塔建成。北宋張昭遠居於惠州的舍人巷時,將湖命名為郎官湖。同朝代余靖作下的「重山復嶺,隱映岩谷,長溪帶蟠,湖光相照」之句則是描述西湖最早的佳句之一。北宋治平三年(1066年)惠州的知州陳稱對西湖進行了治理,稱築了平湖堤、拱北橋,以及點翠洲上的孤嶼亭、湖光亭等建築,並養魚灌田,鄉民收穫甚豐,西湖也因此而被稱為豐湖。

北宋紹聖元年(1094年),蘇軾被朝廷貶至惠州安置,攜妻妾王朝雲和兒子蘇過在惠州度過了三年,期間時常遊覽西湖,寫下了許多詠吟西湖山水的詩詞。他在紹聖二年(1095年)寫下的《江月五首》是最早以惠州西湖為主題的詩,當中更有「一更山吐月,玉塔臥微瀾」的名句。同月,他在《贈曇秀》詩中,將豐湖稱作西湖,是「西湖」這一名稱最早的來源[3]。惠州西湖也因此在蘇軾詩詞的傳播下得以揚名。蘇軾還帶頭捐資在西湖邊上築橋修堤,紹聖三年(1096年)六月,堤壩和西新橋建成,後人為紀念蘇軾將堤壩取名為蘇堤。同年,蘇軾的愛妻王朝雲去世,蘇軾將她葬在惠州西湖大聖塔(今泗洲塔)下的松林中,並在墓上築六如亭以紀念她。

蘇軾帶頭捐資修築的蘇堤和西新橋

南宋淳祐四年(1244年)惠州建立聚賢堂,後來改稱為豐湖書院,初時的豐湖書院位於銀崗嶺,清朝康熙三十三年(1695年)遷至西湖的豐湖半島上,在明清兩代,豐湖書院都是惠州的最高學府。豐湖書院在清朝和民國時期曾多次被毀,又多次重修,目前殘存的豐湖書院遺迹多為清朝嘉慶六年(1801年)惠州知府伊秉綬重修後的遺迹,書院古樸牌坊上的匾額「豐湖書院」和楹聯「人文古鄒魯,山水小蓬瀛」為伊秉綬請來主持豐湖書院的著名詩人宋湘所撰寫。

古代的惠州府城一直建於西湖邊上,位於西湖的東面,民國時期惠州府城的城牆拆除、擴修馬路,出現了嶺南騎樓街,但全城仍然處於西湖的東面。1950年代至1980年代城市逐浙擴展,形成三面環湖的態勢,西湖的景區大幅縮減,湖岸山麓建滿雜亂的房舍,湖水開始受到污染。據統計,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的40年,西湖湖水面積減少了46%[4]。1989年之後,惠州市政府開始重視城市規劃,西湖景區才得以保護。

2007年開始,惠州市政府投入1.5億元人民幣對西湖景區進行大規模的改造和建設。這些工程包括,對西湖的五大湖泊之一平湖進行清淤、對平湖周邊的堤岸和橋樑進行維修;建設孤山東坡園,利用西湖孤山上現有的東坡居士像、六如亭、朝雲墓等景點,並擴建東坡紀念館和新建啖荔亭、小圃五味軒等歷史上曾有的建築集中展示東坡文化;建設高榜山景區,新建車行道和登山步道,並在山頂建立展示惠州先賢事迹的掛榜閣[5]

地理[編輯]

呈綠色的惠州西湖水體

惠州西湖屬於亞熱帶城市淺水湖泊。惠州西湖景區面積3.2平方公里,現存水面積為1.68平方公里[1],岸線總長為16公里[4],由南湖豐湖平湖鱷湖菱湖五個相連的湖泊組成,根據1989年的數據,惠州西湖的水體面積占惠州市區建成區的面積的12.2%[4]。惠州西湖湖水的平均深度為1.5米,鱷湖和南湖個別水深3-4米[4],水的深度基本呈中間淺四周深的分布。惠州西湖所處的地區屬於亞熱帶季風氣候,境內陽光充足,雨量充沛。

惠州西湖與城市相鄰,1980年代後惠州市經濟的發展使西湖的水質受到了嚴重的污染,近年來,雖然採取了環湖截污,底泥疏灘,引入新水源等措施,使西湖的污染得到了扼制,但水體的富營養化特徵依然明顯,水色呈綠色,透明度低,水中缺少大型植物生長,浮游藻類佔優勢,含量高。其中,靠近市區中心地帶的南湖營養物累積作用明顯高於其它四個湖區,屬於內源污染十分嚴重的湖區。

惠州西湖對城市的生態環境影響很大。西湖的湖水在夏季炎熱的季節里,對城市熱島強度有顯著的減弱作用,西湖和幾百米之外的城市區在夏季的最大溫差可達到3-4℃[4]。西湖水面還有着較大的吸塵效應,加速城市上空大氣污染物的清除過程,特別是在冬季,西湖的降塵量佔到市區平均降塵量的82%,而春季和秋季則佔29%左右[4]。西湖對城市的地下水起着很大的補給作用,彌補了城市裡瀝青水泥地面對地下水補給的阻礙作用。曲折幽深的西湖對城市的景觀也起着很好的美化作用,形成一個「半城山色半城湖」的惠州。

景觀[編輯]

「玉塔微瀾」之景

遠在宋朝,《惠州府志》就有西湖景觀的記載,包括有「五湖六橋八景」,五湖是指形成西湖的五個相連的湖泊,六橋是西新橋、迎仙橋、明聖橋、拱北橋、圓通橋、煙霞橋等六座橋樑,八景是指「水簾飛瀑、半徑樵歸、野寺嵐煙、荔浦風清、桃園日暖、鶴峰返照、雁塔斜暉、豐湖漁唱」八處景觀。歷經數個朝代的經營,景觀越增越多,而原來的八景又有很多已不再存在,目前,惠州西湖的景觀稱為「五湖六橋十八景」,五湖和六橋都沒有變,十八景則為「飛鵝覽勝、豐山浩氣、水簾飛瀑、平湖秋月、玉塔微瀾、紅棉春醉、西新避暑、花洲話雨、花港觀魚、芳華秋艷、蘇堤玩月、連理紅棉、孤山蘇跡、南苑綠絮、煙霞柳浪、留丹點翠、象嶺雲飛、鶴鷺祥舞」十八處景觀。其中「蘇堤玩月」、「玉塔微瀾」和「留丹點翠」三處景觀在2006年惠州市民評選出的新惠州十景中,分別以得票數第一、第二、第六名入選。

泗洲塔

「蘇堤玩月」中的蘇堤位於平湖和豐湖之間,東起西湖的東大門,西至西山。堤中間築有呈拱形、下有五孔的西新橋。蘇堤和西新橋均為北宋年間由蘇軾帶頭捐資而修成,為蘇軾留在西湖的名跡之一。每至月明星稀的農曆月中,在蘇堤上賞月觀湖成為一道獨特的景觀,清朝文學家吳騫有詩題詠此景道:「茫茫水月漾湖天,人在蘇堤千頃邊,多少管窺誇見月,可知月在此間園」。

「玉塔微瀾」中的玉塔是指西湖西山上的泗洲塔,始建於唐中宗年間,明朝萬曆年間重建,塔身呈平面八角形,塔共七層,高為37.7米[6],為樓閣式佛塔。蘇軾稱其為大聖塔,並在《江月》一詩中留下了題詠此塔的名句:「一更山吐月,玉塔臥微瀾,正似西湖上,涌鑫門外看」。

「留丹點翠」的點翠是指點翠洲,是位於平湖上的一個小島。北宋惠州知州陳稱首先在此築孤嶼亭,明朝嘉靖年間改為點翠亭。辛亥革命爆發之後,為紀念惠州馬鞍之役的死難烈士,1913年在洲上建留丹亭,亭名取於文天祥的「留取丹心照汗青」之句。明朝有才女孔少娥作詩《游西湖》題詠此景道:「西湖西子兩相儔,湖面偏宜點翠洲,一段芳華描不就,月灣宛轉似眉頭」。

注釋[編輯]

  1. ^ 1.0 1.1 星火西湖不夜天》,南方網,2004,4,29。
  2. ^ 秦仲陽、王劍橋:《惠州120年來首次清洗西湖「腸胃」》,《廣州日報》,2003年1月7日。
  3. ^ 梁大和,《蘇東坡與惠州西湖》,惠州市政協網站,2004年3月11日。
  4. ^ 4.0 4.1 4.2 4.3 4.4 4.5 葉貸夫、葉警莎、李金濤:《惠州城市發展與西湖風景區建設的關係及相互作用》,《熱帶地理》,1989年3月。
  5. ^ 惠州市西湖風景名勝區美化工程 今明兩年擬投1.5億元實施,廣東省人民政府網站,2009年7月1日查閱
  6. ^ 湯士安:《景色旖旎的惠州西湖》,《今日科苑》,2004年12月。

參考資料[編輯]

菱湖
鱷湖
玉塔微瀾
留丹點翠
蘇堤玩月
  1. 秦仲陽、王劍橋:《惠州120年來首次清洗西湖「腸胃」》,《廣州日報》,2003年1月7日。
  2. 黃業進:《惠州西湖風景園林的藝術追尋》,《華南熱帶農業大學學報》,2005年9月。
  3. 湯岳輝:《東坡惠州兩相成——東坡寓惠文化及其現代利用》,《惠州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04年8月。
  4. 葉貸夫、葉警莎、李金濤:《惠州城市發展與西湖風景區建設的關係及相互作用》,《熱帶地理》,1989年3月。
  5. 梁大和,《蘇東坡與惠州西湖》,惠州市政協網站,2004年3月11日。
  6. 潭鎮、鍾萍、應文曄、劉正文、朱廣偉、王建軍:《惠州西湖底泥中氮磷特徵的初步研究》,《生態科學》,2005年11月。
  7. 應文曄、鍾萍、劉正文:《惠州西湖磷模型的初級研究》,《生態科學》,2005年11月。
  8. 市民最喜愛的新惠州十景揭曉》,《南方都市報》,2006年5月30日。
  9. 湯士安:《景色旖旎的惠州西湖》,《今日科苑》,2004年12月。
  10. 星火西湖不夜天》,南方網,2004,4,29。

參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維基共享資源中有關惠州西湖的多媒體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