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早春圖
藝術家 郭熙
年代 北宋神宗熙寧5年(1072年)
類型 水墨畫山水畫
大小 158.3 cm × 108.1 cm(62.3英寸 × 42.6英寸)
位置 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早春圖》是北宋畫家郭熙代表作,為雙拼水墨掛軸,縱158.3公分,橫108.1公分,繪於宋神宗熙寧5年(1072年),左方署款「早春,壬子年郭熙畫」,並鈐有「郭熙筆」長方朱印,現收藏於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

構圖[編輯]

《早春圖》採全景式構圖,上下留有天地,遠、中、近景則巧妙地布置於「十字形」架構內。

主山畫於中軸上方,山石先以圓筆勾勒輪廓,中鋒、側鋒並用,再於陰暗面以濕筆皴擦,層層淡墨反覆地渲染,強化量體感,這種技法俗稱「雲頭皴」、「卷雲皴」、「亂雲皴」或「鬼面皴」,能真實反映沉積岩地貌,也可使畫面產生如般變幻的戲劇效果,很適合描寫初乍暖還寒,淡冶如笑的山野景象。山腰部分則隱於煙嵐中,如臨深山幽壑,更顯主峰雄偉氣勢,是為「高遠」。

樹叢委以虛、實來營造前後距離,腰間右側的,此時環伺於水墨山水中,其下山澗瀑布流泉,與左側緩坡谷地融雪化成的涓涓源水,蜿蜒地流向前方的江灣,顯示水流綿長及山坳縱深。而中景左方是一片曠野河谷,虛渺的遠山咫尺千里,是為「平遠」,其間一行旅人正從曲澗棧道一端越過小橋,欲達彼岸。而觀畫者正是透過「S 形」山勢引導,將視線從後方的主峰、山嵐,中景的樓閣、流泉、行旅等,順勢牽引至近景,空間鋪陳手法,是為「深遠」。

幹長挺拔的大佇立岩盤上,佐以蟹爪為樹枝、梢末,而渾厚的「鬼面皴」大石雄踞中軸下方,有助於畫面重心的穩固。而時值日暮,右方的漁樵收拾起漁網、泊登岸,左岸手抱嬰孩的婦女及隨側稚童,也笑迎肩挑兩擔魚簍的漁夫歸來,鄰近搭建的房舍,則是一家人準備共進晚餐,享天倫樂的居所。

綜觀全幅,賦予觀賞者北方大山大水的真實感受,從而能引發可行、可望、可游、可居共鳴的樂趣。

現況[編輯]

《早春圖》最初應是懸於廳堂的屏風掛畫,即俗稱的「大中堂」,目前為國立故宮博物院收藏。此畫歷來被視為在氣勢上能與范寬谿山行旅圖》及李唐萬壑松風圖》相互媲美的全景式山水畫,被譽為臺北故宮「鎮院三寶」之一。

畫評[編輯]

  • 郭思:「《早春晚煙》,驕陽初蒸,晨光欲動,曉山如翠,曉煙交碧,乍合乍離,或聚或散,變態不定,飄搖繚繞於叢林溪谷之間,曾莫知其涯際也。」[2]
  • 郭思:「遠望之以取其勢,近看之以取其質,……春融洽,……春山淡冶而如笑,……畫見其大意,而不為刻畫之跡,則煙嵐之景象正矣。……風雨遠望可得,陰晴遠望可盡,……春山煙雲連綿人欣欣,……看此畫令人生此意,如真在此山中,此畫這景外意也。見青煙白道而思行,見平川落照而思望,見幽人山客而思居,見岩扃泉石而思遊。看此畫令人起此心,如將真即其處,此畫之意外妙也。」[3]
  • 宣和畫譜》:「長松巨木,回溪斷崖,岩岫巉絕,峰巒秀起,雲煙變滅,靄之間千態萬狀。」[4]
  • 曹昭:「郭熙山水其山聳拔盤迴,水源高遠,多鬼面石。亂雲鷹爪樹,松業攢針,雜葉夾筆,單筆相半,人物以尖筆帶點鑿,絕佳。」[5]
  • 清高宗乾隆:「樹纔發葉溪開凍,樓閣仙居最上層,不藉柳桃閒點綴,春山早見氣如蒸。」
  • 顧復:「《早春圖》雙軿絹大幅,人物生動,室居幽邃,至於峰嵐波流,林木草卉,無非早春二字寫照焉。此大圖中之傑作也,古印鈐角。」[6]

參考文獻[編輯]

  1. ^ 林柏亭 主編. 《大觀—北宋書畫特展》. 臺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 2006-12. ISBN 957-562-504-8. 
  2. ^ 北宋 郭思. 《林泉高致集·畫格拾遺》. 
  3. ^ 北宋 郭思. 《林泉高致集·山水訓》. 
  4. ^ 北宋《宣和畫譜·卷十一·山水二·郭熙》. 
  5. ^ 明朝 曹昭. 《格古要論·郭熙畫》. 
  6. ^ 清朝 顧復. 《平生壯觀·卷七》.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