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鬥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11世紀到20世紀的歐洲人有時會用決鬥解決爭執。雙方裝備的武器必須符合各自的「決鬥教條」。「決鬥」一詞有時也用來指戰鬥機之間的空戰,以及戰船之間的海戰(特別是在航海時代)。

中世紀決鬥往往被描寫得很浪漫。決鬥者往往借口保衛榮譽權(有時會為了微不足道的事情決鬥),或是為恢復其君主的名譽而提出決鬥。決鬥的目的一般不是為了獲得滿足,而是展示自己的騎士精神。

決鬥一般不充當判罪的依據,反之則為司法決鬥en:trial by combat)。19世紀初以後很多歐洲國家都立法禁止決鬥,但是決鬥並沒有因此終止,決鬥雙方——只要決鬥是公平的——一般也不會受到指控。只有紳士有榮譽權,因此只有紳士允許決鬥。如果紳士被地位較低的人冒犯了,他可以用笞杖短馬鞭鞭子進行懲罰,或者讓他的僕人代勞。決鬥現在已被廢止了。

規則[編輯]

早期的決鬥通常使用決鬥劍。18世紀後也經常使用決鬥手槍[1]富裕的貴族往往願意花大價錢購買決鬥手槍。

決鬥前的情形通常如下。一方被侮辱(可能是想象中的)之後,將會向另一方提出挑戰(「要求得到滿足」),[2]做法是做侮辱性的動作,例如把手套扔到對方面前。英語成語"throwing down the gauntlet"——「扔手套」就是提出挑戰的意思。成語的來源是中世紀的習俗:爵士被授予爵位的時候要被儀式性地扇一耳光,表示這是他最後一次「受冒犯而不以十倍報復」。[來源請求]。因此被手套扇耳光的人要麼接受挑戰,要麼承認受辱。不過和很多人認為的不同,用手套打臉不算是提出挑戰。提出挑戰後,雙方各指定一個「副手」,由他們決定無人打擾的「榮耀場所」。決鬥一般在黎明進行,其目的也是避免打擾。副手還負責檢查雙方的武器是大致等同的,並證明決鬥的公平性。

決鬥的終止方法有以下幾種,由挑戰者選擇:

  • 只要一方受傷——即使是小傷,決鬥就終止;
  • 一方受重傷而無法繼續決鬥時,決鬥終止;
  • 一方受致命傷後,決鬥終止;
  • 手槍決鬥中,雙方相對開槍。如果兩人都沒有命中,而挑戰者認為他已經「滿足」,則決鬥終止;否則反覆開槍,直到一方受傷或死亡為止。但開槍次數不能超過三次,否則會被認為是過於「野蠻」。實際這種情況很少見。
小說中Eugene OneginVladimir Lensky的手槍決鬥

在手槍決鬥中,決鬥者可以有意打偏,可能表示「不屑與之決鬥」。這種做法被1777年的決鬥法的第13條禁止,但還是存在不同的習俗。挑戰者可以在「滿足」後要求立即停止決鬥。當決鬥者無法繼續的時候,有時可由副手代勞——這種情況一般發生在技術要求較高的用劍的決鬥中。

手槍決鬥中,雙方各持上好膛的手槍,背對站立,向前走一定步數,最後轉身射擊。一般來說,侮辱越嚴重,走的步數越少。另一種做法是,由副手事先在地上用劍標出轉身的地方(稱作「points」)。一般在給出一個信號(例如扔手帕)之後雙方方可開火,以減少作弊的可能。另一種做法是雙方輪流射擊,被挑戰者在前。

決鬥經常因為無法就決鬥方法("methodus pugnandi")達成一致意見而被取消。在Dr. Richard Brocklesby的決鬥中,雙方不同意要走的步數;Mark Akenside和Ballow決鬥時,一者不願在上午決鬥,另一者則拒絕在下午決鬥。John Wilkes則對這些細枝末節不屑一顧。當Lord Talbot問他他們應當開火多少次的時候,他回答說:「悉聽尊便;在下已帶來了『一袋子彈和一瓶火藥』。」

歷史[編輯]

由侮辱和社會地位的原因引起的身體對抗(很自然地)可以追溯到史前的人屬生物;然而在西方社會,真正意義上的決鬥,卻是從中世紀司法決鬥以及更古老的、基督教時代前的維京時代en:Viking Age)的Holmganga等發展出來的。

著名的決鬥[編輯]

拒絕挑戰有時被認為是可恥的,而且經常會被處以罰金。名人受到挑戰的可能性比普通人大得多。

俄國詩人普希金在他的作品中描述了幾場決鬥,例如《葉甫蓋尼·奧涅金》中葉甫蓋尼·奧涅金與連斯基的決鬥,似乎是預言了自己的死亡。他本人在和喬治·丹特斯的決鬥中受了致命傷,後者據傳是他妻子的情人。事後,丹特斯被控在決鬥中作弊,但他還是娶了普希金妻子的姐姐,還當上了法國的大臣和參議院議員。決鬥事件是由一封匿名信煽動的。據說丹特斯與荷蘭大使的同性戀情引起了兩個同性戀王子的嫉恨,而匿名信就出自這兩人之手。[來源請求]

1598年,英格蘭劇作家本·瓊森在和一個名叫Gabriel Spenser的演員的決鬥中受了致命傷。1798年,HRH The Duke of York,雅號"The Grand Old Duke of York"在和Lieutenant-Colonel Charles Lennox的決鬥中被一顆子彈擦傷了頭髮。1840年,7th Earl of Cardigan,如今聲名狼藉的Charge of the Light Brigade的主管,在決鬥中打傷了一個名叫Captain Tuckett的英國軍官,但沒有致命。

有四位英國首相參加過決鬥:

1864年,時為New York Sunday Mercury的編輯的馬克·吐溫在朋友的慫恿下向當地另一位報社編輯提出了挑戰。他選擇了一個經驗豐富的副手。在決鬥前的練習時間,馬克·吐溫的助手又在對手面前成功地吹噓了作家的手槍技術,使得作家成功避免了一場決鬥,並且贏得了榮譽。[3] [4] [5]

美國最有名的決鬥當屬伯爾-漢密爾頓決鬥。著名聯邦黨人亞歷山大·漢密爾頓被時任美國副總統的阿龍·伯爾重傷,翌日身亡。而歷任美軍陸軍將軍、第七任美國總統的安德魯·傑克遜也以決鬥聞名。1806年5月30日他殺死了著名決鬥者Charles Dickinson,自己則留下了終生未愈的胸傷。據說他曾和一位律師決鬥,但雙方都未受傷;1803年差點和John Sevier決鬥;1813年他在邊境上和參議員Thomas Hart Benton發生了武力衝突,但不能算作是決鬥。

1832年5月30日,20歲的法國數學家埃瓦里斯特·伽羅瓦正是在他完成伽羅瓦理論的第二天的決鬥中負致命傷,次日死亡。[6]

加拿大的最後一起致命決鬥發生在1833年,是Robert Lyon挑戰John Wilson的一起手槍決鬥,起因是關於對當地的一個女老師的評價。Lyon被殺後Wilson和這位女老師結了婚。

英格蘭最後一起致命決鬥發生在1852年溫莎附近的Priest Hill

特殊的決鬥[編輯]

1808年,兩個法國人在巴黎上空進行了一場「氣球決鬥」。雙方都試圖把對方的氣球射穿;最後一個決鬥者被射中,和他的副手一併身亡。[7]

1843年,也就是35年後,兩個人用投擲檯球的方法進行決鬥。[7]

有的決鬥者會故意選擇奇怪的武器,例如榴彈炮長柄大錘en:sledgehammer),以及一堆豬糞,藉以表示對決鬥的蔑視。[7]

據說奧托·馮·俾斯麥曾挑戰過魯道夫·菲爾紹醫生。醫生選擇的武器是兩隻香腸,其中有一隻被接種了霍亂弧菌。俾斯麥當即取消了決鬥。[8]

單挑[編輯]

1593年1月18日,暹羅國王納黎萱戰象上刺死了緬甸王子帕瑪哈烏拔拉,這一天成為了泰國的建軍節。圖為位於泰國北欖府的塑像。

「單挑」(single combat)是在戰鬥中雙方各派一名戰士代表(en:champion)決鬥,其他人則在一旁觀看,直到決鬥結束。單挑一般發生在兩國中間地帶的戰鬥中。

在各時期、各地區的傳說和歷史中都有對單挑的描述。早期的有《聖經》中記載的大衛歌利亞的決鬥,以及《伊利亞特》中描述的墨涅拉俄斯帕里斯阿喀琉斯赫克托耳的決鬥。古羅馬時期的一對一決鬥在史書中也被多次提到:據蒂托·李維記載,前7世紀,Horatii打敗了Alba Longa的Curiatii,使得這一城市成為了羅馬的隸屬城市;Marcus Claudius Marcellus在前222年的Battle of Clastidium殺死了GaesataeViridomarus並繳其武器(spolia opima);前22年,Deldo的Marcus Licinius Crassus Dives則殺死了Bastarnae王並繳其武器。

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和《羅摩衍那》中也有對單挑的描述。《三國演義》中也常常出現雙方將領單挑的場面。

在著名的愛爾蘭神話en:Irish Mythologyen:The Cattle Raid of Cooley中,Ulster的戰士都受了詛咒而不能抵禦Queen Maeb的侵略軍——除了Cúchulainn。這位英雄進行了多次「單挑」,直到他的戰友們恢復正常。

各地區的決鬥[編輯]

德國、奧地利、瑞士[編輯]

一種叫做en:Mensur的傳統非致命決鬥在這些國家的學生中很流行,現在發展成為了en:Academic fencing。它不是為了「保衛榮譽」,對抗性也不強。它是:

一種傳統教育的手段,沒有贏家和輸家……不避免受傷,而是要求堅強地忍耐。

希臘[編輯]

19世紀愛奧尼亞群島的男人之間經常發生形式化的名譽之爭。但決鬥者是農民而不是貴族

使用的武器是刀子。「提出挑戰」的方法一般是在公共場合彼此進行性冒犯;決鬥以一方血流滿面終止,一般不會致命。贏家通常向對方身上吐口水,並用圍巾浸對方的血液,或者用圍巾擦乾自己的刀子。

贏家一般不會試圖逃避拘捕,通常會被處以短期拘留或者低額罰金。[9]

印度[編輯]

反對意見[編輯]

羅馬天主教會以及其他很多政治領袖,如蘇格蘭英格蘭的KingJames VI & I,指責歐洲歷史上的決鬥之風。也有權威人士默許決鬥,認為它可能是解決長期的家族和社會衝突的方法。

英國[編輯]

雖然19世紀初發生了不少著名決鬥,19世紀中葉時英國社會一般就不再贊成決鬥,此後就很少發生。

美國[編輯]

歷史[編輯]

美國18世紀之後就不再盛行決鬥。富蘭克林指責這一風氣是無用的暴力行為,華盛頓則在美國獨立戰爭時期鼓勵軍官拒絕決鬥,因為他認為軍官死於決鬥會對戰事造成負面影響。

19世紀末,合法的決鬥在世界上基本絕跡了。美國有些州沒有明文禁止決鬥,但在決鬥中擊傷對方者可能面臨人身傷害或者過失殺人的指控。具體內容,參見en:Duel#United_States

參考[編輯]

資料來源[編輯]

  • Baldick, Robert. The Duel: A History of Duelling. London: Chapman & Hall, 1965.
  • Cramer, Clayton. Concealed Weapon Laws of the Early Republic: Dueling, Southern Violence, and Moral Reform
  • Freeman, Joanne B. Affairs of Honor: National Politics in the New Republic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1; paperback ed., 2002)
  • Freeman, Joanne B. 「Dueling as Politics: Reinterpreting the Burr-Hamilton Duel.」 The William and Mary Quarterly, 3d series, 53 (April 1996): 289-318.
  • Frevert, Ute. "Men of Honour: A Social and Cultural History of the Duel." trans. Anthony Williams Cambridge: Polity Press, 1995.
  • Greenberg, Kenneth S. 「The Nose, the Lie, and the Duel in the Antebellum South.」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95 (February 1990): 57-73.
  • James Kelly. That Damn'd Thing Called Honour: Duelling in Ireland 1570-1860"(1995)
  • Kevin McAleer. Dueling: The Cult of Honor in Fin-de-Siecle Germany(1994)
  • Morgan, Cecilia. "'In Search of the Phantom Misnamed Honour': Duelling in Upper Canada." Canadian Historical Review 1995 76(4): 529-562.
  • Rorabaugh, W. J. 「The Political Duel in the Early Republic: Burr v. Hamilton.」 Journal of the Early Republic 15 (Spring 1995): 1-23.
  • Schwartz, Warren F., Keith Baxter and David Ryan. 「The Duel: Can these Gentlemen be Acting Efficiently?.」 The Journal of Legal Studies 13 (June 1984): 321-355.
  • Steward, Dick. Duels and the Roots of Violence in Missouri (2000),
  • Williams, Jack K. Dueling in the Old South: Vignettes of Social History (1980) (1999),
  • Wyatt-Brown, Bertram. Honor and Violence in the Old South(1986)
  • Wyatt-Brown, Bertram. Southern Honor: Ethics and Behavior in the Old South (1982),

流行讀物[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