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基因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漢字基因朱邦復提出的一套理論。漢字構造蘊含古人的概念認知,他認為可以整理歸納成概念分類和常識分類,以此深入探求漢字背後的精微意義;並且能應用於電腦系統,使電腦能夠有效地處理漢字。朱邦復等人並根據此理論創造出倉頡系統,由於技術特殊且功能強大,受到不少人關注;但由於朱邦復並非專業的文字學研究者,因此他的理論也受到一些人的質疑。

概述[編輯]

朱邦復認為漢字有六大要素和功能:字形字音字義字碼字序字辨,前三者為漢字本有,而後三者是在資訊時代為處理需要,必須發展、整理出來的要素。而對漢字進行分析,以得出基因的工作,即稱為「漢字基因工程」。

因子(要素) 
漢字的六個靜態屬性。
功能 
漢字的六個靜態屬性能發揮的動態效果。
基因 
即「基本因子」。六因子分析至不能再分割者,即為漢字在六種層次上的「基因」。
因子 功能 技術應用
字碼 用於漢字的編碼 使用倉頡檢字法可根據字形得出一個字的字碼
字序 用於漢字的檢索、排序 以倉頡碼為內碼。由於倉頡碼具有固定序列,可用作排序
字形 即漢字的形體,可被人類視覺感受 字形產生器可根據倉頡碼產生字形
字辨 感受漢字的形體而得知其含義的抽象、動態過程 倉頡系統可根據掃描的文字點陣圖,搜尋其中的倉頡字根,轉換成相應的倉頡碼
字音 即漢字的讀音,人類可發出和感受者 倉頡系統可根據倉頡碼推斷大致讀音,但因古今音變劇烈,須做較多例外處理
字義 即漢字可供人認知的意義 對漢字進行「概念分類」和定義,可供電腦的「理解系統」根據倉頡碼(內碼)理解字義,再加以組合,即可令電腦理解人類的自然語言與思想,甚至可和人類溝通。[1]

碼序形辨的分析方法,即是早期朱邦復開發倉頡輸入法的過程[2]。而關於字義的分析方法,朱邦復認為,透過人類感官,對事物作「絕對分類」(二分法),求出最小的概念象徵因子,即是字義基因;由於漢字是中文的最小組成因子,因此字義基因也是「中文概念基因」[3]

字易[編輯]

字易》是朱邦復根據漢字基因理論,和網友合作寫出的開放文學著作。他認為漢字由於合乎人類的思維原理,因此非常易學,其中也談及他認為的漢字的「正確學習方法」。

朱邦復認為,漢字的創造和其字義的由來,主要係「約定俗成」,即「視訊之圖形基因供約定,而由使用者是否易於接受為俗成」。由於人類的感官類似,因此對同樣的視覺圖像能產生類似的感受,此即「約定」。數千年以降,讀書人若能輕易接受、沿用,即為「俗成」。歷史上短暫出現的「死字」,皆係無法「俗成」而放棄者。

他分析了幾個巨大的漢字字集,認為其中約六、七千個常用漢字都是由這樣的「約定俗成」產生。這些字都有類似的組成邏輯,其中絕大多數可拆分為字首和字身,根據字首(常識分類)和字身(細部定義),就可以聯想推理出漢字所表達的「主觀思想概念」。而拆分到最後不能再拆的字形,即為最小的概念單位,也就是「漢字基因」中的「字義」因子。

據此,漢字學習極易,只要學習者掌握了正確的方法,對常識加以聯想,就可以「觸類旁通」而無須「強迫記憶」。而所謂「正確」,即符合「約定俗成之規律」,並且能正確解釋古今用法的字義。

要正確地學習漢字,應先習會獨體字(含字首及字身),次學組合字。此兩者總共約七百餘字,卻可組合常用之六、七千字。也就是說,只要熟識了七百個字形,即可掌握常用漢字八成的認知。

但同時他也發現,六萬字的字集中,仍有約九成的漢字無法用漢字基因理論解釋,這些字大部份是名稱用字,是「純粹的形聲字」,這種字的創造與理解無干,只能視為一個符號,自然也無法用漢字基因理論解釋;其他如「古用字」、「異體字」、「錯訛字」亦同[4]。學習這類「符號」的唯一方法是死記硬背,就像大部分無法拆解的英文單字一樣。

字義解釋[編輯]

這本書除理論以外,並以常見的字身為綱,用統一的方式解釋許多類似字的字義,例如:

  生   指事,會意-甲骨文
      草木長出,活著,起始,不熟。人稱。

    與〔日〕組合為〔星〕
      日所生者,萬物之精也,在夜空為發光的天體。
    與〔金〕組合為〔鉎〕
      金所生,鐵衣,鏽也。
    與〔水〕組合為〔泩〕
      水生,水漲也。
    與〔竹〕組合為〔笙〕
      竹生,管可生音的吹奏樂器。
    與〔心〕組合為〔性〕
      人所認知之起始,事物之本質。
    與〔女〕組合為〔姓〕
      古代從母稱姓,從男稱氏,家族的代表也。
    與〔貝〕組合為〔貹〕
      財生,財富也。
    與〔生〕組合為〔甡〕
      生之再生,眾多狀。
    與〔牛〕組合為〔牲〕
      牛之生,家中生養的動物。
    與〔更〕組合為〔甦〕
      再生,死而復活。
    與〔文厂〕組合為〔產〕
      因文明而生、有價值之物品﹔製造,出生。

朱邦復認為很多當今所謂的形聲字,其「聲部」亦代表了一定的概念,因此實際上是「形意字」(形聲兼會意字),並據此解釋字義,與北宋王聖美右文說主張相同。

漢字基因字典[編輯]

漢字基因字典[5]朱邦復漢字基因理論編纂的一部字典,特點是以漢字字首字身解釋字義,去除後來的「錯訛字義」,達到「正本溯源」的目的。

他認為,漢字是世界獨有的概念文字,其中蘊涵的微言大義,是古人思維的結晶,數千年來行文乃至思考的根本,因此古文能夠言簡意賅,含意深遠。但由於白話文運動鼓吹以「」取代「」,現在的辭典僅解釋詞義而不談及該詞義的由來;而現代的字典則多以詞為基準,將漢字分成一條一條解釋,違反漢字本質,令漢字看似費解且難以學習。漢字「本義」被人忘卻,現代人中文水平低落,正因不能辨明字義所致。為了揭示字義,消除現今辭典的弊病,故此編寫這部字典。[6]

這部字典僅取漢字的「本義」,參照《康熙字典》和《形音義綜合大字典》,並根據漢字基因理論,把組合字分為字首字身解釋,字首為常識分類,字身為細部定義。從字首字身的「體用」關係聯想來說明字義。再按「體用因果」組合為,均以漢字的本義解釋。如此每個字、詞不再是一條一條獨立的解釋,而是由一個簡短的概念延伸、演化而來,有源有本。

這樣的編寫方式是因每個漢字都表示一概念,則是把概念加以組合聯想而來。以字首字身解釋漢字本義,能加深了解其中的概念,闡明漢字的微言大義。也說明只需明瞭字首字身和組合規律,就能掌握漢字理解的要訣,證明漢字的合理易學,是簡化字和其他文字所比不上的。

漢字排序採用第五代倉頡碼,是漢字基因中的「字序」因子。

這部字典由朱邦復獨力編寫,尚未出版。他把初稿放在其網站作參考用,收六千多字。[7]

字例[編輯]

<闌>
連
@【連】 (倉)卜交方交 ㄌㄧㄢˊ Lianˊ
字首〔辵〕:(用)乍行乍止,行為。
字身〔車〕:(體)有輪子的交通工具。
會意,形聲-金文
(體)道上之車,一輛接著一輛,陸軍的編制。
(用)相互接續。
組合字:鏈槤漣褳慩嗹蓮轋璉鰱蹥翴縺僆摙謰
(體):連長:一連之長,軍隊編制。
(用):連日:日子相接。
   連鎖:鎖相接。
   連枝:枝相接。
   連營:營相接。
   連城:城相接。
   連載:接續登載。
   連襟:接續衣襟,指姐妹之夫。
   連袂:接續衣袂,同行。
   連理:接續之理,指夫婦相愛。
   連環:環相接。
   連任:任相接。
   連合:接合。
   連坐:接坐,指有罪同坐。
   連忙:忙接忙。
   連手:手接手。
   連綴:接綴。
   連結:接結。
   連綿:接如棉。
   連線:相互接線。
   連絡:相互聯絡。
   連姻:相互聯姻。
   連署:接續署。

對漢字基因字典的批評[編輯]

由於朱邦復不是專業的語文研究者,有人認為他提出的「漢字基因」理論只是「拆字」,不是「釋字」。其中有些內容符合漢字學的原理,但有更多不符合漢語的發展和規律。因此運用朱邦復的「漢字基因字典」必須十分謹慎,閱讀常帶批判角度,用以啟發思考不妨,但是不能作為教學和研究的基礎。

其中,「漢字基因字典」的一大特色是把大多數的漢字視作表意字,即象形、指事或會意,特別是把很多簡單形聲字都看成會意。有人認為,這樣「把漢字看成與詞彙無關的直接表達概念的符號」,是完全錯誤的漢字觀念,是一種附會和嚮壁虛構。[8]

倉頡碼的應用[編輯]

儘管倉頡碼並不見得受到漢字研究學者的全面接受,但是在實務上卻足以作為漢字字形辨識的基礎。將漢字拆解為字首與字身,或者進一步將字身細分為次字首和次字身。可以將漢字分解為基本的成分,作為計算機軟體分析漢字的相似度的基礎[9][10],並且建立有用的漢字學習軟件的基礎[11]

倉頡系統[編輯]

倉頡系統朱邦復先生及沈紅蓮女士根據「漢字基因」理論設計的電腦系統,目的是解決漢字在數位化、資訊化上的一切困難,如缺字、編碼、儲存、排序、輸入。

將其進一步發展,倉頡系統還可做到漢字理解(理解系統),以及將文字轉為動畫(圖文系統)等功能。

註釋[編輯]

  1. ^ 朱邦復認為,輸入一段文句,令電腦解釋、輸出。如果輸出的結果符合人類的認知,即是「理解」,是「人工智能」的表現。
  2. ^ 參考《第五代倉頡輸入法手冊》,朱邦復、沈紅蓮著,博碩文化出版,2006年10月初版,ISBN 957-527-952-2。(線上版)。
  3. ^ 漢字基因十節課(一)
  4. ^ 漢字基因十節課(二)
  5. ^ 漢字基因字典(正體中文)
  6. ^ 漢字基因十節課(九)
  7. ^ 朱邦復工作室留言問答(正體中文),第3438、5173、6014等篇。
  8. ^ http://web.hku.hk/~jwilam/chinese/chubf.htm (繁體中文)
  9. ^ 上海交通大學漢字編碼組. 上海漢語拼音文字研究組, 編 (編). 漢字信息字典. 北京市科學出版社. 1988. 
  10. ^ 宋柔,林民,葛詩利。. 漢字字形計算及其在校對系統中的應用. 小型微型計算機系統. 2008, 第29卷 (第10期): 第1964至1968頁. 
  11. ^ Chao-Lin Liu(劉昭麟), Min-Hua Lai(賴敏華), Kan-Wen Tien(田侃文), Yi-Hsuan Chuang(莊怡軒), Shih-Hung Wu(吳世弘), and Chia-Ying Lee(李佳穎). Visually and phonologically similar characters in incorrect Chinese words: Analyses, identification, and applications.. ACM Transactions on Asian Language Information Processing (USA: 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 2011-06, 10 (2): 1–39. doi:10.1145/1967293.1967297 (英文). 

參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介紹及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