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書妙探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靈書妙探
250px
別名 Castle
類型
原創 Andrew W. Marlowe
主演
國家/地區 United States
語言 English
季數 6
集數 127 (每集列表
每集長度 43 minutes
作曲 Robert Duncan
製作
執行製作
編審
外景
機位 Multi-camera
製作公司
播映
首播頻道 ABC
圖像制式 480i (SDTV)
1080i (HDTV)
播出日期 2009年3月9日  (2009-03-09)-present
外部連結
官方網站

賈神探》(英語Castle)是一部美國電視連續劇,由奈森·菲利安斯坦娜·卡蒂克主演。此系列第一季於2009年3月9日在ABC電視台首播,持續至今,已播出6季。

簡介[編輯]

Richard Castle是一名著名的暢銷犯罪小說家。紐約發生了兩宗命案,刑警Kate Beckett發現作案手法與Castle的小說描述情景相同。於是她邀請Castle協助調查。Castle得知後感興趣,於是他透過與紐約市長的關係,加入Kate的命案調查中。Castle決定以Kate作為他下一本書系列女主角「Nikki Heat」的人物原形。

人物簡介[編輯]

角色原名 演員 香港譯名 簡介 香港配音
Richard Castle 內森·菲利安 賈榮卓 男主角,暢銷推理小說作家 潘文柏
Kate Beckett 斯坦娜·卡蒂克 白紀婷 女主角,紐約警局警探,凶殺案組長 許盈
Kevin Ryan Seamus Dever 韋家文 紐約警局警探,凶殺案組員 伍博民張方正
Javier Esposito Jon Huertas 魏夏飛 紐約警局警探,凶殺案組員 劉奕希
Roy Montgomery Ruben Santiago-Hudson 蒙偉 紐約警局警長 (第1季 - 第3季) 梁志達李錦綸
Victoria Gates Penny Johnson 紀慧莉 紐約警局警長 (第4季 - ) 陸惠玲
Lanie Parish Tamala Jones 柏蓮妮 法醫,Javier的情人 林芷筠
Sidney Perlmutter Arye Gross 裴醫生 法醫 林國雄
Alexis Castle 莫莉·奎恩 賈雅麗 Castle女兒,好學生 黃紫嫻羅杏芝
Martha Rodgers Susan Sullivan 羅曼華 Castle母親,演員 袁淑珍蔡惠萍

分集簡介[編輯]

第一季 Season One[編輯]

第一集[編輯]

卡索(Castle)的Storm系列最後一本書Storm Fall發布會,他的出版商是卡塞爾的前妻(第二任)。Storm系列的主角Derrick Storm在槍殺中死亡,也因此結束了該系列。因為兩起與卡塞爾小說極其相似的凶殺案,貝克特(Beckett)警探請卡塞爾回警局協助調查。破案後,卡塞爾顯然對貝克特產生了興趣,並想以她為角色原型寫新書Nikki Heat,他通過市長的關係和政府簽訂了棄權書,近距離接觸貝克特的工作來做新書的研究。

人物 簡介
Alison Tisdale 第一名被害人,Kyle的社工,地產大亨的女兒【死狀】:花葬 Flowers for ur grave
Marvin Fisk 第二名被害人,律師 【死狀】:平靜地獄 Hell hath to fury
Kendra Pitney 第三名被害人 【死狀】:舞會皇后之死 Death of a queen
Kyle Cabot 首位嫌疑人,患有廣泛性發育障礙,有妄想症病史
Jonathan Tisdale 地產巨頭,罹患癌症,時日無多
Harrison Tisdale 兇手,Jon的兒子

【案件追蹤】

三起犯罪現場都未留下任何兇手印跡,根據兇案特徵,初步判斷,兇手是患有精神病的低智商罪犯。後接到帶有Kyle Cabot的指紋的崇拜信,以為他是兇手。後在Kyle家找到與兇案相關的證據,把他拘捕。

但因為破案得太簡單以及兇案中一些細節與書中不同(律師因被塑料袋悶死,但實際是被領帶勒死;Kendra的禮服應該是藍色,而不是黃色),卡塞爾開始懷疑Kyle是被兇手陷害。貝克特受到啟發,繼續調查案件。

Alison是Kyle的社工,介紹他到一家餐館中工作。律師和第三名被害人都是在餐館中認識的,但從便利作案升級到熟悉的人身上作案再到便利作案的邏輯不通,讓貝克特更加懷疑。大家還是懷疑兇手是想殺Alison,然後用其他兩起案件混淆視聽。他通過Alison了解Kyle,從而布置現場,所以大家開始從Alison家人那兒獲取更多線索。經過調查,大家發現A爸爸已經患有絕症,而他兒子是A死的最大受益者。而在偵訊Harry的過程中,貝內特發現他對三起案件的發生時間十分熟悉,並且都準備好了不在場證明,開始認為他是真正的兇手。

因嫉妒父親對姐姐的愛,以及自己經營的公司嚴重虧損,Harry動了殺機。他先用自己的護照出境,用第二本護照回來犯案再出境,再用原護照入境,從而偽造不在場證明。

【本集科普】

  • 精神病兇手通常試圖聯繫他着迷的事物。Killers attempt to contact the subject of their obsession.
  • 廣泛性發育障礙Pervasive developmental disorder的症狀之一是有對某一物體表現特別的執着。
  • 破兇案通常思路:有一個被害人,你會去尋找動機;有兩個被害人,你會尋找他們之間的關係;有三個被害人,你會去找心理有問題的連環殺手。

第二集[編輯]

人物 簡介
Mrs. Rosenberg 發現屍體者
Sara Manning 被害人,帶孩子的保姆, 和Mr.H.有私情 【死狀】被塞在洗衣機里
the Petersons Sara僱主
Justin Peterson Sara帶的孩子
Brent Sara前男友,原嫌疑人
Baca Harris Chloe帶的孩子
Mr. Harris Chloe僱主,和Sara有私情
Chloe Richardson 兇手,Sara朋友,帶孩子的保姆,和Mr. Harrison有私情

【案件追蹤】 布蘭特頻繁撥打Sara電話,而Sara都移到語音信箱,警局把他列為疑犯,請他協助調查。一個月前,Sara因為其他男人和他提出分手。他因為不在場證明被排除嫌疑。並且他告訴貝內特,他是通過Sara好友Chloe找到Sara的。貝內特又去調查Chloe。

Peterson一家陸續被懷疑。P家有個規定,因工作原因每隔一天,P先生或P太太會回家帶孩子。Sara在每次P先生回家的晚上都晚下班,Chloe猜測他和和Sara有私情,被懷疑,後證實他是和同事有私情,每次都晚回去,所以Sara在這些天都會晚回去。P太太之前的不在場證明被推翻,貝內特再次去詢問。P太太后承認當時是去律師事務所和律師討論離婚的事情,因為她幾個星期前知道了P先生有外遇的事情。而P先生並不知道P太太已經知道這些並準備離婚,所以她當時撒了謊。線索又斷了。

卡塞爾發現電梯監控的時差,因此發現Sara第二次是從15樓下去的。Mr. Harrison被發現和Chloe有私情,但因為時間不匹配,也被排除嫌疑。為了進一步證實H的話,警局調看了Chloe上樓的視頻,但發現她沒有帶着Baca,因此起了疑心。

後證實Chloe是兇手。她因為知道了Sara和H先生的私情,嫉妒並質問Sara,並誤殺了她。被發現時,她很痛苦,在用刀割自己的大腿。貝克特勸下她,把她抓了起來。

第三集[編輯]

人物 簡介
*Redding高中 學生都是有錢人的孩子,卡塞爾母校之一
Donny Kendall 被害人,Redding高中的高三學生 【死狀】被棄在中央公園的船上
Mr. Kendall 被害人父親,雷曼公司股東,因破產而搬家
Mrs. Falcigno 案發當日聽到槍聲的報警人
Mr. Scoville 毒販,6人的毒品頭頭
Max Heller 誤殺被害人者,後也遇害
Amanda Donny前女友,現為Brandon女友
Spencer 買子彈和擁有槍的人,當時他們在他的別墅射罐子
Romy Lee 團隊推出來做假證的人,在貝的再次詢問下說了當天的事情經過
Brandon 兇手,處心積慮殺了Donny,只為真正擁有Amanda

【案件追蹤】

警探在中央公園長椅邊找到血跡,確認該地是第一案發現場。那裡恰是毒品通常交易的地方。以此追蹤到毒販S,S說他當時是在賣毒品給被害人和他的朋友,與五人之前的證詞不一致。活着的5人證實此事,並指證毒販S殺了被害人。他們說Romy當時離毒販最近,貝克特讓Romy指證毒販,她指出了毒販S。

因為卡塞爾受女兒啟發,想到被害人朋友不會因為拿不出幾百元錢而眼睜睜看着被害人被殺,因此推測他們是在保護團隊中的某人,是朋友之一開槍打死了被害人。貝克特再次詢問毒販,他承認他是那幾個小孩的毒販頭頭,專門給他們供貨。

貝克特再次問Romy,Romy承認那是場意外。他們當時在玩射擊的遊戲,但誰都不知道槍裡面有子彈。Spencer買的子彈,Max槍殺了被害人。後來在公園發現Max「自殺」。

後來卡塞爾覺得真正的殺手應冷酷,不會因為內疚而自殺,更不會內疚回去搬運棄屍,因此Max不像是真正兇手。法醫證實Max是他殺,這更確定了兇手另有其人。

貝克特詢問買子彈的S,他說M死的當晚,他和B在世紀俱樂部。貝克特找到B,B告訴貝R的父親是電腦高手,讓六人的文件實時藍牙共享,事情發生後為了保護M,所有人刪了視頻,但他為保險起見保留了視頻,證實確實是M槍殺了D。

A拍攝了該視頻。貝和卡得知她是D前女友,現在和B在一起,且是B讓D錄像的。他們開始懷疑B。藍牙的數碼指紋顯示,M遇害當天有B和M連接過,顯示當晚B有出現在M附近。通話記錄顯示他們當晚碰頭,M質問B,最終被他殺害。在卡塞爾的「循循善誘」下,B做了「不利於己的供認」(admission against interest),也就是變相認罪。

【本集科普】

  • 維京人(The Vikings)相信,如果想死後進入英靈殿(Valhalla),就需要一艘船、一個陪葬的女人和一批好馬作為祭品。
  • 第三次被控重罪者,會被判無期徒刑。

第四集[編輯]

人物 簡介
Jeff Horn 48歲,市議會議員。遭到槍殺。
Laurie Horn JH之妻,家境富有。
Frank Nesbit JH之競選經理人。
Jason Bollinger JH競選政敵。
Clarin Creason 酒店和俱樂部大亨,因財路被阻而寄黑函恐嚇JH。
Bruce Kirby 私家偵探,有多項前科,握有JH嫖妓照片而勒索JH。
Tiffany 妓女,JH外遇對象。

【案件追蹤】

兩名民眾在路上撿毛毯回去竟發現其內裹著一具屍體,正當探長想進一步追查死者身分,Castle認出被害者是市議會議員JH。JH之妻JF稱最後一次聯繫是昨晚11點通過電話,並提到JH的競選經理,FN。詢問FN後得到兩名嫌疑犯,一是JH的競選政敵,JB;另一個是一酒店俱樂部大亨CC,因財路被阻而寄黑函給JH,在案發當時無不在場證明,且酒店中使用的毛毯和裹屍體的毯子相同。審問CC時其供稱早透過JB就知道JH會敗選,因為JB找了私家偵探BK查出宣稱愛家愛妻的好男人JH長期外遇招妓。Castle找到妓女Tiffany並得知有人利用不雅照片在勒索JH,探長推論是JH想下手為強但反遭害,懷疑回擁有照片的JB身上。但JB堅決否認,並告知JB之妻LH將代夫參選,此時不雅照片的出現只會增加民眾的同情心。

探長又從競選資金帳目查出是擁有照片的私家偵探BK勒索被害人25萬美元,並發現BK有多項前科和擁有殺害被害人的同款槍枝。但JB在預約交錢那晚未現身。探長提出兩個疑問:1. 這麼大筆錢從何而來? 2. 在案發現場不翼而飛的錢在哪? 後Castle從女兒得到出事會向親人要錢的靈感,並發現被害者妻子很有錢。詢問時妻子承認知道外遇但仍不知錢去向及案發狀況,被探長戳破謊言,因早申請搜索令在妻子家中搜到25萬美元。妻子終於坦承是共謀,打電話引誘被害人到錯誤交易地點,交由畏懼政治生涯結束的真兇,FN,痛下殺手,並撿寄黑函CC酒店的毯子裹屍來混淆辦案。

第五集[編輯]

人物 簡介
Melanie Kavanaugh 34歲,頭部遭到鈍器重擊而死。有藏匿毒品和吸毒前科。失蹤五年,死後24小時內被冷凍。
Samuel Kavanaugh MK的先生,一年前在雜貨店外中兩槍身亡。
Mr. and Mrs. Davidson MK之父母。對五年前的失蹤調查不滿。
Sloan detective 五年前調查MK失蹤一案。認為MK投奔吸毒嗑藥前男友。
Charles Wyler SK的好友,提供MK前男友訊息給警察。
Albert Bolland 運屍的黃色凹痕卡車的擁有者。
Kevin Henson MK前男友,有吸毒前科。
Elizabeth Forte SK外遇對象,在銀行工作。
Detective Ragelin 多年前告訴探長母親死訊的警官。
Johanna Beckett 探長母親,死於多年,被歸為幫派火拚結案。

【案件追蹤】

一結凍的女屍在建築工地被發現,經過指紋比對確認死者是34歲的MK,檔案中記載其丈夫SK說MK曾三次不告出走後又返家,所以這次MK離家後丈夫隔了一天才報案。探長和Castle即前去找SK,卻被告知SK在一年前已被謀殺。兩人前往白平原找被MK父母(Davidson夫妻)和撫養的兩個小孩,MK父母對五年前偵辦失蹤案的Sloan警官有所不滿。在和堅信MK只是失蹤而草率辦案,卻被探長告知那時MK已死亡的警官交談過後,探長表示最厭惡這種思想僵化而讓兇手逃逸的人;Castle反問她父親是否也是被如此對待,原來是因為注意到探長左手上的手錶應該是其父親的。

負責調查現場的警察找到一名目擊者,是夜晚在此徘徊的流浪漢。說有一個強壯大漢拿著一個大包從一輛凹痕的黃色卡車下來,而也查到卡車的擁有者是AB。AB一下子就被套話承認棄屍,但他只承認在積欠儲藏庫租金的房內找到冰櫃以及冰櫃內的女屍。

探長和Castle找到SK的好友CW發現其提供給S警官的證詞是SK告訴他的,並認為MK出事和MK前男友KH脫不了關係。探長他們也發現KH因吸毒進勒戒所的時間,剛好就是儲藏庫停止付款,以及SK遭到槍殺之際。他們在勒戒所找上了KH,但KH說是MK發現丈夫外遇,想要取得孩子監護權並且逃跑。

探長和Castle再次找上了SK的好友,得知SK的外遇對象是同在銀行服務的EF。EF供出切斷短短六個月外遇的主因是因為SK開始問她假如他妻子不在會如何。斷絕關係後EF即調往另一家分行。此時探長陷入了思考的死胡同,不得已向Castle求助。Castle建議探長想像自己就是兇手,以便了解兇手的思緒。

兩人回到SK和MK的公寓不顧現有房客的訝異開始模擬案發當時。他們發現SK可能在殺了MK之後將屍體藏在冷藏櫃後,夥同他最好的朋友CW將冷藏櫃運出去,存放在儲藏庫中。但CW不想一輩子付儲藏庫租金,所以整件事情曝露出來。同時藉由鄰居奶奶的供詞,他們認為警官知道所有的事;但後來發現,是MK的父親假冒警察前去詢問的。探長再次拜訪並帶走MK父親,但其不承認犯下謀殺。之後探長也向Castle說明腕上的手錶和金項鍊的故事:多年前她們一家相約晚餐但母親沒出現,回到家時一警官(Raglin)告知她們發現母親的屍體。母親的離開對探長父親打擊很大,直到五年前才清醒。當晚Castle即開始調查探長母親的案件。


第六集[編輯]

人物 簡介
Jamal Buonsi 第一名死者,遭多處刺傷,非裔美籍奈及利亞人,NYU學生。
Darcy Cho 第二名死者,遭多處刺傷,是一名處理移民的律師。
Jill Button DC最好的朋友。
Azi JB的朋友,在床下找到和案發現場相同的東西,父親為牧師。
Charles Oni 移民們的老闆,供予移民們工作以及住所,聲稱JB竊取財物,並向Azi詢問請神的辦法。製作假護照。
Mukhtar Baylor 兇暴殘忍,在美國境內販藥和女人。在CO店內畫上死亡記號的人。極欲讓快被判死的哥哥逃來美國。
Diana Edeards 購買可能有偽造護照的假貨包。幸運躲過一劫

【案件追蹤】

死者是一20歲出頭的非裔美籍男性,多處刺傷,現場看起來像是儀式殺人。Castle在案發現場自白和第一任前妻(Alexis的母親)上床被探長罵後發揮他原有的專長,從死者口中的袋子推斷是非洲西部盛行的伏都教(Vodun)儀式。Castle之友,極為了解此教的Michelle,認為案發現場的儀式是為了尋找被害者的失物;她也提出此宗教是和平寧靜的,兇手應該是極度渴望被害者的某件物品因而下毒手,未找到絕不善罷甘休。這時,第二名被害者DC出現。嘴中依舊含有代表聖靈的錢幣,Castle推斷兇手尚未找到他想要的物件。第一任前妻在此時用彆腳的藉口帶走在學校準備考試的Alexis。

探長和Castle經由移民局資料確認第一名死者為JB,並從其之前居住家庭中得到他現居住址,兩人前往頂樓發現一群非法移民以及同案發現場的白蠟燭和紅色毯子。擁有者Azi供出CO,CO斷言JB竊取他的物品並向父親為牧師的Azi詢問請神的辦法。詢問完Castle的第一任前妻帶著女兒出現,對探長示威一番後認出第二名被害者DC的包包是假貨,而購買包包的地方可能就是CO的店,這也是兩名死者之間的關聯。

探長和Castle以及兩名警官前往查店,發現CO店內和DC相同款式的包包全被割破,且地板上被畫上死亡的標記。而對面的可能錄到關鍵線索的攝影帶也在昨天被人買走,不過同時也錄到了買者的長相;此時警官接到電話,稱在移民局逮捕了化名後要飛回奈及利亞的CO。CO要求保護後供出MB。原來是CO製作假護照讓MB即將面臨死刑的哥哥偷渡來美國,假護照藏在被JB賣掉的假貨包內,於是MB開始追殺買假貨包的人。

警探、警察和Castle前往逮人,但無奈被MB逃掉。從MB的住所中找回了關劍現所的錄影帶,查出除了DC外,DE也買了可能藏有假護照的假貨包。警探和Castle找到了DE和假貨包內的偽造護照,隨即和前來的MB發生槍戰。趁Castle利用香檳引開MB注意力之際,警探開槍射傷逮捕了MB。


第七集[編輯]

人物 簡介
Susan Delgado 死者,遭分屍塞入保險櫃,珠寶及左手無名指連同婚戒不翼而飛;丈夫幾年前過世。
Joanne Delgado 死者的女兒。
Nelson & Jenny Bruno 被搶劫時先生不願意打開保險箱,太太的胳膊被歹徒扭斷。
Richard & Julie Pastory 和Caslin一家認識,珠寶受搶。
Bob & Linda Caslin 被五花大綁痛揍一頓後,搶走價值175000美元的珠寶。
Evan Mitchell 有暴力前科,為萬用鑰匙專家,名門之後。
Powell Castle的死對頭,在書"風暴崛起"中珠寶大盜Bentely silver的一角即是完全參照此人;Castle甚至還在書後感謝他。
Anne Greene 大都會美國舞蹈團(M.A.D.T)的董事。
Rachel Anne 宴會創意總監,給Castle兩張捐贈晚會的票。
Paul Reynolds RA的男朋友,是Castle的書迷。又名Chad Nellis,有偽造支票、盜用公款和大宗竊盜等多項前科。

【案件追蹤】

一名婦人被發現經分屍後塞在保險櫃內,這已經是這幾個月來發生的第四起強盜殺人案,且歹徒手段越來越兇殘。初步調查,四個家庭的保險箱樣式很像且皆藏有高額珠寶,Castle和探長等人懷疑兇手認識甚至了解這些被害者,但死者Susan Delgado一家似乎和其他人不相識。警方在SD家門鎖前發現鐵屑,推斷歹徒使用萬用鑰匙,旋即找到萬用鑰匙專家且有報力前科的EM,也找到了一把序號被磨掉的槍枝,然而此槍和射殺SD的彈道不符。Castle在探長挑釁似的打賭開槍打中最中間的靶心,得到失竊珠寶的影本回家找尋靈感,此時Castle母親提起了被Castle完全參照書寫成書<風暴崛起>中珠寶大盜一角的P。在Castle前往拜訪並在各式各樣骨董珠寶前流連欣賞時,突然重重的挨了一拳。P出現了並詳細查看了Castle帶來失竊珠寶的複本,兩人決定前往命案現場。在P講述他們竊盜這行的習慣同時,探長突然出現了。

兩人回到警局,Castle提出想見單獨EM,兩人談話同時發現EM也是Castle的書迷,於是Castle成功套話出搶劫殺人幫的頭子前幾個月在酒吧招人入夥,還提到這幫人在內部有眼線。EM也將萬用鑰匙交給這些人,並提供頭子詳盡的情報給Castle。經由這些資訊,探長等人找上了四個受害者家庭皆出席的活動--大都會美國舞蹈團(M.A.D.T),但和Castle調情的董事AG拒絕給探長捐款人和僱員的資料。然而Castle弄到兩張MADT舉辦募捐的票,並邀請探長一同參加。在探長煩惱沒像樣的舞會穿著時,Castle送來一件禮服。

毫無心機的探長將宴會地點告訴Castle的母親。在會場外戒備的警員們沒找到同畫上的嫌疑犯,而場內Castle卻開始懷疑起對他身家調查的RA。宴會上Castle碰上P和AG,此時,Castle的母親突然出現,並把兒子的出版書和一夜陪同權進行捐贈喊價,原來這是P小小的報復。當Castle困窘求助於探長出價被拒後,他們發現RA的男友PR正用手機拍攝現場參加者配帶的珠寶。

PR坦承自己是在監獄認識搶劫殺人幫的頭子,因當時在監獄受他關照,出獄後頭子找上門來索取慈善捐贈人檔案。並揚言若PR退出要對他及女友不利。探長及警員們照著PR的供詞前去搜索,犯人在逃跑時被Castle纏住後被逮捕。


第八集[編輯]

人物 簡介
Allison Goldman 三個月大時即過世,遭CD冒名。
Cynthia Dern 死者,遭鈍器敲昏溺斃於裝滿機油的浴缸。她假冒為AG,實則為一名逃犯,在1989炸了一艘油輪。
Michael Goldman 死者的先生。
Lee Wax 真實案件小說家,正在幫CD寫回憶錄。
Jared Swanstorm 1989年油輪爆炸案製作炸彈者。後被FBI逮捕,判刑15年。
Susan Mailer 和CD一同上油輪裝置炸彈,和CD爭吵而獨自去拆除炸彈卻被炸傷。改名為Mary Wright。
Sam Pike 油輪船長,返回油輪時被炸傷癱瘓。
Adam Pike 船長之子。

【案件追蹤】

一女屍泡在浴缸滿池的機油內。探長藉由妻子徹夜未歸報案的丈夫MG確認死者為AG,也查到家住城外的AG謊稱在城內的Lehane服飾店內兼職。正當Castle和其他員警推斷這和婚外情有關時,MG來訪並附上保險公司寄來的證明:證明AG在1963年就去逝了。警方藉著AG的電子信箱找到了身為真實案件寫作小說家的LW,驚訝的發現她是女的,且滿地看起來像跟蹤的照片是因為LW正在幫AG--一個逃犯,真名為CD--寫回憶錄。

LW提到,原來CD因抗議環保問題,在1989年夥同JS和SM去空無一人的油輪上安裝炸彈,此時船長SP返回,但不肯罷手的SM獨自前往安裝炸彈,爆炸後船長被炸成癱瘓,而SM本人送命。CD想在自首前出版回憶錄,除了拿到錢外,另一方面也可以獲得陪審團的同情。

探長和Castle隨後調查了炸彈案的受害者SP和AP父子,以及可能是由於CD去告密而坐牢的JS,卻發現後者深感懺悔且不恨CD,然而CD對JS的說詞和CD告訴LW的不同。此時又發現AP的不在場證明是假的。AP承認當時自己在案發現場,他想告訴CD每個月送錢給他們家並不是贖罪的方式。但有個女人早一步去敲CD的門。

探長和Castle又轉回調查LW,然而LW不但有不在場證明,且告訴他們CD並未提到送錢這件事。這和為了博取同情而出版回憶錄的目的不符,於是Castle懷疑給AP家的錢並不是CD所送。在打牌時,Castle、探長、市長和法官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案情,提到船長上油輪時聽見兩個女生在吵架。Castle揣測或許實情剛好相反:是SM聽到人聲想放棄,因此準備拆除炸彈卻被炸;而CD則是跑去躲起來。為了證實假設為真,藉由每個月寄給船長家錢信封上的地址,兩人來到賓州,並打探出寄錢的人可能是改名為MW的SM。

SM坦承了一切,她經由LW發的文章錢去連絡CD,威脅如果出書的話她將會去自首。CD懇求見她一面,但SM年往赴約時卻發現下了安眠藥的酒和滿滿一缸機油,兩人扭打起來,CD撞到頭後被SM丟入機油內溺斃。SM被逮捕後,Castle推測LW本就想讓CD被抓使出書和約解除,所以故意透露CD的消息讓之前的舊識知道,然後寫出自己喜歡且更有衝擊性的故事。LW回即使如此,她並不犯法。Castle認為這很狡滑,並說會把這些全部寫進書中,LW氣沖沖的離去。


第九集[編輯]

人物 簡介
Angela Candela 2歲大女童,失蹤;兩年前被Candela父母收養。
Will Sorenson FBI特工,和探長約會六個月的舊情人。

兩人在一場綁架案中相遇,雖抓住了犯人,但被綁架的小男孩死亡;想闖出一番名堂而離開,現在想回來復合。

Theresa Candela 小女孩的母親,基金管理人。
Alferd Candela 小女孩的父親,沒名氣的畫家。
Nina Mendoza 小女孩母親的妹妹,會計師。
Dave Eller TC公司的前資產管理負責人,宣稱離婚即失去孩子是因為TC將他裁員。
Lucia Gomez 小女孩的生母。
Juan Restrepo 小女孩的生父,小女孩出生時人在伊拉克,幾個月前回美;戰爭使他失去生育能力。

【案件追蹤】

一名小女孩在她家內失蹤,案發時身為畫家的父親正在作畫。案發現場探長遇上她的FBI舊情人WS。調查開始後,不久即接到綁匪要求75萬贖金的電話,探長和FBI認為贖金數字過於具體,可能是很了解被害人家庭財務狀況的人所為,畫家懷疑是被TC裁員的因此懷恨的DE,但DE馬上被餐廳老闆證實有不在場證明。探長讓Castle回家然後和WS前往調查。Castle回家後被母親的"豆莢理論"激發靈感,進而想到小女孩是被領養的,而生母在送養時必定很清楚領養家庭的經濟狀況。他們找上了小女孩的生母LG,卻發現幾個月前收養人調查表上的簽名是偽造的。警方找上小女孩的生父JR,JR承認是他偽造調查表上的簽名,並藉由負責人的同情心查到小女孩的地址;但他在案發時有不在場證明。WS堅持JR有機會和動機,和探長引發了口角。

歹徒又來了電話要求贖金必須裝在指定綠灰色背包內,並交代不可讓警察參與此事;WS本想親自送贖金去指定地點,但被女孩父親制止,Castle自告奮勇前往交付贖金。正當Castle聽從綁架犯將裝有贖款的背包放在地上後,隨後跟上的警察急忙逮捕第一個拿起背包的亞裔流浪漢,卻發現背包內裝滿報紙,且四周許多人都背同款背包:原來歹徒登廣告徵求杯同款背包要拍攝行為藝術影片。Castle放下背包時順手把歹徒給的手機放入背包內,因此可按機搜索,然而歹徒可能將電池取出,手機旋即失去訊號,失去了最後一絲線索。Castle從女兒那兒得到靈感,認為隨著綁架,小女孩有隻離不開隨身攜帶的小兔子娃娃也跟著失去蹤影,且就在他在告訴小女孩家人追蹤手機訊號這消息後,手機訊號就消失,因此把懷疑轉到了小女孩家人身上。之後找到了小女孩母親的妹妹NM。原來是小女孩的母親TC讓自己的妹妹爬進窗來帶走小女孩。TC認為自己一天工作十四個小時犧牲生活,然而丈夫卻完全不照顧小女孩,且不想以離婚讓丈夫拿走一半財產當贍養費和小女孩的贍養權,所以策畫了綁架案。


第十集[編輯]

人物 簡介
Joshua Leed 死者,窒息而死;37歲,整型外科醫生。
Courtney Morantz JL的未婚妻。
Jacey Goldburg JL的病人,已動過三次整形手術,因JL拒絕為她再動刀而起訴並威脅JL,被丈夫帶去強製作心理治療。
Candace Robinson 綽號"硬糖"(hard candy),助理檢察長,證人的保護人。
Jimmy Moran Spolano幫派內的二頭目,在幫內老大去世後被排擠因而轉為聯邦證人。手內握有幫內重要資料。
Dave Eller TC公司的前資產管理負責人,宣稱離婚即失去孩子是因為TC將他裁員。
Carla Dante 假冒成Maggie Dond,前幾個月前到JL診所上班;實則為Spolano幫派殺手,欲殺JM未果,後轉聯邦證人。

【案件追蹤】

被拖吊的車內,一名頭罩塑膠袋的男子靜坐在駕駛座,已死亡多時。死者是JL,從生前被剝除的指甲判斷在死前有遭到折磨。未婚妻CM前來認屍,並被確認有不在場證明。警方懷疑對JL懷有怨恨--因不肯為她做手術且將她強制送往心理治療--的JG,但案發當時她有不在場證明。警方在上鎖的抽屜內找到一份連診所護士長都不知道的檔案,證實JL進行了一項秘密手術,幫一位55歲的男性整容,並且查出出錢的是聯邦帳戶。警方推測這可能是一場保護證人的換面手術,而殺死醫生的正是想找到證人的兇手。探長找了證人保護人CR詢問證人下落卻吃了閉門羹,Castle提議可找認識的幫派小頭目打聽消息,果然得到了有用的資料。

兇手在找的證人是JM,原幫派內的二頭目,前陣子轉成聯邦證人,手內握有幫派內的重要資料因而被追殺。探長也利用FBI前男友管道取得和JM交談的機會,得知利用塑膠袋和塑膠導管殺人的手法為他本人所慣用。JM得知此消息後慌忙要FBI帶他回去且不願作證,然而在回程的路上遭到他人開槍,JM和探長前男友皆中彈。探長非常自責,並懷疑有人知道這場會面並跟蹤他們。

探長認為有人早先知道了這場會面,因此把所有相關人事物都再查了一遍,發現JL診所職員MD遭人假冒。此時假MD(CD)前往殺聯邦證人JM,幸好警方早有準備,使JM未下手成功。JM後轉成聯邦證人。

在追查案件的過程中,Castle請來城裡最棒的法醫,希望從十年前探長母親的命案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但探長反對,她認為重啟調查會讓案件會讓她更加走不出來,進而毀了自己。探長警告Castle,如果敢碰這件命案,他們之間就玩完了。然而法醫提供了很多資訊,使得Castle冒著可能會永遠關係決裂,也要將訊息告訴探長。

第二季 Season Two[編輯]

第八集[編輯]

這是一起案中案,從一起交通意外牽扯到10年前的案子,因為牽涉到參議院世家醜聞,這起案子非常複雜,牽涉到的人物空前絕後的多。

當今交通案

人物 簡介
Caleb Shimansky 第一名被害人,騎自行車送貨時被一黑汽車惡意撞死
Paisley Shimansky 被害人一的姐姐
Shakir Nidal Mattar 寄件人署名,恐怖分子名單中的人,實為快遞公司寫錯了
S. Niedermeyer 真實寄件人
Brady Thompson 第二名被害人,10年前入室搶劫殺了一個女子,被警長R.M.抓捕【死因】在監獄被捅死
Val. Thompson B妻子
Jared Thompson B兒子,患有呼吸系統疾病

10年前凶殺案

人物 簡介
Olivia Debiasse 10年前被害人,Blake女兒,通過搜集各種證據,認為自己的生父就在威爾士利家族中
Edna Debiasse Olivia母親,1978年和Blake有一段私情,她沒把這件事告訴Blake或Olivia
Jeff Dilahunt 帶O去派對的人
Trent Wellesley 和O在派對上爭吵的人,年幼喪父,他和母親靠親戚救濟生活
Winston Wellesley Gay,Trent叔叔,Blake兄弟,受母親指使,自認Olivia生父
Stanley Jenkins 案發當日和Winston幽會的男人
Blake Wellesley 參議院議員競選者,在上一屆議員選舉中失敗,被害人生父
Casper Wellesley 78年參議院議員競選者,Blake和Winston父親
Lenanne Wellesley 威爾士利家族族長,
Patterson 被懷疑的獄警
Frank Davis 真正兇手、搬運屍體人…威爾士利家族管家,為威爾士家族掃清障礙

【案件追蹤】

被害人在送貨時被一個開着四門黑色轎車的蒙面人撞死,並搶走包裹逃跑。經核查,寄件人的名字在恐怖分子名單中,警局向國土安全部報告,全線警戒。警隊到寄件人地址,只發現一個耳朵不太好的、帶着氧氣瓶的女子,原來是郵局寫錯名字,虛驚一場。女子說,10年前她侄子在進監獄給她那個包裹,並讓她不要打開,也不要告訴任何人。早晨7:30,Brady打電話給她,讓她把包裹寄給10前拘捕他的男子。7:23,Brandy給他妻子打電話。8:15,Brandy在監獄院子里被殺,沒有目擊者。據調查,Brandy的妻子兒子迅速失蹤,但Brandy的兒子有嚴重的呼吸系統疾病,每周二會去看病。他們如願找到了Brandy的妻子和孩子,她妻子說,包裹里是他的保險單,她說Brandy並沒有殺人,他是為了兒子的醫療費為人頂罪,有人匿名每個月寄給Brandy家7,000美金。四個月前,寄給他們的前不准時了,而且越來越少,最後停了。Brandy於是決定寄出保險單,證明自己的清白。似乎對方有所顧忌,後來他的錢又按時按量送達,但一個月前又停了。最後,Brandy決定還是把證據寄出。

10年前的案子中,一名在被害人公寓工作的、有案底的勤雜工被懷疑,後來因為證據都指向Brandy,勤雜工就被排除。不久就接到一個匿名線報。他們抓住Brandy,審了半小時左右他就招了。警長R當時沒有看過案件的報告,因為當Brandy送到時,他已經被羈押。

被害女子在案發前,參加了上流社會的Pierson俱樂部的派對。有一個女服務員說,在派對上被害人與一男子激烈爭吵,25歲左右,現在35歲,中等身材,身穿藍色外衣,戴橙色條紋領帶。被害人朋友提到,當時是Jeff帶被害人去派對的,他是法律諮詢公司合伙人,他的信託基金價值數百萬美元。

Jeff說,當時是他校友在俱樂部辦威爾士利家族(the Wellesleys)的家族聚會,被害人很想參加,於是帶上了她。

T承認當時是他和被害人有口角,他在之前就看到過被害人和Winston在一起。

Winston敷衍貝克特,並推說去Blake的競選總部有事。

被害人阿姨同意把被害人屍體挖出,並說是Winston出錢為被害人舉行葬禮。

把棺材挖了出來,但卻發現屍體不翼而飛。在棺材抽屜中發現被害人母親照片,她衣服上別有78年參議院的徽章。

Winston承認被害人是他女兒,但警探隨後發現他是GAY。所以順理成章地,Blake才是被害人生父,而他對此一無所知。 weil 這起慘案是Blake和Winston的母親Lenanne Wellesley一手操控,為了保護家族的聲譽,她派管家Frank擺平此事。Frank殺了被害人,後偷了被害人屍體,聯繫到Brandy頂罪。在Lenanne生病後,由Blake掌管家族財務,因此Frank就無法拿到錢繼續付款,所以他停止付款並打算讓Brandy消失。而當他發現Brandy有證據時,他偷了Lenanne的戒指抵押,換錢來雇兇殺Brandy和搶郵包。


第九集[編輯]

人物 簡介
Jack Buckley 被害人,助理地方檢察官,第二任皮條客【死狀】從停車場高處被扔下
Archibald Spinks Jack處理的犯人 【前科】五次殺人未遂,一次惡意露體
Frank Curtis 警官。把John帶到Jack辦公室的警官
John Knox 周一與Jack大吵的犯人 第三任皮條客 兇手 【前科】共有十幾項
Daniel Miller 牧師,John擔保人
Scarlett Price 應召女,Knox幹掉Jack的同夥,殺了Knox,屢次利用卡塞爾對她的同情
Norman Jessop Jack處理的犯人 案發前出沒在Jack公寓附近【前科】銀行劫案 槍擊保安
Paul Chou 案發當日和Jack吵架的人,Jack前妻的兄弟
Dan Tonelli 又名Danton,皮條客
Gil Mazzara 警官,五年前抓過Danton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