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烏斯·卡西烏斯·朗基努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圖為迪納厄斯小銀幣,於公元前42年由卡西烏斯·朗基努斯朗圖路斯·司賓提爾發行。硬幣正面刻有頭戴皇冠的羅馬自由女神利柏耳塔斯,背面刻有用於祭祀的水壺和連鎖螺線。硬幣由位於士麥那的軍方鑄造。

蓋烏斯·卡西烏斯·朗基努斯拉丁文Gaius Cassius Longinus,早於公元前85年 - 公元前42年10月),羅馬元老院議員,謀殺愷撒的主謀,[1] 也是馬爾庫斯·尤尼烏斯·布魯圖的妻舅。

傳記[編輯]

早年生活[編輯]

蓋烏斯·卡西烏斯的早年生活很少為人所知。在學期間,他曾與古羅馬獨裁官蘇拉的兒子有過爭執,這顯示出他對暴君的厭惡。[2]羅得島他師從Archelaus門下研習哲學,並熟練掌握了希臘語[3] 而後與Junia Tertia成婚,妻子是塞薇利婭·加比奧尼的女兒,也是共謀人布魯圖的同母異父的妹妹。夫妻兩人於公元前60年有了第一個兒子。 [4] 公元前53年,卡西烏斯參加了克拉蘇發起的對戰帕提亞卡雷戰役,最終克拉蘇方戰敗。

羅馬大內戰[編輯]

卡西烏斯於公元前50年返回羅馬,當時羅馬大內戰正要在尤利烏斯·愷撒格奈烏斯·龐培兩人間展開。公元前49年,卡西烏斯被推選為平民保民官,投靠貴人派,但他的兄弟盧修斯·卡西烏斯更支持以愷撒為首的平民派。在愷撒渡過盧比孔河後卡西烏斯很快就離開了意大利。隨後他在希臘遇到了龐培,並被任命指揮龐培的部分艦隊。

公元前48年,卡西烏斯率艦隊前往西西里島,在那裡擊沉、燒毀了愷撒的大部分海軍船艦,[5] 並進一步侵擾敵方艦隊駛離意大利海岸。在聞聽龐培在法薩盧斯戰役戰敗的消息後,卡西烏斯前往達達尼爾海峽,意欲與本都國王法納西斯二世結盟。但在途中遭愷撒追擊,被迫無條件投降。[6]

之後愷撒任命卡西烏斯為副將,派遣他在內戰中對戰先前他本欲投靠的法納西斯。但卡西烏斯拒絕在非洲與小加圖西庇阿交戰,決定退隱到羅馬。

謀反[編輯]

Assassination of Julius Caesar

此後兩年的賦閒時光,卡西烏斯加深了與好友西塞羅的關係 。[7] 公元前44年,卡西烏斯得愷撒寬宥就任外事副執政,並被承諾次年接任敘利亞行省總督。而身為城市副執政馬爾庫斯·尤尼烏斯·布魯圖經常冒犯卡西烏斯。

在密謀刺殺愷撒的行動中,雖然卡西烏斯是主要煽動者,他以誅弒暴君為由說服了諸多元老,但是布魯圖才是這群刺客們的首領,他們自稱為解放者(Liberatores)。[8] 公元前44年3月15日,卡西烏斯敦促他的解放者同夥們開始行動,併當面刺殺了愷撒。雖然刺殺計劃成功,但之後的慶典卻草草收場,在凱撒的葬禮上馬克·安東尼對刺殺者公然責難。公元前44年,西塞羅在信中經常抱怨羅馬仍處於暴政統治之下,因為那些「解放者」沒有除掉安東尼。[9] 有資料顯示,卡西烏斯本想在刺殺愷撒時一同殺掉安東尼,但被布魯圖阻止,[10] 因為他認為他們起事的目的是為共和國清除獨裁者,而一併除掉安東尼有悖這一原則。

刺殺行動之後[編輯]

卡西烏斯依仗自己在東方的名望,開始從其他總督處招募軍隊,積聚力量。到公元前43年為止,他已備有12支軍隊同普布利烏斯·科爾涅利烏斯·多拉倍拉交戰了。此時元老院已經與安東尼氏族斷絕關係,轉而與卡西烏斯為伍,並認可了卡西烏斯的敘利亞行省總督的官職。多拉倍拉在戰鬥中被盟友出賣,終而自盡。而此時卡西烏斯已擁有足夠的向埃及行省進發的保障了,但由於後三頭同盟的形成,布魯圖向卡西烏斯請求援助。隨後卡西烏斯率領大部分軍隊到士麥那與布魯圖會合,留下他的外甥管理敘利亞行省。

同謀者們決定在亞細亞行省對後三頭同盟發起攻擊。卡西烏斯摧毀了羅得市,布魯圖也攻下了呂基亞。隨後的一年他們在薩第斯重組,軍隊稱他們為英白拉多統帥。之後渡過達達尼爾海峽,又穿過色雷斯,在馬其頓王國腓立比附近紮營。蓋烏斯·尤里烏斯·愷撒·屋大維(也就是後來的奧古斯都)和馬克·安東尼不久也率軍隊趕到。卡西烏斯等人打算利用自己在國家的優勢地位,斷絕對方的糧草迫使其投降,但卻被安東尼逼迫陷入一系列苦戰中,這些大小戰役合稱為腓立比之役。布魯圖戰勝了屋大維,奪取了他的營寨。而卡西烏斯則戰敗,並被安東尼吞併。在聽聞布魯圖同樣戰敗的假消息後,卡西烏斯放棄了戰鬥,命僕人Pindarus殺死自己。[11] 布魯圖在悼念他時稱他為「最後的羅馬人」,並把他葬在了薩索斯島[12]

參考資料[編輯]

  1. ^ 納德·賽姆, The Roman Revolu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39, reprinted 2002), p. 57 在線閱讀Elizabeth Rawson, "Caesar: Civil War and Dictatorship," in The Cambridge Ancient History: The Last Age of the Roman Republic 146–43 B.C.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vol. 9, p. 465.
  2. ^ 普魯塔克Brutus9.1-4
  3. ^ 阿庇安, Civil Wars, 4.67.
  4. ^ 普魯塔克Brutus14.4
  5. ^ 愷撒Civil Wariii.101.
  6. ^ 然而,蘇埃托尼烏斯Caesar63)卻稱在達達尼爾海峽投降的人是盧修斯·卡西烏斯。
  7. ^ 公元前45年卡西烏斯在一封給西塞羅的信中寫道,「世上沒有什麼能比給你寫信更讓我高興的了;就好像是在和你面對面地談天說笑」(Ad Fam., xv.19)。
  8. ^ T.R.S. Broughton, The Magistrates of the Roman Republic (American Philological Association, 1952), vol. 2, p. 320, citing Plutarch, Brutus 7.1–3 and Caesar 62.2; and Appian, Bellum Civile 4.57.
  9. ^ 例如,西塞羅Ad Fam.xii.3.1.
  10. ^ Velleius Paterculus2.58.5普魯塔克Brutus18.2-6.
  11. ^ Adkins, Roy A.; Adkins, Lesley. Republic and Empire//Handbook to Life in Ancient Rom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 1998. 14 [August 7, 2009]. ISBN 978-0-19-512332-6. 
  12. ^ 普魯塔克, Life of Brutus, 44.2.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