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宣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盛宣懷)
前往: 導覽搜尋
盛宣懷
盛宣懷

籍貫 江蘇常州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杏蓀(杏生、荇生)、幼勖,號補樓愚齋、次沂、止叟
出生 道光二十四年九月廿四
1844年11月4日(1844-11-04)
大清江蘇省常州府武進縣龍溪
逝世 中華民國五年四月二十七日
1916年4月27日(71歲)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上海
出身
  • 同治五年丁卯秀才

盛宣懷(1844年11月4日-1916年4月27日),字杏蓀(杏生、荇生)幼勖,號補樓愚齋次沂止叟等,出生於江蘇常州武進龍溪末政治家,洋務運動的代表人物。北洋西學學堂(今天津大學)和南洋公學(今上海交通大學)創始人,同時也是一位實業家和福利事業家。

生平與事業[編輯]

盛宣懷手書

盛宣懷的父親盛康是清朝的官員,與李鴻章有交。盛是六兄弟之長兄。1870年盛被李鴻章招入其幕僚,受到李的賞識,替李經手洋務,第二年升任知府。1871年畿輔大水,盛康捐助衣物糧食,由盛宣懷購買並運到天津散發,這是盛宣懷第一次從事慈善事業。

航運[編輯]

1872年他建議李鴻章用建造商船來提供建造兵艦的費用,被李鴻章採納,李鴻章委任盛辦理中國第一家輪船航運企業輪船招商局,這是盛辦理輪船航運的開始。1873年,輪船招商局正式營業,盛宣懷擔任會辦,從此他開始正式成為清末洋務運動的核心人物之一,在他經營下,「招商局船隻林立,怡和、太古企圖獨霸江上航運的氣勢被壓下去」[1]

1875年李鴻章又委盛辦理湖北礦務,從此盛又開始辦理礦業

1884年中法戰爭爆發後航運受到影響,馬建忠在盛支持下將局產輪船於7月抵押給美國旗昌洋行以免中法宣戰時輪船遭難同時變現支持軍費。[2]10月他托怡和洋行撥款給在台灣的劉銘傳。[3]

電報[編輯]

1879年盛建議李建立電報事業,李採納他的建議並任命其負責,1881年盛宣懷被任命為津滬電報陸線的總辦,從此中國進入電訊業。1882年為了阻止外國人在中國沿海建立電報網,李委任盛建立上海廣州寧波福州廈門等地的電報線。

光緒九年(1883年)盛宣懷督理天津海關,其間海關收入也用於中法戰爭軍費。他挪用海關銀錢來資濟電報事業,混淆各個部門的經費,因此受到處分,但因多方說情未被降職。電報事業為清朝作出了貢獻,1882年中國在朝鮮壬午兵變中的反應,「實賴電報靈捷」。[4]中法戰爭中「朝廷指揮軍事萬里戶庭,機不或失……電線與有功焉。」[5]

1900年,盛宣懷私自扣押清廷下發電報,致電李鴻章提議東南互保

紡織[編輯]

1892年起,他又開始在上海督辦紡織業,開辦華盛紡織總廠。1895年《馬關條約》簽定後盛宣懷一再請求自己的免職,一再不准。

教育[編輯]

1895年10月2日,盛宣懷通過直隸總督王文韶,稟奏光緒皇帝設立新式學堂。光緒帝御筆欽准,成立天津北洋西學學堂。1896年更名為北洋大學堂,為中國近代史較早的官辦大學之一,也是天津大學的前身。1896年起盛宣懷開始督辦鐵路。1896年盛宣懷在上海創辦了南洋公學,這是上海交通大學的前身。

盛宣懷還創辦了天津北洋學堂二等學堂,1895年10月2日開學,是全國最早的公立中學,學制四年。現為天津市海河中學.

銀行[編輯]

1896年,他還在上海外灘開辦了中國通商銀行。他對康有為改革是支持的,但認為康遇事太急。

漢冶萍公司[編輯]

1896年盛接辦湖北漢陽鐵廠,1898年開辦萍鄉煤礦,並在1908年將它與漢陽鐵廠、大冶鐵礦和萍鄉煤礦合併成立中國第一家鋼鐵煤聯合企業——漢冶萍煤鐵廠礦公司

策劃東南互保[編輯]

1900年盛反對清朝一開始支持義和拳的做法,命令各地電報局將清廷召集拳民的詔旨扣壓,只給各地總督看,他同時電告各總督讓他們不要服從這個命令。在他的聯繫下,長江流域和們與列強簽定了《東南互保條約》。從此中國軍閥開始與中央的命令脫離。這是軍閥時代的開始,可以說盛在其中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盛當時主張與列強議和,李鴻章入京進行和談時請他同行,北京也宣他入京,但他覺得北京的政治太不可靠,因此推脫不肯奉詔入京。盛宣懷所管理的許多事業如電報礦業海關鐵路等是北京清廷的主要收入,因此北京對他奈何不得,反而褒獎他保護了長江流域的和平,加他為太子太保

1905年盛宣懷在上海創設了中國紅十字會。同年他將他手下的鐵路大權讓給唐紹儀,這是以唐為首的、在北洋政府初期權力巨大的交通系的開始。

清朝滅亡與民初[編輯]

1902年任工部左侍郎,1906年11月6日裁缺(會辦商務大臣),1907年,盛宣懷奉召進京,次年任命為郵傳部侍郎。1910年袁世凱被免職後,盛宣懷受到重用。1911年1月6日調郵船部尚書,同年5月8日改制任奕劻內閣郵傳部大臣。他建議將各省自己建立的鐵路、郵政轉為中央領導。這個措施遭到了許多地方的反對,四川廣東湖南湖北發生了保路運動。盛宣懷命令各地加以鎮壓。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後,盛宣懷請袁世凱出山,同時他遭到了各方的譴責,許多人責怪他的收路政策導致了動亂,10月26日盛宣懷被革職,永不再用。盛逃亡日本

1912年秋,中華民國建立後,盛宣懷回到上海,在上海租界中繼續主持輪船招商局和漢冶萍公司。在清末民初日本資本全面滲入中國的背景下,漢冶萍公司與日本商人早有貿易往來,並有大量借款。起初,大冶鐵礦和漢陽鐵廠轉為商辦後盛宣懷向日本商人借款最多,1896年第一次借款,1898年開辦萍鄉煤礦又向日商借款,從1902年到1906年向日商借款約300多萬兩白銀(425萬日圓)。1899年伊藤博文來華時提出用日本煤焦換取漢冶萍礦石,得到張之洞的贊同並由盛宣懷負責具體事宜。1908年三廠合併後,由於招募商股很不順利,又不得不向日商貸款。日本要求一部分管理權,但是袁世凱要將公司收歸國有,議不成。從1908年到辛亥革命前夕,漢冶萍公司借外債12次,其中借日本人的有6筆。

到1911年。該公司總計用銀3200萬兩,除 1000萬兩本金外,其餘2200萬兩都是貸款,日商佔大多數,日商的借款後來都變成了投資。日本商人在與漢冶萍公司借款合同上有很苛刻的條件:借款以廠礦財產和鐵砂為擔保;期限為30年;鐵砂除漢陽鐵廠自用外,應儘先售與日本人;鐵砂售價由雙方議定,不受國際市場影響;日本八幡制鐵所可以預購。日本商人從1908年到1915年每年從大冶鐵礦運走鐵砂6~7萬噸,使漢冶萍公司在1911年實際上已經受制於日商。1912年初由於南京臨時政府缺錢,經孫中山同意[6]冶萍公司變成中日合營但是一個月後就在反對事浪中取消了。

儘管盛宣懷曾與孫中山有過交情,孫1900年時還把他和自己並列為「中央政府」六大委員之一。[7]革命爆發後他轉而支持袁世凱,二次革命時他希望袁能勝利而且他的家產也是通過袁被發還的。1915年日本曾試圖拉攏盛,但遭到盛的拒絕。1916年4月27日,盛宣懷病逝於上海。他的葬禮極其盛大,轟動上海,耗資30萬兩白銀,送葬隊伍從斜橋弄(吳江路)一直排到外灘,為此租界當局專門安排了交通管制。

產業[編輯]

  • 蘇州留園:1873年,盛宣懷之父盛康購得已經在太平天國戰亂中荒廢的劉園,到1876年重建完成,並易名為「留園」。1958年,盛宣懷第四子盛恩頤窮困潦倒,死在留園門房。
  • 上海斜橋盛公館:
  • 上海霞飛路1517號盛公館:英僑哇極建於1900年,後為盛宣懷買下,抗戰以後賣給榮家,後來用作日本駐上海總領事館

身後[編輯]

盛宣懷去世後,曾建立了幾處紀念他的盛公祠:

評價[編輯]

歷史小說家高陽對於盛宣懷評價不高。《清宮外史》:「李鴻章將盛宣懷下一個『廉』字的考語,京中傳為笑柄,說盛宣懷如果可以當廉潔之稱,則八大胡同清吟小班的姑娘,個個可以建坊旌表貞潔了」[8]。然而,作為晚清的官員,盛體現出一種前瞻性和實用主義精神,這是難能可貴的。盛對於中國通訊事業和教育都做出過傑出貢獻,這點已成為不爭的事實。 歷史學家夏東元認為盛「考慮如何與洋商競爭,爭回被洋人攫取的權利,加上他在反對日本侵略台灣、法國侵略戰爭、日本侵略朝鮮戰爭中的表現,說明盛宣懷明顯的是一位愛國者。」(《我的史學觀 我與盛宣懷研究》)

家庭 [9] [10][編輯]

注釋[編輯]

  1. ^ 陳先元 《盛宣懷與上海交通大學》山西教育出版社1996 P158
  2. ^ 夏東元 盛宣懷傳 1988年四川人民出版社 P106
  3. ^ 劍橋大學所藏盛給劉的親筆信 周之林 劉銘傳與台灣建省: 海峽兩岸紀念劉銘傳首任台灣巡撫120周年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黃山書社 P28 另外他提到:盛與劉的信件「至今未見大陸學者加以引用」
  4. ^ 李鴻章《商局接辦電線折》《李書-奏稿》卷45
  5. ^ 《盛宣懷擬電報節略》,《實業函稿》上冊P.224
  6. ^ 孫中山稱這種做法為「質衣療飢」。1912年1月26日中華民國政府、漢冶萍公司和三井物業簽訂了中日合辦草約。此外南京政府自己曾提出把輪船招商局和漢治萍都抵押給日本換得借款但是盛反對才改為合辦。《盛宣懷傳》P390 P398
  7. ^ 孫中山全集 第一卷 P202
  8. ^ 高陽 《清宮外史》 1992皇冠雜誌社(台灣) P597
  9. ^ 盛承業. 龍溪盛氏家譜. 轉引自夏東元(編著). 盛宣懷年譜長編[M]. 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 2004. 插頁
  10. ^ 宋路霞. 盛宣懷家族[M]. 上海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9

研究書目[編輯]

  • Albert Feuerwerker著,虞和平譯:《中國早期工業化:盛宣懷(1844-1916)和官督商辦企業》(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