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克蘭群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福克蘭群島)
前往: 導覽搜尋
福克蘭群島
Falkland Islands
國家格言:「追求權利」(Desire the Right
國歌:天佑吾王(官方)
《福克蘭之歌》
福克蘭群島的位置
福克蘭群島的位置
首都
(和最大城市)
斯坦利
51°42′S 57°51′W / 51.700°S 57.850°W / -51.700; -57.850
官方語言 英語
國民 福克蘭群島人
政府 君主立憲制下的議會民主制
 -  君主 伊麗莎白二世
 -  總督 科林·羅伯茨(Colin Roberts
 -  行政長官 基思·帕吉特(Keith Padgett
 -  英國主事官員 國會議員雨果·施維爾Hugo Swire
立法機關 立法會議
開埠
 -  英國統治 1833年 
 -  皇家殖民地 1841年 
 -  英國屬土 1981年 
 -  英國海外領土 2002年 
 -  現行憲法 2009年 
自然地理(實際管轄區)
 -  總體面積 12,200平方公里(第162位
4,700平方英里
 -  水域率(%) 0
人口
 -  2012年估計 2,932[1]第220位
 -  密度 0.26[1]/平方公里(第241位
0.65/平方英里
國內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 2007年估計
 -  總計 1.645億美元[2] (第222位
 -  人均 55,400美元[2] (第10位
基尼係數 (2010) 34.17[3]:54
 · 第64位
人類發展指數(2010) 0.874(第20位
貨幣 福克蘭群島鎊(與英鎊等值) (FKP
時區 福克蘭群島標準時間(2010年9月起)[4] UTC−3)
交通規則
ISO 3166 code FK
國際域名縮寫 .fk
國際電話區號 +500

福克蘭群島英語Falkland Islands英語發音:/ˈfɔːlklənd/)又名馬爾維納斯群島西班牙語Islas Malvinas[malˈβinas]),是一個位於南大西洋巴塔哥尼亞大陸架上的群島。主島地處南美洲巴塔哥尼亞南部海岸以東約500公里,南緯52°左右海域。整個群島包括索萊達島大馬爾維納島和776個小島,總面積12,200平方公里。福克蘭群島是英國海外領土,擁有內部自治權英國負責其國防和外交事務。群島首府是斯坦利,位於索萊達島。

福克蘭群島的發現及其後歐洲人殖民統治的歷史均存在爭議。法國英國西班牙阿根廷都曾在島上設立定居點。英國於1833年重申了其殖民統治,但阿根廷仍宣稱擁有島上主權。1982年,阿根廷對島上實施軍事佔領,馬島戰爭由此爆發,之後阿根廷戰敗撤軍,英國再次擁有群島主權。

根據2012年的人口普查結果,除卻服役軍人及其家眷,福克蘭群島一共有2,932位居民[1],其中大部分都是具英國血統的福克蘭群島人。其他種族包括法國人直布羅陀人斯堪的納維亞人。來自英國、南大西洋聖赫勒拿島智利移民已經扭轉島上人口數量下降的趨勢。群島的主要和官方語言都是英語,根據《1983年英國國籍(福克蘭群島)法令》,福克蘭群島人都是合法的英國公民

群島坐落在亞寒帶和溫帶海洋性氣候地區邊界,兩個主要島嶼上都擁有海拔高度達到700米的山脈。島上有大量鳥類種群,但由於有外來物種的競爭,有許多種鳥類已經不再在主島繁衍。群島的主要經濟活動包括漁業旅遊業和以高品質羊毛出口為重心的綿羊養殖業。由於與阿根廷存在海上爭端,由福克蘭群島政府許可的石油勘探仍然存在爭議。

詞源[編輯]

福克蘭群島的名稱源於福克蘭海峽,該海峽索萊達島大馬爾維納島分隔開來[5]英國探險隊於1690年來到群島,船長約翰·斯壯(John Strong)以這次旅程的贊助人、海軍司庫第五代福克蘭子爵安東尼·卡里Anthony Cary, 5th Viscount of Falkland)來為海峽命名[6][7]。子爵的頭銜又是來源於蘇格蘭法夫同名小鎮,小鎮的英文名稱「Falkland」源於「folkland」,意思是通過民間權利擁有的土地[7]。不過這個名稱正式應用到群島則要到1765年,不列顛皇家海軍船長約翰·拜倫John Byron)代表喬治三世宣布群島為「福克蘭群島」,「福克蘭」也成為群島的標準簡稱[8][7]

群島的西班牙語名稱「馬爾維納斯群島」(Islas Malvinas)是由法語「Îles Malouines」衍生而來,法國探險家路易斯·安東尼·布干維爾於1764年以此為群島命名[9]:121。布干維爾的船隊是從聖馬洛港出發,所以他將島上創立的第一個定居點命名為聖馬洛[9]:121[7]。而位於法國西部布列塔尼半島的聖馬洛港則是源於該市創建者、基督教同名福音傳教士[10]

聯合國第四委員會在第20屆聯合國大會上作出決定,除西班牙語外,所有其他語種的聯合國文獻都將把該領地稱為「福克蘭群島(馬爾維納斯)」(Falkland Islands (Malvinas)),西班牙語文獻則稱為「馬爾維納斯群島(福克蘭群島)」(Islas Malvinas (Falkland Islands)[11]。聯合國用於統計處理用途的名稱則是「福克蘭群島(馬爾維納斯)」(Falkland Islands (Malvinas)[12]

歷史[編輯]

雖然來自巴塔哥尼亞火地群島土著居民有可能早在史前時代就到達過福克蘭群島[13],但到歐洲人發現群島時,這裡仍然荒無人煙[14]:367。早在16世紀末時就開始有探險家聲稱自己發現了這片群島,但對於這些早期探險家發現的究竟就是福克蘭群島還是南大西洋的其它島嶼這點仍未達成一致[15][16]:xiv–xv[注 1]。1690年,英國船長約翰·斯壯途經秘魯智利近海到達群島並發現了福克蘭海峽,他還記錄了島上的水域和野生動物,這也是存在文獻記載證實的人類第一次登陸該群島[18]:5[19][20]

1764年,法國船長路易斯·安東尼·布干維爾在索萊達島建立了路易港Port Louis),福克蘭群島開始有人類居住。1766年,英國船長約翰·麥克布賴德John MacBride)也在森德爾斯島建立了埃格蒙特港Port Egmont[注 2]。不過,歷史學家對各定居點的居民是否知曉另一個定居點存在仍未達成一致意見[16]:226, 232, 269[18]:9-10。1766年,西班牙獲得了法國在島上建立的定居點,並於次年將其更名為索萊達港Puerto Soledad[21]。西班牙人發現埃格蒙特港後於1770年將其佔領,引發了1770年福克蘭群島危機大不列顛王國和西班牙之間的戰爭如箭在弦,但最終西班牙於1771年將埃格蒙特港歸還英國,戰爭得以避免[22]:26

英國和西班牙人建立的定居點在群島上共存到1774年,英國出於新的經濟和戰略考量主動從群島撤軍,喬治三世對福克蘭群島的主權主張名存實亡[22]:26-27。西班牙的拉普拉塔總督轄區成為領地上僅有的政府存在。大馬爾維納島處於荒廢,索萊達港基本上成了戰俘營[22]:27。歐洲爆發拿破崙戰爭期間,英國試圖奪取拉普拉塔總督轄區,1806年,群島總督撤離,剩下的西班牙殖民地駐軍也在1811年跟進,只剩高喬人和漁民自願留了下來[22]:27

此後十餘年間,只有漁船才偶爾來到這片群島,其政治地位也沒有什麼爭議。但到了1820年,為拉普拉塔聯合省工作的美國私掠者大衛·朱伊特David Jewett上校告知錨定船隻,布宜諾斯艾利斯已於1816年宣布繼承這片南大西洋西班牙殖民地的主權[22]:27[23][注 3]。由於群島上沒有永久居民,布宜諾斯艾利斯於1823年授權德國出生的商人路易斯·韋爾內Luis Vernet)在這裡捕魚並獲取野牛[注 4]。韋爾內於1826年在索萊達港遺址定居,然後逐漸積累資源,直到足以帶來更多的定居者,形成永久性的殖民地[22]:27-28[26]。1829年,布宜諾斯艾利斯任命韋爾內為群島軍事和民事的總指揮[27]:540-546,他則試圖經過規管,阻止外來船隻捕殺鯨魚和海豹的活動[22]:27。韋爾內的事業起初還算順利,但到了1831年,因在捕撈權和狩獵權上出現爭議,美國戰船「列剋星敦號」(Lexington)對島上定居點進行了突擊搜查[27]:541-544[注 5]美國海軍將領西拉斯·鄧肯Silas Duncan)宣布島上的政府統治到此結束[28]

1849年福克蘭群島上的一處定居點,由英國皇家海軍上將愛德華·范肖繪製。

布宜諾斯艾利斯試圖通過派遣駐軍保持對定居點的影響力,但在1832年的兵變發生後,英軍於次年到達群島,重申英國擁有這裡的主權[29]:50。以布宜諾斯艾利斯省長胡安·曼努埃爾·德·羅薩斯為首的阿根廷邦聯抗議英國的這一做法[30]:25-26[注 6],阿根廷從此還開始不間斷地針對英國提出正式抗議[18]:34-35[注 7]。英國軍隊完成自己的使命後就離開了領地,群島基本上變成「無人地帶」[29]:51-52。韋爾內的副手,蘇格蘭人馬修·布里斯班Matthew Brisbane)同年返回群島試圖試圖恢復韋爾內的事業,但是,高喬人安東尼奧·里韋羅Antonio Rivero)在一片動蕩的路易港帶領其他多位「心懷不滿的人士」謀殺了布里斯班和定居點的多位領導人,倖存者躲到了附近小島的一個山洞,直到英國人返回並恢復秩序[29]:51-52。1840年,福克蘭群島成為皇家殖民地,蘇格蘭定居者隨後建立了正式的教會牧區[32]。四年後,幾乎所有居民都遷到了傑克遜港,認為這裡更適合作為政府的所在地,商人塞繆爾·拉馮(Samuel Lafone)開始鼓勵英國將群島殖民化[33][30]:9, 27

傑克遜港不久後更名為斯坦利,並在1845年正式成為政府所在地[30]:9。斯坦利早期曾因船運貨物丟失導致聲譽不佳,只有在緊急情況下,船隻才會繞過合恩角停在該港口[33]。不過,事實證明,福克蘭群島的地理位置對船舶維修來說非常理想,並且很適合進行銷售和購買沉船及其上貨物的「沉船貿易」[34]:72-74。除了這些行業外,群島的商業活動較少,因為牧場中野牛的皮革附加價值很低。1851年,福克蘭群島公司收購了拉馮日落西山的產業[注 8],然後成功地引進了用於羊毛養殖業的切維厄特綿羊,帶動其他養殖場紛紛效仿,群島上的經濟開始有了起色[33][30]:9。由於進口材料的成本很高,加上勞動力不足及由此產生的薪酬成本過高,船舶維修業開始失去競爭力。1870年以後,南美洲煤炭的低價加劇了蒸汽船取代帆船的步伐,群島上的船舶維修業因此前景黯淡;到了1914年巴拿馬運河開通時,島上的這一行當很快就成了歷史[34]:72-73。1881年,福克蘭群島從經濟上與英國獨立[30]:9。超過一個世紀的時間裡,福克蘭群島公司從與英國的羊毛貿易中獲益匪淺,公司主宰了群島的貿易和就業,並且擁有斯坦利的大部分房屋[33][30]:9

1914年福克蘭群島之戰的海軍對抗,由威廉·萊昂內爾·懷利所繪。

20世紀的前50年里,福克蘭群島在英國對亞南極島嶼和南極洲一部分的領土主張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福克蘭群島從1908年起將這些領土作為福克蘭群島屬土進行管轄,直到1985年這些地區成為南喬治亞島與南桑威奇群島時止[35]。福克蘭群島還成為英國控制南大西洋的輔助軍事基地,在兩次世界大戰中都起到了一定作用。一戰期間,福克蘭群島戰役於1914年12月爆發,一支皇家海軍艦隊戰勝了德意志帝國的一支分遣艦隊。到了二戰時期,埃克塞特號重巡洋艦在1939年12月的拉普拉塔河口海戰中受損,因此前往福克蘭群島進行修理[14]:367。1942年,由於擔心領地被日本侵佔,一個原定前往印度的營重新部署到了福克蘭群島作為駐軍[36]。戰爭結束後,福克蘭群島的經濟受到羊毛價格下降的影響,同時英國和阿根廷對群島主權的糾紛死灰復燃,由此導致的政治不穩定也對經濟產生了負面影響[33]

20世紀下半葉,阿根廷總統胡安·裴隆聲稱對群島擁有主權,英國和阿根廷之間的關係日趨緊張[37]:102。60年代期間,聯合國通過了一項非殖民化的決議案,阿根廷認為這一決議案對自己的立場有利,兩國間的主權爭端於是愈演愈烈[24]:125。1965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065號決議案,呼籲兩國展開雙邊談判,以和平手段解決爭端[24]:125。1966年至1968年,英國就移交福克蘭群島同阿根廷進行秘密談判,認為群島居民會接受這樣的安排[38]:24。1971年,雙方就群島和大陸間的貿易關係達成協議,阿根廷因此於1972年在斯坦利建成了一座臨時機場[30]:9。然而,福克蘭群島居民對此提出了異議,並通過強力遊說英國議會表明了立場,再加上英國和阿根廷的緊張關係,雙方的談判一直凍結到了1977年[38]:24-27

1979年,撒切爾夫人當選英國首相,由於政府面臨預算削減,而維持對福克蘭群島的統治又需要一定的費用,英國再次考慮將群島主權移交阿根廷[39]。實質性的主權談判在1981年再度中止,雙方的爭端隨時間的推移持續升級[38]:28-31。1982年4月,阿根廷入侵福克蘭群島和英國在南大西洋的其他領地,分歧升級成了武裝衝突,兩個多月後,英國遠征軍重新奪回了包括福克蘭群島在內的所有領地[30]:5, 10-12, 67[37]:102-103。戰爭結束後,英國擴充了軍力,增加了群島的駐軍規模,還建成了快活嶺空軍基地[22]:130-135。這場戰爭還遺留下了117片雷區,其中包含有近兩萬枚車輛和人員殺傷地雷[40]。由於出現了大量傷亡,初步排雷作業於1983年中止[40][注 9]

根據沙克爾頓勳爵的建議,福克蘭群島的經濟活動從以綿羊為基礎的單一養殖業發展成漁業、旅遊業和綿羊養殖業的混合產業,群島上還建立了專屬經濟區[25]:147[注 10]。原有的道路網絡得到拓展,快活嶺空軍基地的建成也讓島上可以起降長途航班[25]:147。石油勘探也已啟動,並且有跡象顯示福克蘭群島盆地有望開展商業開採[42]。2009年,英國根據渥太華條約中規定的義務開始再度展開地雷清除工作,到了2012年,薩伯山區域的地雷已經清除,這一擁有歷史裡程碑意義的地區得以在30年來首次對外界開放[43][44]。1990年,阿根廷和英國重新建立了外交關係,但由於無法對未來主權討論的條款達成一致,雙邊關係自重建以來就在不斷惡化[45][37]:102-103。兩國政府間的糾紛已經導致「一些分析師預測,由於近期福克蘭群島周邊水域捕魚業的擴張……阿根廷和英國之間的利益衝突將日益加劇」[37]:103

政府[編輯]

位於斯坦利的總督府是福克蘭群島總督官邸所在

福克蘭群島屬自治英國海外領土[46]。根據2009年通過的憲法,群島擁有充分的內部自治權,英國只負責外交和軍事事務,保留軍事力量「保護英國利益並確保領地整體上得到良好治理」[47]英國君主國家元首福克蘭群島總督代表君主行使行政權力,他還可以根據立法議員的建議任命行政長官[48]。總督和行政長官都是政府首腦[49]。現任總督科林·羅伯茨於2014年4月獲得任命[50],現任行政長官基思·帕吉特則是在2012年3月得到委任[51]。英國現任主管福克蘭群島事務的官員是雨果·施維爾,他負責管理英國有關群島的外交政策[52]

總督根據群島行政局的建議行事,行政局由行政長官、財政總監和三名從立法議會中選出的議員組成,並由總督擔任主席[48]。立法會議採用一院制,其中包括行政長官、財政部長和八名議員,這八名議員經普及選舉產生,任期四年,其中五名來自斯坦利,三名來自其他地區[48]。福克蘭群島上不存在政黨,所有政治家都無黨籍[53]。從2013年的普選開始,立法議員成為受薪工作,並且需要全職從事議會的工作,放棄之前的任何工作職位或商業利益[54]

福克蘭群島因為與英國之間存在的聯繫而成為歐洲聯盟海外國家和地區的一份子[55]。群島的司法系統主要沿襲英國法律,受外交及聯邦事務部監督[56],憲法中還將領地與歐洲人權公約的各項原則相結合[47]。居民有權上訴至歐洲人權法院英國樞密院[57][58]皇家福克蘭群島警察負責執法[56],對群島的軍事防禦則由英國提供[59]。群島上有英國軍隊駐守,福克蘭群島政府還提供資金組建了一個額外的輕裝步兵部隊,稱為福克蘭群島國防軍[60]。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福克蘭群島領海從其沿海基線向外延伸200海里(相當於370公里),但這一邊界與阿根廷的海上邊界出現了重疊[61]

主權爭議[編輯]

英國和阿根廷都聲稱擁有福克蘭群島的主權。英國的立場是:福克蘭群島的人民沒有表現出變革的意願,並且不存在任何有關群島且懸而未決的問題[45][62]。英國這些立場源於其自1833年起對群島的持續管理(僅有1982年阿根廷短暫佔領群島期間例外),並且島上居民「根據《聯合國憲章》擁有自決權」[63]。阿根廷方面政策堅持認為,福克蘭群島人沒有自決的權利,聲稱英國在1833年以「更強大的武力」威脅驅逐了群島上的阿根廷當局和居民,並且從此以後禁止阿根廷人民到群島上定居[64][65]。阿根廷堅稱於1816年獨立時從西班牙手中繼續了群島的主權,因此英國1833年的佔領屬於非法行為[64]

2009年,英國首相戈登·布朗與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娜·費爾南德斯·德基什內爾舉行會晤,他表示不會再對福克蘭群島的主權問題作進一步蹉商[66]。2013年3月,福克蘭群島針對其政治地位舉行了一次公投,99.8%的選民支持群島繼續作為英國海外領土[67][68]。阿根廷拒絕接受福克蘭群島加入談判[69],並且也不接受群島上的公投結果[70]

地理[編輯]

福克蘭群島地圖

福克蘭群島的陸地面積為1.22萬平方公里,海岸線長約1,300公里[71][56]。整個群島由索萊達島、大馬爾維納島兩個主島和約776個小島組成[56],地形上以山區和丘陵為主[72],不過索萊達島的拉佛尼亞Lafonia半島則是一片沉積平原[73]。福克蘭群島是1.3億年前岡瓦那大陸開始分裂形成南大西洋過程中的大陸地殼碎片產物,坐落在大西洋南部的巴塔哥尼亞大陸架上,位於阿根廷南部的巴塔哥尼亞以東約500公里海域[74]

福克蘭群島坐落在南緯51°40′53°00′西經57°40′62°00′之間[71]。兩個主要島嶼中間由福克蘭海峽分隔[75],沿海岸線凹陷成港灣[76][72]。斯坦利是領地首府,也是人口最多的鎮[71],與快活嶺空軍基地、群島最高點尤斯伯恩山(Mount Usborne,海拔705米)均位於索萊達島[75]。除了以上提及的3個定居點人口較多外,群島的其它地區俗稱為「Camp」,這個詞來源於西班牙語的「農村」一詞(Campo[9]:Camp

福克蘭群島氣候屬寒冷、多風且潮濕的海洋性氣候[74],整個群島的日常天氣都很多變[22]:16。全年有過半天數會出現降水,斯坦利的年均降雨量約為610毫米,同時全年都可能出現零星小雪[72]。斯坦利的氣溫通常在21.1°C到零下11.1°C之間,但在年初可能會出現9°C,7月出現零下1°C的情況[22]:16。島上經常出現強烈的西風和多雲天氣[72]。雖然每個月都會出現多場風暴,但程度通常較為平靜[22]:16

生物多樣性[編輯]

森德爾斯島成群的南跳岩企鵝

福克蘭群島是亞南極界生物地理的組成部分[77],與南美大陸巴塔哥尼亞的動植物群存在緊密聯繫[78]。福克蘭群島的大部分都是陸棲鳥類,全部63種在群島繁殖的鳥中有16個特有種[79]:131。島上的節肢動物也很多樣[79]:132。福克蘭群島擁有163種原生維管植物[79]:129福克蘭狼(又名福克蘭群島狐)本是群島僅有的原生哺乳動物,但已因歐洲定居者的捕殺而滅絕[9]:370

群島上經常有海洋哺乳動物光顧,例如南象海豹南美毛皮海獅和各種類型的,近海島嶼上還生活有罕見的條紋卡拉鷹。群島周邊的特有魚類主要是南乳魚屬[79]:132。福克蘭群島上沒有喬木,其植物群主要由各種亞灌木抗風植物組成[77]

整個群島幾乎都是綿羊的牧場[2],引進物種包括馴鹿野兔、家兔、巴塔哥尼亞狐、豬、馬、褐鼠[80]。這些外來物種已經對原生動植物構成不利影響,為此政府試圖對狐、兔和鼠之類入侵物種的繁殖設限,甚至將其全部剿殺。特有陸地動物受這些引進物種的影響最大[80]。由於缺乏生境變化的長期數據,人類對福克蘭群島環境的影響程度暫不明了[78]

經濟[編輯]

斯坦利是福克蘭群島經濟的金融中心[81]

購買力平價計算,福克蘭群島的國內生產總值在全世界229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222,人均GDP則排名第十[2]。2010年的統計的失業率為4.1%;上一次計算通貨膨脹率是在2003年,為1.2%[2]。根據2010年的數據,群島的人類發展指數很高,達0.874[3]:47,代表貧富差距基尼係數為34.17,處於中等水平[3]:54福克蘭群島鎊是當地的流通貨幣,與英鎊等值[82]

船隻補給和以高品質羊毛為中心的綿羊養殖推動了地方經濟發展[83][81]。20世紀80年代,合成纖維的出現和牧場投入不足對綿羊養殖業造成了不利影響,但政府建立的專屬經濟區,以及向「任何希望在這片區域範圍內捕魚的人」銷售捕魚許可證都成為了新的主要收入來源[81]。1982年馬島戰爭結束後,福克蘭群島的經濟重心逐漸向油田勘探和旅遊業轉移[75]

斯坦利是一個港口城市,作為領地首府,它也是群島的經濟中心,越來越多的工人從鄉村地區遷居到此工作,城市人口由此逐漸增長[81]。由於擔心過分依賴捕魚許可證的收入和過度捕魚非法捕魚以及魚類市場價格波動的威脅,群島開始更為關注石油鑽探,將其作為另一收入來源,不過暫時仍未找到「可采儲量」[81]。福克蘭政府已經在沒有得到英國援助的情況下資助了多個教育和體育發展項目[81]

第一產業在福克蘭群島GDP中佔據了大半江山,單捕魚業就貢獻了50%到60%的年度GDP,農業也是重要的經濟產業,島上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從事這一行業[84]。全領地略超過四分之一的勞動力為福克蘭群島政府工作,政府因此成為這裡的頭號僱主[85]。作為服務業組成部分的旅遊業受到南極探險的刺激和帶動,並且從連接英國和南美的直線航班中獲益[86][87]。大部分遊客都是乘遊船前來,他們受到群島的野生動物和環境吸引,還對釣魚、沉船潛水等活動有興趣,其中大部分人都會在斯坦利住宿[87][88]:183。領地的主要出口產品包括羊毛、皮革、鹿肉、魚和烏賊,主要進口商品則是燃料建築材料和服裝[2]

人口統計[編輯]

大部分福克蘭群島居民是威爾士和蘇格蘭血統[24]:9

福克蘭群島屬同質社會,大部分居民都是1833年移民來此的蘇格蘭威爾斯人後裔[24]:9[注 11]。2006年的人口普查還表明部分島民是法國直布羅陀斯堪的納維亞人的後代[89]。這次人口普查顯示,有三分之一的島民是在群島上出生,外國出生的居民則經同化融入當地文化[90]。根據憲法規定,福克蘭群島居民的居留權所採用的法律術語是「屬於群島」(belonging to the islands[48]英國國會在1983年通過的《英國國籍法令》說明當地所有居民都是英國公民[24]:9

20世紀期間,福克蘭群島曾受到人口不足的嚴重影響,許多青年島民為了追求現代生活方式和更好的工作機遇而離開了群島[22]:18[24]:173。進入21世紀後,島上人口得到來自英國、聖赫勒拿島智利的移民補充,人口數量趨於穩定[91]。2012年,群島再次進行了人口普查,大部分居民都將自己的國籍列為福克蘭群島人,比例達59%,接下來分別是英國人(29%)、聖赫勒拿島人(9.8%)和智利人(5.4%)[1]。島上還生活有少量阿根廷人[92]

福克蘭群島的人口密度較低[88]:181。根據2012年的人口普查,如不計服役軍人及其家屬,群島的日均人口為2,932[注 12]。2012年的一份報告表明福克蘭群島上有1,300位制服軍人和50名英國國防部的公務員[85]。斯坦利是領地人口最多的所在,擁有2,121位居民;其後是擁有369位居民的快活嶺,這些人中大部分是空軍基地的承建商;其他農村地區則生活了351人[1]。島上大部分居民都處於就業年齡(20至60歲),男性多於女性(53%和47%),並且這種差距在20至60歲年齡段人群中最為突出[89]。根據2006年的人口普查,大部分島民認為自己是基督徒(67.2%),非基督徒中拒絕回答這個問題或是自稱沒有宗教信仰的佔31.5%,剩下的1.3%(39人)是其他宗教的追隨者[89]

福克蘭群島的教育制度與英格蘭教育類似,向所有5至16歲居民實行免費義務教育[93]。斯坦利、快活嶺空軍基地和多個農村定居點都有提供小學教育,但要上中學則必須前往斯坦利,這裡提供寄宿設施和12個普通中等教育證書(GCSE)等級科目。16歲或以上的學子可以前往英國的高校學習,並取得普通教育高級程度證書(A-Level)或職業訓練資歷。福克蘭群島政府為就讀高等教育機構的高年級學生支付學費,不過這些教育機構一般需位於英國境內[93]

文化[編輯]

這幅水彩畫描繪了來自南美大陸的兩位高喬人在索萊達島拉佛尼亞半島的一個定居點一起喝茶

福克蘭群島的文化主要「源於由不列顛群島移民帶來的英國文化」,並且受到了西班牙語系南美洲文化的影響[91]。一些原本由高喬人使用的術語和地名在當地方言中仍然適用[94]:21。領地的主要語言和官方語言都是英語,並且又以英國英語佔主導地位,許多居民還會說西班牙語和其他語言[91]。根據博物學家威爾·瓦格斯塔夫(Will Wagstaff)的研究:「福克蘭群島是個適宜社交的地方,停下聊天是(這裡的)一種生活方式」[94]:21

群島上開辦有兩家周報,分別是《茶漿果快報》(Teaberry Express)和《企鵝新聞》(The Penguin News[94]:66,電視和廣播中主要播送英國節目[91]。據瓦格斯塔夫形容,當地菜色具有「非常英國化的特點,大多採用土生土長的蔬菜、羊肉、牛肉和魚肉」。飯後人們還經常會「喝茶或咖啡,配上自製的蛋糕和餅乾」[94]:63-64。他還稱,當地的社交活動就像「典型的英國小鎮,有着各種各樣的俱樂部和組織,涵蓋到社區生活的方方面面」[94]:65

注釋說明[編輯]

  1. ^ 歷史學家約翰·鄧莫爾John Dunmore)經過對福克蘭群島發現史的分析後總結認為:西班牙、荷蘭、英國,甚至意大利葡萄牙都有探險家聲稱發現這片群島,不過最後兩個國家的說法可信度比較低。[17]:93
  2. ^ 1764年,布士維爾宣布群島屬於路易十五;1765年,英國船長約翰·拜倫宣布群島屬於英王喬治三世[18]:9-10[17]:139-140
  3. ^ 阿根廷法律分析師羅伯特·拉沃爾(Roberto Laver)稱,英國當時沒有理睬朱伊特,因為他所代表的政府「當時不受英國或其他任何其他國家承認」,並且「在聲稱擁有主權後也不存在任何的佔領行動」[24]:73
  4. ^ 前往福克蘭群島前,韋爾內為自己的授權許可爭取到了英國領事館的印章,並且到1828年布宜諾斯艾利斯延長許可後又重複了這樣的做法[25]:48-50。他和領事館之間有着良好的關係,因此期望英國重新取得群島時,其政府會一併保護他的移民點[25]:50
  5. ^ 「列剋星敦號」的日誌記載該船隻毀掉了軍火和一間商店,但韋爾內聲稱整個定居點都被摧毀,並以此向美國政府索賠[27]:541-544
  6. ^ 正如羅伯特·拉沃爾所說的那樣,羅薩斯並沒有因這一事件斷絕與英國的外交關係,因為「英國的經濟支持」「至關重要」;不過,他把福克蘭群島作為籌碼,希望能取消阿根廷欠下英國霸菱銀行的數百萬英鎊債務[24]:122-123。1850年,羅薩斯的政府同英國締造條約,「結束了存在的分歧,恢復了(兩國間)完美的友誼」[31]
  7. ^ 阿根廷先後在1841、1849、1884、1888、1908、1927和1933年舉行了抗議活動,並且自1946年起每年都會在聯合國抗議[18]:34
  8. ^ 由於拉馮未能成功建立任何永久性的定居點,並且在提供給定居點的牛肉價格上存在分歧,殖民政府和拉馮之間的關係一直很緊張。此外,他的特許狀要求拉馮從英國帶人前來定居,但他帶來的大部分卻都是來自烏拉圭的高喬人[34]:84
  9. ^ 雷區都圍了起來並做出標記,其中仍有未引爆的炸藥和簡易爆炸裝置[40]。實踐證明,福克蘭群島的地雷清除工作非常困難,因為有一些地雷是經空投放置,還有一些並不在標記出的雷區內,約80%位於沙子或泥炭下,地雷在這樣的地層中可能會移動,增大移除工作的困難和風險[41]
  10. ^ 1976年時,沙克爾頓勳爵就完成了一份有關群島經濟前景的報告,但當時的英國政府為避免與阿根廷在群島主權上正面衝突而沒有落實報告中的建議[25]:147。沙克爾頓勳爵於1982年再度獲命對領地經濟發展提供報告。他在新報告中批評了多家大型養殖企業,並建議把養殖場的所有權由在外土地所有人轉交給當地土地所有人。沙克爾頓還提出了經濟多元化的建議,發展漁業、石油勘探和旅遊業。此外,他還提議建設道路網絡,並通過保護措施保護群島的自然資源。[25]:147
  11. ^ 羅伯特·拉沃爾認為,這很可能是政府政策導致的結果,群島上也曾有不是來自英國的人口居住,但由於政策的影響,這些人口越來越少。他還指出,英國殖民地在最初十年里實行的「歸化條例」表明這裡曾「有來自歐洲、北美、中美以及阿根廷的定居者。」[24]:9
  12. ^ 2012年人口普查期間,有91名福克蘭群島居民身處海外[1]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Falkland Islands Census 2012: Headline results. Falkland Islands Government. 2012-09-10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17). 
  2. ^ 2.0 2.1 2.2 2.3 2.4 2.5 Falkland Islands (Islas Malvinas).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2014-07-23]. 
  3. ^ 3.0 3.1 3.2 Avakov, Alexander. Quality of Life, Balance of Powers, and Nuclear Weapons. New York: Algora Publishing. 2013年. ISBN 978-0-87586-963-6. 
  4. ^ Falkland Islands will remain on summer time throughout 2011. MercoPress. 2011-03-31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9). 
  5. ^ Jones, Roger. What's Who? A Dictionary of Things Named After People and the People They are Named After. Leicester, England: Matador. 2009年: 73. ISBN 978-1-84876-047-9. 
  6. ^ Dotan, Yossi. Watercraft on World Coins: America and Asia, 1800–2008. Portland, Oregon: The Alpha Press. 2010年: 165. ISBN 978-1-898595-50-2. 
  7. ^ 7.0 7.1 7.2 7.3 Room, Adrian. Placenames of the World 2nd. Jefferson, North Carolina: McFarland & Company, Inc. 2006年: 129. ISBN 978-0-7864-2248-7. 
  8. ^ Paine, Lincoln. Ships of Discovery and Exploration. New York: Mariner Books. 2000年: 45. ISBN 978-0-395-98415-4. 
  9. ^ 9.0 9.1 9.2 9.3 Hince, Bernadette. The Antarctic Dictionary. Collingwood, Melbourne: CSIRO Publishing. 2001年. ISBN 978-0-9577471-1-1. 
  10. ^ Balmaceda, Daniel. 36. Historias Inesperadas de la Historia Argentina. Buenos Aires: Editorial Sudamericana. 2011年. ISBN 978-950-07-3390-8. 
  11. ^ Foreign Office. Report on the Proceedings of the General Assembly of the United Nations. London: H.M. Stationery Office. 1961年: 80. 
  12. ^ Standard Country and Area Codes Classifications. United Nations Statistics Division. 2013-02-13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6-28). 
  13. ^ G. Hattersley-Smith. Fuegian Indians in the Falkland Islands. Polar Recor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3-06, 21 (135): 605–606 [2014-07-23]. doi:10.1017/S003224740002204X.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06). 
  14. ^ 14.0 14.1 Carafano, James Jay. Falkland/Malvinas Islands. (編) Will Kaufman; Heidi Slettedahl Macpherson. Britain and the Americas: Culture, Politics, and History. Santa Barbara, California: ABC-CLIO. 2005年. ISBN 978-1-85109-431-8. 
  15. ^ Michael White. Who first owned the Falkland Islands?. The Guardian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2012-02-02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04). 
  16. ^ 16.0 16.1 Goebel, Julius. The Struggle for the Falkland Islands: A Study in Legal and Diplomatic History. Port Washington, New York: Kennikat Press. 1971年. ISBN 978-0-8046-1390-3. 
  17. ^ 17.0 17.1 Dunmore, John. Storms and Dreams. Auckland, New Zealand: Exisle Publishing Limited. 2005年. ISBN 978-0-908988-57-0.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Gustafson, Lowell. The Sovereignty Dispute Over the Falkland (Malvinas) Island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8年. ISBN 978-0-19-504184-2. 
  19. ^ Headland, Robert. Chronological List of Antarctic Expeditions and Related Historical Events.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9年: 66. ISBN 978-0-521-30903-5. 
  20. ^ Heawood, Edward. F.H.H. Guillemard, 編. A History of Geographical Discovery in the Seventeenth and Eighteenth Centuries Reprint.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年: 182. ISBN 978-1-107-60049-2. 
  21. ^ Segal, Gerald. The World Affairs Companion.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Touchstone. 1991年: 240. ISBN 978-0-671-74157-0. 
  22. ^ 22.00 22.01 22.02 22.03 22.04 22.05 22.06 22.07 22.08 22.09 22.10 22.11 Gibran, Daniel. The Falklands War: Britain Versus the Past in the South Atlantic. Jefferson, North Carolina: McFarland & Company, Inc. 1998年. ISBN 978-0-7864-0406-3. 
  23. ^ Marley, David. Wars of the Americas 2nd. Santa Barbara, California: ABC-CLIO. 2008年: 714. ISBN 978-1-59884-100-8. 
  24. ^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24.7 24.8 Laver, Roberto. The Falklands/Malvinas Case. The Hague: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2001年. ISBN 978-90-411-1534-8.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Cawkell, Mary. The History of the Falkland Islands. Oswestry, England: Anthony Nelson Ltd. 2001年. ISBN 978-0-904614-55-8. 
  26. ^ Sicker, Martin. The Geopolitics of Security in the Americas. Westport, Connecticut: Praeger Publishers. 2002年: 32. ISBN 978-0-275-97255-4. 
  27. ^ 27.0 27.1 27.2 Pascoe, Graham; Pepper, Peter. Luis Vernet. (編) David Tatham. The Dictionary of Falklands Biography (Including South Georgia): From Discovery Up to 1981 (Ledbury, England: David Tatham). 2008年. ISBN 978-0-9558985-0-1. 
  28. ^ Peterson, Harold. Argent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1810–1960. New York: University Publishers Inc. 1964年: 106. ISBN 978-0-87395-010-7. 
  29. ^ 29.0 29.1 29.2 Graham-Yooll, Andrew. Imperial Skirmishes: War and Gunboat Diplomacy in Latin America. Oxford, England: Signal Books Limited. 2002年. ISBN 978-1-902669-21-2. 
  30.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Reginald, Robert; Elliot, Jeffrey. Tempest in a Teapot: The Falkland Islands War. Wheeling, Illinois: Whitehall Co. 1983年. ISBN 978-0-89370-267-0. 
  31. ^ Hertslet, Lewis. A Complete Collection of the Treaties and Conventions, and Reciprocal Regulations, At Present Subsisting Between Great Britain and Foreign Powers, and of the Laws, Decrees, and Orders in Council, Concerning the Same. London: Harrison and Son. 1851年: 105. 
  32. ^ Aldrich, Robert; Connell, John. The Last Colonies.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8年: 201. ISBN 978-0-521-41461-6. 
  33. ^ 33.0 33.1 33.2 33.3 33.4 Bernhardson, Wayne. Stanley and Vicinity: History. Patagonia: Including the Falkland Islands. Altona, Manitoba: Friesens. 2011年. ISBN 978-1-59880-965-7. 
  34. ^ 34.0 34.1 34.2 Strange, Ian. The Falkland Islands and Their Natural History. Newton Abbot, England: David & Charles. 1987年. ISBN 978-0-7153-8833-4. 
  35. ^ Day, David. Antarctica: A Biography Reprint. Oxford, Englan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3年: 129–130. ISBN 978-0-19-967055-0. 
  36. ^ Haddelsey, Stephen; Carroll, Alan. Prologue//Operation Tabarin: Britain's Secret Wartime Expedition to Antarctica 1944–46. Stroud, England: The History Press. 2014年. ISBN 978-0-7509-5511-9. 
  37. ^ 37.0 37.1 37.2 37.3 Zepeda, Alexis. Argentina. (編) Will Kaufman; Heidi Slettedahl Macpherson. Britain and the Americas: Culture, Politics, and History. Santa Barbara, California: ABC-CLIO. 2005年. ISBN 978-1-85109-431-8. 
  38. ^ 38.0 38.1 38.2 Thomas, David. The View from Whitehall. (編) Wayne Smith. Toward Resolution? The Falklands/Malvinas Dispute (Boulder, Colorado: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1991年. ISBN 978-1-55587-265-6. 
  39. ^ Richard Norton-Taylor and Rob Evans. UK held secret talks to cede sovereignty: Minister met junta envoy in Switzerland, official war history reveals. The Guardian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2005-06-28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9). 
  40. ^ 40.0 40.1 40.2 The Long Road to Clearing Falklands Landmines. BBC News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2010-03-14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15). 
  41. ^ Ruan, Juan Carlos; Macheme, Jill E. Landmines in the Sand: The Falkland Islands. The Journal of ERW and Mine Action (James Madison University). 2001-08, 5 (2) [2014-07-23]. ISSN 1533-69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14). 
  42. ^ Falklands Drilling Will Resume in Second Quarter of 2015, Announced Premier Oil. MercoPress. 2014-05-15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14). 
  43. ^ The Falkland Islands, 30 Years After the War with Argentina. Daily Telegraph (Telegraph Media Group).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17). 
  44. ^ Grant Munro. Falklands' Land Mine Clearance Set to Enter a New Expanded Phase in Early 2012. MercoPress. 2011-12-08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14). 
  45. ^ 45.0 45.1 Lansford, Tom. Thomas Muller; Judith Isacoff; Tom Lansford, 編. Political Handbook of the World 2012. Los Angeles, California: CQ Press. 2012年: 1528. ISBN 978-1-60871-995-2. 
  46. ^ Cahill, Kevin. Falkland Islands. Who Owns the World: The Surprising Truth About Every Piece of Land on the Planet. New York: Grand Central Publishing. 2010年. ISBN 978-0-446-55139-7. 
  47. ^ 47.0 47.1 New Year begins with a new Constitution for the Falklands. MercoPress. 2009-01-01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9). 
  48. ^ 48.0 48.1 48.2 48.3 The Falkland Islands Constitution Order 2008. The Queen in Council. 2008-11-05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09). 
  49. ^ Buckman, Robert. Latin America 2012. Ranson, West Virginia: Stryker-Post Publications. 2012年: 394. ISBN 978-1-61048-887-7. 
  50. ^ Falklands Governor Colin Roberts takes office next Tuesday 29 April. MercoPress. 2014-04-28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29). 
  51. ^ Keith Padgett, first Falklands' government CE recruited in the Islands. MercoPress. 2012-03-07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9). 
  52. ^ Minister of State at the Foreign & Commonwealth Office. United Kingdom Government. 2014-06-27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01). 
  53. ^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Falkland Islands (Malvinas) – Government. The CIA World Factbook 2012. New York: Skyhorse Publishing, Inc. 2011年. ISBN 978-1-61608-332-8. 
  54. ^ Falklands lawmakers: "The full time problem". MercoPress. 2013-10-28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9). 
  55. ^ EuropeAid. EU relations with Overseas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European Commission. 2014-06-04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01). 
  56. ^ 56.0 56.1 56.2 56.3 Sainato, Vincenzo. Falkland Islands. (編) Graeme Newman; Janet Stamatel; Hang-en Sung. Crime and Punishment around the World. Santa Barbara, California: ABC-CLIO. 2010年: 157–158. ISBN 978-0-313-35133-4. 
  57. ^ A New Approach to the British Overseas Territories. London: Ministry of Justice. 4. 2012年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9). 
  58. ^ UK Parliament. The Falkland Islands (Appeals to Privy Council) (Amendment) Order 2009 as made, from legislation.gov.uk.
  59. ^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Falkland Islands (Malvinas) – Transportation. The CIA World Factbook 2012. New York: Skyhorse Publishing, Inc. 2011年. ISBN 978-1-61608-332-8. 
  60. ^ Martin Fletcher. Falklands Defence Force better equipped than ever, says commanding officer. The Times (News UK). 2010-03-06 [2011-03-18]. 
  61. ^ International Boundaries Research Unit. Argentina and UK claims to maritime jurisdiction in the South Atlantic and Southern Oceans. Durham University.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08). 
  62. ^ Nicholas Watt. Falkland Islands sovereignty talks out of the question, says Gordon Brown. The Guardian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2009-03-27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04). 
  63. ^ Supporting the Falkland Islanders'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Policy. United Kingdom Foreign & Commonwealth Office and Ministry of Defence. 2013-03-12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3-25). 
  64. ^ 64.0 64.1 Secretaría de Relaciones Exteriores. La Cuestión de las Islas Malvinas. Ministerio de Relaciones Exteriores y Culto (República Argentina).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04). 
  65. ^ Michael Reisman. The Struggle for The Falklands. Yale Law Journal (Faculty Scholarship Series). 1983-01, 93 (287): 306 [2013-10-23]. 
  66. ^ No talks on Falklands, says Brown. BBC News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2009-03-28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03). 
  67. ^ Falklands referendum: Islanders vote on British status. BBC News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2013-03-10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24). 
  68. ^ Marcos Brindicci and Juan Bustamante. Falkland Islanders vote overwhelmingly to keep British rule. Reuters. 2013-03-12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03). 
  69. ^ Timerman rejects meeting Falklands representatives; only interested in 'bilateral round' with Hague. MercoPress. 2013-01-31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02). 
  70. ^ Laura Smith-Spark. Falkland Islands hold referendum on disputed status. CNN. 2013-03-11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5-29). 
  71. ^ 71.0 71.1 71.2 Guo, Rongxing. Territorial Disputes and Resource Management. New York: Nova Science Publishers, Inc. 2007年: 112. ISBN 978-1-60021-445-5. 
  72. ^ 72.0 72.1 72.2 72.3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Falkland Islands (Malvinas) – Geography. The CIA World Factbook 2012. New York: Skyhorse Publishing, Inc. 2011年. ISBN 978-1-61608-332-8. 
  73. ^ Trewby, Mary. Antarctica: An Encyclopedia from Abbott Ice Shelf to Zooplankton. Richmond Hill, Ontario: Firefly Books. 2002年: 79. ISBN 978-1-55297-590-9. 
  74. ^ 74.0 74.1 Klügel, Andreas. Atlantic Region. (編) Rosemary Gillespie; David Clague. Encyclopedia of Islands.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9年: 66. ISBN 978-0-520-25649-1. 
  75. ^ 75.0 75.1 75.2 Hemmerle, Oliver Benjamin. Falkland Islands. (編) R.W. McColl. Encyclopedia of World Geography. New York: Golson Books, Ltd. 2005年: 318–319. ISBN 978-0-8160-5786-3. 
  76. ^ Blouet, Brian; Blouet, Olwyn.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Hoboken, New Jersey: John Wiley and Sons. 2009年: 100. ISBN 978-0-470-38773-3. 
  77. ^ 77.0 77.1 Jónsdóttir, Ingibjörg. Botany during the Swedish Antarctic Expedition 1901–1903. (編) Jorge Rabassa; Maria Laura Borla. Antarctic Peninsula and Tierra del Fuego. Leiden, Netherlands: Taylor & Francis. 2007年: 84–86. ISBN 978-0-415-41379-4. 
  78. ^ 78.0 78.1 Helen Otley; Grant Munro; Andrea Clausen; Becky Ingham. Falkland Islands State of the Environment Report 2008 (PDF). Environmental Planning Department Falkland Islands Government. 2008-05 [2014-07-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9). 
  79. ^ 79.0 79.1 79.2 79.3 Clark, Malcolm; Dingwall, Paul. Conservation of Islands in the Southern Ocean. Cambridge, England: IUCN. 1985年. ISBN 978-2-88032-503-9. 
  80. ^ 80.0 80.1 Bell, Brian. Introduced Species. (編) Beau Riffenburgh. Encyclopedia of the Antarctic. New York: Routledge. 2007年: 542–545. ISBN 978-0-415-97024-2. 
  81. ^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Royle, Stephen. A Geography of Islands: Small Island Insularity. New York: Routledge. 2001年: 170–171. ISBN 978-0-203-16036-7. 
  82. ^ Regions and territories: Falkland Islands. BBC News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2012-06-12 [2014-07-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3-11). 
  83. ^ Calvert, Peter. A Political and Economic Dictionary of Latin America. London: Europa Publications. 2004年: 134. ISBN 978-0-203-40378-5. 
  84. ^ The Economy. Falkland Islands Government. [2014-07-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07). 
  85. ^ 85.0 85.1 The Falkland Islands: Everything You Ever Wanted to Know in Data and Charts. The Guardian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2013-01-03 [2014-07-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5-02). 
  86. ^ Bertram, Esther; Muir, Shona; Stonehouse, Bernard. Gateway Ports in the Development of Antarctic Tourism. Oxon, England: CAB International. 2007年: 144. ISBN 978-1-84593-247-3. 
  87. ^ 87.0 87.1 Prideaux, Bruce. Falkland Islands. (編) Michael Lück (編). The Encyclopedia of Tourism and Recreation in Marine Environments (Oxon, England: CAB International). 2008年: 171. ISBN 978-1-84593-350-0. 
  88. ^ 88.0 88.1 Royle, Stephen. The Falkland Islands. (編) Godfrey Baldacchino. Extreme Tourism: Lessons from the World's Cold Water Islands (Amsterdam: Elsevier). 2006年. ISBN 978-0-08-044656-1. 
  89. ^ 89.0 89.1 89.2 Falkland Islands Census Statistics, 2006 (PDF). Falkland Islands Government. [2013-01-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15). 
  90. ^ Falklands questions answered. BBC News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2007-06-04 [2014-07-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28). 
  91. ^ 91.0 91.1 91.2 91.3 Minahan, James. Ethnic Groups of the Americas. Santa Barbara, California: ABC-CLIO. 2013年: 139. ISBN 978-1-61069-163-5. 
  92. ^ Falklands Referendum: Voters from many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voted Yes. MercoPress. 2013-06-28 [2014-07-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0-17). 
  93. ^ 93.0 93.1 Education. Falkland Islands Government. [2014-07-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5-29). 
  94. ^ 94.0 94.1 94.2 94.3 94.4 Wagstaff, William. Falkland Islands: The Bradt Travel Guide. Buckinghamshire, England: Bradt Travel Guides, Ltd. 2001年. ISBN 978-1-84162-037-4. 

擴展閱讀[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座標51°41′S 59°10′W / 51.683°S 59.167°W / -51.683; -59.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