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西周
China 2a.jpg
首都 鎬京雒邑
君主
開國君主 周武王
滅亡君主 周幽王
建立
建立時間 前11世紀
建立事件 牧野之戰
滅亡
滅亡時間 前771年
滅亡原因 犬戎攻破鎬京

西周前1059年前771年),中國歷史上繼商朝之後的朝代,首都宗周(鎬京,今陝西省西安市東南部)。周幽王末年,宗周地區因戰亂而衰敗,周平王東遷成周。歷史上將東遷之前那一時期的周朝稱為西周

西周從約前1059年周武王滅商朝起至前771年周幽王申侯犬戎所殺為止,共經歷11代12王,大約歷經257年。前770年,平王棄宗周而只以雒邑(今河南省洛陽市)為都,歷史上稱東遷以後的周王朝為東周。從周朝開始,進行境內各個部落不斷融合的過程,在這期間,華夏族逐步形成,成為現代民族的前身,周邊還有戎狄肅慎東胡等諸多其他民族。


歷史[編輯]

周人的興起[編輯]

周人是一個後起的姬姓部族,興起於今關山(今六盤山)一帶,十分重視農業。他們的先祖為姜嫄,認為后稷是他們的始祖,並把他尊為農神,西周的農官之長便以「后稷」命名。

從后稷到到文王中間有若干個王,《史記·周本紀》、《世本》記載有十五代,依次是后稷(名棄)、不窋公劉慶節皇仆差弗毀隃公非高圉亞圉公叔祖類古公亶父季歷,而《漢書》記載有十八代。然而自后稷至文王千餘年,只經過十幾代是不可能的,後人多對此表示懷疑。[1]:15-26

到了不窋時代,周人遷徙到戎狄之間。公劉時為了發展農業又遷至自然環境優異的。到達豳地以後,周人開墾田地、營建房屋、並確立了一套舉行祭祀、宴會的禮儀。「京」、「京師」就是源自公劉時代對國都的稱謂。[1]:29-35商王武丁時期,周成為商的封國。公亶父(後來被追尊為周太王)時,為避免西北戎狄部落的滋擾,周人再次遷都至歧陽周原。這時政治設施有了長足發展,王宮設皋門應門,國都設宗廟社稷即始於此時。

太王死後,少子季歷繼位。由於與太伯所建吳國、任姓諸侯保持友好,加之商朝國力衰微,周的力量不斷壯大。商王武乙時期,周開始武力開拓領土,首先花了三年時間征服鬼方。之後,季歷繼續進攻山西地區的,在攻打燕京戎時受挫,然而接着還是攻克了余無戎。打敗余無戎後,季歷被商王文丁任命為牧師(一種相當於方伯的職位)。由於季歷將周國的領土大大向西北擴展,受到了文丁的猜忌,終於被文丁害死。[1]:62-68

季歷死後,其長子繼位,是為周文王,他曾被商王冊命為西伯崇侯虎報告了西伯對處死九侯的不滿,西伯因此被囚禁於羑里,直到西伯的屬下進貢美女和財物才被赦免。周文王一面殷勤侍奉殷王,一面借口征討叛國四處開拓領土,周的勢力得以大幅度擴張。文王團結諸侯,解決了兩國的爭端,先後征服了犬戎(密須)。之後又滅掉了山西地區的,並攻克盂(又作於、邗)。崇侯虎所在的是當時的東方強國,也在激烈的攻城戰之後被周攻佔。文王在克崇後遷都到,仁政愛民,並建立了一套以卿士為首的官制,健全了政治機構,積聚了一大批有才能的貴族,為周王朝的建立打下基礎。[1]:69-84

武王伐紂和周公東征[編輯]

文王死後,其子發繼承了他開創的基業,這就是後來的周武王。武王繼位後第二年,即統帥大軍在盟津與諸侯結盟,兩年後在此誓師,準備北伐克商。武王統帥的精銳部隊(據說只有「戍車三百乘,虎蕡三百人」)於盟津渡河後,經歷六天到達牧野。參加決戰的除了周人的銳兵,還有不少西南蠻夷部落的軍隊以及一些盟國的國君將領。在周元帥呂尚的指揮下,周國軍隊與數量遠高於己的商朝軍隊展開決戰,當天即獲得全勝。被迫自焚,殷朝中央政權被推翻。

佔有京畿朝歌之後,周軍兵分四路南下,徹底消滅了南方藩屬於商的諸侯國。克商之後,武王分別在牧野舉行了告捷禮、在殷都舉行了社神祭、在宗周舉行了獻俘禮,並遷都於鎬京(即宗周),周朝建立。[1]:84-100周武王紂王的年份是西元前1059年

武王克殷後,開始分封諸侯,這些諸侯有先代君王之後、有功的異姓貴族,也有姬姓親屬。武王還留下商代王畿北部繼續作武庚(殷紂之子)的封國、對投誠者保留原有食邑[2]武王克殷後兩年便去世了,他的弟弟周公旦稱攝政王,代年幼的成王治理天下。

周公攝政後不久,管叔蔡叔等人散布周公將對成王不利的謠言,發動叛亂,自稱「勤王」,史稱「三監之亂」。武庚、東夷也隨之發動了叛亂。周公興師東征,戰線北至梁山、南至淮上[3],最終將管、蔡、武庚之叛各個擊破。周公把殷民分別交於明保(周公之子)、康叔(周公之弟)等人統治並頒布訓誡;讓殷朝宗室微子啟代替武庚典承商湯香火,封至宋國;另外的殷朝頑軍遷至洛陽地區,由周公親自管轄[4]。至此,周朝廷才得以鞏固。

成康之治[編輯]

叛亂平定後,周公作《多方》、《多士》來告誡殷人,對殷貴族採取思想、經濟、政治各方面的安撫政策。周公攝政五年,開始在雒邑營建東都成周,以便更有效的統治東方地區,成王到成周開始親政。召公奭召集各方首領,教導成王以德治國、重用老成人。成周建成後,成王回鎬京即君位,周公則留下治理東都。

西周青銅鼎
西周青銅
龍紋玉
獸面片

成王和後來即位的康王釗的統治時期被後人稱為成康之治,是西周安定時代的開始。周人的分封諸侯雖早於武王時開始,但大量封國是在成康之世才出現的。據《左傳·昭公二十八年》,周初分封共七十一國,其中與周王同姓的姬姓就有四十國,兄弟之國有十五國。而《荀子·儒效》則說姬姓有五十三國。可見周初的分封是以姬姓為主體,而同時兼顧到異姓。[1]:385其中季歷之兄太伯仲雍的後人封於(今江蘇蘇州),文王二弟(一說從侄)虢仲虢叔封於東虢(今河南滎陽)、西虢(今陝西寶雞),文王諸子分別封於(今河南鄭州,早滅)、(今河南上蔡西南)、(今山西霍州西南)、(今河南淇縣)、(今河南阜陽)、(今山東成武東南)、(今河南修武西)、(今山東定陶西)、(今山東滕州西南)、(今陝西咸陽西北)、(今河南濟源西北)、(今陝西西安市長安區西北)、(今山西臨猗西南);武王諸子封於(始封在今山西翼城西)、(今河南平頂山)、(今山西河津東北);周公諸子封於(今山東曲阜)、(今河南輝縣西南)、(今河南固始西北)、(今河北邢台)、(今山東金鄉西北)、(今河南延津北)、(今河南鄭州東北);召公之子封於(今北京)。主要的異姓諸侯則有:殷貴族微子啟封於(今河南商丘附近),姒姓封於(今河南杞縣),嬴姓封於(今河南寧縣西北),妘姓封於(今河南淮陽)等等。[1]:386最初的封建主要集中在中原,是建國工作的一部分,在之後並沒有繼續推廣。這些封國以人群為主體,常常遷徙數百里乃至上千里。它們由河南向東、向南遷移,形成了周王室新的屏障。[3]:154

成康時代,周王實行賑濟貧困民眾、授田於民、明德慎罰的政策,因而農業生產頗有起色、人民生活相對改善、四方外族來朝、政局穩定、人民和睦。然而康王晚期喜好征伐,據小盂鼎銘文,僅在與鬼方間的戰爭中就斬首四千八百多人,俘虜一萬三千餘人,與南方的淮夷和荊楚亦常有衝突,國民經濟陷入困境,為昭王時期的衰落埋下了伏筆。[5]:109-110

由盛而衰[編輯]

周康王(釗)死後,子周昭王(瑕)繼位。昭王十六年,他親率大軍南征楚荊,直至江漢地區。南征共經3年,昭王還師渡過漢水時溺死,軍隊也遭覆沒。繼昭王而立的是其子周穆王(滿),在位長達55年。他好大喜功,仍想向四方發展。穆王好遊行,致使朝政鬆弛。東方的徐國率九夷侵周。穆王南征,通過聯合楚國的力量,才得以平定。

經過昭穆時代,周朝實力削弱。這一時期,西北地區的戎狄逐漸興盛。周懿王時,出現戎狄交侵,暴虐中國的局面,周人深為所苦。

周厲王時期,連年戰亂,給民間帶來深重的疾苦。與此同時,厲王任用榮夷公為卿士,將社會財富和資源壟斷起來。為壓制國人的不滿,厲王命衛巫監視,有謗王者即加殺戮。結果人人自危,終於釀成國人起義。前842年國人大規模暴動,厲王被迫出奔到彘(今山西霍州市)。朝中由召公(召穆公虎)、周公(周定公)兩大臣行政,號為共和(一說由諸侯共伯和攝行政事)。

共和十四年(前828年),厲王死,太子靜即位,是為周宣王,在位共46年。宣王勵精圖治,朝政有明顯起色。宣王晚年,周王朝重新出現了衰象。宣王干涉魯國的君位繼承,用武力強立魯孝公,引起諸侯不睦。三十六年,征伐條戎、奔戎,慘遭敗績。三十九年,與西戎別支姜氏之戎戰於千畝(今山西介休南),慘敗。

前781年周幽王繼位,任用好利的虢石父執政,朝政腐敗激起國人怨恨;三年(前779年),伐六濟之戎失敗;同時天災頻仍,周朝統治內外交困。幽王廢掉正后申侯之女及太子宜臼,改以嬖寵美人褒姒為后,其子伯服(一作伯盤)為太子。宜臼逃奔申國申侯聯合繒國和西方的犬戎進攻幽王。幽王與伯服均被犬戎殺死於戲(今陝西臨潼東)。前771年,西周覆亡。

幽王死後,諸侯共立周攜王於虢。周攜王二十一年,被晉文侯所殺。空位九年後,晉文侯,立太子宜臼為王是為周平王。平王三年,避犬戎,捨棄鎬京,以雒邑成周為唯一都,東周建立。

典章制度[編輯]

宗法與分封[編輯]

西周的分封制與宗法制

西周時實行以宗法為基礎的分封制。宗法源於氏族社會,突出父權和族權。商代時父系家長制就已存在,到後期官職由宗族族長世襲已十分普遍,至周時更發展為系統的統治體系。[6]:111宗法制保證了各級貴族在政治上的壟斷地位,有利於統治階層內部的穩定、和諧。


畿服[編輯]

西周繼承商代的內外服制,發展出了畿服制度,它是與分封制相適應的。周王直接治理的地區稱作王畿,是王朝的中心。王都以外的地區則按離王都距離和關係遠近劃分為諸服,有五服、三服、六服、九服等說。《國語·周語上》記載公謀父之說,將畿服分為五服。甸服為王畿,侯服、賓服為華夏族各諸侯,要服、荒服則指邊遠的少數民族。[7]:146

畿服制度將納貢作為義務加給諸侯,如若諸侯不從,則天子可以武力相加。納貢的方式和時間則有服數決定。據《國語》記載稱甸服者祭、侯服者祀、賓服者享、要服者貢、荒服者王。

經濟[編輯]

青銅農具使用比商代更為廣泛,排水引水技術掌握較好,農作物中桑麻瓜果都有栽培種植。手工業部門多,分工比商代更細,有「百工」之稱,商業有了更進一步的發展,在「國」與「都」中,出現了更大的市場

西周實行井田制。每個男性主要勞動力授田百畝(相當於現在31畝多),每隔3年耕作者之間更換一次分配的田地。當時普遍採用熟荒耕作制,使得農業生產有了很大進步。

西周時期,商業發達,有專門從事貿易活動的商人。海貝、海蚌和占卜用的龜甲等,往往都是從遠方貢獻和交換來的。海貝當時也作為貨幣,以朋為單位計算。舟船和馬車是重要的交通工具。

社會生活[編輯]

採集是當時平民的主要日常生活來源,而狩獵則是貴族的娛樂活動。周朝是多妻民族,因此引進了宦官制度,直接影響了中原文化,直到清朝滅亡為止。 西周的製陶及製釉技術十分進步,不過器皿多半為灰色。雕製玉器的數量減少。[8]

戰爭與交往[編輯]

周王朝建立以後,仍不斷用兵,常和荊楚鬼方嚴允東夷淮夷等鄰邦發生戰爭,互有勝負。《詩經·采微》描述當時周王朝與玁狁作戰情況和士兵的艱苦戰鬥生活:「採薇採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啟居,玁狁之故。」與此相反,更多的則是與鄰邦的友好往來和經濟文化交流。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楊寬,《中國斷代史系列-西周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ISBN 7208045385
  2. ^ 清代學者崔述稱:「文王始受命,而未得及身為天子。武王始克商,而未得身見四方之靖。至成王,然後安享之,以為祖、父之德而吾獨享之,於心不自安,故分其祿而與諸父兄弟共之」。(崔述:《崔東壁遺書》,P.340,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3. ^ 3.0 3.1 許倬雲,《西周史》,北京,三聯書店,2001年,ISBN 7108015211
  4. ^ 杜正勝,《周代城邦》,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79年
  5. ^ 楊善群. 論成康之治. 社會科學. 2005, 6: 104 – 110. 
  6. ^ 錢宗范,《周代宗法制度研究:中國文化探源》,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1989年,ISBN 7563301658
  7. ^ 葛志毅,《周代分封制研究》,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ISBN 7207064271
  8. ^ 藝術與建築索引典—西周 於2011 年3 月18 日查閱

相關書目[編輯]

  • 丁山,《商周史料考證》,上海,龍門聯合書局,1960年
  • 王國維,《殷周制度論》,上海,聖倉明智大學廣倉學窘叢書甲類本,1916年
  • 白川靜,《西周史略》,袁林 譯,西安,三秦出版社,1992年,ISBN 7805461946
  • 張光直:《中國青銅時代》(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82)。
  • 伊藤道治著,江藍生譯:《中國古代王朝的形成:以出土資料為主的殷周史硏究》(北京:中華書局,2002)。
  • 李峰:《西周的政體:中國早期的官僚制度和國家》(北京:三聯書店,2010)。
  • 呂振羽,《殷周時代的中國社會》,上海,不二書店,1936年
  • 孫作雲,《詩經與周代社會研究》,北京,中華書局,1966年
  • 朱鳳瀚、張榮明編,《西周諸王年代研究》,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8年
  • 朱鳳瀚,《商周家族形態研究》,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4年,ISBN 9787805049601
  • 李亞農,《西周與東周》,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56年
  • 李仲操,《西周年代》,北京,文物出版社,1991年
  • 李民、張國碩,《夏商周三族源流探索》,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8年
  • 李峰,《西周的滅亡》,湯惠生 譯,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
  • 陳夢家,《西周年代考》,重慶,商務印書館,1935年
  • 岑仲勉,《西周社會制度問題》,上海,龍門聯合書局,1960年
  • 岑仲勉,《兩周文史論叢》,上海,商務印書館,1958年
  • 趙伯雄,《周代國家形態研究》,長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
  • 趙世超,《周代國野制度研究》,西安,陝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1年
  • 趙光賢,《周代社會辨析》,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年
  • 顧實,《穆天子傳西征講疏》,上海,商務印書館,1934年
  • 郭沫若,《青銅時代》,重慶,益群書社,1945年
  • 郭沫若,《兩周金文辭大系》,東京,求文堂,1932年
  • 徐喜辰,《井田制度研究》,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84年
  • 錢杭,《周代宗法制度史研究》,上海,學林出版社,1991年,ISBN 7805103615
  • 唐復年 輯,《西周青銅器銘文分代史征器影集》,北京,中華書局,1989年
  • 常金倉,《周代禮俗研究》,台北,文津出版社,1993年
  • 謝維揚,《周代家庭形態》,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0年,ISBN 7500402120


前朝
商朝
中國朝代 後朝
東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