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顯榮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辜顯榮
Koo Hsien-jung.jpg
出生 1866年2月2日(1866-02-02)
清朝 清治臺灣彰化縣鹿港
逝世 1937年12月9日(71歲)
日本 大日本帝國東京市
民族 漢族
國籍 清朝 清治臺灣
大日本帝國 日治臺灣
日本 大日本帝國
職業 商人、日本貴族院議員
子女 辜振甫辜寬敏

辜顯榮(1866年2月2日-1937年12月9日),字耀星,英文名:Koo hsien-jung,彰化鹿港人,祖籍福建省泉州府惠安縣。他是台灣日據時期商業鉅子,以甲午戰爭後代表艋舺士紳迎接日本軍進入臺北城而聞名;受日方賜予敘勳六等、授「單光旭日章」。後任台灣公益會會長、日本貴族院議員。

其歷史地位評價不一。他是台灣名人辜振甫辜寬敏的父親。其家族被稱為「台灣五大家族」之一的「鹿港辜家」。

辜鴻銘為從祖兄弟。[1]

生平[編輯]

1866年2月,辜顯榮生於鹿港,是福建泉州惠安移民的第二代。父親辜琴長年病臥在床,不久即病逝,由母親薛麵一手養大。少年時期,追隨進士黃玉書讀過漢學。原為鹿港一名浮浪子,因不容於鄉里而浪跡於台北,當苦力、轎夫。

1895年甲午戰爭後,依照《馬關條約》,清廷台灣割讓日本台灣民主國不敵日軍,首任總統唐景崧倉惶內渡,根據部分史料記載其時台北城內亂兵、遊民則伺機四齣騷擾劫掠)。辜顯榮和士紳商賈李春生白其祥吳文秀李秉鈞吳聯之等人迎接日軍進入臺北城,當時民政局長水野遵予以接見。[2]6月11日,日軍順利進入台北城。同年8月,辜隨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的近衛師團南進,協助剿殺抗日台灣人民有功,以台灣紳士的名義,跟水野遵到東京,受日警界人士接見,日方賜予敘勳六等、授「單光旭日章」,蒙受破格的光榮。自此辜氏由默默無名邁向平步青雲之坦途。辜顯榮繼而被日人委以重任擔任「台北保良局長」,時年方值三十一歲。其進而創立保甲總局,在保甲內實施連坐法以阻止抗日軍,並組織壯丁團,以討伐抗日軍。1923年,以林獻堂為首所領導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蓬勃發展之際,以辜顯榮為首組成所謂「公益會」,成為該運動的對抗團體。1924年更召開「有力者大會」,在東京各大報紙刊登廣告,指陳林獻堂等人領導的議會請願運動並非真正台人的意願,以對抗如火如荼的民族運動。前述種種親殖民政權之作為,辜氏亦因此被當時島內人士批為「漢奸」。[3]


臺灣史學者王世慶根據「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的檔案指出:「日後辜氏帶領日軍南下攻城之舉,臺人死傷甚多,這是世人不能諒解辜氏之處。」《臺灣總督田健治郎日記》亦顯示在一九二○年代臺灣人的反殖民運動中,辜顯榮又站在殖民當局這邊,主動充當總督府的打手,打擊臺灣反殖民運動。[4][5]

次年,辜被任命為台北保良局局長,同時取得臺灣總督府所給的樟腦專賣特權,奠定辜家富裕的經濟基礎。1904年日俄戰爭爆發時,日本海軍獲知俄國波羅的海艦隊將繞道航行通過台灣海峽;當時辜顯榮即奮勇挺身率領戎克船,參加鵝鑾鼻菲律賓間、台灣中國福建之間兩個海峽的偵察活動。

辜顯榮(中立者),左為林熊徵

台灣日治時期曾有一首流行於台北艋舺的酒場間的歌:「日本上山兵五萬,看見姓辜行頭前,歡頭喜面到台北,毋管阮娘舊親情。」[6]

1909年,被選為臺中廳參事,獲得鴉片經銷權。1923年7月,辜顯榮在台中公會堂演講「時事談」時提到:「台灣今日之設施,非常發達;假使二十年前,哪有這公會堂,哪有此整然的台中市?由天理而言,今日支那各省不但民不得安,而官亦不得安穩啦。所以凡事不可錯辨為第一。今日二十八年整頓如此江山,比較支那,民國至今十二年還不息兵亂;這樣事由,良心可以忘記嗎?其次,就是我對警察官的意見。警官之中,難免有無品格之警官,然亦不可無視他們;他們是有資格,不可與他爭辯了。」[7]11月8日,辜顯榮與知日派商人板橋林家林熊徵等人組織「台灣公益會」,協助日本壓制「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等民權運動。1924年,辜顯榮在《台灣日日新報》發表聲明書,指請願運動並非所有台灣人的意思。日本檢察官三好一八治警事件時期曾讚賞他是「顏智」(印度聖雄甘地台語音譯)。台南詩人謝星樓曾寫一首詩諷刺他:「辜顯榮比顏智,蕃薯籤魚翅,破尿壺比玉器。」

辜氏曾獲得大正天皇邀請在御苑聚會(春天有「觀櫻會」,秋天有「觀菊會」)的台灣三巨頭之一,另兩人是林熊徵藍高川

1934年,辜被昭和天皇選為貴族院議員,為台籍第一人[8]。1937年,辜赴東京出席貴族院臨時會議時,因宿疾復發病逝,靈柩以船運返台灣,安葬在彰化快官(今彰化市內)。其子辜振甫承接台中墾地6000鹽田350,以及其餘大量房地產

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軍戰敗,中華民國接管臺灣,辜家收購《辜顯榮翁傳》並予以焚燒,以逃避國民政府對「漢奸」責任的追究。

2000年台灣政黨首次輪替,幼子台獨大老辜寬敏出資重新排版印行《辜顯榮翁傳》,時任陳水扁政府之國史館館長的張炎憲為新版《辜顯榮翁傳》寫序,序文中仍將簡大獅柯鐵虎林少貓、「余清芳」、「莫那魯道」、「蔡清琳」....等台灣人先烈抗日之歷史地位『定位』為「盜」,為「匪」,以全其先父辜顯榮之歷史名聲,引發爭議。

年表[編輯]

1914年的辜顯榮
  • 1884年:辜顯榮赴上海南京等地開設商號,經營糖業。
  • 1888年:因助平施九緞之亂有功,獲賞五品軍功。
  • 1892年:再度赴上海、寧波等地經商,兼運售基隆煤炭等。
  • 甲午戰爭時曾與南洋大臣張之洞訂約供煤。
  • 1895年:至基隆迎接日本皇軍,敘勳六等授單光旭日章,因台灣民主國廣勇與部分暴民搶劫艋舺,辜顯榮受士紳之託,延請日本軍進入台北城,維護台北治安。
  • 1896年:任台北保良局局長。
  • 1898年:因涉嫌與台北「土匪」連絡加上與日本人不和,被監禁兩個月獲免起訴出獄。後來招降柯鐵,於1899年再任台北保良局局長。
  • 1900年:任全臺官賣鹽商組合長
  • 1905年:帶十二艘船參加日俄戰爭,巡視台海。
  • 1906年:日俄戰爭功勞,敘勳五等授雙光旭日章。
  • 1909年:被選為台中廳參事,獲得經銷鴉片之特權。
  • 1914年:取得台中煙草專賣權。與林獻堂等發起創辦台中中學(即現今台中一中)。
  • 1915年:辜顯榮「代表」台灣人參加大正天皇大典,敘勳四等授瑞寶章。
  •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因賣爪哇糖而獲暴利。
  • 1920年:創立大和製糖
  • 1921年:合併昭和製糖,任總督府評議員。
  • 1923年:在總督府的慫恿下,與板橋林家林熊徵等成立「公益會」,以反對林獻堂等人推動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迎接皇太子(即昭和天皇)有功,敘勳三等授瑞寶章。
  • 1925年:辜顯榮和台北士紳陳培根捐貲捨地,在大龍峒重建台北孔廟。允許配戴中華民國北洋政府勳二等大綬嘉禾章。
  • 1928年:參加昭和天皇大典,賜參列金盃一個。
  • 1934年:被選為日本貴族院議員。各報登載「本島人中,唯一之忠君愛國者,鹿港街辜顯榮氏?自隸屬以來,氏之功勳,冠於全島」。[9]而稱讚這是辜顯榮對日本「忠君愛國」的報償。
  • 1935年:到中國大陸蔣介石,倡議「日華親善」。
  • 1937年:歿於東京。

家族[編輯]

其家族政經影響力極大,被稱為「台灣五大家族」之一的「鹿港辜家」。兩岸調人辜振甫與台獨大老辜寬敏均為其子。

妻妾
  • 陳笑(元配),生辜敦治、辜註治、辜津治三女
  • 翁富(二房)
  • 張悅(三房),生辜岳甫一子
  • 施過(四房),生辜振甫一子 ( 原係元配的陪嫁丫鬟 )
  • 黃寶(五房),
  • 岩瀨芳子(六房),生辜偉甫、辜京生、辜寬敏三子及辜秀治一女
子女

八子

評價[編輯]

辜顯榮開台北城迎日軍之事,被部份人視為漢奸/台奸[10]。1924年7月20日《台灣民報》諷刺,開台北城迎日軍的辜顯榮等人有「三不可能」[11]

少數走狗藐視多數民眾的要求,偽造民意,假公行私,阻礙同胞之進步,誤國殃民,是民賊兼國賊;死後靈魂欲歸依救主見上帝,一不可能。為富賈而不仁,為劣紳而不義,賣同胞自由,更無慈悲;欲求免墜落十八地獄的永劫,二不可能。以小人而稱大人,胸無點墨,眼有財神,善巴結與應酬,是三等的下流;欲潑盡淡水河,以洗民賊二字的羞,三不可能。

不過辜在日本統治台灣時期,從二林事件、治警事件直到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都一直協助日本殖民統治者,支持日本統治者鎮壓制服台灣人民;因此有人將辜顯榮定調視為漢奸或台奸,也不意外。

辜顯榮曾於當年的《時事談》中自我辯解,他是「寧作太平犬,不作亂世人」,故《台灣民報》的蔣渭水幫民意刊載,『彰化吳石麟君,提出建設狗銅像的建議案』。[12]

2008年3月3日,汪笨湖公開批評,「辜家是台灣最大機會主義」,尤其辜顯榮。[13]

另外,《辜顯榮傳奇》一書參考日據時期1898年《台灣新報》的記載並作了如下批評[14]

辜顯榮出生於原台中縣……故賤民也。……自小放縱,兄弟為矯正其素行,屢加規勸均如馬耳東風,因而為鄉黨所嫌厭糾彈,流浪於艋舺、大稻埕一帶,混跡苦力轎夫之間以渡日。經常率領黨徒,嘯傲市街……橫行無忌。……趁國家禍亂,人心恐慌,達成多年宿願,……乃即嘯聚徒眾七十餘人往訪巡撫……諉稱願為抵擋日軍之前鋒,得若干錢糧以為糊口之資……唐景崧棄城逃遁,顯榮察得機先,向七十餘名夥伴謊稱探查軍情之身赴基隆……(實)請求謁見樺山總督……顯榮首告以台北城內外情事及人心向背……我方固知其巧言令色,無奈千里初渡之師,無從查其底蘊,兼千軍萬馬正需採查敵情之際,乃命顯榮為響導。……此時……彼除領軍令外,尚謂:既承知遇,則軍抵台北之日,當先捕土匪數千獻於轅下,以表報恩赤誠。皇軍既抵台北城,顯榮即記下以前夥伴七十餘人名字,謊稱土匪,此批顯榮同黨即因而遭捕斬首。……

台南詩人謝星樓曾寫詩諷刺道:「辜顯榮比顏智(當時台灣人稱甘地為顏智),破尿壺比玉器,蕃薯簽比魚翅。」此即是在嘲笑辜顯榮,笑他竟然說大話自是解救台灣的甘地。但以當時台灣民主國部份軍隊在台北城內姦淫擄掠、加上日本人乃是依照國際法取得台灣,因此有認為辜顯榮開城迎日軍之事是合乎道德,若只是因為此事而稱其為漢奸或台奸顯失中立,對當時的台北人也不公平。

當時台北富商集團派往基隆向日軍求救的代表,非僅辜顯榮一人。

亦有學者認為,以商貿為主的大城市地區百姓們其會選擇迎接日軍,應該是為了希望日軍保境安民,也保護自己的事業。而農業為主的城鎮則是農民們懼怕土地隨著統治者的進入而遭到奪取,所以選擇起而反抗的較多。

但是再看辜顯榮之後配合日本欺壓台灣人民,包攬食鹽與砂糖,奪取小耕農田園;誘殺抗日義士,隨日本總督征剿原住民;創立公益會,幫助日本阻礙林獻堂、蔣渭水等人的民主言論[8],其究是慧眼視時機的英雄或為虎做倀的台奸,在亂世時代的大人物,原本就毀譽參半,如今辜顯榮以蓋棺論定,後世對此功過定會加以論斷。

參考文獻與註解[編輯]

  1. ^ 上坂辜氏源流,泉州文史資料全文庫
  2. ^ 陳郁秀編著、陳淳如註解,《台灣民主歌》(台南市:台灣史博館籌備處,2002。
  3. ^ 司馬嘯青,《台灣五大家族(下)》(台北市:自立晚報,1987)。
  4. ^ 周婉窈, 山、海、平原:臺灣島史的成立和展望(Mountains, Ocean and Plains: The History of Taiwan as an Independent Unit and Its Prospects), 「臺灣海洋文化的吸取、轉承與發展」國際研討會, 國立交通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2011年5月28日
  5. ^ 周婉窈, 山、海、平原:臺灣島史的成立與展望, 臺灣與海洋亞洲研究領域發展計畫
  6. ^ 意譯:「日軍五萬人上山時,只看見姓辜的(辜顯榮)帶領日軍,歡欣鼓舞地到台北,忘了他娘是如何養育他長大的。」
  7. ^ 1923年8月1日《台灣民報》第11版。
  8. ^ 取自日治時期台中州知事松岡一衛《弔辜顯榮文》,但亦有人將其貶為「御用紳士」。辜氏曾任台中州參事。

    ……皇軍入台(1895年)之際,君率先迎接王師,……從此挺身為治安而克善己職;同年隨軍南征,……其功厥偉焉。同年又扈從水野局長赴京,荷叨皇善室頒賜勳六等爵位;再於二十九年(1896)榮任台北保良局總長。……迨至昭和九年(1934)七月君膺台島第一人之敕選貴族院議員,得參襄中樞政事,……何天妒英才,君竟盍然而逝……

  9. ^ 《辜顯榮翁傳》,頁76。
  10. ^ 辜顯榮初探
  11. ^ 1924年7月20日《台灣民報》第8版。
  12. ^ 與辜顯榮親日仕紳的「有力者大會」相對的基層民眾「無力者大會」中有人提出(無力者大會,林獻堂等發起,千人參與,1924年7月),討論事項載於《大阪朝日之論調》,蔣渭水翻譯刊於台灣民報。
  13. ^ ETtoday.com〈決戰322/辜寬敏批李投機 汪笨湖:你爸是啥人物?〉
  14. ^ 《辜顯榮傳奇》。靜思著。前衛出版社,1999年,頁364。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