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李·盧卡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亨利·李·盧卡斯Henry Lee Lucas,1936年8月23日-2001年3月13日),美國人,出生於弗吉尼亞州黑堡鎮,被該州高等法庭裁定曾犯下多起殺人罪行之兇犯。

盧卡斯曾向弗州警方供稱他自1975年中期至1983年年殺害了三千多人。之後經「盧卡斯重案組」(Lucas Task Force)反覆核對,認為比較可信的數字可能是三百五十人。然而主審的德州檢察官Jim Mattox 認為此數字依然太聳人聽聞,並以此評擊重案組辦案不力,聽信謠傳。

1998年當時的德州州長喬治·沃克·布殊(或譯:佐治·W·布殊)批准將盧卡斯的死刑終身監禁,三年後已經64歲的盧卡斯於獄中因心臟病發作過世。

雖然盧卡斯被法庭指控非一人犯案,尚有同黨幫凶奧蒂斯·荼勒(Ottis Toole),但就某些已定罪的案件來看,若說盧卡斯是美國史上殺人最多、手段最殘忍並且最猖狂的「連環殺手」,也是名副其實的。

早年經歷[編輯]

盧卡斯1936年8月3日出生於弗吉尼亞州黑堡鎮,其生母 維奧拉・盧卡斯 是個經常使用暴力妓女,而生父 安德森・盧卡斯 原是鐵道公司小職員,在一次事故失去雙腳後經常酗酒。生母對生活十分不滿,經常向著他和異父之兄弟發泄。他自小已經習慣觀看母親和其他男人鬼混。在他的回憶中,他曾因母親用木板打破他的頭而三日昏迷不醒。另一次父親的朋友送給他們一頭,其母見到後馬上用將驢擊斃。

盧卡斯後來招認第一次的謀殺是發生於1951年,他殺死一名反抗他強姦意圖的女生,然而之後他又再次翻供。盧於1954年在弗州里士滿市入屋盜竊罪被捕,並獲判入獄六年,其間從監獄逃跑並並再被拘捕。

弒殺生母[編輯]

在1960年1月12日,盧卡斯在不斷的爭吵下也許是意外的殺死了母親。這次爭吵的起因是關於盧卡斯是否該回家照顧他逐漸年邁的母親。盧卡斯聲稱她用掃帚打他的頭,然後盧卡斯用刀刺向她的頸部後,母親便倒地。盧卡斯立即逃走,在之後他說到:「我所記得的是一直打她的頸,但後來我看到她倒地便打算抓住她。但返回要讓她起來之時,才發現她已經死了。然後我發覺自己手上的小刀,原來她是被割傷倒地。」

事實上盧卡斯的母親還沒有死,當盧卡斯的姊姊 Opal 回家之後,發現母親還在一灘血上苟延殘喘著。她叫了救護車但為時已晚,警察的官方報告上寫道她的死是因為襲擊而引發的心臟病

盧卡斯回到維珍尼亞州,再駕車回到密歇根州,但在俄亥俄州時因密歇根州重要的逮捕狀而被逮捕。

盧卡斯聲稱攻擊他母親是出自防衞,但這項自辯被駁回,他被判二級謀殺,在密歇根州監禁20至40年。他服刑十年半後在1970年6月獲得釋放。

盧卡斯在美國南部流浪,也從事過一些短期工作。在1976年至1978年於佛羅里達州和 Ottis Toole 相識,並自稱和處於青春期,曾逃出少年拘留所的外甥女 Frieda Powell 有過親密行為。盧卡斯和 Toole 有時會叫 Powell為「Becky」,其中一半目的是要掩飾其身份,因為 Powell 喜歡這名字多於她原本的名字。

盧卡斯和 Powell 據報道是情侶,盧卡斯後來說他在這段時間殺了超過一百人,有些是 Toole 的同伴。三人後來在德州的「Stoneburg」安頓,在一個名為「祈禱之屋」(The House of Prayer)的宗教社區居住下來,而社區負責人「Ruben Moore」也為盧卡斯找到一份蓋屋頂的工作,容許他和 Powell 在社區內的一個小型住宅居住。

Powell 開始想家,所以盧卡斯同意與她搬回佛州。盧卡斯說他和 Powell 在德州鮑伊縣一個連餐廳的加油站有過爭執,他說 Powell 準備和一個貨車司機離開。根據該餐廳的侍應 Shellady 的說法,其在法庭上認同了盧卡斯的口供。

1983年被捕後招供[編輯]

招供曾犯下千起謀殺命案[編輯]

「盧卡斯報告」當中前後矛盾之處[編輯]

橙色襪子(Orange Socks)[編輯]

不滿社會言論[編輯]

虛構小說與電影[編輯]

  • 犯罪情節片:連環殺手亨利 1,1986年公演,John McNaughton執導
  • 犯罪情節片:連環殺手亨利 2
  • 記錄片:連環殺手的自白

參照[編輯]

  • Sara L. Knox, "The Productive Power of Confessions of Cruelty" 2001 [1]
  • Brad Shellady, "Henry: Fabrication of a Serial Killer", included in Everything You Know Is Wrong: The Disinformation Guide to Secrets and Lies, 2002; Russ Kick, editor.
  • Michael A. Kroll, "Condemned in Texas: When Innocence Doesn't Matter", 1998 [2]
  • "The Death Penalty In Texas: Lethal Injustice", Amnesty International, 1998 [3]
  • "Failing the Future: Death Penalty Developments, March 1998 - March 2000" Amnesty International, 2000 [4]
  • "Henry Lee Lucas able to confuse authorities and then beat death", Jim Henderson, 1998 Houston Chronicle [5]
  • "Sheriff's wife among 4 dead in shooting", Melissa Nelson, 2007 Associated Press (Yahoo News) [6]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