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問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台湾问题
跳到: 導覽搜尋
台灣主題首頁
玉山

台灣問題,或稱台海問題兩岸問題,是指從中國共產黨東北發起中國工農紅軍中華民國國軍之內戰,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解放軍陸續奪取中國大陸大部份領土後,分別出現由中國國民黨退守台灣後所領導之中華民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所領導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兩個政府在國際上迄今所衍生之主權領土問題。

此名詞最早出現於1955年,當時寓居美國中華民國代總統李宗仁所撰《對台灣問題的具體建議》一文,因廣泛宣傳而通行於中國民間以至國際社會迄今。

此詞是由台灣外部觀點,表述關於台灣自身政治地位及其主權歸屬問題,同時也廣義包括兩岸關係問題,詞語及其指涉之概念皆極具爭議。台灣政治地位問題,在於台灣是應繼續保持現狀為中華民國領土,還是應與現今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之大陸地區合併統一,或是宣布成為一個與中國主權無關之獨立國家,亦即台灣本地所稱之「統獨問題」。台灣法律地位問題,在於台灣主權是應歸於中華民國、或是台灣獨立運動人士所支持之「台灣地位未定論」。

近現代政權[編輯]

《大員港市鳥瞰圖》,藏於荷蘭米德爾堡哲烏斯博物館(Zeeuws Museum荷蘭語Zeeuws Museum
  • 1624年,荷蘭人為設立貿易據點而轉進至不屬中國版圖的福爾摩沙明朝對於荷蘭對台灣島的佔領並無異議、亦不干涉。荷蘭人乃於此不受任何國家管轄的領土建立台灣史上第一個有系統統治台灣的現代政權[1][2][3](荷蘭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與原住民的問題)
  • 自1662年起至1683年22年間,南台灣受到鄭氏王朝統治。(明清內戰問題延續,南明東寧政權與清朝的問題)
  • 自1683年起至1895年212年間,台灣島及其附屬島嶼受清朝管轄。(自鄭克塽投降後,即不存在台灣問題。)
  • 1732年,吳福生起義[4]
  • 自1895年起至1945年10月,台灣島及其附屬島嶼受大日本帝國管轄。(台灣問題是日本內政問題,但在山區有賽得喀等台灣生番曾與日本總督當局爆發激烈流血衝突。在平地則是有剝削農民的問題)
  • 1945年10月至今,澎湖群島、台灣島及其附屬島嶼,成為中華民國領土、且為1950年起中華民國政府所實際管轄的主要中華民國疆域(含福建省之金門群島馬祖列島東沙群島、以及南沙群島太平島中洲礁等,常簡稱為台澎金馬)。
  • 自1895年起近120年,台灣與位於中國大陸的政府只有4年政治關係,而此有所聯繫的中華民國已於1949年12月將中央政府遷至台北市。台澎金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從無實質關係。(從李宗仁解釋的台灣問題之開始)

詞語來源[編輯]

1949年11月,中華民國代總統李宗仁因病將中樞軍政交由行政院長閻錫山主持,並於12月赴美「就醫」。1950年初,時任中國國民黨總裁之前總統蔣中正復行視事。1954年,中華民國國民大會通過監察院之彈劾,罷免李宗仁副總統職務。1955年,李宗仁在美發表《對台灣問題的具體建議》,表明自己對蔣中正及對台灣之看法。對於蔣中正,李宗仁先批評其反攻復國「實為不切實際之陳腔濫調」,後又說「個人恩怨,早已置之度外」;對於台灣,則明確表示反對台灣聯合國託管理事會託管及台灣獨立。李宗仁主張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相符。

當時撤退至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封鎖此文發表之消息,知情者斥之為「為匪張目」。待台海兩岸交流密切後,由於「台灣問題」一詞在大陸廣為流傳,遂與大陸民眾對談時也使用「台灣問題」一詞,但台灣人彼此對談時,一般不用此一詞語。

概要[編輯]

中華民國於1912年在南京成立,但於1949年由於國共內戰失去對大部份領土實際控制。中華人民共和國於北京成立後,中華民國政府遷至台灣地區,中央政府實際所在地為台北市。此後幾十年,中華民國政府認為自己是台灣與中國大陸、外蒙古唐努烏梁海江心坡等地區在內全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並宣稱要收復大陸。[5] 時至今日,中華民國政府立場自1990年代開始改變,不再否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對大陸地區實際控治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蒙古國的存在,並放棄以武力收復大陸失土[6]。但中華民國政府在法律上並未放棄對中國大陸地區主權,[5]此在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中未修正領土相關條文可見。

另一方面,中國共產黨自1949年10月1日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起,就認為「舊中國」(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而被「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替代,並聲稱台灣為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神聖不可爭議之領土,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未放棄在必要時以武力強取台灣;同時表明,只要認同「一個中國」,「任何問題都可以談」[7]

無黨籍人士吳三連(左二)於1951年1月7日獲悉以65.5%高票當選中華民國首都台北市第一屆民選台北市長後在辦事處與支持者舉杯同歡。

中華民國在台灣自1950年起開始實施縣市地方自治,吳三連高玉樹等台籍非中國國民黨人士亦可多次當選為具實權之首都台北市市長。台灣的民主化在中央政府決定於1987年開放組黨結社、組織參加集會遊行、從事政治活動、自由辦報或出版刊物後有了更全面的進展。1991年起的國會全面選舉使中央民意代表擁有更強的合法性,也象徵台灣邁向民主國家。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與國民大會在民主化與1994年台灣省長民選的葉爾辛(中國大陸譯為葉利欽)效應壓力下,於1995年修改並凍結部分憲法,而於選舉總統和副總統時適用《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一改先前由國民大會代表間接選舉的方式。於台灣、澎湖、金門、與馬祖舉行之總統直接選舉於1996年首次辦理,這些選舉不但讓中華民國台灣的中央政府擁有更強的正當性,也讓台灣成為真正的民主國家,在政治層面落實台灣本土化運動。直接民選的總統與國會更是中華民國台灣主權獨立自主、政治自由民主、社會開放進步、政府依法行政、全民監督政府施政與公僕表現的重要象徵與方式。

台灣問題不僅僅是由馬關條約或國共內戰所導致,台灣問題之原因,實際上也離不開文化衝突、自由民主專制獨裁政治制度之對立迥異。而中國大陸一黨專政司法不獨立、迫害公民基本人權的統治,顯然不為台灣與先進國家之人民所接受。台灣民意長期且穩定地支持維持現狀。[8]

對於台灣問題,雙方長期維持所謂的刻意「模糊」政策[來源請求]。對於海峽兩岸「現狀」,即台灣政治及法律地位,各方有不同立場與見解,甚至對歷史本身也有不同認知與解讀。一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在2005年制定《反分裂國家法》,亦即主張台灣方面若不宣佈獨立則大陸不使用武力。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武力威脅,中華民國國會立法院於2003年制定《公民投票法》,保障國民舉行公民投票的權利,其中的第十七條「防禦性公投」(公投-國家安全事項)條款規定「當國家遭受外力威脅,致國家主權有改變之虞,總統得經行政院院會之決議,就攸關國家安全事項,交付公民投票。」[9]

台灣問題形成初期,海峽兩岸糾結於「中國代表權問題」。台灣內外均有官方或非官方人士提出「台灣地位未定論」,這個理論以《開羅宣言》僅為新聞稿宣言且各國並未簽字為由,代之以具國際法效力之《三藩市對日和平條約》(簡稱《三藩市和約》)中,僅明載日本國放棄台灣及澎湖列島之權利,而未言明交予何國為法理基礎,向美國三藩市法庭提出訴訟;同時,中國國民黨作為「台灣新統治政權」在台灣長期威權統治、中華人民共和國擔憂被顛覆而長期閉鎖中國大陸邊境並進行文化改造,兩岸經濟發展差距等原因,造成兩岸很大差異與隔閡;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武力威嚇,外交空間打壓;台灣獨立運動,台灣本土意識形態崛起;部分台灣人對大陸人之歧視,大陸人對台灣人之貶抑用語;部分台灣政治家操作族群意識、統獨議題,兩岸媒體對對方之片面報道,都造成兩岸間不少誤解與對立。另外,1980年代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大批台商開始「登陸」,造成了台灣產業、人才、資金外流,使台灣勞工失業增加。2000年以來,台灣經濟發展趨緩,而中國大陸在經濟地位上提升,成為台灣最大貿易夥伴,也成為部分台灣民眾和台灣獨立人士反對兩岸經貿合作、人員往來之理由。

台灣方面,1990年代起,中華民國不再否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並放棄武力反攻大陸。有人認爲,此後台灣問題之癥結已由「中國代表權問題」轉化為統一獨立之爭、專制獨裁與自由民主之爭、中國化去中國化台灣本土化)之爭[10][11]

除了這種強烈之二分法,也有人認爲還有第三種中間路線存在——採用邦聯制聯邦制等來解決,歐盟模式是為典型[12];同時去中國化也不必排斥中華文化[來源請求];民調也顯示,大多數台灣民眾支持維持現狀[8][13]

「台灣問題」之稱呼,是中國大陸習慣用法,在國際上通常有「台灣議題」、「台灣地位問題」、「台灣政治地位問題」等多種稱呼。台灣僅在報道這些外部言論時才使用。在台灣,探討類似問題之領域分佈在:國家定位、統獨爭議、兩岸關係、大陸政策與事務。

歷史背景[編輯]

畢業紀念冊裏印載着1921年旅居台灣的支那留學生訪問時稱台灣總督府博物館的國立台灣博物館

台灣自古為台灣原住民土地。

1271年至1294年間,元朝澎湖設立澎湖寨巡檢司,將澎湖列島納入版圖。

1384年,明朝廢除澎湖巡檢司後,又於1563年復設澎湖巡檢司派兵駐守。

17世紀時,西班牙人和荷蘭人曾先後短暫地佔領過台灣的部分地區,並按照當地原住民稱呼將此區域取名為「大員」(Tayouan);「大員」在閩南語中發音類似「台灣」,從而演變出今日「台灣」(Taiwan)的名稱。荷蘭東印度公司在佔領期間曾大批招募來自廣東福建沿海的人移民到台灣開墾。荷蘭人在今日台南市一帶建立熱蘭遮城、普羅民遮城,西班牙人則在台灣北部沿海分別建立聖多明哥、聖薩瓦多雷、與聖地牙哥等據點,兩方都只在沿海地區建立軍事與貿易據點,並僅小幅向海濱平原擴張統治範圍。

1644年,明朝滅亡,原帝國版圖分裂,北方有李自成張獻忠的闖軍、前明將領吳三桂等、以及長期與明朝對抗的滿清,南方則有明朝宗室如福王魯王唐王先後成立南明政權;清軍直至1661年攻入雲南,吳三桂入緬甸絞死永曆帝,才在中國版圖消滅所有反抗政權,正式完成統一。1662年2月3日,前南明將領鄭成功擊敗驅逐荷蘭人並在台灣南部建立對抗清朝的基地,自號延平郡王,有史家稱為明鄭政權,亦有以其首都得名、稱其為東寧王國者。明鄭氏政權在台灣歷經鄭成功、鄭經兩代,1681年鄭經去世,因繼位問題再次發生內鬥,清康熙帝派水軍提督施琅率領清軍攻佔澎湖與台灣,並於1683年使明鄭氏政權歸降。

清朝自1683年至1875年,一共「勘界」十二次,逐次擴張。界內之原住民稱為「熟番」,界外(番界)則稱之為「生番」。一種說法認為清朝政府並未將住於番界之「生番」視為其轄下國民。1871年,日本借口漂流到台灣的琉球民(原系中國的藩國)遭台灣牡丹社的原住民殺害,向清朝興師問罪,清朝大臣毛昶熙回答:「生番固我化外之民,伐與不伐,亦惟貴國所命,貴國自裁之」。1874年雙方簽訂中日北京專條,清政府同意支付難民撫卹銀十萬兩。1885年,清朝在台灣建省,將行政機構擴大到整個台灣。

1894年7月25日,清朝與日本爆發甲午戰爭。清朝戰敗後,1895年4月17日,清朝代表李鴻章於日本山口縣下關市與日本代表伊藤博文簽訂《馬關條約》,將台灣及澎湖永久割讓給日本[14]。消息傳至台灣,時任巡撫唐景崧先上書表示民情不服未果後,即在5月25日發表台灣民主國獨立宣言,文告中仍奉清朝為宗主國,但也宣示內政、外交、軍事等各層面自立。四日後,日軍接收部隊自澳底登陸。6月2日,李鴻章養子李經方以「交割台灣全權大臣」身分,在基隆外海的日艦西京丸上與日本帝國派任的第一任台灣總督樺山資紀簽署交割文據。日軍南下接收過程雖遭台灣民主國與民兵反抗,最後仍於10月21日進入台南,台灣民主國政權至此完全滅亡。

1912年2月12日,清帝溥儀宣佈退位後,中國主權及政權由中華民國繼承,其固有領土不包括台灣、澎湖等地。

1941年12月9日,中華民國正式對日本宣戰,宣佈中國與日本之間一切條約、專約、協定、及契約均屬無效。在美軍投入太平洋戰場之後,身為日本重要南進基地的台灣也多次遭受美軍的轟炸。1943年12月1日,中華民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美國總統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英國首相邱吉爾埃及首都開羅發表《開羅宣言》,公布「三國之宗旨,在剝奪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在太平洋上所奪得或佔領之一切島嶼,及使日本在中國所竊取之領土,如滿洲、台灣及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英文原文:shall be restored to the Republic of China)[15][16]。1945年7月26日,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宣言英文原文the National Government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17] 主席蔣中正、美國總統哈瑞·S·杜魯門英國首相邱吉爾德國波茨坦發表《波茨坦宣言》,第八點中明白表示「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日本之主權必將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其他小島之內。」為日本投降必要條件之一;8月15日,昭和天皇東京發表《終戰詔書》,清楚表示「朕已飭令帝國政府通告美、英、支(中華民國)、蘇四國,願受諾其共同宣言。」;9月2日,日本與美國、中華民國、英國、蘇聯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荷蘭、紐西蘭十國於東京灣簽署正式《降伏文書》,降伏文書第一點明白指出「余等遵奉日本天皇日本政府日本帝國大本營之命令並為其代表,茲接受美、中、英三國政府首領於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所發表,其後又經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所加入之公告所列舉之條款。中美英蘇四國在此文件中將被稱為盟邦」,同日盟軍統帥麥克阿瑟發佈一般命令第一號,當中第一道命令的甲項即指示「在中國(滿洲除外),台灣及北緯十六度以北之法屬越南境內之日本高級將領及所有陸海空軍及附屬部隊應向蔣委員長投降」,9月9日,由代表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的何應欽上將在南京市與駐華日軍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上將一同簽署了《s:向中國戰區投降降書》,第一點指示「根據日本帝國政府,日本帝國大本營向聯合國最高統帥之降書,及聯合國最高統帥對日本帝國所下之第一號命令,茲對中國戰區內中華民國(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除外)台灣以及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地區之日本陸、海、空軍,頒佈本命令。」第二點乙項指示「在中國戰區境內(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除外)台灣以及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之地區,所有一切日本陸、海、空軍及輔助部隊,向本委員長無條件投降。凡此投降之日本部隊悉受本委員長之制,其行動須受本委員長或中國陸軍總司令陸軍一級上將何應欽之指揮;且祇能服從本委員或何應欽上將所直接頒發或核准之命令及告諭,或日本軍官遵照本委員長或何應欽上將訓令而發之命令。」;10月5日,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秘書長兼警備總司令部前進指揮所主任葛敬恩中將,率領幕僚80餘人飛抵台北;10月17日,第七十軍及長官公署官員分乘艦艇40餘艘抵達基隆;10月25日,中國戰區台灣區受降典禮在台北公會堂(今中山堂)舉行,由行政長官陳儀代表蔣介石委員長接受台灣總督安藤利吉投降,陳儀在會場上宣佈:「從今天起台灣及澎湖列島已經正式重入中華民國版圖」。

1946年,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就二戰後統一、民主之中國談判破裂,國共內戰再度爆發。1949年,中華民國國軍節節敗退;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北京正式宣告成立;12月7日,中華民國中央政府正式遷往台北市。兩岸自此進入對立與分治狀態,中華民國政府繼續有效統治浙東諸小島、台灣島、澎湖群島、金門馬祖東沙群島,以及南沙群島太平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效統治中國大陸。

美國總統杜魯門一開始只是被動地支持中國國民黨執政的中華民國政府,並計劃聽任中國共產黨率領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台灣。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杜魯門一改「袖手旁觀的政策」轉為「介入中立的政策」。在6月27日的總統聲明中,杜魯門指出,共產主義已經不僅是採用顛覆手法,而是也使用武力及戰爭手段來擴散,違背了聯合國安理會發出的維持國際和平的命令,在此種情況下,共產黨若佔領台灣將威脅到在亞太地區行事的美軍,因此他派第七艦隊巡弋台灣海峽,防止中華人民共和國解放台灣,但也阻止中華民國反攻大陸;杜魯門同時提出「台灣地位未定論」,說「台灣未來地位的確定,須待太平洋地區安全得到恢復、或對簽署和平協定、或由聯合國考量。」[5]。7月19日,杜魯門亦在對國會的朝鮮情勢報告中重申此立場,以及保持台灣和平的必要 [6]。中華人民共和國指責這些行為及言論粗暴干涉中國內政。

9月8日,杜魯門指示時任美國國務卿外交政策顧問的約翰·福士特·杜勒斯在起草1951年《對日和平條約》時,實現將台灣「中立化」的決策。約翰·福士特·杜勒斯於是編製出計劃,使日本僅僅放棄對台灣的主權,卻不指定接收國,這樣可隨後由美國、英國、蘇聯及中華民國四國代表所有簽約國來決定台灣的主權歸屬;如果四方不能在一年內達成協定,將把台灣問題送交聯合國裁決,而當時中華民國是聯合國的會員國,且是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

1951年9月8日,日本與48個國家簽訂三藩市和約而取回自身主權時就於第二條乙項同意「日本放棄對台灣及澎湖列島的一切權利、權利根據及要求。」;許多人認為,日本對台灣的主權是在此時才正式終結。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中華民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均未獲邀參加《三藩市和約》,這可能是因為,在誰是中國的合法代表問題上,存在爭議。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政府當時都宣稱自己是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而英國與蘇聯當時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美國與日本則承認中華民國。日本在無接收國情況下放棄台灣主權,這在國際法實踐中是很不尋常的,但這正是約翰·福士特·杜勒斯的計劃。中華民國就未獲邀請一事提出了抗議,而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為《三藩市和約》違背了盟國於1942年1月1日簽署的《聯合國宣言》中「不與敵人個別媾和」的限制條款,因而不是全面合法的對和平條約。隨後在1952年4月28日,《三藩市和約》生效前幾個小時,中華民國與日本終於在台北簽訂《中日和平條約》(《台北和約》),但由於中華民國亟需通過和約鞏固其中國合法代表地位,在談判中處於極度劣勢,未從條約得到任何實際利益;條約沒有超出《三藩市和約》範圍,仍然只於第二條條文中載明「茲承認依照公曆一千九百五十一年九月八日在美利堅合眾國金山市簽訂之對日和平條約(以下簡稱金山和約)第二條,日本國業已放棄對於台灣及澎湖群島以及南沙群島西沙群島之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不過,《中日和平條約》第四條也規定「承認中國與日本國間在中華民國三十年即公曆一千九百四十一年十二月九日以前所締結之一切條約、專約及協定,均因戰爭結果而歸無效。」,這當然就包括當初割讓台灣的《馬關條約》。

歷史上台灣主權歸屬的相關條文[編輯]

馬關條約
1895年4月17日,清朝政府代表李鴻章李經芳與日本政府代表伊藤博文陸奧宗光於日本山口縣下關市所簽訂。
第二款 中國將管理下開地方之權並將該地方所有堡壘、軍器、工廠及一切屬公物件,永遠讓與日本。
一、下開劃界以內之奉天省南邊地方。從鴨綠江口溯該江抵安平河口,又從該河口劃至鳳凰城海城營口而止,畫成折線以南地方;所有前開各城市邑,皆包括在劃界線內。該線抵營口之遼河後,即順流至海口止,彼此以河中心為分界。遼東灣東岸及黃海北岸在奉天所屬諸島嶼,亦一併在所讓界內。
二、台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
三、澎湖列島。即英國格林尼次東經百十九度起、至百二十度止及北緯二十三度起、至二十四度之間諸島嶼。
中華民國臨時約法
1912年3月8日,由臨時參議院於南京市制定;3月11日,由臨時大總統孫文所公佈。
第三條 中華民國領土為二十二行省、內外蒙古西藏青海
天壇憲草
1913年10月31日,由國會組織的憲法起草委員會於北京三讀通過之中華民國憲法草案。
第三條 中華民國國土,依其固有之疆域。
中華民國約法
1914年3月18日,由袁世凱召開的約法會議於北京所制定;5月1日,由約法會議所公佈的約法。
第三條 中華民國領土依從前帝國之疆域。
曹錕憲法
1923年10月10日,由曹錕賄賂國會議員當選總統後於北京制定公布的中華民國憲法。
第三條 中華民國國土依其固有之疆域。國土及其區劃以法律不得變更之。
中華民國訓政時期約法
1931年5月12日,由在南京市所召開的國民會議所通過;6月1日,國民政府公佈施行,該約法是為了代替還在訓政時期故尚未制定之憲法而制定的法律。
第一條 中華民國領土為各省及蒙古西藏。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
1931年11月7日,由在江西省瑞金縣第一次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工農兵代表大會所通過的憲法大綱。
第十四條 中國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民族自決權,一直承認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的國家的權利。蒙古族回族藏族苗族黎族,高麗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國地域內,他們有完全自決權:加入或脫離中國蘇維埃聯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區域。中國蘇維埃政權在現在要努力幫助這些弱小民族脫離帝國主義國民黨軍閥王公喇嘛土司等的壓迫統治而得到完全自主,蘇維埃政權更要在這些民族中發展他們自己的民族文化和民族語言。
五五憲草
1936年5月2日,立法院通過;1936年5月5日,立法院成立之「憲法起草委員會」公佈之中華民國憲法草案。
第四條 中華民國領土為江蘇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四川西康河北山東山西河南陝西甘肅青海福建廣東廣西雲南貴州遼寧吉林黑龍江熱河察哈爾綏遠寧夏新疆蒙古西藏等固有之疆域。中華民國領土,非經國民大會議決不得變更。
註:注意其中並無台灣。公布日時值日屬台灣,換言之,草案內不可能侵犯他國所取得之主權。1684年清政府在台灣西南部設置台灣府隸屬福建。但1885年脫離福建建省,並於1895年脫離中國。而後在開羅宣言中由中美英三國共同聲明於戰後復歸中華民國,但開羅宣言僅以新聞公報的方式發表,且當時台灣法理上的宗主國日本並未參與,因此台灣的歸屬產生了爭議。[18]
開羅宣言
1943年12月1日,美國總統羅斯福、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英國首相邱吉爾於埃及開羅共同發表的新聞公報。
It is their purpose that Japan shall be stripped of all the islands in the Pacific which she has seized or occupied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first World War in 1914, and that all the territories Japan has stolen from the Chinese, such as Manchuria,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shall be restored to the Republic of China.
三國宗旨,在剝奪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起在太平洋上所奪佔之一切島嶼,在使日本竊自中國之一切領土,例如滿洲、台灣、澎湖群島,歸還中華民國。
波茨坦公告
1945年7月26日,美國總統、中華民國國民政府(the National Government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主席、英國首相共同簽訂。
The terms of the Cairo Declaration shall be carried out and Japanese sovereignty shall be limited to the islands of Honshu, Hokkaido, Kyushu, Shikoku and such minor islands as we determine.
第八條:開羅宣言之條件必須實施,日本之主權必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等所決定之諸小島內。

註:波茨坦公告第八條已明確「開羅宣言之條件必須實施」,從法理上確認了開羅宣言,但被抱持《台灣主權未定論》者認為其效力遠不如經48國所簽訂的三藩市和約。

降伏文書
1945年9月2日,日本與美國、中華民國、英國、蘇聯、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荷蘭紐西蘭共同簽訂。
We, acting by command of and in behalf of the Emperor of Japan,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and the Japanese Imperial General Headquarters, hereby accept the provisions set forth in the declaration issued by the heads of the Governments of the United States, China, and Great Britain on 26 July 1945 at Potsdam, and subsequently adhered to by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which four powers are hereafter referred to as the Allied Powers.
We hereby undertake for the Emperor,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and their successors to carry out the provisions of the Potsdam Declaration in good faith, and to issue whatever orders and take whatever actions may be required by the Supreme Commander for the Allied Powers or by any other designated representative of the Allied Powers for the purpose of giving effect to that Declaration.
下名は、茲に、合衆国、中華民国及びグレート・ブリテン国の政府の首班が、千九百四十五年七月二十六日ポツダムに於て発し後にソヴィエト社会主義共和国連邦が参加したる宣言の条項を、日本国天皇、日本国政府及日本国大本営の命に依り且之に代り受諾す。右四国は、以下之を連合国と称す。
下名は、茲に、ポツダム宣言の条項を確実に履行すること、並に右宣言を実施する為連合国最高指令官又は其の他特定の連合国代表者が実施することあるべき一切の命令を発し、且斯る一切の措置を執ることを天皇、日本国政府及其の後継者の為に約す。
第一條:余等奉日本天皇、日本政府及日本帝國大本營之命令並為其代表,茲接受美國、中國、英國之政府首腦於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所發表而其後又經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所加入之公告所訂立之條款。下文中此四國稱作盟國。
第六條:余等茲代表天皇與日本政府,及其繼承者,擔任忠實執行波茨坦宣言之各項條款,並發佈及採取經盟邦統帥或其他經指定之之盟邦代表,為實施宣言之目的,而所需之任何命令及任何行動。
一般命令第一號
1945年9月2日,由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為了指派各戰區負責接收的負責人及接收事項而發佈的命令。
a. The senior Japanese commanders and all ground, sea, air and auxiliary forces within China (excluding Manchuria), Formosa and French Indo-China north of 16 north latitude shall surrender to Generalissimo Chiang Kai-shek.
(イ) 支那(滿洲ヲ除ク)、臺灣及北緯十六度以北ノ佛領印度支那ニ在ル日本國先任指揮官竝ニ一切ノ陸上、海上、航空及補助部隊ハ蒋介石總帥ニ降伏スベシ
甲、在中國(滿洲除外),台灣及北緯十六度以北之法屬越南境內之日本高級將領及所有陸海空軍及附屬部隊應向蔣委員長投降。
向中國戰區投降降書
1945年9月9日,由盟軍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委員長所指派的代表何應欽將軍與日軍侵華總司令官岡村寧次共同簽署的降書
二、聯合國最高統帥第一號令規定「在中華民國(東三省除外)台灣與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地區內之日本全部陸海空軍與輔助部隊應向蔣委員長投降
三、吾等在上述區域內之全部日本陸海空軍及輔助部隊之將領願率領所屬部隊向蔣委員長無條件投降
四、本官當立即命令所有上第二款所述區域內之全部日本海陸空軍各級指揮官及其所屬部隊與所控制之部隊向蔣委員長特派受降代表中國戰區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及何應欽上將指定之各地區受降主官投降
中華民國憲法
1946年12月25日,國民大會通過;1947年1月1日,國民政府公佈;1947年12月25日正式施行的中華民國正式憲法,沿用至今。
第四條(國土) 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
第九十一條 監察院設監察委員,由各省市議會,蒙古西藏地方議會,及華僑團體選舉之。其名額分配依左列之規定」。
第一百四十三條 中華民國領土內之土地屬於國民全體。
三藩市和約
1951年9月8日,48個對日宣戰國共同簽訂,但不包括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
Article 2(b) 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 to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b)日本国は、台湾及び澎湖諸島に対するすべての権利、権原及び請求権を放棄する。
第二條乙款:日本放棄對台灣及澎湖群島之一切權利、名份、及要求。
Article 10 Japan renounces all special rights and interests in China, including all benefits and privileges resulting from the provisions of the final Protocol signed at Peking on 7 September 1901, and all annexes, notes and documents supplementary thereto, and agrees to the abrogation in respect to Japan of the said protocol, annexes, notes and documents.
第十條 【中国における権益】 日本国は、千九百一年九月七日に北京で署名された最終議定書並びにこれを補足するすべての議定書、書簡及び文書の規定から生ずるすべての利益及び特権を含む中国におけるすべての特殊の権利及び利益を放棄し、且つ、前記の議定書、附属書、書簡及び文書を日本国に関して廃棄することに同意する。
第十條:日本放棄,一切有關中國之特別權利與利益,包括源自1901年9月7日簽署於北京之最後議定書條款、其附件、書簡與文件所衍生之對中國的利益與特權;同時,同意放棄前述議定書條款、其附件、書簡與文件。

中美關係與台灣問題[編輯]

1950年2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蘇聯簽定《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蘇聯的戰略同盟關係及和美國在遠東對立的戰略格局由此而形成。與此同時,進攻台灣成為了195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工作的首要任務,並開始積極準備。4月27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攻陷海南島。5月16日,中華民國國軍撤離舟山群島。台灣形勢日益緊張,中國大陸沿海島嶼紛紛陷共下,使甫播遷來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局勢更加不利。

美國對中國政局發展極為重視,5月18日,原共和黨發言人、剛剛出任國務卿顧問的杜勒斯向國務院提交了一份與國務卿艾奇遜觀點相左的備忘錄。他提出:「由於共產黨控制了中國,而中國又與蘇聯結盟,世界力量均衡的局面已被打破,並且朝着有利於蘇聯而不利於美國的方向傾斜。在這種情況下,如果美國的行為仍表現出允許那些未確定地區,即美洲和北大西洋條約國以外的地區存在落入蘇聯之手的傾向,那麼在類似日本、菲律賓、印度尼西亞這樣具有豐富自然資源的地區,美國就將遇到一系列重大的災難,甚至中東石油地區也將處於危機之中。為了防止這種災難的發生,美國應該迅速採取一種能夠顯示信心和決心的全新與強硬的立場。」杜勒斯認為:「如果美國宣布要使台灣保持中立,既不容許它被共產黨佔領,也不容許它被用作對抗中國大陸的軍事基地,那麼,我們就一定能夠使這一決策堅持下去,除非蘇聯發動公開的戰爭」。

5月30日和6月9日,助理國務卿魯斯克採納了杜勒斯的意見,並在向艾奇遜提交了兩份建議書,稱「如為保證台灣軍事中立化,美國派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水域,宣稱防止台灣海峽雙方發生軍事行動;照會英、蘇及聯合國,說明中國人之間在台灣即將發生的衝突將涉及國際和平問題,應由聯合國及對日和約有關國家共同解決。」

6月24日,美國遠東駐軍司令官麥克阿瑟國防部長約翰遜和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布萊德雷遞交了一份《保台意見書》,其中把台灣比喻為「不沉的航空母艦」,強調了台灣一旦落入共產黨手中對美國遠東戰線造成的威脅,主張美國應採取主動措施防止台灣被共產主義政權所統治。

6月26日,杜魯門在貝理雅大廈召集國務院和國防部高級官員商討朝鮮問題。布萊德雷首先提出的不是朝鮮問題而是台灣問題,他宣讀麥克阿瑟的《保台意見書》,並提出「台灣比朝鮮更重要」,「在朝鮮的進攻可能是一次佯動,目的是轉移我們被共產黨急迫進攻台灣的注意力……如果共產黨果真要從遠東把仗打下去,我們就必須刻不容緩地保衛台灣」。

杜魯門遂於6月27日發表聲明,表示:「對朝鮮的攻擊說明,共產主義現在要使用武裝的侵犯與戰爭……共產黨部隊對台灣的佔領將直接威脅太平洋地區的安全,及在該地區執行合法與必要職務的美國部隊」,並宣布「台灣未來地位的確定,必須等侍太平洋安全的恢復、對日本的和平解決或聯合國的審議」,當天,第七艦隊十餘艘軍艦進駐台灣基隆高雄兩港口,並在台灣海峽進行 「偵察巡邏」和作戰演習。6月28日,杜魯門命令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阻止任何對台灣的進攻,確保台灣中立化。8月4日,美國空軍第13航空隊一批飛機進佔台北空軍基地。同時,美國駐遠東軍總部還設立了名為「駐台考察團」的指揮機構,統一指揮海、空軍。美軍的舉動,標誌着美國已經全面介入中國內戰,並將台灣的戰略地位納入國際冷戰格局,成為中(包含兩岸)美關係未來發展的重要一環。

美國前國務卿杜勒斯在1951年首次明確提出了「島鏈」概念,試圖以島鏈方式來封鎖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台灣則成為第一島鏈的重要一環。1954年12月2日,美國同中華民國簽訂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共十條,其中第二條:一旦「締約國將個別及聯合以自動及互助之方式,維持並發展起個別及集體之能力,以抵抗武裝攻擊,極由國外指揮之危害其領土完整與政治安定止共產顛覆活動」;第五條:「每一條約國承認對在西太平洋區域內任一條約國之武裝攻擊,即將危及其本身之和平與安全,茲並宣告將以憲法程序採取行動,以對付此共同危險」;第七條:「中華民國政府給與,美利堅合眾國接受,依共同協議之決定,在台灣、澎湖及附近,為其防衛所需要,部署美國陸海空軍之權力」;第十條:「本條約有效期無限」。

此後,美國在台灣長期駐軍,客觀上避免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前數十年,通過落後薄弱的海軍跨海作戰,統一台灣的可能性。直至1979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交壓力下全數撤出,《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被廢除,而以由美國國會通過的美國國內法《台灣關係法》取而代之,該法律仍然強調美國應對台灣提供防禦性武器,以維護太平洋和平與安全。

美國並未放棄其在台灣的戰略利益,也一直沒有放棄島鏈封鎖中國大陸的戰略,故台灣問題一直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認為是「中美關係發展中最敏感的問題」,「中美關係發展最大的障礙」。2005年5月13日,抵達美國紐約出席聯合國成立60周年首腦會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胡錦濤,在會晤美國總統喬治·沃克·布殊時,再次提出「中美關係的關鍵在台灣問題」。美國總統與國務卿則多次強調台灣問題也是人權問題,其處理必須是和平方式且經台灣人民之同意。

政治立場[編輯]

中國大陸方面[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以前[編輯]

1928年至1943年《開羅宣言》之前,中共方面把原台灣人民視為少數民族-高山族,1936年6月16日,毛澤東在接受埃德加·斯諾訪問時,表達關於中國共產黨若打敗日本後收復領土的立場。在這訪問中,毛強調東北是要收復回中國的,但同時明白指出支持朝鮮及福爾摩沙(台灣)的獨立,內蒙古則成立自治區。[19]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以後[編輯]

1949年至1970年代末[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頒佈過四部憲法,1978年以前的兩部憲法,完全沒有提及到台灣主權。1978年的憲法序言中,首次提及「台灣是中國的神聖領土」,1982年的憲法才修改為「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20]

在毛澤東為唯一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時期,兩岸基本維持國共兩黨對峙。毛澤東曾經的觀點是「宜將勝勇追窮寇」,希望武力解放台灣。一種觀點認為,由於1950年朝鮮戰爭的爆發,美軍武力封鎖台灣海峽,致使毛的計劃擱淺。1956年,毛澤東第一次提出以「第三次國共合作」來「和平解放台灣」,1961年提出「一國兩制」的雛形。他和其他領導人的理論在1963年被周恩來概括為「一綱四目」。但對於蔣中正、國民黨政權的輿論攻擊從未停止,也有金門炮戰等台海危機的發生。毛澤東的時代是兩岸關係的僵持時期。

但毛澤東晚年認識到武力並不是解決台灣問題的最好方式,並願意嘗試一些靈活的手段。1970年代,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國進行建交談判的時候,毛澤東對尼克遜基辛格說過,在台灣問題解決方面,我們願意等100年。在1979年告台灣同胞書中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稱「我們的國家領導人已經表示決心,一定要考慮現實情況,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在解決統一問題時尊重台灣現狀和台灣各界人士的意見,採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辦法,不使台灣人民蒙受損失。」

1980年代至1990年代末[編輯]
廈門正對金門島(中華民國實際控制)處有「和平統一 一國兩制」的標語。

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改革開放以後,中國大陸對台灣的政策也開始改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開始尋求積極有效的方式來和對岸商談,並且決心以和平方式統一。最顯著的標誌是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構想。在1982年中美八一七公報中,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稱「1979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發表的告台灣同胞書宣布了爭取和平統一祖國的大政方針。1981年9月30日中國大陸提出的九點方針是按照這一大政方針爭取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進一步重大努力。」 台海兩岸關係在大陸經濟改革開放之後稍顯緩和,但在一連串事件後(例 天安門事件千島湖事件台灣海峽飛彈危機特殊兩國論民主進步黨執政、反分裂法等),兩岸又處於執政當局雙方中斷對話的狀態。

中國大陸方面認為,台灣的主權已經於1945年歸還給中華民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已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中國地位與代表權,並聲稱「一個中國」是兩岸談判的前提,在該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台灣問題可以通過香港澳門模式,即鄧小平提出的「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一國兩制)的模式來解決。但為阻止「台獨」,或者台灣發生內亂、外國入侵,或者台灣方面無限期拖延談判時間,中國大陸方面堅持不排除使用武力解決的可能性。

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海兩岸問題的說法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

2000年之後[編輯]

2005年3月14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的《反分裂國家法》中,最受矚目的第八條則列明在三種情況下政府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這三種情況是台灣從中國分裂形成事實、將發生可能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的重大事變,以及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外界將焦點集中在三大條件中的最後一項,即「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這被認為是一項可以被非常靈活解釋的條件。另外第八條也允許國務院在必要時先採取行動,隨後再向全國最高權力機關人民代表大會通報,等於授權政府可以先斬後奏。從此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法律依據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此法將在維護國家統一的必要情況下武力攻台合法化。

胡錦濤在紀念抗戰勝利60周年大會上說國民黨擔負著「抗日戰爭中正面戰場」的作戰任務,對國民黨做了正面評價。中國國民黨(特別是孫中山先生)在中國近代史上的特殊貢獻,也是歷史教科書上充分肯定的,中國共產黨把「廣大台灣人民」和「少部分台獨分子」做嚴格的區分。

2005年4月26日,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率團訪問中國大陸。

2008年5月,馬英九成為中華民國總統之後,國共兩黨都做出積極回應。2008年11月,中國大陸「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陳雲林首次訪問台灣,與台灣「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江丙坤代表兩岸簽署《海峽兩岸空運協議》《海峽兩岸海運協議》《海峽兩岸郵政協議》和《海峽兩岸食品安全協議》四項協議(第二次江陳會談「四協議」),標誌着兩岸三通基本實現。

2008年12月31日,胡錦濤藉北京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三十周年的機會,發表了《攜手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同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公開講話,提出了六點對台政策方針(胡六點),成為兩岸和平發展時期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政策的最高綱領。

中國大陸民眾[編輯]

中國大陸民眾基本認可台澎金馬是廣義中國之領土,並有少數強調訴諸武力解決台灣問題。[來源請求]

台灣方面[編輯]

中華民國政府[編輯]

金門大膽島上刻劃的解嚴前的政治主張

中華民國政府立場:自1949年總統頒佈行政命令將臨時首都成都市遷到台北市至今,中華民國政府的官方立場未有改變,儘管一些政客有統獨爭議,中華民國政府的官方立場皆未有改變。

蔣中正總統時代(1949年—1975年)[編輯]
  • 此時的中華民國政府被大部分反共產主義國家承認為中國之合法政府。
  • 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有權對中國大陸地區(包括外蒙古地區)及台灣地區行使主權;[來源請求]
  • 大陸地區劃為淪陷地區,將台灣地區稱為自由地區復興基地
  • 以「反攻大陸,光復國土,拯救大陸同胞」作為國策
  • 在台灣島內實行戒嚴,嚴防共產勢力滲透台灣,防止全面民主以重蹈覆轍動搖統治根基。
蔣經國總統時代(1975年—1988年)[編輯]
  • 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代替「反攻大陸」。
  • 只有大陸放棄共產主義,兩岸才可能統一
  • 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政權採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政策」。
李登輝總統時代(1988年—2000年)[編輯]
台灣申請加入聯合國的文宣
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政治標語

1988年蔣經國去世後,李登輝繼任總統,成為第一位出任國家元首台灣人,但仍受國民黨保守派元老牽制。1990年李登輝經國民大會當選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全面掌握黨政軍大權後,於1990年10月7日宣佈成立國家統一委員會。當時設置目的在主導台灣海峽兩岸關係的發展,依據「民主、自由、均富」,力促兩岸統一,並於1991年2月23日第三次會議上通過了《國家統一綱領》。在1991年,中華民國代表以中華台北之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同加入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組織,相當於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存在,是現階段統治中國大陸地區的政府。往後,中華民國政府鑑於兩岸政治制度及兩地人民生活水準皆存在極大差異、觀點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尊重,遂對中國的統一不再一廂情願。李登輝同時進一步推行蔣經國晚年推行的台灣本土化政策,並且開始強調台灣主體性

1995年,李登輝訪問母校美國康乃爾大學,成為中華民國及台灣第一位訪問美國的在任國家元首,美國國會議員和康大校方都稱呼他是台灣總統。李總統於歐林講座發表題為《民之所欲,長在我心》的演講,當中以英文提及中華民國達四次,且指出台灣已實現「主權在民」的政治體系。[21][22][23]引發中華人民共和國強烈反應。1996年,李登輝與連戰搭檔,參選中華民國第九任正、副總統。中華人民共和國於台灣海峽舉行一連串稱為「海峽九六一」的軍事演習以恐嚇中華民國。美國為防範有事,派遣兩艘航空母艦巡防台灣海峽。選舉就在「第三次台灣海峽危機」中完成。結果李登輝與連戰以54.0%的得票率,贏得了中華民國第九任總統職位,也是華人歷史上首次真正民選的國家元首(參見:1996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國會全面改選與成功的總統直接民選也更加鞏固中華民國台澎金馬主權國家的地位,也就是2000年至2008年擔任副總統呂秀蓮所稱的「九六共識」。

1996年,李登輝當選台灣第一位民選總統後,由於江澤民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政治壓迫,李登輝逐漸對兩岸關係的態度發生了變化,也漸漸愈發傾向台灣獨立。1999年7月9日,他在接受德國之聲錄影專訪的時候,提到海峽兩岸的關係,表示「台灣和中國是國與國的關係,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這也就是著名的「兩國論」。該觀點導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激烈反應。在李登輝總統任內,台灣認同已逐步在台灣社會取得主流地位。

陳水扁總統時代(2000年—2008年)[編輯]

2000年,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陳水扁當選台灣第二任民選總統。首次和平的政黨輪替彰顯了台灣的自由民主價值與人民意志的尊嚴。2002年8月,陳水扁在對日本世界台灣人大會發表演說時,提出「台灣應該走自己的路」,「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要分清楚」,並承諾將推動公民投票,由人民決定台灣命運。陳水扁的獨立路線,兩岸關系較為緊張。

馬英九總統時代(2008年—至今)[編輯]

2008年,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第十二任總統,是為第二次和平的政黨輪替。他提出一個中國就是自由、民主、均富和統一的中華民國。台灣大陸唯一合法政府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為自由、民主、均富和統一的國家。但此「憲法一中」的表述僅用於與大陸協商時,事實上馬英九總統所領導的國民黨不但黨綱刪去了統一中國的文字表述,外交部網站亦承認了蒙古和中共建交。

以「不統、不獨、不武」的說法,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台灣海峽的現狀。在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基礎上,恢復協商。並堅持台灣要安全、要繁榮、更要尊嚴,「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施政原則。

2008年9月4日接受墨西哥太陽報專訪時,稱兩岸不是國與國的關係。[24]

2011年2月7日,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重點強調,未來官員在口頭表達和官方公文中,稱呼對岸只能用「中國大陸」或「大陸」,禁用「中國」。

2012年12月26日,馬英九重申,兩岸關係是一種特殊關係,而不是國與國的關係,並指出這種特殊的關係是「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25]

2013年10月10日,馬英九在雙十國慶上講話,「各位鄉親,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兩岸關係不是國際關係。」[26]

政黨[編輯]

中華民國政黨方面的立場則包括泛藍泛綠兩派。兩派主張的共同點是台灣不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相異之點則在於「中國」、「中華民國」及「台灣」之界定與未來走向。

泛藍政黨[編輯]

台灣泛藍陣營政黨主要包括中國國民黨、親民黨新黨。除了新黨堅決反對台灣獨立及提出與中國統一外,其他的都願意在台灣人民的認可下,接受「一中原則」,惟堅持一個「中國」指稱的是「中華民國」,而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由於社會環境與民意變遷,國民黨本土派人士增加,國民黨在論述中早已不談過時的中國政權法統,甚至絕大部分人士及媒體都已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故僅在兩岸政經協商時使用「一中各表」。至於親民黨則採取較新黨模糊的偏統論述,在2004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時泛藍副總統候選人-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提出一中屋頂的構想,這個構想類似於政治學上的邦聯制

泛綠政黨[編輯]
台聯立法院黨團就統獨問題召開記者會。

台灣泛綠陣營政黨則主要包括民主進步黨台灣團結聯盟。他們主張三藩市和約方具有法律效力,他們並相信,台灣擁有明確規範的領地、固定的人口、享有主權的政府、和與他國締結外交與實質官方關係的能力,完全符合國際法中主權國家的標準;中華人民共和國理應尊重現狀和台灣人民的決定,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台灣的主權國家,台灣自始且向來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沒有任何管轄權。民主進步黨更於1999年提出「台灣前途決議文」,並依此作為民主進步黨於解決兩岸問題時之最高指導原則。然反對者則表示,只有二十幾個國家承認中華民國,因此中華民國並沒有達到主權國的要求;支持者進一步聲稱,這個狀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打壓造成的,是否為主權國家的衡量標準不應以他國承認程度為指標,惟該項目在國際法中一直是爭議項目,因此這方面的討論始終沒有確實的結論。同時,海外的台灣人士中有組成世界台灣人大會者,認為有需要「去中國化」(主要是針對過時的憲法以及不適於台灣的部份),將過去容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混淆不清的地方修正,使人民了解台灣與中國是有所區別的。前總統李登輝在就任初期多次宣稱將推動中國統一,更成立國家統一委員會等與大陸對口關系的組織,但自台灣於1996年舉行總統民選後,他成為首位民選總統後,開始在多個場合裡表示,台灣自1949年以後就不再是中國的一部分,若是中國欲以武力遂行「統一」,可說是侵犯了台灣人民的自由意志。李登輝於1999年提出「特殊兩國論」,宣布兩岸為「特殊國與國關系」。其後陳水扁於2002年提出「一邊一國論」。

台灣民眾[編輯]

2013年10月台灣指標民調顯示,有七成台灣民眾認為台灣和中國是兩個各自發展的國家。[27]

有台灣人認為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也有台灣人認為台灣是文化根源上「中國」的一部分,其中有人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合法政府、有人認為中華民國是台灣的國名。民眾普遍不細究政府、政治體制、與國家等概念,多數並認為現今的中華民國就等於台灣,且認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兩政治實體、中央政府的對立視為兩個「國家」的爭執;然而,經歷了六十多年自由安定的生活,大部分台灣人都同意,維持現狀是比較好的作法。不過隨着「台灣主體意識」的逐漸宣揚與啟發,越來越多的台灣人開始注意到前途自決的權利與風險。另外,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持續的武力威脅和外交封鎖,台灣人也普遍呈現出反感的態度。反對中國動武是台灣民衆不分黨派的共識,而北京方面也表示,台灣只要不走向獨立,中國也不會動武。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將台灣無限期不回歸當作台灣事實上獨立的一種情況;此項敘述因為沒有定義期限,形成中國大陸可以隨時對台灣事實獨立與否,提出單方面心證——然而,依管轄權及實際政府運作而言,台灣自始且向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無關,而一直以中華民國的名義事實存在至今。

目前無法完全準確地評估台灣到底有多少人支持統一或獨立,某種程度也與「維持現狀」的選項設計有關。雖然之前的選舉中各政黨的得票數略可作為參考,但在傳媒發達、言論多元的情況下,各政黨得票數無法直接作為民眾支持統獨的依據。總之,台灣的民主發展使台灣問題變得更為複雜,不再是國共內戰時期的蔣介石毛澤東之間的協議,也不僅是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兩黨之間的戰爭,而是中國大陸人民與台灣人民之間的政治制度、思想文化、安全尊嚴、國際參與、經濟交流、彼此是否認同接受的問題。此外,關於台灣人民對統獨立場的統計資料,一般而言,廣義維持現狀仍是台灣人民近幾年的基本且穩定的民意趨向(不過「維持現狀」一詞,在台灣、中國大陸及世界各國的解讀都各有不同,參見「維持現狀」)。自台灣民主化以來,長期而穩定的趨勢是支持維持現狀的比例高於支持獨立,而支持獨立者又高於支持統一者。

根據中華民國(台灣)行政院大陸委員會2010年12月的調查數據:[8]

  • 儘快獨立:6.4%;
  • 暫維現狀以後走向獨立:17.6%;
  • 永遠維持現狀:28.4%;
  • 暫維現狀以後看情形再決定獨立或統一:34.2%;
  • 暫維現狀以後走向統一:7.1%;
  • 儘快統一:1.2%;
  • 其它/無意見/不知道/拒答:5.2%

民調結果顯示,支持廣義維持現狀的比率達到87.3%,顯示台灣民意仍繼續保持「廣義維持現狀」的趨向。

值得注意的是,在九零年代本土化加深的台灣,台灣人的國家認同已經逐漸轉變為台灣人為主:即當問到你是台灣人、中國人,還是兩者都是時,越來越多的台灣民眾選擇台灣人,而非其他兩者。一般認為,在台灣,立場偏藍或偏綠的媒體在進行民調時,會有所謂的「機構效應」(house effect),然而即便是傳統上被認為是親藍的《聯合報》,在其2006年11月的民調中仍顯示,已有高達百分之六十二的台灣民眾自認為台灣人,而非中國人。[7] 根據行政院研考會於2009年5月進行的民調,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達到6成7,認同自己同時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佔1成7,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僅1成1。[28]

台灣促進和平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簡錫堦批評,台灣的統獨議題一直都被泛藍泛綠聯合壟斷發言權,獨派要「民主獨立」,統派要「和平統一」;但是獨派沒有說明獨立可能帶來的戰爭疑慮,統派也無法在兩岸民主進程中作出解釋,泛藍與泛綠就陷在虛無的統獨意識形態中;因此,該會提出「和平獨立」與「民主統一」的兩岸和平主張,盼台灣走出泛藍與泛綠的「統獨二分法」思維。中央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徐斯儉也表示,和平與民主的價值遠高於統獨;統一與獨立,若沒有民主與和平,則都是不可欲的;但是「現在台灣政治已被藍綠的邏輯主宰,看不到其他的價值;統獨爭論讓我們無暇思考其他問題,成了麻痺思想的政治毒藥。」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范雲則希望台灣民眾能開始思考兩岸關係議題,找出公民在兩岸政策的主導權,才不會讓台灣的兩岸政策繼續跟着政治人物走。[29]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與常務理事林志昇均認為台灣要擺脫中國,經濟才能搞好,依賴中國太深是非常危險的。[30]

海外華人華僑[編輯]

分布於世界各國的華人華僑對兩岸主要有二種看法:
  • 早先,海外華人華僑多為親中華民國的立場,他們認同國民政府三民主義,反對大陸的共產主義,支持國民政府反攻大陸,反對台灣獨立。許多至今還懸掛民國國旗和孫中山畫像。但是,自1990年代以來,李登輝陳水扁政府上台後,兩岸關係急轉直下,「汪辜會談」遭到擱置。這些情況使海外華人華僑感到失望。其中一部分甚至把自己支持的對象轉向越來越開放、經濟高速發展,並反對台灣獨立的大陸,而越來越多海外社團改掛中華人民共和國五星紅旗的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但仍然有相當比例的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抱有懷疑的態度。
  • 以台灣人為主體的海外同鄉會等團體,在台灣被稱為「新僑社」,是台灣獨立運動的主力來源。在國民黨執政時期,許多台獨人士即暫時棲身這些海外僑社。

民運人士[編輯]

中華民國護照
民間製作的「台灣護照」護套

流亡海外的中國民主運動人士,因為試圖以台灣的民主政治影響中國大陸,並希望民主的中華民國的存在能夠施加壓力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去改善人權和開放民主,因此基本上支持台灣現階段維持現狀,反對實行「一國兩制」,但多數不能接受台灣獨立,而是希望大陸廢除一黨專政而讓統一的中國都實行民主制度。大陸民運人士也有極少部分人士支持台灣獨立,而這部分人同台灣獨立運動關係密切。(如阮銘曹長青等)。台灣方面對部分民運人士有相當資助。

國際社會方面[編輯]

國際社會對台灣問題的看法並不一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以一個中國作爲建交的基本原則與其它國家發展外交關係,中華民國政府認為其國際生存空間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打壓,且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能在國際上充分代表台灣人民的利益及聲音。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中華民國政府均採取「中國唯一代表權」的政策,凡是與一方建交的國家,就不能同時與另一方建交。所以,目前全世界大部分國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正式的外交關係,而與中華民國沒有正式外交關係。不過幾乎絕大多數國家都與台灣保持密切的經貿暨民間往來,例如對台經濟、文化、民間參訪和旅遊等交流活動,並在台灣設立準官方代表處以處理領事、經貿、文化等各項事務。其中亦有不少主要國家與台灣保持政治軍事等官方層面的交流。

1971年之前,中華民國曾長期在國際上打壓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際空間,並阻止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入聯合國以及絕大多數國際法承認的國際組織。1971年,聯合國通過2758號決議,議文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而同時進行的,由美國提議的希望保留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的投票,遭到否決。然而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此次表決通過前,已宣布退出聯合國,故此表決對其無法律效力。

近二十年來,中華民國政府多次由友邦提案希望加入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以及向世界衞生組織派出觀察員,但是均受到中國代表權問題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堅決反對而未被接受。(請參看:台灣和世界衞生組織中國與聯合國關係)。中華民國政府一直試圖增加其國際影響力,但在政治現實下,甚少國際組織接受中華民國作為其會員國。不過,一些無須要求會員是主權國家的組織,如世界貿易組織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亞洲開發銀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等則接受中華民國作為其會員,中華民國使用的名稱多為「中華台北」(即Chinese Taipei),但在世界貿易組織中則用「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的名稱,簡稱「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的協商後的中文名稱決定為「中華台北」,在各種國際場合的中文名稱均使用中華台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尤其在北京奧運會之前,仍大多使用「中國台北」取代「中華台北」,亦有「中國台灣」或「中國台灣省」等稱呼。中華民國前總統陳水扁直接稱呼「Chinese Taipei」為「台灣隊」,台灣民眾則簡稱為「中華隊」或「台灣隊」。

其他國家[編輯]

 美國[編輯]

1979年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前與中華民國斷交,並發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美國在《中美建交公報》中關於台灣的部分,表示:美利堅合眾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在此範圍內,美國人民將同台灣人民保持文化、商務和其他非官方關係。美利堅合眾國政府承認(acknowledge)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但此後,美國政府一直保持模糊政策,直至2004年中,美國政府因應民進黨政府激進動作,不得不開始日益清晰其一個中國、不支持台獨的政策。美國國務卿鮑威爾在訪問北京時,明確表態台灣不是獨立的,並且不享有作爲一個國家的主權。這是美國至今爲止最明確的表態。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在提及關於最終主權地位時,均使用「福爾摩沙」(Formosa),而其他時候則使用「台灣」(Taiwan)。此外,通過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以及美國國內法「台灣關係法」,可知美國對台灣的主權歸屬與中方並沒有分歧,但美國的態度是兩岸統一的過程必須是台海兩岸的政府共同以和平的方式來解決,反對以片面或非和平的方式來解決,而此過程是沒有時間表的,由兩岸的政府和人民共同決定。這樣的政策符合美國的利益,也符合台海兩岸人民的利益。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政策是,「美國對台灣沒有領土野心」,這點已由杜魯門總統所確定,而至今沒有改變。

因此,按照美國的說法,不論是韓戰時協防台灣、金門砲戰時協助中華民國國軍運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日內瓦會談、台灣關係法的訂定及執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的簽訂、1996年台海危機時巡弋台海、反對台灣公投、不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明確表態台灣不是獨立的並且不享有作爲一個國家的主權……等,均不是支持或反對兩岸統一或台灣獨立,而是因為那樣做,符合美國的政策,符合美國的利益。美國的政策是清晰的,一貫的,而且沒有改變。此一立場美國於2007年8月31日再度重申。

 日本[編輯]

2010年5月19日,日本外務省副大臣武正公一眾議院外務委員會會議上回答眾議員中津川博鄉質詢時表示:「日本並未承認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只是在《三藩市和約》中,日本政府放棄對台灣的所有權利,有關台灣的法定地位,日本政府沒有加以認定的立場」。[31]2012年3月9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彥亦作相同表示。[32]

解決方式[編輯]

軍事[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從未承諾放棄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而中華民國政府曾宣示將以武力反攻大陸(現已無此宣示)。目前兩岸問題是東亞軍事局勢的重要焦點之一。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事實力近年來不斷增強,大多數人相信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能力在外國軍力不介入的前提下,採用其軍事實力達到統一中國的目的。根據中華民國國防部於2008年的說法,中國大陸有至少1150枚地對地飛彈對準台灣,美國的情報單位在2004年的估計則為750枚這些飛彈有能力擊中台灣的大部分目標,並以極快的速度增加中,此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海軍也有一定能力在戰爭爆發後控制台灣的海域。不過美國國防部的報告則認為,解放軍目前登陸台灣島的能力還不足夠,但是已經可以有效地軍事封鎖台灣。一般認為,現階段中華民國之軍事實力,若無外界協助,在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力全面進攻下,可以維持三個星期左右。前中華民國國防部長李傑在軍購案回答李敖質詢時,表示在大陸全力攻台下,台灣只有防守兩個星期的能力。

不少人認為,台灣一旦宣布獨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將不惜一切代價以武力方式解決台灣問題。美國政府則公開表示反對任何一方對現狀的單方面改變,也暗示如台灣單方面宣布獨立,美國將不會出兵介入台海戰事。

台灣方面多數人相信,在不宣布獨立的前提下,美國會維護台灣之和平。中華民國政府指出,美國國會在1979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後所通過的《台灣關係法》就明確列明了美國政府保衞台灣的意向。部分人士進一步指出,1996年台灣海峽飛彈危機期間,美國就曾派出兩艘航空母艦到台灣海峽巡邏,顯示美國保衞台灣的野心及決心。但是也有人懷疑美國是否願意為台灣而與中國交戰。另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反分裂國家法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可主動軍事攻擊永久維持現狀的台灣。

台灣本身也在加強防衞實力,台灣一直是美國軍事武器的重要購買者。2000年陳水扁擔任中華民國總統後又再度強調「決戰境外」的國防概念,而台灣的飛彈,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的解釋,也有能力襲擊大陸沿海一些重要的城市。不過,台灣目前的國防政策仍以防衞為主,亦有依靠美國出兵協防的傾向。但台灣關係法中,美國對台灣的軍事協助僅限於防衞性質。

雖然台灣海峽爆發戰爭的可能性不容低估,在短期內爆發戰爭的機會還是比較低的。這是因為戰爭不但會直接影響這一地區的經濟發展和政治穩定,也可能引起更大範圍的軍事衝突和一系列的政治、經濟影響,給亞洲、世界的和平與繁榮發展趨勢帶來不確定因素。因而,無論是大陸、台灣還是美國,以及周邊國家,乃至世界上的其他國家,實際上都不願看到台灣海峽局勢緊張。但隨着中國大陸經濟、軍事實力的不斷攀升和軟實力、國際影響力的擴大;亞太各國對中國軍力提升更加敏感;美國的經濟依賴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某些需求以及中華民國的兩岸關係政策仍存在變數,不排除爆發戰爭的可能。

但就目前而言,中國政府和台灣政府均不考慮以武力解決主權爭端.

公投可能[編輯]

民主進步黨主張的是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民自決,提出了透過公民投票的形式來決定台灣的前途。台灣方面的理由是,台灣實行民主的政治體制,人民有權行使自己的參政權,在有關國家前途時更是如此。他們認為這是直接民主民族自決權的必要體現。尤其在台灣人民角度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武力威脅的情況下,國會制定的《公民投票法》第十七條「防禦性公投」條款規定「當國家遭受外力威脅,致國家主權有改變之虞,總統得經行政院院會之決議,就攸關國家安全事項,交付公民投票。」

但是另一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則不認為台灣有資格舉行觸及主權議題的「統獨公投」,因為有人認為在國際法上,一個國家的一部分是沒有權利舉行可以改變國家主權與領土的公投的。可其實,1945年的外蒙古、1990年的波羅的海三小國、1991-92年解體的南斯拉夫、1993年的厄立特里亞、2002年的東帝汶、2008年的科索沃、2011年的南蘇丹等許多國家所舉行的獨立公投或其他類似程序均由當地人民自行決定。

支持台灣獨立的人認為,中國既在馬關條約中將台灣永久割讓為日本國的殖民地,而日本國既已於三藩市和約及台北和約中放棄對台灣的主權,那麼根據《聯合國憲章》第77b條和民族自決的原則,台灣的政治地位應由公投來做最後確認其住民意志。至於日本只宣布放棄對台灣的主權,並未提及台灣主權未來歸屬,則是因為戰敗國的日本只有宣布放棄台灣主權的權力,而沒有決定未來台灣主權歸屬的權力。而1964年,法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其總理Georges Pompidou對紐約時報表示:「法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並未直接或間接地承認北京對台灣的主權。未來關於台灣主權問題的決定必須將台灣人民的意願納入考量。」[33]

現今的中華民國憲法第四條規定「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而時至今日,國民大會已被廢除,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亦不能容許國民大會作出關於領土的決議。故若純粹以《中華民國憲法》來看,因現行憲法頒佈於民國三十六年,而在民國三十四年及三十五,台灣及外蒙古的管治都有了變動,憲法中的「固有之疆域」也可能理解為憲法頒佈當年的管治疆域。再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來看,1978年之前的憲法並沒有有關台灣的論述,但在1978年頒佈的憲法的「序言」中有一段說明:「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的一部分」。現行憲法的序言中稱:「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的一部分,完成統一祖國的大業是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神聖職責」。

在中華民國的行政劃分中,仍然包括有福建省這個行政區域,也就是現在的金門島馬祖列島蔣中正之所以堅決不放棄金門馬祖的原因,是因為保有金馬,代表中華民國仍擁有中國大陸的主權,並未完全失去大陸,而且代表中華民國仍未滅亡,仍然擁有合法的領土。關於台灣主權的問題,蔣曾在「革命實踐研究院」演講時表示:「台灣的主權是沒有問題的,只是有一些程序還未完成,須待對日和約的簽訂」。中華民國與日本於1952年4月28日在台北所簽訂《中日和約》(《台北和約》),本和約確認依照《三藩市和約》第二條,日本宣布放棄對於台灣、澎湖列島、西沙群島及南沙群島之主權。

和談可能[編輯]

兩岸曾經在1992年實現香港會談。1993年汪道涵辜振甫在新加坡又實現了汪辜會談。後來由於李登輝總統推動「務實外交」及「一個中國指向的階段性兩個中國政策」(1993)、「一個分治的中國」(1997)政策(參:一個中國),被認為是推動兩個中國一中一台而激怒中華人民共和國,致使兩岸關係變得異常緊張,雙方因而停止了對話。1998年10月,辜振甫率團訪問中國大陸,才再次達成加強交流、恢復協商的共識。然而,在主權議題上, 兩岸始終無法達成共識。中國大陸今天的觀點是,兩岸應該在「承認一個中國」的基礎上,儘快展開談判。而民進黨執政時則質疑所謂「九二共識」的正當性(無任何文件可證明該共識存在),稱「九二共識」是「沒有共識」,並拒絕以所謂一中原則為前提談判,認為「一個中國」可以是議題,而不是原則。

2004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前,連戰曾不止一次的表示,如果奪回執政權,將立即與大陸展開談判。連戰最終落選,泛藍陣營宣稱是因為319槍擊案影響選情。

2005年中國大陸改變方針,繞開傾向獨立的當時的執政民進黨政府,開始與中國國民黨、親民黨新黨多次接觸。當時的國民黨主席連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以及新黨主席郁慕明都在當年訪問大陸,並且達成了一些共識,如宋楚瑜與胡錦濤提出的兩岸一中的主張。中國國民黨訪問中國大陸,實現國共兩黨60年首次接觸,世界各媒體高度關注,並大量報道。但需注意,中國國民黨自始至終所提的一個中國,是指中華民國,而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即是眾所週知的一中各表。有人認為,中國國民黨訪問中國大陸,緩解當時中國共產黨公佈反分裂國家法後所造成的兩岸緊張關係。

2008年5月20日,馬英九總統上台後,改變民進黨時期的台獨路線,放棄「烽火外交」,而改走「外交休兵」,多次提出以「中華台北」名義參加國際組織,積極尋求與中國大陸合作通商,實現三通、推動兩岸觀光,積極爭取與中國大陸協商ECFA協議,並以「16字箴言」方式與中國大陸高層協商溝通,兩岸關係快速緩和,和談可能性大增。民進黨2012年大選失敗,使兩岸關係能繼續發展,民進黨內部要求反思兩岸政策聲音也愈來愈大。

日本知名管理學家、麥肯錫公司分析師大前研一在著作《中華聯邦》中僅從經貿商業觀點認為兩岸有可能以聯邦方式合併,甚至新加坡都有可能加入中華聯邦的體制。[34]

2014年2月11日,中華民國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南京召開首次兩岸事務首長會議,雙方互以官銜相稱,但有意省略了可能造成爭端的國名稱呼。王郁琦在「王張會」後記者會上表示,雙方同意建立常態溝通機制。張志軍同意具體落實台生在大陸的相關醫療保險,陸委會表示肯定。[35][36]

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能[編輯]

中華民國方面,從1950年代初期有「一年整訓,二年反攻,掃蕩共匪,三年成功」或「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或「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部署、四年掃蕩、五年成功。」等各種說法,高呼反攻在即的口號,但至今仍未實現。

2000年至2008年,中華民國由傾向台獨政策的民進黨執政,前總統陳水扁將《國家統一綱領》「終止適用」,民進黨政府亦傾向於將中華民國主權範圍從法理上變更為符合現狀的台澎金馬地區。馬英九總統曾經表示:「大陸地區主權為中華民國所有。依據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亦沒有放棄大陸地區(包括現蒙古國)的主權。」中華民國現行法律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則以「台灣地區(自由地區)」及「大陸地區(淪陷地區)」來稱呼海峽兩岸,但此憲法一中的型式只用於兩岸協商時的一中各表,在台灣內部馬英九所領導的國民黨有部分黨員和官員都直接稱大陸為中國,加諸黨綱刪除統一中國和外交部網站亦承認蒙古國已獨立並與中國建交等情事(中華民國外交部與蒙古國亦於2002年在兩國首都互設代表處,國民互訪可至代表處辦簽證),其實際「兩岸一邊一國」的用意可說十分明確。

自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隨着2010年6月ECFA的簽訂,兩岸經貿合作實現制度化而趨於緊密,民間文化交流更加頻繁,這有助於雙方民眾彼此互相了解。但台灣人民對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堅持不可能接受一黨專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宣稱的「一個中國」、「和平統一」等政策,仍有許多人對兩岸和平統一持悲觀意見。

參考文獻[編輯]

  1. ^ 周婉窈. 〈明清文獻中「臺灣非明版圖」例證〉 (pdf). 《鄭欽仁教授榮退紀念論文集》 (台北市: 稻鄉出版): 267–293. 
  2. ^ 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建立, 歷史文化學習網
  3. ^ 李筱峰, 台灣自古不屬中國/教科書看不到的歷史《系列四》,《自由時報》,2009-12-29
  4. ^ 台灣民間的歷次反清鬥爭. 中國台灣網. 
  5. ^ 5.0 5.1 高級中學地理教科書 第三冊,國立編譯館,1985年初版,109頁「本國地理總論」,第一章「疆域」,第一節「地理位置與國土面積」中的中華民國地圖,含有中國大陸、外蒙古等地區。
  6. ^ 總統令 (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
  7. ^ 胡錦濤喊話:認同九二共識都能談. [2008年3月27日]. 
  8. ^ 8.0 8.1 8.2 「民眾對當前兩岸關係之看法」民意調查(2010年12月24日~2010年12月27日), 中華民國行政院大陸委員會,2010年12月
  9. ^ 公民投票法 法務部全國法規資料庫
  10. ^ [1]
  11. ^ [2]
  12. ^ [3]
  13. ^ [4]郭長豐,《自由時報》,2006年2月18日,顯示台灣民眾有35.4%選擇獨立,11.8%選擇統一,維持現狀則為38.2%
  14. ^ 台灣也曾經是日本的領土
  15. ^ Cairo Declaration National Diet Library of Japan
  16. ^ Cairo Communiqué National Diet Library of Japan
  17. ^ Potsdam Declaration National Diet Library of Japan
  18. ^ 開羅宣言
  19. ^ Hsiao, Frank S. T; Lawrence R Sulliva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the Status of Taiwan, 1928-1943. Pacific Affairs. 1979, 52 (3): 446–467 [2007-12-07]. ISSN 0030851x. 
  20. ^ 中共民族主義與兩岸關係
  21. ^ 總統李登輝訪美國康乃爾大學,台灣民主受推崇, 行政院新聞局
  22. ^ 民國84年李登輝總統於康乃爾大學歐林講座發表演講, 國家圖書館 (中華民國)
  23. ^ 李總統訪美與民進黨初選座談會紀實,台灣教授協會通訊,1995年7月
  24. ^ 非國與國、擱置爭議 府:兩岸可互不否認《聯合新聞網》
  25. ^ 馬英九:台海兩岸是一種特殊關係. [12 27, 2012]. 
  26. ^ 馬英九: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 兩岸關係不是國際關係,鳳凰網及其鳳凰衛視,2013年10月10日
  27. ^ 台灣指標民調 七成民眾:台灣和中國是兩個國家, 自由時報, 2013-10-12
  28. ^ 「民眾的政治態度與族群觀點」民意調查. 行政院研究考核委員會. 2009年5月1日至2日 [2009-06-11] (中文(台灣)‎). 
  29. ^ 〈第三勢力倡跳脫藍綠〉,2007年6月11日蘋果日報 (台灣)
  30. ^ 高為邦:中國政策就是掠奪台商, 自由時報, 2011-10-10
  31. ^ 張茂森. 日本政府未承認台灣屬中國. 自由電子報. 2010-05-20. 
  32. ^ 「我が國は、日本國との平和條約(昭和二十七年條約第五號)第二條に従い、台灣に対する全ての権利、権原及び請求権を放棄しており、台灣の領土的な位置付けに関して獨自の認定を行う立場にない」日本首相野田佳彥答覆參議員山谷えり子,日本參議院,2012-3-9
  33. ^ ( "French recognition of the PRC on January 27, 1964 in no way explicitly or implicitly recognized Beijing's territorial claim over Taiwan, and the island's status must be decided one of these days, taking the wishes of the Formosa (Taiwan) population into consideration." ) (紐約時報1964年4月24日)
  34. ^ 中華聯邦ISBN 7-7020-3955-8,作者 大前研一,發行 2004年11月30日,出版 商周出版社(台灣區),320頁(台灣版),印刷 單色,裝訂 膠裝,尺寸 14.8x21厘米。
  35. ^ [影音 王張會互稱官銜 建溝通機制],中央社,2014年2月11日
  36. ^ 「張王會」成功舉行 兩岸關係再獲重大突破,《亞太日報》,2014年2月12日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