夥友騎兵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亞歷山大馬賽克中,亞歷山大大帝所率的即是夥友騎兵

夥友騎兵古希臘語:ἑταῖροι ; hetairoi),又譯夥伴騎兵馬其頓禁衞騎兵,夥友騎兵是馬其頓軍隊中的精銳騎兵,源於馬其頓王國的國王騎兵衞隊,在腓力二世的擴充改良下,成為馬其頓軍最重要的突擊主力,在當時古代西方世界可說是最精銳的騎兵[1],它也被認為是第一個能夠發起有效衝鋒的騎兵。而馬其頓國王的近身護衞官(Somatophylakes)也從夥友騎兵中精選。

詞源[編輯]

這個軍事上的單位名稱來自hetairoi這個希臘詞彙,即夥友。在馬其頓這是指國王的伴侍,這些成員來源可能是馬其頓貴族或是擁有希臘血統的人,他們與國王有深厚交情並深受信任。馬其頓夥友節(Hetairideia)就是來彰顯國王和夥友之間的神聖關係,並一同慶祝[2]。甚至著名的雅典悲劇作家歐里庇得斯,就是馬其頓國王阿奇拉一世的一個夥友[3]。在馬其頓貴族中,皇家好友(Philoi)或國王夥友(basilikoi hetairoi)即是國王任命的終身頭銜。

軍事單位[編輯]

裝備[編輯]

夥友騎兵騎着馬其頓最好的良馬,並使用最好的武器作戰。在亞歷山大大帝的時代,每一個夥友騎兵手執著緒斯同騎槍,身穿青銅或鐵製的護胸甲、護肩,頭戴波奧蒂亞式頭盔,但是他們沒有攜帶盾牌[4]。在近身戰鬥或是騎槍折斷時,他們會使用科庇斯彎刀(kopis)作戰。在座騎上,當時尚未發明出真正的馬鞍,他們會在騎乘處安放大塊的皮毯坐墊,且很可能在馬的前胸或是頭部有部分鎧甲保護,免受長槍、投射武器直接傷害。

組織[編輯]

夥友騎兵最初是國王的衞隊,成員主要是國王的夥友,他們大多數是馬其頓貴族。前四世紀中左右的泰奧彭波斯(Theopompus)說「當時夥友騎兵不超過800人」,還描述夥友騎兵他們「部分來自馬其頓,部分來自色薩利,剩下的來自希臘各地」[5]

到了腓力二世時,他把夥友騎兵大規模擴充,並讓一些負擔得起馬匹和武器的上層階級公民納入。在腓力二世和亞歷山大大帝初期,夥友騎兵共有8個騎兵中隊(ilai),分別由馬其頓八個小邦的貴族和上層階級子弟擔任,一個正常滿編的騎兵中隊有210人,但通常實際差別很大,主要在100人則300人之間[6][7],其中有一個中隊是皇家中隊,負責保衞國王安全,其人數是其他中隊的兩倍,約400人[7],由國王親自領導。全部的夥友騎兵總共約2000人。在前338年,遠征初期,亞歷山大被認為差不多擁有2600人的夥友騎兵.[8]

在腓力二世和亞歷山大大帝初期,夥友騎兵很有可能由一位將領管轄,但在亞歷山大遠征期間爆發菲羅塔斯事件之後,亞歷山大便把夥友騎兵的管轄權分給兩位將領,據阿利安描述,亞歷山大「不想讓一個人統轄這麼多騎兵,就算是他最親密的夥友也是一樣」[9],雖然在戰鬥時,夥伴騎兵通常直接受亞歷山大指揮[7]。另外,在遠征期間,於蘇薩進行兵源增補時,亞歷山大讓每兩個騎兵中隊成立一個騎兵營.[10]。每個騎兵中隊以他們成員來自的小邦名稱來稱呼,或是以統帥他們的指揮官名字來稱呼。隨着東征進入印度,東方騎兵角色越來越重。因此亞歷山大把他的騎兵進行重組,夥友騎兵的這些騎兵中隊也大大擴編,其中每個夥友騎兵中隊多附加新進的東方騎兵隊,合編成新的騎兵團(hipparchy)。但異邦人進入榮譽的夥友騎兵服役,引起馬其頓人的相當不滿.[11] [12],馬其頓人就曾因亞歷山大厚待東方民族一事而與亞歷山大抗議。

戰術和運用[編輯]

夥友騎兵大概是歷史上第一支真正的衝擊騎兵(shock cavalry),他們能夠對步兵大隊發起強力衝鋒,甚至在古代文獻中也經常提到他們向步兵攻擊。對於同時期的騎兵而言,有些騎兵儘管比夥友騎兵擁有更重的鎧甲,但他們大部分多用標槍或弓箭作戰,來避免近身格鬥。夥友騎兵在戰場上可以組成密集隊形,還有矩形、楔形、菱形等依各種狀況而定,如衝鋒時用楔形以撕開敵軍陣列,追擊時用矩形以求寬大正面,菱形陣型效法色薩利騎兵,其陣型可迅速改變攻擊方向。

在戰術上,夥友騎兵是錘砧戰術中關鍵的一環,通常錘打的角色由夥友騎兵擔當,而步兵所組成馬其頓方陣為砧板。在戰場上,馬其頓密集方陣不是突破部隊,它的功能主要是吸住敵人壓住陣腳,然後與騎兵前後夾擊,形同錘砧,將夾在中間的敵軍粉碎。通常,亞歷山大會把全軍以斜行陣列前進,並讓夥友騎兵佈署於馬其頓軍的右翼,部隊的左邊是保衞步兵方陣側翼的持盾衞隊。通常亞歷山大會率領夥友騎兵作戰,並親自帶着皇家中隊發起衝鋒,帶着夥友騎兵獲得決定性的勝利戰機。

繼業者王國[編輯]

夥友騎兵在繼業者的國家中裝備更沉重的裝備,他們雖然還用青銅的胸甲,但在前250年之後逐漸改用鐵製的鎧甲。然而,塞琉古帝國裡的夥友騎兵裝備卻較輕,但並不是經常這樣,如在前190年馬格尼西亞戰役中,塞琉古夥友騎兵除了裝備重型盔甲外,亦在馬匹上披掛部分裝甲。塞琉古帝國仍保留夥友騎兵的番號,雖然還是精銳的騎兵,但成員上已經不是貴族式的國王夥友。而托勒密王國的夥友騎兵與腓力二世、亞歷山大時的方式有點不同,他們還配備了一個大型的阿斯庇斯圓盾(aspis)。

在希臘化時期,繼業者王國各王國也越來越重視步兵,使騎兵人數佔全軍人數的比例下降,重騎兵在軍隊的重要性和素質不如以往,夥友騎兵再也無法像以往那樣擁有戰場上關鍵地位。

參照[編輯]

腳註[編輯]

  1. ^ 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 阿利安
  2. ^ Winthrop Lindsay Adams. Alexander the Great: legacy of a conqueror. p 8. ISBN 0-321-08617-1. (2004)
  3. ^ John V. A. Fine. The ancient Greeks: a critical history. p 612. ISBN 0-674-03314-0. (1983)
  4. ^ Lonsdale 40
  5. ^ Sage 173-174
  6. ^ 富勒 p.49
  7. ^ 7.0 7.1 7.2 Lansdale 41
  8. ^ Sage 174
  9. ^ Sage 185
  10. ^ 阿利安, 《亞歷山大遠征記》 卷三.(16)
  11. ^ Lansdale 56
  12. ^ 阿利安, 《亞歷山大遠征記》 卷七 (6)

參考資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