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內輪佐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內輪佐助
うちはサスケ
佐助000.jpg
初次登場 漫畫第3話
動畫第1話
聲優 日本杉山紀彰
香港黃麗芳
臺灣林凱羚
中國張文漁(遼藝)
個人檔案
年齡 第一部 12-13歲
第二部 16-17歲
結局篇 未知
生日 7月23日
血型 AB
身高 第一部 153 厘米
第二部 168 厘米
結局篇 182[1] 厘米
體重 第一部 43 千克
第二部 52.2
結局篇 未知 千克
哥哥 內輪鼬太知
妻子 春野櫻
忍者資料
登記號碼 012606
級別 下忍→未知[2]
現隷屬組織 火之國 木之葉隱忍村
原隷屬忍村 木之葉忍村音忍村
現隷屬小隊 第七班-鹿驚班
原隷屬小隊 第七班、鷹小隊
師傅 畑鹿驚
大蛇丸
忍術
擅長 火遁‧豪火球
雷遁‧千鳥
寫輪眼
雷遁‧千鳥流
雷遁‧麒麟
火遁‧豪龍火
絕招 萬華鏡寫輪眼‧天照
炎遁‧加具土命
永恆萬華鏡寫輪眼
須佐能乎完全體
輪迴眼
六道·地爆天星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うちは サスケ
平文式羅馬字 Uchiha Sasuke

內輪佐助うちはサスケ,Uchiha Sasuke)是日本動漫作品《火影忍者》中的主要角色之一。在第四次忍界大戰中跟鳴門和櫻被稱為新的三忍。

關於名字[編輯]

佐助的名字來源於傳奇忍者猿飛佐助(故事中則是第三代火影的父親)。他的うちは)在日語中的發音和「紙扇」的發音相似,而這也是內輪一族的紋章。

人物[編輯]

個人檔案[編輯]

  • 名字:內輪佐助
  • 性格:冷傲、冷酷、逞強、自制力強、外冷內熱
  • 喜愛的食物:番茄、飯團
  • 討厭的食物:納豆、甜食
  • 想挑戰的人的對手:內輪鼬太知(兄長)、木之葉高層、渦卷鳴門內輪摩馱羅
  • 父親: 內輪富嶽
  • 母親: 內輪美琴
  • 兄長: 內輪鼬太知
  • 妻子: 春野櫻
  • 兒女: 紗羅妲(サラダ)
  • 重視的人: 內輪鼬太知、渦卷鳴門
  • 師父: 大蛇丸
  • 第七班老師: 鹿驚
  • 主要卓羅屬性: 雷遁、火遁
  • 喜愛的字句:力量
  • 興趣:修煉、散步
  • 忍者學校畢業年齡:12

外表與性格[編輯]

內輪佐助是鹿驚領隊的第七班的前成員,特徵是黑色中分短髮(第一部前期頭髮帶有藍色光澤,但隨劇情演變消失),後方稍翹,黑瞳孔,通常穿着藍短袖上衣與灰短褲(中忍考試後期一度穿黑色連身衣)。故事開始的時候,佐助在木之葉被公認為同齡忍者中的天才人物,他無論做什麼都比別人要強,而且非常輕鬆,總是一副很酷的姿態,因此非常受女孩子歡迎。雖然受到眾多女孩子垂青,但佐助所關心的僅僅是如何變強。他很少關注別人,除非對方能夠幫助他達成目標。佐助對力量的執著追求一直左右着他人生中的重大抉擇,進而使他決定離開村子到音忍村接受大蛇丸的指導,以取得足以「復仇」的力量。 在第二部劇情中,佐助除能力大幅提高(約S級),裝扮也有相當大的變化,初期改穿純白和服(在與狄陀羅後至和鼬太知對戰期間黑色短袖背心)、黑色長褲配注連繩,並攜帶一把直刀(草薙劍)作為武器。在與親兄弟鼬太知戰鬥中倒下,並從阿鳶(帶土)聽聞木之葉高層為殺戮族人的背後元兇後,深感悲憤的佐助除了萬花筒血輪眼開眼外,外表方面上身更換為白色短袖拉鍊(拉到鎖骨處)裝、額頭不再被頭髮覆蓋,個性為了向木之葉復仇(毀滅木之葉)變得更為殘忍,不同於第二部前期盡量不殺生,在戰鬥中屢屢施展致命招式;移植鼬太知的雙眼提升瞳力後,佐助上衣的拉鍊改拉到下巴處,經被穢土轉生的哥哥明白與木之葉一代至四代火影告知當年「滅族」真相與村族相關的解答後,心態目標則大為轉變,願為木之葉的將來面對內輪摩馱羅等強大敵手,進而以成為火影為目標。

身世與經歷[編輯]

童年時的佐助

佐助的童年一直生活在哥哥內輪鼬太知的陰影下。鼬太知8歲能夠使用寫輪眼,13歲擔任暗部分隊長,天賦極佳。即使是佐助也無法望其項背。族員們也都認為鼬太知是內輪家族的未來。特別是佐助的父親,對鼬太知的讚賞之情溢於言表。為了向父母證明自己的能力,佐助非常刻苦的修行。但即使如此,還是無法超越鼬太知設立的一個又一個的高峰。鼬太知意識到佐助內心的掙扎後,試圖讓父親轉移一部分注意力到佐助身上,而且還答應幫助佐助修行。雖然經過鼬太知的努力,父親開始在佐助身上多花時間,但是仍然只是一小部分。而且鼬太知也沒兌現過他要幫助佐助修行的承諾,總是說明天還有任務。

隨着時間的推移,鼬太知漸漸地和族員起了矛盾。他開始不用心做任務,而且越來越不可靠。而同時,鼬太知又不斷地刺激佐助,激勵佐助超過自己。因為鼬太知的變化,佐助的父親也越來越多地開始關注佐助的成長。他教佐助「火遁·豪火球之術」,佐助刻苦練習,很快就學會了。父親對佐助很滿意,說:「真不愧是我的兒子……」,而這句話通常都是只對鼬太知說的。最後父親叫佐助不要追隨他哥哥的腳步。

在鼬太知被族員懷疑殺死了止水之後不久的一天夜裡,佐助回到家中,發現所有的族員全都死了。然後在自己家裡,他看見鼬太知站在父母的屍體旁邊。佐助通過鼬太知的萬華鏡寫輪眼看到了鼬太知殺死雙親和全村人的過程,異常恐慌。鼬太知放過了佐助,說他太弱了,不值得一殺。鼬太知還慫恿佐助要想超​​過他,就必須通過對他的仇恨來獲得力量。並告訴佐助,他有機會可以跟自己一樣得到萬華鏡寫輪眼,只要向他一樣,殺死和自己最親密的朋友。從那以後,佐助就開始了孤兒的生活,也開始以憎恨的力量生存。而他的目標也變的非常清晰——不惜一切代價獲得力量,從而殺死鼬太知為內輪一族復仇。

和鳴門、春野櫻在第四次忍界大戰中被稱為新的三忍 。

劇情表現[編輯]

第一部[編輯]

生存測試篇[編輯]

在第七班時的佐助

成為第七班成員之後,佐助對隊員並不關心。他既不搭理鳴門的挑釁,對阿櫻的善意舉動也很冷淡。當第七班開始鹿驚的鈴鐺測試時,他從一開始就決定獨自對付鹿驚,根本沒打算要兩個隊友幫忙。在鹿驚毫不客氣地向他指出這一點後,佐助見識到要成為一個忍者,就必須和隊友合作。於是他寧願不服從鹿驚的禁令,把自己的便當分給被處罰被綁在木樁上看別人吃午餐的鳴門吃,也因此成就了第一批通過鹿驚測試的下忍。

波之國篇[編輯]

第七班的第一個重大任務是護送橋樑建築師去波之國。出發不久,他們就遭到了鬼兄弟的偷襲。面對兩個霧隱的中忍,鳴門被嚇呆了失去了抵抗能力。而佐助則充分發揮自己的能力抵抗了一時,直到鹿驚前來救援。而後,在鹿驚被再不斬用「水牢術」困住,佐助和鳴門合作,將變化成「風魔飛鏢·影風車」的鳴門加上自己的飛鏢藏在影子裡一同擲出,靠着和鳴門極佳的默契解開了再不斬對鹿驚的束縛。在鹿驚擊敗再不斬以後,鹿驚用爬樹練習教鳴門、佐助和阿櫻如何控制卓羅。阿櫻最先成功,在鳴門問了阿櫻訣竅後,佐助頭一次臉紅的向鳴門問阿櫻說的訣竅是什麼。鳴門和佐助互相競爭,很努力練習,最後都都爬到了樹頂。

假死的再不斬帶着他的徒弟一星期後再次出現向第七班復仇。佐助的對手是擁有血繼限界的白。由於訓練的緣故,佐助很快跟上了白的速度。白為了擺脫劣勢,使出「秘術·魔鏡冰晶」將佐助困在其中。此時,匆忙趕到的鳴門衝動地踏進了白的陷阱。佐助在和白的戰鬥中不斷嘗試,最終喚醒了自身的血繼限界寫輪眼(其中一眼有兩個勾玉)。這時的佐助不但可以看穿白在鏡中光速般的移動,甚至還可以掩護重傷的鳴門。白利用這一弱點,攻擊鳴門以造成佐助的破綻。佐助明知是計,仍然用自己的身體幫鳴門擋下攻擊。為了掩飾對鳴門的珍惜,他在彌留之際強辯說,他這樣做不是為了救鳴門,只是身體不由自主罷了。最終,憤怒的鳴門用九尾的力量擊敗了白。而佐助也只是昏死過去,不久就恢復了知覺。第七班順利地完成了任務,回木之葉忍村復命。

中忍考試篇[編輯]

中忍考試之前,李洛克前來挑戰。佐助認為自己的寫輪眼可以復制任何招數,並沒有把阿李放在眼裡,就答應了。但他錯誤地估計了形勢,阿李在速度上佔盡優勢。雖然兩個人沒有分出勝負(阿李正要使出「表蓮華」即被賀意阻止),讓阿李占優勢的事實還是讓佐助非常不爽。在筆試中,佐助發現自己一題也不會。但聰明的他很快意識到考試的重點在於考驗如何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抄襲。佐助利用自己的寫輪眼,透過複製考場內暗樁的鉛筆動作完成了考題。

在中忍考試的第二部分開始後不久,佐助和阿櫻在死亡森林遭到了大蛇丸的攻擊。在大蛇丸的「死亡預覽術」之下,佐助內心非常恐懼,渾身發抖以致於沒有還手之力。就在佐助為了保住性命,要將捲軸交給大蛇丸的時候,鳴門適時地出現並阻止了佐助。在鳴門和大蛇丸戰鬥時,佐助驚奇地發現鳴門居然身手敏捷,完全不是吊車尾的形象。雖然鳴門無法打敗大蛇丸,但這一舉動激發了佐助的鬥志。他用綁着線的風魔飛鏢將大蛇丸制住,並用火遁忍術延線燒毀了大蛇丸的臉。就在佐助以為已經戰勝大蛇丸的時候,出於對佐助能力的滿意,大蛇丸給佐助種下了天之咒印​​。佐助痛苦的倒下了,而大蛇丸離開前告訴佐助,佐助遲早會來找他獲取力量。

咒印下的佐助

因為中了咒印的緣故,佐助和鳴門一樣失去了知覺,而阿櫻在一旁照料。就在這時,一群音忍奉大蛇丸之命來幹掉佐助。阿櫻和先後趕來的李洛克和第十班苦苦和三名音忍周旋,但戰況不利阿櫻還受了重傷。 寧次帶領的第三班其他成員趕到,正當他們準備和音忍作戰時,佐助的身體適應了咒印並甦醒過來。憤怒的佐助渾身佈滿咒印黑色的花紋,向以滿不在乎的口氣承認攻擊阿櫻的薩克發難。由於咒印的力量,佐助佔據了絕對優勢。他用非常暴力的手法扭斷了薩克的手臂,並且準備繼續向其他兩名音忍復仇。阿櫻察覺到咒印狀態的佐助失去了控制,一把抱住佐助求他停手。阿櫻的舉動讓佐助恢復了正常。在一旁驚恐萬狀的音忍們留下捲軸,趕緊逃離了現場。 在考試的初試選拔中,佐助的對手是音忍的赤胴鎧。在比賽前,鹿驚警告佐助不要使用寫輪眼及忍術,否則可能會引發咒印(因為卓羅流動會令咒印產生反應)直接被淘汰。戰鬥開始後,鎧使用他的吸收卓羅的忍術大量地吸取佐助的卓羅,佔了很大優勢。在不能使用寫輪眼及忍術的情況下,佐助將他從阿李那裡複製來的體術稍加變化成為「獅子連彈」,一招擊敗了對手。比賽過後,鹿驚封印了佐助身上的咒印以阻止它的發作。大蛇丸突然出現,告訴鹿驚和佐助,如果佐助自己願意,咒印是無法被封印的。大蛇丸在和鹿驚對峙了一陣後離開了。為了防止佐助經受不起力量的誘惑而使用咒印,鹿驚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裏單獨陪佐助訓練。

佐助在和鹿驚的訓練期間,學會了鹿驚的成名絕招「千鳥」。同時他還針對我愛羅練習了複製自阿李的高速體術。雖然正式比賽的時候遲到,但佐助這一期間的苦練的成果很快就顯示出來。他的高速移動讓我愛羅疲於應付,不得不用絕對防禦將自己用沙子包圍起來。佐助趁此機會首次使用了「千鳥」,結果穿透了絕對防禦並擊傷我愛羅。

與此同時,砂忍和音忍的木之葉崩潰計劃開始實施。我愛羅在砂忍的掩護下從木之葉忍村撤退。佐助奉命追擊我愛羅,一路上過關斬將,最終追上了後者。佐助一再使出千鳥,並切斷了我愛羅用沙所凝成的一隻手臂。被激怒的我愛羅使用守鶴的力量反擊佐助。而佐助則由於咒印的緣故,體力不支倒下了。緊急關頭上鳴門正好趕到,一番苦戰後擊敗我愛羅。佐助對於鳴門在這一戰中表現出的實力,表現出驚訝和嫉妒。

三忍決戰篇[編輯]

在得知鹿驚被突然出現在木之葉忍村的鼬太知擊敗後,佐助去探望鹿驚以打聽消息。從鹿驚那裡,佐助得知鼬太知回到木之葉的目的是要尋找鳴門。於是他立刻動身去找鳴門,以向鼬太知復仇。等找到鳴門的時候鼬太知已經先到一步。佐助使出絕招千鳥殺向鼬太知,但立刻被鼬太知隨手破解了。雖然佐助不屈不撓的繼續攻擊,但鼬太知似乎對他缺乏興趣,使用「月讀」毫不留情地擊潰了佐助。鼬太知對佐助說:「你很弱,為什麼會這麼弱呢?是因為你對我的憎恨...還不夠深。」在鼬太知用「天照」跟鬼鮫一起逃脫後佐助被自來也救起,送去木之葉的醫院養傷。

佐助營救篇[編輯]

綱手回到木之葉後治癒了佐助的傷勢。在醫院治療期間,佐助回憶起他在第七班的歷程。他發現自己仍然太弱小,既無法打敗鼬太知,甚至還被從前的吊車尾鳴門超過。心情抑鬱的他和前來探望他的鳴門在醫院進行了一次對決。雖然這次對決被趕來的鹿驚阻止,但佐助發現鳴門的新忍術「螺旋丸」威力與千鳥差距之大,內心更加不平。鹿驚在事後勸說佐助不要過於執著對力量的追求,但佐助已經積重難返。這時,大蛇丸派來的音忍四人組吸引了佐助的注意。佐助認識到大蛇丸給予的咒印之力量後,決定跟隨音忍離開了木之葉,追隨大蛇丸以換取更強大的力量。

在佐助離開村子之前,被阿櫻追上。阿櫻極力勸說佐助留下,並表白了對佐助的愛意,希望能幫佐助變強。佐助聽完了阿櫻的告白,說句「謝謝」後擊昏阿櫻,離開了村子。在路上,佐助再次碰到了音忍四人組。這一次音忍給了佐助提升咒印狀態的藥丸,然後將吃下藥丸昏死的佐助封印到特製的棺桶中一起離開了。

在音忍一行往大蛇丸方向去的時候,一支由鳴門、寧次長治組成的小隊在身為中忍鹿丸的帶領下開始了營救佐助的任務。途中,小隊的隊員分別先後和音忍四人組的成員進行單挑。這期間君麻呂出現帶走了棺桶,但仍被鳴門追上。這時佐助完成了咒印的升級,破桶而出。恰巧阿李趕到,拖住了君麻呂。而鳴門最終在終結之谷追上了佐助。

佐助在咒印狀態下的黑色千鳥

佐助與鳴門大開殺戒。起先鳴門使用體內九尾的力量佔據上風。但佐助在對陣中升級了他的寫輪眼(至三個勾玉)將鳴門打敗吐血。這時鳴門讓九尾的卓羅環繞在自己周圍,並長出一條尾巴。而佐助則進入了咒印的狀態二,變成鷹的形態。兩人各自使出絕招,鳴門九尾力量下的紅色「螺旋丸」和佐助咒印狀態下的黑色千鳥在終結之谷的大瀑布上對衝。在僵持狀態下,佐助擊中了鳴門的胸口,鳴門則在佐助的護額上劃出了一條裂痕。大爆炸後鳴門昏倒躺在地上,佐助在大雨中突然一陣劇痛,跪下後剛好臉就在鳴門的正上方,佐助看着他,之後佐助便離開尋找大蛇丸,只留下被鳴門劃出裂痕的護額(在被鹿驚阻止的那次決鬥中,鳴門要求佐助先帶上護額,而佐助認為鳴門不可能能在他額頭上留下任何傷痕) 。

第二部[編輯]

第二部中的佐助

天地橋偵查任務篇[編輯]

第二部劇情開始時,佐助的面貌沒有太大的變化,開始穿着和服。他依然冷酷和盲目追求力量,而且斬斷了與鳴門和阿櫻之間的牽絆,全心地去追求力量。在三人再次見面的時候,佐助毫不猶豫地攻擊鳴門和阿櫻,絲毫不留情面。但另一方面,對於陌生人他反而不大願意隨意殺戮。佐助和大蛇丸之間也僅僅是互相的利用關係。和其他音忍不同,佐助對大蛇丸既不恐懼也不尊重。只有在訓練的時候,他才願意和大蛇丸在一起。佐助沒有佩戴音忍的護額,他身上唯一的標記就是內輪一族的紋章。

佐助在和佐井見面時初次登場。他對佐井的出現無動於衷,還對大蛇丸的遲到表示不滿。當佐井表示他會比佐助更加地和鳴門合作時,佐助用寫輪眼震懾了佐井。此後佐井試圖幫助鳴門和阿櫻,將佐助帶回木之葉忍村。佐助對眾人的勸說毫不理會,表示只要能殺死鼬太知就算讓大蛇丸奪走身體也在所不惜,然後就開始攻擊新成立的第七班。 幾輪交手之後,佐助進入鳴門的意識,發現了九尾的秘密。九尾對佐助的出現感到吃驚,並說佐助的寫輪眼和卓羅比自己的還要邪惡,就跟以前的內輪摩馱羅一模一樣。佐助對九尾說的人物毫不知情,然後開始壓制九尾的卓羅。九尾逐漸消散時威脅佐助不要殺死鳴門,否則他會後悔的。兩個人又回到了現實之中,就在佐助準備使用絕招(其動作狀似「麒麟」)將眾人一舉殲滅的時候,大蛇丸和出現了。大蛇丸勸說佐助留下第七班,這樣可以削弱的力量,便於他對鼬太知的復仇。於是佐助一行三人就消失了。

內輪鼬太知追捕篇[編輯]

佐助再次出現是在一大群被他打倒的忍者之中,他身上乾乾淨淨就連血漬都沒有沾到。大蛇丸說即使是號稱天才的他在當年也沒有如此實力。由於佐助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從大蛇丸那裡學到的了,就在大蛇丸躺在床上養病的時候突然倒戈,用卓羅刀攻擊大蛇丸。而得知其意圖的大蛇丸則現出真身「白鱗大蛇」要奪取佐助的身體。兩人在精神空間裡進行決鬥。在佐助的寫輪眼前,大蛇丸遭到了和當年對戰內輪鼬太知時相同的慘敗,而他的精神世界完全被佐助吞併了。

在擺脫大蛇丸的控制以後,佐助釋放了被大蛇丸關押的鬼燈水月。他同水月言明要組織一個新的小隊,並說早有了人選。兩人來到南秘所,「說服」了有特殊能力的管理員香燐入夥,然後釋放了所有的囚犯。佐助最後的一個隊友是重吾,此人是咒印的源頭,雙重性格、有抑制不住的殺人衝動。佐助、水月和香燐來到關押重吾的北秘所,並找到了他。正處於殺人衝動中的重吾與技癢已久的水月打起來,但兩人很快就被佐助用大蛇制服並以強烈殺氣鎮住場面。重吾在佐助的高壓下恢復了正常,重新躲進牢房害怕自己再次出去殺人。佐助對此表示會當重吾的牢籠,阻止他的殺人衝動。接着佐助又言明君麻呂已為他而死,此時重吾終於了解眼前這人,就是君麻呂不惜生命都要將他帶回大蛇丸身邊的內輪佐助。為了要見識一下佐助到底有甚麼能耐可以令到君麻呂不惜犧牲來換取他,重吾決定加入他們。佐助的四人小隊正式組成,取名為「蛇」,佐助的最大目的是要殺死鼬太知,而這世界都將因「蛇」的出現而產生變動。佐助跟阿鳶狄陀羅開戰。狄陀羅雖然使出多種自傲的藝術,但卻因為佐助的雷遁剋制他的土遁炸彈,及不敵寫輪眼而敗陣下來,最後狄陀羅為了證明自己的藝術自爆,可惜佐助熟練地運用了寫輪眼,進入曼陀體內用時空間忍術躍入其他空間,成功離開爆炸之地,得以保命,而狄陀羅則在爆炸中死亡。

在另一邊,木之葉村收到情報,得知大蛇丸被佐助所殺,便開始進行尋找佐助的任務,而「蛇」的成員香燐發現木之葉的人在追蹤佐助,蛇便到曉的根據地,而佐助更遇到鼬太知,鼬太知便指示佐助往內輪一族的故地,來個了斷。途中佐助先到故地南賀的神社大堂,並在那裡的秘密集會場所,發現鼬太知所指的內輪瞳術「萬華鏡寫輪眼」的存在目的-為了能夠控制九尾的力量。亦得悉萬華鏡寫輪眼的使用,最終是會招來失明的命運。

355回中,佐助和鼬太知的對戰佐助佔上風,從鼬太知的背後刺了一劍。385回中,似乎這又是鼬太知幻術所變化出的分身,佐助亦察覺這點,於是用千鳥流攻向身後的另一個內輪鼬太知。但從絕的口中得知,其實雙方一直是在進行幻術的攻防,而實際上卻未曾動身。而鼬太知向佐助透露「內輪一族」創始人內輪摩馱羅還存在的「事實」(事實上是內輪帶土冒充內輪摩馱羅),他口中這位「亦師亦友的男人」與其一起消滅全族。又道出萬華鏡寫輪眼是有馴服九尾力量之能;只不過使用者要付出代價,因為到最後能力會被封印,並陷入失明的黑暗世界當中。內輪摩馱羅是第一個使用瞳術降服九尾之人;也是全族唯一解開萬華鏡寫輪眼另一秘密之人。

356回中鼬太知道出萬華鏡寫輪眼另一秘密,就是能透過奪取族中其他人的萬華鏡寫輪眼(雙瞳互換),而保有永遠光明的「新雙瞳」。摩馱羅就是這樣從其弟弟處奪取了萬華鏡寫輪眼,而創造了有獨特瞳術的新眼睛(當然這也亦非必然發生之事,所以也造就了過往族中的不少慘劇)。故鼬太知一直就是希望佐助能練成萬華鏡寫輪眼,以好作為他的「備用品」,讓他能從弟弟處得到「新雙瞳」;他亦稱他們兩兄弟是對方的「備用品」。他打算超越內輪摩馱羅成為內輪一族歷史中的頂點。現在他正準備從弟弟處得到他夢寐以求、永不墮入黑暗的眼睛。

357回中,他使用月讀使佐助以為自己的左眼已被他奪去,以圖使其陷入控制當中,但卻反過來被佐助破解了其幻術。389回中,因左眼在「月讀」被破解時受傷,所以行動變得遲鈍化。佐助的『影風車之術』雖擊中了鼬太知但對他傷害不大,於是對鼬太知再使用「火遁·豪火球之術」,鼬太知也使出「火遁·豪火球之術」還擊,但仍被佐助壓制下來(因咒印的力量,加上鼬太知把卓羅用於右眼準備發動天照)。此情況下,他決定使出「天照」,把佐助的火焰給完全吞噬,並一度撲向佐助身上;但佐助又利用大蛇丸流替身術,成功潛入地底以避開「天照」之術,並在地底中以「火遁·豪龍火之術」襲擊因使用「天照」而不能躲避的鼬太知。此刻雙方均用盡自身的卓羅力量,鼬太知的右眼及嘴角均流出鮮血、右手亦被火遁燒傷,似乎已筋疲力盡。佐助雖也用盡卓羅,但為了向鼬太知報仇,已準備使出極秘之術擊敗鼬太知。

391回中,原來佐助是透過火遁·豪龍火之術射向天空以製造出雷電,並將雷電之力集中於手中並引向攻擊鼬太知。這個被佐助名為「麒麟」,一舉將鼬太知所身處的岩石擊得粉碎,佐助亦滿以為鼬太知的死期已到,但意想不到的是鼬太知也使出終極防禦,防禦了佐助的轟擊;他亦使出終極之術「須佐能乎」,原作防衞的骷髏慢慢化成巨大的戰神。就在此際隱藏在佐助體內的大蛇丸透過咒印取回自己被奪的力量,趁佐助力量虛耗之際使出「八歧之術」變化出八歧大蛇。但面對「須佐能乎」的強大力量,不僅八歧大蛇紛紛被斬下頭顱,就連潛藏在八歧大蛇內的大蛇丸,被「須佐能乎」的十拳劍刺中後,連同八歧大蛇一起被吸進「須佐能乎」所持的酒葫蘆內,咒印也跟着消失。佐助同樣地也剋制了大蛇丸的控制而平伏過來。但佐助此時已用盡寫輪眼的力量。

面對鼬太知強大的「須佐能乎」,佐助又沒有使用忍術的卓羅,唯有以引爆符不停的進行攻擊;但這卻被「須佐能乎」所持的「八咫鏡」抵禦過來,鼬太知更步步迫近。意想不到的是,鼬太知似乎因使用「須佐能乎」之術而導致身體全面崩潰,口吐大量鮮血,在佐助的額頭前輕輕按了一下,在佐助耳邊說了一句密語(「對不起,佐助,這是最後一次了...」),然後突然倒下。鼬太知躺在佐助旁邊的地上,而佐助卻一直呆站着。天降大雨,但天照之火仍繼續燃燒,當佐助看見旁邊的鼬太知再也不動後,笑了一笑也接着倒下。

捕捉八尾篇[編輯]

佐助醒時發現自己身處異地,而內輪帶土亦在其面前出現,有關於內輪鼬太知的真相亦將被揭開。當佐助看見帶土的真面目時,左眼自動啓動萬華鏡寫輪眼,使出了「天照」;據帶土所說,鼬太知在臨死前把自己的瞳力注入了佐助體內,目的是保護佐助,不讓帶土(鼬太知以為他是摩馱羅)接近他。又從帶土的口中聽到鼬太知殺害全族,是因為木之葉高層所下達的命令而感詫異。佐助終於明白鼬太知一直以來的行動,除了為了木之葉,也是為了保護自己(如:消除了身上的天之咒印、給予其萬華鏡寫輪眼的力量等),不禁流下男兒淚。 然而,他卻選擇走上與兄長完全相反的道路。他目前與蛇小隊眾人會合,改隊名為「鷹」,並確定了新的目標為「毀滅木之葉」,以他的方式復興內輪家族。他將與帶土所率的「曉」聯手,除目標是針對木之葉的上層外,亦協助捕捉另一頭尾獸。目前身處在雷之國,使幻術迫使來自夜月一族的雲忍供出八尾人柱力的位置,並前往雲雷峽,向八尾直接道出要把他抓走。

佐助與八尾人柱力殺人蜂交鋒,面對精通刀法、雷遁,而且還擁有尾獸力量的殺人蜂。佐助連續兩次被其擊倒,甚至連內臟及胸口都被殺人蜂的「雷黎熱刀」活生生地挖出來,一度瀕死。但鷹小隊的香燐和重吾卻把他救活,因而惹惱了人柱力,並現出巨牛真身,水月為了保護虛耗過度的他們離開,自願殿後阻擋八尾,可是不消一刻便被其擊昏……佐助眼見身邊的隊友們不惜生命為了自己,又突然想起了在木之葉時跟鳴門、阿櫻一起,內心再度感到猶豫和孤單,開啓了左眼的萬華鏡寫輪眼,使出了鼬太知傳承的忍術「天照」,來個絕地反擊,熊熊的黑色火焰在八尾身上燃點,將八尾逐步吞噬;而八尾在掙扎間,竟將一團火焰撥向香燐,香燐頓時昏倒在水中,身上的火焰也同樣燃燒,重吾勸佐助離開,但燃起保護同伴之心的佐助卻不願離去,情急之下竟連右眼的萬華鏡寫輪眼也啓動了。奇蹟的是,原來佐助雙眼同開,竟有解除天照的功效,不單把香燐身上的火給熄滅,同時也熄滅已昏去的八尾身上的火焰。而佐助們亦完成捕捉八尾的任務(實際上抓到的只是八尾脫下的章魚腳,人柱力早已脫險了),卻驚動了八尾的兄長雷影,開啓了有關討伐曉的五影會談。佐助原往木之葉趕去,但現在從帶土口中得知曾誣衊自己哥哥的檀助已當上了火影,及出席五影會談,便率鷹小隊往五影會談出發。

五影大會篇[編輯]

鷹小隊前往五影大會出發途中,遇上「曉」的內輪帶土,絕答應帶他們到大會目的地。誰不知絕卻在大會上暴露佐助來襲的消息,雷影艾率眾前往攻擊佐助,決意為弟弟 殺人蜂報仇。雷影在攻擊上一直佔上風,使受上重傷,但佐助亦擁有可燒盡一切的「天照」,及作為最強防禦的「須佐能乎」保護自身,但仍受重創,使雷影需要自斷一臂。及後風影我愛羅亦率眾到達,佐助在香燐的引導下避開交鋒並瞬間直闖會談地方,此時檀助乘機逃離眾人的監視。佐助欲追上檀助,但被水影所擋,與水影照美冥展開戰鬥途中佐助不敵竟逃走,卻被土影大軒的「塵遁」忍術攻擊。此時內輪帶土出現,並將受重傷的佐助救了出來後把佐助與香燐轉移到其時空忍術空間內,後來內輪帶土述說利用各尾獸喚醒「十尾」的計劃後離開現場。

第七班篇[編輯]

內輪帶土離開五影大會現場後碰上了檀助,帶土一下就解決了檀助的兩個手下。此時,檀助解開手臂上的封印,露出多隻寫輪眼,然後帶土將佐助和香燐從時空忍術的空間放了出來,於是佐助和檀助一觸即發展開戰鬥。佐助的天照和須佐能乎雖然命中貌似已將檀助殺死,但檀助卻一再而三的不斷出現,之後佐助的身旁出現了一群烏鴉往檀助飛去,而這時在檀助旁邊的,竟是已故的鼬太知,鼬太知以天照解決檀助,可惜被檀助識穿,鼬太知其實是佐助使出的幻術。利用被幻術稍微牽制檀助的時機,佐助以草薙劍從後襲擊檀助,卻中了檀助的咒印術而動彈不得。就在佐助面臨被檀助反過來砍殺的危機時,佐助開始回憶起摩馱羅與他所說關於鼬太知的事,佐助的須佐能乎開始產生變化,從骷髏狀變成一手持弓一手拿着箭的第二型態的須佐能乎,順勢破解了檀助的咒印術。接着須佐能乎往檀助射出一箭,但是被檀助用木遁術防禦使其偏離軌道沒射中,此時香燐察覺現在檀助就是本體,佐助再對團藏射出一箭,雖然這一箭貫穿了檀助,可惜檀助已經成功發動術逃過一劫,帶土說道檀助所施展的術就是內輪一族中的禁術[伊邪那歧」。伊邪那歧是一種只須極為短暫的時間就能將施術者包含傷害以及死亡在內的不利因素轉化為夢境,且還能將施術者的攻擊等有利因素轉化成現實,即是能自由控制「幻象」與「現實」的界線對自己施放的究極幻術。

後來又戰鬥了一段時間,佐助和香燐慢慢的看透伊邪那歧的把柄,佐助掌握住伊邪那歧解開的瞬間,與檀助互刺,檀助以為他還有一顆寫輪眼可以持續發動伊邪那歧,卻沒想到是佐助以萬華鏡寫輪眼給他施了幻術。檀助很驚訝,因為伊邪那歧其實已經過有效時間而解除了,因此剛才檀助被佐助刺中的攻擊使他身受重傷,也展現了佐助身為內輪一族又擁有萬華鏡寫輪眼的瞳力是檀助所遠遠不及的。佐助接着藉由香燐的能力恢復體力,而檀助因為右手開始反噬(與柱間的細胞有關係),自斷右手之後他把他臉上的繃帶拿下,露出止水的寫輪眼,並馬上劫持香燐。佐助叫香燐不要動,結果佐助卻是用千鳥銳槍連香燐一起往心臟刺上去了,佐助笑着說道:「哥哥,先搞定一個了……。」檀助臨死前企圖用「裏四象封印術」封印佐助,但帶土看破其封印術,叫佐助趕緊跳開躲過一劫。隨後阿櫻追上佐助,表示要脫離木之葉,跟隨佐助(實際上是刺殺佐助),佐助為了確認她的真心,叫她給香燐最後一擊,沒想到佐助也想殺害阿櫻,被鹿驚及時阻止,而鹿驚與佐助卻開始了師徒間的戰鬥。阿櫻想趁因眼睛的副作用視線模糊的佐助殺掉,卻因對佐助感情下不了手,在佐助準備反過來刺殺阿櫻時——鳴門突然出現解救阿櫻。跟鳴門一番對話後,佐助與鳴門各自千鳥和螺旋丸確認雙方的真正想法。

之後帶土抵達現場將佐助帶走,後來佐助接受了移植手術,將鼬太知的雙眼移植到自己的身上。

第四次忍界大戰篇[編輯]

面具男阿鳶的計劃下,為了防範藥師兜趁著戰亂將佐助帶走,特地派遣黑白絕保護佐助,而黑絕前去追查大名的行跡。佐助在得到永恆萬華鏡寫輪眼後,遂用須佐能乎打敗白絕奔赴戰場。他用須佐能乎擊敗一群白絕分身,並抓住一隻白絕以寫輪眼的幻術得知戰況。後來於前往戰場的路上與穢土轉生的鼬太知相遇,共同協力對付擁有仙人之力的兜。最後當兜在「伊邪那美」的控制下解除穢土轉生時,佐助表示自己仍然要毀滅木之葉,對此鼬太知將自己所知的事實呈現後消失,令佐助再度陷入迷惘,隨後與水月、重吾重新會合,在看過關鍵卷軸後以解邪法印讓大蛇丸透過御洗手·紅豆的咒印復活,目的是要見到知曉一切的人。在大蛇丸解除屍鬼封盡及施展穢土轉生後終於見到知曉一切的人們-死去的歷代火影。在聽了歷代火影解釋事情的始末後,決定不能讓鼬太知和村子化為烏有,接着隨歷代火影、大蛇丸及鷹小隊前往戰場。

到達戰場之後,佐助向在場的各位木之葉忍者宣佈自己希望擔任火影,繼承哥哥的火之意志,改變前代的火影們造成的局面,令眾人感到驚訝。期後佐助會合鳴門和阿櫻,第七班正式復活。與鳴門及忍者聯軍共同與十尾人柱力內輪帶土對抗並戰勝其,戰勝帶土後並與鳴門前往支援千手柱間對抗內輪摩馱羅,摩馱羅命令黑絕控制帶土用輪迴天生將自己復活之後,其後將尾獸抽出,而當二代火影扉間正偷襲摩馱羅時,已經無法戰鬥的柱間則告知佐助如何呼應摩馱羅體內的柱間的仙術卓羅並束縛摩馱羅的方法,而佐助感到疑惑為何初代火影要告訴他,柱間則說因為佐助與摩馱羅的弟弟泉奈很像,也許摩馱羅會心軟。而當扉間已被打得動彈不得時,從後方突襲的佐助被摩馱羅用刀貫穿了胸口。佐助在將近瀕死的狀態下失去意識,在五影那邊戰場的香燐亦感知到佐助的卓羅越來越弱,瀕臨死亡,於是與大蛇丸等人突破渦卷狀的柱間人造人的攻擊前去營救佐助,在前往的途中香燐感知到了令人不快的卓羅正在接近佐助。最後發現是兜因認同自我後從伊邪那美的幻術中解脫,想保護好佐助並協助他們,並以自己的醫療忍術與柱間的細胞,保住了佐助的性命。

佐助在精神世界中與鳴門的靈體分別在不同次元的冥道和「忍宗始祖」、「六道仙人」大筒木羽衣相見。羽衣告訴佐助忍宗的起源和其兩名兒子的故事,並告訴佐助他就是羽衣的長子因陀羅的轉生者,且繼承其意志之人。在羽衣賜予佐助新的力量並讓他重返戰場後,佐助開啟了左眼輪迴眼,亦以嶄新且迅速的能力開始與鳴門攜手和摩馱羅戰鬥。同時左手亦出現月牙的標誌,代表着六道「陰之力」。

在摩馱羅發動無限月讀後,佐助使用須佐能乎與第七班逃過無限月讀。期後和鳴門說他倆是人類最後的希望,而阿櫻和鹿驚在鳴門身旁才順路救的,藉此希望鳴門別感情用事。但鳴門卻指出佐助心中仍有捨己救同伴的心。而後在與大筒木輝夜的戰鬥中,被輝夜強行拉至另一空間(沙漠),一度陷入無法離開的困境。之後帶土使用萬花筒瞳術「神威」,阿櫻使用「百豪之術」(輔助帶土)欲將之救回,並成功將佐助救出。後與第七班一同封印輝夜後,揚言要將現任五影處以極刑並做出行動把一尾到九尾封印至地爆天星內,但鳴門仍決定出面制止佐助,兩人遂於當年離別的終結之谷再次展開激烈對決,最終,鳴門和佐助均於該場決戰中各失去一隻手臂(鳴門失去前端右臂,佐助則失去前端左臂),身受重傷而不支倒地,直至翌日黎明始再次甦醒。面對如此堅持制止他的鳴門,佐助表示自己對於鳴門的作法感到疑惑不解,自己也想了結自己來贖罪,後提及若要解除無限月讀,就將自己的左眼移植給鹿驚,鳴門則告訴佐助自己早已將他視為朋友,所以無論如何都會分擔他的痛苦,阻止他身陷泥沼。佐助繼而回憶起邂逅鳴門迄今的種種經歷,更因此從鳴門的身上看見已故兄長鼬太知的影子,笑着承認鳴門才是該場對決裡真正的贏家。

之後,阿櫻抵達終結之谷,為重傷倒地的兩者療傷,佐助首次坦然接受內心感情,為先前所鑄下的錯誤向阿櫻致歉,並且在返回村裡休養至康復後,告知鹿驚和阿櫻他即將再度啟程,遠行他方的計劃。佐助以「這是自己鑄下的錯誤,跟阿櫻無關」為由,婉拒阿櫻希望與之隨行的請求,但還是在臨行前輕點阿櫻的額頭,與三年前離別時呼應,再次說道「謝謝」,並在這次答應他會再度歸來。才離開村子沒幾步路,鳴門出現在佐助的面前,交還當初被自己用螺旋丸劃過的木之葉忍村護額,佐助則允諾會妥善收藏好這枚護額,直至彼此間的事情真正安定為止。

結局篇[編輯]

第四次忍界大戰落幕多年後,佐助將瀏海蓄長並覆蓋左眼,與阿櫻結為夫妻,兩人於婚後育有一女紗羅妲(サラダ)。

戰績[編輯]

  • 敗於內輪鼬太知(滅族之夜)
  • 勝於鳴門(忍者學院比試)
  • 敗於鳴門(鳴門以偷襲手段勝利,並偽裝成佐助去找阿櫻)
  • 敗於鹿驚(生存測試)
  • 平於鬼兄弟
  • 敗於白(冰遁祕術‧魔鏡冰晶)
  • 勝於卡多殘黨(動畫)
  • 勝於死亡之森內的大熊(並拯救香憐)
  • 敗於大蛇丸
  • 勝於薩克(咒印狀態1)
  • 勝於赤胴鎧(咒印狀態1)
  • 勝於手鞠
  • 敗於我愛羅
  • 敗於內輪鼬太知
  • 勝於砂隱追殺部隊(動畫)
  • 與鳴門戰鬥被阻止
  • 勝於逃忍(動畫)
  • 敗於音忍四人眾(咒印狀態1)
  • 勝於鳴門(咒印狀態2擊中了鳴門的胸口、被一尾化鳴門在護額上劃出了一條裂痕)
  • 勝於大和隊
  • 勝於約一千名音忍(全部生還,佐助身上完全沒有濺到一滴血)
  • 勝於大蛇丸(大蛇丸處於衰弱時刻,被佐助吞噬自身力量)
  • 勝於狄陀羅(狄陀羅自爆身亡,佐助則及時進入曼陀體內逃脫)
  • 勝於內輪鼬太知(鼬太知的死亡有部分是因為患重病+自身過度使用萬華鏡寫輪眼而重傷)
  • 敗於八尾人柱力殺人蜂
  • 勝於八尾人柱力(使用天照, 攻擊完全尾獸狀態的八尾)
  • 勝於雲隱忍者(雲忍傑被香燐發現,召喚的聯絡蜥蜴被殺)
  • 平於內輪帶土(用千鳥攻向帶土時穿過用神威「虛化」的帶土,沒有進一歩戰鬥)
  • 勝於多名武士(武士死傷慘重)
  • 勝於希
  • 平於第四代雷影(難解難分,雷影為了殺死佐助,不顧一切衝向黑炎時被我愛羅阻止)
  • 平於第五代風影-我愛羅、手鞠、勘琥牢、雲上忍懶
  • 平於三船(一刀過招,未進一步纏鬥)
  • 平於第五代水影(卓羅用盡,導致全身細胞劇烈疼痛,再加上寫輪眼消失,使水影趁機發動一連串猛攻)
  • 逃於第三代土影(卓羅用盡,此時的佐助已經虛弱的近乎昏厥,阿飛將其救離)
  • 勝於檀助(檀助死亡)
  • 平於第七班(先後和鹿驚、鳴門略為交手,然雙方均未進一步戰鬥,佐助雙眼視力下退,有失明之虞)
  • 勝於白絕本體
  • 勝於十餘個白絕分身
  • 勝於兜(佐助與鼬太知聯手)
  • 勝於十尾多個分裂體
  • 勝於內輪帶土(與鳴門聯手)
  • 敗於內輪摩馱羅(胸口被貫穿)
  • 獲救於藥師兜與二代火影的協助(兜幫佐助植入柱間細胞)
  • 獲得六道仙人的六道陰之力
  • 勝於輪墓空間的內輪摩馱羅(與鳴門聯手將其封住行動)
  • 勝於內輪摩馱羅(將其砍成兩半後,摩馱羅使出神威逃至異空間)
  • 勝於大筒木輝夜(與第七班聯手)(後將其封印於地爆天星內)
  • 勝於九隻尾獸(將其封於地爆天星內)
  • 勝於春野櫻(中於幻術)
  • 向渦卷鳴門承認落敗(左臂斷裂)
  • 拯救木之葉忍村(用一擊千鳥擊潰殞石)(The last naruto movie)

[編輯]

  • 底色為 (杏仁白)色的表示該忍術為動畫、遊戲、劇埸版的原創。
名稱 說明 種類 等級
影舞葉 把敵人踢飛後,瞬間轉到正在空中以拋物線移動的敵人背後。 C
草薙之舞 PS2原創招式,在目標面前瞬間反手拔刀後,瞬間無數次的斬擊目標,最後在收刀之際出現在目標背後,將刀收好時目標才倒下。 -
獅子連彈 空中連擊技,可在「影舞葉」後使用,在空中連擊後,在最後一擊加上地心吸力的衝力,攻擊力顯而易見。 C
掙脫術 被繩子綁住時,藉由自行脫臼或解開繩結以脫離束縛等技術。 E
操飛鏢術 將高耐久性且半透明的線綁在飛鏢上,射出飛鏢後,以手指操弄飛鏢飛行軌道。 D
風魔飛鏢·影風車 又稱影飛鏢,射出飛鏢之影子中還藏有另一飛鏢以攻擊死角。 D
寫輪眼·操風車三之太刀 利用寫輪眼可以洞察及預判行動的功能,預判風車·三之太刀的飛行軌跡,以堅韌的鋼絲來操縱太刀飛行,從而達到將對手捆住的目的。 C
解邪法印 第二部劇情施展,封邪法印的逆向效果術,佐助曾用此術解除掉紅豆脖子上的咒印,既而使大蛇丸復活。 -|
大蛇丸流·替身術 蛻下一層外皮來脫離對手束縛,是一種不容易穿幫的替身術,但會消耗大量的卓羅。 -
召喚之術 佐助的新通靈獸是鷹和青蛇(之前為曼陀和巨蛇)。 C
通靈·雷光劍化 第二部劇情施展,於手腕的護印中被封印的數種武具,回應主人的需求而展現形體。 B
火遁·豪火球 以卓羅提練,從口中發出一發大火球,是內輪一族極擅長的術。 C[3]
火遁·鳳仙花 從口中吐出數個火球,攻擊軌道就像鳳仙花的果實,火球的軌跡可以利用卓羅來操縱,同時也可以在其中加入飛鏢及飛鏢加強威力。 C
火遁·豪火球·天來 PS2原創招式,在他人正上方吐出一發大火球。 -
火遁·鳳仙花·落花散 PS2原創招式,跳躍到他人背後上方時,吐出三個大火球。 -
火遁·飛炎彈 PS2原創招式,火遁·炎彈的進化招。 -
火遁·龍火 高等級之火遁忍術,在結印之後放出直線型的火焰,速度和威力都是一等一的,威力足夠破壞大型樹木。 C
火遁·豪龍火 第二部劇情施展,從口中噴出數個龍頭狀的飛行火焰。 B[4]
雷遁·千鳥 將大量卓羅集中於使出突刺的雷手,以高速衝刺,因此會發出有如一千隻鳥鳴叫的聲音,威力足以貫穿人體。此外在第二部劇情後佐助以能將此術長時間維持於掌中,不限於突刺。 A
千鳥流 第二部劇情施展,全身或四周佈滿電流,意思就是不是用手來使用「千鳥」,而是用全身來使用,缺乏原先「千鳥」的破壞力,目前僅知能使人麻痺、昏厥,亦可用作防禦。 A
千鳥銳槍 第二部劇情施展,將「千鳥」伸長的形態變化,為貫穿一切的雷電長槍,最多只能伸長5公尺。 A
千鳥千本 第二部劇情施展,放出多枚卓羅箭,這時「千鳥」可變粗或極細的雷之千本。 A
千鳥光劍 劇場版「絆」最後出現的雷遁忍術。 -
草薙劍·千鳥太刀 雷遁卓羅刀,將雷施展在草薙劍上,增強鋒利度,亦可麻痺敵人。 B
千鳥一閃.劍 遊戲「激鬥忍者大戰!EX2」中出現的雷遁忍術。 -
千鳥·雷鳴 在千鳥擊中他人的瞬間,同時釋放出蘊藏於千鳥之中的雷能,將被施術者與眼前的事物都燒成灰燼。 S
雷遁奧義·麒麟 佐助最強的雷遁忍術,先將高等火遁打向天空把大氣急速加熱,產生上升氣流進而製造出雷雲,運用的不是自己的卓羅而是龐大的大氣能量,在滂沱大雨中引導雷電將對手擊斃。其威力之大、範圍之廣足以山崩地裂,由於落雷只有千分之一秒的時間比音速還快,也就是光速,因此被佐助稱做不可能避開的術。 S
六道·地爆天星 獲得六道陽之力的鳴門與獲得六道陰之力的佐助合力才能使用的封印術,是一種十分強力的封印術。 忍、封、血繼限界[5] -

瞳術[編輯]

佐助的萬華鏡寫輪眼(六芒星狀)左眼是天照、右眼是讓天照型態變化。移植鼬太知的眼睛後,副作用大幅減弱,永恆萬華鏡寫輪眼為複雜六芒星狀。在佐助脫離頻死狀態時,從六道仙人中得到六道陰之力,左眼亦進化成輪迴眼,可以看破任何虛幻,包括內輪摩馱羅的輪墓。

招式名稱 簡介 種類 等級
寫輪眼 可以洞察、複製、催眠、記憶、看見穴絡經脈,可透過顏色來區分卓羅,並看見敵方的下一個動作。而且眼睛上勾玉的數量越多(最多三個),擁有者的反應和能力越強。 血繼限界 -
萬華鏡寫輪眼 比寫輪眼更高級的瞳術,例如直接攻擊(天​​照)、精神攻擊(月讀)、特殊攻擊等,但因過度使用會使眼睛逐漸失去光明。 血繼限界 -
永恆萬華鏡寫輪眼 能夠開萬華鏡寫輪眼的情況下,用同族兄弟之一所開的萬華鏡寫輪眼移植取代,獲得雙重萬華鏡寫輪眼的能力,使用萬華鏡寫輪眼將不再失去光明。 血繼限界 -
輪迴眼[6] 在得到六道仙人的力量後,左眼開啟了輪迴眼,呈現勾玉輪迴眼狀態。與輝夜與摩馱羅額頭上的眼睛較為相似。 血繼限界 -
魔幻‧枷杭術 寫輪眼擁有的「催眠眼」的幻術能力之一。在術者構築的精神世界裏,被捉之人的四肢會有一種被打進楔子的感覺,身體的自由也完全喪失,同時還伴有物理痛感的錯覺,發揮出拷問般的強大效果。 血繼限界、幻 -
天照 代表「物質界與光」,以日本神祇名字命名的術,由「萬華鏡寫輪眼」使出的具有強大破壞力的忍術,是最強的火遁攻擊,使用寫輪眼直視目標,使目標被黑色火焰吞噬,此火焰可燃燒七天七夜,七天之內除非使用封印術才能將其消失,天照的火焰溫度接近太陽(約5500度c),連火焰都可以吞噬,所以取名「天照」。 血繼限界、忍 -[7]
炎遁·加具土命 佐助特有的血繼限界,在「萬華鏡寫輪眼」狀態下,將「天照」作型態變化(如針山或劍狀),並將黑炎射出。 血繼限界、忍 -
炎遁·須佐能乎加具土命 佐助特有的血繼限界,在「永恆萬華鏡寫輪眼」狀態下,將「天照」作型態變化(如箭矢),並將黑炎射出。 血繼限界、忍 -
灼遁·光輪疾風 用炎遁·加具土命與鳴門的風遁·螺旋飛鏢一起使用的忍術。此術由波風皆人(第四代火影)命名。 血繼限界、忍 -
灼遁·光輪疾風漆黑矢零式 用炎遁·須佐能乎加具土命與鳴門的風遁·超大螺旋飛鏢一起使用的忍術。此術由波風皆人(第四代火影)命名。 血繼限界、忍 -
天手力 為佐助輪迴眼的特殊瞳術,是一種能瞬間與遠處空間調換位置,但距離有限。忍術名字源於日本神話「天手力男神」。[8] 血繼限界、忍 -
須佐能乎 在「萬華鏡寫輪眼」開眼後的隱藏瞳術,可將卓羅實體化為魁梧戰神,攻防一體,不同的「萬華鏡寫輪眼」之須佐能乎也有所不同。動畫版佐助施展「須佐能乎」時周遭泛著紫色的卓羅。647話佐助的須佐能乎進化成跟摩馱羅一樣能長出腳。648話佐助的須佐能乎接受了重吾的卓羅後使出了仙術須佐能乎。651話佐助和摩馱羅一樣把須佐能乎當成鎧甲讓九尾穿在身上。676 話佐助在左眼進化成輪迴眼與得到六道之力後,使出了完全體須佐能乎,能抵抗摩馱羅的無限月讀。696 話佐助以須佐能乎作為尾獸卓羅的容器,提取被地爆天星封印的尾獸的卓羅,並將其融為一體注入須佐用於提升須佐能乎能力,令須佐能乎出現新的型態。 血繼限界、忍 -[9]
威裝·須佐能乎[10] 將須佐能乎當成鎧甲讓九尾穿在身上,是一種將瞳術與尾獸力量融合的須佐能乎,可大幅提升戰鬥能力。 血繼限界、忍 -
完全體·須佐能乎[11] 呈斗篷狀態的完全體·須佐能乎,把卓羅定型成武士裝甲的高鼻天狗形態,揮刀就可以破壞幾公里土地,瞬間打穿大山,力量能與尾獸匹敵,即代表破壞之意義。 血繼限界、忍 -
須佐能乎·千鳥 由完全體須佐能乎使用的千鳥,威力足以與尾獸模式下的鳴門所施展的尾獸玉抗衡。 血繼限界、忍 -
因陀羅之箭 集合九大尾獸卓羅的須佐能乎所使出的招數,為目前佐助最強的招數。與鳴門的相等招數相碰產生了極大的破壞。 血繼限界、忍 -
地爆天星 培恩最強之術,輪迴眼的能力之一,製造能量球拋向天空,然後產生吸引力,把地上物體吸到表面,形成一個密度極高的巨形球體漂浮在半空。佐助在692話對尾獸們使用幻術後,以其身體作為地爆天星核心,將尾獸們封印。培恩天道和內輪摩馱羅也曾使用過本術。 忍、封、血繼限界[12] -
封印術·封術吸印 輪迴眼的能力之一,吸收一切屬性的卓羅攻擊。除了幻、體術之外能將忍術及封印術,不管多強多龐大的忍術都能吸取,有如無止盡的黑洞吸回來的卓羅可以自用或消除,也可以直接吸收敵人自身的卓羅。於漫畫中佐助曾經吸收原為九尾給予鳴門的卓羅。培恩餓鬼道和內輪摩馱羅也曾使用過本術。 封印術、忍 -

咒印型態 (已不能使用)[編輯]

被大蛇丸賦予的咒印使佐助擁有可變化為灰藍長髮,手掌形的雙翼(雙翼若毀損可以長出的白蛇代替),灰色皮膚,紫色嘴唇,鼻樑處有黑色的十字紋和黑色虹膜。此狀態的佐助施展的千鳥為黑色以外,還有驚人的恢復力,連施展的豪火球威力足以壓過鼬太知,已和脫離體外的大蛇丸一同被鼬太知的十拳劍封印。據大蛇丸與兜的描述,咒印的力量源於龍地洞,即為咒印力量屬於仙術卓羅。

招式名稱 簡介 種類 等級
天之咒印 咒印 A
大蛇丸流·替身術·脫皮
天之咒印·咒印狀態一 身體會浮現有如火燄般的黑色紋路,並在身體周圍冒出大量充滿邪惡氣息的紫色卓羅。 咒印
天之咒印·咒印狀態二 變化成擁有灰藍色長髮,手掌形的雙翼(雙翼若毀損可以長出的白蛇代替),灰色皮膚,紫色嘴唇,鼻樑處有黑色的十字紋和黑色虹膜。在此狀態獲得的飛翔的能力。 咒印
天之咒印·部分變化 佐助已經能隨時部分的身體進行咒印化。 咒印
蛇睨呪縛 建立在咒印下的術,由袖子中放出兩條白色巨蛇束縛敵人行動。 C
咒印千鳥 咒印狀態下的銀黑色千鳥,除了有更強的雷速化外,還擁有更強的貫穿性與威力。 A

武器[編輯]

  • 草薙劍·千鳥太刀
第二部劇情增加的武器,附加雷遁的草薙劍威力和鋒利度整個都加倍,和大蛇丸的不同,呈白色刀柄的刀(動畫為黑色)。

其他[編輯]

由東山彰良寫作的小說《火影忍者迅雷傳 孤狼哭泣之日》,為官方首部以佐助的第一視角寫成的作品,講述佐助在打倒鼬太知後、成立「鷹」之前的一段插曲。

參考資料[編輯]

  1. ^ 周刊少年JUMP 2014第51期
  2. ^ 列之書 P.36
  3. ^ 臨之書174頁
  4. ^ 者之書235頁
  5. ^ 陣之書 P.268
  6. ^ 陣之書 P.55&230 : 有關對佐助眼睛解釋依然是輪迴眼
  7. ^ 鬪之書200頁
  8. ^ 陣之書 P.230
  9. ^ 者之書274頁
  10. ^ 術名源於陣之書 P.233
  11. ^ 術名源於陣之書 P.245
  12. ^ 陣之書 P.268
  1. 《臨之書》,岸本齊史台灣東立出版社ISBN 986-11-1631-1,2003年12月9日
  2. 《兵之書》,岸本齊史台灣東立出版社ISBN 986-11-4962-7,2005年8月17日
  3. 《鬪之書》,岸本齊史台灣東立出版社ISBN 986-11-8309-4,2006年6月29日
  4. 《者之書》,岸本齊史台灣東立出版社ISBN 978-4-08-874247-2,2008年9月9日
  5. 《火影忍者》漫畫和動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