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帝女花》是粵劇戲寶,而在粵劇裡有兩個版本,第一個版本由梁金棠原創編寫,於1934年10月25日首演,由廣東省廣州市散天花劇團廖夢覺楚賓林少梅等,在香港九龍普慶戲院演出,迄今只餘殘篇。[1]

現時普遍通解的版本是第二個版本,也有分為原著版本及修訂版本兩種。原著版本是唐滌生參考清朝戲曲家黃燮清(1805-1864)編寫的崑劇作品而改編[2],後來由著名粵曲唱家任劍輝白雪仙組成的仙鳳鳴劇團於1957年6月7日在香港利舞臺作首演。由於演出成功,此劇於1959年被改編及拍成電影,香港娛樂唱片公司又於1960年把全劇錄成四張唱片發行。[2]

白雪仙為了紀念首演五十週年紀念,在2006年已經開始着手籌備紀念演出,並開始為《帝女花》在歷史、用詞等作出修訂;2007年,由白雪仙作藝術總監,龍劍笙梅雪詩主演,先後在香港澳門演出。

歷史[編輯]

黃氏原版[編輯]

《帝女花》原作者是清代黃燮清,生於1805年,原名憲清,字韻甫,一字韻珊,別署吟香詩航立人。道光乙未(1835年)舉人,因多次會試落第,後充任實錄館謄錄,庚申年(1860年)後,出為縣令,再調任松滋知縣,未幾卒於1864年。

《帝女花》是黃燮清年青時的作品,撰於道光壬辰(1832年)年鄉試落第之後,刊刻於翌年秋天。晚年因為「自悔少作,懺其綺語」,把所有刊刻的劇作毀板不存。同治四年(1865年),他的連襟宗景藩,在他死後的第二年重新刊刻。光緒辛巳年(1881年),黃燮清的女婿馮肇又再刊刻了一次。

《帝女花》的創作,顯然包含黃燮清落第後的不平。其兄黃際清在《帝女花跋》中說:「歲壬辰,秋闈報罷,益放浪詞酒,陳子琴齋,將發其鬱以觀其才,請傳坤興故事。」儘管《帝女花》故事中充滿對清廷的歌頌,其中興亡的感慨可能是別有寄託。

唐氏改編[編輯]

《帝女花》刊刻之後,即傳到日本。因故事哀豔,正符合日本人的民族性格,所以得到日本人的重視,傳演不輟。直到五十年代依然受到觀眾歡迎。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帝女花》自日本傳回上海上演,一時頗受重視。而唐滌生改編《帝女花》的念頭,可能出於任劍輝和白雪仙的建議。五十年代初,任、白同組鴻運劇團,工餘之暇,同遊日本,看到《帝女花》的演出,因此收集材料帶回香港

唐滌生看到的《帝女花》劇本只是斷簡殘篇,所以改編時有難於措手之感(見仙鳳鳴劇團第七屆班《西樓錯夢》特刊,唐滌生文)。為此他做過較細緻的歷史考證,致使改編所花的時間較長。如參考過包括《明紀》、《公主列傳》、《流寇傳》、《明外史》、《明正略》、《通鑒紀事本末》等史料。(《帝女花特刊》第18—19頁)

唐滌生改編的《帝女花》,並不像黃燮清一樣依循正史的記載來鋪排情節。作品的基調顯然受孔尚任的《桃花扇》影響,站在反清的立場來描寫長平公主和周世顯的節烈。把長平公主和周世顯的對立面,由李闖改為清廷,使主要矛盾,變成反對民族壓迫,大大加強了鬥爭的正義性。

為了豐富舞臺動作,加強矛盾衝突,改動和增添了不少情節。《帝女花》粵劇改編本前段情節,與黃燮清的原本基本相同,只是把周世顯被冊封為駙馬,改為是長平公主自己的選擇,加強了長平公主和周世顯兩人的愛情基礎。長平公主選周世顯為夫婿,是因為周世顯是一個有為的愛國青年,這又把兩人的愛情建基於愛國的情操之上。

改編本還安排周世顯正式受封之日,恰好是皇城被攻破,長平公主被賜死的時候,周世顯正在金殿上與崇禎皇帝力爭,使第二場《香劫》的亡國悲劇更深刻地表現出崇禎的蒼涼,長平公主的願赴國難,周世顯的勇於就死,使周世顯和長平公主因亡國而分離的「樞紐矛盾」得到提升和確定。由於主要矛盾的改變,因此,全劇後半部情節與傳奇本完全不同。

主要角色[編輯]

  • 周世顯:明朝太僕之子,長平公主的駙馬
  • 長平公主:崇禎皇帝的長女,周世顯的夫人
  • 周鍾:明朝主要官員
  • 周瑞蘭:周鍾的女兒,簡稱瑞蘭
  • 崇禎:明朝最後一名君主
  • 清帝:清朝入主中原後的君主,由於當年的順治帝年紀尚幼,「清帝」因此多數是指攝政王多爾袞
  • 周寶倫:周鍾的兒子
  • 昭仁公主:崇禎皇帝的女兒,長平公主的皇妹
  • 周后:崇禎皇帝的皇后
  • 袁妃:崇禎皇帝的愛妃
  • 銀鈴:長平公主的近身侍婢
  • 維摩庵住持:也稱為老道姑

故事簡介[編輯]

崇禎末年,崇禎帝由於疼愛長女長平公主,屢次委任禮部選婿,俱為長平所拒絕。這晚在昭仁公主的陪同下,在乾清宮前連理樹下選駙馬,接見了由周鍾引薦的太僕之子周世顯,折服於他才勇雙全,二人在含樟樹下題詩以表心跡及訂下百年之約。

崇禎皇帝聽聞周世顯中選省屏後,召他上殿面聖,得知他習文,雖然深為亂世文章難保江山而惋惜,但仍立即賜予駙馬銜。在賜封之中,突然戰鼓大作,當時闖軍李自成成功攻入北京宮殿,明朝朝廷危在旦夕;崇禎見大勢已去,賜周后及袁妃三尺紅羅之後,不顧周世顯的哀求,命令長平上殿殉國。骨肉之情難分難離;倉促之間,崇禎誤殺昭仁公主,而長平公主則中劍倒地,被周鍾發現,未死,因而把她抱回家中去了。而崇禎本人在手刃眾皇女後,自縊煤山

改朝換代之後,長平公主就在周鍾的家中匿藏及養傷,得到周鍾女兒瑞蘭的悉心照顧,然而周鍾的兒子寶倫是一個名利之人,打算出賣長平公主以求榮祿。長平公主在得知學的陰謀之後萬念俱灰,但幸好得到瑞蘭移花接木,命維摩庵住持以意外身亡的道姑慧清和長平公主交換身份,長平公主因而可以逃離險境。周鍾和寶倫以為長平公主已經去世,但適逢周世顯尋至周府乞求長平公主的屍首,因而飽受周氏父子的奚落;而瑞蘭則藉故避居於紫玉山房照應長平公主。

化身慧清的長平公主上山拾柴時,在庵外巧遇周世顯,而周世顯雖然百試是否長平公主本人,但她一一不肯相認。在庵中觀音像之下,周世顯繼續盡力逼問,長平公主不堪他苦心一片,終於向他表露身份。二人相約當晚於紫玉山房重聚,誰不知二人的行蹤被周鍾的手下識破了,並呈報了周鍾知道。周鍾得知之後,立即趕到維摩庵,要求周世顯接長平公主回到皇宮中面聖。

瑞蘭在紫玉山房點上龍鳳燭,以示慶賀周世顯及長平公主重聚之喜。周世顯攜同周鍾父子及清室的宮女到紫玉山房以作準備迎接公主。長平公主在接見周世顯時,以為他也是賣國求榮,因而大受刺激,拈銀簪威脅刺目。在經過周世顯的解釋後,長平公主知道及明白他深思過,並以公主回朝作為厚葬崇禎及救出太子作交換條件;長平公主隨即寫表,二人並誓言在成事之後就會共赴黃泉。

周世顯面見帝時,為公主回朝展開談判,而清帝為求安撫前朝(明朝)人心,於是一一答應,包括安葬前朝先帝及前朝太子等等要求。清帝答應要求後,長平公主上殿面見清帝,表示接納及感謝清帝的安排,與周世顯完婚。在洞房花燭之夜,長平公主和周世顯在當初選婿及定情時的含樟樹下完婚,其後二人仰毒,雙雙自殺殉國。

場次[編輯]

飾演周世顯的戲服
飾演長平公主的戲服
1957年任劍輝用過的泥印劇本
1957年公演版本
  1. 樹盟(Oath Under the Twins Tree)
  2. 辭殿(Departure)
  3. 香劫(Princess' Sufferings)
  4. 庵遇(Reunion at the Nunnery)
  5. 上表(Negotiating with the Qing Emperor)
  6. 香夭(The Fragrant Death)
現時通用版本
  1. 樹盟(Oath Under the Twins Tree)
  2. 香劫(Princess' Sufferings)
  3. 乞屍(Bearing For Princess' Dead Body)
  4. 庵遇(Reunion at the Nunnery)
  5. 相認(Recognizing each other)
  6. 迎鳳(Welcome Princess)
  7. 上表(Negotiating with the Qing Emperor)
  8. 香夭(The Fragrant Death)

其中〈香夭〉一場於香港大獲好評及觀眾支持,並曾於1990年獲得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最廣泛演出金帆獎(戲曲)」。[3]

經典詩白及唱詞[編輯]

帝女花的辭藻瑰麗典雅,戲中〈香夭〉一節的詩白及唱詞情景交融,是整個劇本的精華之處。多數嶺南地區人民及懂粵劇的海外華僑都懂得如何唱出此節;此外,非喜愛或通曉粵劇唱法的年青人也懂得如何唱出,反映〈香夭〉唱詞深入民心。

——
詩白:
【旦】倚殿陰森奇樹雙,
【生】明珠萬顆映花黃。
【旦】如此斷腸花燭夜,
【生】不須侍女伴身旁,下去。
【侍女們】知道。
唱詞:
【旦】落花滿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薦鳳台上。
【旦】帝女花帶淚上香,願喪生回謝爹娘。
【旦】我偷偷看、偷偷望,佢帶淚帶淚暗悲傷。
【旦】我半帶驚惶,怕駙馬惜鸞鳳配,不甘殉愛伴我臨泉壤。
【生】寸心盼望能同合葬;鴛鴦侶,相偎傍。
【生】泉台上再設新房,地府陰司裏再覓那平陽門巷。
【旦】唉,惜花者甘殉葬。花燭夜,難為駙馬飲砒霜。
【生】江山悲災劫。感先帝,恩千丈;與妻雙雙叩問帝安。
【旦】唉,盼得花燭共諧白髮,誰個願看花燭翻血浪。
【旦】唉,我誤君累你同埋孽網,好應盡禮揖花燭深深拜。
【旦】再合巹交杯,墓穴作新房,待千秋歌讚註駙馬在靈牌上
【生】將柳陰當做芙蓉帳,明朝駙馬看新娘,夜半挑燈有心作窺妝。
【旦】地老天荒,情鳳永配痴凰,願與夫婿共拜相交杯舉案。
【生】遞過金杯慢咽輕嘗,將砒霜帶淚放落葡萄上。
唱詞:
【旦】合歡與君醉夢鄉,
【生】碰杯夢到夜台上。
【旦】百花冠替代殮妝,
【生】駙馬珈墳墓收藏。
【生】相擁抱,
【旦】相偎傍,
【合】雙枝柳樹透露帝女香。
【生】帝女花,
【旦】長伴有心郎;
【合】夫妻死去樹也同模樣。

以上根據1972年TVB六一八雨災籌款之夜,任白演出之版本。
YouTube YouTube上的「帝女花之香夭」影片(繁體中文)

被改後的笑話

帝女花原作: 落花滿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薦鳳台上。

帝女花改作: 落街無錢買麵包,借錢又驚比阿爸鬧。 (以上是無根據,只是笑話)

典籍考據[編輯]

曲詞修訂[編輯]

下列是1959年任白電影版在曲詞字眼上的修訂:

杜鵑啼遍十三陵

自清朝以來,北京有明十三陵區,該區是指出明成祖明思宗十三個皇帝的陵墓。明思宗就是崇禎皇帝,既然「先帝桐棺尚未入葬皇陵」,而長平公主哭拜的應該是十二陵。不過,據歷史記載,這個十二陵並未包括明朝開國君主朱元璋南京的太祖孝陵在內,如果長平公主心中只有十二陵的話,就表示忘了明太祖,反屬不孝。因此在〈庵遇〉中,長平公主口中的「杜鵑啼遍十三陵」應該是泛指當時十三個祖先的皇陵,即是十二陵加上明孝陵。這個和今天常說的「明十三陵」並非一樣,為免引起不必要的混淆及誤會,故把有關的曲詞改為「倘若劫後鴛鴦重合併,點對得住杜鵑啼血泣皇陵。」

佢自縊在煤閣

根據明朝遺臣鄭達[4]及計六奇[5]的文章,證明了「媒山紅閣」是歇明朝末代帝王「登高山以謝民愛」的所在地。另一方面,唐滌生原創劇本寫「此日紅閣有誰個悼崇禎?」及「問誰個能忘佢自縊在紅閣?」有根據及來源,因此還原了〈庵遇〉這兩句唱詞。

似是仁慈清世祖

明朝被滅後,滿清入主中國,年號為順治。在順治在位十八年後去世,廟號為世祖。根據中國歷史的慣例,中國的歷代帝王都有年號、廟號。在《帝女花》的劇情發展上,〈迎鳳〉及〈香夭〉時的順治年僅六歲,又未死去,自然地還沒有廟號。因此,〈迎鳳〉中周世顯口中的「似是仁慈清世祖」不應有「清世祖」的詞彙,因此應改唱為「黃金嫩柳拂羅袍,清帝懷柔排圈套。」

駙馬珈墳墓收藏

駙馬珈是戲曲盔帽的一種。據《中國戲曲曲藝詞典》[6]及《毛傳》[7]中載,「珈」是古代婦女加在笄上的玉器,一如金步搖的飾物。「駙馬珈」就等於把女兒家的裝飾放在駙馬盔帽之上,是不合理的裝飾。且唐滌生原著版本〈香夭〉中寫的是「百花冠替代殮妝,駙馬盔墳墓收藏。」於是在修訂版本中採用原創版本『駙馬盔墳墓收藏』」,惟唐氏去世後,即使任白錄音(如1960年香港佑寧堂版)也重用「駙馬珈墳墓收藏」歌詞。

詞彙考證[編輯]

下列是為在詞彙上作出的考證:

長平公主

有關長平公主的封號歷來有兩個版本:一,崇禎封太子時也一起封公主曰「長平」。《明史‧列傳第九》「長平公主,年十六,帝選周顯尚主。」二,公主死後由清室封諡名長平。黃韻珊《帝女花捲下‧殯玉》「公主返魂而無術。……賜葬於彰義門外,諡曰長平。」現時戲曲中保留原著版本,也是取自《明史》記載,即「長平」為公主生前封號。

徽妮

長平公主的名字也有異說,有謂崇禎女兒,名叫徽妮。一,黃韻珊《帝女花捲上‧宮歎》「我坤興公主,名喚徽娖,年方三五。」二,徐珂清稗類鈔》「明思宗長平公主,名徽娖,年十五,奉聖母命,偕宮人數十至嘉定伯周奎府中。」不知是否「娖娖」聲不是太好,因而唐滌生改為「朱徽妮」。其實,是「徽娖」還是「徽妮」,無損認識長平公主的身份,因而繼續保留原著的「徽妮」版本。

維摩庵及庵堂

有人認為劇中採用「道觀」、「庵堂」的詞彙是亂了戲劇。[來源請求]黃韻珊《帝女花捲上‧探訊》寫「公主前兒到彰義門外維摩庵進香……誰知公主見了這維摩庵僻靜幽雅……他就不肯回來,情願帶髮修行。」唐滌生的版本說道「貞花乞寄仙庵」,因而可以確認「多清靜」的「仙庵寶殿」就是長平公主的「駐香庭」。

道姑及尼姑

「道姑」及「尼姑」兩個詞彙在劇中時時混在一起。根據曹雪芹紅樓夢》第九十三回寫到賈政叫賴大「到水月庵裡去,把那些女尼姑道士一齊拉回來。……且說水月庵中小女尼女道士時,初到庵中,沙彌與道士原係老尼收管,日間教他此經懺。」原來女尼道姑同處庵內學習誦經,非是為無根據的。亂世庵堂都只不過是一處清淨場所,因此在修訂版本中,繼續保留觀音蓮座,佛前庵遇。

清帝

1644年,滿清入關稱帝,改元為順治,年僅六歲。當年入關破李自成及迎清帝定都於北京的是皇叔多爾袞。多爾袞為順治當上攝政皇時是三十三歲,負責出謀劃策。劇中的「清帝」應該是多爾袞。他和周世顯、長平公主對戲的;相反,假若以順治出現作對戲的話,就沒有發揮角力的效果。劇中為了突顯清室政權霸主的氣焰、增加戲劇的張力,因而設計了由多爾袞為「清帝」出場,也是順治的「化身」。

萬春亭

明代御花園稱為宮後宛,位於紫禁城的北端,坤寧宮後方,內有花園、松柏、山石、書齋等等。清室入主紫禁城後,改稱為御花園,紫禁城後面的萬歲山改稱為景山。乾隆時,依景山建造了五座不同形式的琉璃瓦亭,由東到西的依序是觀妙、周賞、富覽、輯芳亭;中間的主亭又叫做萬春亭。這個「萬春亭」在名稱上鬧了雙胞,然而在建築年代和形制顯然各有特質的。在〈上表〉中,長平公主上殿時引白:「珠冠猶似殮妝,萬春亭畔病海棠。」中的萬春亭指的是當然是明代宮後宛的萬春亭,而非乾隆興建的那一個。

衍生作品[編輯]

電影版本[編輯]

《帝女花》曾兩次被拍攝成粵劇電影。首次被拍成電影是在1959年6月30日上映的《帝女花》是大成出品,導演是左几。下列是為演員表:

《帝女花》在1976年第二度拍成粵劇電影,由嘉禾電影公司出品,吳宇森執導,顧家輝編曲,並由雛鳳鳴劇團台柱老倌主演。下列是為演員表:

唱片版本[編輯]

《帝女花》粵劇全本唱片錄音,在1960年為紀念唐滌生逝世之作,由仙鳳鳴劇團全體老倌主唱,娛樂唱片公司製作及出品。下列是唱片的錄唱者:

1994年由麗風唱片公司出品由任劍輝白雪仙1959年主演之電影《帝女花》原聲唱片。

1976年由娛樂唱片公司出品,龍劍笙梅雪詩同年主演的電影《帝女花》原聲唱片。

紀錄片版本[編輯]

電視劇版本[編輯]

舞台劇版本[編輯]

  • 《男裝帝女花之不認不認還須認(Once A Princess,Always A Princess)》:非常林奕華於1995年製作,靈感是出自經典粵劇《帝女花》之創作。
  • 《男裝帝女花第二度發育之香港后妃列傳(Once A Princess, Always A Princess Part 2)》:非常林奕華於1996年製作,《男裝帝女花之不認不認還須認》的延續,靈感也是出自經典粵劇《帝女花》之創作。
  • 《帝女花音樂劇場》:是林龍傑於2005年創作的愛情傳說三部曲的第一部,改編自經典粵劇《帝女花》。
  • 《帝女花》:華文戲劇節於2007年的節目,由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講師鄧樹榮帶領演藝學院的學生以簡約現代劇場的特別手法演繹由陳敢權改編自經典粵劇《帝女花》。

特別演出版本[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陳守仁. 粵劇音樂的探討. 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粵劇硏究計劃. 2001. ISBN 978-962-8104-10-9. 
  2. ^ 2.0 2.1 凝視死亡: 死與人間的多元省思.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2005: 117–. ISBN 978-962-996-204-3. 
  3. ^ 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最廣泛演出金帆獎(戲曲)歷年得獎名單
  4. ^ 鄭達《野史無文》的「萬歲山,紫禁城後山也,上縊即其處。野史多稱媒山。又雲上縊於山之壽皇亭。……上登山下望,見賊勢猖獗,遂閉殿門而縊。」
  5. ^ 計六奇《明季北略》:「上登萬歲山之壽星亭,即煤山之紅閣也。」
  6. ^ 《中國戲曲曲藝詞典》:「駙馬套,戲曲盔帽的附屬物。金銀二色,圓形,上綴紅絨球,兩耳垂絲繐,用時套在紗帽上。」
  7. ^ 《毛傳》:「珈,笄飾之最盛者,所以別尊卑。」

書籍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