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釋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張釋之(?-?),字西漢南陽堵陽(今河南方城東)人。事漢文帝漢景帝二朝,曾任廷尉、以執法公正不阿聞名。漢文帝時,彈劾太子劉啟「過司馬門不下車」,劉啟即位,將釋之謫為淮南國相國。後過世。

有一兄張仲、一子張摯。司馬遷著《史記》,將其與馮唐合立〈張釋之馮唐列傳〉;班固漢書》列入〈張馮汲鄭傳〉。

執法事蹟[編輯]

彈劾太子[編輯]

張釋之任公車令時,太子啟與梁王劉武共車入朝,過司馬門不下車,違反當時宮衞令「諸出入殿門公車司馬門,乘軺傳者皆下,不如令,罰金四兩」[1]。張釋之奏其罪,漢文帝謝教子不謹之罪,由太后太子、梁王,並拜張釋之為中大夫

縣人犯蹕[編輯]

張釋之任廷尉時,漢文帝出巡至中渭橋,有縣人違反蹕(交通管制)令,驚嚇到文帝乘馬。張釋之依法「蹕先至而犯者罰金四兩」[1]判處罰金,文帝認為判決過輕。釋之以「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於民也」為由,拒絕加重判決。

原文

釋之為廷尉。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釋之致問。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耳。」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柔和,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乃當之罰金!」釋之曰:「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於民也。且方其時,上使立誅之則已。今既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一傾而天下用法皆為輕重,民安所錯其手足?唯陛下察之。」良久,上曰「廷尉當是也。」

白話譯文

張釋之當任廷尉。漢文帝出巡經過中渭橋,有一個人從橋下跑出來,驚動文帝的車馬。文帝便派遣騎兵加以逮捕,把他交給廷尉。張釋之審問犯人。犯人說:「我從長安縣來的人,聽說皇帝經過,就躲到橋下去。過了很久,我以為隊伍已過去,剛出來,見皇帝的車馬就趕快跑走。」張釋之向文帝報告判決結果,一個人違反了管制交通的命令,判處罰金。文帝生氣的說:「這個人驚動我的車馬,幸虧我的馬溫訓柔和,假使是其他的馬,豈不就摔傷我了嗎?而廷尉竟然只有判他罰金!」張釋之說:「法令,是天子和天下所有人民應當共同遵守的。現在法令規定如此而皇上卻要加重他的罪,這樣法律便不能取信於民。況且那時候,皇上立刻處決他那就罷了。現在既然交給廷尉處理,廷尉是天下執行法律的標準,一有偏差天下執法的官員就會因此或輕或重,這樣執法不公人民要如何做才好?希望皇上明察。」過了很久,文帝才說:「廷尉的判決是正確的。」

高廟玉環竊案[編輯]

有人盜高廟(即祭祀漢高祖宗廟)坐前玉環,張釋之判決依律斬殺。文帝大怒,認為應行連坐法(滅族的意思)。釋之認為:「既然盜高祖廟前的玉環就要滅族,那麼要是後來有人去高祖的陵墓盜墓,要怎麼審判?」據法以爭,最後文帝認為有道理,便接受其言。[2]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史記集解
  2. ^ 其後有人盜高廟坐前玉環,捕得,文帝怒,下廷尉治。釋之案律盜宗廟服禦物者為奏,奏當棄市。上大怒曰:「人之無道,乃盜先帝廟器,吾屬廷尉者,欲致之族,而君以法奏之,非吾所以共承宗廟意也。」釋之免冠頓首謝曰:「法如是足也。且罪等,然以逆順為差。今盜宗廟器而族之,有如萬分之一,假令愚民取長陵一抔土,陛下何以加其法乎?」久之,文帝與太后言之,乃許廷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