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宮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春畫-喜多川歌麿
清代的春宮圖
朝鮮王朝畫家申潤福的春畫

春宮圖是指東亞漢字文化圈性交為主題的傳統繪畫,又名春宮畫、秘戲圖,日本朝鮮稱為「春畫」。

歷史[編輯]

中國的春宮畫起源很早,根據荷蘭漢學家高羅佩考證,《漢書》中「坐畫屋為男女裸交接,置酒請諸父姐妹飲,令仰視畫。」其中所述男女裸交接畫,就是日後的春宮圖。東漢科學家詩人張衡在所作《同聲歌》一詩中有詩句:「衣解金粉御,列圖陳枕張;素女為我師,儀態盈萬方」其中用作樣板的圖乃是春宮圖,「素女」指房中術素女經》。

將春宮畫與小姐觀看的習慣,在中國古典文學中也有描寫。唐代詩人白行簡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就說到《素女經》畫冊。清代李漁肉蒲團》中的未央生,為了陶養一位如泥朔木雕、毫無生趣的絕色女子,「到書畫鋪買幅絕精絕巧的春宮冊子,是本朝學士趙子昂的手筆,共有三十六套,唐詩上三十六宮都是春色的意思,拿去放在閨閣之中,好於玉香小姐共同翻閱。」可見在中國古代,春宮畫主要是作為進行性教育的媒介。

鄭振鐸在《談金瓶梅詞話》提到,「淫穢詞曲」和春畫,藏的最多的地方是帝王的後宮。漢、唐的春宮畫已不存,宋代曾流行《春宵秘戲圖》、元代畫家趙子昂畫的三十六幅、十二幅春宮畫也不存世。現存世的最早的篋底畫日本平安朝時代日本畫家住吉慶恩描臨自9世紀的作品。

中國春宮圖[編輯]

明代畫家仇英曾畫有一套稱為《十榮》的春宮圖,已不存。畫家唐伯虎的春宮畫很有名,傳世的臨摹本有《退食閒宴》、《競春圖卷》、《花陣六奇》。明代流行以唐伯虎等畫家所作春宮圖為藍本的各種臨摹本,最有名的包括《花營錦陣》、《風流絕暢》、《鴛鴦秘譜》、《風月機關》、《青樓剟景》、《勝蓬萊》等。

因為春宮畫主要用於閨閣之內,春宮畫沒有掛軸,而以絹制手卷或畫冊形式流行。也有一些遊牧民族的春宮畫是在「馬上性交」,「以馬背當床榻,施雲雨於叱咤奔騰之間,其疏曠任意,為注重房內閨秀氣之作所不及」[1]

張祖翼《清代野記·詞臣導淫》曾載同治帝與翰林王慶祺共閱秘戲圖:「穆宗朝,有翰林侍讀王慶祺者,順天人。……日者,有一內監見帝與王狎坐一榻,共低頭閱一小冊。太監偽為進茶者,逼視之,則秘戲圖,即豐潤所售之工細者。」

清代春宮圖畫上的女人凡在席子上或有侍女可以看見的地方性交,總是穿着鞋子和扎着裹腳。鞋子和裹腳只有在遮有帳幔的床上才脫下,裹腳布也只浴後[來源請求]才更換。(參見:高羅佩:《中國古代房內考》)

避火之說[編輯]

中國人相傳春宮畫可以避火,或懸掛民間的廚房中。中國傳統中,雨代表天地陰陽之合,使土地受精,生出糧食與植物。故男女性交有雨水和滅火的象徵。[2]

余世存的《非常道》記載清代葉德輝的圖書中,往往夾入春宮圖,名曰「避火」。日本人北慎言《梅園日記》載:「青藤山人《路史》云:『有士人藏書甚多,每櫃必置春畫一冊。』人問之,曰:『聚書多惹火,此物可厭火災也。』青藤山人即明代書畫家徐渭,其著《路史》兩卷,恐士人藏書必置春畫所言非虛。」

有關研究[編輯]

最早系統地研究秘戲圖歷史的是荷蘭漢學家高羅佩。源因他收藏一套稀世的《花營錦陣》,打算寫一篇序文,將其刊行於世,豈知一查中外文獻,空空如也,不得不從頭做起,查古書,收集材料,越寫越長,最後變成了一本書,取名《秘戲圖考-附論漢代至清代的中國性生活》,其中包括按原圖大小精印的《花營錦陣》24圖。他在日本精印50部,將49本分贈世界各大圖書館。此書有中文刪節翻譯本,原書所附《花營錦陣》文與24圖,在中譯本中被全部省略。

繪師與代表作[編輯]

中國[編輯]

日本[編輯]

日本的春畫

朝鮮[編輯]

參見[編輯]

腳注[編輯]

  1. ^ 《性史圖鑑》,劉達臨着,八方出版。2004年2月初版。
  2. ^ B. Riftin(李福清)著,陳周昌譯:《漢文古小說論衡》(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頁145。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