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陵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李陵
漢朝軍人、匈奴貴族
李陵
明代畫家陳洪綬創作的《蘇李泣別圖》
騎都尉、匈奴右校王
國家 漢朝匈奴
時代 西漢
少卿
氏族 隴西李氏
籍貫 隴西成紀
其他名號 李騎都、都尉
逝世 前74年
著作
《別歌》《答蘇武書》《李陵贈蘇武詩》

李陵(前2世紀?-前74年),少卿隴西成紀(今甘肅省天水市秦安縣)人,西漢將領李廣之孫,中國歷史上一個富有爭議的人物。

李陵原為漢朝將領,天漢二年(前99年)奉漢武帝之命出征匈奴,率五千步兵在浚稽山與數萬匈奴騎兵英勇作戰,最後因寡不敵眾兵敗投降。其後漢武帝下令將其全家處死,令他斷絕了回歸漢朝的念想,最後最終以一個匈奴人的身份埋骨於異域。他為漢朝貢獻的唯一一次戰鬥雖然以失敗告終,但是這次以少戰多的戰鬥被詳細在於《漢書》之中,為中國古代戰爭史貢獻了一次經典案例。他的傳奇使他成為後世文藝作品的經常描寫的對象,圍繞他產生的爭議從未斷絕過。

在過去的一段時期里,李陵也曾被認為是一位文學家。被譽為漢詩鼻祖的《蘇武李陵贈答詩》,便是以他的名義流傳於世。不過現今學術界主要認為這些文學作品並非李陵所作,但出於習慣仍然在題目中保留了李陵的名字。

時代背景[編輯]

早在李陵出生前一個世紀,世居於北方蒙古高原匈奴就開始了擴張壯大的腳步。秦朝時,這個馬背上的民族與中原文明就河套地區的爭奪展開過激烈戰爭,在秦將蒙恬的驅逐下退居漠北。後來秦朝滅亡,中原地區陷入之間的內戰,國力嚴重受銼。實力此消彼長之下,匈奴乘勢重新奪回了河套地區。

公元前200年,為了鞏固剛剛建立的漢王朝,漢高祖劉邦親自率領32萬大軍出征匈奴冒頓單于,同時鎮壓韓王信叛亂。卻在平城白登山遭到匈奴包圍,劉邦本人差點不能脫困,在被圍困七天七日後憑着賄賂匈奴閼氏才被得以倖免。事後兩國簽訂了和平協議,漢朝不得不接受每年向匈奴進貢絲綢、米糧的,並且派出公主和親的協議。但是和親並沒有使漢朝獲得真正的和平,匈奴依然以貢品質量不好等理由頻繁侵害漢朝的邊郡,破壞漢朝的農業生產,掠奪並殺害人口。儘管漢朝反面也有做出抵禦措施,不過始終避免與匈奴發生全面衝突,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漢武帝初期。

元光二年(前133年),年輕的漢武帝決定改變這種被動的局面,設下馬邑之謀意圖誘殺匈奴軍臣單于。雖然因泄露情報而無功而返,但自此拉開了漢匈全面戰爭的序幕。元狩四年(前119年)春,漢武帝命令大將軍衛青、驃騎將軍霍去病各率5萬精銳騎兵出定襄奔襲匈奴。衛青與伊稚斜單于相遇,漢軍殲滅單于主力;霍去病擊潰匈奴左賢王部,洗劫匈奴腹地,於匈奴傳統祭祀場所狼居胥山及姑衍舉行封禪儀式。這次戰爭以漢朝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告終。

生平事迹[編輯]

早年[編輯]

李陵出生於一個有着深厚軍事傳統的家庭。祖父是漢朝名將,有「飛將軍」之稱的李廣,長期駐守邊郡參與過對匈奴的大小七十多次戰鬥,但卻因各種原因在論功行賞時與封侯失之交臂,畢生引以為恨。叔父李敢在漠北大戰中追隨驃騎將軍霍去病立下功勞,包括李陵本人在內,他的家族中三代都出過為國領兵的將領,可稱得上軍人世家。

李陵的父親李當戶是的李廣長子,擔任着守衛宮廷的郎官,曾因勇武獲得過漢武帝的讚譽,不幸英年早逝,李陵是作為遺腹子出生的。與他的父親一樣,因為家族的關係,李陵從少年時期就在宮廷中出任武官,他被選為侍中建章監,管理着建章宮中的衛隊騎兵。

由於精通騎射、愛護士卒,加上誠實守信、孝順母親,這些美好的品格與素質為他贏得了聲譽。漢武帝認為他有其祖父李廣的遺風,派他帶領八百騎兵越過居延海深入敵境二千餘里察看地形。儘管沒有遇到匈奴,李陵的初次出征卻使他受到信任,武帝隨後將他升為騎都尉,帶領從丹陽郡招募來的楚兵五千人屯駐在酒泉張掖並訓練弓箭射術。酒泉郡張掖郡都是當時新設立的郡,原本是匈奴昆邪王、休屠王的領地。元狩二年(前121年),二王歸降漢朝之後成為了無人的荒地,直到元鼎六年(前111年)漢武帝才決定將其納入漢朝的領土範圍,並從內地徵發大量軍隊和移民前往河西一帶。在這裡,李陵度過了數年為國家戍邊的生涯。

太初二年(前104年),漢武帝派遣貳師將軍李廣利進攻大宛,這次遠征持續了數年之久,加上戰線過長補給困難,以至於出現了補給隊伍從大宛一路相連至敦煌的情形。太初四年(前101年)李陵接到命令,帶領五校兵作為李廣利的後續部隊出征。然而行軍到邊塞時,得知李廣利已經得勝回軍。武帝寫信給李陵,讓他留下大部隊,率領五百輕騎出敦煌、至鹽水,至塞外接應李廣利的部隊班師。之後繼續留在張掖,管理其屯卒。

兵出居延[編輯]

匈奴在漠北大戰後受到重創,率眾遷徙到更遠的北方以躲避漢朝的追擊,此後「幕南無王庭」漢朝將注意力更多地轉向對南越和西域諸國的征服上。匈奴僅在太初三年(前102)時趁貳師將軍李廣利伐大宛,對河西發起過一次侵擾,漢朝派趙破奴追擊結果全軍覆沒,趙破奴本人被俘。天漢元年(前100年),匈奴呴犁湖單于去世,此時距離漠北大戰已過去十幾年。且鞮侯單于繼位後一變一直以來對漢朝的敵對態度,主動拋出橄欖枝向漢朝求和,並歸還了先前扣押的漢朝使者。為了回應匈奴的善意,漢朝派遣李陵的好友中郎將蘇武作為使者,帶着禮物和漢朝扣押的匈奴使者出使匈奴,以示和談的誠意。但因副使擅自與匈奴內部的不滿分子勾結意圖在匈奴內部製造動亂,事情敗露後,整個漢朝使團遭到了扣押。

為了維護國家威望,迫使匈奴釋放扣押的漢使。天漢二年(前99年)秋,以匈奴干涉漢朝對車師的進攻為導火索,漢武帝下令貳師將軍李廣利率領三萬騎兵自酒泉出征,與援助車師的匈奴右賢王交戰於天山。武帝在未央宮武台召見李陵,想安排他為李廣利運輸輜重。李陵主動請命,表示他在張掖訓練的五千名荊楚勇士,各個武藝高強,身強體健,百發百中,希望能率領他們作為一支獨立隊伍,到闌干山南吸引單于部隊,不讓他們集中兵力攻擊李廣利的部隊。漢武帝認為李陵是不情願擔任李廣利的裨將,推說軍隊徵發太多,無法給李陵分配騎兵。李陵便向漢武帝保證,不需要騎兵,只需以少敵多,用五千步兵橫掃單于王庭。漢武帝很讚賞李陵這樣的志氣,便准許了他的出兵請求,同時詔令強弩都尉路博德帶兵在途中接應李陵軍。

路博德曾經做過伏波將軍並且立功封侯,後來因為犯法而失去地位,被任命為強弩都尉,論資歷與經驗都在李陵之上。他也不甘於只是給一個晚輩做後援軍,便上奏漢武帝,稱當時是秋天,匈奴馬肥不宜與之交戰,希望能等到春天時再與李陵各領五千酒泉、張掖的騎兵從東西並擊西浚稽山,到時一定可以擒獲單于。漢武帝看了路博德的上奏後很生氣,懷疑李陵是怯戰才串通路博德上書,一方面訓斥了路博德,另一方面勒令李陵寫信交代與路博德之間的對話。同時下詔命令路博德進軍鉤營,截斷入侵西河的匈奴軍的退路。又令李陵九月出塞至東浚稽山,刺探匈奴的行蹤與虛實,然後撤退返回,派遣傳令兵彙報見聞。

於是李陵帶着五千步兵出居延千餘里,向北行軍三十日,到浚稽山下駐紮。他將沿途所經的山川地形繪成地圖,派遣麾下部將陳步樂送回長安。陳步樂見到漢武帝後,稱述李陵治軍有方,將士們願為他拚死效力。漢武帝很高興,提拔陳步樂為郎官。

血戰而降[編輯]

李陵到達浚稽山後,與單于遭遇,被三萬騎兵包圍在兩山之間。李陵將大車環繞起來作為營寨,帶領士兵出營外列陣,前排持戟、盾、後排持弓弩,以鉦聲和鼓聲作為展開與停止進攻的信號。匈奴見漢軍人少,便直接正面攻擊大營,李陵部近身與敵軍展開對攻,後排弓弩齊發,匈奴應弦而倒。匈奴向山上逃竄,漢軍追擊,殺死數千人。單于大驚,召集左右地八萬多騎合力進攻李陵軍。

李陵向南邊打邊撤數日,到達山谷中。隨着連續作戰,漢軍的傷亡也在擴大,士兵被弓箭射傷受傷三處的允許躺在車上,受傷兩處的駕車,只受傷一處的扔需要拿起武器參與作戰。李陵發現部隊士氣低下,懷疑軍中藏有女人。便將士兵們藏在隨軍車輛中女子一一搜查出來,全部斬殺。[註 1]第二天再與匈奴交戰,又殺死敵軍三千餘人。隨後李陵引兵向東南沿着龍城舊道行軍四五日,抵達大澤邊上的蘆葦地里。匈奴從上風口方向火攻,李陵也命令軍中放火燒隔離帶以求自救。李陵軍南行至山下,單于在南山上,派遣其子親率騎兵攻擊李陵。李陵軍利用地形與他們在樹林中步戰,又殺死數千敵軍,並且用連弩射退單于。

這一天,李陵軍捉到了匈奴俘虜,從他口中得知匈奴軍中對堅持戰鬥產生了動搖。單于認為這支軍隊是漢朝的精銳部隊,他們一邊抵抗一邊每天向南面邊塞靠近,是為了引誘匈奴的軍隊進入伏兵的陷阱中,不應再繼續深入追擊。而其它匈奴貴族則認為,如果單于親自率領數萬騎兵都消滅不了區區數千漢軍,會使匈奴在周邊小國中的威信掃地,也讓漢朝更加瞧不起匈奴。最終他們決定在接下來四五十里的山谷地形中繼續發起猛攻,如果在此期間還是不能擊潰漢軍,令漢軍成功抵達平地,到那時便只能退兵。

這時,李陵軍的境況愈加危急。匈奴仗着人多,雙方一日交戰數十次,李陵軍又殺死敵軍二千餘人。匈奴軍見情勢不利,本想退兵,恰在這時一個叫管敢的軍候因為被校尉所辱,投降了匈奴,同時出賣了李陵軍的情報。他告訴匈奴,李陵軍沒有後援,而且箭也快用光了,只剩下李陵及成安侯韓延年麾下各八百人的前排近戰士兵,他們分別使用黃色和白色的旗幟,只要用精銳騎兵弓箭射擊就能攻破。單于得知大喜,派出騎兵兩面出擊,並且朝漢軍大喊「李陵、韓延年快投降!」同時截斷漢軍退路,將漢軍包圍起來依仗山勢居高臨下四面射擊,箭如雨下。李陵部隊向南退走,還沒到鞮汗山,一天就把五十萬支箭射完了,漢軍隨即捨棄軍車繼續撤退。這時李陵軍還有三千餘人,但是武器已經告急,普通士卒手持從車輪上砍下的車輻,軍中的文吏把用來削刮簡牘的尺刀也用來充作了武器,背靠着山壁退入峽谷中。單于部隊斷了漢軍後路,把漢軍逼近角落,同時從山上投下擂石,漢軍傷亡慘重,無法行動。

黃昏後,李陵身着便衣獨自走出軍營,喝退左右說要單槍匹馬去刺殺單于,但許久之後卻只能絕望地回到營中,嘆息道:「兵敗了,只有死路一條了!」有軍吏勸他可以效仿當年浞野侯趙破奴,即使被匈奴俘虜也應先保全性命,然後尋求機會返回漢朝,被李陵拒絕。當天晚上李陵下令將旗幟砍斷與隨軍攜帶的珍寶一起掩埋。又下令解散軍隊,每人分發二升乾飯、一大塊冰,半夜時擊鼓發令,所有人各自逃命,約定突圍後在遮虜鄣會合。李陵與副將韓延年各自上馬,有壯士十餘人願意追隨他們,匈奴派了數千騎兵在後追趕。最後韓延年戰死,李陵說:「我沒臉回去見陛下!」投降了匈奴。他的軍隊分散逃離,最終突圍成功回到了塞內的只有四百餘人。

家人被誅[編輯]

李陵兵敗的地方與邊塞只有一百多里,邊塞很快獲得消息並傳回了長安。消息傳來之初,李陵生死不明,漢武帝希望李陵能戰鬥到流盡最後一滴血而不是被生擒,便召相士來觀察李陵的家人以確認李陵的生死,卻發現其家人都沒有死喪的面相,這意味着李陵還活着。後來得知李陵投降了,漢武帝大怒,並且責問事前稱頌李陵的陳步樂,陳步樂自殺。朝中大臣紛紛譴責李陵的罪行,只有司馬遷為李陵辯解。他認為李陵素來人品端正忠於國家,戰爭本就有風險,在外浴血奮戰的人僅僅因為一次失利,在國內偷安享福的人就羅織罪名將其全盤否定,這是不公平的。再者,李陵雖然戰敗,但他以少敵眾所展示出的軍事才能有目共睹,即使是與古代的名將相比也毫不遜色。至於他沒能死節,應當是想要尋找機會立功報答漢朝。

當時,除了李陵軍的東線作戰潰敗之外,與右賢王交戰的李廣利軍雖然在戰鬥初期取得一定戰績,但是後來也遭受了巨大挫折,被匈奴大軍圍困差點遭到全軍覆滅的命運。而漢武帝原本派遣李陵出征只是為了輔助李廣利軍作戰,但因為李陵軍與單于主力惡戰,使得李廣利軍沒有得到太多功勞。漢武帝認為司馬遷是故意污衊詆毀功少的李廣利來為李陵開脫,便將司馬遷下獄,後來以「誣上」的罪名施以腐刑。後來漢武帝後悔自己不該催李陵出兵,便派人犒賞了李陵部隊突圍逃回的倖存者。

天漢四年(前97年),漢武帝在國內大規模徵發軍隊北伐匈奴。遣貳師將軍李廣利率領六萬騎兵、七萬步兵出朔方;因杅將軍公孫敖率領騎、步兵三萬人出雁門;游擊將軍韓說率領步兵三萬人出五原,三路並擊匈奴。又派強弩都尉路博德率領步兵萬餘人接應李廣利軍。其中公孫敖被指示深入匈奴腹地援救李陵,但公孫敖與左賢王遭遇,交戰之後無功而返,為了避免罪責便推託說捉到匈奴俘虜說李少卿幫助匈奴練兵對付漢朝,所以自己才無功而返。漢武帝大怒,將李陵家族滅。李氏本是隴西郡有名望的大家族,因李陵的背叛而聲譽掃地,同郡士大夫對李家都引以為愧。

漢朝的處罰令李陵傷心欲絕,從此徹底斷絕了回歸漢朝的想法。他不僅接受了匈奴的官職與婚姻,也接受了他們的文化,改換自己的服裝習俗,徹底地融入到了游牧民族的生活之中。[註 2]

征和二年(前91年),匈奴入侵上谷、五原,同年又攻入五原、酒泉,殺兩部都尉。漢廷遣李廣利率七萬人出五原;御史大夫商丘成率領三萬餘人出西河;重合侯莽通率領四萬騎出酒泉,進攻匈奴。狐鹿姑單于得知漢兵全線出擊,命令其部落輜重沿着趙信城向北遷至郅居水;左賢王驅使其部民度余吾水六七百里,安扎在兜銜山;單于自己帶領精兵渡過姑且水,用堅壁清野對付漢軍。李陵作為匈奴軍的一員也參加了這次戰鬥。商丘成的部隊追至追邪徑,沒有遇到匈奴,便班師而還。李陵與匈奴大將率領三萬餘匈奴騎兵在其後追擊漢軍,在浚稽山與商丘成的部隊大戰九日,雙方一直打到蒲奴水,漢軍作戰英勇匈奴軍損失慘重,不得不退兵。

後來漢匈再次通使,李陵責問漢使:「我為漢朝率兵五千橫掃匈奴,因為沒有援軍而失敗,有什麼對不起漢朝的,要誅殺我全家!」在得知緣由後,李陵表示為匈奴練兵的不是自己,而是投降匈奴的原漢塞外都尉李緒[2]。因為憤恨自己全家因其被殺,李陵派人刺殺李緒。匈奴大閼氏震怒之下想要殺掉李陵,單于只好把他派到北方藏起來,直到大閼氏死後才把他召回。

未歸漢朝[編輯]

且鞮侯單于讚賞李陵的壯勇,將女兒嫁給他,並封他為右校王,後世有學者認為他統治的是在當時的堅昆(即後來的吉爾吉斯)。李陵在匈奴獲得了尊貴的地位和先前歸降匈奴而被封作丁靈王的衛律一同受到單于的信任,被委以重任。衛律長期在單于庭作為幕僚心腹之臣,而李陵則外派在地方上,遇到大事,才回單于庭參與決議。他們不僅參與匈奴對漢朝的軍事行動,也有在外交活動中接待漢朝使者的記載。

後元二年(前84年),漢武帝去世,尤其少子漢昭帝即位,大將軍霍光左將軍上官桀受命輔政。二人與李陵向來友善,特意派李陵的老朋友兼同鄉隴西任立政等三人出使匈奴,藉機勸李陵歸漢。任立政等人到達匈奴後,一開始是在單于為招待漢使的宴會上見到了陪同出席的李陵,但當時沒有單獨接觸的機會,只能以目視吸引其注意力,多次撫摸佩刀上的環,握住自己的腳,暗示他可以「還歸」。後來李陵和衛律單獨帶着酒肉來慰勞漢使,任立政趁着飲酒搏戲之時,大聲說「漢朝已經大赦,中原安樂,主上年少,輔政的是霍光和上官桀!」希望用這樣的話來打動李陵。李陵默不作答,摸着自己的頭髮,委婉地表示:「吾已胡服矣!(我已經是異國人了)」後來趁着衛律去上廁所的間隙,任立政等人立即向李陵挑明了希望他歸漢的意圖,但最終李陵明確回答「大丈夫不能第二次受辱」,拒絕了這次邀請。

元平元年(前74年),李陵在羈留二十多年後,病死在匈奴,他的血脈留在了草原上。公元前56年,匈奴內亂,李陵的兒子擁立烏籍單于,後來敗於呼韓邪單于

李陵與蘇武[編輯]

李陵投降後,曾受匈奴派遣去勸降被匈奴扣留在北海牧羊的漢使蘇武

起初,李陵與蘇武曾經一同擔任過侍中。蘇武被扣留後的第二年,李陵降了匈奴,不敢去見蘇武。過了很長時間,單于派遣李陵去看望蘇武。李陵勸蘇武說:「即使在這裡守節也不會有人知曉。你的兩位兄弟已死,母親去世,妻子改嫁,十幾年過去了,妹妹和子女也不知是死是活。人生就如同早上的露珠一樣短促,何必在這裡長時間的折磨自己!況且漢武帝年事已高恩威無常,大臣無罪被殺的已有十幾家。」蘇武不為所動,表示自家歷代受國家恩養,必當不辱使命效忠國家,自己對於漢武帝的忠誠就如同兒子對父親的忠誠一樣不需要回報,並表示自己已有必死的決心。李陵被蘇武的堅貞不屈所感動,長嘆:「唉!真是義士!我和衛律的罪過簡直比天還高。」然後流淚與蘇武告別。因為他自己沒臉送蘇武禮物,便讓妻子出面賜送牛羊。

後來,李陵又去見蘇武,帶去了漢武帝已死的消息,蘇武聞後對南哭拜,悲哀過度以至吐血。

蘇武在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返回漢朝,李陵擺酒宴送別他時說:「假使漢朝不誅殺我的家人,我或許能像曹沫那樣立功贖罪。但皇上殺了我全家,這是世上最大的侮辱,我沒有什麼可留戀的了。你我一分手,再沒有相見之日了。」並親自作起舞唱道:「徑萬里兮度沙幕,為君將兮奮匈奴。路窮絕兮矢刃催,士眾滅兮名已潰。老母已死,雖欲報恩將安歸!」

蘇李詩[編輯]

文選》及《藝文類聚》中載有李陵《答蘇武書》及《與蘇武詩》,蘇武《與李陵詩》等文學作品,但自古以來對於作者就一直存在着質疑。有觀點認為是後人偽托;也有觀點認為是編輯者張冠李戴。但是《答蘇武書》與《蘇李詩》作為文學作品本身的價值仍然受到肯定。

此外蘇李泣別的故事作為一種藝術題材,不斷被後人用各種藝術手法演繹。從南朝起就一直有假託蘇李離別情景的「擬蘇李詩」創作。國家圖書館所藏的敦煌變文中有《李陵變文》《蘇武李陵執別詞》。[3]明朝畫家陳洪綬兩次創作《蘇李泣別圖》。2007年上海淮劇團創作了改編自蘇李故事的新編歷史劇《漢魂歌》

後世評價[編輯]

軍事[編輯]

由於在浚稽山一戰中的表現,後人普遍對李陵軍事才能普遍給予了認可,民國學者錢穆表示:「李陵之才氣,及其全軍之勇決,令千載下讀史者想慕不已」同時代的司馬遷稱讚他「雖古之名將,不能過也」。

但是同時許多觀點也指明,雖然李陵有着出色的戰術能力,但在戰略層面卻犯下致命錯誤。南宋秦觀的《李陵論》認為,保證以優勢兵力攻擊敵人的弱勢兵力是戰爭的基本原則,以少擊眾本應只在特殊情形下不得已而為之。李陵主動要求以少擊眾,這是違背用兵常識的冒險舉動,這種盲目自信與貪功求勝一開始就決定了戰敗是情理之中的事。即使李陵本人才能出眾,想要獲得勝利也只能憑藉僥倖,然而一軍統帥將戰勝的希望寄託於僥倖則是萬萬不能的。

宋人何去非則更進一步指出,李陵的戰敗作為決策者的漢武帝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李陵是一個英勇善戰的戰鬥型將領,但是作為全局統帥卻有着性格上的的致命弱點。漢武帝不懂軍事,不能知人善任,不僅不阻止這個冒險提議,反而輕易讓李陵在沒有援軍的情況下孤軍深入,在聽說戰敗後只是眼巴巴地等着李陵殉國,一點沒有憐才惜才的意思。將領和決策者同時出現失誤,共同導致了浚稽山之戰的失敗,兩人負有相同的責任。但如果李陵遇到的是更有識人之明的君主的話,那麼憑藉他的軍事才能,應該能取得更大的軍事成就。[4]

道德[編輯]

在漢民族漫長的歷史上曾有過多次與異民族交戰的經歷,關於民族性的爭議從未中斷,而對李陵投降匈奴一事中各方的評價也隨着時代的變化展現出不同的面貌。

早期對李陵的評價並未過多集中於民族立場的是非,而是更多關注李陵的個人品格,並對其不幸遭遇給予寬容與同情。班固在《漢書》以極其煽情的筆調濃墨重彩地刻畫了李陵欲報國而不得,留戀故土卻最終不能歸還孤獨而又矛盾的情感,其後的文學作品中也多借李陵的形象抒發當時的人被時代命運驅使身不由己的惆悵。在關於投降的問題上,司馬遷堅信李陵並非貪生怕死,投降敵人只為尋找機會報效漢朝,認為不應對為國作戰的將士過於苛責,這樣也不利於鼓勵軍人為國家奮勇作戰。南朝時期江淹的《恨賦》中以「裂帛系書,誓還漢恩」將李陵描寫成一個雖然身負冤屈卻依舊忠貞於故國的人。被認為創作於六朝時期的《答蘇武書》,則假託李陵的口吻對為其投降匈奴的行為辯護,主張李陵本性忠誠,即使被迫降敵本意也是出於希望忍辱負重尋得機會報效國家,將矛頭指向政治的腐敗不公與統治者的刻薄寡恩。十九世紀末在敦煌發現的《李陵變文》,反映出在唐朝時期的民間文學裡也並未對李陵進行道德上的批判。

另一方面,中唐時期的文學家白居易對於前人對李陵的包容感到困惑,曾著《漢將李陵論》表示李陵「不死於王事非忠,生降於戎虜非勇,棄前功非智,召後禍非孝,四者無一可,而遂亡其宗」,是個不忠不勇不智不孝之人,同時從華夷之辨的角度指出,李陵投降外族的性質不可等同於中原文明各政權間的投降。後世之人則更進一步認為民族大義是人的根本原則,李陵在民族大義的問題上立場不堅做出錯誤的選擇,相比之下他的其他美德都顯得不足稱道。清代學者王夫之更加激烈地指出,李陵的失敗是其過度自信造成的,於徵和二年率領匈奴軍隊追擊漢軍已經足以說明他是徹頭徹尾的背叛,所謂忍辱負重想要報答漢朝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怯懦的謊言。[5]民間故事《楊家將》中有楊業撞「李陵碑」而死的文學創作,以李陵叛降反襯楊業忠義來傳達出「寧為楊業死,毋為李陵生」[6]的價值取向。民間戲曲《蘇武牧羊》中描寫的李陵則一生為自己的背叛感到羞愧與悔恨,與蘇武的忠貞不屈最終榮耀歸國形成鮮明對比。

近世學者則主張從人本主義的角度出發,對於這些被迫背叛自己的國家或民族的人,與其對其本身加以苛責,不如更多地關注迫使他們不得不做出如此選擇的社會背景與特殊環境。

關於阿巴坎漢代宮殿遺址[編輯]

前蘇聯考古學家吉謝列夫考證,李陵在匈奴的時候曾被封到西伯利亞地區建立堅昆國,他的王庭就設在葉尼塞河上游的阿巴坎。20世紀40年代,阿巴坎發掘出漢式宮殿遺址,該宮殿為四阿式重檐建築,平面是長方形,中央有方形大殿,宮殿的內部構造與漢時的宮殿基本無異,房檐有圓形瓦當,上邊有漢隸八分體書就的「天子千秋萬歲常樂未央」。這座宮殿建成時間在公元前後,吉謝列夫推測這是公元前99年李陵降匈奴後的宅邸。郭沫若曾對此表示懷疑,另一位學者周連寬認為這座宮殿可能是王昭君的長女須卜居次雲的居所。

追祖李陵的現象[編輯]

在民族融合的南北朝至隋唐時期,出現了有不少記載為李陵後裔的北方民族。他們中絕大部分的真實性並不認為學術界認可,但是這種現象被視作是一種「民族融合與文化整合的歷史態勢」[7]

關於北魏拓跋氏[編輯]

這種說法最早見於《宋書·索虜傳》,稱李陵在匈奴的後裔有千百支,索頭拓跋氏是其中一支。索頭拓跋即是後來的北魏拓跋氏。之後的《南齊書·魏虜傳》強化了這種說法,並補充說明:因為李陵在匈奴時的妻子名為「拓跋」,匈奴的風俗是用母親的名字作為姓氏,所以身為北魏皇族的拓跋氏其實是李陵之後,但是拓跋氏並不承認這種說法,凡是稱拓跋氏是李陵後裔的全都會被殺死。 這種說法出自漢人的文獻,並沒有得到北魏官方的認可。即使是漢人學者也不認同,認為這是為了將北朝皇室附會為漢人而故意捏造的。

關於北周李賢[編輯]

北史·李賢傳》記載:北周柱國大將軍李賢,自稱祖籍是隴西成紀,本是李陵的後裔,所以出生在北方,後來跟隨魏國南下。1985年在寧夏固原發掘出土的北周李賢夫婦墓的墓誌證實了這種說法並不是記史人的附會,而是確實為李賢本人認同並記錄在其墓誌上的。 但是這種說法仍然沒能受到後世學者的認同,認為是李賢本人的附會。

關於黠戛斯部族[編輯]

黠戛斯部族是今天吉爾吉斯人的前身。唐代時,黠戛斯首領阿熱可汗和部族中的一些成員自稱為李陵後人,黠戛斯部族曾多次為唐王朝效力,積極參與了唐與突厥的戰爭,並滅掉唐後期從西北威脅唐帝國安全的回鶻。《新唐書》記載:「黠戛斯破回鶻,得太和公主。黠戛斯自稱李陵之後,與國同姓(註:指李唐王朝),遂令達干十人送公主至塞上。」《唐書·回鶻傳下》附《黠戛斯》條中說:該族之人「皆長大,白髮、皙面、綠履,以黑髮為不祥,黑瞳者必曰〔李〕陵苗裔也。」唐代認吉爾吉斯人為同宗非他番比。

關於賀蘭氏[編輯]

宋朝人的《古今姓氏書辯正》記載,唐朝時期的與拓跋氏同源的賀蘭氏,也自稱是李陵後裔。

有關李陵的小說[編輯]

  • 台灣作家張國立曾以其李氏一族之事,撰成小說《匈奴》(ISBN 957-33-1539-4)一書,獲第二屆皇冠大眾小說獎首獎。
  • 中國大陸作家賈滌非也寫了《李陵傳奇之風雲乍起》一書。
  • 香港作家傅良 《約櫃風雲》
  • 日本作家中島敦作有短篇小說《李陵》,收錄於短篇小說集《山月記》(鄭秀美譯 台北星光出版社)
  • 中國大陸作家錢莉芳的歷史科幻小說《天命》中以李陵、蘇武等為主要角色。

相關條目[編輯]

注釋[編輯]

  1. ^ 關於這些女子的身份,儘管《漢書》中記載為士卒的「妻婦」,但也有觀點認為她們實際上並非軍士的妻子,而是軍妓。[1]
  2. ^ 《漢書》中關於漢武帝迎李陵的這段曲折《史記》中並沒有提到。《史記》直接記述,李陵投降之後,單于將女兒嫁與他,然後漢朝誅殺了李陵全家。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李陵》,[日]護雅夫,中央公論社,51
  2. ^ 「陵」和「緒」古音相近,http://www.tglin.idv.tw/essay/essay_lang16.htm
  3. ^ 《敦煌李陵變文考原》:鍾書林 《西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07年第2期
  4. ^ 《何博士備論》,[宋]何去非
  5. ^ [清]王夫之:《讀通鑒論》,卷三·武帝
  6. ^ [清]蔡東藩:《宋史演義》,第十七回·岐溝關曹彬失律 陳家谷楊業捐軀
  7. ^ 《北魏、北周、唐時期追祖李陵現象述論——以「拓跋鮮卑系李陵之後」為中心》 作者:溫海清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MZYJ200703009.htm

書目[編輯]

  • 史記》,[漢]司馬遷著,[劉宋]裴駰集解,[唐]司馬貞索隱,[唐]張守節正義。《李將軍列傳》《匈奴列傳》《衛將軍驃騎列傳》等。
  • 漢書》,[漢]班固著,[唐]顏師古注。《李廣蘇建傳》《匈奴傳》《李廣利傳》《西域傳》《武帝本紀》等。
  • 舊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五》
  • 新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