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犯罪學
Standard legirons taiwan01.jpg
子領域
犯罪生物學
犯罪社會學 | 犯罪心理學
刑罰學 | 刑事政策 | 被害者學
學派
<依知識論立場>
古典學派 | 實證學派
新古典學派
<依地理位置>
意大利學派 | 芝加哥學派
法蘭克福學派
<依社會、哲學、政治理論>
衝突犯罪學 | 環境犯罪學
馬克思主義犯罪學英語Marxist criminology
女性主義犯罪學
左翼現實主義 | 右翼現實主義
整合犯罪學 | 後現代主義
犯罪原因理論
(大致依時間先後)
功利主義(古典理論)
生來犯罪人 | 精神病學模式
緊張理論 | 差別接觸理論
次文化理論 | 社會控制理論
標籤理論 | 明恥整合理論
理性選擇理論 | 自我發展論
日常生活理論 | 破窗理論
一般人格與認知社會學習理論
衍生的刑罰理論
(大致依時間先後)
應報理論 | 嚇阻理論
預防理論 | 矯治模式
罪有應得理論 | 修復性司法
新應報理論 | 表達性刑罰理論
重要概念
犯罪 | 暴力 | 人性
衝動犯罪 | 少年犯罪
白領犯罪 | 社會階級
社會解體英語Social disorganization theory | 社會分化
文化失範 | 文化衝突
組織型犯罪 | 被害人
毒品 | 迴避機制
越軌 | 刑法 | 司法程序
刑罰 | 保安處分
監獄 | 虐囚 | 監獄人權
規訓與懲罰 | 瘋癲與文明
死刑存廢問題
社區處遇 | 轉向處遇
少年感化院 | 中途之家
更生人 | 更生中心
再犯 | 累犯
相關學科
心理學 | 社會學 | 精神醫學
刑事學 | 法醫學

毒品是受各國法律高度管制,或宣告為非法,禁止使用的娛樂性藥物的通稱,這些藥物多為精神藥品麻醉藥品。既可以從廣義上泛指可以對人體造成傷害的化學物質、毒物、毒劑(特別是一些劇毒藥物如KCN),在日常生活口語中可以特指被人類當做嗜好品所濫用的功能性藥物。毒品通常具有成癮性,隨着使用時間的推移,身體對於藥物的劑量需求也會不斷提高。人在吸食毒品之後除了產生幻覺及可能會造成行為異常外,過量攝入毒品將造成死亡。各國對使用毒品均制定相關法律進行嚴格管制,防止其影響社會大眾。若非作為醫療用途,持有或製造運輸販賣毒品等行為會被判以重刑。

定義[編輯]

國際慣例[編輯]

  • 西方並沒有「毒品」一詞,社會上習慣將毒品的使用稱為藥品濫用或藥品娛樂性使用。其中藥品的定義不包括像乙醚這樣可導致人失去知覺的化學藥品以及砒霜敵敵畏氰化物等可直接導致人死亡的劇毒物質,而是特指出於「非醫療目的」而反覆連續使用、能夠產生「依賴性」(即成癮性)的精神藥品麻醉藥品
  • 華語國家立法限制視為毒品的藥物,其實有許多並沒有生理的成癮性,例如LSD
  • 西方醫學、社會學等學術界也把尼古丁(煙草製品的有效成分)和酒精的使用稱為藥物娛樂性使用,因為煙酒同樣有強烈成癮性,並能給人體帶來重大傷害。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常見濫用藥品[編輯]

  • 嗎啡(混合糖精製劑為「紅丸」)
  • 可待因
  • 含笑半步癲(K他命及搖頭丸混合研磨成粉末後,摻入沖泡咖啡粉)
  • 一日含包散(由咪達唑侖混合天使塵加上古柯鹼研磨成粉末用鼻孔吸食)
  • 一粒眠(Erimine),又稱五仔,主要成分:(硝甲西泮)
  • 魔菇(亦稱致幻蘑菇)[2]
  • 忽得(甲喹酮/安眠酮)

主要產地[編輯]

海洛因生產地區地圖

南美洲中東阿富汗、及東南亞金三角。朝鮮的毒品很多在中國東三省泛濫,據說每個集體農莊都被划出125英畝土地種植罌粟。數據表明朝鮮每年生產40噸鴉片,是世界第三大鴉片出口國和第六大海洛因出口國,年出口毒品收入5億美元。[3]就目前趨勢及毒品類型,特別是化學合成類之毒品,僅需適當材料及步驟即可製成,例如安非他命。

使用[編輯]

究其使用方法主要分以下幾種使用方式:

  • 靜脈注射(部分毒品屬於管制性麻醉藥品,需在醫生處方下的醫療行為使用,例如癌末病患的止痛)
  • 直接口服
  • 吸食毒品揮發氣體(含煙捲
  • 加入食物或飲料中

許多人第一次只是因為好奇或在朋友的慫恿下而去嘗試,造成嚴重後果。因為有強烈成癮性,所以使用毒品被各國列為違法行為。

戒毒[編輯]

長期使用毒品會造成對毒品的耐受性,也就是說身體需要使用更大的量,才能達到預期的效果。因此當不再使用該毒品後,身體會出現戒斷症狀(脫癮反應)。例如:長期使用海洛因,停用24小時內,就會出現海洛因戒斷症狀,如:流眼淚、流鼻水、打哈欠、全身骨頭痠痛像螞蟻在咬、腹瀉、嘔吐、焦慮不安與失眠等癥狀。並非所有毒品都會導致戒斷症狀。

在成功戒除毒品之後,身體的戒斷症狀也會消失,而對毒品的耐受性會逐漸回復到未吸食前的劑量。此時,若依然照着戒除前的大劑量吸食,可能因吸食過量暴斃。[4]

危害[編輯]

大麻

毒品除了造成身體危害外,還有共用針具大幅增加愛滋病病患人數、吸食毒品的金錢消耗造成的犯罪率上升、吸毒者轉為販毒者增加毒癮人數及吸食毒品後精神狀態不佳增加的社會危險。

合法毒品對社會危害也很大,例如酒精及二手煙對社會的危害高於不少非法毒品。

酒精和煙草等合法藥物造成的傷害未必小於非法藥物,根據一項2010年請藥物傷害專家進行的評比顯示,酒精是最為危險的。圖中最高可能的傷害度定為100,並以此定所有藥物的相對傷害度;而淺藍色的部份為某種藥物對他人的傷害,深藍色的部份為該藥物對使用者自身造成的傷害。

在戒毒困難的情況下,許多國家的政府乾脆提供免費針具給吸毒者,至少可以大幅降低愛滋病造成的鉅額成本;荷蘭在禁止搖頭丸的情況下,同時允許公開販售測試搖頭丸成分的產品,在無法全面禁止搖頭丸的情況下,讓使用者自行淘汰品質差的搖頭丸。有不少國家也會提供免費或低價美沙冬代替鴉片類毒品,瑞士甚至直接提供海洛英給成癮者,減少吸毒者的經濟負擔及衍生的犯罪問題。也有不少國家提倡使用含有尼古丁的貼片或口香糖,可以減少二手煙對他人危害,也可以讓煙癮者解癮時僅受到尼古丁的危害、而不會受到煙草內其他物質的傷害。

管制[編輯]

中華民國[編輯]

中華民國鼓勵戒煙、反對酗酒,但煙酒不被台灣政府視為毒品,雖然濫用煙酒對人體的傷害不下於其他毒品。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中華民國有煙害防治法以降低香煙危害,但仍然無法完全避免二手煙傷害非吸煙者。

中華民國行政院衞生署管制藥品管理局對毒品的分類,最新版本為2002年1月23日修正。(詳見下表)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禁毒的決定
  2. 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毒法
  3.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七節 走私、販賣、運輸、製造毒品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毒法》第三條規定:禁毒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企業事業單位以及其他組織和公民,應當依照本法和有關法律的規定,履行禁毒職責或者義務。

《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毒法》第四條規定:禁毒工作實行預防為主,綜合治理,禁種、禁制、禁販、禁吸並舉的方針。禁毒工作實行政府統一領導,有關部門各負其責,社會廣泛參與的工作機制。

有關毒品犯罪的刑事規範,係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至第三百五十七條,名為"走私、販賣、運輸、製造毒品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2008年機構改革併入衛生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聯合頒佈《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公布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品種目錄(2007年版)的通知》,根據《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理條例》第三條的規定,於2007年10月11日公布《麻醉藥品品種目錄(2007年版)》和《精神藥品品種目錄(2007年版)》,自2008年1月1日起施行。(詳見下表顯示)

曾提倡吸毒的名人[編輯]

  • 佛洛依德將可卡因作為一醫療用藥物,但他在缺乏證據下宣稱可卡因無害,並造成好友深染毒癮。
  • 連橫與其妻皆為日治台灣政府登記的阿民(即有吸食鴉片癮的人民),連橫並曾在台灣日日新報上撰寫「《鴉片有益論》」,造成其在台灣漢文界無法立足而遠奔中華民國。

毒品合法化爭論[編輯]

品種合法化[編輯]

上圖可以顯示,合法毒品煙(tabacco)酒(alcohol)的傷害性及成癮性其實不低。資料來自權威醫學期刊:The Lancet。(縱軸是成癮性、橫軸是傷害性)
  1. 目前世界各地都有毒品合法化的爭論,其中在全世界幾乎是合法毒品的有煙草酒精,而大麻在有些國家也是等同合法。
  2. 供應毒性較低的毒品予以成癮者比較沒有爭議,最主要的例子是利用尼古丁貼片或口香糖來協助戒煙(相較於香煙的其他成分,尼古丁雖然成癮性強,但對身體的傷害少一些)及利用美沙酮替代海洛因
  3. 毒品的合法與否,其實跟近代當權者及主流社會是否使用有關,社會邊緣人使用的都很容易被列為毒品,而主流社會及當權者會使用的煙酒就不會被列為毒品。要禁止鴉片的阻力就很小,因為當初喜好吸食鴉片的華裔在西方國家是邊緣人,而亞洲的華人掌權者也都認為鴉片該禁絕。

管制下的合法化[編輯]

  1. 爭論的內容除了是否合法外(例如大麻),也有使用場合的爭論(例如煙草)。
  2. 其中大麻引起最多爭議,一直有大麻的傷害是否比煙酒輕微的爭論。有些人認為大麻比煙草安全(但也有人指出吸大麻煙對身體的傷害比吸煙大[5]),也有一些人表示大麻會傷害腦袋(但也有人指出酒精也會傷害腦袋),也有人以統計數據指出吸大麻者容易嘗試更危險的毒品(但也有人認為大麻合法化可以有效減少這問題)。
  3. 許多研究結果顯示,對於一些疾病的治療,大麻的副作用比起許多合法藥物只低不高(前提是不採用吸煙的方式吸食大麻)。
  4. 也有人指出,毒品所造成的問題中,有一部份必須歸咎於將毒品視為非法的後果,如果毒品合法化並善加管理,則問題會少很多。(如頒佈禁酒令反而會幫助黑幫、也會增加假酒,應該只針對酒駕酗酒等有害行為禁止及輔導)持這種主張的包括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蓋瑞·貝克[6]
  5. 煙草一直是一種高成癮性、又會傷害旁人的毒品,可是因為大量的使用者而使得管制嚴格程度遠低於其害處,香煙因此而成為全世界傷害性最強的毒品;好消息是近來美國主流社會、高學歷者及當權者的抽煙率已經大降,煙草已經漸漸的成為邊緣人才在用的毒品,因此對於煙草的限制已經越來越嚴格。
  6. 荷蘭可以合法擁有少量毒品 。荷蘭對消費和持有大麻的政策可追溯到1976年。當時,荷蘭把毒品分為硬毒品和軟毒品。硬毒品如海洛因、可卡因和安非他明,它們對公眾健康構成難以承受的威脅;軟毒品如大麻。這一政策的目的是向人們提供一個有管理的出口,減少人們接觸街頭軟硬毒品販的機會。起初,人們可以合法擁有30克以內的大麻。現在,荷蘭有關毒品的法律中允許吸食者合法擁有5克毒品。[7]

與流行文化關係[編輯]

中國[編輯]

香港[編輯]

於香港,有不少歌曲均和毒品有關,但大多對毒品作負面態度。

台灣[編輯]

美國[編輯]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條
  2. ^ Reliable, non-judgmental information about psychoactive plants and chemicals and related issues
  3. ^ 朝鮮毒品攻陷東三省
  4. ^ 台灣在2007年7月曾經發生2天之內9名減刑之毒犯因吸毒過量致命的事件,減刑第二天全台9毒販吸毒暴斃-TVBS
  5. ^ http://www.epochtimes.com/b5/6/3/27/n1267689.htm
  6. ^ 199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蓋瑞·貝克,提出使毒品合法化作為毒品問題的解決之道。貝克教授在他的文章《越來越多人能夠接受毒品合法化的想法了》以及《應該讓毒品的使用合法化嗎》中,用美國當初以修改憲法的方式來結束禁酒政策的做法類比,認為應該沿用解除禁酒令的模式,讓毒品的使用合法化。同時,再利用課稅和重罰雙管齊下的辦法,將吸毒控制在可以接受的範圍。《毒品合法化悖論--質疑毒品交易市場化理論》,http://news.sohu.com/67/35/news145713567.shtml
  7. ^ http://news.sina.com.cn/w/2008-07-02/132115858158.shtml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