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毛澤東
主席
Mao Zedong portrait.jpg
毛澤東像(1964年版官方標準像)
任期
1945年06月19日1976年09月09日
(1943-1956年兼中央政治局書記處主席)
前任 首任(設黨主席)
張聞天(總書記)
繼任 華國鋒
任期
1945年08月23日1949年10月01日
1954年09月08日1976年09月09日
繼任 華國鋒
任期
1954年09月27日1959年04月27日
(兼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會主席)
繼任 劉少奇
任期
1949年10月01日1954年09月27日
(兼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
任期
1949年09月21日1954年12月25日
繼任 周恩來
任期
1954年12月25日1976年09月09日
(名譽主席)
個人資料
性別
潤之
出生 1893年12月26日(1893-12-26)
 大清湖南省湘潭韶山沖
逝世 1976年9月9日(82歲)
 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中南海
安葬地點 毛主席紀念堂
39°54′04″N 116°23′29″E / 39.9010°N 116.3915°E / 39.9010; 116.3915
籍貫 湖南省湘潭
國籍  大清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政黨  中國共產黨
 中國國民黨
1925年1926年
配偶 羅一秀(1907年-1910年結婚)

楊開慧(1920年-1930年結婚)
賀子珍(1928年結婚)
江青(1938年結婚)

學歷 師範
信仰 社會主義共產主義
簽名 毛澤東的簽名

毛澤東[註 1]1893年12月26日1976年9月9日)中國現代政治家、戰略家和思想家。潤之[註 2],原籍江西吉水湖南湘潭人,畢業於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毛澤東是中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他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要締造者和領導人,終身擔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曾先後兼任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暨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暨國防委員會主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主席暨名譽主席等職。

毛澤東作為一位馬克思主義者,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開拓者之一。他將馬克思列寧主義運用於中國的實踐過程,探索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具體道路,其運用和發展的成果被稱作毛澤東思想。毛澤東思想具有多方面的內容,主要有他所創立的新民主主義理論、農村包圍城市戰略、游擊戰和運動戰戰略、三個世界劃分戰略等,其核心內容為新民主主義和人民民主專政理論。

毛澤東是20世紀改變中國命運並對世界歷史進程產生深遠影響的重要政治人物。作為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領袖,他領導的革命使中國實現了國家的獨立和基本統一,開啟了中國快速現代化的歷史進程。但他發動並主導的「大躍進」以及「文化大革命」運動都使他飽受爭議。

生平活動[編輯]

早年生涯[編輯]

毛澤東,1919年

1893年12月26日(光緒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毛澤東出生於湖南省湘潭縣韶山沖。他的父親毛貽昌是富裕農民,他的母親文七妹則是普通農村婦女[1]。毛澤東8歲被送入私塾讀書,接受了儒家的傳統教育[1]。13歲之後的兩年時間,他輟學在家與長工們一起種田,對農民的疾苦深有體會[2]。1910年,毛澤東16歲時請親戚說動父親允許他去「洋學堂」湘鄉縣立東山小學堂上學,在那裡他接觸到了梁啟超等維新派的改良思想[1][2]。1911年,毛澤東考入長沙湘鄉駐省中學。毛澤東在革命黨報紙上讀到黃花崗起義的新聞後,在學校張貼文章支持推翻滿清、建立民國,並帶頭剪掉辮子。武昌起義爆發後,長沙革命黨率先響應起義,毛澤東投入革命軍,成為湖南新軍的一名士兵[1][2]

1912年2月,清帝溥儀退位,毛澤東認為其參軍目的已實現,退伍回長沙繼續求學。1912年3月,毛澤東考取湖南公立高等商業學校,但一個月後因為英文跟不上教學而退學[3][4]。隨即毛澤東以第一名考入湖南全省公立高等中學校,半年後毛覺得課程少而規則繁瑣而退學,在湖南省立圖書館自學西方政治和科學的經典著作[5][1][2]。但毛貽昌不同意毛澤東的自修,並拒絕繼續提供費用。1913年春,毛澤東考入不收學費的湖南省立第四師範;1914年2月,隨該校併入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1918年6月畢業。1918年4月,毛澤東與蔡和森等人創建新民學會[6]

1918年8月,毛澤東和蕭子升等二十四名青年離開長沙到達北京,隨即會同蔡和森以主要精力從事赴法國勤工儉學的準備工作。1918年10月,經楊昌濟介紹認識了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李大釗,徵得蔡元培同意,被安排在圖書館當助理員。李大釗的言行使毛澤東開始具體地了解十月革命馬克思主義[7][8]。此外,毛澤東首次認識了陳獨秀,並受到很大影響[9]

1919年春,毛澤東南下上海為出國赴法勤工儉學同學送行,4月回到長沙。五四運動爆發之後,毛澤東等人組織學生成立新的湖南學生聯合會,發動學生總罷課以響應北京運動[7]。1919年7月,毛澤東主編的《湘江評論》在長沙創刊,但8月中旬便被張敬堯查封[10]。同年12月,率領湖南赴京驅代表團,到達北京請願聯絡。1919年9月,毛澤東在當時聯省自治運動中於長沙《大公報》發表文章,主張湖南自治[11];1920年9、10月間,他個人或與他人聯名在長沙《大公報》等報紙上連續發表多篇文章,系統地提出實現湖南自治的具體主張[12]。1920之前,毛澤東堅持實行「呼聲革命」——麵包的呼聲,自由的呼聲,平等的呼聲——「無血革命」,不主張起大擾亂,行那沒效果的「炸彈革命」、「有血革命」[13]。但驅張運動依賴于軍閥的最終成功,以及湖南自治運動的最終失敗,卻使毛澤東當時的思想態度發生了很大變化,從傾向於改良主義轉變為傾向於馬克思主義[12]

1920年9月,湖南第一師範學校校長易培基聘請毛澤東擔任一師附小的主事[14]。毛澤東住在朱劍凡創辦的周南女中教工宿舍[15]。1921年夏,毛澤東受聘為湖南第一師範學校的國文教員,結束了短暫的附小歲月。

中共建黨與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編輯]

毛澤東,1927年

1920年冬,毛澤東與楊昌濟之女楊開慧結婚。1920年11月,毛澤東等創建湖南共產主義小組;1921年1月,毛澤東創建湖南社會主義青年團。1921年7月,毛澤東與何叔衡一起代表湖南共產主義小組赴上海出席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和周佛海一起擔任會議書記員。1921年8月,毛澤東回到湖南後,將湖南省立第三師範學校(湖南三師)作為湖南建黨據點之一;同年10月10日,建立中共湖南支部,並擔任支部書記。1922年5月,中共湘區執行委員會成立,擔任書記職務[16]。1922年7月,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上海召開,毛澤東因黨務繁忙未能出席會議[17][註 3]

1923年6月,毛澤東以湘區代表身分出席了在廣州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這次大會決定全體共產黨員以個人名義加入國民黨,以「黨內合作」的形式進行國共合作。毛澤東在會上發言,根據湖南工人運動的經驗,表示贊成工農和資產階級建立聯合陣線並共同完成民族民主革命。陳獨秀、毛澤東、羅章龍、蔡和森、譚平山被選為中央局成員,其中毛為中央局秘書,這是毛澤東第一次進入中共領導核心。1923年9月,中共中央派毛澤東回湖南指導中共湘區黨委夏曦等建立湖南的國民黨組織。1924年1月毛來到廣州,代表湖南的國民黨組織出席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為國民黨中央候補執行委員。1924年2月,毛被派往上海繼續幫助國民黨做組織工作,他在中共黨內的職務是組織部長,同時擔任國民黨上海執行部委員、組織部秘書。毛是中共在國民黨上海執行部的中心人物,當時國民黨在上海的負責人之一葉楚傖正在策劃「處置共產分子」,「用盡辦法把毛趕走」,毛在與葉的鬥爭中處於下風。毛澤東一面與國民黨內的反共勢力(毛稱之為「國民黨右派」)周旋,一面維護國共合作,他起草並與陳獨秀聯合簽署了一系列文件,他寫道:「(對右派的言行)都不可隱忍不加以糾正」,但仍強調「須盡我們的力量忍耐與之合作」。因此在中共黨內,他被張國燾和李立三嘲諷為做「國民黨的工作」、是「胡漢民的秘書」[19]:81。1924年12月,重病的毛澤東請假回到湖南養病,缺席了1925年1月的中共四大,並在中央局委員的選舉中落選。1925年9月,毛澤東到廣州參加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的籌備工作;同年10月,代理汪精衛的國民黨宣傳部部長職務;同年12月,發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20]。1926年1月,在國民黨二大上再次當選中央候補執行委員,任國民黨中央農民運動委員會委員[21];同年年11月,任中共中央農民運動委員會書記,次年與鄧演達等在武昌創辦並主持國民黨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22]。1926年5月,國民黨通過了《整理黨務案》,毛澤東因此不再擔任國民黨代理中央宣傳部長,主要工作從革命宣傳轉向農民運動。1927年3月,發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1927年4月底到5月初,出席中國共產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被選為後補中央執行委員[20]

第一次國共內戰時期[編輯]

創建紅軍與農村根據地[編輯]

1931年毛澤東在中央蘇區

四·一二事件七·一五事件發生後,1927年8月7日,毛澤東出席了中共在漢口召開的緊急會議(八七會議),在會議中,毛澤東提出了「槍杆子里出政權」的觀點,毛澤東等7人被選舉為臨時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會議決定派遣毛澤東到群眾基礎較好的湖南組織秋收起義。1927年9月中旬,毛澤東作為中共中央特派員被派到湖南,和中共湖南省委一起在邊界發動了秋收起義;同年9月29日,毛澤東率秋收起義部隊到達江西永新縣三灣村時,提出「支部建在連上」、「黨指揮槍」的原則,稱「三灣改編」。三灣改編確定了「黨指揮槍」的原則[23]。1927年10月,毛澤東率部抵達井岡山。1928年4月,毛澤東部與朱德領導的南昌起義受挫餘部在寧岡礱市會師,合併為紅四軍[24]。1928年5月,毛澤東與永新縣革命委員會主席賀敏學的妹妹賀子珍結婚(與楊開慧並未離婚,楊開慧於1930年被國民黨將領何鍵逮捕並處決)。1928年10月,首次明確提出「工農武裝割據」的思想,初步形成「農村包圍城市」戰略[25]。1929年11月,毛澤東把部隊集中到紅色江西的中心。這時中共中央進行肅反運動[26],宣布彭德懷軍裡發現了AB團組織,並對一部分中共黨員採取逮捕和處決措施[27];其中有人暗中使離間計試圖分裂毛澤東和彭德懷,被彭識破[26]。1929年12月,在古田會議上,毛澤東(重新)當選前委書記。古田會議明確了紅軍建設的根本原則是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28]。1930年1月5日,針對林彪等「紅旗到底能夠打多久?」的疑問,毛澤東回信給他(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原題目為《時局估量和紅軍行動問題》),並指出農村鬥爭「無疑義地是促進全國革命高潮的最重要因素」[29]。1930年6月,根據中共中央指示,紅四軍紅十二軍和紅六軍(7月改稱紅三軍)在福建汀州(即長汀)整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一路軍朱德任總指揮,毛澤東任政委。 1930年8月,紅一軍團與紅三軍團會合後,組成紅一方面軍,成立中共紅一方面軍總前敵委員會和中國工農革命委員會;朱德任總司令,毛澤東任總前委書記兼總政治委員和中國工農革命委員會主席。在1930年9月舉行的中共六屆三中全會上,毛澤東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第一次正式進入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22]

1930年10月到1931年9月,毛澤東與朱德等領導紅軍反擊國民政府三次大規模軍事圍剿,並取得勝利[30] 。1931年11月,在江西瑞金葉坪,召開了中央蘇區黨組織的第一次代表大會(贛南會議),項英主持會議並批判毛澤東,並通過的《政治決議案》,毛澤東被免去了蘇區中央局代理書記職位[31]。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要在中國革命成熟的地區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當時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在全國最有影響,所以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決定,在井岡山建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1931年11月7日至11月20日,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江西瑞金葉坪村謝氏祠堂舉行,毛澤東被選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主席,此後毛澤東開始被稱呼為「毛主席」。1933年1月,臨時中央政治局遷入蘇區,與蘇區中央局合併為中共中央局,毛澤東為其成員之一[註 4]。在1934年1月舉行的中共六屆五中全會上,毛澤東第一次正式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31]

長征與西安事變[編輯]

王明為代表的領導集團(之後中共認為是「左傾」路線)進入中央革命根據地以後,將毛澤東排斥於黨和紅軍的領導之外,並執行與前四次圍剿不同的戰略和政策,最終在第五次反圍剿戰爭失敗。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中共中央和紅軍總部從瑞金出發,率領紅軍主力及後方機關八萬六千餘人向湘西進軍,開始了後來被稱為「長征」的戰略轉移,毛澤東隨軍行動。在1934年12月11日的通道會議上,毛澤東提出放棄和紅二、六軍團會合的原定計劃,主張向敵軍力量比較薄弱的貴州方向前進。1935年1月初,中央紅軍強渡烏江,7日佔領了遵義。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義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毛澤東被增補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常委重新分工:洛甫代替博古黨內負總責,毛澤東、周恩來負責軍事;取消軍事「三人團」,朱德、周恩來重新指揮軍事。遵義會議之後,洛甫取代博古成為中共總負責人,組成新的三人軍事指揮小組(成員為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最後負責者仍為周恩來),毛澤東進入中共最高層並重新取得軍事前敵指揮權[32]。1935年11月,毛澤東親自指揮直羅鎮戰役,成為中共大本營設於陝北之「奠基禮」。1936年12月,統一的中共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保安縣組成,毛澤東任軍委主席。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發生之後,毛澤東等曾經一度產生公審乃至除蔣之想法或意見,但經過各方力量博弈特別是共產國際命令主導,最終主張和平解決事變問題[33][34]。事變解決之後,共產黨與國民黨結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

1937年4月至7月間,毛澤東在延安抗日軍政大學講授辯證法唯物論,其中兩節後來整理成《實踐論》和《矛盾論[35]

抗日戰爭時期[編輯]

毛澤東在延安寫作《論持久戰》,1938年
1939年,毛澤東

1937年8月22日至25日,中共中央在洛川馮家村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毛澤東作關於軍事問題和同國民黨關係問題的報告,張聞天作國內外政治形勢的分析報告,會議通過《中央關於目前形勢與黨的任務的決定》、《中國共產黨抗日救國十大綱領》等決議。毛澤東指出紅軍的基本任務是:1. 創造根據地;2. 鉗制和相機消滅敵人;3. 配合友軍作戰(戰略支援任務);4. 保存和擴大紅軍;5. 爭取民族革命戰爭領導權。紅軍的作戰方針是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包括在有利條件下集中兵力消滅敵人兵團,以及向平原發展游擊戰爭[36][註 5]洛川會議之後,1937年9月針對八路軍內部主張八路軍要集中兵力打大仗、硬仗、打運動戰的想法,毛澤東代表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發出了關於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爭基本原則的指示,將獨立自主山地游擊戰的基本原則具體化。「此原則中包含:(一)依照情況使用兵力的自由。(二)紅軍有發動群眾、創造根據地、組織義勇軍之自由,地方政權與鄰近友軍不得干涉。(三)南京只能作戰略規定,紅軍有執行此戰略之一切自由。(四)堅持依傍山地與不打硬仗的原則。」[38]隨後又發出關於實行獨立自主的游擊戰方針[39],要求八路軍進行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1938年5、6月間,毛澤東作《論持久戰》長篇講演,全面系統地闡述抗日戰爭的戰略方針,並指出「兵民是勝利之本」[40]。1940年指示新四軍「西起南京,東至海邊,南至杭州,北至徐州,儘可能迅速地並有步驟有計劃地將一切可能控制的區域控制在我們手中,獨立自主地擴大軍隊,建立政權,設立財政機關,徵收抗日捐稅,設立經濟機關,發展農工商業,開辦各種學校,大批培養幹部。」[41]

1939年12月,毛澤東發表《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提出「必須把落後的農村造成先進的鞏固的根據地」,「藉以在長期戰鬥中逐步地爭取革命的全部勝利」。……「而且革命的最後目的,是奪取作為敵人主要根據地的城市」[42]。至此,「農村包圍城市」戰略得以建立。1941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幹部會議上作《改造我們的學習》的報告,提出反對主觀主義;他對古語「實事求是」作出新的經典解釋,並闡明其為中共思想原則;1940年1月,毛澤東作《新民主主義論》講演,標誌新民主主義理論的成熟。1942年2月,毛澤東在中共中央黨校開學典禮上作《整頓黨的作風》的報告,在中共中央宣傳部所召集幹部會議上作《反對黨八股》的報告,開始了延安整風運動。1942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發表講話並作總結[43]。同年5月,中央政治局決定成立中央總學習委員會,領導整風運動;同年6月,中共中央宣傳部又發出《關於在全党進行整頓三風學習運動的指示》。通過延安整風運動,毛澤東思想成為中國共產黨的主要政治思想。

1945年4月,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延安楊家嶺中央大禮堂召開,毛澤東主持大會致開幕詞,並作了題為《論聯合政府》的政治報告;在報告中,毛澤東明確指出:「人民,只有人民,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44]1945年6月,中共中央舉行七屆一中全會,毛澤東正式出任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人,會上被選為中央委員會主席(黨主席),兼任中央政治局主席和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書記處主席。1945年8月,毛澤東發表《對日寇的最後一戰》的聲明。

解放戰爭時期[編輯]

1945年8月,毛澤東、周恩來、王若飛在國民黨代表張治中、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的陪同下從延安重慶蔣介石談判,10月達成《雙十協定》。談判期間,毛澤東將1936年所作詞《沁園春·雪》手書後贈予柳亞子先生,柳亞子因此而和詞,《沁園春·雪》一時之間在國統區重慶文壇引起轟動。但次年(1946年)6月即因國共雙方談判破裂,此後雙方除了邊打邊談外另互相指責對方撕毀雙十協定,國民政府軍進攻中原解放區,全面內戰爆發[45]

1948年3月,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率黨中央領導機關在陝北吳堡縣川口東渡黃河,經晉綏解放區前往晉察冀解放區。以後於4、5月相繼到達西柏坡。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在毛澤東領導下,解放軍遼瀋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中戰勝國民黨軍隊,取得內戰決定性勝利[46][47]。1949年4月20日,國共最後和平談判完全破裂;次日(4月21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即聯名發出《向全國進軍的命令》[48]

建立共和國[編輯]

1949年3月,毛澤東主持中共七屆二中全會,提出關於奪取全國勝利、中共工作重心轉移以及新中國建設的指導方針和基本政策。1949年6月,毛澤東發表《論人民民主專政》一文,對「人民民主專政」範疇作出基本定義[49],成為新中國國體的理論基礎。1949年9月,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毛澤東在開幕詞中莊嚴宣告:「占人類總數四分之一的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主持制定具有臨時憲法意義和性質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並當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50]

1949年10月1日下午,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之後,同全體委員登上天安門參加開國大典。在典禮上,毛澤東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毛澤東面臨著對內軍事統一全國、確立國家制度、恢復國民經濟,以及對外謀求有利的國際環境、保障國家安全的艱巨任務[51]

1950年10月,毛澤東派遣以彭德懷為總司令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參加朝鮮戰爭[43]。1954年,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全票當選為首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並主持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52]

從整風到反右[編輯]

1956年春,毛澤東做《論十大關係》的報告,宣傳他關於處理政治、經濟、文化建設中的十大關係和矛盾的想法,被認為體現了開放的思想[53]:300。5月,毛澤東正式提出在藝術方面「百花齊放」、在學術方面「百家爭鳴」的「雙百方針[53]:300-303。下半年,中國經濟出現了供應緊張,社會矛盾也開始抬頭,全國先後約有一萬多工人罷工、一萬多學生罷課[54],對政府的批評意見也開始變多。一些中共幹部用類似處理敵我矛盾的辦法處理罷工、罷課,造成矛盾激化。毛澤東非常重視這些問題,他將之解釋為社會主義改造解決了舊的矛盾後必然會浮現的新矛盾,認為問題的根源是官僚主義。在9月的「中共八大」期間,毛澤東開始醞釀再次對中國共產黨整風,他批評許多中共黨員存在思想上的主觀主義、工作上的官僚主義和組織上的宗派主義,提出必須用黨內思想教育的方法克服這些嚴重的缺點[53]:308-310。他在11月的中共八屆二中全會上提出「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長官僚主義作風,不要形成一個脫離人民的貴族階層」,並肯定了群眾反抗官僚主義的行為[55]。這次會議決定在1957年開展一次新的黨內整風,毛澤東說,黨內矛盾、人民內部矛盾都要用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方法解決,不能採用武力[53]:310[55]

經過多次小範圍通氣吹風之後,1957年2月毛澤東召開最高國務會議第十一次擴大會議,向黨內外講話,宣傳他關於如何在思想領域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主張,到會的各方面人士1800多人反響熱烈。「毛主席的講話,那種口吻,音調,特別親切平易,極富於幽默感;而且沒有教訓口氣,速度恰當,間以適當的pause,筆記無法傳達。他的馬克思主義是到了化境的,隨手拈來,都成妙諦,出之以極自然的態度,無形中滲透聽眾的心。講話的邏輯都是隱而不露,真是藝術高手。」[56]這個講話經過補充,寫成《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下發,在民主人士和知識分子當中引起強烈反響,事實上拉開了中共整風的序幕。然而,與黨外人士對毛澤東的熱烈回應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共黨內的抵觸情緒,《人民日報》等中共機關報對毛澤東的講話一聲不響,讓毛澤東尤其不滿[57]。毛澤東決定提前發動全黨整風,4月30日召集民主黨派負責人座談,請他們積極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58][53]:311,第二天中共中央發表《整風指示》,整風運動正式開始[53]:311-312。為消除黨外人士的顧慮,中共重申「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在這種政策影響下,經歷胡風案等一系列批判事件後的知識分子開始逐漸向中共提出批評意見。然而,運動形勢在5月中旬發生了逆轉。5月15日,毛澤東開始撰寫《事情正在起變化》的文章,在黨內高層傳閱,表示中共應暫時讓右派任意鳴放,準備後發制人,這是毛澤東準備反右的信號[53]:316。5月22日,中共中央統戰部舉行座談會,民盟中央副主席羅隆基在會上發言,建議共產黨、民主黨派和無黨派民主人士組成一個委員會,檢查「三反」、「五反」、「肅反」運動中的失誤偏差,即「成立平反委員會」。民盟副主席、農工民主黨主席章伯鈞建議實行「兩院制」,被指為要搞「政治設計院」。6月1日,在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召集的座談會上,光明日報社總編輯儲安平稱「宗派主義的突出,黨群關係的不好,是一個全面性的現象。」而且與中央也有很大關係。並且稱在百花政策後「大家對小和尚(基層和一般黨員)提了不少意見,但對老和尚(中共高層)沒有人提意見。」批評政府已經成為一黨天下,最後總結「這個『黨天下』的思想問題,是一切宗派主義現象的最終根源,是黨和非黨之間矛盾的基本所在。」[59]。次日,《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以醒目標題顯著位置全文刊登,其中出現的激烈言論引起了毛澤東的極大警覺和強烈反應[53]:315-316。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了毛澤東親自執筆的社論《這是為什麼?》[60]。隨後,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正式反右的指示,決定將原本以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為主的整風運動轉為「反右運動」的對敵鬥爭[53]:317。毛澤東將他在5月初請黨外人士放開批評的決定解釋為「引蛇出洞」的「陽謀」。毛澤東最初認定全國有「右派」四千人[61],但「反右運動」在鄧小平彭真的實際執行下嚴重擴大化,把包括在「雙百」中提意見者在內的五十五萬知識分子(包括黨員和非黨員)打成了「右派」[62]

從大躍進到四清運動[編輯]

1958年5月,在毛澤東主導下,中共八大二次會議正式通過了「鼓足幹勁、力爭上遊、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標誌着「大躍進」的正式開始。此後在1958年至1960年三年時間內,工業產值暴增,鋼鐵、煤炭等工業產品產量激增,城鎮基礎設施建設大規模增長,並伴隨着大規模的群體掃盲。但是由於片面追求工業增產,使得浮誇風、高指標、亂指揮蠻幹盛行,為大躍進最終失敗埋下伏筆。毛澤東非常急迫的期待全國糧食增產並採取了一定的政治手段,造成了糧食生產的波動。由於大躍進後期國家工農業生產失衡,許多人發現問題,中共召開1958年11月第一次鄭州會議以及1959年7月廬山會議[63]彭德懷在廬山向毛澤東上書,原本主張「糾左」的毛澤東轉而批判「彭德懷反黨集團[64]。會議後,「反右傾運動」再次展開,彭德懷被解除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和國防部長職務,毛澤東安排林彪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大躍進的最終失敗加之自然災害,造成三年困難時期無數人非正常死亡[註 6]

1958年7月31日,蘇共中央第一書記赫魯曉夫訪問中國,在北京小住三日。8月4日,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畔身着泳衣迎接身着西服革履的赫魯曉夫,雙方會晤後中蘇雙方同時發表《毛澤東和赫魯曉夫會談公報》[80]。此後,因毛澤東和赫魯曉夫在很多重大問題上產生分歧,中蘇關係惡化,蘇聯停止援助中國。毛澤東認為蘇聯試圖通過和中國合作建立長波電台和聯合艦隊來全面控制中國,蘇聯已經由社會主義國家變成帝國主義國家。8月20日,毛親自下令實施金門炮戰,炮轟已遷徙駐紮在金門縣國軍守軍。然而在國軍堅強抵抗下,沒有攻佔金門,此後到與美國建交前,對金門採單打雙不打的政治軍事策略。1962年,毛澤東在後方指揮中印邊境戰爭。1964年開始中國援助越南(抗美援越)參加越南戰爭[81]

1962年發動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到1964年發展成為「四清運動」,並成為「文化大革命」的前奏。1963年3月,首都各大報紙發表毛澤東題詞:「向雷鋒同志學習」、「學習雷鋒好榜樣」,成為學雷鋒活動的起端,是當時中國大陸道德文化建設的重要內容。

文化大革命時期[編輯]

1972年毛澤東與到訪的美國總統尼克遜會晤

1965年11月,毛澤東和林彪一起打倒了羅瑞卿[82]。12月,姚文元發表文章批判《海瑞罷官》。該文章受到毛澤東的鼓勵,但遭到北京市委和中宣部抵制。1966年1月,彭真等人為此事起草了《二月提綱》,將辯論局限在學術角度,不進行政治批判[83]。未經毛澤東同意,彭真將此提綱下發全黨。同年3月,江青首次進入政治視野,發表講話,批判十七年文藝黑線,毛澤東為此起草了《林彪同志委託江青同志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紀要》。同年5月,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嚴厲批判了二月提綱,將彭羅陸楊打倒[84]。5月16日,遠在杭州的毛澤東遙控康生等人在北京召集政治局會議,通過了《五一六通知》,掀起了文革序幕。入夏後,北京學生開始組織運動,國家主席劉少奇經請示毛澤東後,組成了工作組,維持秩序。8月,毛澤東返回北京召開八屆十一中全會,嚴厲批判劉少奇,並寫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隨後舉行了新一輪常委選舉,林彪成為黨內第二號人物和黨內唯一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家主席劉少奇降為第八位。在周恩來的倡議下,林彪以毛澤東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身份出現在媒體上。8月起,毛澤東數次接見紅衛兵。北京及全國各地陷入混亂狀態。12月,北京出現公開標語,打倒劉少奇。1967年1月,毛澤東最後一次接見劉少奇,四天後劉少奇家的電話線被撤除。同月,經毛澤東同意,陶鑄被打倒。八、九月間,毛澤東南巡劉少奇在中南海遭到毒打。毛澤東在武漢時,遭到「百萬雄師」群眾組織圍攻周恩來易容緊急搭救,毛澤東匆忙之下登上飛機飛往上海。隨後,支持「百萬雄師」的武漢軍區陳再道倒台[85][86]。8月,文革小組主要成員王力、關鋒、戚本禹被毛澤東打倒。1967年下半年,毛澤東發動了全國範圍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

1968年,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召開,在毛澤東主持下,會議決定將國家主席劉少奇開除出黨。同年發生內人黨事件[87]。1969年發生了在珍寶島中蘇邊境衝突[88]。1969年4月,中共九大召開,毛澤東全票當選中央委員,九屆一中全會再度全票當選中央委員會主席。1970年8月,九屆二中全會在廬山召開,全會批判張春橋,毛澤東寫下了《我的一點意見》,以「反潮流」的精神將會議逆轉,批判陳伯達。此次會議是毛澤東和林彪關係的轉折點。隨後,毛澤東發起了批陳整風運動,矛頭直指軍委辦事組和葉群。1971年8月,毛澤東秘密南巡,沿途不斷打招呼,宣傳第十次路線鬥爭,為林彪倒台作輿論準備。消息輾轉到達林彪處,林立果「小艦隊」企圖暗殺毛澤東未遂。9月12日毛澤東突然返京,林彪等人連夜乘飛機出走,即林彪事件林彪事件後,毛澤東身體急劇衰退。1972年1月,毛澤東發生休克,隨即抱病參加了陳毅的追悼會。1972年2月21日下午,毛澤東與到訪的美國總統尼克遜會晤。1973年,中共十大召開,毛澤東啟用王洪文為接班人,不久對他失望。隨後,毛澤東重用鄧小平。1974年,毛澤東發起了批林批孔運動,將林彪孔子放在一起批判。同年毛澤東會見埃及副總統沙菲時說:「秦始皇是中國封建社會第一個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是馬克思加秦始皇,超過了秦始皇。林彪也罵我是秦始皇。中國歷來分兩派,一派講秦始皇好,一派講秦始皇壞。我贊成秦始皇,不贊成孔夫子。因為秦始皇第一個統一中國,統一文字,不搞國中有國,而用集權制。」[89]11月,毛澤東在長沙批評王洪文,決定鄧小平等人進入國務院。1975年,毛澤東發起了批判宋江運動,11月發動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同年發生雲南沙甸事件[90]。1976年1月周恩來逝世後,1976年4月,北京群眾自發聚集在天安門廣場上對姚文元攻擊周恩來的事件表示抗議,人民英雄紀念碑附近出現大量紀念周恩來的花圈、詩抄。病榻中的毛澤東認為是鄧小平發動,將其定性為四五反革命事件,並撤銷鄧小平黨內外一切職務,由華國鋒接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院總理

去世與追悼[編輯]

1971年林彪事件之後,毛澤東的身體狀況急劇衰退,在1972年發生嚴重休克[91]。此後又發生白內障,雙目失明,直至1975年手術後恢復一半[92]。1976年5月27日,毛澤東會見了訪問中國的巴基斯坦總統阿里·布托,這是他生前最後一次公開露面。1976年7月唐山大地震發生後,毛澤東親自過目地震情況彙報,面對慘重的損失嚎啕大哭,中共中央《關於唐山丰南一帶抗震救災的通報》(八月十八日)是毛澤東生前圈閱的最後一份文件。此後毛澤東的健康狀況進一步惡化,經常處於昏迷狀態。病重的毛澤東希望回到故鄉韶山「落葉歸根」,但中共中央政治局沒有同意他的要求[93]

1976年9月初,毛澤東病危,經醫治無效,於9月9日凌晨0時10分在北京中南海202別墅病逝,享年83歲[註 7]。當天下午4時,中國政府官方以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的名義聯合通過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新華社渠道以所謂「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的形式聯合發表訃告(這個訃告由當時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廣播員耿紹光擔任廣播),向國內外正式公布了這個消息,並對毛澤東的一生進行了總結和評價。9月18日下午3時,在天安門廣場舉行最高規格的「偉大的領袖和導師毛澤東主席追悼大會」,大會由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院總理華國鋒致悼詞,全國各地同時舉辦相關的追悼活動。目前中國共產黨官方對其主要評價為「馬克思列寧主義者,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戰略家理論家書法家詩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開拓者」等。

早在1956年,毛澤東曾在遺體火化的倡議書上簽字。在其他場合,毛澤東還說過希望死後歸葬湖南湘潭。後來,毛澤東曾在八寶山公墓為他和江青選擇了一塊墓地。然而由於當時的政治氣氛,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毛澤東逝世當天就決定永久保存他的遺體[19]。1976年10月,中共中央正式公布決定在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南側建立毛主席紀念堂,以永久保存遺體供人瞻仰[99][100]。紀念堂半年後完工,盛放遺體的水晶棺也製作完成。1977年8月29日,毛澤東遺體的水晶棺移入紀念堂內。1977年9月9日,舉行紀念堂落成典禮大會,正式對外開放。1980年8月21日和8月23日,鄧小平在接受意大利女記者奧里亞娜·法拉奇採訪時承諾不會否認毛澤東對中國革命的貢獻,同時承諾將會永遠保留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遺像[101]

毛澤東思想[編輯]

概論[編輯]

毛澤東思想是由毛澤東倡導並在二十世紀中國革命和建設中大範圍實踐的一種理論思想,一般認為其為馬列主義在中國的運用和發展。中國共產黨認可毛澤東思想是其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抗日戰爭國共內戰勝利並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重要思想。改革開放後,中國共產黨定義毛澤東思想為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人集體智慧的結晶,而不只是毛澤東個人的思想。

毛澤東思想包括毛澤東政治思想、軍事思想、外交思想、文藝思想、哲學思想等多方面內容。毛澤東政治思想主要有工農武裝割據、農村包圍城市、新民主主義人民民主專政理論;毛澤東軍事思想主要有人民戰爭游擊戰運動戰理論;毛澤東外交思想主要有獨立自主、和平共處、三個世界理論等[102]。毛澤東思想的核心內容為新民主主義和人民民主專政理論,其靈魂(三個基本方面)是實事求是、群眾路線、獨立自主[103]

毛澤東思想中比較突出的具體內容還有「槍杆子裡面出政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兵民是勝利之本」、「人民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調動一切積極因素」、「繼續革命理論」等等。

毛澤東思想專註於摧毀舊的社會制度和價值系統並試圖建立一種完全嶄新的社會體制,並提出了一整套相應的戰略戰術和政策策略。新民主主義理論和人民民主專政等理論經過了歷史的實踐檢驗,已證明其行之有效[103]。「繼續革命理論」本為馬克思、恩格斯革命階段論與不斷革命論辯證統一理論的運用和發展,但因個人和社會歷史局限性,使「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一語被賦予特定的含義,導致階級鬥爭擴大化甚至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全國性動亂。「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資產階級就在共產黨內」等論點後來被中國共產黨官方認定為毛澤東晚年錯誤,而不屬於毛澤東思想[103]

中國以外,許多政黨組織使用「毛澤東主義」或「毛主義」一詞並與毛澤東思想混用,中國官方不曾正式使用過這一詞語。一些學者認為毛澤東並沒有提出自己獨立的價值系統,他只是跟隨馬列主義,並且反對修正主義。還有一些學者認為毛澤東具有較深的國家主義民粹主義的觀念[104],「毛主義」則可視為這些元素的混合體。

軍事思想[編輯]

毛澤東在國共內戰時期經過自身長期探索,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人民戰爭軍事理論,並應用於國內戰爭和抗日戰爭的實踐。人民戰爭理論是毛澤東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游擊戰、運動戰等軍事戰略戰術理論或軍事辯證法理論被認為源於並超越於中國古代兵家道家的軍事政治思想[105]

外交思想[編輯]

毛澤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的奠基人,他明確提出「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結合」的外交思想,堅持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國家間的關係方面,毛澤東認為國家無論大小,應該一律平等,與周恩來一起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106][107]。毛澤東晚年提出三個世界劃分的戰略,被認為是對中國古代縱橫家政治外交思想的繼承和發展[108]

其他思想領域[編輯]

文藝思想

「一定的文化(當作觀念形態的文化)是一定社會的政治和經濟的反映,又給予偉大影響和作用於一定社會的政治和經濟;而經濟是基礎,政治則是經濟的集中的表現。」[109] 源於這一基本觀點,毛澤東於1942年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提出人民生活是文藝創作唯一源泉,文藝作品既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文藝為人民大眾服務,文藝為革命政治目標服務等原則觀點。接受了這些原則的文學藝術家所創作的作品,在其內容和形式等方面都體現了新的面貌[110][111]。然而在毛澤東逝世後,一些文人批評毛澤東所要求的文藝是農民文藝、奴性文學,形容毛澤東文藝思想是懸在他們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112]

著作[編輯]

毛澤東選集》文革前的版本

毛澤東的著作是毛澤東思想的載體。毛澤東一生著述頗豐,目前中國大陸有《毛澤東選集》(一至四卷)第二版(1991年)發行,收錄了毛澤東在建國前的主要著作。其中《實踐論》、《矛盾論》、《論持久戰》、《新民主主義論》、《論人民民主專政》等是其重要篇章。《毛澤東選集》在「文革」後不久出版第五卷,其中收錄了毛澤東在1949年至1957年年間的主要著作,但很快不再繼續發售。

1990年後,中國大陸又陸續出版發行了《毛澤東文集》(一至八卷),整理收錄了《毛澤東選集》(一至四卷)以外的大量毛澤東著作。其中第六、七、八卷收錄了毛澤東在1949年後的一些著作和講話,包括著名的《論十大關係》、《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問題》等,對研究1949年後毛澤東社會主義建設思想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史有很大價值。

1993年12月,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共同編輯的《毛澤東軍事文集》,在毛澤東誕辰100周年之際由軍事科學出版社和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這是迄今編輯出版的毛澤東軍事著作文集中最系統、最全面的一部。文集按照中國革命和建設的歷史分期編為6卷。第一卷為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的著作,第二卷為抗日戰爭時期的著作,第三、四、五卷為國共內戰時期的著作,第六卷為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的著作。全書共編入毛澤東1927年8月至1972年12月關於軍事方面的著述、電報、命令、批示、報告、信函、談話等1612篇,包括注釋在內260餘萬字,其中大部分是第一次公開發表。

中國官方還陸續出版了《建國後毛澤東文稿》(一至十三卷),內部發行,系統地整理毛澤東1949年後的著作、講話和批示。是專門研究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之學者的重要參考。《毛澤東早期文稿》,收錄了1912年至1921年間毛澤東青年時的一些文章。

在日本的現代中國學家竹內實主編下,日本毛澤東文獻資料研究會於1970年到1972年初編成中文版《毛澤東集》共8卷,1972年2月由東京北望社出版。1983年12月至1986年12月又繼續編輯出版了第9卷《毛澤東集·補卷》和以著作年表為內容的第10卷《毛澤東集·別卷》。該書收集了毛澤東建國之前幾乎全部原著,並逐篇註明了中國大陸出版的相應著作的修改內容。

毛主席語錄》是毛澤東著作中一些句子的選編本。因為最流行的版本用紅色封面包裝,又是共產黨領袖的經典言論,所以文化大革命中被普遍稱為「紅寶書」。而在文革時期,由於紅衞兵隨時截查路人,檢查他們是否忠於毛主席,於是所有人都「寶書不離手,語錄不離口」,表示跟上形勢。文革期間,《毛主席語錄》被大量發行,更被翻譯成多國語言,有估計在全球發行8億冊左右。文革初期,多個地方還出版了《毛澤東思想萬歲》。

毛澤東著作出版所獲的稿費由中央辦公廳特別會計室負責保管。韶山毛澤東同志紀念館1996年編輯出版的《毛澤東遺物事典》稱,毛澤東的稿酬截至1960年底共有結餘48.709013萬元。中央辦公廳特別會計室負責毛澤東稿費的鄭長秋說,毛的全部稿費及利息到1983年底結餘157萬多元。汪東興披露,文革時期所有毛著的出版發行,毛澤東沒有抽取一分錢,並把海外寄來的稿費全額退還[113]。2003年10月30日《精品書摘》刊登文章《毛澤東億萬稿酬的爭議》宣稱,到2001年5月底,毛澤東稿酬總額1.3121億元[114]

詩詞與書法[編輯]

毛澤東手書行草沁園春·長沙》,被認為是代表其書法最高水平的作品。[115]

毛澤東創作了多篇舊體詩詞作品,《西江月·井岡山》和《七律·長征》最早隨着《西行漫記》的出版而開始廣泛傳播,1945年重慶談判期間發表的《沁園春·雪》引起當時全國文化界矚目,有一定的政治影響。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1957年的《詩刊》創刊號集中發表了18首毛澤東詩詞,大多與中國革命或國家建設有關,氣勢磅礴,景象雄偉,對當時的中國文學和時代精神都產生了深刻影響。毛澤東詩詞還被譯成英、法、俄、德、日、印度等多種語言發表[116]。中國出版有多種版本的毛澤東詩詞選集和注釋賞析,其中以中央文獻出版社的《毛澤東詩詞集》最為著名,收入詩詞67首。

毛澤東酷愛書法,他晚年的書法被稱為「毛體」,草書以線條奔放、動感強烈為特徵[117]。他曾為《人民日報》、人民郵電、新華書店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報刊和單位題名[註 8]。改革開放後由於大規模個人崇拜活動的停止,使用毛體字的部門和單位日漸減少。

家庭婚姻[編輯]

楊開慧與毛岸青、毛岸英
1937年,毛澤東和賀子珍在延安
毛澤東、江青和李訥

父母[編輯]

幼年毛澤東受其母親文素勤(文七妹)影響很大。毛澤東雖為家中老大,但是其母之前有兩次的胎兒夭折經歷,故毛澤東幼年時,其母帶毛澤東在後山拜滴水洞山石為乾親,並按當地習俗取小名為「石三伢子」[1]

婚姻[編輯]

毛澤東先後有四位妻子。

  1. 羅一秀1907年由父母包辦結婚,但毛澤東本人不接受這樁婚事,也沒有與羅氏同居。毛貽昌除了把羅一秀列入族譜以外,對毛澤東的反抗並無辦法。1910年春,羅氏因痢疾而病逝[1]
  2. 楊開慧:1920年結婚。第一次國共合作失敗後,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鍵部下於1930年10月將毛澤東妻子楊開慧逮捕,後將其處決。
  3. 賀子珍:1928年6月結婚[118]。1937年10月,因毛澤東與史沫特萊交往過密,賀子珍負氣出走蘇聯[119]。生有3子3女:長女乳名「金花」生於1929年,沒過半個月被送給當地楊姓鄉人撫養,改名楊月花;四子毛岸紅乳名「毛毛」生於1932年,長征開始後交給毛澤覃,後下落不明;五子生於1933年,先天不足夭折;次女生於1935年長征途中,送給當地鄉人撫養,下落不明;三女李敏生於1936年;六子俄文名「阿廖娃」,1938年生於蘇聯莫斯科,十個月時夭折。
  4. 江青:1938年秋結婚,文革時期中央文革小組四人幫的首領。1976年秋毛澤東逝世後在懷仁堂事變中被華國鋒葉劍英等人逮捕,1981年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後改為無期徒刑,1991年5月13日保外就醫期間自殺。生四女李訥,隨母姓。

子女[編輯]

毛澤東與楊開慧生有三子。

  1. 楊開慧/長子毛岸英:生於1922年,1950年在朝鮮戰爭中遇美軍飛機轟炸陣亡。
  2. 楊開慧/次子毛岸青:生於1923年,2007年逝世。
  3. 楊開慧/三子毛岸龍:生於1927年,1931年在上海病死。
  4. 賀子珍/長女乳名「金花」:生於1929年,沒過半個月被送給當地楊姓鄉人撫養,改名楊月花
  5. 賀子珍/四子毛岸紅:生於1932年,長征開始後交給毛澤覃,後下落不明。
  6. 賀子珍/五子:生於1933年,先天不足夭折。
  7. 賀子珍/次女:生於1935年,長征途中,送給當地鄉人撫養,下落不明。
  8. 賀子珍/三女李敏:生於1936年。
  9. 賀子珍/六子俄文名「阿廖娃」:1938年生於蘇聯莫斯科,十個月時夭折。
  10. 江青/四女李訥:生於1940年,隨母姓(江青原名李雲鶴)。

孫子[編輯]

  1. 毛新宇:毛岸青之子,生於北京,中國軍事研究人員,少將軍銜。

曾孫[編輯]

  1. 兒子:毛東東(2003年-):毛新宇之子
  2. 女兒:毛甜懿(2008年-):毛新宇之女

其他親人[編輯]

毛澤東的親屬中,因為革命、戰爭而犧牲或意外逝世的有13名:大弟毛澤民、小弟毛澤覃、堂妹毛澤建,妻子楊開慧、長子毛岸英、侄兒毛楚雄,毛澤覃之妻趙先桂、毛澤覃繼娶賀怡、毛澤建丈夫陳芬,表侄王德恆、內侄女楊展、楊開慧堂兄楊開明、楊開慧表弟向鈞。

影響與評價[編輯]

北京天安門城樓上所懸掛的毛澤東畫像

毛澤東是世界現代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1998年《時代雜誌》將他評為20世紀最具影響100人中20位領袖之一[120],2011年《時代雜誌》再次將他評為人類有史以來最重要的25位政治標誌性人物第3位[121][122]。他生前和身後,對中國和世界都有着巨大而深遠的影響。毛澤東在去世前不久總結自己的一生時說:「我一生幹了兩件事,一是與蔣介石鬥了幾十年,把他趕到那麼幾個海島上去了,抗戰八年,把日本人請回老家去了。對這些事持異議的人不多……。另一件事……就是發動『文化大革命』,這事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123]正如毛澤東自己所說,他對中國的民族復興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作出巨大的貢獻 [124],但他發動和主導的大躍進運動和文化大革命政治運動使人民和國家付出了巨大的社會代價[103][2],也造成無數中國人死亡[122][125][66][126][127][128],這也影響了對毛澤東功過的評價。

對中國的影響[編輯]

中國民族的獨立、國家的基本統一以及快速現代化歷程的開始,並不是毛澤東一個人的功績,但從20世紀40年代開始直至他去世,毛澤東確實在其中起着主導的作用[124]。毛澤東領導下的中國大陸在國際上成為了必須加以考慮的重要角色,這在近代以來是從未有過的[124]。毛澤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這一革命運動的嘗試,一般認為其後果是災難性的。文化大革命本身充滿了矛盾,毛澤東努力提倡人民的自主精神,但文革期間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卻發展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毛澤東希望底層人民大膽地參與社會大事,鼓勵他們與根深蒂固的官僚主義和精英統治傳統進行鬥爭,但在文革初期卻發生了暴力和混亂;毛澤東提倡能使人民理解的簡明思想,努力推廣適合於人民需要的教育,但一些掌握高級科學技術的知識分子卻受到受到了人身侮辱和傷害,阻礙了中國科學技術水平的發展與進步[124]。但是毛澤東時代中國也獲得了建國以後最多的科學技術成果,在其逝世後的幾十年中,被認為是科學繁榮時代,但縱向對比來看也沒能被超越。

1981年6月27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試圖對毛澤東的一生做政治評價,認為毛澤東的功績是第一位的、錯誤是第二位的。決議徹底否定毛澤東發動並主導的文化大革命運動,認為「文革」在理論和實踐上是完全錯誤和失敗的[103]。不過在毛澤東逝世後幾十年後,中國社會問題日益嚴重下,官方評價的「權威性」也受到動搖。

對世界的影響[編輯]

紀念與模仿[編輯]

以毛澤東為題材的紀念包括毛主席塑像毛主席像章、影視作品、圖片書籍、紀念館故居、「」等等,可以分為他在世時和逝世後兩部分。對他的紀念的目的不一,有的表示對他的崇拜,有的因為政治原因,有的是不帶政治色彩的研究探討,也有的是為了表達對現實社會的不滿。參見:毛誕節

毛主席像章
毛主席像章是以毛澤東為主要圖案的像章,最早的毛主席像章製作於1937年,是由東北抗日聯軍頒發銀質像章。1942年延安製作出第一枚毛主席像章。此後像章一直在不停製作中,到文化大革命時形成最高潮。大串聯時很多人都佩帶毛主席像章。毛主席像章的種類極多,從最簡單的頭像到有毛參與的歷史事件甚至是他的詩詞書法,粗略估算文革期間所製作的像章在80億枚左右,數量無疑是世界徽章之最。
影視作品
電影
大決戰》(八一電影製片廠,1991年)、《毛澤東》(1983年)、《開國大典》(長春電影製片廠,1989年)、《毛澤東和他的兒子》(1991年)、《中國出了個毛澤東》(1993年)、《毛澤東在1925》(瀟湘電影製片廠,2001年)、《毛澤東去安源》(瀟湘電影製片廠,2003年)、《走近毛澤東》(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2003年)、《秋收起義》(瀟湘電影製片廠,1993年)、《四渡赤水》(八一電影製片廠,1983年)、《建國大業》(中國電影集團公司,2009年)、《建黨偉業》(中國電影集團公司,2011年)
電視劇
開國領袖毛澤東》(1999年)、《青年毛澤東》(2003年)、《長征》(2001年)、《遵義會議》(1996年)、《恰同學少年》、《井岡山》(2007年)、《東方》(2011年)、《毛澤東》(2013年)、《毛澤東三兄弟》(2014年)
圖書
《毛澤東》、《統帥毛澤東》、《毛澤東畫傳》、《毛澤東家風》、《詩人毛澤東》……
老歌
除了《瀏陽河》、《東方紅》、《北京的金山上》出現頻率很高外,大部分老歌現在已經不再在公眾場合出現。經歷過毛澤東時代一些人因為懷舊等原因還會或唱或聽這類老歌。
毛主席塑像
毛澤東塑像遍布全國,大部分為文革時所建造。1967年5月,清華大學樹起第一座毛主席塑像,此後塑像風刮遍全國[137]。除清華大學外,很多大學校園的主入口都有毛的全身像。城市中立有他塑像的廣場多被命名為東方紅廣場。其詩詞也經常在廣場立碑。毛澤東後來表示反對立碑立像,並笑稱立像是讓他「風吹雨打」。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很多毛澤東塑像被拆除。
紀念地
油畫
開國大典》(董希文,1953年)、《毛主席去安源》(劉春華,1967年)、《毛主席視察廣東農村》(陳衍寧,文革時期。2005年拍賣價格高達1012萬元)、《毛澤東在十二月會議上》和《長征》(靳尚誼,1976年
郵票
中國和世界上10多個國家發行過毛澤東的紀念郵票
錢幣
第五套人民幣1999年版與2005年版)每種面值上均印有毛澤東的正面肖像與防偽水印。
模仿

以毛澤東作為題材的模仿對象有很多,早期主要是中國大陸官方影視題材,近年甚至有民間人士模仿。

  • 中國演員張克瑤
  • 中國演員唐國強
  • 中國演員古月
  • 中國演員王英
  • 中國演員李克儉
  • 中國演員王仁
  • 中國演員王震
  • 中國演員許國寅
  • 四川省的一個已經跟丈夫分居的普通家庭婦女陳燕,自2006年至2013年作為演員入行,已經模仿毛澤東的特性將近七年,出場費價碼達人民幣五位數。

注釋[編輯]

  1. ^ 毛澤東的姓名含義是潤澤東方。
  2. ^ 毛澤東原字「詠芝」、「潤芝」。「潤之」典出《周易·繫辭》:「是故剛柔相摩,八卦相盪,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說卦》亦有「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毛還曾以「子任」為筆名。
  3. ^ 許多學者與媒體按照埃德加·斯諾西行漫記》中毛澤東本人的一段回憶——「我本想參加,可是忘記了開會的地點,又找不到任何同志,結果錯過了這次大會。」——認為,毛澤東曾經赴上海參加中共二大,因找不到地址和同志仍回湖南。學者李繼華為此專門撰文認為,只出自毛澤東本人回憶的這種說法,既是一條孤證,也是不夠準確的。有關論著和紀實文學對此津津樂道、大肆渲染,是不妥當的[18]
  4. ^ 臨時中央政治局與蘇區中央局合併為中共中央局之後,作為其成員之一的毛澤東理應相當於政治局委員或候補委員。一年之後中共六屆五中全會上,當時中共中央局全體成員都進入政治局的事實證明之。
  5. ^ 張國燾後來回憶毛澤東「主張八路軍應該堅持游擊戰爭,避開與日軍的正面衝突,避實就虛,繞到日軍的後方去打游擊,主要任務是擴充八路軍的實力,並在敵人後方建立中共所領導的抗日游擊根據地」,毛澤東「強調中央和八路軍應該絕對的維持獨立自主」,「八路軍從後仍應完全遵照中共中央軍委會的指示行事」[37]
  6. ^ 不同學者估計中國在大躍進期間餓死[65](或稱非正常死亡,非自然死亡,營養性死亡)人數從一千多萬到四千五百萬人不等[66][67][68][69][70][71][72][73],人口統計學家估計在一千八百萬到三千二百五十萬人之間[74][75],徐州師範大學數學家孫經先估計為二百五十萬以下[76][77][78][79]
  7. ^ 中國官方並未公布毛澤東的死因[94]。參與了毛澤東遺體解剖的劉雪桐後來說,毛澤東死因是心血管疾病[95]。曾任毛澤東醫療組組長、解放軍305醫院院長李志綏回憶錄中稱,毛患有一種運動神經元病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俗稱「漸凍人症」)[96][97]。毛澤東死因是漸凍人症及心血管疾病[96]:9[98]
  8. ^ 毛澤東親筆題名的大學:北京大學中央美術學院華南師範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北方交通大學北京語言學院山東大學復旦大學南開大學天津大學湖南大學湘潭大學安徽大學華南農學院貴州大學廣西大學湖南農學院(現湖南農業大學)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金沖及. 「一、出鄉關」//毛澤東傳(1893-1949).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4. ISBN 9787507316056. 
  2. ^ 2.0 2.1 2.2 2.3 2.4 Stuart Reynolds Schram. Mao Zedong,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Online. [2013-09-20]
  3. ^ 斯諾著,汪衡譯.毛澤東自傳. 北京:解放軍文藝出版社. 2001年
  4. ^ 許康. 青年毛澤東所讀的商業學校考
  5. ^ 周世釗. 毛主席在湖南圖書館. 圖書館工作, 1977(02)
  6. ^ 二、師範生」,毛澤東傳(1893-1949).
  7. ^ 7.0 7.1 三、五四大潮的洗禮(1)」,毛澤東傳(1893-1949).
  8.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18年」//毛澤東年譜.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2年8月1日. ISBN 7507311376. 
  9. ^ 曾珺. 毛澤東和陳獨秀的交往歷程. 黨史文苑. 2008.11, (21): 26–28. 
  10. ^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19年」//毛澤東年譜.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2年8月1日. ISBN 7507311376. 
  11. ^ 1919年毛澤東曾呼籲湖南獨立. 鳳凰網. [2011-05-04]. 
  12. ^ 12.0 12.1 三、五四大潮的洗禮(2)」,毛澤東傳(1893-1949).
  13. ^ 《湘江評論》創刊宣言(1919年7月14日). 鳳凰網. [2004-06-25]. 
  14. ^ 解密毛澤東當年如何當老師
  15. ^ 毛澤東與明朝皇族後裔朱伯深的故事
  16. ^ 四、建黨初期的實幹家」,毛澤東傳(1893-1949).
  17. ^ 散木. 毛澤東為何未能出席中共二大、四大和六大. 黨史博覽. 2010.9, (9): 14-15. 
  18. ^ 李繼華.對毛澤東曾去上海參加中共二大的探疑.濱州師專學報,2003(3).
  19. ^ 19.0 19.1 羅斯·特里爾著,胡為雄、鄭玉臣譯.毛澤東傳.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6年.ISBN 7300070108
  20. ^ 20.0 20.1 五、在國民黨內工作」, 毛澤東傳(1893―1949).
  21. ^ 六、走向農民運動」, 毛澤東傳(1893―1949).
  22. ^ 22.0 22.1 中共中央研究室 新華通訊社. 「毛澤東生平大事年表(1921-1930年)」//毛澤東(大畫冊).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3. 
  23. ^ 七、霹靂一聲暴動」, 毛澤東傳(1893―1949).
  24. ^ 八、上井岡山」, 毛澤東傳(1893―1949).
  25. ^ 毛澤東. 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麼能夠存在?//毛澤東選集(第一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50. ISBN 9787010009186. 
  26. ^ 26.0 26.1 張樹德. 彭德怀以敏锐眼光,识别一封伪造“毛泽东叛变投敌”的书信.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8年10月17日 [2009年06月10日] (簡體中文). 
  27. ^ 海燕. 大将历险记——开国大将黄克诚的传奇经历. 內蒙古新聞網. 09-05-15 [09-06-1-] (簡體中文). 
  28. ^ 宋錦華. 中国人民解放军党委制的历史考察. 鳳凰網. 2009年05月12日 [2009年06月10日] (簡體中文). 
  29. ^ 毛澤東.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毛澤東選集(第一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98. ISBN 9787010009186. 
  30. ^ 十二、打破三次「圍剿」」, 毛澤東傳(1893―1949).
  31. ^ 31.0 31.1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史海回眸:宁都会议解除毛泽东军权的前后. 新華網. 2008年05月19日 [2008年06月10日] (簡體中文). 
  32. ^ 十五、長征」, 毛澤東傳(1893―1949).
  33. ^ 楊奎松. 論張學良與西安事變之解決. 人民網. [2010-08-20]. 
  34. ^ 洛甫、毛澤東致周恩來、博古電(1937年1月5日). 文獻和研究. 1986, (6): 37. 
  35. ^ 毛澤東生平大事年表(1931-1940年)」, 毛澤東(大畫冊).
  36. ^ 劉益濤. 洛川會議. 人民網. [2007-06-07]. 
  37. ^ 張國燾. 《我的回憶》. 東方出版社. 2004年. 387頁. ISBN 978-7-5060-1701-5. 
  38.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對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爭的解釋//毛澤東文集(第二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3. 11-12. ISBN 978-7-01-001836-2. 
  39.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關於實行獨立自主的游擊戰方針//毛澤東文集(第二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3. 19-20. ISBN 978-7-01-001836-2. 
  40. ^ 毛澤東. 論持久戰//毛澤東選集(第二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509. ISBN 9787010009193. 
  41. ^ 毛澤東. 放手發展抗日力量,抵抗反共頑固派的進攻//毛澤東選集(第二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753-758. ISBN 9787010009193. 
  42. ^ 毛澤東. 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毛澤東選集(第二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635-636. ISBN 9787010009193. 
  43. ^ 43.0 43.1 毛澤東生平大事年表(1941-1950年)」, 毛澤東(大畫冊).
  44. ^ 毛澤東. 論聯合政府//毛澤東選集(第三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1031. ISBN 9787010009209. 
  45. ^ 三十、重慶談判」, 毛澤東傳(1893―1949).
  46. ^ 三十七、大決戰的日日夜夜(上)」, 毛澤東傳(1893―1949).
  47. ^ 三十八、大決戰的日日夜夜(下)」, 毛澤東傳(1893―1949).
  48. ^ 三十九、將革命進行到底」, 毛澤東傳(1893―1949).
  49. ^ 毛澤東. 論人民民主專政//毛澤東選集(第四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1475,1480. ISBN 9787010009216. 
  50. ^ 四十、籌建新中國」, 毛澤東傳(1893―1949).
  51. ^ 「一、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逄先知,金沖及 (編). 毛澤東傳(1949-1976).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3. ISBN 7507315126. 
  52. ^ 毛澤東生平大事年表(1951-1960年)」, 毛澤東(大畫冊).
  53. ^ 53.0 53.1 53.2 53.3 53.4 53.5 53.6 53.7 53.8 張素華主編.毛澤東與中共黨史重大事件.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年.ISBN 7-5073-1052-3
  54. ^ 中共中央關於處理罷工、罷課問題的指示,1957年3月25日//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10冊. 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4年9月, 第154頁
  55. ^ 55.0 55.1 毛澤東在中共八屆二中全會上的講話記錄,1956年11月15日
  56. ^ 傅雷著,傅聰編. 《傅雷家書》 (增補本). 北京: 三聯書店. 1994年. 第158頁. ISBN 7-108-00125-X. 
  57. ^ 「十七、《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和整風反右」//逄先知,金沖及 (編). 毛澤東傳(1949-1976).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3. ISBN 7507315126. 
  58. ^ 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邀請各民主黨派負責人和無黨派民主人士談話.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9-6-16] (中文(簡體)‎). 
  59. ^ 質疑「黨天下」:「大右派」儲安平的傳奇人生. 中華網轉自福建黨史月刊. 2005年4月18日 [2009-6-8] (中文(簡體)‎). 
  60. ^ 聞文. 中国“十大右派”之一——储安平的失踪之谜. 人民網. 2005-09-20 [2009-06-14] (簡體中文). 
  61. ^ 毛澤東. 對中央關於爭取、團結中間分子的指示稿的修改. 1957.6.29
  62. ^ 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典. 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典編委會編 (中國經濟出版社). 1994年. 552頁. 
  63. ^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 「廬山會議前期的繼續糾『左』」//中國共產黨歷史 第二卷(1949—1978)(上冊). 北京: 中央黨史出版社. 2011. 
  64. ^ 李銳. 「7月31日常委會」//廬山會議實錄. 河南人民出版社. 1999-06-01: 424. ISBN 9787215030725. 
  65. ^ 依娃. 大饑荒是一場大屠殺. 開放雜誌網
  66. ^ 66.0 66.1 John King Fairbank; Merle Goldman. China: A New History, Second Enlarged Edit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6年. 368頁. ISBN 978-0-674-03665-9. 
  67. ^ 錢庠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第五卷)·歷史的變局. 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2008: P47. ISBN 9789881727459 (中文(繁體)‎). 
  68. ^ 中國大陸在困難時期有多少人是非正常死亡. 炎黃春秋. 2010年12月. 
  69. ^ Jasper Becker. Hungry Ghosts: Mao's Secret Famine. Henry Holt and Company. 15 April 1998: 271–272. ISBN 978-0-8050-5668-6. 
  70. ^ 林蘊暉. 第八章 堅持「躍進」 經濟跌入谷底//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第四卷) 烏托邦運動──從大躍進到大飢荒(1958~1961). 香港中文大學. 2008. 
  71. ^ 學者新結論:4500萬中國人死於大飢荒. 美國之音. 2011-09-29. 
  72. ^ Frank Dikö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s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Bloomsbury Publishing. 1 October 2010: 325–326. ISBN 978-0-8027-7928-1. 
  73. ^ Dikötter, Frank.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s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62. Walker & Company, 2010. p. xii ("at least 45 million people died unnecessarily") p.xiii ("at least 2.5 million were tortured to death or summarily killed") p.333 ("a minimum of 45 million excess deaths"). ISBN 0802777686.
  74. ^ Gráda, Cormac Ó. Great Leap into Famine. UCD Centre For Economic Research Working Paper Series. 9. 2011. 
  75. ^ Gráda, Cormac Ó. Great Leap into Famine.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March 2011, 37 (1): 191–202. 
  76. ^ 孫經先. 關於我國20世紀60年代人口變動問題的研究. 馬克思主義研究. 2011, (6): 62–75. 
  77. ^ 孫經先. 「餓死三千萬」不是事實. 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3-08-23 [2014-01-24]. 
  78. ^ 孫經先. 「中國餓死三千萬」的謠言是怎樣形成的?. 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3-09-09 [2014-01-24]. 
  79. ^ 孫經先. 「餓死3600萬」的重大謬誤是怎樣產生的?——對楊繼繩先生兩篇文章的答覆. 紅旗文稿. 2014, (2): 8–14 [2014-01-24]. 
  80. ^ 毛澤東為何以穿泳裝的方式迎接赫魯曉夫?
  81. ^ 毛主席與胡志明的深厚友誼
  82. ^ 羅平漢. 林彪推動毛東東同意打倒羅瑞卿真相//文革前夜的中國.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7. ISBN 9787507316056. 
  83. ^ 試圖控制局勢的《《二月提綱》」, 文革前夜的中國.
  84. ^ 一個與《二月提綱》對立的文件」, 文革前夜的中國.
  85. ^ Maurice Meisner. Mao's China and After: A His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Third. Free Press. 1 April 1999: 353–354. ISBN 978-0-684-85635-3. 
  86. ^ Thomas W. Robinson. The Wuhan Incident: Local Strife and Provincial Rebellion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The China Quarterly. 1971, (47): 413–18. (英文)
  87. ^ 炎黃春秋:不能忘卻的紀念——1968年「內人黨事件」蒙古族受冤慘案
  88. ^ 前蘇聯軍官談珍寶島衝突
  89. ^ 翟玉忠:由儒入法——毛澤東晚年思想嬗變
  90. ^ 1975年雲南沙甸回民受冤慘案始末
  91. ^ 毛澤東傳: 1949-1976 金沖及,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3, 1615頁
  92. ^ 顧保孜,杜修賢. 紅鏡頭中的毛澤東. 遼寧人民出版社. 2004. 
  93. ^ 「四十三、臨終的日子」//逄先知,金沖及 (編). 毛澤東傳(1949-1976).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3. ISBN 7507315126. 
  94. ^ 余瑋. 醫生談毛澤東死因:別亂猜 中央沒公布我不會說. 黨史縱覽 (第4期). 2013年. 
  95. ^ 劉雪桐談毛澤東的遺體解剖//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典編委會 (編). 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典. 北京: 中國經濟出版社. 1994: 5076–5077. ISBN 7-5017-2924-7. [摘自文摘報 1989-08-08]
  96. ^ 96.0 96.1 Li Zhi-Sui. The 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 Random House Publishing Group. 22 June 2011: 581–583. ISBN 978-0-307-79139-9. "They suspected that Mao had an extremely rare motor neuron disease,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known colloquially in the West as Lou Gehrig's disease" (英文)
  97. ^ 李志綏. 第三篇 一九六五年--一九七六年//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98. ^ 毛澤東主席逝世公開廣播的背後
  99. ^ 毛澤東晚年的理論與實踐, 1956-1976, 許全興,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1993
  100. ^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關於建立偉大的領袖和導師毛澤東主席紀念堂的決定
  101. ^ 華國鋒參加毛澤東紀念堂奠基儀式 並親自為紀念堂基石培土. 人民網. 
  102. ^ 辭海編輯委員會.辭海[M].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1980.
  103. ^ 103.0 103.1 103.2 103.3 103.4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1981年
  104. ^ 劉建國.[ http://theory.people.com.cn/GB/49157/49163/5581839.html 近年來學界對民粹主義的研究與爭論].北京日報. 2007-04-09
  105. ^ 佚名.[ http://www.cssn.cn/jsx/jszk_jsx/jssx_jsx/201310/t20131023_468904.shtml 外國人眼中的毛澤東軍事思想 ].中國社會科學網. 2013-02-19
  106. ^ 錢其琛. 毛澤東在開創新中國外交和國際戰略思想上的偉大貢獻. 
  107. ^ 錢其琛. 毛澤東外交思想//毛澤東思想大辭典. 上海辭書出版. 1993. ISBN 7-5326-0284-2. 
  108. ^ 姜安. 毛澤東「三個世界劃分」理論的政治考量與時代價值. 中國社會科學. 2012, (1). 
  109. ^ 毛澤東. 新民主主義論//毛澤東選集(第二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663-664. ISBN 9787010009193. 
  110. ^ 林默涵. 毛澤東文藝思想引導我們繼續前進. 人民日報. 1983-12-26(第7版)
  111. ^ 樑柱. 毛澤東的文藝思想若干問題研究論析. 黨史文苑. 2005(04)
  112. ^ 金聖. 回顧對毛澤東文藝思想的一場「圍剿」. 中流. 1991(05)
  113. ^ 劉暢. 毛澤東家庭財產真相 (SHTML). 中華文摘. 2008年09月09日 [2009-01-22]. 
  114. ^ 據統計毛澤東稿酬累計達1.3億. 廣州日報 (網易). 2007-12-10 [2007-12-10]. 
  115. ^ 曾禹編. 毛澤東詩詞書法鑒賞 : 327
  116. ^ 雷業洪. 毛澤東詩詞. 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文學卷.
  117. ^ 中國毛體書法家協會 :2010-04-05
  118. ^ 徐正芝:憶塘邊的革命鬥爭//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冊),中共黨史出版社1987年版。李湘文編著:毛澤東家世(增訂本),人民出版社1993年2月版,第50頁
  119. ^ 毛澤東與賀子珍是如何相識相愛的. 新華網湖南頻道. 2008-04-16. 
  120. ^ TIME 100 Persons Of The Century. 時代雜誌. 1998年4月13日. "LEADERS & REVOLUTIONARIES ... Mao Zedong, leader of communist China" (英文)
  121. ^ Top 25 Political Icons. 時代雜誌. 2011年2月4日
  122. ^ 122.0 122.1 Mao Zedong - Top 25 Political Icons. 時代雜誌. 2011年2月4日. "Mao's Great Leap Forward and Cultural Revolution are blamed for the deaths of tens of millions, largely due to famine." 
  123. ^ 1976年6月15日 毛澤東說:我一生幹了兩件事. 人民網·歷史上的今天.
  124. ^ 124.0 124.1 124.2 124.3 毛澤東. 不列顛百科全書(第15版)·第11卷. 1980.
  125. ^ Mao Zedong: Merry Mao-mas!. 經濟學人. 2013年12月7日. "Some call him a tyrant for the violence he put at the heart of his rule, causing the deaths of tens of millions of people." (英文)
  126. ^ Stéphane Courtois; Mark Kramer. Livre Noir Du Communisme: Crimes, Terreur, Répress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年. 第4頁. ISBN 978-0-674-07608-2. 
  127. ^ 魯道夫·拉梅爾. Getting My Reestimate Of Mao's Democide Out. 2005-11-30 [2013-12-19]. (英文)
  128. ^ Chris Buckley. Milder Accounts of Hardships Under Mao Arise as His Birthday Nears. 紐約時報. 2013年10月16日. (英文)
  129. ^ 流亡中國的東南亞共產黨遺族
  130. ^ Robert Jackson Alexander. International Maoism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Praeger. 1999年. 200頁. ISBN 978-0-275-96149-7. (英文)
  131. ^ Karl D. Jackson. Cambodia, 1975-1978: Rendezvous with Death.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2-3. 219頁. ISBN 0-691-02541-X. (英文)
  132. ^ 淳于雁. 毛澤東和波爾布特. 開放雜誌. 2012-08-04. 
  133. ^ 百度文庫:流往海外的東南亞共產黨遺族
  134. ^ 流亡中國的東南亞共產黨遺族
  135. ^ 環球網:尼共(毛)剩餘武裝人員整編完成 將從事非戰鬥性工作
  136. ^ 美國革命共產黨宣言
  137. ^ 侯藝兵. 第一尊毛主席塑像是怎樣誕生的. 新華網. 2004月01日02 [2010年4月10日] (中文(簡體)‎). 

書籍[編輯]

  • 毛澤東.毛澤東選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 金沖及主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毛澤東傳(1893—1949).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
  • 逄先知、金沖及主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毛澤東傳(1949——1976).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3.ISBN 7507315126
  • 張素華.毛澤東與中共黨史重大事件.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年.ISBN 7-5073-1052-3
  • 毛澤東生平」,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百科全書(1949-1999).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1999年7月.
  • 埃德加·斯諾著.西行漫記.三聯書店.
  • Jonathan Spence. Mao. Weidenfeld & Nicolson, London.1999.
  • 羅斯·特里爾英語Ross Terrill著,胡為雄,鄭玉臣譯.毛澤東傳.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6年.ISBN 7300070108
  • 吳冷西.憶毛主席:我親身經歷的若干重大歷史事件片斷.新華出版社,1995.
  • 高華.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 何方.黨史筆記:從遵義會議到延安整風.香港:香港利文出版社,2005.
  • 許全興.毛澤東晚年的理論與實踐:1956-1976.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3.ISBN 7-5000-5371-1
  • 陳永發.中國共產革命七十年.聯經出版公司.ISBN 9570822732
  • 哈里森·索爾茨伯里.長征:聞所未聞的故事.
  • 汪東興口述,裘之倬整理.汪東興公開毛澤東私生活.名流出版社,1997年.

文章[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

  • 毛澤東黨內外職務繼任關係


 中國共產黨
前任:
張聞天
中央委員會總書記
中共中央主要負責人
1943年3月-1976年9月
繼任:
華國鋒
前任:

原因:改主席制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
1945年6月-1976年9月
前任:
自己
(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
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1945年8月-1949年10月
1954年9月-1976年9月
前任:
向忠發
(至1931年)
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主席
1943年3月-1956年9月
繼任:

原因:職務合拼
前任:
張聞天
(總書記)
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主席
1943年3月-1956年9月
繼任:
鄧小平
中央書記處總書記
前任:
鄧發
中共中央黨校校長
1943年3月-1948年7月
繼任:
劉少奇
 中華人民共和國職務
前任:

原因:新設職務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
(兼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

1949年10月1日1954年9月27日
繼任:

原因:職務撤銷
前任:
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
(集體行使國家元首職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元首
1954年9月27日1959年4月27日
繼任:
劉少奇
前任:

原因:新設職務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兼國防委員會主席)

1954年9月27日1959年4月27日
前任:

原因:新設職務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主席
1949年9月21日1954年12月25日
名譽主席
1954年12月25日1976年9月9日
繼任:
周恩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