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蛙效應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溫水煮蛙)
跳到: 導覽搜尋

煮蛙效應源自美國康奈爾大學科學家做過的一個溫水煮蛙實驗:將一隻青蛙放進沸水中,青蛙一碰沸騰的熱水會立即奮力一躍從鍋中跳出逃生;又嘗試把這只青蛙放進裝有冷水的鍋裡,青蛙如常在水中暢游,然後慢慢將鍋裡的水加溫,直到水燙得無法忍受時,青蛙再想躍出水面逃離危險的環境卻已四肢無力,最終死在熱水中。[來源請求]實驗說明的是由於對漸變的適應性和習慣性,失去了警惕和反抗力的道理。此實驗現已成為大眾傳播媒體廣泛應用的寓言

寓意[編輯]

由於此寓言的廣泛傳播,不同行業的,不同身份的人會給出不同的解釋,主要的寓意有:

保持對未知危險的警惕性[編輯]

人們對突如其來的危險有着極高的警惕性,然而對於那種不特別明顯的危險的到來,則往往警惕性不夠;如果不能時刻對周圍的未知危險保持警覺,則可能為自身帶來災難。

時刻保持進取的精神[編輯]

安逸富足的環境容易使人沉迷其中,最終會讓人慢慢的消沉與墮落;然而這個過程是一個慢慢堆積的過程,等到自身真正發現時已經為時已晚。相反,落差極端的生活環境能夠使人發現問題,從而迅速做出應對措施;

漸進式改革[編輯]

為實現某種目的所進行的改革,極端的措施可能導致民眾劇烈的反抗,相反漸進式改革則會因為民眾不斷的適應改革所帶來的改變,從而引起的反抗要小得多——哪怕最終受到損害的是民眾自身。

政治陰謀的推行[編輯]

政客推行大規模的損民利己苛政時,會先從不起眼的體制弱點進行改變,持續發展到人民有能力注意到的變動時,才會被發現相關程序已經進行到了一定階段。人民若於此時選擇忽視甚至遺忘政客的不法作為,沒有集體表態抗拒到底,便會不自覺地去適應當下較為痛苦但尚未危急生存權益的苛政。等到苛政發展到必須發動革命才能推翻的最終定局時,此時的人民卻已缺乏抗拒成功的物質資源和精神素質,甚至被政客控制的傳媒及教育系統洗腦而不認為自己應該反抗,最終下場就是深陷被嚴重剝削的泥沼而無法自拔,直至家破人亡。

真相[編輯]

將青蛙投入沸水之中[編輯]

如果將青蛙投入沸水之中,高達100攝氏度的溫度會導致青蛙的生理產生劇烈燙傷;青蛙會因此而直接走向死亡,更勿論奮力逃離了。

當水域足夠廣闊的情形[編輯]

如果將青蛙放入足夠廣闊且超過忍耐極限的攝氏37度熱水中,則青蛙會因為無法逃脫而最終走向死亡。

實驗[編輯]

霍奇森的實驗[編輯]

美國俄克拉荷馬大學的霍奇森教授曾經做過一個實驗,用以研究不同種類的兩棲動物對溫度的反應;兩棲動物是變溫動物,身體溫度會隨着環境而改變。霍奇森教授選擇的加熱速度為2華氏度(約1.1攝氏度)每分鐘;根據這個實驗的結果,當溫度達到一定程度時青蛙會騷動不安並且嘗試逃離危險的環境,如果環境自身其它條件允許(例如容器不夠深,水域不夠廣)的話,青蛙是可以逃離危險區域的。

哥爾茨的實驗[編輯]

1869年,一個德國的科學家哥爾茨為了尋找「靈魂」這種東西而設計了一個實驗,他將青蛙的大腦切除;然後放到慢慢加熱(每分鐘約3.8攝氏度,從17.5攝氏度加熱到56攝氏度耗時10分鐘)的水中,結果青蛙被活活煮死。相反,作為未切除大腦的對照組的青蛙則會嘗試逃離危險環境。

亨滋曼的實驗[編輯]

1872年,一個叫做亨滋曼的人做了與哥爾茨類似的實驗並且得出了截然不同的結果。在亨滋曼的實驗中,他以比哥爾茨更低的加熱速度加熱溫水,水溫從21攝氏度加熱到37攝氏度足足消耗了90分鐘,平均每分鐘約0.17攝氏度。結果青蛙雖然沒有死亡,然而失去了跳躍的能力。

結論[編輯]

根據這幾個實驗結果,可以得知若水溫加熱的速度足夠使得青蛙產生生理上的應激反應,則青蛙在慢慢加熱的溫水中會在危險來臨之前試圖逃離危險區域(霍奇森與哥爾茨的實驗);反之由於加熱速度足夠慢,則由於青蛙自身在不斷的適應細微的水溫變化,最終在水溫達到自身可以承受的上限時失去逃生能力(亨滋曼的實驗)。

參考資料[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