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天祝骷髏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甘肅天祝骷髏案是2006年中國甘肅省炭山嶺鎮發生的一件盜墓案件。從村民蔣財幫發現大袋人頭骨展開。

事件經過[編輯]

發現骷髏頭,村民報案[編輯]

2006年2月25日約下午5時左右,中國甘肅省天祝藏族自治縣炭山嶺鎮菜籽灣村的村民蔣財幫1正在村旁的山坡上放2,一頭牛從公路跑到河邊,蔣財幫下山坡去找

蔣財幫尋牛過程中見到4個纖維3,其中之一袋口敞開,所裝之物散在離河邊不遠的松樹下。蔣財幫在距離纖維袋約3米處時看清散落在一較高處的56個物件,竟是缺少上半部的骷髏頭,而那些骷髏頭有白色,有黃色。

蔣財幫見到骷髏頭後很緊張,沒有靠近看,扭頭就跑,走失的牛亦不趕回。而後幾天蔣財幫心裡非常害怕,沒告知任何人,包括他的妻子。3月25日,蔣財幫到9公里外的磅稱房辦事,當日,他與相熟的肉鋪老闆張好興共進晚餐。當張好興騎摩托車送蔣財幫回村時,蔣財幫把發現人頭骨的事相告張好興。

張好興在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透露:「蔣財幫神秘地跟我說,河邊有幾袋子人頭骨,頭蓋子都沒了,怕人得很。」當晚回家後,張好興決定報案。

人頭或猴頭[編輯]

3月27日上午,炭山嶺鎮兩名民警找到張好興,三人一起驅,沿着大灣口金沙峽河邊,在古城林區金沙峽大灣口與青海省交界約1公里處,找到了那些裝有骷髏頭的纖維袋。骷髏頭一共4袋,全部頭骨的上半部被鋸掉。讓張好興印象最深的是,其中一個還有鬍子,他就對民警說,「果然是人頭啊!」兩個民警一聲不吭,戴上手套倒出了3袋,發現全部是骷髏頭

張好興仔細觀察,發現其中一個骷髏頭上有白色的皮,臉上右側還有干皮;同時,還發現一個袋子中有兩段生鏽的鋼鋸條。張好興回憶,兩個民警認為骷髏頭是頭,依據是,其中有的骷髏頭臉上有不少黑毛,大約一厘米那麼長,還有兩塊干皮,三人因此都覺得不是人頭,因為人臉上不會長毛。

不過,蔣財幫並不贊同這一說法。一直到4月3日他還是向某報記者表示那肯定是人頭,也說他不明白為什麼張好新向民警說是「猴頭」。從3月27日開始,警方頻繁調查大灣口,經當地警方清點,4個纖維袋內(註:一說67個)及散落在附近,或掉到河水中的骷髏頭,一共有121個。

當時警方多認為這些都是「猴頭」骨,但覺得很可疑,因為天祝藏族自治縣青海省均非猴子棲息地。天祝森林警方派員趕赴青海省,兩地警方聯手展開調查。發現這些骷髏頭之後,當地警方將骷髏頭運至天祝藏族自治縣古城林場派出所。一個細節是,有些公安人員到一名叫包銀山的村民家中吃午飯時,不知何人把半袋子骷髏頭倒在包銀山家門口不遠的地方,因而引來不少村民圍觀。村小學孟老師發覺,警察離開的時候,堆放骷髏頭的地方留下了大約3厘米長、手指粗的一綹黑色毛髮。藏族姑娘文·奈毛草也說:「我看到了鬍子。」這些說法之後都被記者報道了出來。

3月28日有些媒體記者接到群眾的電話,說是在甘肅發現百多個「猴頭」。3月29日上午,天祝藏族自治縣古城林場派出所院內,被警方清理運回的121個「猴頭」骨擺放在一起,正在進行進一步的對比整理。一些工作人員稱這是他們從未遇過的嚴重案件。所有猴頭都從眉骨處齊齊將頭蓋骨切掉。一位辦案人員說:「切割的痕迹非常平整,可能是用電切割的!」 記者們當時拍了許多頭的照片。

在場的許多人發覺這些靈長目動物非常接近人類。有些猴頭的皮毛尚未脫盡,可明顯看到有「八字」胡。

一位醫生看到一猴頭內竟然有假牙,說到:「這顆頭可能是頭!試想,人裝上假牙都要難受好長時間,都不想戴,如果給猴子裝上,他還不早給你摘下來扔了?」隨後,這些骷髏頭被全部送至天祝藏族自治縣森林公安分局進行編號封存。案件經由古城林場派出所上報至天祝藏族自治縣森林公安分局。當日天祝藏族自治縣森林公安分局局長祁順國向媒體記者說明案情。

祁局長告訴記者:「到現場後的第一個感覺是:數量大,很殘忍!」(註:這現場指的應該是古城林場派出所排列骷髏頭處。)

副局長秦秀文說:「我看到散落在地上的頭骨,感覺就像是一個個人頭骨,馬上聯想到人類的祖先。」 當時警方聲稱,經過整理,根據一些骷髏上沒有脫落的皮毛和頭骨的的形狀,警方說這些頭骨是猴頭骨,共計121個,但對於是否人類的疑慮警也將進一步調查。警方稱不排除部分「猴頭」骨已被河水沖走的可能性。

警方還在案發現場發現了一根條,將鋸條與骷髏上的鋸面進行比對發現痕迹非常吻合。警方認為這裡沒有村莊,雖有公路通過,但非常偏僻,這些骷髏很可能是從路上扔下去的。骷髏被拋棄處很可能非第一現場,可能是作案者為毀滅證據將骷髏異地拋棄。3月30日,《蘭州晨報》首發消息,猴頭說迅速傳播。

之後「甘肅省發現121個無頭蓋骨猴頭事件」被各媒體廣泛報道。猴頭照片也在網上流傳。由於被發現的猴頭伸舌張口,眉心緊鎖,裝似呻吟,似乎在痛苦中死去,當時有些報道認為這些猴子是被活體切割的,死因是被吃了猴腦

蘭大教授鑒定為人的頭骨[編輯]

3月31日上午11時許,天祝縣公安局開會決定,將頭骨樣本緊急送往省城請求相關專家進行鑒定。天祝藏族自治縣森林公安分局警員秦秀文和李富海均告訴《新京報》記者,「實際上我們並沒有確定是否猴頭骨的技術與資格,我們想拿到專家那裡鑒定,到底是猴頭骷髏還是人頭骷髏。」天祝森林公安分局刑偵大隊隊長陳惠民承認,該局主要負責盜伐林木和盜獵,整個天祝藏族自治縣公安從未遇到過此類奇案。巧合的是蘭州《西部商報》的記者與警方均選擇3月31日請劉逎發判定是「人頭」或「猴頭」。

《西部商報》記者裴子華與劉教授相熟,挑選了該報攝影記者在現場拍攝的7張清晰頭骨照片,放大送到劉迺發的辦公室。

裴子華回憶,劉逎發看了他提供的照片後,當即做是人頭出這一結論。當時,他還指着照片仔細列舉了以下理由:人的腦顱比較大,猴子的相對小;人頭骨的下頜內收,而猴子前突。天祝藏族自治縣森林公安分局局長祁順國等三人,帶着12個有「代表性的」骷髏頭樣本,(裴子華回憶為13個)給劉廼發教授鑒定。這些樣本包括經媒體報道過的有假牙、鬍鬚的頭骨和半截鋼鋸條,它們被分別裝在黑色的塑料袋中,放在一個紙箱裡。當時已經有三位記者趕到這裡,警方默許了鑒定時記者在場。

第一個塑料袋打開後,劉教授拿在手裡仔細端詳後的第一句話同樣是「這是人頭啊」。裴子華當時注意到,祁順國局長的臉色為之一變,但沒有說話。更多的塑料袋相繼被打開。據在場的《蘭州晚報》記者回憶,仔細比照了頭骨上的鋸痕,尤其是一塊凹下去的部分,現場警察和劉教授均認為,鋸痕系新痕。這意味着頭蓋骨系不久以前被鋸掉,工具正是長銹的鋼鋸條。

劉教授的幾點發現:

  • 以死亡時間看,這些人有些死於多年前,有些死於最近,例如有些假牙還多少呈現紅色,死亡年代比較近。劉教授說:「這些骷髏里一個猴頭也沒有,看起來像人頭。這裡面既有年輕的也有年老的,有男的也有女的。年輕的鼻骨都還沒有癒合,而年老的連牙齒都磨損非常厲害。他們的死因多種多樣。」
  • 頭骨上的鋸痕為白色新痕,甚至有白色粉末,是不久之前所鋸。鋸痕與警方現場獲得的鋸條基本吻合。
  • 由於部分頭骨樣本下方不存在明顯的割痕,劉廼發教授初步判定頭骨並非用利器割下,而是從屍體上較為容易地取下,由此可見某些屍體已經腐爛。由此推斷鋸掉頭骨上半部非死者死因
  • 這些頭骨很可能非同一個地方出土,因有者皮膚乾燥形似木乃伊、而有的只剩白骨且表面還附有青苔

整個鑒定時間不足一個小時。最後,劉逎發在一頁紙上寫了幾行字,核心內容是「頭骨樣本全部為人頭骨」,隨後,劉逎發在警方已蓋好公章的委託書上簽名。劉逎發更表示,若他鑒定的骷髏頭不是人頭骨,他願意負法律責任。

劉廼發教授的鑒定引起了甘肅省公安廳公安部的高度重視,這案件也從天祝縣森林公安分局、武威市公安局、甘肅省森林公安局逐級上報到省公安廳。4月1日《蘭州晚報》對上述鑒定結果予以報道。猴頭變為人頭後,網上一片嘩然,網民有各種猜測,吃人腦,製作密宗人骨法器醫學院開顱取過組織以後的顱骨等不一而足。

當天上午甘肅省公安廳召開會議,要求各級公安機關對外統一宣稱所發現頭骨尚不足以確定為人骨,有待進一步的司法鑒定。甘肅省公安廳官方人士稱,不認可劉廼發教授的鑒定結果為最終結論。 4月2日,公安部派出由法醫、痕檢、DNA技術及人類學專家組成的工作組赴天祝藏族自治縣,與甘肅省公安機關共同開展全面調查和檢驗鑒定工作。

據公安部特邀法醫學教授陳世賢介紹,經對顱骨檢驗,確認121個顱骨全部為人頭骨,其中有男有女,有年長者,也有年輕者;顱蓋骨被鋸掉,系死後人為造成的。結論與劉廼發教授一致。

調查方向指向密宗人骨法器市場[編輯]

甘肅省公安廳4月3日官方表態,公安部派出的工作組認定,甘肅骷髏案中的121顆殘缺骷髏全屬於人類,確認了蘭大教授的初次鑒定,並排除了骷髏案是醫學解剖造成的可能。由公安部牽引,甘肅青海的警方為此案組成專案組,並初步確定骷髏案偵查思路。依照某報記者獲得的名單顯示,專案組成員包括公安部五局一位副局長、甘肅省公安廳一位副廳長帶隊的5人、青海省公安廳刑偵總隊總隊長帶隊的4人,以及兩省下屬各地市、縣公安部門的負責人,總共超過20人。

同日下午,天祝藏族自治縣炭山嶺鎮天池賓館內,在公安部、甘肅、青海等一部兩省四級警力組成的案件總指揮部開了4小時的會議,初步推定骷髏頭蓋骨的去向是人骨工藝品。最有可能是用來製作西藏密宗人骨法器。會議傳出的信息是:要查清各個事實環節,包括頭顱骨工藝品的加工、用處、來源、銷售等。4月4日下午甘肅省公安廳正式對外公告,確認在該省天祝縣發現的121個顱骨全部為人頭骨。4月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因這案件電話採訪了首都醫科大學解剖教授丁衛國。

丁衛國教授聲稱:「這些骷髏頭骨絕對是經過福爾馬林浸泡的。」丁衛國教授在電話中告訴記者,福爾馬林的作用就是固定脂肪蛋白質。否則骼髏不會有面部組織存在,早就腐爛了。福爾馬林同時也可起到「做舊」的效果。丁教授說,骷髏的「面部表情」是在離開福爾馬林池子之後,自然干縮形成。「但福爾馬林的誕生也就是100多年,這些骷髏肯定是離現在時間不長。」

據其介紹,福爾馬林處理過的頭顱自然風乾後一般呈現黑綠色,表面上看去好像經歷很多年了,但只要用同位素一測或者類似方法,就可以知道骨頭是不是年代久遠。熟悉文物方面的專家介紹,一些倒賣文物的人,也會使用一些簡單的方法使骨頭看起來比較老,比如,煮熟後讓它發霉再想辦法去掉霉味即可,還有的會直接塗上黑色的灰,經過水沖洗,殘留在骨縫當中的灰就會使骨頭看起來有滄桑感。但是否曾經用福爾馬林浸泡,記者尚未獲得警方證實。

4月11日公安部新聞發言人武和平回答記者關於甘肅人頭骨案件有無新進展的問題時強調,公安部對人頭骨事件非常重視,目前正在調查之中。

武和平對此案件做了幾點說明

  • 第一,沒有致命傷
  • 第二,它是既往的屍骸
  • 第三,並非醫療切割。

公安機關還在各方面進行分析綜合,最後會得出結論。

破案[編輯]

4月13日,據《蘭州晨報》報道骷髏案已經查清,是青海省互助縣農民喬某等人結夥在荒郊野地的年久無主墓穴中盜挖人頭骨,出售給該縣梁某。梁鋸下頭蓋骨,賣給甘肅省永靖縣劉某。劉將其加工成工藝品出售,謀取非法利益。

2006年春節前,梁將鋸下頭蓋骨的殘餘部分裝在幾個纖維袋中,拋棄於甘肅省天祝炭山嶺鎮金沙峽大灣口附近。現各嫌疑犯已全部被公安機關傳喚,公安機關將依照有關法律法規進行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相關此案的條文[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刑法》,第302條4與此案相關:「盜竊、侮辱屍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這件案中的各嫌犯就算罪成也不可判刑超過三年,被各界認為過輕。

依《新京報》於2006年4月27日的報道,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刑法學專家陳興良5指出,刑法中判刑會這麼輕是因為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到1979年,近30年間中國沒有《刑法》。且由於唯物主義科學主義的風行,慎終追遠的喪事被斥為封建餘孽,人的屍骨被當成了一般的物品,中國傳統社會對死者的神聖性、神秘性和倫理性褪色,甚至消失了,於是才會出現判刑輕的現象。

第302條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骨灰到底算不算條文中的「屍體」?這點陳興良認為應該算。但依記錄,2002年最高檢政策研究室答覆吉林人民檢察院詢問時,稱骨灰不屬於《刑法》第302條規定的「屍體」。

註解[編輯]

  1. 註解1蔣財幫,男性,2006年年齡66歲,職業為牛倌。
  2. 註解2蔣財幫當時放牛的地區是村旁的金沙峽大灣口附近。
  3. 註解3依蔣財幫被記者訪問時回憶,纖維袋顏色為2白,2
  4. 註解4第302條是1997年3月14日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修訂時新增的條款。
  5. 註解5陳興良當時與劉迺發及趙汀陽受《新京報》的邀請,依生物倫理法律角度對此案進行剖析。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