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穿Prada的惡魔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The Devil Wears Prada
The Devil Wears Prada cover.jpg
作者 Lauren Weisberger
封面設計 Evan Gaffney (design); Nick Dewar (illustration)
出版地  美國
語言 英語
類型 Chick lit
出版者 Broadway Books
出版日期 2003年10月6日
媒介 Print (Hardback and Paperback)
頁數 360
ISBN 0-7679-1476-7
OCLC 55053886
下一部作品 穿着PRADA的復仇:惡魔再現(2014年出版,2014年4月份全球各大書店開始上架。5月底中文版上市)

穿Prada的惡魔》(The Devil Wears Prada)是由蘿倫·薇絲柏格(Lauren Weisberger)纂寫的暢銷小說。本書講述一個剛從大學畢業的女孩,被一家頂尖時尚雜誌招聘為私人助理,卻在工作中要極力滿足上司的無理要求的種種無奈。本書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占居《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長達六個月之久,並且在2006年被改編為同名電影(請見《穿Prada的惡魔》),並邀請到梅麗·史翠普安妮·夏菲維艾美莉·賓特參與演出,此電影也深受好評,而電影情節和結局則與本書略有不同。

作為一部「少女勵志」題材的書,很多人認為《穿Parada的惡魔》是按作者個人經歷所編寫的,其上司原形是《Vogue》雜誌的主編安娜·溫特(Anna Wintour),而作者蘿倫·薇絲柏格本人雖然否認故事中的編輯是按現實中的溫特塑造的,但很多人卻不這麼想,這樣一來使得這本書一躍至暢銷書排場榜。

情節梗概[編輯]

小說開篇就描述女主角安德莉亞·薩克斯(Andrea Sachs),正堵在曼哈頓市中心的擁擠交通中,費力地去回憶如何使用車子的手動操縱桿。原來她正開着上司裴米蘭利(Miranda Priestly),即《Runway》雜誌總編的保時捷,從一家商店急忙往回趕,希望按時到達裴米蘭的住所。因為裴米蘭一家人要去漢普敦度周末。此時手機鈴聲響起,電話那頭傳來裴米蘭劈頭一頓亂罵,怪她沒把份內的事做好。並且讓安德莉亞把她的寵物:法國鬥牛狗麥德琳(英國版本中是波斯貓)從獸醫那裡接出來。與狗狗試着「交流」時,安德莉亞把身上穿的名家設計的服裝給毀了,她巴不得裴米蘭死掉算了。但安德莉亞轉念一想,如果裴米蘭真的死了,那她就沒有機會嘗到親手宰了裴米蘭的快感了……

下一章追溯到早些時候,她是如何會成為裴米蘭的助理的。安德莉亞畢業於布朗大學英文專業,之後和男朋友艾力克斯·懷曼一起遊覽了印度,卻不幸染了痢疾。復原後,她離開了自己的家鄉康乃狄格州到達紐約找工作。在紐約,安德莉亞和她的死黨朋友莉莉一起住,莉莉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俄語專業。

作為《紐約客》的長期撰稿人,她在簡歷上特別標明這點,期待能因此獲得一份體面的工作。當時還沒從痢疾病痛中恢復過來的安德莉亞,卻意外受到來自Elias-Clark組部的面試。面試過後,她被僱傭為裴米蘭的助理。儘管安德莉亞對裴米蘭這人所知甚少,但旁人都告訴她這個工作是「百萬女孩拼了命也想得到的工作」。

這份工作主要差事就是充當裴米蘭的私人助理。裴米蘭總會有有意無意的叫她愛蜜麗,愛蜜麗則是她的前輩-現任裴米蘭的高級助理。裴米蘭這個老闆可是個典型的「虐待狂」—叫人辦事卻從來不給人足夠的信息或時間來消化,可是一旦犯錯就會被批得體無完膚。她經常讓人花大把的精力和時間去迎合她,可是做好之後又很快的改變主意,就像去買星巴克買咖啡或是去Smith and Wollensky的店子買牛排作為午餐等。可是只要這些東西有一點點涼了就要重新買過。

在同一個雜誌社工作的人都很怕在電梯里和裴米蘭單獨撞見,對她的劣跡就算在最親密的朋友間也不能嚼舌根。安德莉亞把《Runway》同事們的這種態度叫做「Runway 心魔作祟態度轉彎症」( the Runway Paranoid Turnaround),就是當某個同事對裴米蘭做出輕微的負面評論,又會馬上採用「態度轉彎」把其扭轉為正面評價,這樣做是因為怕他們老闆某天發現而炒了他們的魷魚。

很多人告訴安德莉亞,只要她堅持在裴米蘭旗下工作一年,到時候在雜誌社領域內的工作可以隨便挑,因為這個原因她咬牙堅持下去。儘管如此,在《Runway》工作也是有一定好處的,像是在「衣櫥」里的服裝,表面上是為了攝影所需而租借的,卻往往有去無回。可能作為裴米蘭的私人助理外加旁人的諂媚,使得安德莉亞總能免費拿到一些高級時裝來充充門面,這樣就不會在其他工作人員中顯得突兀了。

最終,她在其中提升了些許品味,於是再也沒有遭到裴米蘭的白眼,而她曾免費得到一支裴米蘭不要的「Bang and Olufsen」的高級電話,她把這些戰利品送給了朋友。此外,她還參加了很多名人派對。在其中她結識了畢業於耶魯大學的克瑞斯·柯林蘇沃(Christian Collinsworth),此人在近兩代作家中可謂前途無量,從多方面來看都是炙手可熱的人物。他們兩個開始聯繫,這樣使得她和艾力克斯的關係變得複雜了。

她的工作開始影響到她的健康,由於沒胃口吃飯因此日漸消瘦。因為周遭的同事都是又高又瘦,所以即使她的身段已經是苗條高挑,但安德莉亞仍認定自己是個肥矮子。最終她為自己不吃飯找借口開脫:「一頓飯不吃又不會死,但是價值兩千美金的褲子穿在胖女孩身上可不打眼」。她意識到這種想法表明《Runway》的風格態度已經開始融入她的體內了。

在為裴米蘭工作時,安德莉亞收到了一位少女給裴米蘭的一封信,在信中少女告訴裴米蘭她有多愛她編輯的雜誌,並將所有的錢用來打造自己,希望能因此為模特兒,但少女仍恨自己的「屁股太肥」以及「太胖了」。這位少女乞求裴米蘭送她一件禮服去參加舞會,但信中結尾寫道,就算裴米蘭把她的信丟到垃圾堆,她仍然愛她。安德莉亞開始懷疑起自己工作的真正意義,她所做的主要在幫助裴米蘭慫恿全美國的青少年,變的像這個女孩一樣,開始厭恨自己。但安德莉亞仍忍下來了,因為在這裡的經驗對以後在《紐約客》找工作也有極大幫助的。

因沒日沒夜地工作,使得安德莉亞和男友以及好友莉莉的相聚時間少之又少。莉莉這時開始酗酒,並且和不三不四的男人胡搞,以減輕來自研究院的壓力。她和家庭關係也開始惡劣,父母抱怨她沒有抽空去看她已經懷孕的姐姐。但是安德莉亞對此種種無法理會,就連莉莉和她新男友約會時由於耍流氓而被捕,她仍然繼續工作。

不久之後,高級助理從愛蜜麗得了感染性單核血球病,而安德莉亞必須接替她的位置並陪裴米蘭參加巴黎時裝秀,安德莉亞接受了這個安排,哪怕意味着要取消和艾力克斯的周末歸家之旅,這樣一來直接導致他倆關係悲慘結局。

在巴黎時,安德莉亞偶遇克瑞斯。那天深夜,裴米蘭終於卸下心防,開始問安德莉亞學到了什麼,以及她以後想在哪工作等等。她向安德莉亞保證當工作期滿,裴米蘭就會以推薦人的角色幫她致電在《紐約客》的熟人,並且告訴安德莉亞,她其實可以為《Runway》寫點小文章之類。

當回到酒店,安德莉亞收到兩通急電,分別來自艾力克斯和她的父母。她回電後才知道好友莉麗因為酒後駕駛出了車禍,正在醫院呈現昏迷狀態,但儘管家人和男友艾力克斯都要求她回家,在如此巨大的壓力下安德魯告訴裴米蘭自己會盡責。裴米蘭當然很開心,告訴安德莉亞她在雜誌行業的地位將平步青雲。然而在克里斯汀·迪奧(Chirstian Dior)的巴黎服裝秀上,一通來自裴米蘭大發雷霆的電話,要安德莉亞把她雙胞胎女兒的過期簽證在三個小時內換過來,確保她們能趕上飛機。掛掉電話後,安德莉亞盯着手機,絞盡腦汁想着該如何才能完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這時,安德魯突然領悟到家庭和朋友更勝於工作,而她卻越來越像裴米蘭了。

因此,安德莉亞馬上致電家人告知馬上她要回家了,但裴米蘭並不不同意,於是安德莉亞在大庭廣眾之下破口大罵:「去妳的!裴米蘭,去妳的!」這樣一來她馬上被開除了,但她回到了家並重拾昔日友誼,雖然她和艾力克斯的戀情不能複合,但他們做回了朋友。莉莉復元後不必像法庭上交藥物利用指數的罰金,改為參加社區服務。

在最後一章,安德莉亞和裴米蘭發生正面衝突的事件意外的上了報紙頭條,使她獲得了小小的名氣。由於怕因此上了出版界的黑名單,安德莉亞在康乃狄格州待了一段時間,寫寫短篇小說。《17》買了她的一篇文章,並且她和其中的編輯蘿莉塔(Loretta)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很巧和的是蘿莉塔已也是因為曾在《Runway》工作過,才到現在的職位。

她回到紐約後,把從巴黎帶回的所有高級時裝通過代銷店都給賣了。不過她為自己留下了一條Dolce&Gabbana的牛仔褲,給媽媽的是PRADA的鑲棉荷包,最後把Diane von Fürstenberg 的裹身裙送給了寫信給裴米蘭的少女。

小說最後,她回到Elias-Clark大樓,就另外一個雜誌公司的寫手職位做商討事宜。

人物角色[編輯]

  • 安德莉亞·薩克斯(Andrea Sachs)
    剛從布朗大學畢業的學生,在一個盛氣凌人的時尚雜誌總編手下做個低級小助理,家人和朋友都叫她小安(Andy)。
  • 愛蜜麗·查爾頓(Emily Charlton)
    安德莉亞的同事,以前是裴米蘭的低級助手,現在晉陞為高級助理,主要負責與商業相關的事宜,如調整費用表。她和安吉拉有時可以算是好朋友,但是其中夾雜一些複雜的關係。由於同為暴虐的老闆工作,負責的任務卻不同,使得她們之間產生了嫉妒:安德莉亞可以經常離開辦公室,而艾米麗則可在辦公室穿得更舒適隨便一些。
  • 裴米蘭利(Miranda Priestly)
    英國出生(與米瑞安·布林切克相同)是《Runway》的主編,《Runway》是Elias-Clark公司出版的非常具有影響力的時尚雜誌。她每天圍着愛馬仕白色圍巾,以近乎精神和肉體折磨的方式摧殘其下屬出名。
  • 艾力克斯·芬曼(Alex Fineman)
    安德莉亞的男朋友,通過「Teach For America」這個機構在南布朗士一所小學教書。
  • 莉莉·古德溫(Lily Goodwin)
    一個自哥倫比亞大學俄國文學系畢業,天性樂觀向上的女生。有着一頭曲卷的黑髮,和安德莉亞同居,是她高中和大學的同學兼死黨。
  • 尼哥(Nigel)
    高挑的英國同性戀。除了在《Runway》擔當創意指導,還經常以時尚顧問的身份出現在電視銀屏上。他也是安德莉亞在工作前知道為數不多的雜誌明星之一。他說話很大聲,字正腔圓。對自己的造型無比挑剔,而且他是唯一能給裴米蘭着裝意見下狠批的人。
  • 詹姆(James)
    《Runway》另外一個同志,在美容部工作,和安德莉亞是好朋友。當自覺沒有人理會時,會開玩笑解悶。
  • 傑夫(Jeffy)
    《Runway》衣櫥的看管人,在這個儲衣間里有供拍片的各種服飾,其價格根據設計師的身價標記。但這裡的衣物常有去無回,經常被雜誌社的工作人員給「借」走。安德莉亞的衣櫥轉型全靠他「放水」。多虧了他,安德莉亞才可以融入《Runway》這個時尚的大平台。
  • 杭特·湯姆林森(Hunter Tomlinson)
    紐約著名稅收律師,裴米蘭現任丈夫。和裴米蘭前夫生的兩個女兒住一起。前夫曾一度是英國搖滾明星。 因為他對安德莉亞和愛蜜麗很好,也因為他的妻子很刻薄,所以她們及一些可和裴米蘭有私交的人都在他背後說他「又聾又啞又瞎(B-DAD)」。因為他只有又聾又啞又瞎,她們才能想像他和向裴米蘭這種女人生活在一起。
  • 艾杜拉多(Eduardo)
    Elias-Clark大樓的保鏢。最搞笑的就是總讓安德莉亞和其他裴米蘭的私人助理在進大廈前,得唱歌或做些滑稽動作,才能准許進入大樓。
  • 克瑞斯·柯林蘇沃(Christian Collinsworth)
    俊帥的青年作家。安德莉亞在一個派對上結識,兩人互有好感。
  • 卡洛琳卡西蒂(Caroline and Cassidy)
    裴米蘭十分寵愛的雙胞胎女兒。
  • 卡拉(Cara)
    雙胞胎的保姆,經常幫安德莉亞開脫罪責。但是最終還是被裴米蘭解僱,因為在雙胞胎犯錯之後給了她們睡前一課。
  • 吉兒(Jill)
    安德莉亞的已婚姐姐,住在休士頓,從那裡學來一口南部口音,安德莉亞對此十分厭惡。
  • 踢踏小姐(the Clackers)
    雜誌社的眾多女職員,主要包括愛林森(Allison,前高級助理,現美容編輯),露西亞(Lucia,時尚部門)、喬瑟琳(Jocelyn,編輯部)及史戴芙(Stef,配飾部)。為什麼叫踢踏小姐,是因為安德莉亞覺得她們高跟鞋的鞋跟踩在大理石地面所發出的踢踏聲而來。
  • 本傑明(Benjamin)
    大家都叫他班(Benji)。是莉莉的前男友,但似乎兩人還藕斷絲連,保持聯繫。他在書中提到的地方很少,只是他和莉麗發生車禍有關。

風格形式和文學技巧[編輯]

小說以主角安德莉亞為第一人稱的身份敘述,在第一章後,主要以時間順序描述。整體上來說,整部書以寫實的手法鮮有文學表現手法。

現實原型[編輯]

安娜·溫特,被認為是裴米蘭利的原型

安娜·溫特(Anna Wintour),被認為是米蘭達·普瑞斯特利的原型。作者否認此說法。在一篇宣傳刊物中她說,裴米蘭無理的要求有一半來自自己的想像,另一半則源於自己和朋友第一份工作的親身經歷。然而,那些熟悉溫特的人(這些人在小說中描敘為裴米蘭的競爭對手,末尾稍有提及)則說兩者在很多方面極其相似:

  • 兩者都是大都會美術館的委託人。
  • 兩者都記不住共事人的姓名。
  • 都對時尚有着狂熱怪癖。裴米蘭對圍巾情有獨鍾,而安娜則在室內常常戴太陽眼鏡
  • 都未進過學院就讀,且都是本土倫敦人。
  • 都極力不想談及自己家庭背景的某一部分。
  • 都是穿零號的衣服。
  • 都和前夫生有兩個孩子。
  • 兩者都有來自德克薩斯州的新舊男同事。

另外,梅麗·史翠普的形象和小說中的形象大相徑庭。所以這個形象認為是全新的角色。而《Runway》的封面也用像《Vogue》等時尚雜誌相同的字體,以十分時尚的博多尼活字(Bodoni)字體用作雜誌標題。

其他角色據說是以《Vogue》里的真人為原型打造的—尼哥(Nigel)的原型是安德烈·萊昂·泰利(André Leon Talley)。在一個簡短戲份中裴米蘭討厭的旅行作家茱蒂絲·梅森(Judith Mason)則是美食寫手傑弗里·斯坦格登(Jeffrey Steingarten)的縮影,但是也有嚴重口吃。

對那些熟悉發行《Vogue》雜誌康得納斯出版公司(Condé Nast)的人,都說薇絲柏格小說裡面Elias-Clark大樓的很多設置都和這家公司很象。例如咖啡廳的布局和風格(「綠區」沙拉區和微型的「碳水化合物區」以顯示工作人員有多厭惡各種能增肥的食物),還有工作人員進大樓時的身份識別卡,或溫特的無菌辦公室設計。

Elias-Clark的總裁艾伍·拉維傑(Irv Ravitz),書中有幾處都有提及但是從來沒有正式出場過。他這個原型似乎源於康得·納斯出版公司的小薩穆爾·愛衛英·紐豪斯(Samuel Irving Newhouse, Jr.)。

很多現實中的服裝設計師如卡爾·拉格斐(Karl Lagerfeld)、奧斯卡·德·拉·倫塔(Oscar de la Renta)、湯米·希爾費格(Tommy Hilfiger)和多納泰拉·范思哲(Donatella Versace)等都在書中提及。一些派對里的名人,例如麗絲·韋花絲潘(Reese Witherspoon)也出現在書中。

商家評論和作品口碑[編輯]

溫特觀點(The Wintour angle)對推廣此書有很大幫助。銷售業績高達上百萬本,連續六個月在《紐約時報》最暢銷書排行榜上,此外還被翻譯成二十七種文字遍布全球。

評論家認為,他們的評審根本沒有針對此書一炮而紅和太過保守的創作題材。這些看法都沒有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凱特·貝茨(Kate Betts,Harper's Bazaar 《哈潑時尚》的前任編輯),曾一度在溫特手下工作。此人指責本書作者對在《Vogue》工作得來不易的機會忘恩負義:「如果安德莉亞不能認識到為何她應該關心裴米蘭,那麼我們憑什麼應該反過來關注安德莉亞,憑什麼要對這不值一文的低俗的文章給予更高的獎項呢?」珍妮·馬斯林(Janet Maslin)在《每日報》中說到:「只能突出心胸狹窄的書,沒有任何有價值的思想,只能表現作者想以此過過嘴癮…」

但值得注意的是,馬斯林有意隱瞞了薇絲柏格工作的雜誌社的地點,並並未談及她書中的主角的真正原型是誰。當電影一上映,泰晤士報堅持其一貫作風。提及貝特,康得·納斯的前任主編,不能說其是個公正的評審(在薇絲柏格的第二本小說《時尚公關·上流名單》( Everyone Worth Knowing)中的兩個角色,被認為是以一個熱門的匿名網上八卦專欄寫手為原型。其中一個角色這樣描述「前任時尚雜誌」,最擅長對新書寫刻薄的評論)

而喜歡此書的評論家也說,本書有一個所有處女作的問題,但是仍然贊賞「閒來無事讀起來很有趣」。

康得納斯出版公司的出版刊物沒有對此書進行評論或其他相關評價。

主題[編輯]

世俗氣[編輯]

《穿Prada的惡魔》在敘述層面上描寫安德莉亞如何堅持自己,不「出賣」原則,其連接手法,文學修辭還是心理活動無疑全參插些許「世俗氣」。在安德莉亞周圍充斥着與《Runway》相關的時尚人物,她總以懷疑的眼光看待這個圈裡的人,並且討厭當中的黨派糾結(例如,雜誌社的廣告部從來不請編輯部的人,原因不是因為編輯部比他們低一個層級,而是他們知道編輯部的人不好對付,從來沒有編輯部的人在派對里敗下陣來)。但安德莉亞對他們的這種厭惡,在旁人看來也是半斤八兩,因為此中很多角色包括裴米蘭個人也經常向她指出這點。

除了她的同事,安德莉亞對南部居民也頗為友好。從她對她姐姐和裴米蘭小叔子的態度可以看出。

一些讀者和評論家認為,安德莉亞本身的世俗氣使得她很難被人同情。也許是這個原因,在小說結尾安德莉亞表面的勝仗可能看來沒那麼有氣勢。這點特別象1988年的電影《上班女郎》(Working Girl), 頗具層級的戲劇諷刺。最後她也算安定下來,雖然只是暫時的。為一家出版社工作,比她原先想進入《紐約客》的遠大志向來看稍嫌遜色。

猶太人身份[編輯]

小說中另一個有意思的副線,是乾於21世紀初期文化大融合中美國猶太人的社會地位,這些都能在文中捕捉到相關影子。

安德莉亞除了英語之外,只會說希伯來語。在小說中她僅一次強調自己和家人猶太人的身份。此外,薩克斯家族就是住在康乃狄格州阿文鎮的刻板的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會膜拜《紐約客》雜志,也會在閒暇之餘玩拼字遊戲的人。值得注意的是,在她家唯一體現猶太文化特色的地方,是在感恩節前一晚由安德莉亞的母親準備的晚餐,包括貝果、洛克斯以及土豆烤餅。而這個節假日的慶祝對象卻是當年乘五月花號到美國來的朝聖者(即英國清教徒),而正是他們的後代成為美國猶太人獲得社會地位的長期絆腳石,使得這個理想成為一個不能實現的夢。

在書中並無薩克斯一家慶祝過任何有關傳統猶太人的節日。所以,吉兒在婚後搬至德克薩斯州變得有點本地人的味道也不足稱奇。在這方面裴米蘭表現得更勝,甚至十分抵制自己的猶太人身份,安德莉亞通過Google搜索發現可以改自己的名字,使得自己能與倫敦東區猶太教正統派的背景撇清關係,而她父親曾由當地社區支持撥款在東區研讀過宗教課本。當安德莉亞考慮離開裴米蘭辭職那一刻,她不自禁的向後退。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個行為喚起了她的身份背景,這場面如同眼光敏銳的猶太人覺得應該離開哭牆一樣。

所以,這可能就是裴米蘭的姓是「Priestly」(Priest有教父,神父的意思)的原因,此外最能張顯安德莉亞追求和願望的角色叫Christian(有基督教徒的意思);或反過來說,她(作為一個猶太人)的最好的朋友的姓氏要不就是 fine man,不然就是good one(兩者都有好人的意思)。

外文版[編輯]

此書除了在美國發行,在阿爾巴尼亞澳大利亞比利時巴西保加利亞加拿大中國克羅地亞丹麥芬蘭法國德國希臘匈牙利印度尼西亞以色列意大利日本韓國拉脫維亞立陶宛馬來西亞墨西哥荷蘭波蘭葡萄牙羅馬尼亞俄國塞爾維亞西班牙瑞典台灣泰國土耳其英國越南發均有銷售。

改編同名電影[編輯]

主要演員[編輯]

簡介[編輯]

電影版《穿Prada的惡魔》的宣傳海報,成為小說修訂版的封面。本電影於2006年6月30日由「二十世紀霍士」推出上映。製片人為製作「阿甘正傳」(Forrest Gump)的溫蒂·菲納曼(Wendy Finerman),劇本由愛琳·布洛許·麥肯納(Aline Brosh McKenna)改編,而由大衛·法蘭基爾(David Frankel)擔任導演。「梅姑」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因扮演裴米蘭的角色角色大受好評,並贏得了金球獎獎項、而艾美莉·賓特(Emily Blunt)更因此獲得金球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此片於2005年秋季開拍,在紐約及巴黎取景。在片中作者飾演雙胞胎的保姆,在劇中有個短暫且無聲的鏡頭。此電影取得巨大成功,在全球賺進3億美元以上的票房,也讓主角們獲益頗豐。同年九月作者和導演雙雙獲得奎爾獎(Quill Awards),以獎勵書籍和由此改編的電影對社會產生的巨大轟動和文學激發。

電視劇[編輯]

2006年10月12日,福士廣播公司宣稱已經着手申請以此書為藍本的情景劇拍攝權利,預計在2007年開拍。但是這個項目根據2007年5月頒佈的福克斯2007年到2008年季度檔期表中並沒有出現,也沒有進一步拍攝與否的相關消息。

外部連接[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