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倫·奧貝·齊克果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索倫·奧貝·齊克果

索倫·奧貝·齊克果
西方哲學家
19世紀哲學家
出生 1813年5月5日(1813-05-05)
丹麥哥本哈根
逝世 1855年11月11日(42歲)
丹麥哥本哈根
學派 存在主義後現代主義後結構主義歐陸哲學
主要領域 倫理學存在主義美學宗教形而上學認識論

索倫·奧貝·齊克果丹麥語Søren Aabye Kierkegaard,又譯齊克果祈克果克爾凱郭爾吉爾凱高爾[1]等;1813年5月5日-1855年11月11日)是丹麥神學家哲學家及作家,一般被視為存在主義之父。

2013年5月5日Google為齊克果200周年誕辰設計了紀念doodle[2]

生平[編輯]

齊克果生於哥本哈根一個富裕家庭,在眾兄弟姊妹中最年幼。齊克果的父親早年是一個鄉下農民,後來白手興家成為城中暴發戶,並與富豪之女結婚,躋身哥本哈根的上流社會。後來其妻去世,齊克果之父另娶家中女傭為妻,並在老年得幼子索倫·齊克果。

齊克果的父親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所有丹麥人一出生就自動成為路德會信徒),本身所受正式教育不多,但勤於自學。他性格憂鬱,且深信自己因早年不虔敬的行為而受到神的咒詛(而齊克果大部分兄長、姊姊活不過三十四歲──那接近耶穌被釘十架的年齡),對齊克果管教──特別是宗教教育──非常嚴厲。齊克果深受父親影響。另一方面,齊克果自少生活富裕,但體弱多病,且與兄長們的相處不融洽。種種因素造成齊克果憂鬱的性格。

1830年,齊克果開始學習心理學哲學,並於翌年開始攻讀神學學位。但於1834年,他的宗教信仰陷入低潮,生活變得糜爛,直至1838年才恢復過來。1840年,他完成學位考試、同年向維珍妮·奧遜(Regine Olsen)求婚,並於1841年取得在其他學系等同博士的哲學碩士學位。

1841年,齊克果覺得自己不可能擺脫憂鬱,更不可能有美滿婚姻,最終決定跟維珍妮解除婚約。這對他日後創作生涯影響深遠。

後來他成為活躍的作家,以不同筆名出版多部文學、哲學作品。他一生大力反對當時得令的黑格爾哲學,並致力於反思神學。

1855年齊克果於哥本哈根一家醫院逝世,臨終時不肯接受丹麥國家教會的聖餐,也不肯讓教會參與其喪禮。

時代背景[編輯]

十八世紀時,基督教受到啟蒙主義哲學與科學的挑戰,逐漸產生自由派神學;然而另外一個極端是「基要主義」的傳統更正教正統神學,他們長期沉浸於更正教經院哲學的正統思潮裡,太過着重字義解經,將歷史上的某些教義,作為神學立場正確與否的絕對標準。因此基督教會在這兩種神學中,漸漸忘了基督教是怎樣的信仰,甚至連怎樣作一位基督徒的焦點都模糊掉了。

當時的丹麥把基督教定為國教,只要是在丹麥出生的人,丹麥的國家教會都把他視為是基督徒。嬰兒洗禮的作法非常普遍,人們在尚未有自己的信仰就成了教會的一份子,因此在齊克果看來,在他的周圍,盡是一些掛名的基督徒。丹麥思想界在十八、十九世紀受國外的影響不小。當時一位有名的神學家馬登遜(H. L. Martensen),將黑格爾(Beyond Hegel)的矛盾綜合及人文主義融合於基督教中。[3]那時「個人」的意識全都淹沒在對世界歷史的思索與群體觀念中,因此那時代的病徵倒不是追求情慾或唯物主義,卻是拿狂放的泛神觀來輕蔑個人的存在。[4]

哲學思想[編輯]

齊克果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其哲學的中心思想基本上可以說是「如何去做一個基督徒」。他對當時社會上的小信風氣深惡痛絕,多番撰文攻擊。

他認為人們並不能透過客觀性獲得真理,而真理只能透過主觀性呈現,所以他反對傳統哲學將真理當成客觀知識那樣地追求。他亦反對教條主義(包括反對基督教的教條主義),故不願將自己的思想寫成哲學理論,而是以文學作品的形式表達,並以多個不同筆名出版作品。

存在的層次[編輯]

齊克果將人的存在描述成三種不同層次:感性理性宗教性(或稱審美倫理宗教) 。感性的人或是享樂主義者、或是熱衷於生活體驗的人,他們主觀而具創造力,對世界沒承擔、沒責任,覺得人世間充滿可能。理性的人則是現實的,對世界充滿承擔和責任,清楚明白人世間的道德、倫理規條。因此,有別於感性的人,理性的人知道這世界處處設限,充滿著不可能或疑問。面對不可能和疑問,理性的人就只有放棄或否認,並永遠為失去的東西而悲傷。這個時候,人只有靠着「信心的跳躍」(Leap of Faith)進入宗教性,用信念的力量戰勝疑問和理性上通常認為是不可能的事。只有信仰,才能使人重獲「凡事俱有可能」的希望。

在《恐懼與戰慄》中,齊克果思考舊約中「信心之人的父」亞伯拉罕聽從神的指示殺子獻作燔祭的故事。他認為如果亞伯拉罕不在乎自己的兒子生死、沒有道德倫理以至親情的心理掙扎,或者認為聽命於神而殺子是一種道德規條,他的所作所為就毫無意義。亞伯拉罕的行動的價值在於他從理性躍進宗教性,信仰神的大能、相信凡事可能、奇蹟會出現(結果神在最後關頭遣天使阻止亞伯拉罕殺死兒子)。齊克果認為,不通過理性的話,是不會有信仰的。

絕望的階段[編輯]

在《致死的疾病》,齊克果認為絕望是不接受自己不想要的自我或固執於現狀的自我、最終「失去自我」,認為這也就是基督教所講的原罪。絕望的人不一定知道自己絕望、也不一定感到痛苦。最低層次的絕望在無知的人,一心只知世俗物事;這類人沒有自我意識,不認識自我的永恆性,更不知道自己陷於絕望。另一些人意識到自己為渴望得到某些世俗物事而絕望,但仍沒有自我永恆性的意識。另一些人開始意識到自我、永恆性,也意識到自己為世俗物事而絕望的軟弱,為此他們也就不願接受這個自己,結果陷入另一種絕望。再進一步,一些人決定接受軟弱,聽天由命,承認自己的永恆性。進而,他們要願意接受當前的這個自己。他們可能選擇靠着「信心的跳躍」重獲希望,脫離絕望;可是他們也可能選擇視絕望為最終真理,將自己置於永恆的絕望中。

於是,人在不同存在層次也就有不同的絕望。感性的人為世俗物事而絕望,理性的人也就為拒絕自我或選擇視絕望為最終真理而絕望。信仰是脫離絕望的唯一方式,選擇信仰也就是實現自我的唯一法門。

齊克果與存在主義[編輯]

雖然齊克果不願將自己的思想寫成哲學理論,但後人仍視他為存在主義的鼻祖,其所影響的時代並不在他所在的十九世紀,而是在二十世紀。他把存在主義哲學和對敬虔派與奮興運動的神學批判相結合,並以此為基礎提出一種新的神學。他的批判主義與馬克思、尼採的批判主義並列。

齊克果並不算是一位建構體系的神學家,在他的神學或宗教著作中只能找到很少的內容,僅有「矛盾」這個詞不斷重複出現,另外他的「信心的跳躍」學說只是表示矛盾的另一個說法,因為它無法合於邏輯地推演出來,是非理性的和令人驚異的。[5]

齊克果的影響有三方面:一個是在宗教方面,一個是在辯證學方面,一個是對黑格爾引起靈感的影響。[6] 齊克果認為自己的哲學思想與正統的基督教是一致的;但是後來的存在主義哲學家卻發展出世俗,甚至是無神論的存在主義。[7]

齊克果批判黑格爾的臨在論(神臨在於文化的歷史演進)與以此為基礎的文化基督教,可說是開了新正統神學的先河。[8]而這新正統神學則是對傳統更正教正統神學自由派神學徹底失望,同時強烈反對基要派對聖經的看法,所興起的一個神學,他們單純的希望重拾「神話語的神學」。

神學思想[編輯]

實存主義,或稱存在主義,是齊克果所主張的神學裏,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實存主義屬於人文主義的一派,強調人本主義,所謂真正的「實在」是存在於人生。宇宙萬物,都是為了人而存在,都是為了我而設立的,萬有都是本於人,也歸於人。齊克果憂鬱的個性與孤獨的個人經驗,是他發展出存在主義思想的原因之一。

他認為每個人對所處環境都有巨大的責任,雖然世界不斷在演進卻仍不能把人解放出來。而所謂「本真的存在」(authentic existence)是指有自由意志的個人,會向善或向惡作決定。而在決定的時候,因為人是有限的,所以焦慮和失望的產生是可預期的。然而我們必須清楚分辨懼怕和焦慮是兩種不同的狀態,懼怕這個詞有突然存在某物的含義,但齊克果用這個詞是為要描寫人的本體論狀況,他的兩本著作《懼怕的概念》和《致死的病》,就曾對焦慮和失望的兩種狀態進行描寫。

《懼怕的概念》這本書是從理論的層面來談到關於焦慮的基本著作。齊克果把焦慮分成兩類來談。第一種與他的墮落學說(theory of the fall)有相聯繫。他用有關亞當與夏娃吃禁果的事件作為墮落這個符號的說明,並在這事件中發現深刻的心理透視。

這一類的焦慮有兩方面:一方面,是「無法實現」的焦慮,因為受到限制,而有不能實現自己的焦慮。另一方面,是想要實現自己和害怕實現自己的雙重焦慮。而這裏所談論的亞當不是指原來歷史上的亞當,而是指存在我們每個人中的亞當。

在「本真的存在」裡,人需要親身地切實地決定和參與,不能只同意停留在頭腦中的抽象真理。他認為單單談信仰正統是不夠的,必須有個人的決志。所作出的決定是為了實現一個人的自己,這是與墮落同時發生的問題。墮落之後有另一種焦慮,會產生內疚,內疚帶來焦慮,焦慮的極限就是失望。這種失望在齊克果的《致死的疾病》中也有談到。當人的精神與物質相衝突時,由於人的精神有限,人體驗到在他自己之中的衝突,於是有那種想要擺脫自己的想法,可是卻又有不能藉由自殺來擺脫自己的想法。[9]

信心的跳躍[編輯]

齊克果自認是反文化基督教的先知,他極其厭惡黑格爾的思想,認為黑格爾把聖經和先知的正宗基督教,扭曲為文化性的基督教。這種文化基督教在他來看根本不是正宗的基督教。在他晚期的著作《討伐基督教國度》中論到,這種每個人都是「基督徒」的社會,真正的基督教顯然已經消失了。[10]

齊克果的信心跳躍是談到當人面臨抉擇的時候會引發焦慮,而這種決定是一種跳躍的動作,它無法用邏輯方法來推演。齊克果認為人的墮落也是一種非理性的跳躍。然而另有一種跳躍,就是信仰的跳躍,同樣不能從處境中推演出來。當人面臨致死的疾病或是無法克服的焦慮,信仰卻能幫助人克服。

在齊克果的理論中,信仰跳躍有三個階段,但是這些階段不是時間上的那種階段,而是包含美學的、倫理的和宗教的,這三階段彼此間相互聯繫[11],無法清楚分開,例如在最後的宗教階段裡,仍不免存在倫理思想和美感。尤其是他認為倫理宗教是具有主觀性的,是源於他獨特的審美觀,而美感卻不能用邏輯來推理。而上帝是所有行為與思想的終極前提,因此更無法用推理與邏輯證明上帝的存在。[12]

有關美學階段是他很值得一提的事。美學階段的特徵是與人的生存扭在一起,他在這裏所談到的美學不是指美學這門課程本身或藝術,而是一種衡量的標準。標準是按照每個人和每件事是否能夠滿足自己的美學,也就是聖經中描述猶太人對於好的事情或正確的事情,就稱這事為善、為美的「美」,這就是屬於美學的階段。因此他曾批評羅馬教宗曾醉心於異教風俗與道德敗壞的希臘羅馬藝術。

在倫理階段,齊克果提出「魔性的」(demonic)這一個概念,是「自我隔離」(self- seclusion) 的意思,也就是沒有走出自己。跟這種自我隔離的情況相反的是愛,愛可以引導人走出自我隔離的處境,也就克服了「魔性的」。這種愛的特徵可以引導到愛的關係。也就是說在倫理階段中,愛克服了孤立進而產生責任心,而透過責任心就可以達到倫理的階段。宗教階段超越了美學的和倫理的階段,可以分為兩種類型「宗教A」和「宗教B」,其代表性人物分別為「蘇格拉底」和「耶穌」,兩者的共同之處在於對神的看法上都是存在主義者。

宗教A或蘇格拉底的宗教認為真理可以在人的存在中找到,也就是說基本真理存在於人自身之中。蘇格拉底想要用辯證法和存在主義把真理從人中召喚出來,他使用兩種方式,一種是反諷,這意味透過徹底的追問來探尋真理。另一種方式是產婆術(midwifery)。教師不是單單地直接教導真理,要幫助人們發現存在他們之中的真理,而使本來存在人之中的知識誕生出來。

有論者提出,蘇格拉底可被視為人道主義的創立者,這可以被視為準宗教之一,但是蘇格拉底並沒有轉變別人之存在的總體狀態,因為這種轉變只能在宗教B中才能做到。宗教B認為真理無法在人之中找到,因此,上帝必須從人的外面進入,並對人進行教導,於是上帝以基督的形式進入到人之中。這是另一次的跳躍,上帝藉着基督道成肉身產生跨越時間的跳躍。

因為神與人之間有「素質上的無限差異」(infinite qualitative difference),而人類不僅有限,更是有罪的;所以追根究柢,人必須藉着決心,也就是「信心的跳躍」,以內心的熱情擁抱真理。[13]沒有信心的跳躍就會變成只有理性的宗教,但是這絕對不是正宗的基督教。


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

道成肉身的絕對弔詭性與非理性[編輯]

齊克果主張「主觀的真理」,為新正統神學奠定了哲學根基,重新尋找神話語的神學,將信心置於崇高的地位,只把理性當作是理解神話語的工具而已。就是因為神話語中的基本真理具有弔詭性,使得邏輯學的非矛盾律(A≠-A)在基督教神學也不管用,因為神的意念(思想)高過人的意念(思想),神的道路(方法)超過人的道路(方法)。

齊克果在這一點上開啟了新正統神學的先聲,所以辯證神學家以他為盟友。齊克果對於真理的定義,特別是關乎神與人類存在的真理,是指「一個客觀不明物,人透過內心最深的熱情去攫取,並且將它緊抱不放。」[14]。但是,「當主觀、內在是真理,客觀定義的真理就成為弔詭。」[15]道成肉身就是一個「絕對的弔詭」,所以只能憑著信心披露與理解。

黑格爾企圖將弔詭當做邏輯觀念,置於普遍、和諧、理性的真理系統,有違弔詭的真義,並且把它變成抽象哲學觀念的象徵代表。對齊克果來說,耶穌確實就是神,也確實是人,但集中於一身的真理,是邏輯上的矛盾,因此他駁斥黑格爾,認為這是啟示的全新真理,要我們決定是要接受或棄絕耶穌基督為主。[16]一個人要與上帝建立關係,必須是個人的決定,而不是抽象的推理。

批判世情[編輯]

對教會[編輯]

那時的丹麥是一個信義宗基督教國家,但是當時基督教採納現代主義精神,沉迷在一股追求希臘時代的智慧,卻失去基督教應有的內涵。齊克果以一個基督徒的身分為文,批評那些掛名的基督徒。在教堂中一群沒有經歷過基督生命的傳道人,每個禮拜所講的道理,與衣冠楚楚做禮拜的教友都不相稱,教友們形成了假冒為善的雙重性格,教會如同主耶穌所責備的法利賽人。在這種情況之下,他無法接受他竟會是這種教會的信徒。因此他坦白地向當時的教會說出內心的話,勇敢的揭發這些嚴重的問題。[17]

齊克果除了批判當時教牧人員的心態,與一般的雇員沒什麼兩樣以外,他也批評神學也有同樣的情形。基督教神學原本想從生存狀態的矛盾中形成一個有嚴謹規則的客觀化體系。但現在,神學家的處境竟然也表現出不當的性質來。因此齊克果檢討教會是否真的需要神學。[18]

齊克果不論是在存在主義、信心的跳躍或是真理的弔詭性等理論,在在都對當時的教會提出更新的思想,令教會重新思考真正的信仰與存在。

主要著作[編輯]

齊克果以真名及多個不同筆名出版其作品,以表達其反教條、反權威及多重觀點的思想。以下漢譯不包括副題,署以真名的作品不註明作者名稱:

  • 《非此則彼》-Victor Eremita編著(1843)Enten-Eller. Et Livs-Fragment, udgivet af Victor Eremita
  • 《兩個啟發性談話》(1843)To opbyggelige Taler
  • 《恐懼與戰慄》-Johannes de Silentio著(1843)Frygt og Bœven. Dialektisk Lyrik af Johannes de Silentio
  • 《重複》-Constantin Constantius著(1843)Gjentagelsen. Et Forsøg i den experimenterende Psychologi af Constantin Constantius
  • 《哲學性片斷》(1844)-Johannes Climacus著,齊克果出版Philosophiske Smuler eller En Smule Philosophie. Af Johannes Climacus. Udgivet af S. Kierkegaard
  • 《生命的階段》(1845)-眾人著,Hilarious Bookbinder編纂及出版Stadier paa Livets Vej. Studier af Forskjellige. Sammenbragte, befordrede til Trykken og udgivne af Hilarius Bogbinder
  • 《非科學的結語》(1846)-Johannes Climacus著,齊克果出版Afsluttende uvidenskabelig Efterskrift til de philosophiske Smuler. -- Mimisk-pathetisk-dialektisk Sammenskrift, Existentielt Indlœg, af Johannes Climacus. Udgiven af S. Kierkegaard
  • 《不同精神的啟發性談話》(1847)Opbyggelige Taler i forskjellig Aand af S. Kierkegaard)
  • 愛之工》(1847)Kjerlighedens Gjerninger. Nogle christelige Overveielser i Talers Form, af S. Kierkegaard
  • 致死的疾病》(1849)-Anti-Climacus著,齊克果編Sygdommen til Døden. En christelig psychologisk Udvikling til Opvœkkelse. Af Anticlimacus. Udgivet af S. Kierkegaard
  • 《基督教的訓練》(1850)-Anti-Climacus著,齊克果編Indøvelse i Christendom. Af Anti-Climacus -- Udgivet af S. Kierkegaard

參考[編輯]

  1. ^ 梁實秋主編,《遠東英漢字典》,1960年2月。
  2. ^ Google齊克果200周年誕辰設計了紀念Doodle. 
  3. ^ 齊克果,《基督教歷代名著集成(第二部第廿二卷)》,謝秉德譯(香港:東南亞神學教育基金會&基督教輔僑出版社,1963),13
  4. ^ 同上,13-4
  5. ^ 田立克,《歷代基督教思想學術文庫-基督教思想史》,尹大貽譯(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2000)
  6. ^ 同上,576-78
  7. ^ 奧爾森(Roger E. Olson),《神學的故事》,吳瑞誠、徐成德譯(臺北縣:校園書房出版社,2002),676。
  8. ^ 奧爾森(Roger E. Olson),《神學的故事》,673。
  9. ^ 田立克,581-2
  10. ^ 奧爾森(Roger E. Olson),677
  11. ^ 田立克,583
  12. ^ 齊克果,《基督教歷代名著集成(第二部第廿二卷)》,15
  13. ^ 奧爾森(Roger E. Olson),678
  14. ^ 基爾克果,《哲思片段之非科學後續結語》,215
  15. ^ 同上,215
  16. ^ 奧爾森(Roger E. Olson),679-80
  17. ^ 周聯華,《道聲人人叢書第二輯之十八-存在與信仰》,24-5
  18. ^ 田立克,592-93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