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 (美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美國共和黨
跳到: 導覽搜尋


共和黨
主席 雷恩斯·普瑞巴斯(Reince Priebus)
建立 1854年2月28日
前身 輝格黨
自由土壤黨
總部 310 First Street SE
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
20003
意識形態
政治立場 中間偏右
國際組織 國際民主聯盟
官方色彩 紅色(非正式)
參議院
45 / 100
眾議院
233 / 435
州長
29 / 50
各州上院議席
1,022 / 1,972
各州下院議席
2,787 / 5,411
官方網站 www.gop.com

共和黨英語Republican Party),又常被簡稱為GOP英語Grand Old Party),是美國當代兩大主要政黨之一,另一個是民主黨。1854年創黨以來,由共和黨首位總統林肯至今,29任美國總統有18位都是共和黨人。共和黨創立時期,結合了當時反對奴隸制度擴張的政治勢力,並且將黨的價值奠基於「個人自由」和「國家團結」之上。而在當代政治中,共和黨則被視為是社會保守主義(包括維護「家庭價值」)、經濟古典自由主義(包括支持「保守財政政策」)以及在外交和國防問題上採取強硬態度(關注美國盟友的安全,如科威特以色列日本等,並支持反恐戰爭)的右派政黨。最近一任共和黨籍美國總統為來自德州喬治·獲嘉·布殊

歷史[編輯]

創立[編輯]

位於威斯康辛州瑞盆市(Ripon)的這間校舍是共和黨在1854年的創黨地點。

共和黨創立於1854年,是由一群前輝格黨黨員、北方民主黨人、以及奴隸解放運動者所組成的聯盟,他們反對奴隸制度的擴張,並主張應該將美國現代化。這個新政黨的創立動機便是為了對抗當時的奴隸主勢力—亦即當時那些試圖控制聯邦政府並擴張奴隸制度的南方富有階級。政黨的創始人挑選了「共和黨」這一名稱,以反映1776年美國立國的共和主義價值,強調公民良心和反抗貴族政治及腐敗。新成立的共和黨主張現代化高等教育、銀行業務、鐵路、產業、以及都市,並承諾給予農民自由務農的權利。他們主張自由的僱傭制度優於強迫的奴隸制度,並且也是美國真正的道德觀和價值觀—也就是所謂的「自由土壤、自由勞動、自由人」的原則。共和黨為了保護美國剛興起的工業,反對自由貿易,要求對歐洲進口的的工業產品課高關稅,與共和黨今日的立場完全相反。

約翰·弗里蒙特(John Fremont)成為共和黨第一位提名的總統選舉候選人,他提出了「自由土壤、自由言論、自由人、弗里蒙特」的口號,雖然弗里蒙特沒有成功當選,但共和黨於選舉中展現了穩固的基礎。與現代共和黨不同的是,當時共和黨的支持者大多聚集於東北部,包括了新英格蘭、紐約、和中西部北邊等地,並且在其餘北部地帶都有穩固的支持,但在奴隸制度盛行的南方幾乎沒有任何影響力。

內戰和稱霸時期:1860-1896[編輯]

亞伯拉罕·林肯是第一位共和黨總統(1861-1865年在任)也是美國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

亞伯拉罕·林肯在1860年的選舉勝利,開始了共和黨的長期稱霸時期,這段時期共和黨以工業的東北部和農業的中西部為根據地掌控了數十年的美國政壇,共和黨至今仍常引以為傲的自稱為「林肯的黨」。林肯成功的團結了共和黨內的所有派系支持合眾國作戰,不過,他也反對那些要求苛刻懲罰南方的共和黨激進派系。在國會裡,共和黨通過了一連串展開快速現代化的法案,包括了國有的銀行制度、高關稅、開徵所得稅、以及其他各種貨物稅、發行不需金銀侷限的紙幣(美鈔)、龐大的國債、自耕農場法案,以及補助高等教育、鐵路建設、和農業發展的土地發放。

當時大多數北方的民主黨人都是主戰派,並且繼續支持林肯,直到1862年秋天,林肯將戰爭目標轉變為徹底解放奴隸制度時,許多民主黨人才開始採取反戰態度。除了肯塔基州外,所有共和黨的州黨部都支持了廢除奴隸制度的目標。共和黨也成功指控北方反戰的民主黨人是同情南方分裂的叛徒,並且贏得了大多數主戰的民主黨人支持,使他們得以在1862年保持多數派地位,林肯繼續在1864年選戰中贏得壓倒性勝利,成功連任。

在內戰後的重建時期裡(1865-1877),要如何處理南方投降的各州以及被解放了的奴隸成為了主要的議題。1864年時共和黨控制了國會,要求採取更激烈的行動以對抗奴隸制度,並且報復南方的分裂。林肯勉強遏制了他們,但在林肯死後,繼任總統安德魯·詹森為了這點而在1866年與激進派共和黨人分裂。結果在1866年的國會選舉中,激進派共和黨人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因而徹底控制了整個重建時期,使得詹森無法以否決權阻止立法。激進派共和黨人對南方施加了許多苛刻的法案,以報復南方的分離。

在1868年的總統選舉中,被喻為林肯接班人的尤里西斯·格蘭特支持激進的南方重建計劃,在憲法第十四號修正案中授與所有自由人平等的公民和投票權利;最重要的是,格蘭特是戰爭的老兵和英雄,這使他相當受歡迎,最終當選總統。由於共和黨的規模擴張過大,嚴重的派系之爭和腐敗也不可避免的產生。戰後聯邦政府的軍隊一直駐紮在南方以阻止再度分離,到了1872年,共和黨內的激進派和自由派因此爆發衝突,認為戰爭已經結束,應該將軍隊早日撤回。1873年的經濟蕭條使民主黨有機會扭轉局勢,1874年重新奪回了眾議院的控制權。重建時期最後隨着1876年的選舉而落幕,共和黨總統拉瑟福德·伯乍得·海斯承諾會將仍駐紮在南方3個州的聯邦軍隊撤回。在軍隊撤回後,南方地區在接下來一個世紀都堅定支持民主黨,在每屆總統和國會選舉中都成為民主黨的大票倉,直到1964年才開始轉變為支持共和黨。

鍍金時期:1877-1890[編輯]

第二位共和黨總統尤里西斯·格蘭特(1869-1877年在任)。

共和黨在這段時期分裂為「正統」和「混血」的流派,他們為了政府職位的指派和公務員改革而鬥爭不休,但在政策上則差異不大。1884年,共和黨內的改革派認為詹姆斯·G·布萊恩相當腐敗因而拒絕支持他,並改為支持民主黨的格羅弗·克利夫蘭,使民主黨奪回了白宮。然而大多數這些共和黨人在1888年時都回歸了共和黨。

隨着北方戰後的經濟繁榮發展,各種產業、鐵路、礦業、和許多大城市都快速成長,農業發展也相當繁榮,共和黨也繼續通過許多法案以維持經濟的快速成長。民主黨則一直被擁護商業和白人利益的保守派白人所控制,一直到1896年才有所轉變。這時的共和黨通常支持大企業、硬貨幣(如金本位)、高關稅、並對內戰的聯邦軍老兵施予優渥的退休金。不過,到了1890年,共和黨不得不同意通過雪曼反托拉斯法及成立管制鐵路運輸的州際貿易委員會以解決來自小商業主和農夫的抱怨,並且通過公務員改革法案,在兩黨的共識下將大多數政治的公職指派權都消除了。1890年時威廉·麥金萊主導下通過的高關稅法案則重創了共和黨,使民主黨在當年的國會選舉中獲得壓倒性勝利。在這個時期外交政策很少是兩黨關注的主要議題(除了合併夏威夷外,共和黨支持之而民主黨反對之),更常關注的是文化上的議題,共和黨支持虔信派的新教教派(衛理宗公理會長老教會、以及斯堪的納維亞的路德教派),支持頒佈禁酒令。這激怒了一些反對禁酒的共和黨人,尤其是德裔美國人,使他們改為支持民主黨。

1860年至1912年間,共和黨一直利用民主黨與「酒、天主教、造反」之間的牽連爭取支持度,酒意味着民主黨與釀酒業和酒館業的利益,相較之下共和黨則採取堅定的禁酒姿態。「天主教」指的則是民主黨與天主教徒之間的關聯,愛爾蘭裔天主教徒是民主黨在大都市地區的主要黨員基礎,共和黨則大力指控他們政治腐敗。「造反」指的則是1861年試圖分離合眾國的南方聯盟國、以及那些同情他們的北方民主黨人。

人口的增加則對民主黨較有利,大量前來的德裔和愛爾蘭裔移民大多支持民主黨,並超過了以英國和斯堪的納維亞移民為主的共和黨。1880年代中期,兩黨於選舉中的表現開始拉近,但民主黨除了1884年和1892年的總統選舉外(兩屆都是格羅弗·克利夫蘭),一直未能贏得總統選舉。由於執政的民主黨在1893-1897年間歷經嚴重的經濟衰退、加上煤礦和鐵路的罷工潮暴力活動,共和黨於1894年的國會選舉中取得歷史上最輝煌的勝利。

進步時期:1896-1932[編輯]

狄奧多·羅斯福(1901-1909)是進步時期最突出的總統。

威廉·麥金萊在1896年當選總統象徵了共和黨稱霸的一個新時期的開端,有時也被視為選民結構重組的一次選舉。共和黨在接下來36年裡控制了28年總統任期,只有兩屆例外。他承諾高關稅政策將能終結1893年以來的經濟恐慌,並且指責民主黨候選人威廉·詹寧斯·布萊恩的銀幣自由鑄造政策將會造成經濟垮台。麥金萊沉重依賴於金融、鐵路、產業、和中產階級的支持,並將共和黨形塑為商業人的政黨,以此吸引了大量商業團體的支持,並且以壓倒性勝利當選總統。麥金萊也是第一個提出多元論的總統,主張所有種族和宗教群體都會因他的政策而受益。

狄奧多·羅斯福則是這個時期最突出的總統。他答應會繼承麥金萊的政策,但在1904年當選連任後,他開始改變政策走向,攻擊大企業利益並且頒佈反托拉斯法。他在鐵路立法和食物清潔法案上只獲得中等的進展,但在法庭上則得到更大的勝利,成功解散了標準石油和其他壟斷公司,但最後沒能在任內通過主要的公平交易法案。到了1908年,羅斯福提名了他的戰爭部長威廉·霍華德·塔虎脫參選並成功繼任總統,雖然塔虎脫的政策比起羅斯福保守,但他在任內通過的反托拉斯法和反壟斷政策卻比羅斯福要來的多。關稅的議題一直是共和黨內部的分歧點,羅斯福試着延緩這個議題,但塔虎脫任內必須面對之,東部的保守派希望對外來的加工產品施加高關稅(尤其是羊毛),但中西部則希望減低關稅。共和黨內保守派與進步主義派的分歧終於一發不可收拾,在1912年的總統選舉中,羅斯福親自組成進步黨作為第三黨的候選人,最後他獲得的票數超過了塔虎脫,但由於共和黨的選票分割,造成民主黨的候選人伍德羅·威爾遜脫穎而出當選,成為共和黨稱霸時期中唯一的一個民主黨總統。

總統卡爾文·柯立芝(1923-1929)

共和黨在州和地方的層次上接受進步主義時期的政策,試圖促進都市地區的改革。共和黨控制了整個1920年代的總統任期,實行違逆國際聯盟的政策、高關稅、並且維持商業團體的利益。沃倫·蓋瑪利爾·哈定卡爾文·柯立芝、以及赫伯特·胡佛分別當選1920年、1924年、和1928年的總統。雖然共和黨在1920-1924年間於大都市地區的天主教人口中獲得不錯支持度,但在1928年選舉中卻無法繼續維持,到了1932年時都市地區開始轉變為民主黨的重鎮了。在1929年10月,華爾街股市的垮台開始了一連串的經濟大恐慌。胡佛試着盡力緩和廣泛的經濟衰退,但情況依然沒有改善。最後民主黨在1930年的期中選舉裡獲得了主要的勝利,成為自威爾遜以來首次於國會中與共和黨席次相近。

反新政聯盟:1933-1953[編輯]

在1932年,胡佛被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所擊敗,羅斯福組成的新政聯盟接着支配了整個20世紀中旬的美國政治。民主黨也在兩院獲得了多數派地位。在羅斯福於1933年執政後,各種新政法案在國會以驚人的速度通過。在1934年的期中選舉裡,共和黨又輸掉了10個參議院席次,使得參議院共和黨與民主黨的席次差距高達25:71,眾議院的共和黨員也減少到差不多的比例。共和黨大肆批評羅斯福展開的「第二波新政」,認為那是階級鬥爭社會主義的政策,然而共和黨卻無力加以阻止。來自肯薩斯的州長阿爾夫·蘭登代表共和黨於1936年競選總統,蘭登採取中間路線,支持大多數的新政計劃,但結果羅斯福仍獲得46個州的壓倒性勝利。共和黨在國會僅剩下16名參議員和88名眾議員制衡羅斯福的新政。羅斯福也孤立了許多保守派的民主黨人,尤其是在他試圖更改最高法院席次後。

在1938年初美國又爆發了一次嚴重的經濟衰退,主要的罷工潮遍及全美,羅斯福也沒有成功去除最高法院裡的保守派法官,共和黨在1938年的國會選舉裡於眾議院重新奪回了75席。保守派的民主黨人—大多數來自南方,加入了共和黨組成了保守派聯盟,並且主導了國會的國內議題一直到1964年為止。從1939年至1941年間,共和黨內部在是否支持英國以及對二戰的立場上產生分歧,干涉主義者如亨利·劉易斯·史汀生主張支持英國,而孤立主義者則強烈反對美國參戰。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的反戰勢力並且一同組成了美國第一委員會(America First Committee)以阻止美國參戰。在1940年,毫不知名的溫德爾·威爾基在全國代表大會上脫穎而出代表共和黨參選,他批評羅斯福的新政效率低落,並且也批評羅斯福的競選破壞了美國總統連任不過三屆的傳統。珍珠港事件終結了干預主義和孤立主義之間的爭論,共和黨在1942年的期中選舉裡進一步奪回更多席次,終於平衡了民主黨長期以來的多數派地位。隨着戰時軍工生產而來的經濟繁榮,保守派聯盟停止了大部分的新政計劃。

作為少數派政黨,這時的共和黨有兩個派系:「左翼」的派系支持大多數的新政,但主張必須更有效的實行之。「右翼」的派系則從一開始便反對新政,並且得以在1940年代與南方保守派民主黨人合作下撤銷了許多新政的措施。共和黨的新政左翼由湯馬士·杜威所領導,以東北部為主要根據地。而反對新政的保守派則以西部和東南部為主。西部的選民結構在這段時期開始分歧,而南方仍然是民主黨的穩固票倉。杜威並不反對新政政策,但要求必須採取更有效的手段,主張加速經濟成長的政策、並反對政治腐敗。在戰爭初期他也比保守派更願意支持英國。

在1944年,健康狀況已經逐漸惡化的羅斯福仍擊敗了杜威,成為歷史上唯一連任四屆的總統,但杜威在1948年仍成為了共和黨的候選人。在羅斯福於1945年死於任內後,哈利·S·杜魯門繼任為總統。隨着戰爭的結束,不穩定的勞工組織在1946年發起了許多罷工活動,造成的混亂也幫助了共和黨的選情。共和黨大肆批評杜魯門任內的政策失誤,並且贏得了自從1928年來第一次的國會選舉多數派地位。在共和黨主導下於1947年通過的塔虎脫-哈特萊法(Taft-Hartley Act)用以平衡勞工工會的勢力,這個法案在1940年代和1950年代成為許多工業州的議題,但工會從沒能成功廢除之。

在1948年,共和黨分裂為左右兩派,杜魯門大膽的在7月時召集由共和黨控制的國會,送出一堆他預期會對共和黨議員造成大麻煩的法案審查。最後果不其然,共和黨國會陷入僵局且毫無進展,杜魯門趁機在全國批評他們「毫無用處」。接着在1948年的總統選舉,杜魯門擊敗湯馬士·杜威而得以連任,同時民主黨也重新奪回了國會。

從艾森豪威爾到尼克遜:1953-1974[編輯]

德懷特·艾森豪威爾是1933年來第一位共和黨總統。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共和黨保守派孤立主義者反對加入聯合國,並且對於阻止共產主義在全球的擴張不感興趣。北約指揮官和二戰將軍德懷特·艾森豪威爾擊敗了黨內的孤立主義派系,在1952年當選總統,打破了長達20年來民主黨控制白宮的時期。不過這時共和黨在國內議題上並沒有太大分歧。艾森豪威爾在任期間的特色是他將黨內事務(對全國委員會的控制、以及發言人的職位)全交給副總統理查·尼克遜代理。艾森豪威爾並無試圖消除新政政策,反而擴展社會福利制度並且擴建州際的高速公路。代表共和黨內自由派的尼克遜在1960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失敗造成共和黨的自由派開始衰落,也使尼克遜和共和黨的立場逐漸右傾。1964年,保守派的貝利·高華德在提名大會上擊敗了納爾遜·洛克菲勒。高華德強烈反對新政以及聯合國,但同時也反對孤立主義和冷戰的圍堵政策,主張採取更強硬的反共外交政策。高華德在總統選戰中被林登·詹森以壓倒性勝利擊敗,同年共和黨許多資深的國會議員也落選了,但這年選舉成為共和黨保守派崛起的開端。高華德將他的落選歸咎於約翰·甘迺迪在一年前遭到刺殺所產生的大眾對民主黨的同情影響。

反新政聯盟在1960年代由於面臨嚴重的都市暴動、越戰、以及許多南方保守派對於種族混合與民權運動的反對而垮台,加上林登·詹森推行新政的「大社會」政策的失敗,尼克遜得以強勢復出,在1968年選戰中擊敗了休伯特·漢弗萊,並在1972年以49個州的壓倒性勝利當選連任。尼克遜由於水門事件醜聞而被迫在1974年下台,接任的傑拉爾德·福特則選擇徹底赦免尼克遜,使得民主黨得以大肆炒作這個議題,在1974年國會選舉中取獲得勝利,福特的支持度一直沒有恢復,在1976年的黨大會上還差點輸給前加州州長朗奴·列根。水門案的影響加上當時美國經濟的困難處境,使得民主黨提名的吉米·卡特得以在1976年以微弱優勢擊敗福特當選總統。

南方轉向共和黨[編輯]

在重建時期後將近一個世紀,美國南方白人都堅定支持民主黨。民主黨在南方勢力如此之強,乃至這個區域被稱為「南方基地」(Solid South)。共和黨得以控制接近阿帕拉契山脈的一些地區,有時候也會試圖在邊界的州競選州層次的官員。在1964年之前,南方的民主黨人將他們的政黨視為是南方生活方式的捍衞者,包括了對於州權的尊重、以及對於傳統南方價值的理解。他們不斷警告要對抗北方的自由派和共和黨試圖干預南方的政策,並敵視那些被他們視為「外來的搗蛋者」的民權運動份子。因此共和黨很難在南方獲得支持。

然而,從1964年開始,民主黨在南方的鞏固地位開始動搖。造成這種轉變的長期原因在於南方已經開始與美國其他地方越來越類似,也無法長期維持種族的分離。現代化帶來了大量的工廠、公司、和大都會,以及數百萬自北方而來的移民,同時教育程度也逐漸提升。同時南方傳統以棉花和煙草為主的產業開始凋零,農夫開始移往大城鎮的工廠工作。短期內造成轉變的原因則是1960年代的民權運動,民權運動在南方白人之間造成極大爭議,許多人批評那是對於地方州權利的干涉。隨着政治轉變的障礙逐漸移除,傳統的南方人加入了新興的中產階級,而北方的移民則開始傾向共和黨,因此種族結合政策最後造成了「南方大倒戈」。惟那些同時被賦予投票權的非洲裔則堅定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比率高達約85-90%。

列根革命:1980年代[編輯]

朗奴·列根在1980年代提出的列根經濟學保守主義運動影響至今。

朗奴·列根在1980年和1984年的選舉成為美國政治板塊的主要分水嶺。在1980年,由於民主黨已經失去大多數社會-經濟階層的支持,使得列根組成的列根聯盟控制了整個1980年代。在1984年,列根在普選中贏得了將近60%的選票,並且囊括49個州的選舉人團票,民主黨提名的沃爾特·蒙代爾只獲得他的老家明尼蘇達州哥倫比亞特區,使列根創下了獲得525張選舉人票(全部538張)的紀錄,即使是在明尼蘇達州,蒙代爾也只超過了列根3,761票,意味着列根差點就要創下贏得全部五十個州的歷史紀錄[1]

政治評論家則試着解釋為何列根能獲得如此龐大的支持度,他們以「列根民主黨人」來描述那些選擇投給了列根的民主黨人。列根民主黨人在1980年代前原先都是民主黨的支持者,但在1980年和1984年(以及1988年喬治·赫伯特·沃克·布殊)選擇投給共和黨,使得他們能獲得壓倒性的勝利。這些列根民主黨人大多為藍領階級、住在傳統屬於民主黨的地區、並且被列根在墮胎等議題上的社會保守主義以及強硬的外交政策所吸引。他們在1992年和1996年便不再繼續支持共和黨了,因此使他們成為1980年代的特殊現象。

經濟政策上列根徹底改變了美國政治,他將所得稅降低了25%、減少許多苛刻的稅賦,同時也解決了自1970年代以來一直蔓延的經濟滯脹,遏止了嚴重的通貨膨脹以及經濟衰退。在兩黨的支持下,列根繼續對商業撤銷管制,消除了幾乎所有新政以來遺留的管制政策,除了社會福利之外。也是在兩黨的支持下,列根徹底改革了社會福利制度,使其花費的預算在接下來25年不會超過政府控制,解決了即將因此爆發的金融危機。列根稱這些政策是使美國經濟在1983年和1984開始茁壯復甦的主因。列根始終強調他對於聯邦政府在處理問題上的能力抱持着懷疑態度,列根在任時的經濟政策被稱為列根經濟學

外交政策上,列根的強硬作風並沒有同時獲得兩黨的支持。大多數民主黨人強烈反對列根對於尼加拉瓜反共產政府游擊隊(Contras)的援助,也反對列根對危地馬拉洪都拉斯等地獨裁的反共政府的支持。列根採取強硬政策對抗蘇聯,使得那些希望廢止核武器的民主黨人大感擔憂,但列根仍成功的增加軍事預算並發起被人稱為「星球大戰」的主動戰略防禦計劃,以此壓倒蘇聯的軍事平衡。當改革派的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掌權時,許多保守派的共和黨人還對他與列根之間逐漸發展的友情感到不可置信。戈爾巴喬夫終止與美國的軍備競賽,試圖以此挽救蘇聯的共產主義,並且(1989)放寬對於東歐地區的控制。蘇聯的共產主義最後在1991年徹底垮台,繼任列根的總統喬治·赫伯特·沃克·布殊試圖避免炫燿美國贏得了冷戰的情緒,以免破壞與俄羅斯的關係,但美國國內則明顯感覺到是由於列根數年來的強硬政策使他們最後贏得了冷戰。如同對列根最激烈的批評者也承認的:「他最偉大的成就便是恢復了美國人對他們自己和他們政府的自尊,尤其是在經過了不堪回首的越戰、水門案、伊朗人質危機的挫敗、以及其他幾個無能的總統之後。」[2]然而相當諷刺的是,美國人民對自己政府的恢復信心竟是發生在一個本人對政府體制如此不信任的總統任期內。

共和黨控制的國會:1995年至2007年[編輯]

第四十一任美國總統老布殊
(1989-1993年在任)。

喬治·赫伯特·沃克·布殊1992年的選舉中敗予民主黨的比爾·克林頓,結束共和黨12年執政。在1994年的國會選舉中,共和黨一舉奪回了參議和眾議兩院的多數派地位。這是自從1952年來共和黨四十年來首次支配兩院,在接下來十餘年中,共和黨的多數派地位只有在2001-2002年的參議院會期中被短暫打破,並一直維持到2006年為止。1994年的這次選舉,共和黨重新奪回國會的控制權,同時亦使共和黨在立法機構上終於佔據優勢,因為民主黨在1995年前已經牢牢控制兩院長達四十年了,只有1981-1987年間參議院由共和黨控制除外(參議院擁有對聯邦政府的人事任命權)。

在1994年的選舉中,共和黨的國會候選人提出的政見包括了一系列對政府的主要改革,例如預算平衡法案和福利制度改革。共和黨將這一系列政見命名為為「與美國有約」(Contract With America)運動,以此作為當年選舉的文宣主軸。在選舉勝利後,共和黨成功通過了其中一些法案,但在其他一些如國會議員任期限制的法案上遭到挫敗。克林頓反對共和黨的一些社會議題政策,但接受了福利制度改革以及平衡聯邦預算的法案。這使得美國福利制度經歷大規模的轉變,民主黨內保守派對此表示支持、而自由派則大力反對。1995年,共和黨重新控制國會兩院後,與民主黨的克林頓政府之間的一場預算鬥爭導致聯邦政府暫時陷入癱瘓,但事件的負面效果使克林頓得以在1996年的總統選舉中順利當選連任,擊敗共和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兼參議院領袖鮑勃·杜爾。

小布殊時代:2001-2009年[編輯]

第四十三任美國總統小布殊(2001-2009年在任)。

2000年的選舉中,喬治·獲嘉·布殊擊敗了民主黨提名的副總統艾伯特·戈爾,這是共和黨自1952年來首次同時控制了白宮和兩院。布殊在普選中輸給了戈爾543,816票,但在選舉人團的總票數中以271票對266票微弱優勢而獲勝,成為美國自1888年以來第一個輸掉了普選、卻贏得選舉人團選舉的總統。

由於2001年發生的九一一襲擊事件,布殊展開了一系列的反恐戰爭,包括了阿富汗戰爭、頒佈美國愛國法、以及伊拉克戰爭。到了2001年11月,激進的阿富汗伊斯蘭教塔利班政權被美國剷除了,雖然仍未捕獲阿爾蓋達組織的領導人奧薩瑪·賓·拉登。在2003年3月,在經過一連串於聯合國的冗長外交手段失敗後,布殊選擇與盟國一同入侵伊拉克

共和黨在2002年的期中選舉裡表現良好,受到伊拉克戰爭初期的正面影響,共和黨鞏固了在眾議院的優勢、同時重新掌握在參議院的多數派地位。布殊在2004年的選舉的提名過程中沒有遭到任何對手,並且將他的政見定為「一個更安全的世界和一個更有希望的美國」。布殊展現了他對贏得反恐戰爭的信心,並且主張他要建立一個「所有權的社會」(Ownership society),強調個人的責任感、經濟自由、以及財產的所有權,同時建立起一個能在世界上競爭的先進經濟體系。

2004年11月2日,布殊贏得連任選舉。這次布殊取得了6,200萬張的普選選票,高過民主黨的約翰·凱利300萬票,布殊取得的286張選舉人團選票也高過凱利的251張。在布殊當選連任的同時,共和黨也在國會兩院增加了一些議席。布殊曾經告訴記者:「我在選戰中掙取了資本—政治的資本,現在我則打算以我的風格花掉這些資本。」他在2005年1月宣布了他的政策計劃,但隨着他在民調中的民眾認可度逐漸下跌,他的麻煩也逐漸開始。他努力爭取在福利制度中增加個人儲蓄帳戶的制度,同時提出大規模的稅賦修正案,但這兩個法案都被延期了。他成功指派許多保守派擔任最重要的政府職位,由康多莉扎·萊斯擔任國務卿約翰·格洛佛·羅伯茨擔任首席大法官本·伯南克擔任聯邦儲備系統主席等等。他成功的發動新一波的減稅,同時封鎖了其他可能增稅的管道。在2006年裡,布殊強烈捍衞他的伊拉克政策,主張美國正在邁向勝利。他也成功的延長了美國愛國法,主張就是這個法案保護美國在2001年的911事件後一直沒有遭受新一波的攻擊。

2005年9月,颶風卡特里娜摧毀了新奧爾良以及週遭的一大段地區,布殊政府在救災上的反應被批評為不夠迅速和充分,聯邦緊急應變中心(FEMA)的署長也被迫辭職。包括共和黨眾議院議長在內的數名國會議員則被控在選舉募款上有舞弊行為,民主黨則藉機大肆炒作這個議題。在2005年11月的選舉中,共和黨在紐約市的市長彭博以壓倒性勝利當選連任,成為共和黨在一向屬於民主黨重鎮的紐約市的第四次連續勝利。

2006年,共和黨挑選了俄亥俄州的眾議員約翰·博納作為眾議院的領導人,並挑選肯塔基州的米奇·麥康諾作為參議院領導人。同年11月,民主黨於期中選舉裡擊敗了共和黨,使得民主黨奪回了失去12年的兩院多數派地位。

2009年至今: 在野時期[編輯]

亞利桑那州聯邦參議員約翰·麥凱恩,代表共和黨參與2008年總統大選的候選人。

由於憲法任期限制,喬治·獲嘉·布殊將不能連任三屆總統,而副總統迪克·切尼也宣佈他不會尋求總統選舉黨內提名,因此共和黨必須挑選一組候選人參與2008年的總統選舉。

參與角逐者中,受到注目的包括前紐約市長魯迪·朱利安尼以及曾於2000年參選總統的亞利桑那州參議員約翰·麥凱恩、麻省州長米特·羅姆尼。以及在艾奧瓦初選中意外脫穎而出的前阿肯色州州長麥克·哈克比

其他初期的可能候選人包括伊利諾州的企業家約翰·H·考克斯(John H. Cox)和俄勒岡州的麥可·查爾斯·史密斯(Michael Charles Smith)、加利福尼亞州眾議員鄧肯·亨特(Duncan Hunter)、肯薩斯州參議員山姆·布朗貝克、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里奇、紐約州州長喬治·帕塔基等人。

雖然角逐者眾,但事前被公眾所看好的幾位候選人中,在全國民調本來居於領先的朱利安尼由於策略失誤,在佛羅利達州初選失敗後退出。自我定位為保守派的羅姆尼則受到前美南浸信會牧師麥克.哈克比的挑戰,進而在「超級星期二」的多州初選中未能取得以保守派為主的南方或是大州支持而中止競選活動。最開始聲勢趨弱的約翰.麥凱恩則是在贏得新罕布什爾初選後重振旗鼓,獲得許多共和黨政治要人背書支持,陸續贏得許多關鍵大州並取得壓倒性領先。更於俗稱「迷你星期二」的德薩斯、俄亥俄、佛蒙特與羅德島四州初選中擊敗僅剩的對手哈克比後,正式取得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提名資格。其副手人選是阿拉斯加州的州長莎拉·佩林

最後,美國時間2008年11月4日晚上,麥凱恩向支持者承認敗選,並向候任的美國三軍統帥貝拉克·奧巴馬致意。

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1月30日,在首位非裔美國總統奧巴馬就職十天後,前馬利蘭州副州長米高·斯蒂爾當選「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使其成為「共和黨史上首位非洲裔黨主席」。[3]

共和黨籍的國務卿康多莉扎·賴斯,她是第二位非裔及女性國務卿。

共和黨在1969至2009年,過去40年內控制了白宮長達28年。同時從1995年除了短暫的「2001年1月3-20日」和「2001年6月6日-11月12日」兩次以外,共和黨也一直在國會參眾兩院裡保持多數派地位直到2007年為止。然而由於2006年期中選舉的失敗,在2007年1月3日召集的第110屆美國國會兩院便由民主黨佔據多數派地位。

共和黨的評論者指出共和黨受益於郊區人口的增長,尤其是在共和黨占優勢的「美國西南」(陽光帶,Sun Belt),同時傳統民主黨的重鎮如東北「五大湖區」、「中大西洋區」和「新英格蘭區」都會帶的人口開始減少。由於人口的轉移,還使得布殊在2000年至2004年之間多獲得了6張選舉人團票(根據每十年一次的全美人口普查分配聯邦眾議員席位,並進而影響選舉人團之票數)。在2004年大選中,美國成長最快的前一百個都市中的九十七個都是由布殊獲勝,這也顯示出共和黨在新興都市(有別於傳統大城)和南方大都會區的支持度躍升。

然而,左翼自由派評論者則認為非地域性的社會人口統計傾向於對民主黨有利,他們指出快速增加的大學畢業生人數(年輕人通常較支持帶理想主義色彩的民主黨),以及共和黨在白人和鄉村的基本票源亦可能出現流失[4]

儘管共和黨贏得2004年的總統選舉,2006年的國會選舉則象徵民主黨奪回了部分選民的支持,使該黨得以獲得國會兩院的多數派地位。造成這種轉變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於對伊拉克戰爭的反彈,以及小布殊執政後期共和黨爆發的政治弊端。此外,與移民有關的議題也在共和黨內部造成分裂;而美國經濟情況的持平表現沒有替共和黨的選情起加分作用。

對共和黨未來抱持悲觀態度的人則質疑共和黨是否能繼續同時容納自由意志主義社會保守主義兩者,又或者共和黨能否在驅逐非法移民的同時,也不會傷害到那些想僱用移民作為便宜勞工的商業團體。抱持樂觀態度的人則指出當年羅斯福的新政聯盟甚至容納了比共和黨目前更多元而分歧的政治成分。就整體而言,共和黨依然是一個相當凝聚的政治團體,在堅定支持經濟自由意志主義的同時,亦毫不保留地支持社會保守主義,這使得他們總是與想要擴大政府管控規模、不強調社會傳統價值的民主黨處於對峙狀態。

2010年美國中期選舉期間,共和黨的國會議員提出了包括一系列對民主黨政府政策的不同意見,並致力於平衡預算、削減赤字和增進就業等,共和黨將這一系列政見命名為「對美國承諾」(Pledge To America),以此作為2010年選舉的全國文宣主軸。

受到全美普遍對奧巴馬政府在經濟(失業率預算赤字)和社會(健保非法移民)政策表現的失望與不滿,以及美國傳統上期中選舉的鐘擺效應影響,共和黨贏得了此次選舉的勝利:奪回聯邦眾議院掌控權,成為該院多數黨(該黨眾議院領袖約翰·博納將成為國會眾議院議長);贏得聯邦參議院部份席次,並於多個州長和地方選舉中獲勝重新執政,大幅削弱民主黨,但民主黨保住聯邦參議院的控制權,維持對聯邦政府人事任命的主導權。

當前意識形態[編輯]

共和黨是由許多不同的非正式派系所組成的,這些派系也經常會互相重疊、但不一定會同意彼此的立場。舉例而言,共和黨內有財政保守主義派福音教派社會保守主義派自由意志主義派新保守主義派、以及中間溫和派(Moderate Republicans)、以及支持LGBT權利的「木屋共和黨人」(Log Cabin Republicans)。

與民主黨相較,共和黨在社會議題上傾向保守主義,在經濟上則接近於自由意志主義,並且與華爾街(象徵大企業)和商業街(象徵中小企業)都有緊密的關係,但很少獲得工會團體的支持[5]。共和黨支持較低的稅賦、在經濟議題上主張限制政府規模、並且支持商業發展;而在一些社會議題如墮胎上共和黨則支持政府介入管制[6]。在1981年的就職演說中,朗奴·列根總結了他對於限制政府規模的理念:「在目前的危機中,政府並不是解決我們問題的方法,政府本身才是問題所在。」[7]自從1980年以來,共和黨內部如同政治評論者George Will所說的:「並立著兩種關係緊張的保守主義派系—西部和南部。」依據他的說法,西部的流派「大體上是自由意志主義,認為裁減大政府後將能使一個培育自由責任感的公民社會繁榮發展。」然而,南部的流派則反映出福音教派基本教義派的宗教理念,較少關注經濟的議題,但卻更注重道德的議題,反對墮胎同性戀[8]。不過,美國西部也有着穩固的福音教派共和黨勢力,而且在事實上,經濟自由意志主義和社會保守主義這兩種派系不一定是互相排斥的,他們在共和黨內往往是互相重疊的。

權力分立和制衡[編輯]

共和黨相信立法權力是屬於立法機構的管轄,而法官—尤其是最高法院的法官不應該使用他們的權力隨意解釋憲法和創造法律,許多保守派還稱那些法律是「法官捏造的法律」。一些反墮胎的共和黨人認為將墮胎合法化了的羅訴韋德案便是法官捏造法律的例子之一[9]。一些共和黨人譴責這種行為屬於「司法激進主義」,並且他們也積極的圍堵那些被他們認為是「司法激進主義者」的法官,並且指派那些在他們看來屬於「克制型」的共和黨法官。

其他一些共和黨人則繼承了威廉·霍華德·塔虎脫的傳統,主張法官的工作便是主動而公平的解釋憲法、並保護公民的權利免受地方立法機構的侵害。首席大法官約翰·格洛佛·羅伯茨便曾在2006年他的批准聽證會上與一些保守派吵了起來,因為他主張憲法的確賦予了私隱的權利。

與民主黨相較,許多保守派抱持着更堅定的聯邦主義理念,更強調要限制聯邦政府的權力、並且替地方州保留更大的角色。從這個觀點的聯邦主義出發,保守派經常反對國會權力通過憲法中的商業條款(Commerce Clause)延伸並影響到州權力。一些更具自由意志主義色彩的共和黨人則主張以更嚴格的方式解讀商業條款。

經濟政策[編輯]

共和黨強調私人企業和個人決策對於促進經濟繁榮的重要性,他們支持一個對商業有利的自由市場政策、經濟自由主義、並且限制政府規模和政府管制。不過在近年來,一些人也指出2006年美國高昂的預算赤字,批評共和黨不再是財政保守的政黨了[10]

當前大多數共和黨人抱持的經濟理論是朗奴·列根所提出的列根經濟學(與大西洋彼岸的英國戴卓爾主義相互輝映)。這個理論主張減少所得稅率會增加GDP成長,額外的成長也因此會替政府帶來更多額外的歲入。這個理論也反映在共和黨對於減稅的長期支持上,減稅自從1920年代以來便一直是共和黨的主要政見。

共和黨人相信自從小布殊政府2001年以來的一連串減稅政策幫助了美國經濟的發展[11]。而許多共和黨人也認為所得稅是註定效率低落的,同時也較反對等級稅制,認為那是劫富濟貧的制度,不公平的懲罰製造了更多工作機會和財富的人。

共和黨人同意應該有一個「安全網絡」以協助那些較貧窮的人口;然而,他們支持的政策通常開銷較少、較不依靠政府支出、同時對於參與資格也有較嚴格限制。共和黨人強烈支持1996年的福利制度改革,以此提高接受福利制度補助的資格門檻,並且成功地使許多之前依賴福利補助的人口開始尋找工作、自立更生[12]

共和黨反對一個僅由政府主導的全民健保制度—例如那些在加拿大和歐洲大多數國家的制度,主張一個由當前個人或僱主為基礎選擇的健保制度,並且僅針對年長者提供醫療保險(Medicare)、對貧窮者提供醫療補助(Medicaid)。共和黨在歷史上對於福利制度、醫療保險、以及醫療補助計劃的態度並不一致,所有這些方案共和黨都曾經加以反對或支持。國會裡的共和黨人和布殊政府支持削減醫療補助的成長率[13],而在另一方面,國會裡的共和黨人卻也支持擴展醫療保險,支持從2006年開始對年長者提供新一批的藥品補助計劃。共和黨通常反對工會,並且支持在地方州和聯邦的層次上頒佈許多對組織工會不利的法規[5]。共和黨通常反對增加最低工資,認為最低工資制度只會增加失業率(因為理性的僱主將會聘僱較少的人)並且減少商業的利潤,甚至逼使大量工作機會外移到工資低廉國家[14]

社會政策[編輯]

大多數共和黨人都反對墮胎,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並且支持「以信仰為基礎的行動」。他們支持減少福利制度補助、反對政府為了消除歧視而施加的僱傭種族配額,但在是否支持以積極行動政策來避免婦女和少數族群遭到歧視的議題上則產生分歧[15]。大多數共和黨的成員支持死刑以及其他較嚴格的懲罰措施,共和黨通常也強烈支持買賣和擁有槍械的權利。

大多數共和黨人支持透過學券制和許可證學校制(charter schools)來增加學生和家長們選擇學校的自由,許多人也大力譴責公立學校制度以及教師組成的工會。共和黨也要求現存的公立學校制度必須更負責任,最近在2001年頒佈的「不讓任何孩子落後」法案便是例子之一。

共和黨內的宗教派系通常支持在公立學校組織例行的禱告,並且堅持在教導進化論的同時也應教導創造論智能設計論。雖然共和黨投票支持增加政府對科學研究上的補助,許多共和黨人積極的反對聯邦政府補助胎兒幹細胞研究,因為認為那會採集到並摧毀人類的胚胎(一些人認為那在倫理上是和墮胎一致的)。其他一些人則支持補助僅限成人的幹細胞研究。

外交政策[編輯]

九一一襲擊事件後,共和黨在反恐戰爭上支持新保守主義的政策,包括了2001年入侵阿富汗2003年入侵伊拉克。布殊政府認為在伊拉克的「非法戰鬥人員」(Unlawful combatant)不屬於日內瓦公約的保護範圍,主張日內瓦公約僅只保護主權國家的軍隊人員,並不適用於蓋達等恐怖組織的恐怖份子。

共和黨也支持對聯合國內部進行改革,以避免類似石油換食品計劃的貪污事件再次發生。共和黨反對簽訂京都議定書,認為那個協議只會傷害美國的經濟,而且也無法約束中國等大量製造全球暖化的國家。共和黨強烈支持自由貿易協議,尤其是北美自由貿易協議中美洲自由貿易協議,目前共和黨也試圖進一步與南美洲國家如巴西祕魯、和哥倫比亞達成自由貿易協議。

共和黨在如何處置非法移民的問題上產生重大分歧,尤其是針對拉美裔人。布殊政府將處理拉美裔人問題作為第一優先的政治目標,但許多共和黨的地方黨部並沒有重視這個議題。在整體上,共和黨內的商業團體派系歡迎更多的移民,因為那代表更多便宜的勞工可以僱用;而社會保守主義的派系則反對之。在2006年,白宮支持參議院通過的一個完整的移民改革法案,使得上百萬的非法移民最終能取得公民身分,但眾議院則沒有接受。雖然這個議題在2006年的選舉成為主要關注焦點之一,但民調則顯示選民仍更重視一般的經濟、政治腐敗、伊拉克戰爭、以及恐怖主義的議題。

選票基礎[編輯]

商業團體:共和黨受到各種階層的商業團體的支持,從「商業街」(Main Street,象徵城鎮中小企業)到「華爾街」(Wall Street,象徵大型企業)都包括在內。

性別:自從1980年以來,共和黨在男性選民中受到的支持度要稍微高於女性選民。在2006年的國會選舉中,有47%的男性投給共和黨,而女性則只有43%[16]

族裔:自從1964年以來,共和黨在非裔美國人中受到的支持度相當少,在近年來的全國性選舉上只獲得不到15%的黑人選票(1984到2004)。惟前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斯蒂爾便是非洲裔,小布殊內閣兩任國務卿也是非洲裔。小布殊在拉美裔人中受到的支持度稍微高於以往,2000年獲得35%、而2004年則獲得為數不少的44%。在2004年,44%的亞裔美國人投給了小布殊[17]。而在2006年的眾議院選舉中,共和黨贏得51%的白人選民支持、37%的亞裔、和30%的拉美裔,但只獲得10%的非裔美國人支持[16]

家庭狀態:在最近的選舉裡,共和黨對於那些有育養小孩的、婚姻狀態穩定的白人家庭有較高吸引力[18]。未婚和離婚的婦女在2004年則較為支持民主黨。

收入:不同收入階層對於兩黨的偏好差異其實不大,雖然民主黨對於最窮的一部份選民有較高吸引力。在2004年的選舉裡,布殊於最貧窮的20%的人口中獲得41%的支持,而在最富有的20%的人口中則獲得55%的支持,收入居中的階層則獲得53%。在2006年的眾議院選舉裡,年收入超過$50,000的選民有49%投給共和黨,少於之的選民則只有不到38%[16]

教育:在教育的比較上,共和黨在近年來稍微偏離了該黨傳統的選民傾向。在1988年,老布殊獲得52%的總票數,在擁有學士學位(但不包含學士以上)的選民中獲得62%的支持度。但在2004年小布殊則只獲得52%的支持。在擁有碩士或碩士以上學位的選民中,老布殊於1988年獲得50%支持,而小布殊則只獲得42%。但布殊在這個階層的支持度下跌則被那些只有高中畢業的選民支持度提升所抵銷[19]。民主黨對那些擁有高於學士學位的選民有較高吸引力(布殊只獲得44%)。在2006年選舉中,共和黨獲得最多支持的則是學士學位的選民(49%)。

性取向:在2000年、2004年和2006年選舉中進行的出口民調指出只有23-25%的同性戀選民投給共和黨。在近年來共和黨一直反對同性婚姻

宗教:宗教在兩黨中都佔有極重要的地位,但在過去一個世紀中,政黨的宗教組成也有所改變。宗教在1960年前是兩黨的主要分隔線,天主教徒、猶太教徒、和南方白人新教徒都堅定的支持民主黨,而東北部的新教徒則支持共和黨。這些分隔線在1968年後大多都消失了。不過在今天,另一種和宗教有關的分界也越來越明顯,每週固定上教堂的選民在2004年有61%投給布殊,那些僅偶爾上教堂的則只有47%,而那些從不上教堂的則只有36%。59%的新教徒投給布殊,在天主教徒中也獲得52%(即使凱利是天主教徒)。自從1980年以來,大多數的福音教派選民都選擇支持共和黨,之中有70-80%於2000年和2004年投給了布殊,70%投給了2006年的共和黨國會候選人。雖然美國猶太人傳統上有70-80%投給民主黨,但自從1980年代以來,相當一部分較保守的、正統的猶太教徒則投給共和黨。民主黨與非裔美國人的教會有緊密關係,尤其是黑人的浸信會和一部分聖公會,而同時他們對天主教徒的優勢則逐漸減少,與共和黨的差距大約到達了50-50。主流的教會如衛理宗長老教會路德教派聖公會對於共和黨的支持度則已稍微下降至55%(相較1968年前的75%)。他們在那些教會的成員數量也隨着時間下降,不過在保守派的福音教派中的支持度則明顯上升[20]

地區:自從1980年來,共和黨在地理上的「根據地」(「紅色州」)是在美國南部和西部,而在東北部和太平洋沿岸地區的支持度較薄弱。事實上共和黨在東北部的州長選舉上表現都不錯,但在總統選舉則表現不佳(除了新罕布什爾州除外)。兩黨在美國中西部自從1854年來一直勢均力敵,但自從1990年以來伊利諾州逐漸偏向民主黨、而明尼蘇達州和威斯康辛州偏向共和黨。自從1930年代以來民主黨控制了大多數大都會區域,共和黨則控制了鄉村區域以及大多數的郊區。

南部自從1980年以來都是共和黨在總統選戰中的重鎮,並且在州層級的選舉上也逐漸傾向共和黨[21]。在2004年布殊在南方白人中獲得了70%的支持度、凱利只獲得30%,南方白人佔據了71%的整體南方選民。而在黑人或拉美裔人中態勢則顛倒過來,凱利獲得70%而布殊只獲得30%。這些南方選民有三分之一自稱他們隸屬福音教派,並且之中有80%投給了共和黨,不過在2006年這個數字稍微下降至72%。

保守派與溫和派:共和黨的結構相當多元,而且眾多的派系互相競爭政黨政見和提名候選人。目前,保守派在南方最多,主要來自宗教保守主義的支持者。而溫和派則來自東北部新英格蘭地區,其勢力在以前還曾遍及全國。從1940年代到1970年代之間,這些溫和派共和黨人以湯馬士·杜威德懷特·艾森豪威爾李察·尼克遜納爾遜·洛克菲勒等人為代表,他們通常支配了黨內的總統派系,他們也常被人稱為「洛克菲勒共和黨人」(Rockefeller Republican)。與其他共和黨人相較,溫和派較容易接受新政的政策,包括了政府管制和福利,在經濟政策上他們也支持保持高稅賦以維持預算平衡。自從1970年代以來溫和派共和黨人勢力逐漸下跌,但他們在共和黨總統的內閣裡仍佔有一定職位。

直到2006年為止,對於2008年選舉的民調顯示大眾最支持的前三名共和黨候選人分別是康多莉扎·萊斯魯迪·朱利安尼、和約翰·麥凱恩,主要是因為這三人的政治立場相對較為溫和[22]。更保守的共和黨人如山姆·布朗貝克、紐特·金里奇則民調落後,很少達到10%的支持。

此外,在民主黨籍的奧巴馬就任總統以來,部分的保守派人士集結「反對大政府」的勢力成為茶黨運動,並在美國掀起一陣政治炫風。一些保守的共和黨人受到茶黨運動支持參與「2010年期中選舉」,並有數名候選人在初選中擊敗較為溫和的共和黨人,進而又在大選中獲勝。

組織架構[編輯]

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 RNC)負責組織協調共和黨的競選活動並推展共和黨的政策。當總統是共和黨籍時,RNC的主席是由總統親自指派,當共和黨在野時則由各地的州黨部選出。總統喬治·獲嘉·布殊在2005年1月指派了肯·梅爾曼(Ken Mehlman)擔任全國委員會的主席。在總統選舉中,全國委員會則需負責監督全國代表大會的進行過程,包括了籌款和選舉戰略的協調。在各州的黨部和主要城市、縣、和行政區域也都有類似的委員會,但規模都比全國委員會要來的小。

共和黨在眾議院和參議院都有強大的籌款和選舉戰略委員會。共和黨眾議院全國委員會(National Republican Congressional Committee)負責協助眾議院的選舉,而共和黨參議院全國委員會(National Republican Senatorial Committee)負責協助參議院的選舉。兩個委員會在逐年選舉中都單獨募集了超過$1億元的資金,並且在招募有潛力的州長候選人上佔有重要角色。共和黨州長聯盟(Republican Governors Association)便是一個僅以討論州長候選人為主、不負責募款的團體。整體來說在共和黨每一個架構上,民主黨都有類似的組織。

標誌和名稱[編輯]

湯馬士·納斯特在1874年所繪的政治漫畫,圖中代表共和黨的大象正在摧毀民主黨脆弱的政見

雖然民主黨比共和黨要來的老,但「大老黨」(Grand Old Party)這一詞經常被用以作為共和黨的暱稱,而其縮寫G.O.P.也經常被人使用。依據牛津英語詞典的解釋,將共和黨稱為大老黨最早起源1876年,而G.O.P.這一簡稱則起源於1884年。

共和黨的吉祥物和象徵則是湯馬士·納斯特(Thomas Nast)在1874年11月7日於《哈潑斯》週刊上發表的政治漫畫通常被認為是這一吉祥物的由來[23]。不過,在20世紀初期時,共和黨在中西部地區如印第安那州和俄亥俄州所使用的選舉標誌是,以此與民主黨的驢相對。目前印第安那州的共和黨部仍然使用鷹這個標誌。

共和黨也常將黨舉行的各式募款慶祝活動日取名為林肯日(Lincoln Day),以此紀念共和黨最早的總統亞伯拉罕·林肯

雖然美國的兩大黨(以及其他小政黨)都習慣以美國國旗傳統的紅、白、藍三色作為作為它們的宣傳和代表顏色,在2000年的選舉後,紅色已經成為共和黨的代表顏色,而藍色則成為民主黨的代表顏色。2000年的選舉日也是歷史上第一次,所有主要的電視新聞頻道都在選舉結果圖示上以藍紅兩色區分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得票,自從那時以來藍紅的區分也被主流媒體廣泛採用了。雖然共和黨從沒有正式採用過這個顏色,紅色已經廣泛被媒體和公眾視為是共和黨的標誌。熱情的共和黨支持者也常以紅色來作為宣傳資料和競選商品的顏色。

歷屆總統選戰[編輯]

[1] 遭刺殺
[2] 民主黨的安德魯·詹森依據當時的繼位順序繼任總統
[3] 死於任內而未被接替
[4] 於任內去世
[5] 辭職
年次 結果 候選人 總統
總統 副總統 # 任期
1856 失敗 約翰·C·弗里蒙特 威廉·L·代頓
1860 成功 亞伯拉罕·林肯[1] 漢尼巴爾·哈姆林 第16任 1861-1865
1864 成功 安德魯·詹森[2]
1868 成功 尤里西斯·格蘭特 斯凱勒·科爾法克斯 第18任 1869-1877
1872 成功 亨利·威爾遜[3]
1876 成功 拉瑟福德·伯乍得·海斯 威廉·A·惠勒 第19任 1877-1881
1880 成功 詹姆斯·加菲爾德[1] 切斯特·A·阿瑟 第20任 1881
切斯特·A·阿瑟 第21任 1881-1885
1884 失敗 詹姆斯·G·布萊恩 John A. Logan
1888 成功 本傑明·哈里森 利未·P·莫頓 第23任 1889-1893
1892 失敗 Whitelaw Reid
1896 成功 威廉·麥金萊[1] Garret A. Hobart[3] 第25任 1897-1901
1900 成功 狄奧多·羅斯福
狄奧多·羅斯福 第26任 1901-1909
1904 成功 查爾斯·W·費爾班克斯
1908 成功 威廉·霍華德·塔虎脫 詹姆斯·S·舍曼[3] 第27任 1909-1913
1912 失敗 Nicholas M. Butler
1916 失敗 查爾斯·埃文斯·休斯 查爾斯·W·費爾班克斯
1920 成功 沃倫·蓋瑪利爾·哈定[4] 卡爾文·柯立芝 第29任 1921-1923
卡爾文·柯立芝 第30任 1923-1929
1924 成功 查爾斯·G·道斯
1928 成功 赫伯特·胡佛 查爾斯·柯蒂斯 第31任 1929-1933
1932 失敗
1936 失敗 阿爾夫·蘭登 Frank Knox
1940 失敗 溫德爾·威爾基 Charles L. McNary
1944 失敗 湯馬士·杜威 John W. Bricker
1948 失敗 厄爾·沃倫
1952 成功 德懷特·艾森豪威爾 理查·尼克遜 第34任 1953-1961
1956 成功
1960 失敗 理查·尼克遜 Henry Cabot Lodge
1964 失敗 巴里·戈德 威廉·E·米勒
1968 成功 理查·尼克遜[5] 斯皮羅·阿格紐[5] 第37任 1969-1974
1972 成功
傑拉爾德·福特 納爾遜·洛克菲勒 第38任 1974-1977
1976 失敗 鮑勃·多爾
1980 成功 朗奴·列根 喬治·赫伯特·沃克·布殊 第40任 1981-1989
1984 成功
1988 成功 喬治·赫伯特·沃克·布殊 丹·奎爾 第41任 1989-1993
1992 失敗
1996 失敗 鮑勃·多爾 傑克·肯普
2000 成功 喬治·沃克·布殊 迪克·切尼 第43任 2001-2009
2004 成功
2008 失敗 約翰·麥凱恩 莎拉·佩林
2012 失敗 米特·羅姆尼 保羅·萊恩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984 Presidential Election Results - Minnesota. [2006-11-18]. 
  2. ^ Johnson, Haynes (1989). Sleepwalking Through History: America in the Reagan Years. 28.
  3. ^ 美共和黨產生首位非洲裔領袖. 新華社. 2009年1月30日. 
  4. ^ Judis, John B.; Teixeira, Ruy. Movement Interruptus. The American Prospect. 2005-01-04 [2006-11-18]. 
  5. ^ 5.0 5.1 保羅·克魯格曼. 共和黨人對工薪階層的蔑視從何而來.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2年09月24日. 
  6. ^ Republican Party Platform of 1980. The American Presidency Project. [2006-11-19]. 
  7. ^ Ronald Reagan's Inaugural Address, January 20th, 1981. The American Presidency Project. [2006-11-19]. 
  8. ^ Will, George. What Goeth Before the Fall. The Washington Post. 2006-10-05 [2006-10-12]. 
  9. ^ Roe v. Wade, Cornell Law School Supreme Court Collection
  10. ^ Crane (2004)
  11. ^ John Podhoretz, Bush Country: How Dubya became a great president while driving liberals insane (2004) p. 116.
  12. ^ House Committee on Ways and Means Subcommittee on Human Resources (2003-04-07). New Report Shows Welfare Reform Success in Increasing Work and Raising Incomes. Press release. Retrieved on 2006-11-18.
  13. ^ Wachino, Victoria. The House Budget Committee's Proposed Medicaid and SCHIP Cuts Are Larger Than Those The Administration Proposed. 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 2005-03-10 [2006-11-18]. 
  14. ^ Crane (2004)
  15. ^ See Juliet Eilperin, "Watts Walks a Tightrope on Affirmative Action," Washington PostTuesday, May 12, 1998; Page A17, online at [1]
  16. ^ 16.0 16.1 16.2 Exit Polls. CNN. 2006-11-07 [2006-11-18]. 
  17. ^ Exit Polls. CNN. 2004-11-02 [2006-11-18]. 
  18. ^ Affordable Family Formation–The Neglected Key To GOP』s Future by Steve Sailer
  19. ^ Data based on exit polls reported in Th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10th, 1988, p. 18.
  20. ^ Robert Booth Fowler et al, Religion and Politics in America: Faith, Culture, and Strategic Choices (2004)
  21. ^ Earl Black and Merle Black. Politics and Society in the South (2005)
  22. ^ Public Sours on Government and Business. Pew Research Center. 2005-10-25 [2006-11-18]. 
  23. ^ Cartoon of the Day: "The Third-Term Panic"

書目[編輯]

  • Gould, Lewis. Grand Old Party: A History of the Republicans (2003)
  • Jensen, Richard. Grass Roots Politics: Parties, Issues, and Voters, 1854-1983 (1983)
  • Kleppner, Paul, et al. The Evolution of American Electoral Systems (1983), applies party systems model
  • Mayer, George H. The Republican Party, 1854-1966. 2d ed. (1967)
  • Rutland, Robert Allen. The Republicans: From Lincoln to Bush (1996)
  • Schlesinger, Arthur Meier, Jr. ed. History of American Presidential Elections, 1789-2000 (various multivolume editions, latest is 2001).
  • Shafer, Byron E. and Anthony J. Badger, eds. Contesting Democracy: Substance and Structure in American Political History, 1775-2000 (2001), long essays by specialists on each time period:
    • includes: "'To One or Another of These Parties Every Man Belongs;": 1820-1865 by Joel H. Silbey; "Change and Continuity in the Party Period: 1835-1885" by Michael F. Holt; "The Transformation of American Politics: 1865-1910" by Peter H. Argersinger; "Democracy, Republicanism, and Efficiency: 1885-1930" by Richard Jensen; "The Limits of Federal Power and Social Policy: 1910-1955" by Anthony J. Badger; "The Rise of Rights and Rights Consciousness: 1930-1980" by James T. Patterson; and "Economic Growth, Issue Evolution, and Divided Government: 1955-2000" by Byron E. Shafer
  • Schlesinger, Arthur Meier, Jr. ed. History of American Presidential Elections, 1789-2000 (various multivolume editions, latest is 2001). Essays on the most important election are reprinted in Schlesinger, The Coming to Power: Critical presidential elections in American history (1972)
  • Barone, Michael, and Grant Ujifusa, The Almanac of American Politics 2006: The Senators, the Representatives and the Governors: Their Records and Election Results, Their States and Districts (2005).
  • Aistrup, Joseph A. The Southern Strategy Revisited: Republican Top-Down Advancement in the South (1996)
  • Black, Earl and Merle Black. The Rise of Southern Republicans (2002)
  • Ehrman, John, The Eighties: America in the Age of Reagan (2005)
  • Frank, Thomas. What's the Matter with Kansas? How Conservatives Won the Heart of America (2005)
  • Frum, David. What's Right: The New Conservative Majority and the Remaking of America (1996)
    • "Movement Interruptus: September 11 Slowed the Democratic Trend That We Predicted, but the Coalition We Foresaw Is Still Taking Shape" The American Prospect Vol 16. Issue: 1. January 2005
  • Lamis, Alexander P. ed. Southern Politics in the 1990s (1999)
  • Sabato, Larry J. and Bruce Larson. The Party's Just Begun: Shaping Political Parties for America's Future (2001) textbook.
  • Shafer, Byron and Richard Johnston. The End of Southern Exceptionalism (2006), uses statistical election data & polls to argue GOP growth was primarily a response to economic change
  • Shelley II, Mack C. The Permanent Majority: The Conservative Coali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1983)
  • Mel Steely. The Gentleman from Georgia: The Biography of Newt Gingrich Mercer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0-86554-671-1.
  • Fried, Joseph, Democrats and Republicans — Rhetoric and Reality (New York: Algora Publishing, 2008), 74–5.
  • Frank Newport, "Who are the Democrats?," The Gallup News Service(August 11, 2000), as cited in Joseph Fried, Democrats and Republicans — Rhetoric and Reality (New York, Algora Publishing, 2008) 74.
  • Fried, Joseph, Democrats and Republicans — Rhetoric and Reality (New York: Algora Publishing, 2008), 76–7.
  • Kurtz, H. (March 29, 2005). College Faculties A Most Liberal Lot, Study Finds. The Washington Post.". 2005-03-29.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articles/A8427-2005Mar28.html. Retrieved 2007-07-02.
  • Republican Party on the Issues "Civil_Rights Republican Party on the Issues". http://www.ontheissues.org/Republican_Party.htm#Civil_Rights Republican Party on the Issues. Retrieved 2007-02-21.
  • Barone, Michael. The Almanac of American Politics 2010: The Senators, the Representatives and the Governors: Their Records and Election Results, Their States and Districts (2009).

外部連結[編輯]

官方[編輯]

非官方[編輯]

參見[編輯]


美國政黨(美國政黨列表
主要政黨:
民主黨 共和黨
第三政黨:
自由黨 綠黨 憲法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