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的堅持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記憶的永恆
藝術家 薩爾瓦多·達利
年代 1931年
類型 油畫
大小 24 cm × 33 cm(9.4 in × 13 in)
位置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記憶的永恆》(La persistencia de la memoria)是西班牙著名畫家薩爾瓦多·達利的代表作之一,完成於1931年,目前收藏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概述[編輯]

《記憶的永恆》,同樣也被叫做《軟表》,是西班牙著名畫家薩爾瓦多-達利於1931年創作的作品。技術上屬於帆布油畫,超現實主義畫風。長24cm, 寬33cm。作品曾在1931年六月的3日至15日的達利首場個人展上出展,即巴黎的Galerie Pierre Colle,此後,1932年2月出展在紐約Julien Levy Gallery主題展《超現實主義:繪畫,製圖和攝影》。現存於紐約MOMA博物館。這個歸宿源於於1934年Helen Lansdowne 將此畫捐贈與博物館,這位廣告巨頭日後成為了該博物館的贊助人,出資400美元。繪製完成後達利曾對作品做了一番檢查,並創作了《記憶的永恆的解體》。 這幅畫曾於2009年1月16日到3月18日間出借給西班牙幾羅納菲蓋拉斯達利戲劇博物館,長達兩個月,並且是在西班牙的首次亮相。

描述[編輯]

途中出現的是黎明中的里加特港灣。景色很簡練: 大海在深處出現,右側有小型的岩狀物。這幅畫代表了夢幻般的景色,擴大的空間,各種物體以不固定的形式聯繫起來。左側的第一層平面上有一個貌似是木頭做的作為桌子的物體,上面有兩個鐘錶和一個不完整的樹,僅有一棵沒有葉子的枝椏。最大的表是軟的,有一隻蒼蠅從上面跌落,落在桌子邊沿。小的那隻,像一塊懷錶,閉合著,螞蟻在上面爬來爬去。樹上掛着第三隻表,軟軟的。畫面中央有一個類似軟軟的頭部的形象。它的脖子沒入黑暗。巨大的鼻子很引人注意,伸出的舌頭,和閉着的有着長長睫毛的眼睛。這個形象彷彿在沙灘上睡著了。畫家在這個人形身上掛了第四隻表,也是軟軟的,也在融化流失一樣。之前的元素都在一個荒漠沙灘的背景下,伴着大海,被遠處的懸崖環抱,海天一色。 據達利本人所說,添加軟表的靈感來自於卡門培爾乳酪,取其柔軟,奢華,獨立與怪癖偏執之意。一隻軟表平衡地掛在一個枝椏上,再下面一些,在畫面中央,長睫毛的臉部取材於哈維角的岩石。這張臉也出現在別的畫作中,如《自慰大師》,《慾望的迷宮》。第三隻表大約即將滑下牆壁。這隻表上有一個蒼蠅,而掛在牆上的懷錶上,有很多螞蟻,他們啊可不是偶然出現在那裡的(這種表一般戴在私密部位旁邊)。 這些表,如同記憶,隨着時間慢慢軟化。他們是準點的表而且仍在走時(大約在下午六點)。達利評價道,讓我驚訝的是銀行職員從未吃過支票,因此我也很吃驚在我之前從未有別的畫家想過畫一個軟表。 達利技藝精湛。此畫為學院派,用純粹洗鍊的筆法。物品細節俱全,雖然並不是真實的,但也是幾乎類似攝影的寫實主義。藝術家運用明亮色與暖色調形成冷暖對比。光扮演着重要角色,促成夢幻般的錯亂感覺。 作品彷彿被分為陰(第一層面和右側)陽(深層面個左側)兩部分。構圖方面,地平線為主導,僅僅被樹榦和中央軟表的曲線打斷,看似為了表現海灘的一絲不安定。 作品設定的方法是畫家本人提出的矛盾批判法。

來源[編輯]

1. https://es.wikipedia.org/wiki/La_persistencia_de_la_memoria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