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嗣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譚嗣同)
跳到: 導覽搜尋
譚嗣同
維新四公子戊戌六君子之一
譚嗣同
復生
壯飛、號華相眾生、東海褰冥氏、
廖天一閣主等
出生 同治四年 1865年3月10日(1865-03-10)
 大清甘肅武威
逝世 光緒二十四年 1898年9月28日(33歲)
 大清北京

譚嗣同(1865年3月10日-1898年9月28日),字復生,號壯飛湖南長沙瀏陽人,出身世家,與陳三立譚延闓並稱「湖湘三公子」。百日維新著名人物,維新四公子之一。

生平[編輯]

其父為湖北巡撫譚繼洵,5歲讀書,15歲學詩,20歲學文。譚嗣同早年得力於母教[1],鑽研儒家典籍,廣泛涉獵文史百科,對中國國學有較深造詣。同時其又致力自然科學之探討,鄙視科舉,喜好今文經學。後往來於行省,察視風土,結交名士,有「風景不殊,山河頓異;城郭猶是,人民復非」的感慨。

1895年中日《馬關條約》簽訂,譚嗣同異常不滿,即努力提倡新學,呼號變法,並在家鄉組織算學社,集同志講求鑽研,同時在南台書院設立史學、掌故、輿地等新式課程,開湖南全省維新風氣之先。1896年2月入京,結交梁啟超翁同龢等人。旋奉父命,入貲為江蘇候補知府,供職南京。

曾遊歷天津湖南湖北等地。1896年底重抵南京,閉戶養心讀書,成《仁學》2卷。1897年,協助湖南巡撫陳寶箴等人設立時務學堂,籌辦內河輪船、開礦、修築鐵路等新政。1898年,創建南學會、主辦《湘報》,積極宣傳變法,成為維新運動的激進派。同年4月,得翰林院侍讀學士徐致靖推薦,被征入京,擢四品卿銜軍機章京,與林旭楊銳等人參與新政,時號「軍機四卿」。

當宮中後黨密謀政變光緒帝傳密詔康有為等設法相救時,即「拔刀以救上自任」。9月18日夜,譚嗣同前往法華寺爭取袁世凱支援,殺榮祿、囚慈禧,不料袁世凱向榮祿告密。變法失敗後,於1898年9月28日在北京宣武門外的菜市口刑場英勇就義,臨刑前高呼:「有心殺賊,無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當劊子手要臨刑之際,譚嗣同突然大喊一聲:「吾有一言!」當時劊子手詢問在當時對維新派恨之入骨的監斬官剛毅,無奈剛毅不予理會,譚嗣同英勇就義,這句話也因此成了千古之謎。同時被害的維新人士還有林旭楊深秀劉光第楊銳康廣仁,六人並稱「戊戌六君子」。後人將其著作編為《譚嗣同全集》。

著作[編輯]

譚曾著《仁學》一書,認為世界是由物質的原質所構成,其本體是「仁」,世界的存在和發展都是由於「仁」的作用,故稱其哲學為「仁學」。「仁」是萬物之源,「以通為第一義」。

而「以太」則是溝通世界成為一個整體的橋樑。由於「以太」「不生不滅」,所以就肯定了自然界和人類社會不是靜止的、停頓的,而是不斷運動、變化和發展的,批判了「天不變,道亦不變」的頑固思想,從變易中論證其改革社會制度的政治理想。

並且認為儒學名教」是維護專制主義的精神支柱,號召人們衝決君主倫理、利祿、俗學、天命佛法等專制網羅。對秦漢以來專制制度的抨擊尤為猛烈,認為君主專制是一切罪惡的淵藪,提出「彼君之不善,人人得而戮之」。在批判專制制度的同時,還提出了發展資本主義的政治、經濟以及變法等主張。

仁學》一書還有驚人之議:「二千年來之政,秦政也,皆大盜也;二千年來之學,荀學也,皆鄉愿也。惟大盜利用鄉愿,惟鄉愿工媚大盜。」

其候刑時,據說曾題詩「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註 1]譚嗣同此詩是在唐烜《留庵日鈔》中發現的。而據史學家黃彰健考證,原詩應為「望門投止憐張儉,直諫陳書愧杜根。手擲歐刀仰天笑,留將公罪後人論。」現在所見的「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應是由康有為梁啟超所改。[註 2]此說在史學界並未得到公認。

散記[編輯]

北京譚嗣同故居

改編[編輯]

譚嗣同事跡曾被改編為不少電影電視劇,亦有小說的描述:

注釋[編輯]

  1. ^ 「兩昆崙」指何物?一直是歷史學家好奇之處。梁啟超認為「兩崑崙」指康有為和大刀王五王正誼),梁啟超《飲冰室詩話》稱:「所謂兩崑崙者,其一指南海,其—乃俠客大刀王五……瀏陽少年嘗從之受劍術,以道義相期許。戊戌之變,瀏陽與謀奪門迎辟,事未就而瀏陽被逮,王五懷此志不衰。」;又有一說是指唐才常和大刀王五,唐才質《戊戌聞見錄》云:「復生七丈雖役其身於清廷,從事維新,而其心實未嘗須臾忘革命。其北上也,伯兄(指唐才常)為餞行。酒酣,復生七丈口佔一絕,有云:『三戶亡秦緣敵愾,勛成犁掃兩崑崙』。蓋勉伯兄結納哥老會,而已復於京師倚重王五,助其謀大舉也。」也有人認為「兩崑崙」指大刀王五和拳士胡七(胡致廷),肖一山稱:「蓋指大刀王五及通臂猿胡七,二人系武林之崑崙派也。任公曰『蓋念南海也』,恐非是。」亦有人認為「兩崑崙」指譚嗣同的兩個僕人 ,古人謂僕人為崑崙奴,《唐人傳奇》中指僕人為「崑崙奴」,蒲松齡《聊齋志異·余德》:「向暮,有兩崑崙捉馬挑燈,迎導以去。」。
  2. ^ 黃彰健的《戊戌變法史研究》認為:「《康梁演義》雖系小說,但其所記林旭第二首詩:『望門投趾憐張儉』,則顯與今傳譚《獄中題壁》詩詞句有雷同處。《康梁演義》所記此詩實值得注意。」「由於梁、譚關係密切,而梁又聲名赫赫,交遊廣闊,人們遂認為梁所記譚此詩應得自可靠來源,真實可信,《康梁演義》譏訕康梁,已不能引起人同情,而其書系演義體裁,記事多誤,故讀者雖見『望門投趾憐張儉』一詩與譚獄中詩辭句有相同處,亦不起疑惑。現在由於我發現康梁為了偽稱保皇,造的假歷史太多,對康梁所記,心存戒惕,因此,我對《康梁演義》所引『望門投趾憐張儉』一詩,反另眼看待。」[2]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譚嗣同《先妣徐夫人逸事狀》說:「先夫人性惠而肅,訓不肖等諄諄然,自一步一趨至置身接物,無不委曲詳盡。又喜道往時貧苦事,使知衣食之不易。居平正襟危坐,略不傾倚,或終日不一言笑;不肖等過失,折囊操笞不少假貸;故嗣同誦書,竊疑師說,以為父慈而母嚴也。御下整齊有法度,雖當時偶煩苦,積嚴憚之致,實陰納之無過之地,以全所事,一旦失庇蔭,未嘗不成流涕思之。」
  2. ^ 黃彰健:《戊戌變法史研究》,第532頁,第535頁。

書籍[編輯]

  • 張灝:《烈士精神與批判意識——譚嗣同思想分析》(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
  • 楊廷福:《譚嗣同年譜》

外部連結[編輯]


戊戌六君子
譚嗣同 · 林旭 · 楊銳 · 楊深秀 · 劉光第 · 康廣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