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貨幣戰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貨幣戰爭
貨幣戰爭 small.JPG
台灣版封面
作者 宋鴻兵
語言 中文簡體
類型 經濟學
出版者 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7-6-1
頁數 278
開本 16
ISBN 9787508608686

貨幣戰爭》為宋鴻兵(1968年8月22日-)編著系列書籍,從回顧貨幣史入手,性質上屬於史學範疇研究為主,學術層次上以經濟學中貨幣歷史嬗遞為觀察對象,介紹近代歐美大眾熟知的貨幣史觀,揭示國際金融本質,並對未來金融戰略進行分析的金融類系列叢書。由於過去西方貨幣史相關領域僅見諸於經濟學範疇的教科書簡略介紹,本書首次以史觀方式詳加介紹,導致中國社會大眾產生廣大震驚的現象。[來源請求]

《貨幣戰爭1:陰謀天下》內容為歐美近代金融發展史,編者認為從滑鐵盧戰役美國獨立戰爭南北戰爭,到美國多名總統被刺殺、以至經濟大蕭條,全部由羅富齊家族所領導的國際銀行家在背後操控。他們透過策劃和資助暗殺、戰爭、經濟蕭條而獲得巨大利潤,並進一步掌握貨幣發行權,控制世界的經濟和政治命脈。編者提出中國應該重回金本位,嚴防國際銀行家入侵,以免中國經濟受到外國勢力操控。

該書最初在網上發表,點擊率上升很快,紙質版本已由中信出版社出版,是當時大陸經濟類的第一暢銷書,到2009年2月已達到第25印次。[來源請求]2008年10月,金融海嘯席捲全球之際,遠流出版社發行了《貨幣戰爭》繁體中文版。2007年出版時,因內容大膽和情節豐富而受到關注。書中受到矚目的內容包括不少商業會議均特別設立研討會講述貨幣戰爭,從德國之聲美國之音均注意到該書的內容對中國的影響。

編者於2009年8月1日出版發行《貨幣戰爭2:金權天下》,於2011年出版發行《貨幣戰爭3:金融高邊疆》,於2012年1月出版發行《貨幣戰爭4:戰國時代》,於2013年12月出版發行《貨幣戰爭5:山雨欲來》。

主要內容[編輯]

編者認為1972年尼克遜總統取消美元金本位是一場「巨大的陰謀」,單單依靠政府信用發行的美聯儲券美元)無法維持較低的通貨膨脹率

他預言由於美元的發行過量,未來美元會劇烈貶值,而黃金價格會急速上升。因而中國「未來的應對策略」應是把人民幣與黃金掛鉤。這一觀點與提出「次級金本位」的經濟學家劉軍洛有相似之處[來源請求]

此書指出在現今主流金融體系,在過度的信貸之下產生的問題,甚至出現了的國家危機;提出以非信用為基礎的貨幣運行模式,以免中國在經濟上重踏美國和歐洲各國的舊路。

編者簡介[編輯]

宋鴻兵1990年代初在美國修讀信息工程和教育學,獲美利堅大學碩士學位,入籍美國[1][2]

2007年3月24日,宋在其貨幣戰爭部落格《第二次世界股市大地震的時間預報》[3] 一文中預言「(美國房地產按揭貸款市場『崩盤』)尖峰時刻的到來大約還有7個月左右,即2007年10月和11月。」這一預言的應驗引發了一些媒體對宋以及《貨幣戰爭》的關注[4]

評價[編輯]

支持觀點[編輯]

令人深思的不只是這些總統被人刺殺是否由銀行家策劃,美聯儲背後的股東是各大銀行的証據;而是書中提及到的危機現逐一呈現在每一個國家,尤甚是在金融發達的城市,各樣的警號並不是「子虛烏有」。書中更透過分析2007年的金融情況,間接預言了2008年末世界發生的廣泛金融危機。[來源請求]

批評觀點[編輯]

2007年12月10日,第25期《財經》雜誌刊登了高盛集團董事總經理胡祖六所寫的《子虛烏有的「貨幣戰爭」》[5] 的文章,批駁宋鴻兵的觀點。由於胡身份特殊,此事引起了質疑[6]


耶魯大學管理學院金融經濟學教授陳志武認為該書編者對現代金融概念,金融交易和金融市場的理解非常欠缺。[7][8]。此外,郎咸平在各地演講和採訪節目中多次批評《貨幣戰爭》一書的觀點偏於輕微,實際的國際掠奪情況應更為嚴重「就是一本小說,而且寫的都不對」[9][10]

俄亥俄州托利多大學的經濟學教授張欣曾指出,這本書中有很多常識性的錯誤,例如說美聯儲是一間私人中央銀行,但聯儲局的私人銀行成員其實沒有任何發言權,最高決策機構是由7名成員組成的董事會,這些人都是美國總統任命的,而且任命者不能與任何私人銀行存在利益衝突。[來源請求]不過書中指出,雖然董事會成員的確由美國總統任命,但董事會卻未有真正的決策權力,真正的決策權力被一個由勢力及影響力極大的銀行家組成的「聯邦諮詢委員會」所擁有。[11]簡言之,美國總統需經歷政黨更替,而被認為有較好經濟政策彈性以符合當時的民意需求,但美聯儲基於整體經濟專業的獨立判斷設計,必須有較長遠的貨幣政策的連貫,例如老布殊葛林斯潘兩者對貨幣政策產生的矛盾對立,最後葛林斯潘雖贏得勝利,不禁讓人懷疑所謂的「美國總統任命」背後的實質權力[12],顯示貨幣發行權的問題在近代仍未解決。

書中形容羅富齊家族操控過去數百年全球政局時,斷言該家族在1850年有60億美元資金,以每年6%回報計算,該家族今天已有50萬億美元,但作者僅是以複息計算,並無實證佐證。按照該複息計算,貨幣戰爭推出翌年,該家族財富又增長了3萬億美元,約相當於中國該年的國民生產總值。而40年後,該家族一年的財富增長更高達28萬億元,較美、日、中、德、法於2009年國民生產總值的總和還要高。[13]

一些國外媒體如德國之聲中文網、美國之音中文網、華盛頓郵報報道該書。其中,德國之聲的評論文章表示了對書中論調的擔憂[14]

作者的專業背景也成為質疑對象。因其專業背景為信息工程和教育學,而非金融,經濟,或相關領域,故不勝理解一些專業術語。比如有新加坡政要指出,成立亞洲基金取代國際貨幣基金後,可能引發道德風險。作者批評道:「最令人困惑的是新加坡的觀點,讓自己和自己的鄰居擁有在慘遭劫掠的情況下相互幫助的起碼權力,何以能產生道德風險?如此有風險的道德又是誰家的道德?」這評論被指曲解「道德風險」(Moral Hazard)這一經濟學術語。該術語是指,如果某方(被保方)從事風險行為,卻由另一方(承保方)為其行為買單,被保方便有更大的動機去從事更高風險的行為,從而令承保方面臨更大風險。由於承保方無有效的方法對被保方的高風險行為進行約束,故只能依靠被保方自己的道德水準來約束。多數情況下承保方亦無有效方法得知被保方的道德水準究竟如何。新加坡政要的觀點是,成立亞洲基金(承保人)後,亞洲各國(被保人)便有更大的動機去漠視風險並從事更高風險的金融活動,最終帶來更多的風險,從而引發更大的危機。[15][來源請求]

抄襲的指控[編輯]

隨着《貨幣戰爭:陰謀天下》熱賣,一些讀者開始提出該書內容其實抄自一套1995年記錄片《金錢主人英語The Money Masters》,兩者在目錄、內容、情理推演上如出一轍,但前者主要將貨幣操控陰謀歸究在一幫國際銀行家上,《貨幣》一書則更着眼於羅富齊家族。而宋鴻兵在書中從未提及該紀錄片,他亦只以「編著」一詞交代他在《貨幣》一書上的角色。

中國經濟學者茅於軾[16]與香港作家梁文道[17]均指稱該書有抄襲之嫌。此外,根據網絡上的討論與考證[18],有網友指書中關於羅斯切爾德家族這一段,抄襲了Des Griffin和Chapter Five合著的《Descent Into Slavery》一書,而《貨幣戰爭》中關於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誕生的歷史,也和一個宣揚美聯儲陰謀論的網站中的細節一模一樣。而宋鴻兵關於「美元的發行過量,未來美元會劇烈貶值,而黃金價格會急速上升」的預言,和提出「次級金本位」的經濟學者劉軍洛有相似之處。但由於宋鴻兵在圖書封面及出版項均稱是「編著」而非「著」或「原著」,因此很難指責其行為是學術欺騙剽竊

注釋[編輯]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