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朝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大金
首都 1.上京會寧府
2.中都大興府[註 1]
3.南京開封府[註 2]
4.蔡州[註 3]
君主
 -開國君主
 -滅亡君主
共10位
完顏阿骨打
完顏承麟
成立 1115年
完顏阿骨打建國
滅亡 1234年
完顏守緒完顏承麟
蔡州被蒙宋聯軍攻滅
灰色为金朝疆域。

金國女真文女真文中的「大金」 /amba-an antʃu-un/[1];1115年-1234年)是中國歷史上由女真族建立的一個朝代。女真族原為遼朝的藩屬,女真族首領金太祖完顏阿骨打在統一女真諸部後,1115年於會寧府(今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建都立國,國號大金。大金立國後,與北宋定「海上之盟」向遼國宣戰,於1125年滅遼,然北宋兩次戰遼皆敗,金隨即撕毀與北宋之約,兩次南下中原,於1127年滅北宋。遷都中都時,領有華北地區以及秦嶺、淮河以北的華中地區,使南宋西夏與漠北塔塔兒克烈等政權和部落臣服而稱霸東亞。

金世宗金章宗時期,金國政治文化達到最高峰,然而在金章宗中後期逐漸走下坡。金軍的戰鬥力持續下降,即使統治者施以豐厚兵餉也無法遏止。女真族與漢族的關係也一直沒有能夠找到合適的道路。金帝完顏永濟金宣宗時期,金國受到北方新興大蒙古國的大舉南侵,內部也昏庸內鬥,河北、山東一帶民變不斷,最終被迫南遷汴京(今河南開封)。而後為了恢復勢力又與西夏、南宋交戰,彼此消耗實力。1234年,金國在蒙古南宋南北夾擊之下滅亡。

1115年完顏阿骨打稱帝時對群臣說:「遼以賓鐵為號,取其堅也。賓鐵雖堅,終亦變壞,唯金不變不壞。」於是,以「大金」為國號,望其永遠不變不壞也[2]。一說女真興起於金水,故國號名金,在部份文獻中,「金源」因此成為金國的代稱[3]

金國作為女真族所建的新興征服王朝,其部落制度的性質濃厚。初期採取貴族合議的勃極烈制度。而後吸收遼朝與宋朝制度後,逐漸由二元政治走向單一漢法制度,使金朝的政治機制得以精簡而強大[4]。軍事方面採行軍民合一的猛安謀克制度,其鐵騎兵與火器精銳,先後打敗許多強國[5]。經濟方面大多繼承自宋朝,陶瓷業與煉鐵業興盛,對外貿易的榷場掌控西夏的經濟命脈。女真貴族大肆佔領華北田地,奴役漢族,使得雙方的衝突加劇。當大金國勢衰退時,漢族紛紛揭竿而起[6]

金國在文化方面也逐漸趨向漢化,中期以後,女真貴族改漢姓、著漢服的現象越來越普遍,金廷屢禁不止。金世宗積極倡導學習女真字、女真語,但仍無法挽回女真漢化的趨勢。雜劇戲曲在金國得到相當的發展,已盛行以雜劇的形式作戲。金代院本的發展,為後來元曲的雜劇打下了基礎[7]。醫學與數學都有長足的發展,金元四大家的學說為中醫發展產生重要的影響,天元術的精進與《重修大明曆》的修編為後來元朝數學帶來重要的影響[8]

歷史[編輯]

興起與滅遼[編輯]

中國歷史
中國歷史系列條目



舊石器時代
中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黃河文化 長江文化
傳說時代
三皇五帝

約前21世紀–約前16世紀

約前17世紀–約前11世紀

前11世紀
|
前256
西周 前11世紀–前771
東周
前770–前256
春秋 前770–前476
戰國 前476–前221
前221–前207
西楚 前206–前202

前202
|
220
西漢 前202–9
9–23
玄漢 23–25
東漢 25–220
三國
220–280

220–266
蜀漢
221–263

229–280

266-420
西晉 266–316
東晉
317–420
十六國
304–439



420
|
589

420–479
北魏
386–534

479–502

502–557

後梁
555–587
西魏
535–557
東魏
534–550

557-589
北周
557–581
北齊
550–577
581–619
618–907
武周 690–705
五代十國 907–979
(契丹)

916–1125

西遼
1124-1218
定難軍
881–982

西夏
1038-1227

960
|
1279
北宋
960–1127
南宋
1127–1279

1115-1234
大蒙古國 1206–1271
1271–1368
北元 1368–1388
1368–1644
南明 1644–1662
後金 1616–1636
1636–1912
中華民國 1912至今
中華人民共和國
1949至今
中華民國
(台灣)
China.svg 中國歷史年表
金國的創始者,金太祖完顏阿骨打

金國是由東北地區女真族所建立,人民以為生。唐朝時稱為靺鞨五代時有完顏部等部落[註 4],臣屬於渤海國。遼國攻滅渤海國後,收編南方的女真族,稱為熟女真,北方則是生女真。遼國晚期朝政混亂,天祚帝昏庸無能,遼廷不停的索求貢品[註 5],並且魚肉女真百姓。1112年天祚帝赴春州與女真各族的酋長聚會時對完顏阿骨打等酋長不敬,使完顏阿骨打有意反抗遼廷,隨後出兵統一女真族各族。1114年完顏阿骨打向遼宣戰,隨後在寧江大捷出河店之戰擊敗遼軍。隔年一月在「皇帝寨」(即後來的上京會寧府,今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南之白城)稱帝建國,即金太祖,國號大金。遼帝天祚帝至此才重視此事,並且下令親征,但是遼軍被女真軍擊敗,同時遼國內發生耶律章奴高永昌的叛亂[9]

金太祖建國後以遼五京為目標兵分兩路展開金滅遼之戰。天祚帝曾嘗試冊封金太祖為東懷國皇帝試圖安撫,但冊文不稱完顏旻為兄長、國號不稱大金,故他不接受冊封,繼續攻打遼國[10]

1116年五月東路軍佔領東京遼陽府,1120年西路軍攻陷上京臨潢府,遼失去一半的土地。戰事期間北宋陸續派使者馬政趙良嗣與金朝定下海上之盟,聯合攻打遼國。1122年東路軍攻下中京大定府,天祚帝逃亡沙漠。同時西路軍也攻下西京大同府耶律大石耶律淳南京析津府,即北遼。北宋也派童貫等人多次率軍北伐遼南京與燕雲十六州,但均被遼軍擊潰。北宋最後請金軍攻下遼南京,北遼亡,至此遼五京均攻下。宋金雙方經過協商後,金軍給予燕雲十六州部分城市,並且獲得歲幣,然而北宋最後只獲得金軍洗劫後的一堆空城。1123年金太祖去世,其弟完顏吳乞買繼位,即金太宗。金太宗繼續討伐大同一帶的遼軍。1124年正月,金太宗為了聯合西夏滅遼,把下寨以北、陰山以南的遼地割給西夏。西夏則改對金國稱藩。1125年遼天祚帝被俘,遼國亡。而耶律大石率軍西行,於西域建立西遼[9]

征宋與和談[編輯]

金滅遼與北宋形勢圖。

金國在滅遼國後,即有意南下滅宋朝。金太宗藉由燕雲十六州平州之變[註 6]為由宣布毀約,於1125年發動金滅宋之戰。他派勃極烈完顏斜也為都元帥,完顏宗望完顏宗翰兵分河北、山西兩路,最後會師北宋首都開封[11]。在宋將李綱死守開封的情況下,雙方簽下宣和和議[註 7]。1126年金太宗以宋廷毀約為由,再派完顏宗望完顏宗翰兵分二路攻破開封,於隔年俘虜宋徽宗宋欽宗等宋朝皇室北歸,史稱靖康之禍,北宋滅亡。然而北宋康王趙構因機運逃過,並於宋朝南京歸德府(今河南商丘)稱帝建國南宋,即宋高宗。金朝為了統治廣大新佔領的漢地,先後建立張楚劉齊等傀儡國以統治之,並且多次派完顏宗弼等金將率軍南征南逃江南宋高宗。然而南宋在宋將岳飛韓世忠張浚的努力下,屢次使南宋轉危為安。最後金國只好迫使南宋稱臣,並且讓西夏高麗等國臣服以稱霸東亞[9]

1135年金太宗去世,由金太祖的孫子完顏亶即位,即金熙宗。當時輔佐金廷的一些功臣被稱為衍慶功臣,他們左右朝政,主要分成主戰派與主和派[註 8]。金熙宗於1137年廢除劉齊,而後聽從主和派完顏撻懶的建議與南宋主和派宋高宗秦檜議和。由於割讓河南、陝西地讓主戰派完顏宗弼不滿,1140年讓完顏宗弼率軍攻下河南、陝西地。隔年完顏宗弼再度南征,但被岳飛劉錡擊敗,岳飛於郾城之戰後再度北伐逼近汴京。最後完顏宗弼與南宋主和派合談,並且在岳飛被殺後簽訂紹興和議,至此金宋邊界完全確定。金熙宗自幼受漢文化薰陶[12],登基後與完顏宗弼推動漢制改革,並且重用漢人。隔年派衍慶功臣的完顏宗磐完顏宗幹完顏宗翰三人共同總管政府機構,「並領三省事」。金朝官制此時基本漢化,建立以尚書省為中心的三省制。1150年金熙宗受衍慶功臣與皇后的控制,本人被過度壓抑,後期不理朝政,濫殺無辜,最後被右丞相海陵王完顏亮所殺,完顏亮自行稱帝,史書稱為海陵王[13]

金帝完顏亮為了攻伐南宋以統一中國地區,推行許多措施:他將首都遷至燕京,是為中都(今北京市),並且有意南遷汴京(今河南省開封市);將行政區劃重新劃分成十四路以便於管理;把駐紮上京會寧府(今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南之白城)屬於金太宗衍慶功臣完顏宗幹完顏宗翰管轄下的軍隊歸金廷管制,為金朝的中央集權制打下基礎。然而金帝完顏亮對宗室猜忌甚深,金太宗的後代差不多全被完顏亮殺盡;並且耗費鉅資,不顧部分大臣的反對[註 9],執意南征。1161年5月,金廷遣使赴宋要求重劃國界,意在尋釁,南宋也開始積極備戰。隔年金帝完顏亮率大軍由汴京兵分四路南征。東面軍分成海路跟陸路兩股,陸路軍由金帝完顏亮親自率領,自宿州(今安徽省宿州市)渡過淮水直攻和州(今安徽省和縣),海路水軍則直攻臨安(今浙江省杭州市)。西路分別自關中、河南攻向四川及湖北一帶。金東路軍渡淮水,攻陷和州準備渡江。然而東路水軍在膠西(今山東省膠州市)被宋將李寶的水軍殲滅。同時間西北契丹族叛變,鎮守東京遼陽府的葛王完顏褒自立為帝,並移居燕京(今北京市),即金世宗。金帝完顏亮遇到此情形仍然執著渡江,但是先遣部隊在采石之戰被宋將虞允文擊敗,船艦也被宋軍燒毀。金帝完顏亮意圖移師揚州強渡長江,但是部下大力反對,最後發動兵變殺死金帝完顏亮。宋軍趁機收復淮南地區,此後金帝國不再有滅宋之舉[13]

世章治世[編輯]

金朝與南宋西夏大理形勢圖。

1161年金世宗舉兵後昭告金帝完顏亮罪過,率軍統一華北,並且停止南征滅宋之舉。然而宋金的戰爭並沒有終止,1162年他以南宋不願稱臣為由,派主將僕散忠義進駐汴京、紇石烈志寧鎮守前線,準備奪回淮南地區。此時南宋宋孝宗意圖收復失地,派主將張浚率領李顯忠邵弘淵率軍北伐,史稱隆興北伐。宋軍陸續收復淮北各地,但於符離符離之戰被紇石烈志寧擊潰而止。而後南宋主和派抬頭,於1164年金軍再度南征之際求和,兩國於年底簽定合約,雙方平等對待,金朝獲得歲幣。內政方面,金世宗本身十分樸素,採取中庸穩固的方式管理朝政,提倡儒學;查問細微以激勵官吏,嚴禁貪污;對經濟採取務實的態度,並且免除不合理的賦稅,諾有天災發生,立即救濟賑災。當時各族人民紛紛起義,他為了維持統治,利用科舉、學校等制度,爭取漢族貴族支持,又加強猛安、謀克權力,擴大女真族佔有的土地。這些都使金朝的經濟、文化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復和發展,史稱大定之治。金世宗除了抵禦南宋北伐,還出兵威震西夏高麗,使這兩國臣服金朝,被金史稱為小堯舜[14]。1189年金世宗死後,由於太子完顏允恭早逝,故立允恭的兒子完顏璟即位,是為金章宗[13]

金章宗前期政治漢化甚深,文化十分發達,史稱明昌之治[15]。金章宗不單對國內文化發展加以獎勵,他本身亦能寫得一手好字。然而金章宗過度重視文化發展,寵愛李師兒(後封元妃)以及李氏外戚,任用經童出身的胥持國管理朝政。這兩位互相協助,營利干政,使金章宗後期的政風逐漸下滑,而黃河氾濫與改道又使金朝國勢開始衰退。此時金國軍事逐漸荒廢,北方蒙古諸部興起。金章宗曾派兵至蒙古減丁,並且誘使互相殘殺,但收效不大,最後由成吉思汗所統一。南宋權臣韓侂冑見金朝國勢衰退,命吳璘之孫吳曦管理蜀地,準備北伐,而金廷也派仆散揆坐鎮汴京,抵禦宋軍。1206年韓侂冑發動開禧北伐,宋軍一度收復淮北地區,但是鎮守蜀地的吳曦投降金朝。八月仆散揆率軍九路南下,年底金兵直逼長江,並且圍攻襄陽。隔年吳曦被殺,四川復歸南宋,至此雙方有意議和。韓侂冑最後在金朝與南宋的要求下被殺,雙方於1208年議和,史稱嘉定和議[註 10]。1208年金章宗去逝,由於他的六個兒子都在三歲前夭折[17],李元妃立叔父衞紹王完顏永濟繼位,史書稱衞紹王[13]

中衰與南遷[編輯]

金宣宗為了與蒙古合談以解中都之圍,1214年將金帝完顏永濟的女兒岐國公主(圖中左邊馬上的人物)送給成吉思汗和親,而後蒙古退回漠北地區。本圖出自《史集》。

金帝完顏永濟繼位後立即清除李元妃等外戚勢力,然而本身昏庸且任用錯人,加上金朝國力衰退混亂,面對蒙古入侵時無力反抗。1206年蒙古部成吉思汗(元太祖)統一大漠南北,建立大蒙古國。當時蒙古族對金國保持嚴重的敵意,有意脫離金廷控制[註 11],而成吉思汗也知道完顏永濟是個無能之輩[註 12],認為這是攻滅金國的好時機。成吉思汗先攻打西夏以拆散金夏同盟,避免在伐金時被其牽制。當時西夏向金廷求援,金帝完顏永濟以鄰國遭攻打為樂而坐視不救,最後西夏向蒙古臣服,並且轉為附蒙伐金。消除後顧之憂後,成吉思汗於1210年與金廷斷交。隔年發動蒙金戰爭,於野狐嶺戰役大破丞相完顏承裕與將領完顏九斤率領的四十萬金軍,金帝完顏永濟將丞相換成擅長謀略的徒單鎰。蒙古軍隨後攻入華北並四處掠奪,最後包圍金廷首都中都(今北京市),因中都城堅而撤[18]。1212年成吉思汗再次南征金朝,一度包圍金西京大同府。同年契丹耶律留哥在東北叛金附蒙,並在迪吉腦兒(今遼寧昌圖附近)擊敗金兵,蒙古軍再次逼近中都。1213年將領胡沙虎殺金帝完顏永濟[19],胡沙虎擁立金章宗的庶兄完顏珣繼位,是為金宣宗[18]

1213年金宣宗繼位之初,胡沙虎執金國大權。胡沙虎威脅中都守將朮虎高琪作戰不力,最後反被其所殺。同年秋成吉思汗兵分三路攻金,他派皇子朮赤經略山西、皇弟合撒兒往河北,他與幼子拖雷往山東發展,金廷只有中都、真定大名等十一城未失。隔年金宣宗求和,獻黃金與岐國公主與成吉思汗,蒙金和議達成。在蒙軍撤退後,金宣宗不顧徒單鎰等反對,與朮虎高琪遷都汴京 ,僅派太子鎮守中都,引來河北軍民不安。1215年蒙古以金帝南遷為由,再度率軍攻陷中都,至此佔領河北地區。同年十月,蒲鮮萬奴遼東自立,建東真國。此時金國龍興之地被蒲鮮萬奴與耶律留哥瓜分,山東與河北一帶都是民變的紅襖軍,金廷只能控制河南、淮北與關中一帶。當時河患泛濫成災,黃河自從金室南遷後改道,流向東南。河患的範圍非常廣泛[20][18]

1227年金國與蒙古南宋大理形勢圖,本年西夏亡國,金朝只剩河南地與關中。

金宣宗南遷之後國勢益弱,蒙古已經取代金朝稱霸東亞,由於成吉思汗與花剌子模發生糾紛而發動西征,他派木華黎統領漢地,封為「太師國王」[21],持續威脅金朝,金朝至此終於得以喘息。雖然金宣宗想要重振金朝,但無雄才大略,且又猜忌成性,政治上並無起色。1219年太原失守,金廷建立河北九公,封立王福移剌眾家奴武仙等九人為公,賜號「宣力忠臣」,打算以之堅守國土,但仍然無濟於事。金宣宗任用術虎高琪,他苛刻成性,接連南征南宋、西征西夏以擴張領土,並且持續抗擊蒙古。此時金朝內政不良,軍力已衰,經過多次戰爭後又使金朝處於四面楚歌的局勢。1219年朮虎高琪被金宣宗殺死,戰事直到金宣宗駕崩以後才平息。1224年金宣宗去逝,由於其長子早逝,故由次子完顏守緒繼位,即金哀宗[18]

亡國蔡州[編輯]

金哀宗即位後,鼓勵農業生產,與南宋、西夏和好。建立直屬中央的忠孝軍,任用完顏陳和尚等抗蒙名將,於1228年大昌原之戰(今甘肅寧縣)擊潰蒙古軍。而後金軍收復了不少土地,讓金朝起死回生。然而其盟國西夏因為之前的戰爭使得國力衰落,最後在1227年被西征回來的蒙古所滅。同年成吉思汗去世,1229年正式由三子窩闊台繼任,史稱元太宗。此後蒙古再度對付金廷,1230年窩闊台汗發動三路伐金,窩闊台汗率大軍渡黃河直攻汴京,斡陳那顏率東路軍走濟南,四弟拖雷率西路軍自漢中借宋道沿漢水攻打汴京。1232年拖雷成功迂迴至汴京,金哀宗派完顏合達移剌浦阿率大軍阻擊於鄧州。此時窩闊台汗率大軍渡河,並派速不臺攻汴京。而完顏合達急率軍北援汴京,與拖雷率領的蒙軍於三峰山(今河南禹州市東南)發生三峰山遭遇戰,金軍精銳潰敗,名將張惠、完顏合達、完顏陳和尚與移剌浦阿先後死亡。蒙軍圍攻汴京,迫使金哀宗求和。而後金廷殺蒙古使者,蒙古再度圍攻汴京。金哀宗堅持至年底放棄,南逃歸德(今河南商丘市),汴京守將崔立投降。蒙將史天澤一路緊追不捨,金哀宗逃往蔡州,蒙軍約宋將孟拱江海率軍與糧食聯合圍攻。1234年正月蔡州岌岌可危,金哀宗不願當亡國之君,將皇位傳給統帥完顏承麟,史稱金末帝。此時蔡州城陷,金哀宗自殺,金末帝死於亂軍中,金國亡[18]。金亡時堅持忠於朝廷者漢人占不少,有些漢臣甚至捨身殉國。金亡後,部分漢臣以遺老自居,如元好問

疆域與行政區劃[編輯]

金朝疆域範圍圖

金國自金太祖立國以來,接連不斷對遼國宋朝西夏高麗發動侵略戰爭。金太宗時,金國先後攻滅遼國與北宋,其疆域東到混同江下游吉里迷兀的改等族的居住地,直抵日本海;北到蒲與路(今黑龍江克東縣)以北三千多里火魯火疃謀克(今俄羅斯外興安嶺南博羅達河上游一帶),西北到河套地區,與蒙古部、塔塔兒部、汪古部等大漠諸部落為鄰;西沿泰州附近界壕與西夏毗鄰。南部與南宋秦嶺淮河為界,西以大散關與宋為界。金朝疆域可分成三個部分,第一個是原遼朝統治的東北區域與漠南地區,這是金朝龍興之地,包括女真各部落的住地,還有契丹渤海以及五國部吉里迷兀的改等各族。金朝建國之初,對此一概搬用生女真舊制。如1116年金太祖佔有遼東京州縣以後,「詔除遼法,省稅賦,置猛安謀克一如本朝之制」。即不管是遼籍女真族漢族渤海族契丹族或是奚族,全都以猛安謀克制度(即千夫百夫的制度)劃分管理。第二個是遼上京臨潢府以南,直到河北、山西等燕雲十六州,這裏居民主要是漢族,長期以來受異族統治,而金統治下之漢地亦維持漢官制度。史稱「太祖入燕,始用遼南、北面官僚制度」,就是指同時奉行女真舊制和漢制的雙重體制。第三種情況是原宋朝領地的淮河、秦嶺以北之地,主要居民也是漢族,由於新受異族統治,大多不願受金廷管制。先後設置張楚劉齊等傀儡政權統治,最後由金廷以漢法直接管理[9]

金國的行政區域採用)、三級管理,一級行政區,共有十四個路與五京,合計十九[4]。路有都總管府,以及都轉運司、按察、鹽使等三司的監司官,五京府有五京留守,而後與府伊所掌的府合一。路府則成平行機構,下轄州、縣二級。金朝的州分為三類:節度州設節度使,防禦州設防禦使,刺史州設刺史;縣則以縣令掌治,分成七等。此外尚有部落之官,千夫長的猛安,百夫長的謀克,合稱猛安謀克;屬於邊戍之官的乣詳穩,部落墟砦之首領的移里菫[22]

金國採行五京制,共有中都大興府上京會寧府南京開封府北京大定府東京遼陽府西京大同府,其中後三個陪都就在遼的中京大定府、東京遼陽府和西京大同府的原址。金朝原都上京,1151年4月金帝完顏亮頒佈詔書擴建遼燕京為中都,於1153年遷都中都,至此中都在很長的時間為金朝首都。1214年金宣宗蒙古帝國掠奪與威脅,宣布南遷汴京。1232年三峰山之戰金軍戰敗,蒙軍圍攻汴京後,金哀宗先奔歸德(今河南商丘),最後逃到蔡州(今河南汝南)[4]

政治體制[編輯]

金國贔屓,在現今俄羅斯烏蘇里斯克

金國初期全面採用遼國的北南面官制,奉行女真舊制與漢地漢制等兩元制度。自金熙宗推行天眷新制後逐步棄用女真制,逐漸採用宋朝制度。政治體制的一元化,是金國強大的一個重要原因[4]

金國建立之初,金太祖廢除部落聯盟時的「國相」制[註 13],採用小組化的勃極烈制度,長官均稱「勃極烈」。其中都勃極烈即皇帝[23]、諳班勃極烈為皇儲、國論勃極烈為國相、阿買勃極烈為國相助手、昊勃極烈為第二助手,形成皇帝和少數大臣共議國事的勃極烈制度。而後又有忽魯勃極烈(第三助手),到1132年金太宗分忽魯勃極烈為左勃極烈與右勃極烈,形成皇帝、皇儲與國相五人小組[4]

隨着金國不斷向南延伸,促使金廷改採用三省制的唐制。1123年至1138年間,金太宗在佔領燕雲十六州與攻滅北宋後,推行漢官制度[24],與女真舊制形成兩元制度。金初的所謂「南面官」,亦即設於營州廣寧(今河北省昌黎縣)的漢地樞密院,最後遷至燕京[25]。與此相對的「北面官」,主要指當時實行於朝廷之內的勃極烈制度。1135年金熙宗繼位後廢除勃極烈制度以鞏固皇權,全面使用宋朝、遼朝官制。他建立以尚書省為中心的三省制,以三師(太師、太傅、太保)以及三公(太尉、司徒、司空)共領三省事,地方分路、府、州、縣。1138年改燕京尚書省為行台尚書省,成為中央尚書省的派出機構,結束雙元制度並存的局面,這些與三省制都是漢制改革的結果,史稱天眷新制。金帝完顏亮時廢除中書省、門下省,行政機關縮編成尚書省[4]

金國制度在金世宗之後大體同宋朝制度。尚書省中,尚書令為虛設,實際上由左右丞相與平章政事掌握行政權,左右丞與參知政事為副相,其下有左右兩司郎中,分掌六部[4]。軍事機構由都元帥府改為樞密院。設置鹽鐵部度支部戶部等三司理財、御史台掌糾察、諫院及審官院,其他有國史院、宣徽院、宏文院與集賢院等機關,太常、大里寺,六監、司農司、大宗正等皆依宋朝制度[4]

金國滅亡的原因是史學家爭論的課題,有一部份學者認為金亡是因為漢化太徹底,也有人認為金亡是因為漢化不夠徹底。例如劉祁在《歸潛志·辨亡》認為金國「分別蕃漢人,且不變家政,不得士大夫之心,此其所以不能長久」。儒士郝經因此要求忽必烈以金朝為榜樣,力行漢法。許衡在至元二年(1265年)向忽必烈奏上的《時務五事》:「自古立國,皆有規模。……考之前代,北方之有中夏者,必行漢法,乃可長久。故後魏、遼、金歷年最多,他不能者,皆亂亡相繼,史冊具載,昭然可考。」,同樣認為「必行漢法,乃可長久」。

外交[編輯]

河北臨濟寺澄靈塔,為八角九級密檐式實心磚塔,興建於1161年至1189年。

女真族原臣服遼國。遼國晚期因受女真族建立的金國入侵,加上朝廷內部分裂與內鬥,使遼國有意與北宋和談。但是北宋已經與金國建立海上之盟而共同伐遼,所以拒絕和談,最後遼國亡於金國。金滅遼後,又南征滅北宋,在靖康之禍後宋朝與金已成為死敵,雙方多次發生戰爭。金廷為了統治廣大的漢地而建先後建立張楚劉齊等傀儡國,但因基礎不穩與未能有效攻滅宋高宗建立的南宋而廢除。經過金滅宋之戰完顏宗弼南征江南、金帝完顏亮采石之戰等戰爭,金朝都未能徹底滅亡宋朝;而南宋經過岳飛北伐、隆興北伐開禧北伐也未能擊敗逐漸穩固中原的金國,這些都使得金廷的方針逐漸採取以戰逼和的方式以獲取更多利益,雙方先後簽署宣和和議紹興和議嘉定和議等協定。這個均勢直到大蒙古國崛起後才被破壞,南宋在金朝衰退後不願稱臣納貢,雙方再度交惡[26]

漠北地區原為金國的附屬地區,當地主要有乃蠻克烈蔑兒乞泰赤烏塔塔兒蒙古札達蘭等部落,此外還有其他部落。金朝為了穩固漠北地區,採取聯合部落去壓制想要崛起的部落,並且多次派兵減丁、掠奪,這使得部分漠北部落敵視金朝。隨着金朝的衰落,漠北部落最後於1204年由蒙古部的成吉思汗所統一,兩年後建國於漠北,國號大蒙古國。他為了報仇而不再臣服金廷,在降伏金廷盟國西夏後入侵金國,成為金廷一大外患[26]

西夏在遼國後期與其友好,在金滅遼後因金太宗同意裂地贈與西夏,使西夏轉向支持金國。金廷穩固中原後切斷西夏與宋朝的關係,使得西夏對中原的貿易完全掌控在金國手上,這使雙方的關係處於明和暗離的狀態。蒙古崛起後為了切斷西夏與金朝的盟約,多次攻打西夏。而金帝完顏永濟對此表示以鄰國遭攻打為樂而坐視不救,導致西夏向蒙古臣服,轉而攻打金國。這個狀態直到夏獻宗繼位後才轉為連金抗蒙,不過兩國已無力抗蒙[26]

蒙古在攻陷金中都、迫使金廷南遷後,有意採取連宋滅金的方針,並有意借道南宋的方式,迂迴攻打金國後背。金宣宗為了彌補失去河北的損失,多次對南宋、西夏發生戰爭,最後雖然互相和解,但三國彼此元氣大傷。西夏最後於1227年亡於蒙古,金朝也難逃滅國的命運。1230年窩闊台汗發動三路伐金,派拖雷經宋道迂迴攻打金南都開封。在金哀宗南逃蔡州後,蒙古邀請南宋率軍夾攻,宋廷為了報靖康之恥也願意派兵運糧助戰,最後金廷亡於蒙宋夾攻之中[26]

金國對高麗王朝關係的方面,在建立金國之前有部分女真族向高麗朝貢,被稱為東北女真。金太祖統一了女真諸部後入侵高麗。此時高麗肅宗率領的高麗軍難以抵抗金軍,最後在尹瓘的說服下讓女真軍撤退。尹瓘重建高麗軍,並在1107年成功抵禦女真入侵,並在國界修建九城。1115年金立國後不久滅了遼國與北宋,切斷高麗與宋朝的關係,孤立了高麗[26]。金國與吐蕃諸部亦有一定交流。1168年八月,宋、金同時遣使到越南李朝,而李朝的態度則是禮待雙方來使,然而不令相見。[27]

軍事制度[編輯]

1211年蒙金戰爭,蒙古軍於野狐嶺戰役消滅金軍40萬,金朝至此無力反擊。本圖出自《史集》。

金軍大體可分為本族軍、其他族軍、州郡兵和屬國軍。前二者為主力,後二者為輔翼。最初,奴隸主、封建主都應從軍。領有漢地後,主要實行徵兵制,簽發漢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為兵,稱為「簽軍」,到後期也行「募兵制」。金朝統治中原後,還仿漢制,實行發軍俸、補助等措施。對年老退役的軍官,曾設「給賞」之例。對投降的宋軍,常保留原建制,仍用漢人降將統領。金軍亦以騎兵為主,步兵次之。騎兵一兵多馬,慣於披掛重甲。各部族兵增多後,步兵數量大增。水軍規模也較大,但戰鬥力較弱。除冷兵器外,還使用火炮﹑鐵火炮﹑飛火槍等火器作戰。後來蒙古南侵之時,金軍就以火器抗蒙。1232年金將赤盞合喜駐守汴京,「其守城之具有火炮名震天雷者,鐵礶盛藥,以火點之,炮起火發,其聲如雷,聞百里外,所爇圍半畝之上,火點著甲鐵皆透」[28][5]

軍事機關原設有都統,後改為元帥府樞密院等,協助皇帝統轄全軍。戰時,皇帝指定親王領兵出征,稱都元帥、左右副元帥等臨時職位。邊防軍事機構有招討司、統軍司等。金朝軍隊採用結合社會與軍事制度的猛安謀克制度,也就是百夫千夫長的制度。早在女真族時期,所有成年男子都是戰士,平時從事生產,戰爭時參加戰鬥,兵器、糧食自幾自足。分置人民約一千戶為猛安、約一百戶為謀克,謀克相當於百夫長,猛安相當於千夫長。萬戶府下轄諸猛安,猛安下轄謀克,謀克之下還有五十、十、伍等組織。兵員配置大多是一正一副,戰時副軍可以遞補正軍。兵為世襲制,兵員可以子弟替代,但不能以奴充任[5]

完顏阿骨打起兵反遼朝時,以三百口為一「謀克」,十謀克為一「猛安」。約二千五百人的兵力,僅用了十二年的時間,就將遼國北宋兩邦徹底征服[29]。後來猛安謀克既是軍事長官,又是行政長官。隨着金朝不斷南移,猛安謀克制度與奴隸制互相適應的制度逐漸遭到破壞,「舍戎狄鞍馬之長,而從事中州浮靡之習」[30]。女真人的日趨文弱化就是一個相當普遍的現象。金世宗時,阿魯罕任陝西路統軍使,「陝西軍籍有闕,舊例用子弟補充,而材多不堪用,阿魯罕於阿裏喜、旗鼓手內選補」[31]史旭有詩:「郎君坐馬臂彫弧,手撚一雙金僕姑。畢竟太平何處用,只堪粧點早行圖。」,已知「國朝兵不可用,是則詩人之憂思深矣。」[32]。1168年朝廷從猛安謀克中遴選侍衞親軍,而「其中多不能弓矢」[33]。最後當蒙古突騎興起後,金軍在野狐嶺戰役等大型戰役中慘敗,最後南遷汴京。然而在金哀宗時期所建立的忠孝軍,對蒙古軍仍有一定威脅[5]

人口[編輯]

女真族男子狩獵圖

1141年紹興議和後,自從靖康之難開始減少的人口總量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復增長。到1207年金章宗泰和七年間達到53,532,151人,被稱為人口之極盛。而當時與南宋、西夏等人口總數據估計達到一億三千六百萬人,中國人口從1083年的一億增加到1120年的一億三千二百四十萬。金朝的四次準確的人口統計,每戶平均人口都在6人以上,金朝的戶規模較大,和很多貴族以及猛安謀克戶們使用大量奴僕有一定關係[20]

隨着金國內地經濟的發展,不僅需要更多的土地耕作,也更需要民戶當勞力。金太祖金太宗為統治中原,將百萬以上的女真人徙置於黃河下遊人口稠密地方,是以犧牲漢人利益的辦法去救濟女真人。在把女真族遷往新佔領地區的同時,也還繼續地把契丹族漢族遷到金朝的內地。金軍在滅遼的作戰中,曾經擄回大批的契丹族、漢族作奴隸。後來金太祖下詔,禁止對已經投降的百姓擄掠,禁止權勢之家買貧民為奴,又規定賣身為奴者,可以用勞力相等的人贖身。但實際上,這種贖身的可能性是很少的。被迫遷徙的漢族居民,不能不大批地淪為奴隸。金廷對降附區的人民,採用強迫遷徙的辦法遷到內地。如山西州縣的居民,被大批遷到金上京以至渾河路。上京地區的居民又被遷到寧江州平州的人民在反抗後被鎮壓,隨後與潤州隰州來州遷州等四州人民被遷到東都瀋陽。這些居民艱苦不能自存,被迫賣身作奴隸,導致漢人刻骨的痛恨。女真族搶佔漢族最富庶的耕地,為了增加日益增大的生活和軍事開支,又不斷加重漢族的賦役。女真人與漢人的矛盾恰如史籍所言:「盜賊滿野,向之倚國威以重者,人視之以為血仇骨怨,必報而後已」[20]

女真男人的髮型是「留顱後髮」,還綁個辮子,所以被南人稱為索虜。在《北風揚沙錄》與南宋的遊記,也有金人留辮的說法,在金太宗天會七年還強制胡服留辮[34]。這樣剃髮留辮的習俗為後來的滿清所繼承。金代皇帝也可掌摑大臣」[20]

金朝戶口流動表
年代 戶數 口數 備註
金熙宗皇統二年(1142年) 約五百餘萬戶 32,700,000人
金世宗大定二十七年(1187年) 6,789,449戶
5,599,700戶
6,060,723戶
44,705,086人
39,663,400人
36,989,014人
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年) 6,939,000戶 45,447,900人
金章宗明昌六年(1195年) 7,223,400戶 48,490,400人
金章宗泰和七年(1207年) 7,684,438戶
8,413,164戶
45,816,079人
53,532,151人
金史稱此為金朝的人口最盛時期。
金帝衛紹王大安二年(1210年) 53,720,000人[35]
元太宗窩闊台八年(1236年) 2,000,000戶 估10,500,000人[35] 此時蒙古領有原金朝與西夏的華北地區,去年實施的乙未籍戶至本年完成。
註:本表數據參考《金史·食貨志》、《中國人口發展史》.葛劍雄.福建人民出版社

經濟[編輯]

金朝各地區的經濟發展存在很大差異。金朝建立之初,女真族尚處於漁獵農耕的混合制度,而它所控制的漢地,農業經濟早已高度發展。從金熙宗到金章宗的半個多世紀里,北方社會經濟有一定程度的恢復和發展。東北地區社會經濟比遼時有了較大的發展,如冶鐵業有明顯進步。在金世宗與金章宗期間,原來使用奴隸生產的猛安謀克戶也逐漸轉化成地主。這個轉化主要有受田、賦稅、區別平民和奴隸等,女真貴族藉此擴大土地佔有範圍[6]

農業與畜牧業[編輯]

金國白釉執壺。

金國把發展農業作為軍事擴張的基礎,視其龍興之地東北地區為糧倉,將中原地區的生產工具和耕作技術都逐漸傳播到當時落後的今東北地區。由於鐵製農業生產工具的廣泛使用,促進農業生產的發展,農作物品種也日益增多。金初,不種穀麥,只種稷子春糧。以後農作物品種日益增多,農作物有小麥、粟、黍、稗、麻、菽類等;蔬菜類有蔥、蒜、韭、葵、芥及瓜等[36]。金廷又鼓勵墾荒,例如規定開墾荒地或黃河灘地可以減免租稅,所以開墾農田面積有所增加[6]

金國的土地制度給予女真族很大的優惠,這是漢族、契丹族與渤海族所沒有的。女真族的土地制度是一種稱為「牛具稅地」的制度[37],繼承氏族制度的遺風。佔地多少是以耒牛、人口為依據的,擁有眾多人口和耒牛的女真貴族自然就可以廣占田土。到金世宗大定年間,人、牛、地比例不符的情形已很普遍[6]

金熙宗時期開始實行的「計口授田」的制度。早在金朝統治廣大的華北地區後,有計劃的將大量的猛安謀克分散各地以鎮壓漢族,被稱為屯田軍。金廷對內遷的屯田軍戶,都按照戶口給以官田,即所謂「計口授田」[38]。當官田不敷分配時也會大量搶佔民田。屯田軍戶分得土地以後,大多讓租給漢族耕種或是強迫漢族無償耕種[39]。由於剝削嚴重,無人願意耕種,土地逐漸荒廢。金世宗時再派官吏到各地去「拘刷良田」,兼併土地為官田[40][6]

由於女真族屬於東北民族,其畜牧業也十分發達。金帝完顏亮時原有九個群牧所。在南征時,徵調戰馬達56萬多匹,然而因戰事大半損失,到金世宗初年僅剩下四個。金世宗開始復甦畜牧業,當時在撫州臨潢府泰州等地設立七個群牧所。1168年起,下令保護馬、牛,禁止宰殺,禁止商賈和舟車使用馬匹。又規定對群牧官、群牧人等,按牲畜滋息損耗給予賞罰。經常派出官員核實牲畜數字,發現短缺就處分官吏,由放牧人賠償。對一般民戶飼養的牲畜,登記數額,按貧富造簿籍,有戰事,就按籍徵調,避免徵調時出現貧富不均的現象。對各部族的羊和馬,規定製度,禁止官府隨意強取[41]

手工業[編輯]

雙魚銅鏡。

金國手工業生產如陶瓷、礦冶、鑄造、造紙、印刷等,歷經戰亂與復甦都有發展。女真族在建國前盛行煉鐵。金朝建立後冶鐵業在北方地區繼續發展,著名的產鐵地區有雲內州真定府汝州魯山、寶豐鄧州南陽等,雲內州盛產一種叫做青鑌鐵的鐵器。另外在東北地區,也開始開採煤礦。鐵制工具已廣泛使用。在東北廣大地區內,都發現了金朝的鐵器。其中有大量鐵制農具,種類繁多,結構複雜,形制與中原地區相似或一致,這表明已改變了粗放的農業經營方式。1961年至1962年,在黑龍江省阿城縣五道嶺發現金朝中期鐵礦井10餘處,煉鐵遺址50餘處。礦井最深達40餘米,有採礦、選礦等不同作業區。根據開採規模估計,從這些礦井中已采出四五十萬噸鐵礦石[6]

白地鐵繪褐彩虎形枕,源自磁州窯

陶瓷業因為有遼朝、宋朝的基礎也比較發達。金熙宗時,原來的北方名窯如陝西耀州窯、河南均窯、河北定州窯磁州窯也陸續恢復生產,臨汝等新興窯址,工藝各具特色。金銀業和玉器業也相當發達,近年有許多珍貴的文物出土。商業活動逐漸活躍,東北地區的金國遺址和墓葬中,發現大量宋朝銅錢,可見與南方貿易的密切。山西稷山的竹紙和平陽的麻紙,聞名一時。刻書蔚然成風氣,其雕板技術,可與南宋比美,當時雕版印刷業的中心在平陽[6]

商業[編輯]

由於生產經濟的恢復和發展,促使商業日益繁盛。金國建國初年,各地的商業發展處於極不平衡的狀態。當時女真的龍興之地東北地區還是「無市井,買賣不用錢,惟以物相貿易」,而金中都與開封府都是興盛的商業城市。金朝建立不少的「榷場」,與西夏南宋進行貿易。不過宋金之間由於時戰時和,榷場的貿易受到一定的影響。金朝主要向南宋輸出皮革、人蔘、紡織品等商品,南宋向金朝輸入茶、藥材、絲織品等。會寧府金中都開封府濟南府都是當時較大的商業中心[41]

金中都(今北京市)在金帝完顏亮正隆間成為國都後,水陸交通發達,人口迅速增加,已經是一座貿易發達的商業重鎮[42],其中城北三市是商業的中心。金世宗時,開封府的相國寺仍舊每月逢三、八日開寺,商販集中在此貿易,宣德樓門下「浮屋」中買賣者甚眾。1152年,共有二十三萬五千多戶。以後到金章宗泰和時,又增加到一百七十四萬多戶[6]

幣制[編輯]

金國幣制,錢、鈔、銀三種並行。金國早期使用舊有的宋、遼錢幣,直到金、宋間第二次議和後,戰爭暫告結束。1158年金帝完顏亮首次鑄行正隆通寶小平錢。1204年金章宗鑄泰和通寶真書錢。1213年金帝完顏永濟鑄至寧元寶錢。金宣宗南遷後也鑄行貨幣。金朝滅掉北宋以後,曾扶植劉齊立國,所鑄錢幣卻清秀娟美,比一般北宋錢精整[6]

文化[編輯]

金國文化在發展中已達到很高水平,它「一變五代、遼季衰陋之俗[43]」,「大定以後,其文筆雄健,直繼北宋諸賢[44]」。在某些方面亦非宋朝可比,啟後世文化發展之先聲。金廷推行漢化政策,從「借才異代」[45]走向「國朝文派」[46],逐漸形成了不同於宋朝的獨特氣派、風貌,但其剽悍勇猛的崇武精神隨着金朝政權的穩固而逐漸消失,最後終至亡國。元朝時,亡金故老喜言「金以亡」,此說未必正確[47],但金人全盤漢化則是不爭的事實。劉祁說:「南渡後,諸女真世襲猛安、謀克往往好文學,喜與士大夫游。」金熙宗以下的帝王都具有相當高的漢文化素養。元代有一說:「帝王知音者五人:唐玄宗、後唐庄宗、南唐後主、宋徽宗、金章宗」[48]。金朝中期以降,女真人改漢姓、着漢服的現象越來越普遍,朝廷屢禁不止[49]金世宗一向反對女真人全盤漢化,積極倡導學習女真字女真語,但仍挽不回女真漢化的速度。接受漢文化最快、漢化程度最深的首先是女真上層貴族社會,郝經謂金朝「粲粲一代之典與唐、漢比隆,詎元魏、高齊之得廁其列也」。趙翼亦稱「金源一代文物,上掩遼而下軼元」[50]。金代文化藝術繼遼、北宋之後而不斷發展,超過了遼,在北宋之後與南宋平行,構成當時中國文化發展的南北兩大支。在中國文化藝術發展史中起着「上掩遼而下軼元」的作用[7]

思想[編輯]

金朝翡翠裝飾。

金廷以儒家為統治人民的基本思想,而道家佛教法家亦較廣泛流傳和應用。金國思想家討論批判兩宋理學與經義學,讓理學再度於北方興起,發揚中華思想。在學術思想方面,趙秉文被稱為「儒之正理之主」,他批評漢以來的傳注之學,充分肯定周濂溪二程(程顥、程頤)建立的北宋理學[51]。並且將佛教、道家與理學思想融合一體,以衞道統名於金。王若虛批評傳注之學,其弊不可勝言,肯定北宋理學[52][53]」。然而他也批評北宋理學,並曾下功夫對兩宋理學注釋加以評論和褒貶,但未自成一家之言。李純甫著有《中庸集解》、《鳴道集解》,其思想先是由儒教轉向道教、最後轉向佛教,「號中國心學,西方文教[54]」。他說:「學至於佛則無所學」,以為宋伊川諸儒「皆竊吾佛書[55]」。為了達到以佛為主的儒、道、佛三教合一,大膽地向兩宋理學開戰[7]

在政治思想方面,趙秉文認為王室與列國、華與夷、中國與四境的關係都是可變的;認為有公天下之心的都稱「漢」,認為社稷與民相比,民貴而社稷輕,反對唐開元末「禍始於妃後,成於宦豎,終於藩鎮」的提法,認為禍害的根源在「明皇」[56]王若虛認為統一中國要講「曲直之理」。他認為歐陽修不講曲直的統一,是「曲媚本朝,妄飾主闕」[57]。他認為國之存亡可付之天數,但不能以守忠節犯食人之罪,並且讚許司馬光對傳統正閏觀的批評,「正閏之說,吾從司馬公」[58][7]

金國如同宋朝一樣,尊崇儒學與孔子。早在金軍進軍曲阜時,金兵意圖摧毀孔子墓,即被完顏宗翰制止。自金熙宗時開始尊孔,在金上京孔廟,又封孔子後裔為衍聖公。雖然金帝完顏亮輕視儒學,到金世宗金章宗時又大力尊孔崇儒,修孔廟與廟學,並且推崇《尚書》、《孟子》[59][7]

文學與文字[編輯]

金國猛克銀牌,本令牌以女真文書寫,出土於俄羅斯濱海邊疆區納霍德卡

金國初期的文學比較樸陋,文學家大多是韓昉等遼人與宋人。直到蔡珪出現,才被稱為金朝文學正傳之宗,其他尚有黨懷英,其他還有趙渢王庭筠王寂劉從益等。金章宗時期有名的文學家有趙秉文楊雲翼李純甫元好問等,女真人中有名的有金帝完顏亮金章宗。金帝完顏亮南下侵宋時,在揚州賦詩,有句云:「提兵百萬西湖側,立馬吳山第一峰。」海陵王立志滅宋統一,作詩言志,筆力雄健,氣象恢宏。金章宗酷愛詩詞,製作甚多,但意境只在宮中生活,近似宮體詩。在金章宗的倡導下,女真貴族官員也多學作漢詩。豫王完顏允成的詩歌,編為《樂善老人集》行世。下至猛安、謀克,也努力學詩。如猛安術虎玹[註 14]、謀克烏林答爽都和漢人士大夫交遊,刻意學詩。金朝有名的文人為王若虛元好問。王若虛著有《滹南遺老集》,擅長詩文與經史考證,初步建立了文法學和修辭學,其論史則攻擊宋祁,論詩文則尊蘇軾而抑黃庭堅,是金朝具有權威的評論家,後來潘升霄的《金石文例》即受其影響。元好問是金朝文學集大成者,著有《遺山文集》。他的《論詩絕句》30首,重在衡量作家,開後來論詩的一個重要派別。元好問的《中州集》是以詩存史,他把各地區、各族的詩人均視為中州人物,這是統一的包括各族在內的中華思想的具體反映[7]

雜劇戲曲在金朝得到相當的發展,已盛行以雜劇的形式作戲。金代院本的發展,為後來元曲的雜劇打下了基礎。金章宗時期的董解元的《西廂記諸宮調》,是中國古典戲劇中一部帶典範性的劃時代傑作。他是根據唐朝元稹《鶯鶯傳》改寫,但是在思想還是藝術方面都突破傳統思想的束縛,被稱為「古今傳奇鼻祖」、「北曲之祖」[7]

女真文漢文是金國通行的官方文字,其中女真文是根據漢字改製的契丹字拼寫女真語言而製成的。女真族原採用契丹字,隨着金朝的建立,完顏希尹金太祖之令,參考漢文契丹文創造女真文,並且在1191年八月頒行。1165年徒單子溫參考契丹字譯本,譯成《貞觀政要》、《白氏策林》等書。金世宗時,朝廷設立譯經所,翻譯漢文經史為女真文,而後又陸續翻多多本漢文書籍[註 15]。金世宗對宰相們說:「朕之所以命令翻譯五經,是要女真人知道仁義道德所在」。然而當時女真字與漢字對譯,都要先譯成契丹字,然後再轉譯。金章宗時,專設弘文院譯寫儒學經書,命學官講解。1191年罷廢契丹字,規定今後女真字直譯為漢字。但隨着漢語的通用,女真貴族多已識讀漢字。漢字書籍在女真族中廣泛流行[7]

宗教[編輯]

金代菩薩漆金彩繪木像。
全真教的王喆全真七子

金國宗教大都主張順從和忍耐,主要和北方漢族與異族統治者有關。無論是金代的佛教還是道教,都主張以本教義為主的佛、道、儒的三者合一,如在佛教的理論發展中有很高造詣的萬松行秀李純甫。全真教創始人王喆,凡立會也必以三教名之,完顏璹的《全真教祖碑》:「足見其沖虛明妙,寂靜圓融,不獨居一教也。」王喆從三教合一的主張出發,勸人們誦《道德清靜經》、《般若心經》及《孝經》等道、佛、儒三家經典[60][61]

佛教早在女真族時期即有流傳,金朝滅遼朝北宋後,又受中原佛教的影響,對佛教的信仰更加發展。佛教如華嚴、禪、淨、密教、戒律各宗都有相當的發展。其中禪宗尤為盛行,這可說完全受了北宋佛教的影響,對金代的社會經濟、政治、文化和習俗都有重要影響。。女真族佔領中原後,道詢繼承淨如在靈岩寺弘法,著有《示眾廣語》、《遊方勘辨》、《頌古唱贊》諸篇。汴梁則有佛日大弘法化,傳法弟子圓性於大定間應請主持燕京潭柘山寺,大力復興禪學,著有語錄三編行世。萬松行秀尤為金代著名禪師。傳曹洞青源一系之禪,嗣法磁州大明寺雪岩滿禪師,雖治禪學,而平時恆以《華嚴》為業。他曾在從容庵評唱天童的《頌古百則》,撰《從容錄》,為禪學名著。他兼有融貫三教的思想,常勸當時重臣耶律楚材以儒治國,以佛治心,極得楚材的稱頌,說他「得曹洞的血脈,具雲門的善巧,備臨濟的機鋒」,一時傳為佳評[61]

道教到金朝出現全真教大道教太一教等三大新興道派。全真教創始人是王喆,於1167年創建全真教,後由他的七位弟子輪流接任。全真教除了繼承了中國傳統道教思想以外,更將符錄、丹藥等思想以外的內容重新整理,為今時今日的道教奠下了根基。大道教創始人是金初劉德仁,於1142年開始傳道。主張「守氣養神」,提倡自食其力,少思寡慾,不談飛升煉化,長生不老,並且把儒家思想納入自己的體系。此外,大道教有出家制度。太一教始祖蕭抱珍,於1138年創建。以符籙道法為主,也有守柔弱的內煉之法。尊奉太一。太一教模仿天師道的秘傳原則,每代掌教人必須改姓「蕭」。其立教宗旨是「度群生於苦厄」,尊重人倫[61]

女真人信仰薩滿教,它是一種包括自然崇拜、圖騰、萬物有靈、祖先崇拜、巫術等信仰在內的原始宗教。薩滿是溝通人與神之間的中介,在重大典禮、事件和節日的祭祀時都有巫師參加,或由他們司儀。消災治病、為人求生子女、詛咒他人遭災致禍等,幾乎都成為薩滿的活動內容[61]

藝術[編輯]

金代藝術的發展,也在各方面取得很高成就。金章宗設書畫院,收集民間和南宋收藏的名畫,王庭筠與秘書郎張汝方鑒定金朝所收藏書畫550卷,並分別定出品第[62]。1127年金兵攻破北宋京城汴梁,就掠奪宋廷藏畫、俘擄畫工北去。金代宮廷講求書畫名蹟的收藏,以所獲北宋和內府藏畫為基礎,復從民間徵集加以充實。金朝繪畫在漢文化影響下,比遼朝繪畫更為隆盛,特別是金世宗金章宗時期,繪畫活動益趨活躍。金章宗善詩文書法,又愛好繪畫,他在政府秘書監下設書畫局,將藏畫加以鑑定,又效宋徽宗書體在名作上題簽鈐印。金朝還在少府監下設圖畫署,「掌圖畫鏤金匠」,當時有名的畫有虞仲文《飛駿圖》、王庭筠《枯木》、張珪神龜圖》、趙霖所繪《昭陵六駿圖卷》等,其中以張瑀《文姬歸漢圖》為最佳。金帝完顏亮能畫竹,完顏允恭畫獐鹿人物,王庭筠善山水墨竹,王邦基善畫人物,徐榮之善畫花鳥,杜錡畫鞍馬。武元直李山與王庭筠等山水竹石畫作,比起同時南宋院畫家的作品,似乎更顯出「文人」的品味[62]

金代書法家學自北宋書法,金章宗學宋徽宗的瘦金體,很有成就。王競擅長草隸,尤工大字,兩都宮殿榜題都是競所書。黨懷英擅長篆籀,為學者所宗。趙渢擅長正、行、草書,亦工小篆,正書體兼顏、蘇,書畫雄秀,當在石曼卿上;行草書備諸家體,時人以渢配黨懷英小篆,號「黨、趙」。吳激得其岳父米芾筆意,王庭筠在當時學米諸人中,造詣最深,其書法為元初巙子山諸人所不及。任詢具有多方面的才藝,書法為當時第一,《中州集》稱他:「畫高於書,書高於詩,詩高於文。」[62]

金代初年,女真族的樂器只有鼓、笛兩種,歌詠只有「鷓鴣」一曲,「高下長短,鷓鴣二聲而已」。進入宋境後,金軍掠取宋朝教坊的樂工、樂器、樂書,漢族的音樂融入女真族的音樂之中。金世宗設宴招待南宋與西夏使者,樂人學宋朝,但服裝不同。金朝舞蹈源自先人靺鞨的靺鞨樂,立國後基本上直接吸受自北宋舞蹈,同時也發揚女真族的樂舞文化。在戲曲方面,北宋流行的諸宮調到金朝成為主要的說唱品種。當時只有董解元的《西廂記諸宮調》和《劉知遠》流傳至今,其中《西廂記諸宮調》的出現,有着元曲初步形成的意義[62]

張瑀所繪《文姬歸漢圖》(局部),描繪長途跋涉的氣氛和朔風凜冽的塞外環境,突出歸漢的行旅場面。現藏吉林省博物館。
趙霖所繪《昭陵六駿圖卷》(局部),駿馬的形態既忠於原作,又注意發揮繪畫之長,將戰騎馳騁疆場的雄姿刻畫得十分生動。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張珪所繪《神龜圖》,用筆工整細膩,龜之甲紋描畫得一絲不苟,設色妍美,畫風近院體。現藏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科技[編輯]

《測圓海鏡》圓城圖式,其中用天地乾坤等指代三角形內各點

金國的科學技術也有很大的發展。醫學方面產生許多學派,不同創新的理論與爭鳴對元朝醫學與後世的醫學有較大的影響;北方農業技術在比較落後的基礎上有迅速的發展;數學方面在金元之際發展出天元術;天文曆算方面修正大明曆使其精確;此外,建築方面也有很大的發展,興建盧溝橋金中都、山西大同華嚴寺等建築[8]

靖康之變後到蒙古時期,由於頻繁的戰爭和暴政,加上頻繁的自然災害,導致人民生活貧苦,疾病流行,使得醫學十分活躍,被稱為新學肇興。金朝時期發展出劉完素火熱說張從正攻邪說李東垣脾胃說。由於實踐的豐富,不少醫家深入研究古代的醫學經典,結合各自的臨床經驗,自成一說,來解釋前人的理論,逐漸形成了不同的流派。劉完素開創了河間學派、張元素開創了易水學派,張元素的弟子李東垣又自創了脾胃學說,這三家與元朝朱震亨養陰說合稱金元四大家,對中醫理論的發展產生重要的影響[8]

金國吸收北宋的農業技術,使得東北金上京一帶的農業產量得以提升。現今考古學家還在今東北地區挖掘許多金代使用的犁鏵、瓠種等鐵製農具。當時金朝與西夏等地區有名的農書有《務本新書》、《士農必用》等農書,可惜現已失傳。當時養殖蠶桑與園藝的技術也十分發達,例如利用「牛糞覆棚」將西瓜種植於較寒冷的東北地區[8]

當時數學最重要的進展是天元術的發展,天元術即是古代中國建立高次方程的方法,其中「天元」相當於現在的未知數。1248年金元時期的數學家李冶在其著作《測圓海鏡》、《益古演段》中,系統地介紹了用天元術建立二次方程。金廷學習北宋建立司天監以觀測天文,當時的數學也十分發達,使得金朝士人熱中編寫曆書。金廷於1137年頒佈楊級編寫的《大明曆》(與祖沖之的《大明曆》不同)。而後趙知微於1180年修編成較精確的《重修大明曆》,其精確度超過宋朝優越的曆法《紀元曆》。同時間耶律履也編出《乙未曆》,然而精確度不如《重修大明曆》[8]

帝王年表[編輯]

1115年-1234年
廟號 諡號 漢名 女真名 常用名稱 在位時間 年號
金太祖 應乾興運昭德定功仁明莊孝大聖武元皇帝 阿骨打 完顏阿骨打 1114年-1123年 收國 1115年-1116年

天輔 1117年-1123年九月

金太宗 體元應運世德昭功哲惠仁聖文烈皇帝 吳乞買 完顏吳乞買 1123年-1135年 天會 1123年九月-1135年
金熙宗 弘基纘武莊靖孝成皇帝 合剌 完顏亶 1135年-1149年 天會 1135年-1137年

天眷 1138年-1141年正月
皇統 1141年正月-1149年十二月

海陵煬王(被弒後)
海陵庶人(改葬後)
迪古乃 完顏亮 1149年-1161年 天德 1149年十二月-1152年二月

貞元 1153年二月-1156年正月
正隆 1156年二月-1161年十一月

金世宗 光天興運文德武功聖明仁孝皇帝 褎/雍 烏祿 完顏雍 1161年-1189年 大定 1161年十月-1189年
金章宗 憲天光運仁文義武神聖英孝皇帝 麻達葛 完顏璟 1189年-1208年 明昌 1190年-1195年十一月

承安 1196年十一月-1200年
泰和 1201年-1208年

衞紹王(被弒後) 允濟/永濟 興勝 完顏永濟 1208年-1213年 泰和 1208年-1209年正月

大安 1209年正月-1211年
崇慶 1212年-1213年
至寧 1213年五月-九月

金宣宗 繼天興統述道勤仁英武聖孝皇帝 吾睹補 完顏珣 1213年-1223年 貞祐 1213年九月-1217年九月

興定 1217年九月-1222年八月
元光 1222年八月-1223年

金哀宗[63] 敬天德運忠文靖武天聖烈孝莊皇帝[64] 守禮/守緒 寧甲速 完顏守緒 1223年-1234年 正大 1224年-1232年正月

開興 1232年正月-四月
天興 1232年四月-1234年正月

金昭宗[65] 承麟 呼敦 完顏承麟 1234年 盛昌 1234年正月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1151年4月,金帝完顏亮頒佈詔書擴建遼燕京為中都,於1153年遷都中都。
  2. ^ 1214年,金宣宗蒙古帝國掠奪與威脅,宣布南遷汴京
  3. ^ 1232年三峰山之戰,金軍戰敗,蒙軍圍攻汴京,金哀宗先奔歸德(今河南商丘),最後逃到蔡州(今河南汝南)。
  4. ^ 當時女真族共有完顏部白山部耶悔部統門部耶懶部土骨論部五國部等等,涵蓋長白山北、松花江流域以及黑龍江混同江一帶的地區[9]
  5. ^ 女真族每年需要進貢珍珠和狩獵用的海東青[9]
  6. ^ 遼將張覺鎮守平州,投降金朝後依舊鎮守平州。在金朝歸還燕京、涿州等等地區後,張覺有意投奔北宋,於是獻城叛降。隨後金帝派完顏宗望平定此叛亂,並且依此為藉口出兵伐宋[9]
  7. ^ 金太宗要求宋欽宗以康王趙構、太宰張邦昌為人質,並且要割讓太原中山河間(今屬河北)三鎮議和。由於要求過於嚴厲,在金軍北返後宋廷不履行條約,成為金軍再次南下的藉口[9]
  8. ^ 主戰派有完顏宗翰完顏宗望完顏宗幹完顏宗憲完顏宗弼(兀朮)與完顏希尹等人,他們主張徹底消滅宋人勢力,不必設立傀儡政權,直接管理宋地;主和派有完顏宗磐完顏完顏宗雋完顏撻懶等人,他們主張與宋朝合談,將宋人應有的土地歸還,雙方維持和平[9]
  9. ^ 當時大臣張浩耶律安禮祈宰與完顏亮的嫡母徒單氏等極力反對南征,只有張仲軻李通等人的支持。金帝完顏亮執意獨行,並且殺祈宰與嫡母徒單氏以嚇阻反對派。[13]
  10. ^ 宋尊金為伯,增加每年歲幣至銀三十萬兩、絹三十萬匹及向金廷納「犒軍錢」三百萬兩,金廷始歸還南宋失地[16]
  11. ^ 在蒙古諸部屬於金廷藩屬國時,金廷為了防止出現強大統一的部落,時常策動蒙古諸部彼此抗爭,並且每個數年率軍至漠北屠殺、減丁,這使得蒙古諸部對金廷產生敵對的心態[18]
  12. ^ 衞紹王早年曾與成吉思汗會面,被認為虛弱無能[18]
  13. ^ 女真部落制時代,部落長老在山野環坐,指畫灰土議事。烏雅束時,有事仍要聚集商議 [4]
  14. ^ :「玹」,:「玹」,拼音:xuán,注音:ㄒㄩㄢˊ,音同「懸」
  15. ^ 1166年譯《史記》、《漢書》。1175年金世宗再次下詔翻譯經史。1183年譯經所進呈《易經》、《尚書》、《論語》、《孟子》、《老子》、《揚子》、 《文中子》、《劉子》及《新唐書》的女真字譯本。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女真文辭典》,金啓孮編著,文物出版社1984年出版,224頁
  2. ^ 《金史·本紀第二 太祖》(卷二)
  3. ^ 徐俊. 中國古代王朝和政權名號探源. 湖北武昌: 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 2000年11月: 284. ISBN 7-5622-2277-0.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中國通史 宋遼金元史》〈第七章 宋遼金元的制度與社會〉 第148頁-第149頁.
  5. ^ 5.0 5.1 5.2 5.3 《中國文明史‧宋遼金時期‧金代》〈第三章 由盛轉衰的金代軍事〉: 第1787頁-第1800頁.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中國古代經濟簡史》第五章 〈封建社會唐(後期)宋遼金元的經濟〉. 復旦大學. 1982年: 第119頁-第152頁.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中國文明史‧宋遼金時期‧金代》〈第五章 文教事業的發展〉: 第1865頁-第1883頁.
  8. ^ 8.0 8.1 8.2 8.3 8.4 《中國文明史‧宋遼金時期‧金代》〈第五章 科學技術的發展〉: 第1841頁-第1864頁.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中國通史 宋遼金元史》〈第三章 北宋的內政及其衰亡〉 第57頁-第61頁.
  10. ^ 《金史·卷八十四·列傳第二十二》
  11. ^ 《金史‧太宗本紀》:「十月甲辰,詔諸將伐宋。以諳班勃極烈杲兼領都元帥,移賚勃極烈宗翰兼左副元帥先鋒,經略使完顏希尹為元帥右監軍,左金吾上將軍耶律余睹為元帥右都臨,自西京入太原。六部路軍帥撻懶為六部路都統,斜也副之,宗望為南京路都統,闍母副之,知樞密院事劉彥宗兼領漢軍都統,自南京入燕山。」
  12. ^ 《大金國志》描述:「熙宗自為童時聰悟,適諸父南征中原,得燕人韓昉及中國儒士教之。後能賦詩染翰,雅歌儒服,分茶焚香,弈棊象戲,盡失女真故態矣。視開國舊臣則曰『無知夷狄』,及舊臣視之,則曰『宛然一漢戶少年子也』。」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中國通史 宋遼金元史》〈第四章 南宋與金-中國南北的再分裂〉 第63頁-第79頁.
  14. ^ 《金史‧卷八‧本紀第八‧世宗下》:「當此之時,群臣守職,上下相安,家給人足,倉廩有餘,刑部歲斷死罪,或十七人,或二十人,號稱「小堯舜」,此其效驗也。」
  15. ^ 《金史·列傳第十一》:「禮樂刑政因遼、宋舊制,雜亂無貫,章宗即位,乃更定修正,為一代法。」
  16. ^ 《金史‧列傳第三十六》
  17. ^ 《金史‧列傳第三十一》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中國通史 宋遼金元史》〈第五章 蒙古興起與大元帝國-草原民族的統一中國: 第81頁-第91頁.
  19. ^ 《金史·衞紹王本紀》:辛卯,胡沙虎矯詔以誅反者,招福海執而殺之,奪其兵。......黃門出,胡沙虎卒取「宣命之寶」,偽除其黨醜奴為德州防禦使、烏古論奪剌順天軍節度使、提控宿直將軍徒單金壽永定軍節度使,及其餘黨凡數十人,皆遷宮。遂使宦者李思中害上於邸。
  20. ^ 20.0 20.1 20.2 20.3 《中國文明史‧宋遼金時期‧金代》〈第十一章 民俗文化與社會精神風貌〉: 第2001頁-第2022頁.
  21. ^ 《元史卷一百一十九‧列傳第六‧木華黎》:「丁丑八月,詔封太師、國王、都行省承製行事,賜誓券、黃金印曰:「子孫傳國,世世不絕。」分弘吉剌、亦乞烈思、兀魯兀、忙兀等十軍,及吾也而契丹、蕃、漢等軍,並屬麾下。且諭曰:「太行之北,朕自經略,太行以南,卿其勉之。」賜大駕所建九斿大旗,仍諭諸將曰:「木華黎建此旗以出號令,如朕親臨也。」乃建行省於雲、燕,以圖中原,遂自燕南攻遂城及蠡州諸城,拔之。」
  22. ^ 《金史‧列傳第七十三‧外國下‧金國語解》:「《金史》所載本國之語,得諸重譯,而可解者何可闕焉。若其臣僚之小字,或以賤,或以疾,猶有古人尚質之風,不可文也。國姓為某,漢姓為某,後魏孝文以來已有之矣。存諸篇終,以備考索。」
  23. ^ 《金史·太祖本紀》:「歲癸巳十月,康宗夢逐狼,屢發不能中,太祖前射中之。旦日,以所夢問僚佐,眾曰:「吉。兄不能得而弟得之之兆也。」是月,康宗即世,太祖襲位為都勃極烈。」
  24. ^ 《金史》卷七八《韓企先傳》曰:「斜也、宗幹當國,勸太宗改女直舊制,用宋官制度。」
  25. ^ 《金史》:「天輔七年,以左企弓行樞密院於廣寧,尚踵遼南院之舊」
  26. ^ 26.0 26.1 26.2 26.3 26.4 《中國文明史‧宋遼金時期‧金代》〈第一章 具有鮮明時代和民族特點的金代政治〉: 第1727頁-第1731頁.
  27. ^ 潘清簡等《欽定越史通鑑綱目》正編卷之五,政隆寶應六年八月條。
  28. ^ 金史》卷一百十三。
  29. ^ 《金史·兵志》解釋:「金興,用兵如神,戰勝攻取,無敵當世,曾未十年,遂定大業。原其成功之速,俗本鷙勁,人多沉雄,兄弟子姓,才皆良將,部落保伍,技皆銳兵。」
  30. ^ 《陳亮集》卷二,《中興五論》之一「中興論」。
  31. ^ 《金史》卷九一《孛魯阿魯罕傳》
  32. ^ 史旭:《早發驝駞堋》,《中州集》卷二。
  33. ^ 《金史》卷八八《紇石烈良弼傳》
  34. ^ 徐夢莘《三朝北盟會編》卷一二三記:「時方金人慾剃南民頂發,人人怨憤,日思南歸。又燕地漢兒苦其凌虐,心生離貳,或叛逃上山,或南渡投降。」
  35. ^ 35.0 35.1 《中國人口發展史》.葛劍雄.福建人民出版社.
  36. ^ ]《三朝北盟會編》卷18,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10月1版,第127頁。
  37. ^ 《金史·食貨志二》 :「其制,每耒牛三頭為一具,限民口 二十五受田四頃四畝有奇,歲輸粟不過一石,官民占田無過四十具。」
  38. ^ 《三朝北盟會編‧卷244》:「計其戶口,給賜官田,使自播種,以充口食」
  39. ^ 《金史‧志第二十八‧食貨二‧田制》:「不親稼穡,不令家人農 作,盡令漢人佃蒔,取租而已」
  40. ^ 《金史‧志第二十八‧食貨二‧田制》:「陳言者言:豪強之家多佔奪官田者。上曰:前參政納合椿 年佔地八百頃,又聞山西田亦多為權要所佔,有一家一口至三十頃者,以致小民無田可耕,徙居陰山之惡地何以自存」
  41. ^ 41.0 41.1 《中國通史‧第四編宋遼金元時期》〈金朝封建統治的鞏固和經濟的發展〉 蔡美彪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42. ^ 《宣和乙巳奉使金國行程錄》:「城北有三市,陸海百貨萃於其中。僧居佛宇,冠於北方;錦繡組綺,精絕天下。膏腴蔬窳、果實、稻粱之類,靡不畢出;而桑柘麻麥、羊豕雉兔不問可知。」
  43. ^ 《續資治通鑒長編》卷312。
  44. ^ 董錫玖:《中國舞蹈史》(宋遼金西夏元部分),文化藝術出版社1984年版。
  45. ^ 庄仲方在《金文雅序》中曾言:「金初無文字也,自太祖得遼人韓昉而言始文;太宗入汴州,取經籍圖書。宋宇文虛中、張斛、蔡松年、高士談輩先後歸之,而文字煨興,然猶借才異代也。」
  46. ^ 《中州集》卷一《蔡畦小傳》
  47. ^ 蒙古定宗二年(1247年),忽必烈召見金朝遺老張德輝,問他是否真有「遼以釋廢,金以儒亡」的說法,張德輝則全面否認此說。他表示:「遼事臣未周知,金季乃親睹,宰執中雖用一二儒臣,余皆武弁世爵,及論軍國大事,又不使預聞,大抵以儒進者三十之一,國之存亡,自有其責者,儒者何咎焉!」。(《元史·張德輝傳》)
  48. ^ 《輟耕錄》卷二七「燕南芝菴先生唱論」。
  49. ^ 《金史》卷四三《輿服志》(下)云:「初,女直人不得改為漢姓及學南人裝束,違者杖八十,編為永制。」
  50. ^ 《廿二史劄記》卷二八「金代文物遠勝遼元」條。
  51. ^ 《遺山先生文集》卷18《內相文獻楊公神道碑銘》:「獨周、程夫子,紹千古之絕學,發前聖之神奧」,「此前賢之所未到。」
  52. ^ 阮元:《金文最序》:「使千古之絕學,一朝復續。」
  53. ^ 趙秉文:《閒閒老人滏水文集》卷1《性道教說》:「推明心術之微,剖推義利之弁,而斟酌時中之權,委曲疏通,多先儒所未到。」
  54. ^ 《滹南遺老集》卷44《道學發源後序》。
  55. ^ 《滹南遺老集》卷3《論語辨惑序》。
  56. ^ 《金史》卷126《李純甫傳》
  57. ^ 《歸潛志》卷1、卷9。
  58. ^ 《閒閒老人滏水文集》卷14《唐論》。
  59. ^ 《金史‧列傳第三十三‧移剌履》:「章宗為金源郡王,喜讀《春秋左氏傳》,聞履博洽,召質所疑。履曰:「左氏多權詐,駁而不純。《尚書》、《孟子》皆聖賢純全之道,願留意焉。」王嘉納之。」
  60. ^ 《遼史》卷115《西夏外記》。
  61. ^ 61.0 61.1 61.2 61.3 《中國文明史‧宋遼金時期‧金代》〈第七章 宗教的興盛〉: 第1891頁-第1912頁.
  62. ^ 62.0 62.1 62.2 62.3 《中國文明史‧宋遼金時期‧金代》〈第十章 藝術的繁榮〉: 第1955頁-第2022頁.
  63. ^ 《金史‧卷一十八‧本紀第十八‧哀宗下》:「末帝退保子城,聞帝崩,率群臣入哭,諡曰哀宗。」
  64. ^ 大金國志》卷二十六:「吾欲諡之以哀如何,奈倉促無知禮者為贊成之。時宿州有僭位者先諡曰莊。其故官僑於宋者又私諡曰閔,或謂國主感憤奮發,哀不足以盡之,故天下士太夫皆號為義宗。」出處
  65. ^ 《續資治通鑒·卷167》:「金穆延烏登行省於息州,與諸將日以歌酒為樂,軍士淫縱;蔡州破,與富珠哩中洛索、瓜勒佳玖珠等送款請降,為金主(此應指完顏承麟)發喪設祭,上諡曰昭宗。」

書籍[編輯]

  • 《中國文明史·宋遼金時期》,地球出版社編輯部,地球出版社,ISBN 957-714-048-3
  • 《中國通史·宋遼金元史》,王明蓀,九州出版社,ISBN,978-751-080-061-0
  • 《遼史金史西夏史》,劉鳳翥李錫厚白濱香港中華書店ISBN 962-231-934-3
  • 《遼金西夏史》,李錫厚、白濱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7-208-04392-2
  • Herbert Franke(傅海波)& Denis C. Twitchett(崔瑞德)編:《劍橋中國遼西夏金元史》(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
  • 《征服王朝的時代》,竺沙雅章,稻香出版社,ISBN 4-311-30446-3
  • 外山軍治著,李東源譯:《金朝史研究》(牡丹江:黑龍江朝鮮民族出版社,1988)。
  • 陳學霖:《金宋史論叢》(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3)。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前朝
遼朝
中國朝代 後朝
蒙古帝國
(即後來的元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