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金瓶梅
金瓶梅線裝書
撰者 蘭陵笑笑生
類型 小說
成書年代 明朝
分類 明朝小說類

金瓶梅》,又名《金瓶梅詞話》,中國明代小說,四大奇書之一,中國史上第一部文人獨立創作的長篇白話世情章回小說作者署為蘭陵笑笑生

作者[編輯]

蘭陵是山東嶧縣(今棗莊市)舊稱,關於作者最盛行的說法是「後七子」領袖王世貞。但也有許多人持不同的意見,一般認為可以推測出的:

  1. 作者是嘉靖時代的文人,因為作品中出現文人的語氣;
  2. 補作吳語,作者應該是江南人;
  3. 袁宏道的《觴政》成於萬曆三十四年以前,而沈德符萬曆野獲編》說:「袁中郎《觴政》,以《金瓶梅》配《水滸傳》為外典,余恨未得見。」可知《金瓶梅》的成書,是在嘉靖末年到萬曆(1573年-1620年)中期[1]

《金瓶梅》傳播開來之後,學術界對於其作者一直有不同觀點,有五大說:王世貞說、屠隆說、徐渭說、李開先說、王稚登說。[2]

目前,中國大陸山東學者王夕河表示他研究出《金瓶梅》的作者是「丁惟寧」,其觀點認為:「蘭陵笑笑生」就是山東方言「蓮廬修修生」,而此人正是丁惟寧。成為今日的一種新說。[2]

內容[編輯]

小說從《水滸傳》中引出,根據《水滸傳》中西門慶勾引潘金蓮,殺潘夫武大郎,最後被武松所殺的情節展開,略加改動,描寫了西門慶從發跡到淫亂而死的故事。

《金瓶梅》的書名從小說中西門慶的三個妾和寵婢潘蓮、李兒、龐春的名字中各取一字而成。也有人認為,實際上有更深一層涵義,即「金」代表金錢,「瓶」代表,「梅」代表女色。

《金瓶梅》像寫日記一樣,它的故事是逐年逐月展開的。《金瓶梅》開篇說「話說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間」,表明《金瓶梅》寫的是北宋末年政和年間的故事,恰好《金瓶梅》前六回寫的潘金蓮和西門慶偷情的故事是從《水滸傳》中抄襲來的,讀者早已知道《水滸傳》的故事發生在北宋末年政和年間,於是更加深信不疑地認為《金瓶梅》寫的真是北宋末年政和年間的故事。

主題[編輯]

《金瓶梅》赤祼祼描繪情慾,以表現縱欲無度必然毀滅的主題,警惕世人不要因虛淘而喪命。[3]

文學價值[編輯]

金瓶梅插圖

《金瓶梅》是一部描寫市井人物的小說,有人認為它是第一部文人獨創的小說,所以在中國古代小說發展史上有其獨特的地位。在中國古代小說中,它還是第一部細緻的描述人物生活、對話及家庭瑣事的小說,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有人認為,雖然由於小說中有性描寫,使它對市井之民構成了吸引;但只有對傳統文化有相當認知的人,才能夠真正讀懂讀透它。大多數學者都認為,《金瓶梅》對《紅樓夢》的寫作有很大的影響。明末李漁將《金瓶梅》連同《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合稱「四大奇書」。

不久,又被清初著名文藝理論家張竹坡稱為「第一奇書」。清代劉廷璣說:「深切人情事務,無如金瓶梅,真稱奇書。欲要止淫,以淫說法;欲要破迷,引迷入悟……而文心細如牛毛繭絲,凡寫一人,始終口吻酷肖到底……結構鋪張,針線縝密,一字不漏,又豈尋常筆墨可到哉!」[4]清代張潮的《幽夢影》裏曾說:「水滸傳為怒書,西遊記為悟書,金瓶梅為哀書。」[5]

魯迅在《中國小說史略》中寫道:「作者之於世情,蓋誠極洞達……同時說部,無以上之」[6]鄭振鐸說:「如果淨除了一切穢褻的章節,《金瓶梅》仍不失為一部第一流的小說。」 [7]毛澤東認為《金瓶梅》描寫了真正的明朝歷史[8]

夏志清說:「對西門慶油枯燈盡的駭人敘述……實際上給人的印象是: 他被一個無情無義而永遠不知滿足的女性色情狂謀殺了」——「潘金蓮因其以勝利者的姿態在一個垂死者的身上抽取最後幾下快樂而毫不顧及西門慶其人,暴露出自己是一個極端墮落的可詛咒的人物。」[9]

夏志清稱《金瓶梅》是迄今為止他所討論的小說中「最令人失望的一部」,指《金瓶梅》中插入過多的詞曲、笑話和現成故事,這種繼承說書的形式與它的獨創故事的內容難以協調,因而削弱了小說的力量。他認為《金瓶梅》前八回只是《水滸傳》的延伸,而中間部分的七十回,即從第九回到七十九回,潘金蓮進入西門府後的故事,才是本書的精華,為小說中的「小說」[10],而最後二十一回是一堆沒有太大相關的故事拼湊而成的。

美國學者韓南(Patrick Hanan)對《金瓶梅》所引用之小說、話本戲曲史書等作了系統的溯源,他認為《刎頸鴛鴦會》和《志誠張主管》(《張主管志誠脫奇禍》)、徐昌齡文言短篇小說《如意君傳》都曾被《金瓶梅》借用,《〈金瓶梅〉素材探源》一書中考證,《金瓶梅》苗員外遇害一事,取材至公案故事《港口漁翁》,最早見於《百家公案全傳》故事。至於《金瓶梅》所借用的題材有小說話本十種、戲曲十四種、清曲(合套曲和散曲)一百四十種,還有宋史及其它說唱文學作品。其來源可歸納為八類:宋明史實、《水滸傳》、文言色情小說、公案小說、白話短篇小說、戲劇劇本、民間散曲小調、佛教寶卷」等。韓南在「結論」寫道:「《金瓶梅》的作者無視文史學家對各種體裁判定的分界線,不論是正史、小說、戲曲,也不論是長篇、短篇,只要與作者的想像力相近,都在錄取之列。作者還從當時流行的口頭文學中吸取某些技巧,表現了他借用傳統手段的願望。小說是作為讀物提供給讀者,而不是演唱給聽眾,由於《金瓶梅》如此出色地接受了多種文學形式,儘管作了大量的借用,它仍然超過前期的文學作品。我們還應該看到小說作者為使抄錄來的段落滿足自己的創作意圖所作的改動。只有分析出哪些引文不得不改動,哪些改動後來達到預期的效果或者未達到引導出給讀者所期望的東西時,我們才能探索出這部小說的獨創性。」[11]

禁毀[編輯]

由於《金瓶梅》人書充斥大量的性描寫,所以明末的董其昌稱「決當焚之」[12],在歷代屢遭禁毀。順治九年有小說禁令:「壇間書賈,只許刊行理學、政治有益文業諸書,其它瑣語淫詞,及一切濫刻窗藝社稿,通行業禁,違者重究治」。乾隆初年閉齋老人儒林外史》序文說:「《水滸》、《金瓶梅》,誨盜誨淫,久干例禁。」

1930年代,上海曾經印刷出版了三個版本的《金瓶梅詞話》,出版商在進行標點的同時均進行了刪節;不過當時的中華民國中宣部和租界當局都沒有禁止出版。中共建政之後,毛澤東說:「《金瓶梅》可供參考,就是書中污辱婦女的情節不好。各省委書記可以看看」。

1983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刪除性描寫相關內容的《金瓶梅》「潔本」。2008年新版時仍有所刪減,但刪減內容比前版減少了很多。臺灣也一度禁止出版《金瓶梅》,但在開放書禁後,允許發行《金瓶梅》原本。

潔本的發行在學術界看法不一。一些人認為,刪節的性描寫對全書的文學價值沒有任何影響;而另一些人認為,潔本的發行破壞著作完整性,使一些生動、深刻的刻畫變得味道全無,嚴重影響了小說的文學價值。

版本[編輯]

《金瓶梅》的版本,包括十卷詞話本和二十卷崇禎本。

  • 詞話本為《新刻金瓶梅詞話》,存世十卷本《金瓶梅詞話》刻本為:
  • 崇禎本為二十卷本《新刻繡像批評金瓶梅》,存世約十五部,包括殘本、抄本及混合本。批評本在回目和內容上對原詞話本做了較大的增刪改。
    • 《張竹坡批評第一奇書金瓶梅》。

歷代對《金瓶梅》評註較著名的有明朝的李漁、清初的張竹坡和清末的文龍

《金瓶梅詞話》梅節重校本

現今最完整全本一百回無刪節《金瓶梅詞話》是金學家梅節校本,1987年出版全校本,1993年出版重校本。1998年出版限印200部線裝手抄的校定本,後於2007年將校定本交由里仁書局出版印刷本。

  • 蘭陵笑笑生《全校萬曆本金瓶梅詞話》梅節校點 全校本 新式標點 附二百幅明版插圖 附校記五千多條 星海文化 四冊 1987 ISBN 9627279021
  • 蘭陵笑笑生《梅節重校本金瓶梅詞話》梅節校訂 陳詔黃霖註釋 重校本 新式標點 附註釋 附二百幅明版插圖 無校記 夢梅館 四冊 1993 ISBN 9627784018
  • 蘭陵笑笑生《夢梅館校定本金瓶梅詞話》(線裝手抄本) 梅節校訂 陳少卿抄閱 夢梅館校定本 附二百幅明版插圖 限印200部 夢梅館 二函二十一冊 1998 ISBN 9627784019
  • 蘭陵笑笑生《夢梅館校本金瓶梅詞話》(印刷本) 梅節校訂 陳詔黃霖註釋 夢梅館校本 新式標點 附註釋 附二百幅明版插圖 里仁書局 三冊 2007 ISBN 9789866923241

蘭陵笑笑生《金瓶梅》附吳晗《金瓶梅與王世貞》 星洲世界書局 (潔本)

蘭陵笑笑生《金瓶梅詞話》,人民文學出版社,2008,綜合了各家考證的成果,校訂十分詳細,但對內容仍有少量刪減。

插圖[編輯]

胡也佛的《金瓶梅秘戲圖》之西門慶和李瓶兒

崇禎本《金瓶梅》加入了200幅插圖,每回兩幅,依回目上下兩句而畫,放在卷首。插圖的刻工包括安徽人黃建中、黃誠之等。畫中人物的服飾屬明代而並非宋代風格。其後的版本則把全部插畫集為一小卷,放在全書之首。[13]

相關作品[編輯]

金瓶梅有不少關於情色的內容,不適合未成年讀者,但仍有不少傳媒把故事改篇成為電視劇電影

電視劇[編輯]

單立文西門慶
溫碧霞潘金蓮
郭可盈李瓶兒
楊羚春梅

電影[編輯]

單立文西門慶,後來被其中一位妻用葯害死,並推在潘金蓮身上,使她下獄。
楊思敏潘金蓮
蔡美優春梅,她只是一位女僕,被西門慶強暴後,又與潘金蓮一起服待他。但後來西門慶之妻也要殺她,她以色誘殺手,而逃脫。
葉仙兒李瓶兒,她原是花子虛之妻,被誘與他偷情。 被其夫發現,被西門慶所殺。

本片主要以楊思敏的巨乳為重點,其他女角看頭普通。而所謂金瓶梅原著的尾的道德教化完全失去。因為它是以潘金蓮竟可在海邊與她暗戀的武松快樂地交合,作為尾聲。

林偉健西門慶
若菜光飾明月(原著無此角色),本片的主角,是一位女尼姑,亦是若菜光首部光頭片。西門慶引誘這位不知性事的少女,使她跟她私奔,在森林中交合。後來西門慶領她回家,正式娶她為妻。
早川瀨里奈潘金蓮,少女版,在本片不是重點。
上原卡艾拉飾紫煙(原著無此角色)她在新金瓶梅裡飾演媚妓,明為世交之女到西門府暫住,實則是西門慶的父親替他安排的美人,以美女勾魂,指導西門慶的房中術、御女之功,目的是要西門慶體驗男女之歡切忌交真心,要傷人自保。從此便決定了西門慶採花捕蝶的一生。

本片明顯改動原著,以潘金蓮少時為女僕,受到西門慶的幫助,暗生情愫。在下集,重遇時與她偷情。

林偉健西門慶
早川瀨里奈潘金蓮
梁敏儀春梅。在本片中她是一個有個計劃,聰明而且危險性強的人。她設計害武二哥下獄,又一步步設計陷阱讓西門慶家破人亡。她所有的性交場景皆三點不露。

電子書[編輯]

譯本[編輯]

  • 德譯本
    • 弗蘭茲·庫恩譯:Kin Ping Meh oder die abenteuerliche Geschichte von Hsi Men und seinen sechs Frauen, Franz Kuhn (Übers.); Gustav Kiepenheuer Verlag, Leipzig und Weimar; 1988 ISBN:3378002581
  • 英譯本
    • The Plum in the Golden Vase Or Chin P'ing Mei: Volume One: The Gathering. Princeton Univ Press, 1997 ISBN 0-691-01614-3
    • The Plum in the Golden Vase Or Chin P'ing Mei: Volume Two: The Rivals. Princeton Univ Press, 2001 ISBN 978-0691070773
    • The Plum in the Golden Vase Or Chin P'ing Mei: Volume Three: The Aphrodisiac. Princeton Univ Press, 2006 ISBN 978-0691125343
    • The Plum in the Golden Vase Or Chin P'ing Mei: Volume Four: The Climax. Princeton Univ Press, 2011 ISBN 978-0691150437
  • 法譯本
    • Fleur En Fiole D'or (Jin Ping Mei Cihua); Gallimard. Paris 1985.
  • 西譯本
    • El erudito de las carcajadas. Jin Ping Mei. Obra completa.: Colección Memoria mundi. Traducción, prólogo y notas Alicia Relinque Eleta. Cartoné. Vilahur: Ediciones Atalanta. ISBN 978-84-938466-7-1.Volumen I (Cuarta edición). 2010. ISBN 978-84-937784-7-7.Volumen II. 2011. ISBN 978-84-938466-4-0.
    • Anónimo (2010). Flor de Ciruelo en Vasito de Oro.: Colección Áncora & Delfin. Traductor Xavier Roca-Ferrer. Tapa dura con sobrecubierta. Barcelona: Ediciones Destino.Libro de las Primaveras y los Veranos. ISBN 978-84-233-4332-4.Libro de los Otoños y los Inviernos. ISBN 978-84-233-4333-1.

參考文獻[編輯]

  1. ^ 劉大傑. 《中國文學發展史》下卷. 復旦大學出版社. : 194頁. 
  2. ^ 2.0 2.1 學者耗資百萬 研究出《金瓶梅》作者真實身份. 鳳凰網. [2012-5-19] (中文(中國大陸)‎). 
  3. ^ B. Riftin(李福清)著,陳周昌譯:《漢文古小說論衡》(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頁145。
  4. ^ 劉廷璣在園雜志·卷二》
  5. ^ 張潮幽夢影
  6. ^ 魯迅魯迅全集》第九卷《中國小說史略》第十九篇,《明之人情小說》
  7. ^ 鄭振鐸《中國文學研究》,第226頁)
  8. ^ 毛澤東小範圍解禁金瓶梅
  9. ^ 夏志清《中國古典小說導論》第216頁
  10. ^ 夏志清《中國古典小說導論》第204頁
  11. ^ 韓南(Patrick Hanan),《〈金瓶梅〉素材探源》。
  12. ^ 袁中道:《游居柿錄》第九八九則
  13. ^ B. Riftin:《漢文古小說論衡》,頁141-143。
  • 孫述宇:《金瓶梅:平凡人的宗教劇》(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
  • 田曉菲:《秋水堂論金瓶梅》(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3)。
  • 黃衞總著,張蘊爽譯:《中華帝國晚期的慾望與小說敘述》(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11)。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