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穆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錢穆
錢穆
新亞書院校長
1895年-1990年(享年95歲)
性別
籍貫 江蘇無錫
配偶 錢胡美琦
研究領域 秦漢史中國思想史朱子學
經歷
代表作

1930年 《劉向歆父子年譜》
1935年《先秦諸子繫年》
1937年《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
1940年《國史大綱》
1952年《中國歷代政治得失》
1971年《朱子新學案》

獲獎榮譽

1960年應邀講學於美國耶魯大學,學期結束,耶魯大學特頒贈人文學名譽博士學位。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鑅,字賓四江蘇無錫人,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院士,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

生平[編輯]

錢穆九歲入私塾,1912年輟學後自學,任教於中小學。1930年因發表《劉向歆父子年譜》成名,被顧頡剛推薦,聘為燕京大學國文講師[1]。錢穆居北平八年,先後授課於北京、清華、燕京、北師大等名校,與學術界友人時相切磋。

抗戰軍興,輾轉任教於西南聯大武漢大學華西大學齊魯大學四川大學江南大學等高校。撰寫《國史大綱》,採取綿延的觀點了解歷史之流,堅持國人必對國史具有溫情和敬意。

1949年4月,錢穆與江南大學同仁唐君毅一起應廣州私立華僑大學校長王淑陶之邀,從無錫南下廣州。10月,錢穆隨華僑大學再遷香港[2]。不久,錢穆答應了他的朋友在香港的亞洲文商學院出任院長。[3]1950年錢穆在香港創辦新亞書院使流亡學生得以絃歌不輟,而辦學有成,亦獲香港政府尊崇,於1955年贈予香港大學名譽博士學位。1956年,他與胡美琦在香港結婚。1960年應邀講學於美國耶魯大學,又獲頒贈人文學名譽博士學位。1965年正式卸任新亞書院校長,應聘馬來亞大學任教。錢一生以教育為業,五代弟子,冠蓋雲集,余英時嚴耕望等人皆出門下。

1967年10月,錢穆應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之邀,以歸國學人身份自。1969年,應張其昀之邀任中國文化學院中國文化大學)史學教授。

1968年膺選中央研究院院士[4]。晚年專致於講學與著述,雖目力日弱仍隨時提出新觀點,賴夫人誦讀整理出版,謙稱為《晚學盲言》。

1990年,發生素書樓事件,錢穆搬離素書樓。同年8月30日於杭州南路寓所過世[5]

素書樓事件[編輯]

錢穆故居

1967年,錢穆受蔣介石邀請來台,築素書樓於台北市士林區外雙溪。該地點為台北市政府所有,原為招待外賓之用,由蔣介石直接下令撥用與建樓,但沒有經過合法程序[6]

1989年,立法委員陳水扁台北市議員周伯倫質詢政府財產不當佔用,清查結果認定素書樓也在其中。為避嫌,錢穆於1990年主動遷出素書樓,另覓居所。此事引起社會議論。自錢穆遷出後,素書樓閒置年餘,政府遂有闢為紀念館之議,最初交由台北市立圖書館管理,於1992年1月6日正式將素書樓闢為紀念館。後由於房舍年久失修,台北市政府於2001年進行修繕工程,隨後將素書樓轉交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管理,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於2001年12月31日將素書樓改名為錢穆故居

2010年,時任總統馬英九在錢穆先生逝世20周年紀念會上,以總統身份向錢穆遺孀錢胡美琦女士為當年的素書樓事件中台北市政府的做法致歉,並肯定錢穆的清白。

身後[編輯]

錢穆與錢鍾書同宗不同支,錢鍾書是其輩,錢穆又稱錢基博(錢鍾書父親)為。全國政協副主席錢偉長是錢穆長兄錢摯之長子,錢穆的親侄。錢穆去世後,其子侄申請去台灣奔喪,中華民國政府要求錢偉長「公開宣布脫離共產黨」,錢氏子侄只好趕赴香港,參加9月30日在香港新亞書院舉行的公祭。[7]1990年,夫人奉先生靈骨,歸葬太湖之濱。

學術[編輯]

錢穆先生沒有接受過現代大學訓練,他的治學理念受呂思勉影響甚深。當胡適學派反對「崇古」與「迷信」,對中國傳統文化及上古史作存疑與否定態度時,錢穆等人立表異議,說「余任上古史課,若亦疑古,將無可言」[8]。他在《國史大綱》一書中說:「今求創建新的古史觀,則對近人極端之懷疑論,也應稍加修正。」錢先生後來坦率地表明自己不同於古史辨派的一味疑古而是在求真的基礎上提出新說:「……而余則疑《堯典》,疑《禹貢》,疑《易傳》,疑老子出莊周後,所疑皆超於頡剛。然竊願以考古名,不願以疑古名。疑與信皆須考,余與頡剛,精神意氣,仍同一線,實無大異。」[9]

錢穆的《先秦諸子繫年》一書,考證數十本秦漢古籍,排出先秦時各事件的先後順序。後發表《劉向歆父子年譜》一書;該書以論證完整的二十八個不可通駁斥了康有為的《新學偽經考》,使當時再無學者替康有為辯護,清末以來影響極大的經學今古文之爭方才告一段落。

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所依託的文化保有真誠信念,認為中國傳統政治絕非可僅僅以「君主專制」簡單概括,實為「一種自適國情之民主政治」。錢穆的徒弟余英時稱他「一生為故國招魂」。正是出於將中國傳統政治制度放在中國文明系統的框架內求客觀的瞭解,錢穆主張應該在固有文明的真相基礎上重新審視中國傳統政治制度,而非以後見之明淺薄地非議與污衊之。

與其他學人的交往[編輯]

原本胡適相當賞識錢穆,稱錢先生的《劉向歆父子年譜》乃「一大著作,見解與體例都好」,並對學生說:有關先秦諸子事,可向賓四先生請教,不必再問他。 [10] 外界以為錢先生「喜治乾嘉學」,張君勱甚而勸錢穆「何必從胡適之作考據之學」。錢穆初到北平,胡適的弟子傅斯年對他優禮有加,邀至史語所,奉為上賓。胡適也將私藏「孤本」《求仁錄》借給錢研覽。

錢穆在治學方面與胡適頗多牴觸。胡適繼承傳統的說法,認為老子略早於孔子;錢穆則創立新說,認為老子略早於韓非,後於孔子。一次,兩人不期而遇。錢穆說:「胡先生,《老子》成書的年代晚,證據確鑿,你不要再堅持你的錯誤了!」胡適說:「錢先生,你舉出的證據還不能說服我;如果你能夠說服我,我連自己的親老子也可以不要!」

錢穆與胡適二人在老子生年、《說儒》等學術問題上觀點迥異,時有爭辯。具體學術分歧尚屬表面,深層原因是錢對胡的「新文化」主張不以為然,他後來甚至認為,中國思想界「實病在一輩高級知識分子身上」,如「新文化運動,凡中國固有(文化)必遭排斥」,貽害深遠。當年北大講壇上最叫座者乃胡適和錢穆二人,錢穆稱「大凡余在當時北大上課,幾如登辯論場」。

錢穆先生原本僅僅是蘇州中學的一位普通教員,1927年正是由於顧頡剛先生的慧眼識才,才使得錢先生得以進入北京主流學術圈並逐漸為人所知。 錢穆先生在執教北大期間,多與湯用彤熊十力等人來往,關係十分融洽。

東吳大學外雙溪校區旁有錢穆故居,此即錢穆曾居住之素書樓。

評價[編輯]

  • 楊樹達《積微翁回憶錄》引陳寅恪評錢穆《諸子繫年》:「1934年5月16日,出席清華歷史系研究生姚薇元口試會。散後,偕陳寅恪至其家。寅恪言錢賓四(穆)《諸子系年》極精湛,時代全據《紀年》訂《史記》之誤,心得極多,至可佩服。」[11]

年表[編輯]

  • 1895年,光緒廿一年生於江蘇省金匱縣
  • 1900年(六歲)入私塾讀書
  • 1903年(九歲)進果育小學就讀
  • 1905年(十一歲)父逝
  • 1906年(十二歲)入常州府常州中學堂
  • 1910年(十六歲)退學,離開常州,轉入南京私立鍾英中學;適逢辛亥革命,學校停辦,遂輟學
  • 1911年(十七歲)任教無錫三兼小學,為教學生涯之始
  • 1918年(廿四歲)任教鴻模學校(即原果育小學),出版《論語文解》同時任教縣立第四小學(梅村鎮)
  • 1919年(廿五歲)任後宅泰伯市初小校長,創辦無錫歷史上第一個圖書館「泰伯圖書館」,任館長
  • 1922年(廿八歲)赴廈門任教集美學校,為任職中學教師之始
  • 1923年(廿九歲)任教江蘇省立第三師範學校
  • 1927年(卅三歲)轉任教蘇州中學
  • 1928年(卅四歲)連遭三喪:妻歿、兒殤、兄亡。
  • 1929年(卅五歲)與小學校長張一貫女士締婚,4子2女自1931至1940年先後出生,四子早夭
  • 1930年(卅六歲)發表《劉向歆父子年譜》;後任教北京燕京大學。為任教大學之始
  • 1931年(卅七歲)任教北京大學歷史系,並兼課清華大學、燕京大學、北師大
  • 1935年(四一歲)出版《先秦諸子繫年
  • 1937年(四三歲)隨政局南遷,任西南聯合大學教授
  • 1939年(四五歲)《國史大綱》脫稿,回蘇州侍母一載
  • 1941年(四七歲)往成都任教齊魯大學國學研究所及武漢大學
  • 1943年(四九歲)先後任教於華西大學四川大學
  • 1944年(五十歲)撰文〈中國歷史上青年從軍先例〉,號召知識份子投筆從戎
  • 1946年(五二歲)赴昆明任教五華學院、兼任雲南大學
  • 1948年(五四歲)任無錫江南大學文學院院長課餘撰《湖上閒思錄
  • 1949年(五五歲)應張其昀之邀赴香港創辦亞洲文商學院,任院長
  • 1950年(五六歲)成立新亞書院,應邀赴台灣講演
  • 1951年(五七歲)為籌辦新亞書院台灣分校,滯留台灣數月,未果。
  • 1952年(五八歲)四月,在淡江文理學院驚聲堂講演,屋頂泥塊墜落擊中頭部,暈厥送醫。
  • 1955年(六一歲)新亞研究所正式成立。代表教育部訪問日本,教育部頒贈學術獎章。香港大學授予名譽博士學位
  • 1956年(六二歲)新亞書院農圃道校舍暑期落成,為自有校舍之始。與胡美琦女士於九龍締婚
  • 1957年(六三歲)新亞書院增設藝術專修科
  • 1960年(六六歲)赴耶魯大學講學,課餘撰《論語新解》,耶魯大學頒贈名譽博士學位後赴歐洲訪問
  • 1961年(六七歲)新亞書院理學院成立
  • 1963年(六九歲)香港中文大學成立,曾辭新亞書院校長職
  • 1965年(七一歲)正式卸任新亞書院校長,離開香港,赴吉隆坡馬來亞大學講學
  • 1967年(七三歲)十月,遷居台北
  • 1968年(七四歲)遷入素書樓,膺選中央研究院院士
  • 1969年(七五歲)任中國文化學院歷史研究所教授、故宮博物院聘為研究員
  • 1973年(七九歲)創辦新亞中學
  • 1974年(八十歲)撰《八十憶雙親
  • 1976年(八二歲)是年冬,胃病劇作,幾不治
  • 1978年(八四歲)該年常病,目不能視(抱病赴香港任新亞書院『錢賓四先生學術文化講座』主講人。
  • 1979年(八五歲)赴香港出席新亞三十年紀念會
  • 1980年(八六歲)與三子、幼女會於香港,卅二載未見,得七日相聚
  • 1981年(八七歲)與長女、長侄晤聚香港,五子女兩年內分別見面
  • 1984年(九十歲)獲頒行政院文化獎章
  • 1986年(九二歲)為文化大學歷史研究所學生上最後一課年(受聘為總統府資政
  • 1988年(九四歲)在家中授課至是年方休
  • 1989年(九五歲)赴香港參加新亞四十年紀念會
  • 1990年(九六歲)6月1日遷出素書樓,8月30日逝於台北市杭州南路寓所
  • 1992年歸葬蘇州太湖之濱
  • 2012年錢穆先生之夫人錢胡美琦女士,3月26日凌晨零時22分在睡夢中去世,享年83歲,

主要著作[編輯]

錢穆故居展示聯經出版事業公司出版的《錢賓四先生全集》

錢賓四先生全集》收錄錢穆全部著作,共54冊。

注釋[編輯]

  1. ^ 錢穆《師友雜憶》章九,「乃特草《劉向歆父子年譜》一文與之…既刊余文,又特推薦余至燕京任教…及來燕大,任兩班國文」。
  2. ^ 人民政協報《錢穆1949年的選擇
  3. ^ 《二十一世紀》網絡版:完整的人格 偉大的事業─《新亞遺鐸》與錢穆的教育理想
  4. ^ 中央研究院第一屆院士選舉,錢氏名落孫山。1966年始獲提名,錢氏恥而不受,並憤憤表示:「民國三十七年(1948年)第一次選舉院士,當選者多到八十餘人,我難道不該預其數!」兩年後,錢氏始同意列名院士。在胡適有生之年,錢穆就是未能當成中央研究院院士。日後李敖認為這是不公道的,他說:「錢穆的理學怪說固不足論,但他在古典方面的樸學成就,卻更該先入選成院士。」
  5. ^ 探訪國學大師錢穆先生故居
  6. ^ 錢妻胡美琦於錢穆逝世二十周年撰文強調「當年兩位蔣總統禮賢下士,定要由政府蓋素書樓,他們不是隨便作此決定。賓四接受政府的禮遇,也經過了一番深思。『素書樓事件』的發生,有關政治領袖人物的智慧,以及中國傳統『』人的風格氣節,這不是一件小事。我有責任詳細說明。」指「素書樓」本因經濟考量,由朋友介紹購買一塊靠近東吳大學的墳地,再由胡美琦兄長胡美璜底下的工程師負責建築新宅。但事後總統蔣中正得知此事,透過蔣經國表示,建築素書樓的規劃理當由政府負責,要求胡美璜交出建築設計圖,並對胡說後續之事不需要再過問,於是錢氏夫妻已無法推諉政府籌建素書樓的事務了。錢穆搬離素書樓之後臥病在床,胡美琦對錢穆說:「我們自己該要辨明的是民國72年以前沒有契約時的兩點理由,一是為兩位去世的蔣總統爭清名。我們認定素書樓是國家賓館,不是台北市政府的宿舍。當年兩位蔣總統是公開興建素書樓的,二十年來不是沒有民意代表,但從沒有異議,這一段時期自屬合法。時代變了,這表示禮賢下士的時期,在台灣已經結束。所以我們只有搬出素書樓,才能替兩位去世的蔣總統表明當年建賓館並不為私。一是為你,人活着必該要有尊嚴。借用契約於81年一月到期,報上說某議員表示到期還要再議論。那時你九十八歲了,難道還要再受一次他們呼名喚姓的羞辱嗎?素書樓再好,也不值得了。」(2010.08.27、2010.08.28 錢胡美琦:聯合報-〈錢穆逝世20周年/百感交集20年〉)
  7. ^ 錢穆:最後的國學
  8. ^ 錢穆:《八十憶雙親、師友雜憶》,第139頁
  9. ^ 錢穆:《八十憶雙親、師友雜憶》(北京:三聯書店,1998年9月)
  10. ^ 《八十憶雙親 師友雜憶》(北京,三聯書店,1998年)
  11. ^ 楊樹達,《積微翁回憶錄》,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頁八二。
  12. ^ 錢穆. 中國歷史研究法. 北京: 生活·新知·三聯書店. 2001. ISBN 7-108-01529-3 (中文(簡體)‎). 

參考書目[編輯]

  • 錢穆:《八十憶雙親 師友雜憶》
  • 余英時:《猶記風吹水上鱗:錢穆與現代中國學術》

研究書目[編輯]

  • 汪榮祖:《史學九章》(北京:三聯書店,2006),第八章,「錢穆論清學史述評」,頁37-62。
  • 余英時:《猶記風吹水上鱗:錢穆與現代中國學術》(臺北:三民書局,1991)。
  • Jerry Dennerline(鄧爾麟)著,藍樺譯:《錢穆與七房橋世界》(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5)。

相關條目[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