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韓愈)
跳到: 導覽搜尋
韓愈

《晚笑堂竹莊畫傳》韓愈像
出生 768年
河南河陽
逝世 824年
長安
職業 文學家,古文家
體裁 詩文、古文
施影響於 李翱張籍杜牧

韓愈(768年-824年,唐代宗大曆三年至穆宗長慶四年,年五十七),字退之,出生於河南河陽(今河南孟縣),祖籍郡望昌黎郡(今遼寧省義縣[1]),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稱韓吏部。卒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是當時古文運動的倡導者,合稱「韓柳」。蘇軾稱讚他「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勇奪三軍之帥」(八代:)。散文,均有名。著作有《昌黎先生集》。

生平[編輯]

韓愈出生未幾,母親過世,三歲喪父,受大哥韓會(即十二郎韓老成之伯父兼養父,韓老成被過繼給韓會)撫育,隨兄長為官轉徙長安韶州(今廣東韶關)等地。後韓會病逝韶州,隨嫂鄭氏護喪返回河陽。後又避難宣城(今安徽宣城),與侄韓老成,同由鄭氏撫養成人,情逾手足。

韓愈至七歲才開始讀書,十三歲能寫文章,自言「前古之興亡,未嘗不經於心也,當世之得失,未嘗不留於意也」[2]。貞元二年(786年)赴長安應試,無門第資蔭,三試不第。貞元八年(792年)始中進士[3]。應吏部試,又三次不中。貞元十一年(795年),三次上書宰相,希得薦舉。

貞元十二年(796年),汴州宣武軍亂,隨宣武軍節度使董晉赴任,擔任「觀察推官」。期間與孟郊相識交遊,李翱張籍入其門下。董晉卒,改任武寧節度使張建封屬下「節度推官」。張建封死,遷居洛邑

貞元十七年(801年),任國子監四門博士,貞元十八年,著《師說》。貞元十九年(803年)任監察御史,因關中旱災,上《御史臺上論天旱人饑狀》,糾彈國戚京兆尹李實,遂貶陽山令,深受百姓愛戴,百姓甚以「韓」字,為兒取名。這一年侄子韓老成去世,寫《祭十二郎文》。元和六年(811年)任國子博士,作〈進學解〉,受裴度賞識,擢為禮部郎中。815年隨裴度征淮西,因功擢任刑部侍郎,並作〈平淮西碑〉。

轉任刑部侍郎時,元和十四年(819年)正月,唐憲宗釋迦牟尼佛佛骨迎入了宮中供養三日,舉國若狂,甚有百姓燒指灼背而供養者。因諫阻天子迎佛骨,耗費銀錢,作《諫迎佛骨表》說明「唯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後三度捨身施宗廟之祭,不牲宰,晝日一食,止於菜果,其後竟為侯景兵逼,餓死台城,國亦尋滅。事佛求福,乃更得禍。由此觀之,佛不足信,亦可知矣。」憲宗聞之大怒,將處以極刑裴度崔群力救道:「愈言訐牾,罪之誠宜。然非內懷至忠,安能及此。願少寬假,以求諫爭。」帝曰:「愈言我奉佛太過,猶可容;至謂東漢奉佛以後,天子咸夭促,言何乖剌邪?愈,人臣,狂妄敢爾,固不可赦。」[4]乃貶為潮州刺史(今廣東潮州)。

《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
願為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
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此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往潮州路上,來到了藍關(今陝西藍田)時,大雪紛飛,韓愈見到姪孫韓湘(傳說韓湘就是八仙之一的韓湘子)。不禁再三嗟歎道:「吾為汝成此詩。」詩吟:「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願為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此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到了潮州之後,韓愈用心治民興學、又藉以工抵債釋放奴婢,與潮州大顛和尚成為好友。韓愈卒後,當地乃建韓文公廟供奉。後來在潮州又寫〈祭鱷魚文〉,往河裏扔了一,據聞鱷魚就此絕跡。事實上,後來宰相李德裕、宋朝陳堯佐在潮州時,看見鱷魚仍在。

在潮州任內,韓愈上表懺罪謝恩曰:「臣以狂妄戇愚,不識禮度,陳佛骨事,言涉不恭,正名定罪,萬死莫塞。陛下哀臣愚忠,恕臣狂直,謂言雖可罪,心亦無它,特屈刑章,以臣為潮州刺史。既免刑誅,又獲祿食,聖恩寬大,天地莫量,破腦刳心,豈足為謝!」並陳述邊地困境,希冀憐憫之心:「臣所領州,在廣府極東,過海口,下惡水,濤瀧壯猛,難計期程,颶風鱷魚,患禍不測。州南近界,漲海連天,毒霧瘴氛,日夕發作。臣少多病,年纔五十,髪白齒落,理不久長。加以罪犯至重,所處遠惡,憂惶慚悸,死亡無日。單立一身,朝無親黨,居蠻夷之地,與魑魅同群,苟非陛下哀而念之,誰肯為臣言者?」
[5]表進,令改任袁州(今江西宜春)。

唐穆宗即位後,奉旨回京,歷任國子監祭酒兵部侍郎、吏部侍郎、京兆尹御史大夫等職,是人稱其為「韓吏部」。五十七歲病卒,宋朝元豐年間追封為「昌黎伯」。

身後[編輯]

臺灣屏東縣內埔鄉的昌黎祠。

韓愈反對的是盲目地迷信佛教,是以並不避諱與僧人應酬唱和,如三平義中潮州大顛。他也反對道教仙丹的迷信,要人們食用丹藥,說因此「殺人不可計」,但並不是針對道家思想。韓愈以「道統」自命,三十六歲時已經「而視茫茫,而髮蒼蒼,而齒牙動搖」(〈祭十二郎文〉),晚年有「落齒」詩:「去年落一牙,今年落一牙。俄然去六七,落勢殊末已」。後來在長安城南興建過豪宅,也有絳桃、柳枝等妓,能歌善舞[6]。長慶四年(824年)敬宗即位,同年十二月韓愈因病去世,年五十七[7]。二子韓昶富平韓州仇,有一女為李漢妻。韓愈去世後,〈韓文公墓誌銘〉是由其生前指定的高徒皇甫湜撰寫,李翱令作行狀

現在孟州市西虢鄉韓庄(傳為韓愈老家)修建有韓文公墓。

臺灣屏東縣內埔鄉昌黎祠(韓愈廟)是臺灣唯一主祀韓愈的廟宇。

文學[編輯]

古文成就[編輯]

韓愈散文內容豐富,形式多樣化,眾體兼長,不落俗套,力求創新、構思奇巧,詞鋒銳利,雄奇奔放,氣勢磅礡,汪洋恣肆,曲折多變,波瀾起伏,想像豐富,感情充沛,析理透闢,邏輯嚴密,設譬巧妙,筆觸幽默,句法則駢散交錯。

韓愈文章以排斥,闡明儒家之道為宗旨,《師說》、《送董邵南序》、《原性》、《原道》、《諫迎佛骨表》、《進學解》、《送窮文》、《柳子厚墓志銘》,備受傳誦。後世尊為「唐宋八大家」之首。

主張[編輯]

韓愈主張「文以載道」[來源請求],宣揚儒道,攘斥佛、老,「破駢為散」,反對六朝以來的駢文文風,主張恢復三代兩漢自然質樸的文體,「言貴獨到」,「詞必己出」,要「文從字順」。

韓愈主張思想復古、文學復古,以復古道為目的,復古文為手段,而所謂道,是指儒家的道。韓在繼承的基礎上亦有所創造和革新,主張學古文「師其意不師其辭」「唯陳言之務去」。

領導古文運動[編輯]

貞元、元和年間,韓愈和柳宗元開始寫作古文,由於有理論有創作,故有成就。韓愈有自信,百折不回,又善宣傳,廣收門徒,遂形成聲勢浩大的社會運動。

韓愈繼承前人之經驗,意志堅強,大力提倡古文。正如李漢「昌黎先生集序」說:「時人始而驚,中而笑且排,先生益堅。」他既有理論,又有優秀作品示人,得到李翱、皇甫湜、張籍孟郊等文友和後進支持,故能領導古文運動。

宋明理學的先驅[編輯]

儒學在魏晉南北朝以來,受佛道兩教大盛所影響,漸漸失去統治地位。韓愈本身主張復古,反對佛教。為儒教爭取統治的地位,以代替佛教或道教統治的地位。為後來宋明理學產生了先驅作用。韓愈在他的道統傳承的說法中把孟子說成孔子的繼承人,並認為聖人之道在孟子以後失傳,使孟子在道統中具有了與孔子同等的地位,這就把孟子的地位大大提高了。影響到後來宋明理學的學者把《孟子》一書列入四書,使孟子在中國文化中的地位真正提高起來。而另外在宋代《大學》被尊為四書之一,獲得了儒家重要經典的地位,而闡揚《大學》其實在韓愈已經開始。[8]

詩歌[編輯]

其詩有論者以為可以列李白杜甫之後,居全唐第三。韓詩以文為詩,以論為詩,求新求奇,有氣勢,對糾正大曆詩風起到了一定作用,對宋詩產生了較大影響。王安石以韓愈《薦士》評孟郊詩反過來評韓愈本人:「橫空盤硬語,妥貼力排奡」,概括其詩風。葉燮論韓詩:「韓愈為唐詩之一大變。其力大,其思雄,崛起特為鼻祖。」[9]趙翼《甌北詩話》云:「詩家好作奇句警語,必千錘百鍊而後能成。如……昌黎之『巨刃磨天揚』、『乾坤擺雷硠』等句,實足驚心動魄,然全力搏兔之狀人皆見之」。他的代表作有《南山詩》、《調張籍》、《聽穎師彈琴》、《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春雪》、《晚春》等。

墓誌[編輯]

韓愈亦善寫墓誌銘,是時「長安中爭為碑誌,若市買然。」韓愈文名日盛,達官貴人常求其為先人撰墓誌銘,潤筆之金甚高,韓愈亦來者不拒。司馬光《顏樂亭頌》一文指出,韓愈「好悅人以銘志,而受其金」。韓愈寫一篇《謝許受王用男人事物狀》,潤筆費用是「受馬一匹,並鞍、銜及白玉腰帶一條」。《謝許受韓弘物狀》記載曾收得韓弘致贈的「絹五百匹」,相當於四百,而時韓愈一個月的薪水只有二十五貫錢,當官反成副業。部分「諛墓」之作,在當時頗受譏斥。其友劉叉甚覺眼紅,取其黃金數斤而去,云:「此諛墓中人得耳,不若與劉君為壽。」元代王若虛說:「韓退之不善處窮,哀號之語,見於文字。」又說:「退之不忍須臾之窮。」

評價[編輯]

  • 蘇軾在《潮州韓文公廟碑》盛稱其「匹夫而為百世師,一言而為天下法,是皆有以參天地之化,關盛衰之運。」「獨韓文公起布衣,談笑而麾之,天下靡然從公,復歸於正,蓋三百年於此矣。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奪三軍之帥。此豈非參天地,關盛衰,浩然而獨存者乎?」,並作詩稱讚韓愈:「公昔騎龍白雲鄉,手抉雲漢分天章。天孫為織雲錦裳,飄然乘風來帝旁。下與濁世掃粃糠,西遊咸池略扶桑。草木衣被昭回光,追逐李杜參翱翔。汗流籍湜走且僵,滅沒倒景不可望。作書詆佛譏君王,要觀南海窺衡湘。歷舜九嶷弔英皇,祝融先驅海若藏,約束蛟鱷如趨羊。鈞天無人帝悲傷,謳吟下招遣巫陽。犦牲雞卜羞我觴,於粲荔丹與蕉黃。公不少留我涕滂,翩然披髮下大荒。」
  • 蘇洵稱讚韓愈文章「如長江大河,渾浩流轉」。
  • 吳虎臣《能改齋漫錄》卷十謂荊公「不以退之為是」。
  • 韓退之所撰寫《祭十二郎文》與李密的《陳情表》、諸葛亮的《出師表》並列為中國三大抒情文之一,南宋謝枋得文章軌範》引用安子順之說:「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
  • 韓愈說自己反對閹黨,「日與宦者為敵」[10],但是貞元十三年,韓愈曾作〈送汴州監軍俱文珍序〉,對宦官俱文珍歌頌備至。後來又作《順宗實錄》,對俱文珍亦多加褒辭。魏了翁嘲笑他「韓公每是有求於人,其詞輒卑諂不可據」。
  • 韓愈善寫「諛墓」之文,清初顧炎武在書信中評他:「韓文公文起八代之衰,若但作《原道》、《原毀》、《爭臣論》、《平淮西碑》、《張中丞傳後序》諸篇,而一切銘狀概為謝絕,則誠近代之泰山北斗矣;今猶未敢許也」。
  • 張耒論韓愈「以為文人則有餘,以為知道則不足」(《韓愈論》)。
  • 朱熹指責韓愈「裂道與文以為兩物」(《讀唐志》)。
  • 章學誠稱韓愈的碑誌文是「心識古人源流,隨時通其變化」(《文史通義‧墓銘辨例》)。
  • 茅坤說:「世之論韓文者,共曾稱碑蒜;予獨以韓公碑文多奇崛險譎,不得《史》《漢》敘事法,故於風神處或少道逸。」(《唐宋八大家支鈔·論例》)
  • 章太炎說:「韓對死生利祿之念,刻刻不忘:登華山大哭,作《送窮文》,是真正的證據。」韓愈登華山,「度不可返,乃作遺書,發狂慟哭」,最後被華陰縣令救下。
  • 錢鍾書談藝錄》認為:「韓昌黎之在北宋,可謂千秋萬歲,名不寂寞矣。」又說「古來薄韓者多姓王」。
  • 陳寅恪在《論韓愈》中論及韓愈排斥佛教,「呵抵釋迦,申明夷夏之大防」。
  • 周作人對韓退之則不以為然:「講到韓文我壓根兒不能懂得他的好處」,「總是有舊戲似的印象」,「但見其裝腔作勢,搔首弄姿而已」[11]。他在《秉燭談談韓文》又說:「假如我們不贊成統治思想,不贊成青年寫新八股,則韓退之暫時不能不挨罵,蓋竊以為韓公實系該運動的祖師,其勢力至今尚瀰漫於全國上下也」、「如有人願學濫調古文,韓文自是上選」。
  • 錢仲聯:「韓愈的散文,氣勢充沛,縱橫開合,奇偶交錯,巧譬善喻,或詭譎,或嚴正,具有多樣的藝術特色。」
  • 毛澤東1936年在保安會見斯諾時說:「學校里有一個國文老師(袁吉六),學生給他起了個「袁大鬍子」的外號。他嘲突我的文章,說它是新聞記者的手筆。他看不起我祝為楷模的梁啟超,認為他是一個半通不通的人。我不得不改變我的文風,去鑽研韓愈的文章,學會了古文的措詞。所以,多虧袁大鬍子,今天我如果需要的話,仍然能夠寫出一篇過得去的古文。」晚年毛澤東讀歐陽修新唐書·李汲傳》時寫下批語:「韓愈文集,為李汲編輯得全,歐陽修得之於隨縣,因以流傳,厥功偉哉。」[12]
  • 錢穆:其排釋老而返之儒,倡言師道,確立道統,則皆宋儒之所濫觴也。嘗試論之,唐之學者,治詩賦取進士第,得高官,卑者漁獵富貴,上者建樹功名,是謂入世之士。其遯跡山林、棲心玄寂,求神仙,溺虛無,歸依釋老,則為出世之士……獨昌黎韓愈氏,進不願為富貴功名,退不願為神仙虛無,而倡言乎古之道……此皆宋學精神也,治宋學者首昌黎,則可不昧乎其所入矣。[13]
  • 陳來認為韓愈和他的弟子李翱提出的復興儒家的基本口號與發展方向,確乎是北宋慶曆時期思想運動的先導。韓愈在他的道統傳承的說法中把孟子說成孔子的繼承人,把孟子的地位大大提高,影響後來宋明理學的研究。[14]

名句[編輯]

  • 業精於勤而荒於嬉,行成於思而毀於隨。 ──《進學解》
  • 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 ──《師說》
  • 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 ──《師說》
  • 今夫平居里巷相慕悅,酒食遊戲相徵逐,詡詡強笑語以相取下,握手出肺肝相示,指天日涕泣,誓生死不相背負,真若可信;一旦臨小利害,僅如毛髮比,反眼若不相識,落陷阱,不一引手救,反擠之,又下石焉者,皆是也。 ──《柳子厚墓志銘》

軼聞[編輯]

  • 韓愈的畫像多半將他畫為有着美髯、戴着紗帽的男子,然而據沈括夢溪筆談》(卷四)所記,韓愈其實是位肥胖且寡髯的男子,而現在的形象其實是與五代十國時的韓熙載搞混了。因為韓熙載諡號文靖,江南人稱呼他為韓文公,而韓愈亦被尊稱為韓文公的關係。」[15]
  • 五代時人陶榖清異鄉錄》載:「昌黎公愈晚年頗親脂粉。服食,用硫磺末攪粥飯啖。雞男,不使交,千日烹庖,名『火靈庫』。公間日進一隻焉。始亦見功,終致命絕。」

注釋[編輯]

  1. ^ 長期爭論不休終有定論 韓愈祖籍確定為河北昌黎. 新華社. 2002-04-27 [2011-07-29]. 
  2. ^ 《與鳳翔邢尚書書》
  3. ^ 洪興祖《韓子年譜》引《科名記》云:「貞元八年陸贄主司,試《明水賦》、《御溝新柳詩》。其人賈棱、陳羽、歐陽詹、李博、李觀、馮宿、王涯、張季友、齊孝若、劉遵古、徐季同、侯繼、穆贄、韓愈、李絳、溫商、庾承宣、員結、胡諒、崔群、邢冊、裴光輔、萬當,是年一榜多天下孤雋偉傑之士,號『龍虎榜』。」
  4. ^ 《新唐書·韓愈傳》
  5. ^ 《新唐書·韓愈傳》
  6. ^ 宋代王讜《唐語林》卷六《補遺》云:「韓退之有二妾,一日絳桃,一日柳枝,皆能歌舞。初使王庭湊,至壽陽驛,絕句云:『風光欲動別長安,春半邊城特地寒。不見園花兼巷柳,馬頭惟有月團團。』蓋有所屬也。柳枝後逾垣遁去,家人追獲。及鎮州初歸,詩曰: 『別來楊柳街頭樹,擺弄春風只欲飛。還有小園桃李在,留花不放待郎歸。』自是專寵絳桃矣。」
  7. ^ 李翱《韓公行狀》云:「長慶四年(824)得病,滿百日假,既罷,以十二月二日卒于靖安里第。……享年五十七,贈禮部尚書。」《舊唐書》卷一六○《韓愈傳》云:「長慶四年十二月卒,時年五十七,贈禮部尚書,諡曰文。」
  8. ^ 陳來 《宋明理學》
  9. ^ 《原詩》內篇上
  10. ^ 韓愈:《上鄭尚書相公啟》
  11. ^ 周作人:《談韓退之與桐城派》
  12. ^ 我改变文风,去钻研韩愈的文章(读韩愈《韩昌黎诗文全集》). 毛澤東讀書筆記解析 (簡體中文). 
  13. ^ 錢穆:《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上冊
  14. ^ 陳來《宋明理學》P17-19
  15. ^ 沈括《夢溪筆談‧卷四‧辯證二》「世人畫韓退之,小面而美髯、著紗帽,此乃江南韓熙載耳。尚有當時所畫,題誌甚明。熙載諡文靖,江南人謂之韓文公,因此遂謬以為退之。退之肥而寡髯。元豐中,以退之從享文宣王廟,郡縣所畫,皆是熙載,後世不復可辯,退之遂為熙載矣。」


唐宋八大家
韓愈 | 柳宗元 | 歐陽修 | 蘇洵 | 蘇軾 | 蘇轍 | 曾鞏 | 王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