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科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鴉科
Kolkrabe.jpg
科學分類
界: 動物界 Animalia
門: 脊索動物門 Chordata
綱: 鳥綱 Aves
目: 雀形目 Passeriformes
亞目: 鳴禽亞目 Oscines
總科: 鴉總科 Corvoidea
科: 鴉科 Corvidae
Vigors, 1825

見正文

鴉科學名Corvidae)在鳥類傳統分類系統中是鳥綱雀形目中的一個。共23屬117種。總的來說鴉科包括烏鴉渡鴉禿鼻烏鴉穴烏喜鵲樹鵲灰鳥等鳥類。這些鳥共同的特徵是它們聰明、好奇、喜歡玩耍和難聽的叫聲。

歷史上和目前的分類[編輯]

最早的已知的鴉科化石來自1700萬年前的中新世中期。[1]。鴉屬的種類占整個科的物種的三分之一以上。鴉科起源於澳大利亞並從那裡普及到世界各地。

與鴉科親緣關係較近的科有伯勞科極樂鳥科

物種列表如下:

冠鴉Platylophus galericulatus)在傳統上被視為鴉科的一屬,但在親緣關係上,它可能更接近於叢鵙科(Malaconotidae)或伯勞科(Laniidae);因此,目前冠鴉被視為所屬不明而被歸入鴉科。[1][2]同樣,褐背擬地鴉Pseudopodoces humilis)實際上應被列入山雀科[3]

典型大小和式樣[編輯]

鴉科鳥類有圓形的鼻孔,鼻孔被羽毛覆蓋,它們的尾羽和翼羽發達,雄性與雌性之間外部類似。溫帶的鴉科鳥類大多數是黑色的,有些有白色的部分,一些有發藍色或者紫色反光的羽毛。大多數熱帶鴉科鳥類羽毛色彩鮮艷。鴉科鳥類有非常強的、堅固的喙,翼距一般在23至71厘米之間[2]。鴉屬鳥類是雀形目中最大的鳥類,大小在50至70厘米之間。不同的種可以按大小、形狀和地區分類。它們的粗糙的叫聲類似[3]

社會行為[編輯]

有些鴉科鳥類組成有組織的團體,比如穴烏有很強的社會級別,在孵卵時期組成群體。許多鴉科鳥類群體內部互相提供幫助[4]

年輕的鴉科鳥參加複雜的社會和群體遊戲。有時它們還會成群進行技巧性的攀枝或者飛行表演。

鴉科鳥類非常凶。比如藍鵲會對任何威脅它們的巢的動物進行攻擊。烏鴉甚至於會攻擊狗、貓、渡鴉和猛禽。一般來說這樣的攻擊被用來分散其他動物的注意力以偷盜食物[5]

對於人類社會來說鴉科鳥類一般是害鳥,它們破壞農業生產、襲擊家禽。大多數農民和家禽生產者反感鴉科鳥類。

食物和覓食習慣[編輯]

鴉科鳥類是雜食性動物,它們的食物包括無脊椎動物、幼鳥、小的哺乳動物、漿果、水果、種子和屍體。但是許多鴉科鳥類,尤其是烏鴉,適應了與人類社會的共同生活,開始依靠人類社會的產物為食。在居住區附近的烏鴉的食物大多數包括人類的產品,比如麵包、麵條、烤馬鈴薯、犬食、三明治和其他飼料。由於人類食品生產過剩,導致了部分鴉科鳥類數目的增加。

冬季鴉科鳥類往往成群覓食[6]。烏鴉群尤其以其對穀物的破壞而著稱。但是烏鴉也吃許多對農業有害的東西,比如害蟲和雜草[7]。鴉科鳥類的喙無法撕肉和撕破動物的皮,這是為什麼鴉科鳥類喜歡吃屍體的原因。

遷徙[編輯]

鴉科鳥類的遷徙習慣與其食物來源有關,比如在能夠獲得足夠的人類生產的食物的地區的鴉科鳥類一般定居。鴉科鳥類可以在多種不同的氣候中生活,在溫帶它們身上的黑色羽毛為它們提供吸收陽光中的熱量的能力[8]。在缺乏食物的時候鴉科鳥類也會突然遷徙[9]。過候鳥生活的鴉科鳥類在秋季(一般八月左右)組成大群,然後南遷[10]

築巢和繁殖[編輯]

世界各地的鴉科鳥類均有聚群共棲的習慣,有些共棲的群可以含兩千隻鳥。鴉科鳥類的伴侶之間的聯繫非常強,有些鳥類的伴侶甚至是終身的。但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是會出現與其他鳥交配的情況。鴉科的鳥雄雌一起在樹上建築大的巢。孵卵期內雄鳥經常喂雌鳥[11]。巢由許多由草和樹皮交織在一起的樹枝組成。鴉科鳥類每次可以產3至10枚卵,一般數目在4至7枚之間。卵一般呈綠色,帶有棕色的斑點。孵出後有鳥一般在巢內待六至十周(各種鳥各不相同)。雄鳥和雌鳥共同養護幼鳥。

鴉科鳥類尋找配偶的過程相當複雜,一般一隻年輕的雄鳥要經過一系列測驗,包括飛行技巧,後才會被一隻雌鳥選中[12]

不像其他許多鳥類那樣,鴉科鳥類(尤其烏鴉)隨人類的發展而擴展。烏鴉和渡鴉通過與人類社會之間的適應獲得了很大的發展。與人類適應得最強的是美洲烏鴉。通過墾荒和建立含有許多漿果和昆蟲的灌木叢人類為烏鴉提供了更多的食物。烏鴉和藍雀往往選擇墾荒後重新自然化的土地上的年輕的、繁茂的樹築巢。渡鴉一般選擇比較密集的森林中的大樹。

穴鴉可以在建築物內或者兔穴中孵卵。

偏見[編輯]

鴉科鳥類典型的黑色的羽毛、它們的腐食習性以及歷史上遺留下來的偏見,人類很久一直將鴉科鳥類看作死亡、災難、疾病、不公正等的象徵。在歷史上和在許多文化中鴉科鳥類被看作是惡運的前兆和邪惡的同伴。

傳說[編輯]

在西方鴉科往往被與魔鬼連在一起。雖然如此也有將鴉科鳥類說成是非常聰明的傳說。美國土著人相信大地是渡鴉製造的。北歐神話中的主神奧丁經常徵求渡鴉的意見。在美國土著人中渡鴉雖然非常狡猾但是依然是一個非常普及的圖騰。在歐洲文學中渡鴉被看作是陰暗、悲傷和死亡的代表。但在中世紀渡鴉也被看作是雄性生機的代表。除此之外還有渡鴉與狼一起狩獵的傳說。遠古東亞存在鴉崇拜,稱為「金烏」,是太陽的象徵。近世滿族也有鴉、鵲崇拜,滿族院落設立高桿,桿頂設一斗,斗內放置肉、內臟、米等食物以飼鴉鵲。

帶羽毛的猴[編輯]

在所有鳥類中鴉科的大腦與身體之間的比例是最高的。其比例類似黑猩猩,幾乎與海豚一樣,比人類只小一點[13]。,它們的智慧很明顯地體現在它們的幼鳥相當長的發展期中。在這段長的發展期中幼鳥可以從它們的父母那裡學到必要的技巧。由於大多數鴉科鳥類合作孵卵,它們的幼鳥可以從整個群的不同成員學習。有些學者認為鴉科是所有鳥中最聰明的。在實驗室中鴉科鳥比其他食肉哺乳動物要聰明,其操作技巧幾乎與猴一樣高。一些智商測驗認為鴉科是所有鳥中智商最高的[14]

鴉科鳥類的覓食技巧、記憶能力、使用工具的能力和群體行為體現出了它們的智慧。很久以來在大的社會性的社群中生活就已經被看作是高智力的一個標誌。在這樣的群體中其成員必須能夠區分其他成員的性別、年齡、繁殖力狀態、級別,並必須不斷更新這些數據。因此社會複雜性與高智力密切相關。

除此之外還有單個的關於鴉科智力的報道。比如有一隻烏鴉據報道將核桃放在十字路口上,讓過往的汽車來幫自己壓碎它們,然後等紅燈時安全地取食被壓碎的核桃。鴉科鳥類也往往偷盜。它們會觀察其他鳥隱藏食物,然後等這些鳥離開後去偷盜被隱藏的食物。有些鴉科的鳥將隱藏的食物不斷地改變隱藏地來防止它們被偷盜。隱藏食物需要很好的記憶能力。據報道有的鴉科鳥類可以在九個月後依然找到它們隱藏的食物。有人認為它們使用垂直的路標(比如樹)來記憶地點。

由於只有偷盜過其他鳥的鴉科動物才會使用更改它們的隱蔽處的方式來防止被偷盜,因此有人認為鴉科鳥類能夠通過自己的經驗來預言其他鳥的行為。這個能力至今為止只有人類才體現出來。實驗證明有些烏鴉能夠使用過去的經驗來克服新的困難。

有些烏鴉能夠致用樹枝製作鉤子來從樹洞中吊出幼蟲。不同地區的鴉科鳥類的工具也各不相同,這似乎說明它們有文化上的區別。在所有動物中只有猴有這樣使用工具的能力。

使用草人來驅逐鳥類是一個在農業中常用的手段,但是由於鴉科動物非常聰明它們很快就識破了這個騙局。它們甚至往往棲息在草人上。雖然農民不斷設法驅逐鴉科鳥類,但它們在數量和分佈上不斷擴大。

白尾地鴉(Podoces biddulphi)(左)
台灣藍鵲(Urocissa ornata)(右)

地理分佈[編輯]

除極地和南美洲最南端外世界各地均有鴉科動物。最近鴉科動物重新進入澳大利亞,導致了五個新的種和一個新的亞種的產生。

受威脅的物種[編輯]

雖然大多數鴉科鳥類不受威脅(有些可能還是通過人的作用避免了滅絕的厄運),但是還是有少數鴉科鳥類受到威脅,比如在東南亞熱帶雨林被破壞的過程中也有鴉科鳥類受到滅絕的威脅。

參考文獻[編輯]

  1. ^ Madge & Burn (1993)
  2. ^ Goodwin (1986)
  3. ^ James et al.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