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連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John Lennon)
跳到: 導覽搜尋
約翰·連儂
225px
約翰·連儂跟披頭四在1964年於荷蘭電視台表演。
背景資料
出生名 John Winston Lennon
類型 搖滾流行實驗
職業 音樂家、創作歌手、唱片監製、藝術家、作家、演員、活動家
樂器 歌唱、結他、鍵盤、口琴、貝斯、鼓
活躍年份 1957年–1975年,1980年
廠牌 ParlophoneCapitol蘋果唱片EMI吉芬唱片寶利多唱片
相關團體 The Quarrymen披頭四塑膠小野樂隊the Dirty Mac小野洋子大衛·寶兒
網站 johnlennon.com
著名樂器
  • Rickenbacker 325
  • Epiphone Casino
  • Gibson J-160E
  • Melltron

約翰·溫斯頓·連儂MBE英語John Winston Lennon, MBE,1940年10月9日-1980年12月8日)是一名英國音樂人、歌手及作曲,以身為披頭四創團團員揚名全球。連儂與保羅·麥卡尼的合作是20世紀最成功也是最具影響力的創作組合之一,並「創作了搖滾史上最受歡迎的歌曲」[1],他在單曲榜史最有成就的作曲家中名列第二,僅次於麥卡尼。因其在音樂界的活躍和貢獻,1965年獲英國女王頒發的大英帝國勳章

連儂在他的音樂、電影、書作中,甚至在記者會與專訪時,總是顯露出一種桀驁不馴、反抗權威的性格與尖刻而諷刺的才思。與他的妻子小野洋子同為激進和平主義者與視覺藝術家,所以其作品亦是極具爭議性。在披頭四樂隊解散後,連儂發行《約翰連儂/塑膠小野樂隊》與《想像》等備受讚譽的專輯,也創作了《Give Peace a Chance》(給和平一個機會)反戰歌曲、《Imagine》等傳唱度極高的經典歌曲,順利開創了單飛生涯。為陪伴兒子尚恩成長而自願「引退」,之後連儂以專輯《雙重幻想》復出樂壇,但發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遭到槍殺,該專輯在1981年獲得格林美獎年度最佳專輯獎座。

連儂是一位對現代西方文化影響深遠的音樂家和社會活動家,由於他傑出的貢獻以及廣泛的知名度,又被大多數英國人認為是英國在其他國家的文化象徵之一。甚至在他去世32年後,他的歌聲以及影響亦會出現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的閉幕式的關鍵環節中,而成為全球傳媒熱捧的頭條。而在2002年的一次BBC民調票選百大偉大英國人中,連儂名列第八;2004年於《滾石》雜誌的「不朽傳奇:史上最偉大的五十位音樂家」中排行第38,而披頭四樂隊本身名列榜首;2008年亦再度入選《滾石》史上最偉大的五十位歌手排行榜[2]。連儂逝後,分別於1987年與1994年入選創作名人堂[3]搖滾名人堂[4]

生平[編輯]

1940–57年: 早期[編輯]

1957年,連儂和四位當地青年保羅·麥卡尼佐治·夏里遜史都特·沙克里夫彼特·貝斯特組成「The Quarrymen」,他們先是在本地演出,之後到德國漢堡工作。樂隊幾經易名,最後定為「披頭四」。布萊恩·易普斯坦(Brian Epstein)在利物浦洞穴俱樂部看到樂隊表演後,主動提出擔任樂隊經紀人。此時斯圖爾特已經離隊。易普斯坦四處向唱片公司宣傳樂隊,引起喬治·馬丁(George Martin)的注意,後者同意為他們錄製唱片。 1962年10月,由於馬丁對貝斯特的技術提出異議,樂隊吸收了靈高·史達(Ringo Starr)作代替貝斯特擔任鼓手。

1957–70年: 披頭四時期[編輯]

披頭四在1962年10月5日發行首張單曲《愛我吧》(Love Me Do),上升到排行榜17位。次年1月11日發行第二首單曲《Please Please Me》(請取悅我)引起巨大的轟動,首張專輯名登英國排行榜首。 1963年3首單曲連續獲得第一名《From Me to You》(從我到你)、《She Loves You》(她愛你)和《I Want to Hold Your Hand》(我想握住你的手)。同年在英國的巡迴演出取得空前的成功,接着開始向大洋彼岸的美國樂壇進軍。1964年「披頭四」以迅雷不及掩耳迅速征服美國。唱片及單曲洪水般佔領排行榜,「Beatlemania」(披頭四狂熱)迅速在世界範圍蔓延。

根據統計,1964年第一季,「披頭四」的唱片銷售量高達美國唱片總銷售量的十分之四,《A Hard Day's Night》(一夜狂歡、辛勞之夜)和《Help!》(救命!)(兩張專輯在藝術和商業上取得巨大成功,使連儂和麥卡特尼被公認為是搖滾時代最有才能的作曲夥伴。1965年單曲《Yesterday》(昨天)深受世界各國歌迷的喜愛。1967年,「披頭四」樂隊發行一張受到空前歡迎的專輯《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胡椒軍曹寂寞芳心俱樂部樂隊),這張在流行音樂史上佔有重要地位的唱片不僅是「披頭四」樂隊的鼎盛之作,同時也是樂隊的一個轉折點,布萊恩·易普斯坦之死,事業上的不順利,樂隊內部的爭執,給「披頭四」樂隊帶來了不祥的陰影,儘管如此,他們還是在1968年創作併發行了一套名為「披頭四」的雙唱片集,因為封套是雪白的,故以「白色專輯」(White album)著稱。同年成立「披頭四」自己的蘋果唱片公司(Apple)。約翰·連儂認識日本先鋒藝術家小野洋子。與她合作發行一張為《Two Virgins》(兩個處子)的唱片,隨後組建「塑膠小野樂隊」(Plastic Ono Band)。

1969年,連儂的第一首個人熱門歌曲《給和平一個機會》(Give Peace A Chance)是一首反戰歌曲,同年與小野洋子結為夫婦。此時「披頭四」內部矛盾重重,發行兩張專輯《Abbey Road》(艾比路)和《Let It Be》(讓它去)之後,樂隊於1970年宣布解散。

1970–80年: 個人時期[編輯]

約翰·連儂紐約的住宅門前,也是他被刺殺的地方

1971年,連儂和小野洋子離開英國移居美國紐約。他們從1971年到1974年不斷有唱片專輯問世,包括《Imagine》(想像)、《Sometime in New York》(紐約城瞬間)、《Mind Games》(思想遊戲)、《Walls and Bridges》(牆與橋)。

1975年,連儂的兒子西恩·連儂出生,使他毅然放棄了一切音樂活動,和妻兒平靜地生活在一起,流行樂壇有5年之久沒有聽到他的聲音。1980年,約翰·連儂和小野洋子的新作《Double Fantasy》(雙重幻想)的出版似乎預示着連儂在1980年代將有更多的佳作問世。

1970–72: 最初的成功和社會行動[編輯]

1971年9月18日《公告牌》雜誌上刊登的歌曲想像的廣告。

1970年,連儂和洋子在洛杉磯和亞瑟·亞諾夫英語Arthur Janov博士體驗了原始療法英語primal therapy(Primal therapy)。為了消除對童年生活的痛苦的恐懼,治療進行了4個月,每周2天半。亞諾夫曾試圖讓連儂夫婦多做停留,但他們認為沒有必要,便回到了倫敦。[5]連儂充滿個人情感的首張個人專輯《約翰·連儂/塑膠小野樂團》,獲得了高度讚揚。評論家格雷爾·馬庫斯英語Greil Marcus評論道:「連儂在歌曲《上帝》(God)中最後一句的演唱,可能是搖滾歌曲中最好的。」[6]專輯收錄了《母親》(Mother)這首歌,在歌曲中連儂直面了兒時被拋棄的悲慘經歷,[7]而迪倫風格的歌曲《工人階級英雄》(Working Class Hero),對資本主義官僚社會體製做出了諷刺性的批判,其中的歌詞「你們還是他媽的貧農」目的就是可以激怒聽眾。[8][9]同年, 塔里克·阿里英語Tariq Ali在他採訪連儂時的政治革命言論啟發了連儂寫出歌曲《權力交給人們》(Power to the People)。隨後,連儂參與到了阿里的抗議停辦《Oz》雜誌的活動中去,連儂認為停辦雜誌的言論是「噁心的法西斯主義」,他和洋子發佈了單曲《God Save Us/Do the Oz》並參與遊行聲援雜誌。[10]

連儂在披頭四解散後「最知名的歌曲」《想像》的片段,[11]和《給和平一個機會》(Give Peace a Chance)一樣,這首歌曲成為了反戰聖歌,但是歌詞觸犯了宗教組織。連儂的解釋是:「如果你能想像一個充滿和平的世界,不被宗教束縛——並不是沒有宗教,但是不應該有「我的神比你信仰的神更偉大」這樣的言論——那麼宗教也就是真實而正確的。」[12]

播放此檔案時有問題?請參閱媒體幫助

連儂的下一張專輯《想像》,收到的評價相對保守。《滾石雜誌》評論認為「專輯充滿了優秀的音樂」,但也警告「連儂的自我展現很可能會在不久讓人覺得無聊而且令人摸不着頭腦」。[13]專輯的同名曲成為了反戰聖歌,[14]而另一首歌曲《你如何入睡?》(How Do You Sleep?)則是對麥卡尼專輯RAM中的諷刺歌詞的回應,麥卡尼後來也承認,他專輯中的歌詞的確是指連儂和洋子。[15]然而,連儂在20世紀70年代中期與麥卡尼重歸於好,辯稱《你如何入睡?》其實是在說自己。[16]在1980年,他回憶稱披頭四後期的不愉快經歷和對保羅·麥卡尼的怨恨的確成為了歌曲的靈感,但是這種充滿怨念的想法並非一直縈繞在他腦海中。[17]


連儂與小野於1971年8月移居紐約,同年11月發行單曲《聖誕快樂,戰爭結束了》。[18]在新的一年中,尼克遜當局針對連儂的反戰和反政府行為採取了所謂的「戰略反擊方案」,試圖將連儂驅逐出境。在1972年,麥戈文競選總統失敗後,連儂和小野在活動家傑里·魯賓英語Jerry Rubin紐約的家中參加了一次守夜活動。[19][20]連儂捲入了和當局的法律糾紛中之後,美國政府拒絕發給連儂永久居留權[21]連儂當時心灰意冷,和一位女性客人發生了性關係,這讓洋子感到難堪。她的歌曲《Death of Samantha》就是受這件事的啟發。[22]

在洋子和紐約樂隊大象的回憶英語Elephant's Memory的合作下,《紐約城時光英語Some Time in New York City》(Some Time in New York City)於1972年發行。專輯中包括了關於女性權益、種族關係、北愛爾蘭問題以及連儂與美國政府的問題的歌曲。[23]專輯所獲評價極差——評論家認為專輯「無法入耳」。[24]其中的歌曲《女人是世界上的黑鬼英語Woman Is the Nigger of the World》(Woman Is the Nigger of the World)作為單曲於同年發行,並在電視上播出。許多電台因歌曲中的單詞Nigger因為拒絕播放此曲。[25]在1972年8月30日,連儂、小野大象的回憶樂隊等為援助威羅布克州立學校殘障學院舉行了在麥迪遜廣場花園兩場公益演唱會,演出大受歡迎,這也是連儂生前最後一次舉行完整長度的演唱會。[26][4]

1973–75: 「失去的周末」[編輯]

約翰·連儂和《明日》節目的主持人湯姆·辛德英語Tom Snyder。這期節目於1975年播出,這是連儂生前的最後一次電視採訪。

當連儂錄製專輯《思想遊戲英語Mind Games》(Mind Games)時,連儂和小野分居。連儂後來將這段長達18個月的分手稱為他自己的「失去的周末」,在這段時間內連儂在洛杉磯和紐約由龐鳳儀陪伴。《思想遊戲》在1973年發行,記為塑膠洋子樂隊的作品。連儂在這期間也為史達爾的專輯《林格》提供了歌曲《I'm the Greatest》,這首歌曲的另一個由連儂伴唱的版本收錄在專輯《約翰·連儂選集》中。

在1974年初,連儂大量飲酒並經常與歌手哈利·尼爾森在酒後做出滑稽舉動,這也成為了新聞頭條。3月,連儂先是頭戴衛生巾與一位酒吧女服務員扭打在一起,後來又在同一家酒吧里因與窒息兄弟樂隊爭吵而被驅逐出去。[27]連儂決定幫助製作尼爾森的專輯《Pussy Cats》,同時,龐鳳儀在洛杉磯租用了一家房屋邀請所有音樂人來做客。[28]但是在度過一個花天酒地的3月後,連儂決定搬到了紐約在龐的幫助下完成新專輯。在4月,連儂成為了米·積加歌曲《太多廚師(毀了湯)》(Too Many Cooks (Spoil the Soup))的製作人,出於種種原因,這首歌曲在30年後才廣為人知。2007年,麥克·賈格爾的精選集中收錄了這首歌。[29]

在紐約定居後,連儂錄製了專輯《牆與橋》(Walls and Bridges)。在1974年10月專輯發行後,連儂收穫了他生前唯一一支單飛時期的冠軍單曲——《無論什麼讓你度過黑夜》(Whatever Gets You Thru the Night),歌曲是連儂與埃爾頓·約翰合作的傑作,埃爾頓·約翰負責和聲伴奏和彈鋼琴。[30]連儂還在年末發行了專輯中的另外一首歌曲《9號夢想》(#9 Dream)。同期,連儂又一次史達爾的新專輯提供幫助。[31]在11月28日,連儂在麥迪遜廣場花園舉行的埃爾頓·約翰感恩節演出上登場,這次意外登場是連儂之前許下的承諾(如果《無論什麼讓你度過黑夜》能成為冠軍單曲,連儂就會與埃爾頓·約翰同台演出,而事實上連儂之前並不看好這首歌)的兌現。連儂演唱了兩首披頭四時期的歌曲——《露西在綴滿鑽石的天空》和《我看見她站在那裡》。在演唱最後一首歌曲之前,連儂介紹到:「這首歌獻給我闊別已久的老未婚妻保羅。」這也是約翰·連儂的最後一次現場表演。[32]

1975年1月,連儂合作創作了大衛·鮑威的第一支美國冠軍單曲《Fame》並為鮑威提供了結他伴奏。[33]同月,埃爾頓·約翰翻唱了《露西在綴滿鑽石的天空》,連儂幫助伴唱和結他伴奏(在單曲的內頁上出現了連儂的化名「Dr. Winston O'Boogie」),這一翻唱版本成為了一支冠軍單曲。不久,小野洋子與連儂重歸於好。連儂在1975年2月發行新專輯《搖滾》,在專輯中,連儂翻唱了在自己青年時代影響過自己的經典搖滾樂。這是連儂退出樂壇之前的最後一張專輯,專輯中也收錄了連儂引退前的最後一支單曲《Stand By Me》。隨後,連儂在4月18日參加了向傳媒大亨盧·格雷德英語Lew Grade致敬的一檔電視節目,這也是連儂生前最後一次在電視上表演,演唱了《Stand By Me》和《Imagine》。[34][35]隨着與小野和好以及新專輯的暢銷與收到的好評,連儂的「失去的周末」就此結束,連儂的生活也將出現新的轉變。

1975–80: 退出樂壇和短暫回歸[編輯]

1980年12月8日: 遇刺身亡[編輯]

1980年12月8日22點49分,連儂在紐約自己的寓所前被一名據稱患有精神病的美國狂熱男性歌迷馬克·大衞·查普曼槍殺,死時年僅40歲,舉世震驚。搖滾樂壇也失去了有史以來最富傳奇色彩的人物。

身後評價[編輯]

A statue depicting a young Lennon outside a brick building. Next to the statue are three windows, with two side-by-side above the lower, which bears signage advertising the Cavern pub.
利物浦洞穴俱樂部外的塑像

音樂歷史學家辛德和施瓦茨在寫到上世紀50到60年代的音樂風格變化時寫道,披頭四對音樂的影響說得再大都不過分,因為他們「使聲音、風格、對流行音樂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為英國搖滾藝術家的浪潮開闢了道路」,此外,樂隊「在60年代中後期拓寬了搖滾風格的邊疆」。[45]很多樂隊都視約翰·連儂為個人英雄,其中包括綠洲樂隊,其主唱連恩·蓋勒格將自己的孩子取名為連儂·蓋勒格以表達對約翰的敬意。[46]在1999年舉行的全國詩歌日上,BBC宣布了此前舉行的「英國人最愛的歌詞」投票的結果,連儂的《想像》(Imagine)成為贏家。[12]

衛報2006年的一篇文章中,喬恩·維納寫道:「對於那些經歷過1972年的年輕人來講,見證連儂和[美國總統]尼克遜作對的勇氣是驚心動魄的。那種願意捨棄自己的音樂生涯與生命的意願是當今人們仍敬仰他的原因之一。」[47]對於音樂歷史學家尤里什和比倫來說,連儂最重要的貢獻是「創作出了歌曲中的那些為了人類處境、描述人類處境、面向人類處境的自我剖析。」[48]

在2002年,利物浦的機場被重命名為利物浦約翰·連儂機場[49]2010年,在連儂誕辰70周年之際,約翰·連儂和平紀念碑在利物浦查韋斯公園落成,並由辛西婭和朱利安·連儂揭幕。[50]雕塑被命名為「和平與和諧」,上有和平標誌,並配有注釋「為保護生命而渴求和平·紀念約翰·連儂 1940–1980」。[51]

2013年12月,國際天文聯合會將水星上的一個隕石坑以連儂命名。[52]

獲獎與銷量[編輯]

連儂—麥卡尼的作曲組合被認為是20世紀最有影響,最為成功的作曲組合之一。作為表演者、作者和合作者,連儂共有25支美國告示牌百強單曲榜冠軍單曲。a他的單飛生涯美國專輯銷量至少為1400萬。[53]連儂生前的最後一張專輯《Double Fantasy》是他單飛生涯中銷量最高的專輯,[54]在美國銷售300萬張[55]並獲得1981年格林美年度專輯獎項。[56]次年,連儂獲得全英音樂獎[57]

連儂是2002年BBC舉行的最偉大的100名英國人投票中,連儂位列第8。[58]在2003年到2008年之間,滾石雜誌多次將他列入各種榜單,在「歷史上最偉大100名歌手」中,連儂位居第5,在「歷史上最偉大100位音樂家」中,披頭四高居榜首,連儂憑藉單飛生涯成就位列38。[2][59]他的專輯《約翰·連儂/塑膠小野樂團》和《想像》分列滾石雜誌評選的滾石雜誌五百大專輯榜單的22位和76位,而披頭四則有10張專輯上榜,4張進入前十,並憑藉專輯《佩珀中士的寂寞之心俱樂部樂隊》取得榜首位置。[59][60]1965年,他與披頭四其他成員獲得大英帝國勳章[61]連儂身後於1987年進入作曲家名人堂英語Songwriters Hall of Fame,於1994年被引進搖滾名人堂[4]

作品[編輯]

專輯[編輯]

書籍[編輯]

其它[編輯]

台灣樂隊《五月天》的單曲《約翰連儂》,收錄在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註釋[編輯]

  1. ^ BBC News 2005.
  2. ^ 2.0 2.1 Browne 2008.
  3. ^ Songwriters Hall of Fame 2009.
  4. ^ 4.0 4.1 4.2 The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and Museum 1994.
  5. ^ Harry 2000b, pp. 408–410.
  6. ^ Blaney 2005, p. 56.
  7. ^ Harry 2000b, pp. 640–641.
  8. ^ Riley 2002, p. 375.
  9. ^ Schechter 1997, p. 106.
  10. ^ Wiener 1990, p. 157.
  11. ^ Harry 2000b, p. 382.
  12. ^ 12.0 12.1 Harry 2000b, pp. 382–383.
  13. ^ Gerson 1971.
  14. ^ Vigilla 2005.
  15. ^ Goodman 1984.
  16. ^ Harry 2000b, pp. 354–356.
  17. ^ Peebles 1981, p. 44.
  18. ^ Allmusic 2010f.
  19. ^ Bill DeMain. John Lennon and the FBI. Dangerous Liaisons: The FBI Files of Musicians. Performing Songwriter. [19 January 2013]. 
  20. ^ Alan Glenn. The Day a Beatle Came to Town. The Ann Arbor Chronicle. 27 December 2009 [19 January 2013]. 
  21. ^ Wiener 1990, p. 204.
  22. ^ LennoNYC, PBS Television 2010
  23. ^ BBC News 2006a.
  24. ^ Landau 1974.
  25. ^ Harry 2000b, pp. 979–980.
  26. ^ Deming 2008.
  27. ^ Harry 2000b, pp. 927–929.
  28. ^ Harry 2000b, p. 735.
  29. ^ The Very Best of Mick Jagger liner notes
  30. ^ Badman 2001,1974.
  31. ^ Harry 2000b, p. 284.
  32. ^ Harry 2000b, p. 970.
  33. ^ The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and Museum 1996.
  34. ^ Harry 2000b, p. 758.
  35. ^ Madinger, Eight Arms to Hold You, 44.1 Publishing, 2000, ISBN 0-615-11724-4
  36. ^ 36.0 36.1 Sheff 1981.
  37. ^ Harry 2000b, p. 553.
  38. ^ Harry 2000b, p. 166.
  39. ^ Bennahum 1991, p. 87.
  40. ^ Harry 2000b, p. 814.
  41. ^ BBC News 2006b.
  42. ^ Schinder & Schwartz 2007, p. 178.
  43. ^ Ginell 2009.
  44. ^ Badman 2001,1980.
  45. ^ Schinder & Schwartz 2007, p. 160.
  46. ^ Harry 2000b, p. 265.
  47. ^ Wiener 2006.
  48. ^ Urish & Bielen 2007, pp. 121–122.
  49. ^ Recent History and Current Developments. Friends of Liverpool Airport. [10 February 2013]. 
  50. ^ Monument to John Lennon unveiled in Liverpool on his '70th birthday'.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9 October 2010. 
  51. ^ Unveiling of 'Peace & Harmony', European Peace Monument – Dedicated to John Lennon. YouTube. 8 November 2010 [10 July 2013]. 
  52. ^ Mercury Crater Named After John Lennon. Space.com. [13 January 2014]. 
  53. ^ RIAA 2010b.
  54. ^ Greenberg 2010, p. 202.
  55. ^ RIAA 2010a.
  56. ^ grammy.com.
  57. ^ Brit Awards 2010.
  58. ^ BBC News 2002.
  59. ^ 59.0 59.1 Rolling Stone 2008.
  60. ^ Rolling Stone 2003.
  61. ^ London Gazette 1965, p. 5488.

參考資料[編輯]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